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蒙泰尼里神父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口述历史.偷渡】 六比一:失败的方向
41732 次点击
56 个回复
蒙泰尼里神父 于 2015/7/25 9:55:1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六比一:失败的方向

     ——我的偷渡经历

   偷渡船上,一个人说应该往这个方向走,另外六个人坚持:那边才是香港,一个人拗不过六个人,结果......

    我叫杜敬津,生于1948年,文革时,我老家所在的地方叫广东南海县盐步公社白沙大队,与广州市荔湾区隔江相望。虽然身在农村,我却属“城镇居民”,即是有口粮配给,可是要拿钱来买。我于1964年初中毕业就辍学了,家乡附近有“东风”和“南海”两大藤厂,村民、居民都有手艺,或在工厂工作或接功夫回家编织,生计比纯农业的地方要好。1968年11月,知青下乡大潮,南海县趁机把人口稠密地区的人疏散到地多人少的地区。我家就在白沙大队,我有谋生手艺,却不顾我就近安置的愿望,把我以“知青”的身份安排到了南海县丹灶公社插队,为何一点人性都不讲?这不是以管理集中营的方式来管理社会吗?

    有人会问:一定要去吗?不去可不可以?问这样问题的,一定未在毛泽东时代生活过。你不去,它就停你口粮;不单止停你口粮,家庭其它成员也要受影响,农民的扣工分,居民的停工作扣口粮,日夜给你办“学习班”。这一招太厉害了,有了这一招,毛时代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也就好理解了。

    知青偷渡大潮兴起,不能不影响到我身边的人,不能不影响到我。自1972年起,我数次去偷渡,却无一次成功。下面我把自己多次偷渡的经历讲出来,先讲一讲1973年的两次偷渡吧。

        (一)

    1973年4月左右,同村兄弟有人说,有个叫“胜哥”的番禺南沙人,愿意帮助他人偷渡。南沙,就在珠江口,从水路南下,就是香港啊,有当地人“接局”,是最求之不得的好事,心动啊,但是,在哪里能找到船呢?

    我把目光投向我的下乡地丹灶公社,丹灶是近代名人康有为的家乡,地处南海县西陲,靠近肇庆地区,河汊纵横。我与堂弟回到丹灶,在一个傍晚,偷到一条小艇,连夜划向广州,那时年轻,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划起来飞快,一路上向过往艇家问方向,从南海水道,过顺德水道,兜兜转转,终于在第二天来到广州芳村花地。

    到了花地,先把小艇上下检查一遍,裂缝孔洞填上桐油灰,艇身髤上漆油,特别是在船帮立两个木柱,用以作摇桨的支点。至于船桨,能买则买,买不到就偷,卒之把事前功夫办妥。

    胜哥来了,胜哥一米八几的个头,人极谦和,他负责把艇划回南沙,约好我们何日何时在南沙何处见面,就把艇划走了,当然啦,酬金是要给的,也不太多。

    “起锚”日子到了,细点人数,竟有七人之多。我与亲大哥,还有堂弟,我家就占了三个人,其余都是同宗、同村兄弟。就我来讲,在香港并无亲属接应和照应,偷渡纯属追求一种更好的生活。

    我们坐班车先去番禺市桥(县城),再塔船去黄阁,从黄阁走路去南沙海边,说起来轻松,那时节一天才几班车几班船?从广州去市桥都有三个渡口。一路上我们分散行动,免得引人注目。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南沙,找到了胜哥。

    入夜,胜哥把艇划出河涌,指示了船行方向及注意事项,我们就登船。七个人上了船,好家伙,人多船小,水面距船帮顶部不足十公分,险象横生,只得小心翼翼保持平衡,还要不停往外戽水。好在七个人都是壮年小伙,气力无穷,七个人八支桨(其中一人摇双桨),犹如赛龙舟一般,众人用力,小艇像出弦之箭,向珠江口外海进发。

    划到半夜,发现不对头,怎么好像回到早前的地方,后来才知道,这是珠江口有名的海潮回旋处,海流其实在打转。七个人虽然孔武有力,却难敌汹涌海流啊,月黑星稀,我们哪辨西东?胜哥又不在身边。此时我们争论起来,摇双桨兼把舵的阿波 ,认为应顺那条水流前进,而其余六个人,却众口一词,认为该向另一方向进发,结果阿波拗不过大家。

    晨光微露,我们在朦朦中惊讶地看到一个大岛逼近,原来,这就是有名的大剷岛。正在手足无措间,一个船队逶迤而来,打头的是首拖船,后面拖着多条无动力的货船,我至今仍记得拖船的船号,是东风202,他们喝令我们停下。我们还想逃跑,东风202就解下其它货船,径直向我们追来,艇仔如何跑得过机船呢?东风202把我们押上他们的船,移交给岛上驻军,岛里面驻有边防军,有检查站。

    下午,我们被押送至回广州的货船上,直接送到广州起义路的广州公安局。开始,公安局以为这么大的一个团伙,会不会有更大的背景,询问过后,才知是一个以农民为主的普通偷渡案,于是把我们送到黄华看守所,关押一星期后,转送南海县看守所,审查数日,由各自公社领回。

    再次见面,那位一不敌六的阿波,半是自嘲半是埋怨地对我们讲:“当初要是听了我的话,今天不是在香港翘着腿叹咖啡了吗?”

    大家唯有苦笑,唉!谁知道呢?!

          (二)

    都出来后再碰头,众人都不服气,以为仅仅是棋差一着,略欠一点运气而已。有人提议再试,众皆响应。

    距上次失败的偷渡不足一个月时间,七个人再次启动偷渡行程。时间约在1973年5月吧。

    还是由我与堂弟回丹灶偷艇,又是重复上回的过程,把艇划回广州芳村花地,填灰髤漆,船帮加上支柱,再次找到八根木桨。

    这一次,决定不找胜哥了,由我的大哥带着一人,把艇划到南沙。也真亏得我大哥有本事,这么复杂的水道,他是如何找到路径的?当时我们正是人生的壮年,除了力气,就是有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再加上对美好生活的那么一点憧憬,使得我们无畏无惧。

    一切按计划进行,我们又是先去番禺市桥,再坐班船到黄阁,接着走十几公里路到南沙,与大哥接上了头,一切好像很顺利。

    小艇又像箭一般向珠江口进发,大家略为调整了一下方向,竭力避开上回的回旋海流。尽管这样,毕竟人生路不熟,何况在茫茫大海中呢。到了凌晨三点多钟,朦朦然见到我们正靠近一座海岛,究竟是香港海岛,抑或还是“祖国”,无人知晓。已经临近天亮,隐约见到海岛海岸线不远处就是山,山上有林木,于是众人议决:先把小艇用大石压沉水底,全体人员躲到山中树林去,假如此处并非香港地界,那么过了这个白天,晚上再继续行程。

    我和另一个人抱着八支船桨上了山,其余五个人在海岸搜寻大石,用以把小艇压沉水底。

    正在作业间,朦胧中出现一队武装军人,众人慌了手脚,却是无处可逃,只得束手就擒。我两个人虽然在山上,亦是跑无可跑,被后续的部队搜出,全部人马被押送到前面的军营。原来,这个岛就是大剷岛,不过,我们靠岸的地方是岛的后端,而码头、检查站、军营都在岛的前端。

    在押送我们回广州的航程上,第一次观察到大海,无边无涯,浩瀚澎湃,原来大海大得这样可怕,再想起我们所用的一叶小舟,船帮几乎贴近水面,心里才有点后怕。

    这一次把我们送到广州水上派出所,关了一个星期,转送到南海县看守所,因为有几次偷渡的经历,把我关押一年多,到1974年7月,判我“强劳”(强制劳动)一年,送到顺德仙塘劳改场,劳动改造,直至1975年7月才获释。从1973年5月被抓算起,足足失去自由两年多。

           (三)

    下面讲述我其它几次偷渡的经历。

    我第一次偷渡是在1972年夏天,那时真的十分盲目,仅仅听人家说过偷渡的约略情形,就决定“起锚”(偷渡行话,起程偷渡之意),从东莞“入局”。

    我与堂弟两人,拿了几件衣服,各人带了一条“大碌竹”(挑夫所用竹竿)就上路。为何如此简单的行头?首先是不想惹人注目,你想啊,身上着带指南针、浮水球胆之类,一看就知道你所为何来啦;再就是对自己泳术的自信,我们家乡就在珠江边上,自小就在河涌出没,说自己是浪里白条也不为过,游水过香港顶多就是三几千米,根本不在话下啦。

    结果在广州的省汽车总站就遭遇检查人员,检查所带物品,并无异常,正想放行。有经验的检查人员拿起大碌竹,起了疑心,往地上撴了几下,藏在里面的炒米就漏了出来。不用辩解了,就是偷渡人员。

    我们先被送到竹篙巷的越秀收容站,再“解局”转送南海县收容站,由丹灶公社保卫组把我们领回。

           (四)

    第二次偷渡还是在1972年,我有位堂兄(同宗兄弟),插队落户在东莞石排,他答应帮我“埋堆”(偷渡行话,堆即是山,埋堆就是隐入大山),条件是带着他的亲妹一起去,我答应了。

    堂兄替我们准备好偷渡用品,例如炒米、指南针、浮水球胆、药品等等。我们先到东莞落脚,堂兄先行把我们的物品送到山上藏了起来。我和堂妹在堂兄的指引下入了山,取了物品,堂兄又详细指示了方向及注意事项。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先翻过大山,估计要几日时间,一旦到达清溪平原,就利用晚上快速冲过去,然后再入山,翻过山后就是大小梅沙一带,再寻机下海,游向香港。

    我们行走了一晚,第二天白天隐藏在山上一片杂树草丛中。在我们上方,还藏有一男两女,也是偷渡客,大概有位女的崴了脚,正拿出红花油搽拭,浓烈的气味弥漫开来。正巧有几个“土佬”上山斩松枝,靠近树丛,闻到气味,立即喝令我们站出来。看到他们长长的砍刀,我们不敢反抗,跟着他们到了清溪派出所,再被送往有名的樟木头收容站。在樟木头收容站审查一个星期后,用“大罗马”锁住两个人,一对一对的押送到广州沙河收容站,又是转送南海县收容站,再后由丹灶公社把我领回。

    (五)

    我最后一次偷渡,是在1981年,为何我已经如愿从丹灶迁回家乡白沙,有了稳定收入,还要冒险走这一步呢?

    原因是我的好友周世湘,文革中无端以“反革命偷渡集团罪”被判刑10年,其实之前他根本没有偷渡,甚至连偷渡的想法都未有过(周世湘是南海县盐步人,50年代初全家自香港归来,却陷入无边苦海之中。周于1967年被判刑坐牢,1974年被减刑释放,事隔三年,1977年再次被收监,服完刑期)。周世湘服刑期间,结识了一位阿明,是中山坦洲人,以及一位新会县的阿荣。1979年周世湘出狱,到中山石岐酒楼打工,见到这两人。其中阿荣已经定居澳门,他答应周世湘,如果你到了澳门,他负责接应,而坦洲的阿明,则答应帮助“埋堆”。

    这样我们才动了偷渡的念头。

    我们两人坐班车到了中山石歧,在车站外与“单车佬”讲好价钱,把我们载到坦洲。结果,两个“单车佬”把我们直接车到石歧派出所。派出所打开我们的随身物品,干粮、指南针,又无须多辩解了。

    这一次,我们先被送到中山的“金钟”收容站,然后直接送南海的石湾收容站。

    放人亦简单,亲属来交60元钱,立即放人。唉!社会也就在这方面有了进步,镇压打击有所松动,惩罚亦放宽,改认钞票了,有钱则灵。临行偷渡前,我早已经将60元托付大哥,假如偷渡失败,这60元用于赎人。

    很快,我就回到家中。

    如今我老了,这些经历成了我抹不去的记忆,若问我有什么心中的话?我痛恨我所经历的时代,痛恨那个陷人于苦难的社会。


   ( 2015年6月15日第二稿)

   讲    述:杜敬津
    记录整理:蒙泰尼里神父


     点击阅读:

       【口述历史.偷渡】青春不羁,破茧冲关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5/7/25 9:58:15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0:08:12    跟帖回复:
       沙发
    我们还想逃跑,东风202就解下其它货船,径直向我们追来,艇仔如何跑得过机船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5:11:22   
       第 3
    年代久远,无人关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6:12:48   
       第 4
    一代人的血泪史。
    回帖人:
    cc6866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6:20:15    跟帖回复:
       第 5
    是很好的电影题材。

    比现今的北韩好多了,抓住那么多次,竟然未被就地正法?
    回帖人:
    addans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6:21:24    跟帖回复:
    6
    见一次顶一次,楼主保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7:33:53    跟帖回复:
    7
    点背不能怪政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7:41:37    打赏 100 分给 楼主 并跟帖回复:
    8
    喜欢这样的文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8:08:50    Android客户端
    9
    转至第3楼第 3 楼 蒙泰尼里神父 2015-07-25 15:11:22  的原帖:年代久远,无人关注?民心所向,败而不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8:14:05    Android客户端
    10
    七几年,福建沿海的一个守备连,一个士兵带枪意图去金门大担二担,但被哨兵发现,未成功,在一个岩洞里被抓住,当时军内有通报,我看过。估计结局很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18:43:09    Android客户端
    11
    不容易啊,很执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20:35:14    跟帖回复:
    12
    很珍贵的史料,顶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20:46:06    跟帖回复:
    13
    楼主
    现在偷渡到美国会被遣返给共产党
    别在此胡说八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20:47:20    跟帖回复:
    14
    偷渡是民主国家所痛恨的
    回帖人:
    Nix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7/25 21:01:37    跟帖回复:
    15
    历史,爱看
    41732 次点击,56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口述历史.偷渡】 六比一:失败的方向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