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3 9:15:24    跟帖回复:
481
    各城市下放来的新知青,开始看不起我们这些老知青。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了解,他们都意识到,我们这些老知青,才是真正关心、爱护他们的人,才是他们为人行事的良师益友。

    他们由对我们这些人的轻视,逐渐转为尊重。凡遇到什么困难或有什么想法,都愿意请教我们这些老知青。而对那些开始他们所尊敬的退伍战士老转们,新知青们慢慢失去兴趣,甚至开始轻视起他们。

    管理领导我们的军人干部,和被管理的兵团战士,在不公平的体制下,必然会产生矛盾。实际形成了军人是一帮,地方干部是一帮的帮派格局。

    而退伍战士与老农工、老知青、新知青,也很快分成两派。

    原先老职工、老知青中“保孙派”和“保岳派”的对立矛盾,随着老场长孙家禹戴着“国民党残渣余孽”的帽子含冤去世,和老书记岳中林担任二师九团副团长的任命,在逐步化解。

    三连原先敌视我的那些“保孙派”,很快改变了对我的成见,很多人都和我成为了好朋友。

    王台孜队的老朋友郭长泰,对此大为惊奇。曾问过我,你是怎么征服他们这些“保孙派”干将的?

    我老老实实地郭长泰说,别想着“征服”别人,你越“征”,别人越不服。你对他们好,尊重他们,和他们交朋友,力所能及地尽量帮助他们,说话做事力求公正客观,他们就会对你好,就会尊重你。

    郭长泰听后,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害人之心不可有,是我为人的准则。防人之心不可无,是我行事的准则。

    不管怎么说,当初军人想利用派性孤立我、打击我的计划,实际上失败了。

    这年,我的第二个孩子出世,是个女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3 21:43:28    跟帖回复:
482
    安徽生产建设兵团初建,开始改编的单位,全部是原省农垦厅下辖的农场、林场和园艺场。

    后来省兵团又从劳改单位接收了几家工厂,兵团为平衡这些工厂工人的组成成分,除了安排一些退伍军人进厂外,还从各团抽调部分知识青年去了这些工厂。

    从兵团农场调到城市,从农工性质的兵团战士变成工厂的工人,这对从城市下放到兵团农场的知识青年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我们九团也抽调了几批知青去了兵团编制的工厂,三连第一次就调走四十多名男女知青去了兵团编制的工厂。

    真羡煞人也!

    三连被调到工厂的新知青中,有一名是我们三连的文书。

    文书在连队是个重要角色。

    连队的日常生产,各班、排干什么活,去哪干,都是头天晚上由连长、指导员,副连长、副指导员和文书在一起开会定好。插秧、割稻、挖沟、运输、打田埂以及拖拉机机械作业,所有的工作都有制定的数额定量。第二天一早,再由文书带领各位班、排长,按队部头天晚上的分工和定额,将工作的任务量,按实际出工人数,在工地实地丈量分配给他们。

    分工的时候,文书要对照出勤表,按人数核对,记下事假和旷工人员名单,然后交给会计,扣发这些人的工资。

    各班排所有人员,病假需要医务室出示病假条,不扣工资。轻伤不下火线,还得干活。女生的班、排长要汇报女生例假的人名,可以不下水田,由文书酌情分配轻伤员干旱活。

    连队文书还兼任统计员,日常工作除了给各班、排丈量分配工作量,还要兼顾检查各班、排和拖拉机等大型械的工作质量,监督返工。还要收发报纸、文件和书信,上报各种生产进度和数字,包括饲养班、耕田班的猪、牛、家禽等存栏数。验收临时工、家属工栽秧、割稻的工作质量和进度,也是文书的工作。

    此外,文书还要通知召集班、排长会,发放连、排长们公用的低值易耗品。如报纸、煤油票、办公信纸、笔记本等。还要保管宣传队文艺演出的乐器、道具。

    应该说,文书实际上的权利很大,工作量也很大。

    原文书要调走了,临走前他根据自己的观察,向指导员和连长建议:根据三连的实际情况,应该安排甄远东担任文书最为稳妥。

    他的意见被罗指导员拒绝,赵连长没表态。

    文书虽然工作量大,但毕竟是美差。

    美差,就轮不上老知青。你有这个能力,也不让你干。

    队部先安排退伍战士、一排的洪排长担任文书,三天下来,洪排长就坚决辞职。

    后来队部又安排一名退伍战士干,干了两天,也干不下去了。

    文书的工作量大、累人是其次,需要会写会算,能迅速丈量田亩,熟悉连队的地理环境及各类庄稼土地的分布。

    这就难倒了很多退伍战士。

    何况,分工中工地的远近、庄稼的稀疏稠密、地况的干湿、栽秧秧地耙的均匀粗细与否,都直接涉及到各班排的劳动强度不一,会引发各班、排的矛盾。而各班排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关系,更加微妙。

    退伍战士们根本没有能力处理这些事情,平衡不了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

    队部一连换了三个退伍战士,都干不下来。眼看才来的新知青肯定也干不了,最后,队部领导才将目光放在我们老知青身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4 3:17:20    android
483

没料到的是,这一走就是十几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4 9:26:48    跟帖回复:
484
    老知青中大多数人,不是出身成分不好,就是社会关系有问题,领导不放心他们。数来数去,这就数到了我头上。

    我以前在不经意间自学丈量田亩和打算盘,曾经被许多人讥笑,这下却派上了用武之地。老母亲“人有百艺好防身”的谆谆教导,又在耳畔响起。

    老人家的先见之明,来自社会生活的实践经验。

    连队本来就有两个老知青担任副连长,一位是单金扣,一位是孔德兰。会计是天长县的老知青孙大刚,保管员是阜阳的老知青秦正明,现在加上文书让我担任,而且我们几个人又都相处得很好。这样一来,连队在管理层面的人员结构上,明显是老知青得势。

    这实在让有些军人帮很不情愿。

    会计孙大刚是老好人,但有原则。保管秦正明精明能干,有点脾气,但做事稳当、公平。对他两人,罗指导和赵连长都放心,唯独对我忧心忡忡。

    我到三连时间短,他们只是在别人的嘴中听说过我,知道我名气很大,但并不了解我。

    有人说我懒,爱无事生非,胆大妄为,还喜欢抗上、刁难领导。当然,也有人说我为人正直,有能力,会处理事情。

    兵团成立前,三队“保孙派”里面的人,居然还有人将我说成是妖魔鬼怪一样的坏人,竟然用我的名字吓唬不听话的小孩。

    据说,爱哭的孩子一听到我的名字就不敢哭了,不爱哭的孩子一听到我的名字就吓哭了。

    嘿嘿!

    总之,罗指导员和赵连长还比较实际,连队领导们通过研究,最后一致同意,决定让我担任文书。

    可能是“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吧,勉勉强强,先让我给他们解决燃眉之急再说。

    我初任文书,一连三天下来,一切都很顺利。

    第四天,罗指导员终于对我敞开心扉,说他一直在悄悄观察我,我丈量土地、分配全连工作的速度,每天都比调走的文书快半个多小时。

    我笑笑,没说话。

    看起来他很满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4 21:20:52    跟帖回复:
485
    六十,老实头之死和船只军用牌照风波

    我们三连有个上海知青小伙子,名字叫姚美根,外号叫老实头。

    他矮矮的个子,不善言辞。为人忠厚老实,也比较笨拙,不会干农活。

    谁都能看出来,他的能吃不能干,不是装的,是天生的。

    他一是没力气,二是真笨。

    可工作量是按人数分配到各个班、排的,并不按你个人的工作能力大小分配。因此各班、排都不要他。也难怪,那个班排要他,就要为他多受累。

    最后,连队为照顾他,将他分配到耕田班。

    他不会耕田耙地,就让他赶牛车,赶牛车是最轻松的工作。

    老牛是温顺的,牛车行走的也慢,赶车的技术也非常简单,容易掌握。

    老实头虽然笨拙,也很快就学会了。

    老实头给我的印象极深。

    他闲下来的时候,无论是坐着、站着或走着,他会随时随地,不自觉地、下意识地就有节奏的频频点头。时而,还会用手指头有节奏地凭空弹点。

    别人都以为他这是不正常,是他身体有毛病,其实不是,他是在背京剧样板戏的乐谱。

    他可以将几个样板戏的总谱,一个音符不差,按节奏、旋律,准确地背出来!

    他会唱乐谱,却不会唱样板戏。

    但在我在哼唱样板戏的时候,他能指出来我那句的什么地方的曲调,唱得不准确。

    就是说,他实际上是个音乐天才。

    可他赶牛车,却并不了解老实的水牛习性。

    他赶牛车运送稻把的时候,因为他没经验,不知道牛渴了要饮水,还在一个劲地赶。

    结果水牛渴急了,拖着车、带着他这个老实头就冲下了主干渠。

    结果发生了不幸事件。

    老实头姚美根不会游泳,被淹死了。

    老牛下到水渠里,牛车并没有卸架,它上不了岸。

    老牛无法脱身,只能拖着牛车站在水里。

    有人看见没卸架的牛车泡在水渠里,却不见了赶车的老实头,就将情况汇报到连部。

    耕田班的人赶来,下水将老牛卸下车架,牵上岸,然后设法又将牛车拖上来。

    人们发现,牛车上老实头随身带着的挎包还拴在车上,但不见了老实头的身影。

    大家这就知道不妙。

    主干渠的水是流动的,连队组织人顺着渠道寻找、打捞,一直找不到人。老实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一直找到第二天,才在离牛车很远的地方,找到了老实头的尸体。

    可怜,姚美根屁股朝上,两手紧紧插在淤泥里,头也扎在淤泥里。尸体已经被水泡胖,解放鞋还紧紧勒在他脚上。

    我们将老实头的遗体运到团部医院,天气很热,医院从滁县调运来一些冰块,用冰块将他的遗体冷冻起来。

    团部将这个不幸的事故,用电报告知了老实头姚美根的父母。

    老实头的父母闻讯,痛不欲生,不能自己。老实头的姐姐和姐夫,接到电报后第二天从上海赶来料理后事。

    团党委给出的结论为,姚美根的死亡,是意外不幸事故。

    意外事故,抚恤极低,甚至可以没有抚恤。

    姚美根的姐姐和姐夫不知就里,虽然痛苦悲哀,还是接受了这个结论。

    这就惹恼了我。

    前不久五连,即墩圩队的三个女知青溺水,固然连部有一定的连带责任,但的确是意外事故。可姚美根是在工作中被老牛拖下水淹死的,这明明是因公死亡啊!

    团党委此为,很让我不齿。

    我十分愤慨,将实情悄悄告诉了姚美根的姐姐和姐夫。

    毫无疑问,在军人看来,我的这一正义之举,就是和团党委作对。因此,我只能悄悄对他们说。

    好在上海知青多,别人怀疑不到我头上。

    姚美根的姐姐和姐夫知道真相后,十分愤怒。他们原来是同意尽快安葬老实头的,现在不同意了。他们要求团党委必须按因公死亡,给予抚恤。

    团党委自知理亏,只得按规定向他们发放抚恤金,这才平息了死者姚美根亲人们的哭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9:41:18    跟帖回复:
486
    团部下面各连队已经成家的兵团战士,虽然工资和没成家的兵团战士一样,但小日子过得和单身战士却截然不同,比他们轻松得多。

    因为有家庭的兵团战士是自己做饭,这与买饭菜票到食堂买饭菜,成本的差别太大。

    燃料稻草和水,自己挑。虽然辛苦,但不用花钱。

    有小家庭的人,还可以种菜,养鸡养鸭。有些家庭喂鸡,能喂十几只,每天都能收十来枚鸡蛋。

    就是懒汉如我者,每天也能在门边自家的鸡笼里,捡上五六枚鸡蛋。

    这些都是无形的可观收入,固然劳累,但可以改善了的生活。

    而单身汉,就没有这些条件了。

    人们算一下账,就是在农村讨个没有工资的老婆,有了家庭,尽管生活会很清苦,小日子也要比单身汉过得舒坦、宽松。

    何况,农村姑娘都能吃苦,能干活。她们在连队做季节工,栽秧、割稻,收入可以糊口。

    因此,结婚成家,是很多单身汉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为数极少的女性老知青,她们不是在家订婚或已婚,就是眼光高,不打算在这里结婚。

    而新来的女知青,更不愿在这里扎根。

    绝大多数单身男性老知青和老转们,不敢奢想和新来的女知青谈恋爱,他们害怕被按上破坏上山下乡的罪名。

    那些没成家的老知青、退伍战士、单身汉们,都将目光投向了附近人民公社的农村姑娘。

    农村姑娘,一般也都希望能进场。国营农场,抑或是建设兵团,再苦也比农村有巴望。

    于是全团各连,又掀起一批结婚热。

    和我一起到太湖县调查岳中林的好朋友大鬼火李群,也结婚了。

    他找的也是农村姑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7:16:14    跟帖回复:
487
    闻听此等喜事,有一天我和裔师傅约好,一起去团部到大鬼火家,为他祝贺一下。

    大鬼火李群原来在二连,即王台孜,不知道他用的什么办法,调到团部运输连去的,现在在船队开轮船。

    他终于脱离了干农活的繁重体力劳动。

    他家如今住在团部,由于他要经常随船外出运输,我们很少见面。

    但这天他恰巧在家。

    李群很能干,不仅精于计算,还精于算计。除了非常聪明,还非常精明。他外表胆大豪爽。内里胆小谨慎。但他的精于算计和胆小谨慎,并不使人讨厌,甚至很可爱。

    李群抽烟,当时我们抽的香烟没有过滤嘴,抽烟很浪费。因为最后一厘米的烟屁股没法抽,再抽会烧到手指,也会烫到嘴唇。他抽烟总是在别人快要丢烟头的时候,将别人的烟头要过来含在嘴上,然后便灵巧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他将烟用右手捏住,潇洒地在左手的大拇指的指甲上磕两下,于是这支烟的烟头就有了一点空头。然后,他再熟练地将别人的烟屁股嫁接在自己的香烟上。

    别人没损失,他则省了一根火柴,香烟还多出一厘米。

    李群在待人接物上,相当有风度,喜欢请别人吃饭,也喜欢别人请他吃饭。

    即使是到了快吃饭的时候,若是他家来了客人,他都有本事慷慨地再三挽留客人,而客人必定会主动地坚决告辞,且会对他再三称谢。反之,他要是到别人家串门,三言两语,主人就一定会留他吃饭。他则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坚决告辞。直到主人生气了,他方勉为其难地留下,和主人一起愉快地用餐。

    这种优雅地打发客人,和潇洒作客的本事,是他的强项。

    生活所迫,环境残酷,使大圹圩农场、现在是安徽生产建设兵团九团里的人,叫“鬼火”的人很多。

    “鬼火”,一般多指爱占小便宜和说话不算数的人。“鬼火”们的话,跟鬼火一样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在“鬼火”前面加个“大”字,可见我这位老朋友鬼起来贼精贼精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

    “大鬼火”,并非浪得虚名。

    但我和裔师傅也不是好对付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20:09:29    跟帖回复:
488
    这天,我和裔师傅来到场部李群家。

    李群十分高兴,是真高兴。

    高兴是高兴,但他想马马虎虎、随随便便糊弄我们一顿饭。

    李群热情地、坚定地挽留我们在他家吃饭,不许我们走。然后在我们面前,再三声明现在是下午,集市已散,买不到肉,也买不到豆腐了。他声明说,自己家里还有咸白菜,他再去别人家菜地里摘点辣椒、西红柿,要我们将就点,凑乎着在他家随便吃顿饭。

    为此他再三深表歉意。

    裔师傅笑道:“没事、没事,有酒就行。小店里面有烟有酒。”

    李群一愣。

    我则径自在他家里里外外、翻箱倒柜地寻找。最后,我终于在他家灶台后面的柴火堆里面,找到一只他临时藏起来的一只肥嫩的大咸鸭。

    我不由大喜,欢叫着:“你没有肉我有,我带来的有一只又肥又嫩的咸鸭子。美极了,今天就吃它了!”

    李群苦笑。

    我毫不含糊,立即洗刷咸鸭,亲自操刀剁肉,掌厨炒菜,烧锅做饭,忙得不亦乐乎。

    裔师傅则笑着逼迫着李群去买酒。

    李群哭笑不得,知道今天躲不过去,赶紧去小店买酒。他居然慷慨的很,一下买了两斤洋河大曲。

    李群的新婚媳妇没见过这阵势,以为李群欠我们钱,我们是来讨债的债主。

    只看得她胆战心惊,目瞪口呆。

    她吞吞吐吐偷偷地问我,我家李群到底欠你们多少钱?

    我骗他媳妇说,他欠我的钱不算多,也不是很少,但李群不愿意还我钱。这次,他不还我钱,我们就住在你家不走了。

    他媳妇忧愁地问,我家就一间房子一张床,你们不走,怎么住啊?

    我说,挤,我们挤在一起睡。你和你男人睡一头,我和裔师傅睡一头。我保证,我们一个指头都不会碰你。

    他媳妇吓傻了,不敢再言语。

    李群一般不会吃亏,没尝过被别人坑害的滋味。

    这次得让他尝尝。

    喝酒的时候,李群眉飞色舞告诉我们一个笑话。

    他说他上次他驾驶着轮船运送粮食,途径南京,被南京下关长江水上派出所的人,将轮船给扣住了。水上派出所的人说,你们这条安徽的船,在这个航线上行驶了好几年,一直都是民用牌照,怎么现在忽然换成了军用标识?连油漆也改成了军队船只的颜色?为什么?

    他们怀疑,这里面一定有鬼。

    事实是,船队的确改成了军用标识,但军用的正式牌照、证件还没发下来,用的都是过去农场时的旧证件。大鬼火再三向他们解释,原来的农场改成了建设兵团,现在是军队编制了。奈何,水上派出所的人却不相信。

    最后,船只上的负责人只好派人回天长县大圹圩团部去取证明。证明到了,水上派出所才放行。

    李群还说,他刚到船队的时候,就碰到过轮船“鬼打墙”。

    他说那天他们是半夜从场部开船去天长县,一般轮船有四十分钟就能开到县城,可他们的轮船行驶了一个半小时后,却开回场部了!舵手是老师傅,技术绝对没问题。而这条叫白塔河的河流,航道很狭窄。一般白天开船要是不熟悉航道的人掌舵,都有可能搁浅。深更半夜,这轮船是怎么调头转弯开回来的呢?而且船上有好几个水手,大家都没察觉到轮船转弯调头往回开了。

    此事根本无法解释,要解释,就是轮船遇到了老百姓说的“鬼打墙”。

    李群说,他们当时都吓傻了。

    事后团党委也知道了这件怪事,团领导怕影响不好,要大家不要再说这件事情了。

    我们边说笑,边喝酒,我故意紧紧缠住李群,不给他媳妇有单独和他说悄悄话的机会。

    李群被蒙在鼓中,不知就里,一直谈笑风生。他媳妇却在一边愁眉苦脸,不知所措。

    席间,李群还向我们再三深表歉意,说他媳妇是乡下姑娘,没见过世面,也不会交友待客,请我和裔师傅原谅。

    我心中暗笑,对李群说道:“你媳妇真不错,你这么穷,长得又丑,人家都不嫌弃你,你要好好对待人家。”

    李群连连点头,说:“当然,当然,我会对她好的。不过,我长得也不丑。”

    我笑道:“你再不丑,也没媳妇媳妇好看。你以后要节省点,不要再借债了。”

    李群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我没有借债呀?”

    我说:“哦,没借债就算了,没借债好。现在不说借债不借债这件事,我们划拳喝酒!”

    我们在他家痛快地大吃大喝一顿,三人喝了二斤白酒。

    嘴巴一抹,我和裔师傅笑嘻嘻告辞离去。

    至于他俩口子晚上怎么打闹,我们就不管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23:12:46    跟帖回复:
489
    没过两三天,李群来到我家,又要请我和裔师傅再到他家喝酒。

    原因很简单:那天晚上,我们走后,李群媳妇追问他到底欠我多少钱。李群说他不欠我钱,但他媳妇根本不相信。

    他媳妇说,那个姓甄的亲口对我说的,你欠他钱没还!再说,你不欠人家钱,他们能到我们家来自己翻箱倒柜找东西吃吗?客人能逼着主人去买酒给他喝吗?世上有这样的事情吗?

    李群说我们男人的事情,你们女人家不懂。

    但他媳妇说:“哼,我不懂?你外号就叫大鬼火,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李群再三解释,他媳妇就是不信。

    李群没招,说:“我真不欠别人钱,你不信拉倒!”

    他媳妇说:“那你再请他们两个人来一趟,他们要是当我面说你不欠他钱,我才能相信。”

    李群不愿意再破费请我们喝酒,但他媳妇说,这两个人不来一趟,你大鬼火晚上别想碰我!

    李群无奈,新婚蜜月守个新媳妇却不准他碰,他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

    熬了两晚上,李群熬不住了,这就又来请我和裔师傅去他家喝了一顿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23:52:56    跟帖回复:
490
自贺此文点击达到十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23:53:30    跟帖回复:
491
六十一,批陈整风和阶级斗争“活靶子”
    建设兵团成立后,我们九团团部配备有一辆军用中吉普。在这之前我们这里这里没有小汽车。
    有一次,这辆车出了交通事故。
    团司令部熊协理员乘此车去南京公干,在六合县县城,与一单位大车相撞,熊协理员被当场撞死。
    这当然是一起不幸的交通事故。
    熊协理员曾在三连蹲过点,我们都认识他。他是个和善可亲的小老头。见人就满脸是笑,没有架子,很有人缘。
    这起不幸的交通事故发生后,团部经过与肇事单位协商,最后达成赔偿协议。
    给熊协理员开追悼会那天,团部领导打电话邀请肇事单位领导前来参加,对方单位领导出于礼节和同情,应邀而来。会议毕,团首长留客人一行吃饭,以尽地主之谊。
    在吃饭的时候,团领导事先安排好的机械修理厂的技工,迅速将肇事单位的小轿车的四个车轮给卸了下来。
    吃完饭,肇事单位的领导和驾驶员要赶回六合,他们走到小轿车边一看,车轮被人卸了,他们傻了眼。
    他们正想找团领导理论,死者熊协理员的家属、孩子们哭喊着围了上来,要肇事单位的人偿命。
    肇事单位的领导和驾驶员知道上当,立即吓跑了。
从此,我们团就有了一辆像模像样的小轿车。
只是这辆小汽车没有牌照,不能出远门,只能在九团大圹圩圩内使用。
    军人们对这种强占他人财物,违反契约精神和不守信用的事情,沾沾自喜、洋洋自得,认为很值得骄傲。
    一些退伍战士对此,也认为这是团领导们的机智、勇敢、有本事,将此事在四下到处炫耀。
    这种品行,是高是低不言而喻。
    有头脑、懂得人情世故的老职工、老知青,则对他们这种毫无诚信,强占其他单位财物的下作行为,无不摇头叹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10:34:00    跟帖回复:
492
    一九七一年一月,陈伯达被中央定性为反党分子。

    中共中央发出《反党分子陈伯达的罪行材料》。

    材料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为“陈伯达的反动历史”。第二部分为“投靠和追随王明、刘少奇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第三部分为“对抗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反党乱军,阴谋篡权”。第四部分为“投靠王明、刘少奇,招降纳叛,搞独立王国”。

    陈伯达是中央文革小组组长,中共九大政治局常委,排名仅次于毛泽东、林彪、周恩来,是党的“第四号人物”。

    在毛泽东众多秘书中,陈伯达担任秘书的时间最长,前后共达三十一年。

    他号称是中共的“理论家”、“中共一支笔”。

    他在一九四九年前写的《人民公敌蒋介石》、《中国四大家族》、《评〈中国之命运〉》等,影响巨大。

    他参与起草了“共同纲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关于农业合作化的决议”、关于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二十三条”、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等一系列党内重要文件。

    可一夜之间,他就变成“反党分子”了!

    这不太搞笑吗?

    也不想想,如果陈伯达的这些反动历史和反革命活动的事情是真的,那毛泽东不就是个睁眼瞎子吗?

    他还能伟大得起来么?

    只要有一个正常的、尚未痴呆的平凡大脑,人们都会反躬自问。

    可惜,很多人已经被奴化得不正常了。他们从来不敢想象,毛泽东是人不是神。更不敢想象,毛泽东是个专制独裁者。他要是想打倒谁,就立刻给谁安上一个反革命的罪名。

    谁也不敢怀疑毛泽东是栽赃别人。

    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这样的精神奴隶。

    当时,连队派我和老知青周颂平、李永光到团部参加学习“批陈整风”文件。学习完毕,我们还要将文件精神和附加宣传材料带回来,在连队传达、宣讲。

    我私下对周颂平说:“这些人又开始瞎扯了。以前王明、李立三、张国焘、张闻天反党。后来彭德怀反党,刘少奇反党。现在陈伯达又反党。怎么都是老牌共产党人反党?”

    周颂平笑道:“谁不顺眼谁反党,谁不顺心谁反党。需要杀鸡给猴看的时候,没鸡了怎么办?逮个鸭子当鸡也要杀。”

    我们抚掌大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17:21:09    跟帖回复:
493
    上面一吹风,下面就起浪。

    每一次政治运动,下面为印证上面路线斗争、阶级斗争的理论正确,就要在本单位抓阶级斗争,深挖阶级敌人,并要找活靶子打。

    下面如果不这样做,那就是没有领会上面的文件精神,阶级斗争的政治觉悟低。

    我们三连罗指导员和党支部决定,在这次“批陈整风”运动中,我们连一定不能落后,要找个活靶子,开大会批判批判。

    可哪来那么多活靶子?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天无绝人之路,党支部居然找到了两个活靶子。

    一个是偷粮食的老知青某,他家粮食不够吃,他就拿个麻袋去偷稻场的粮食。结果粮食偷得太多,他装脏物的麻袋太重,上不了肩膀,被值班人员看见。

    这来这位值班人员想装作没看见,不想多事,他打算溜走。

    不料这位老知青某居然要求值班人员帮忙扶一把,他对值班人员说:“劳驾,请帮个忙,给我搭把手上个肩。”

    只把值班人员气得直苦笑。

    值班人员后来对我说,都是可怜人,他偷粮食拿不动,倒掉一点,拿走就算了。可他妈的他竟然叫我帮他忙,搭把手!我不汇报,我不是监守自盗吗?

    连部决定,将这个老知青某当成“批陈整风”的活靶子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0:47:57    跟帖回复:
494
    另一个是上海新知青某,他手脚不稳,喜欢偷东西。自己寝室室友的东西,他也偷。

    他偷的都是一些袜子、香皂、粮票、饭菜票。量不大,但人人厌恶。很快,人们就发现这些小偷小摸的事是他干的了。于是,这个上海知青某也当成“批陈整风”的活靶子批。

    这样一来,我们连的“批陈整风”运动,就搞得“有声有色”了。

    在批判会上,一般都是被斗的人先检查,然后大家再发言批判。

    偷粮食的老知青某的检查,大意是自己生活困难,孩子饿,他没办法了。结果一念之差,做了件蠢事。还说孩子是祖国的花骨朵,万一孩子饿坏、饿死了,既是国家的损失,也给社会主义抹了黑。结果,他就去偷了公家的粮食。

    赵连长差点笑出声,却冷着脸问:“照你这样说,我还得表扬你啊?”

    老知青某谦逊地说:“那就不必了。”

    指导员看不下去,大声斥责他说,你老实点!要做深刻检查!要上纲上线检查!

    老知青某点头称是说,行,我现在要从灵魂深处闹革命!我的行为,实质上是破坏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的战略方针,破坏了抓革命、促生产,我的罪行,不是孤立的,是有国际背景的。目前,苏修在珍宝岛发动侵略战争,妄图侵略我国神圣领土。我是为了配合苏修帝国主义的国际强权政治,是卖国行为!象历史上所有的汉奸卖国贼一样,我将永远的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说到这儿,老知青某环视一下全场,自言自语地说:“我想,在卖国贼中,我恐怕是最穷的一个啦!”

    引得全会场轰然大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19:11:57    跟帖回复:
495
482楼
应该说,文书实际上的权利很大,工作量也很大。——权力
488楼
你再不丑,也没媳妇媳妇好看。——多字?
491楼
在这之前我们这里这里没有小汽车。——多字?
108046 次点击,502 个回复  上一页 1 ... 30 31 32 33 3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大圹圩农场十二年(回忆录)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