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6 14:48:27    跟帖回复:
76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在新区的城郊交接部,见到了瑞典人开的宜家家居,我们把汽车停在超市的泊位,来到这个北欧巨无霸家具连锁卖场。由于地缘的优势,北欧资本在波罗的海地区的扩张,不但迅速而且有效,除了地理上较近的德国以外,西欧其他国家的财团难以分到一杯羹。这里有个面积庞大的厅堂,专门供应免费咖啡饮料和半卖半送的点心,此时此刻客人廖若星辰,然而紧挨边上有一家收费的咖啡店,却是人满为患,座无虚席。

    这样的光景在西欧习以为常,但是在经济上起步不久的东欧尚且如此,人们没有贪图小便宜的意识和习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当世人无休止地在物欲的泥潭中挣扎之际,这里的人们下意识地超脱了尘念,在他们的生活理念之中,物质追求早已淡出,笼罩着霓虹般的唯美诗意,你可以不甚理解,但是会由衷地欣赏和羡慕不已。

    黄昏之际华灯初上,在返回旅店之前,寻到了一家名叫“大东亚”的中国饭店。我们走进了店堂,选了临窗的桌子坐下来,漂亮的立陶宛女侍者上前招呼,送来了菜单并先行为客人点了饮料。看得出此处的前身是家本地的餐饮店,精打细算的新主人只是挂了几个大红灯笼,点缀几幅忽悠洋人的中国字画,也就奇妙地渲染了气氛,没有化几个钱却达到画龙点睛的效果,这是中国华侨的智商和聪明。

    厨房里传来中国大厨的叫骂,不时伴随着摔盘子的声响,点头哈腰的洋跑堂,个个夹紧尾巴,就像受了委屈还得陪笑的丫鬟。史密斯吃惊地瞪大了双眼,我朝着他笑。中国人也是人,实在憋不住的时候,也得撒气不是吗?尴尬的女侍者走过来表示道歉。她告诉我们,因为跑堂做错了事,招惹了兼任大厨的老板。虽然东家性子火爆,想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没有一日是休息的,大家也就不感到委屈了。老外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此操劳含辛茹苦,这样的生意不做也罢。

    我对立陶宛姑娘说,糊弄当地人的菜单就不看了,我们只想尝尝乡土的家常菜。见到她犯难的样子,我笑道:“有劳把老板请出来,告诉他有中国客人到此。”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来自中国东北的店主出现了,年到中年一脸憨厚,一面在围裙上插拭湿漉漉的双手,一面为刚才闹出动静向客人陪不是。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知道我是中国人,店主单先生很是高兴。立陶宛的华人历史很短,是冷战结束后陆续来到此地,也不过寥寥数百余人。不要说是华侨老根据地的西欧,即使是新华侨长驱直入的开放东欧,立陶宛也是华人最少的地方之一。

    好客的店主亲自掌勺,特意为我们开了小灶,洋跑堂川流不息地给客人上菜,都是他们原先没有瞧见过的。其中有溜肉段,四喜丸子,猪肉炖粉条, 尖椒豆腐干,东北大拉皮,鱼头炖豆腐,五香酱牛肉,白菜炒木耳,拍黄瓜凉拌面筋和拔丝香蕉,足足整了有一大桌。我对看傻眼的史密斯说,这可是专门为我们做的,这才是正宗道地的中国菜肴。主人单先生跑过来问道:“都是些东北家乡菜,不登大雅之堂,也不知道你那位外国同事可否吃的惯?”我随即翻译了过去,史密斯喝了一口老白干,连声说道,这是他有生以来吃过最可口丰盛的晚餐。

    晚餐完毕,主人又给泡了上好的茶叶。品茗之际,在厨房忙好一阵子的老板,走过来陪我们聊天。他告诉我们,初来咋到的中国移民令当地人感到新鲜,在他们的印象里中国就是人多劳动力便宜,比起早期西方认为中国人就是拖辫子的东亚病夫,有了不少进步。开放后的中国人来到开放的波罗的海小国,施展拳脚大显身手,遍地开花做起买卖。维尔纽斯市政厅前的广场,就开了不少中国商店。

    来自中国各种轻纺产品和小商品潮水般涌入,质量难免良莠不齐,再加上国内带来的在欧洲并不好使的潜规则,中国人很快被当地人看成了洪水猛兽,被视为是不守商道的异类。欧洲的人口密度低,低端产品的市场很容易饱和。中国商家来自两个方面的挤压,一个方面是有关部门对中国不合格商品的重罚,另一方面是中国商人自相杀价造成利润的急剧下降,这样的生意很难有持续性的发展。

    单先生庆幸自己开了饭店,虽然挣的是辛苦钱,但是生意稳当,没有大起大落之虞。人总得吃饭不是吗?作为华侨传统产业的中国饭店,也就能够维持下来。至于国际贸易这一块,中国出口商品大部份是低附加值的,而且没有定价权,面对海外市场也没有销售网络,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周一在欧盟商务处和立陶宛商会的安排下,在维尔纽斯市政府大楼的会客厅,市政府秘书长科罗曼夫人会见了我们。这位主管招商引资的官员,是来自立陶宛联合政府中执政的社民党,二战后致力于大众福利的社民党是欧洲主流政党,也是欧洲政党轮替的两大主角之一,当今的欧盟中大多数国家是社会党执政,新入伙的立陶宛就成了社民党的天下。当科罗曼夫人知道我是来自奥地利,便笑着告诉我,年前因参加社民党国际会议到过维也纳。看得出来,对于欧洲社民党团老牌成员的奥地利兄弟党,这位立陶宛后起之秀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科罗曼夫人虽然已是不惑之年,但是流逝的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剪裁合体的服装显出婀娜多姿的身段,一双深邃大眼透出难掩的睿智,令人心驰向往,别有风韵。和她那戴着红色领带的随员相似,科罗曼夫人戴着一条鲜红的丝质围脖,这是欧洲各国社民党人,在议会或公众场合着装的一种政党标志。在欧洲政坛上,相对于有“黑党”俗称的保守党,社民党有“红党”的雅号。具有社会主义意识元素的社民党,由于来源于早期的工人运动,“红色”是其政治色彩的标榜和象征。社民党认为立陶宛旧时之法,百弊丛生,墨守成规不能与世推移,合格的政府必须以国计民生为要务。

    会见期间汤姆森博士和古泽夫人也在座,显然市政府秘书长和他们俩已经十分相熟。和北欧斯堪纳维亚诸国相同,波罗的海三国也是女权社会,社会精英中女性占了大半个天,妇女身居政界和工商界要职司空见惯。这里的女性经济地位和话语权,以及自我的社会身份认同,和西方社会没有什么不同。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0 1:01:27    跟帖回复:
77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科罗曼夫人开场白无非是立陶宛宏观面的介绍,如深化经济改革,提高教育和医疗经费,完善社会保障,惩治腐败和减税,以及继续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接下来她进入正题,表示欢迎来自西欧的投资。科罗曼夫人告诉我们,首都维尔纽斯是立陶宛的经济中心,该市工业产值占全国总产值的三分之二有余。不少跨国公司已经在维尔纽斯开设了分部,源源不断的西方资本在此大有用武之地。

    科罗曼夫人接着又说,在维尔纽斯地区投资的好处就是,高素质的劳动力充沛,当地政府力所能及地保证外资企业的利益最大化。在这里建厂所需的土地和设备,免交土地税和不动产税,在外企建立的初期,有长达数年的税务减免。和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吸引外资两免三减半,大同小异,如出一辙。

    尽管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同时他认为即便资本家也是资本的人格化,充满罪孽。无独有偶,古代的中国社会,农稼为本,商贾为末,人们耻于铜臭趋利,朝廷甚至规定,“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辱之”。即使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个体户”也是为人所鄙视,绝非是有身份的行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看起来,人们一时半会恐怕还真离不开“资本”这玩意儿。

    接下来几天,古泽夫人带我们到处参观,看了不少有意和外资联姻的当地企业,其中有机械制造,食品加工,石油化工、电子工业和银行等金融机构。我们和有关企业的高管和主管部门的官员进行了座谈,收集了不少的第一手资料,即时传回比利时的公司总部。西奥从华沙来了电话,说波兰的项目已经敲定,参加谈判的团队即将返回西欧,对于在这里打前站的我们表示勉励: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拉脱维亚是波罗的海三国之行的第二站,善解人意的古泽夫人建议我们自驾车前往目的地,也可一路看看沿途景色。她告诉我们,届时无论是里加还是塔林,均会有当地的商会接应我们,当我们完成本次旅行的使命飞离之际,将汽车留在爱沙尼亚的首都即可。汤姆森博士也向欧盟驻当地的商务机构发出电函,知会我们在那里的行程安排。

    又是一个晴朗的周末,迎着玫瑰色的晨曦,离开了睡眼朦胧的维尔纽斯,我们驾驶着汽车上了路。换上冬胎的萨博轿车,更加显现惊人的抓地力和过弯操纵的平稳。我为首轮当值的司机,身边的史密斯倒了热咖啡,搁在仪表板上折叠型杯托之上,喋喋不休与我聊天。窗外是一片迷人的深秋景色,秋露已深落叶遍地,朝阳升起光芒四射,大路沿着枯水期的尼亚穆纳斯河蜿蜒开去,好一派“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的东北欧风光。

    在游山玩水方面,史密斯和我是难得的好拍档。这回我们舍近求远,不是走从维尔纽斯到里加的最近距离,而是先行已并入欧盟高速公路网的A2,东拐驶到靠近俄罗斯的库尔斯海湾,然后折向北面绕着海岸线行驶,这样虽然多走一倍的公里数,但是可以一路观望碧波浩淼的波罗的海。我们在克莱佩达加油,站在公路边的海堤上,望着无边无际的碧海青天,飘飘然有凌云之志。

    我一边开车,一边和史密斯交谈。对国际政治一贯缺乏兴趣,是史密斯的天性使然。不过因为出身官宦世家,他从小耳濡目染。况且世间事物相互联系,作为一个商人,也不可孤陋寡闻,两耳不闻窗外事。从史密斯那儿,可以听到一些国际舞台的最新动态。

    人无百年之宴,国无百世之朝,苏联之衰怕是天意。由于苏联一夜之间解体和东欧的巨变,波罗的海三国获独立,兵不血刃,是个意外惊喜。接下来就是改换门庭,迫不及待的加入北约,扯大旗作虎皮。二战以后三小国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虽说是自愿的,实际上是畏于威权。昔日苏联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故其强易弱”,一旦风吹草动,亲附者即离心离德,割袍断义,纷纷作鸟兽散。在历史上和沙皇俄国一样,瑞典德国等西方列强多次入侵波罗的海地区,烽火四起,生灵涂炭,百姓吃尽苦头,宁做太平犬不作离乱人。按理说,历史上欺负过波罗的海三小国的强邻不在少数,不过奇怪的是,人们唯独对前苏联耿耿于怀。

    史密斯继续说,欧美有一个明确的“南进”路线图,就是将乌克兰、摩尔多瓦和外高加索等国家,作为北约和欧盟下一轮扩容的发展对象。具有语言和历史传统等优势的波罗的海三国毛遂自荐,充当排头兵挖墙脚,向这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传授加盟入约的心得体会,同时为了不激怒旧盟主,频频向俄罗斯示好。

    作为新欧洲的小兄弟,波罗的海三国在欧盟与美国之间左右逢源,前者是大哥后者是大佬,都是不可怠慢的主。当欧美发生重大分歧,三国总能从中斡旋,两面讨好,既维护了自己利益,又不薄欧美的面子。看来国家不论大小,而是以外交成熟度为高低之分。

    汽车以巡航速度向北奔驰,左侧是悠悠烟水的大海,右侧是冰川夷平的低平原。窗外不时掠过一些市镇村落,哥特式建筑风格的民居和教堂,漂亮的像梦幻一般,看的出文明和富裕程度并不输于西欧,从资料上看,即便在加盟共和国时代,波罗的海三国的经济也是名列前茅,改革年代更是快马加鞭,日新月异。和斯堪纳维亚的北欧相似,这里的生活节奏悠哉游哉,闲适自如,和第三世界国家相比,欧洲人的生存压力很小,和谐相处,与世无争,心态平和而鲜有进攻性。

    当我们到达边境城市鲁察瓦时,才知道汽车已经越过了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的边境线,波罗的海三国之间通行无阻,和欧盟森根条约国一样,它们互相不设关防海关。这种光景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是不可想象的,看似与动物圈地为王的天性相悖,实际上这恰恰是人类的希望所在。从牌照上看的出,一路上尽是从西欧过来的旅行车,一马平川无所阻碍。欧洲一体化的成功,无疑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举,欧洲的民智和政治家的智慧,由此可见一斑。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118587 次点击,76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