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1 21:08:54    跟帖回复:
16
    主义的胜利,还是武力的胜利?

    有些人一直宣称,他们的胜利是主义的胜利。对于这样的宣称,一般的人是不多思考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一班愿意为了社会的进步和民族的未来操点心的人,对这样的宣称他们的胜利是主义的胜利,也一般来说,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即使他们的胜利是主义的胜利,在承认他们的宣称以前,我们却一定是要对他们的“胜利”做一番历史的考察,然后,才能承认他们的宣称是有理有据的,他们的胜利,的确是主义的胜利。但是,在未做这样的考察以前,我们是不会轻易的承认,某些人的宣称他们的胜利是主义的胜利的。我想,这就是我们对于社会上流行的口号以及社会上的势力团体的主张的基本态度;不考察不依据确凿的证据,我们是不会承认这些所谓的自我宣言的。

    但是,今天的宣称主义的胜利的,是否真的是主义的胜利,却不是我们本文讨论的重点,我们本文讨论的重点,是要告诉社会上的一般人,即那些别人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别人让他们往东去他们就往东去从不考虑为什么,别人叫他喜欢什么厌恶什么他们就喜欢什么厌恶什么的人,势力集团取得的胜利,在实质上,还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就是,他们的胜利,他们的权力的取得,是依靠着不同的途径,而这被依赖的途径无外乎是主义本身的途径和武力的途径,依着这取胜途径的不同,胜利,自然也分为两类,一是主义本身的胜利,一是武力本身的胜利。面对着宣称他们的胜利是主义的胜利,我们一定要去做实际的考察,一定要考察清楚,他们的胜利,到底是主义本身的胜利,还是单纯的武力的胜利。不然,大家就会受了他们的欺骗,把他们单纯的武力的胜利,当作是主义的胜利,最后,心悦诚服地继续地被他们骗下去。而让所谓的骗子们心安理得的大行欺骗术了!我们这一班愿意为民族的未来操点心的人,最讨厌有些人把他们的依靠武力取得胜利说成是依靠主义取得胜利,用低级的骗术和武力的威吓为欺骗民众,当然,这样做的效果是有的,可到最后,社会上还是要上演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可悲戏剧,而受苦的还是那一般被人欺骗的人!

    考察某些人的胜利,是主义的胜利,还是武力的胜利,面看,似乎有一些为难之处,因为,大多数时候,主义要取得胜利,是要借助武力的。这也是有些人能够欺骗大众的原因之一,可是,虽然有时候,主义的胜利,是要借助武力的作用,但是,那也是在旧的流氓思想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旧的无赖势力不愿意主动地放弃他们的特权的特殊时刻,比如自由主义战胜特权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时刻。而除了这样的时刻之外,任何宣称他们的胜利是主义的胜利而不是借助了武力的,都是需要我们做一番考察的,都是值得引起我们的怀疑的,我们要对他们的宣称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我们知道,自由主义第一次借助武力取得对特权主义、封建主义的胜利之后,再没有发生过什么武力夺取政权的事情,在自由主义大行其道的国度,也没有理由再次发生以武力夺取政权,夺取是所谓的胜利的必要,自由主义对于人类最伟大的贡献,就是政权的和平轮替,自由主义对于异端思潮的容忍对于政治对手的容忍,是任何特权主义和封建主义者无法做到和无法想象的。既然,在自由主义下已经失去了依靠武力夺取胜利的理由,那么,自由主义下的胜利绝对只是主义的胜利,而不是武力的胜利。

    主义的胜利,是说依靠着主义本身的力量取得胜利。在特权主义盛行的时代,主张消灭特权的主义和主张,一定会深入人心,随着这种主义的逐步进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人们一定会逐渐地聚集到该主义的旗帜下,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和特权主义思想作斗争,于是,当特权主义使用武力镇压聚集在反特权主义旗帜下的人们,取得了一定的胜利的时候,特权主义者的胜利,一定是武力的胜利,即使特权主义者宣称他们的胜利是主义的胜利!可是,特权主义思想是能够战胜自由主义思想的吗?没有武装暴力的威吓,自由主义在一定的时刻,总是处于失败的地位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君不见,即使有人为君主特权统治做出多少理论上的辩护,为特权主义贴上多少动人的标签,把特权主义打扮成什么样的救世主,他们总是无奈的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他们总是不光彩地被人类丢弃到了历史的垃圾堆里。特权主主义者要取得胜利,依靠的也只有武力这一条途径,因为,没有人会主动地心悦诚服的服从他们的主张,因为他们的主张违背基本的人性,违背人生而自由的天赋权利!

    主义的胜利,有时是要依靠武力的,主义的胜利最开始时,因为大家对他们还不了解,因此聚集在它的旗帜下的人还不多,可是随着大众对他们的认识的加深,主义所拥有的力量也在不断的加强,主义所拥有的武力,也会因为信众的增加而逐步增加,以至于最终会战胜靠着武力取得胜利的人他们所拥有的武力。一个集团拥有的武力的多少,是会变化的,是会随着人心的变化而变化的,武力,不一定是指那些拥有真刀真枪的人组成的集团势力,那些没有真刀真枪的人,为了他们的主义,他们也会成为涤荡流氓势力的真正的武力。真正组成武力的,就是那些在他们的主义受到威胁时,从四面八方和各个角落站起来的平常看就是些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而那些依靠武力取得胜利的人,当它们彻底的要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他们所用的武力,即使表面在强大,那也是纸糊的老虎,一戳就破,没有人会真的为武力为特权卖命,当特权将要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没有人会真正的原以为他们陪葬!

    主义的胜利,起初是要依靠武力的,但是那只是特权主义者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还要穷凶极恶迫害良善的时候。而一旦主义取得胜利,取得真正的胜利,主义的胜利者会很谦虚,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最正确的,还会有正确的主张出现,他们一定会欣然地看到不同于他们的主张出现,他们不害怕错误的思潮,错误的思潮毕竟会曝光在自由的大讨论下,他们相信民众的判断能力,他们把选择什么不选择什么的权力还给民众,他们知道,选择什么不选择什么,那是民众的权力,即使选择错误,也不可怕,是人都会犯错误。可怕的是,有些人,拿着自己的对错标准来强迫大众接受!自由主义者认为,个人的单独的个人的选择不能代替大众的选择,尊重个人的选择,并不是用一个人的选择来代替其他各个人的选择!武力的胜利者,最害怕的就是大众的选择,他们最爱搞的把戏,就是把武力的胜利,说成是主义的胜利,把个人的依靠武力取得胜利,说成是受到了大家拥护的主义的胜利,说成是真理的胜利。是这样的吗?凡是靠着武力取得胜利的人,他的胜利之后,做的最多的做的最狠的一件事,一定是,不允许大家对他们的胜利进行进一步的思考,他们只允许大众按照他们的话去想,按照他们的话去做。那么,区分一个胜利到底是武力的胜利,还是主义的胜利,不就有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吗?就是看,胜利者是否允许你说和他们不一样的话,如果他们真正的允许,而且欢迎你说出和他们不一样的话,他们的胜利就是主义的胜利,也是我们的胜利,更是每个普通人的胜利,如果他们要扎住了你的嘴,要你不断地学说他们要说的话,呵呵,这些胜利者,取得胜利,不就是武力的胜利吗!他们的胜利,只是小集团的胜利,和我们没关系,而我们只不过是做了他们的炮灰!

    哪有主义的胜利者,害怕真理呢!

    历史的大潮滚滚向前,大众即使被欺骗了很久,也有清醒的时候,毕竟,人性使然,没人喜欢被奴役被欺骗被代表被分成三六九等。或者大众已经清醒,不过暂时畏惧于胜利者的武力而表面上唯唯诺诺实际上早已是义愤填膺如待爆炸的药桶也未可知!那么,武力的胜利者,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和形式退出历史的大舞台呢?!历史早已经有了答案!

    主义的胜利,还是武力的胜利,其实早已经不是一个需要我们讨论和思考的问题。讨论和思考该问题,只是说明,还有一班人,不甘心苟且活着!

    草作于2017年11月5日早  于从吾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9:12:52    引用回复:
17
转至第9楼第 9 楼 胡啊湖 2014/9/20 18:43:27  的原帖: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不是民众,而是敌视和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分子。    有‘刑法’及其‘诉讼法’就够了,

    其余的不是别有用心便是画蛇添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11:27:38    引用回复:
18
转至第9楼第 9 楼 胡啊湖 2014/9/20 18:43:27  的原帖: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不是民众,而是敌视和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分子。转至第17楼第 17 楼 cdr1945 2017/11/12 9:12:52  的原帖:    有‘刑法’及其‘诉讼法’就够了,

    其余的不是别有用心便是画蛇添足。
何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15:32:28    回复 18 楼:
19
    依法治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3 11:20:14    引用回复:
20
转至第15楼第 15 楼 孟子的学生 2017/11/11 21:08:14  的原帖:    他党章抄写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早上碰见老陈,老陈满脸的不高兴。我问,你咋了?咋了?老陈说,马勒戈壁,就他那个狗屁领导还在我面前摆架子。老陈经常骂他的领导,我是知道的,和老陈交往这么多年,老陈嘴上骂的最多的就是他们的领导,好像在老陈嘴底下,已经骂过去三任校长、两任书记了。骂领导几乎成了老陈的业余爱好,当然,我是跟佩服老陈的,因为他的骂领导在我看来,一般来说,骂得都很有水平,骂得都很有道理。今天,我也想听听,老陈的领导是这样又得罪了老陈的。

    “咋了?你说说看!”我撺掇着老陈赶快“开骂”。“咋了,马勒戈壁,昨天开大会当众点名,说我党章抄的少,而且还让我礼拜天加班抄”。

    “抄党章”?

    “对,抄党章”!

    我说,“老陈,你这就不对了,领导让你抄党章,没错啊,作为党员,你不是应该抄党章的吗?”

    “你说的对,是应该抄,应该认真学。可是,你不知道”,老陈说:“我们那个领导为了应付上面检查让我们三天时间把党章抄完,三天时间本身就紧张,我又要上课,又要搞活动,三天时间哪里够啊。他也不问,我为啥没抄完,就当众点我的名字,什么东西!”

    偶,原来,老陈是当众丢了人,怪不得老陈不高兴呢!老陈是我知道的,他工作了30多年,最看重的是自己的面子,现在,被一个比他还小的领导当众点名,自然有些受不来了。“你们领导也有问题,党章那么多条,让你们三天时间抄完,你们还要上课,还要忙其他的工作,的确是有些勉为其难了!”我替老陈说了句公道话。

    “就是的,哪有这样规定时间学习的,是不是这三天学完了、抄完了,以后就不看了?说实话,我是很喜欢读党章的,尤其是这一次党章修改后,我一拿到新党章,就看了好多遍,有些话记得是滚瓜烂熟。我也愿意抄,可是,时间,是不是太紧张了,三天时间,除非我不睡觉,不上课,啥事情都不干才行,都是什么人嘛!”老陈悻悻地说!

    “呵呵,别和你们领导较劲,不行,你不会把你们领导的做法,向上级汇报一下?”“是啊,我要试试,他还要再搞形式主义,我就试试,向上级反映一下!听说,最近来的书记,最反对形式主义!”

    “你要试试?“试试就试试!”老陈胸脯一挺,“我还怕他吗?党章明确规定向上级申诉是党员的  基本权利,我走到哪,哪里都得承认我的权利!”“他再不顾实际搞形式,我就去向上级申诉!”

    “好,有勇气,我支持!”我再次附和老陈!

    “不过,这一次,我不仅反映他搞形式主义,我还要反映他搞两面派,他党章是抄多得好,抄完了,可是,他还再搞微腐败!别看我们领导官不大,大腐败没条件,微腐败的行为,那还是有的!他党章超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老陈,你别胡说,你咋知道他搞微腐败?”“我咋知道,是人都知道,我学生家长亲口对我说,他家孩子上学,走的就是我们小领导的关系”“你想,要走关系,他不送礼?笑话”!“还有,那一年,学校搞基建,我们领导为了把他家亲戚的瓷砖卖给学校,硬是不允许施工单位采购其他品牌的货,要不是上级知道了,他还不是又小赚一笔?”“像这样的小事情,多了去了”你敢说,他没有微腐败行为!”

    “老陈,你要上级反映人家搞微腐败,你是要拿出证据的。”“这个,这个……”老陈支吾了半天,狠狠地吐了一口,说,“看我哪一回非抓住真凭实据不可!让他当众点我的名!”

    “老陈,你咋学党章的,你这可是徇私报复啊!”“报复?”“向上级检举他人的腐败行为,是我的权利,根本权利!我就看不惯他一边抄党章一边搞微腐败的德行!”

    “你看不惯,我也看不惯,我他妈也看不惯那些一边抄党章,一边大腐特腐的败类”,我在心里一边骂一边不无失望地说,“老陈,你想拿人家的真凭实据,看来是难啊  !你是治不了这些边抄党章边腐败的人的!”

    老陈看着我,说,“走了,回家了!这几天,我就找找证据,看我能成不!”

    老陈不等我回话,转身就走了!望着老陈的背影,我的心头不禁又油然而起老早就有的一个疑问,这个疑问,今天又被老陈勾了起来:为啥这些人一边抄党章,一边还能搞腐败呢?党章对它们到底有用没有用?老陈走远了,我还站在那里,不停地想我的问题:为啥这些人一边抄党章,一边还能搞腐败呢?

    此时,我的耳边,又回响起老陈的话:他党章超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草作于2017年11月11日  晚 于从吾庐

好文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3 11:58:20    引用回复:
2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1:38:04    跟帖回复:
22
    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都有问题的,人民民主专政较为正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22:19:18    引用回复:
23
转至第22楼第 22 楼 姚传本 2017/11/15 11:38:04  的原帖:    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都有问题的,人民民主专政较为正确。

呵呵,你除了会吐出一些具文口号之外,有何新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22:19:54    引用回复:
24
转至第15楼第 15 楼 孟子的学生 2017/11/11 21:08:14  的原帖:    他党章抄写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早上碰见老陈,老陈满脸的不高兴。我问,你咋了?咋了?老陈说,马勒戈壁,就他那个狗屁领导还在我面前摆架子。老陈经常骂他的领导,我是知道的,和老陈交往这么多年,老陈嘴上骂的最多的就是他们的领导,好像在老陈嘴底下,已经骂过去三任校长、两任书记了。骂领导几乎成了老陈的业余爱好,当然,我是跟佩服老陈的,因为他的骂领导在我看来,一般来说,骂得都很有水平,骂得都很有道理。今天,我也想听听,老陈的领导是这样又得罪了老陈的。

    “咋了?你说说看!”我撺掇着老陈赶快“开骂”。“咋了,马勒戈壁,昨天开大会当众点名,说我党章抄的少,而且还让我礼拜天加班抄”。

    “抄党章”?

    “对,抄党章”!

    我说,“老陈,你这就不对了,领导让你抄党章,没错啊,作为党员,你不是应该抄党章的吗?”

    “你说的对,是应该抄,应该认真学。可是,你不知道”,老陈说:“我们那个领导为了应付上面检查让我们三天时间把党章抄完,三天时间本身就紧张,我又要上课,又要搞活动,三天时间哪里够啊。他也不问,我为啥没抄完,就当众点我的名字,什么东西!”

    偶,原来,老陈是当众丢了人,怪不得老陈不高兴呢!老陈是我知道的,他工作了30多年,最看重的是自己的面子,现在,被一个比他还小的领导当众点名,自然有些受不来了。“你们领导也有问题,党章那么多条,让你们三天时间抄完,你们还要上课,还要忙其他的工作,的确是有些勉为其难了!”我替老陈说了句公道话。

    “就是的,哪有这样规定时间学习的,是不是这三天学完了、抄完了,以后就不看了?说实话,我是很喜欢读党章的,尤其是这一次党章修改后,我一拿到新党章,就看了好多遍,有些话记得是滚瓜烂熟。我也愿意抄,可是,时间,是不是太紧张了,三天时间,除非我不睡觉,不上课,啥事情都不干才行,都是什么人嘛!”老陈悻悻地说!

    “呵呵,别和你们领导较劲,不行,你不会把你们领导的做法,向上级汇报一下?”“是啊,我要试试,他还要再搞形式主义,我就试试,向上级反映一下!听说,最近来的书记,最反对形式主义!”

    “你要试试?“试试就试试!”老陈胸脯一挺,“我还怕他吗?党章明确规定向上级申诉是党员的  基本权利,我走到哪,哪里都得承认我的权利!”“他再不顾实际搞形式,我就去向上级申诉!”

    “好,有勇气,我支持!”我再次附和老陈!

    “不过,这一次,我不仅反映他搞形式主义,我还要反映他搞两面派,他党章是抄多得好,抄完了,可是,他还再搞微腐败!别看我们领导官不大,大腐败没条件,微腐败的行为,那还是有的!他党章超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老陈,你别胡说,你咋知道他搞微腐败?”“我咋知道,是人都知道,我学生家长亲口对我说,他家孩子上学,走的就是我们小领导的关系”“你想,要走关系,他不送礼?笑话”!“还有,那一年,学校搞基建,我们领导为了把他家亲戚的瓷砖卖给学校,硬是不允许施工单位采购其他品牌的货,要不是上级知道了,他还不是又小赚一笔?”“像这样的小事情,多了去了”你敢说,他没有微腐败行为!”

    “老陈,你要上级反映人家搞微腐败,你是要拿出证据的。”“这个,这个……”老陈支吾了半天,狠狠地吐了一口,说,“看我哪一回非抓住真凭实据不可!让他当众点我的名!”

    “老陈,你咋学党章的,你这可是徇私报复啊!”“报复?”“向上级检举他人的腐败行为,是我的权利,根本权利!我就看不惯他一边抄党章一边搞微腐败的德行!”

    “你看不惯,我也看不惯,我他妈也看不惯那些一边抄党章,一边大腐特腐的败类”,我在心里一边骂一边不无失望地说,“老陈,你想拿人家的真凭实据,看来是难啊  !你是治不了这些边抄党章边腐败的人的!”

    老陈看着我,说,“走了,回家了!这几天,我就找找证据,看我能成不!”

    老陈不等我回话,转身就走了!望着老陈的背影,我的心头不禁又油然而起老早就有的一个疑问,这个疑问,今天又被老陈勾了起来:为啥这些人一边抄党章,一边还能搞腐败呢?党章对它们到底有用没有用?老陈走远了,我还站在那里,不停地想我的问题:为啥这些人一边抄党章,一边还能搞腐败呢?

    此时,我的耳边,又回响起老陈的话:他党章超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草作于2017年11月11日  晚 于从吾庐

转至第20楼第 20 楼 孟子的弟子 2017/11/13 11:20:14  的原帖:好文章!
客气客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0 11:31:11    引用回复:
25
转至第15楼第 15 楼 孟子的学生 2017/11/11 21:08:14  的原帖:    他党章抄写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早上碰见老陈,老陈满脸的不高兴。我问,你咋了?咋了?老陈说,马勒戈壁,就他那个狗屁领导还在我面前摆架子。老陈经常骂他的领导,我是知道的,和老陈交往这么多年,老陈嘴上骂的最多的就是他们的领导,好像在老陈嘴底下,已经骂过去三任校长、两任书记了。骂领导几乎成了老陈的业余爱好,当然,我是跟佩服老陈的,因为他的骂领导在我看来,一般来说,骂得都很有水平,骂得都很有道理。今天,我也想听听,老陈的领导是这样又得罪了老陈的。

    “咋了?你说说看!”我撺掇着老陈赶快“开骂”。“咋了,马勒戈壁,昨天开大会当众点名,说我党章抄的少,而且还让我礼拜天加班抄”。

    “抄党章”?

    “对,抄党章”!

    我说,“老陈,你这就不对了,领导让你抄党章,没错啊,作为党员,你不是应该抄党章的吗?”

    “你说的对,是应该抄,应该认真学。可是,你不知道”,老陈说:“我们那个领导为了应付上面检查让我们三天时间把党章抄完,三天时间本身就紧张,我又要上课,又要搞活动,三天时间哪里够啊。他也不问,我为啥没抄完,就当众点我的名字,什么东西!”

    偶,原来,老陈是当众丢了人,怪不得老陈不高兴呢!老陈是我知道的,他工作了30多年,最看重的是自己的面子,现在,被一个比他还小的领导当众点名,自然有些受不来了。“你们领导也有问题,党章那么多条,让你们三天时间抄完,你们还要上课,还要忙其他的工作,的确是有些勉为其难了!”我替老陈说了句公道话。

    “就是的,哪有这样规定时间学习的,是不是这三天学完了、抄完了,以后就不看了?说实话,我是很喜欢读党章的,尤其是这一次党章修改后,我一拿到新党章,就看了好多遍,有些话记得是滚瓜烂熟。我也愿意抄,可是,时间,是不是太紧张了,三天时间,除非我不睡觉,不上课,啥事情都不干才行,都是什么人嘛!”老陈悻悻地说!

    “呵呵,别和你们领导较劲,不行,你不会把你们领导的做法,向上级汇报一下?”“是啊,我要试试,他还要再搞形式主义,我就试试,向上级反映一下!听说,最近来的书记,最反对形式主义!”

    “你要试试?“试试就试试!”老陈胸脯一挺,“我还怕他吗?党章明确规定向上级申诉是党员的  基本权利,我走到哪,哪里都得承认我的权利!”“他再不顾实际搞形式,我就去向上级申诉!”

    “好,有勇气,我支持!”我再次附和老陈!

    “不过,这一次,我不仅反映他搞形式主义,我还要反映他搞两面派,他党章是抄多得好,抄完了,可是,他还再搞微腐败!别看我们领导官不大,大腐败没条件,微腐败的行为,那还是有的!他党章超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老陈,你别胡说,你咋知道他搞微腐败?”“我咋知道,是人都知道,我学生家长亲口对我说,他家孩子上学,走的就是我们小领导的关系”“你想,要走关系,他不送礼?笑话”!“还有,那一年,学校搞基建,我们领导为了把他家亲戚的瓷砖卖给学校,硬是不允许施工单位采购其他品牌的货,要不是上级知道了,他还不是又小赚一笔?”“像这样的小事情,多了去了”你敢说,他没有微腐败行为!”

    “老陈,你要上级反映人家搞微腐败,你是要拿出证据的。”“这个,这个……”老陈支吾了半天,狠狠地吐了一口,说,“看我哪一回非抓住真凭实据不可!让他当众点我的名!”

    “老陈,你咋学党章的,你这可是徇私报复啊!”“报复?”“向上级检举他人的腐败行为,是我的权利,根本权利!我就看不惯他一边抄党章一边搞微腐败的德行!”

    “你看不惯,我也看不惯,我他妈也看不惯那些一边抄党章,一边大腐特腐的败类”,我在心里一边骂一边不无失望地说,“老陈,你想拿人家的真凭实据,看来是难啊  !你是治不了这些边抄党章边腐败的人的!”

    老陈看着我,说,“走了,回家了!这几天,我就找找证据,看我能成不!”

    老陈不等我回话,转身就走了!望着老陈的背影,我的心头不禁又油然而起老早就有的一个疑问,这个疑问,今天又被老陈勾了起来:为啥这些人一边抄党章,一边还能搞腐败呢?党章对它们到底有用没有用?老陈走远了,我还站在那里,不停地想我的问题:为啥这些人一边抄党章,一边还能搞腐败呢?

    此时,我的耳边,又回响起老陈的话:他党章超得再多,他也是个微腐败分子!

    草作于2017年11月11日  晚 于从吾庐

转至第20楼第 20 楼 孟子的弟子 2017/11/13 11:20:14  的原帖:好文章!
转至第24楼第 24 楼 孟子的学生 2017/11/17 22:19:54  的原帖:客气客气
同问!
9959 次点击,24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从“胡适”出发重新认识无产阶级专政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