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7:41:18    跟帖回复:
541
    只要有时间,除了绘画,我还苦学二胡,乱写词曲,信马由缰,好奇地在艺术的芳草地上寻觅、探索。
这时期,我特别想离开兵团,希望能成为一名文化艺术工作者。
    我开始写信给我姐姐,请她设法帮我调动工作。
    我母亲、弟弟和二姐一家都在金寨,回老家六安已无意义,只能去金寨。但我只在金寨念过两年小学,没有任何人脉关系,因此只能依靠二姐和二姐夫帮我奔走求人。
    国营单位的工人,特别是“农林四场”的工人调动工作,十分困难。不仅困难,还只能对口调动,根本没有选择工作的自由。
    所谓“农林四场”。即指国营农、林、牧、渔四行业单位,简称“农林四场”。
    建设兵团名义上是解放军部队编制,很好听。但在兵团战士调动工作时,却是按对口“农林四场”的政策办理,并不按照退伍、专业军人那样安置、调动。杂牌军本质,一览无余。
    “农林四场”的工人调动工作时,首先有要当地劳动局给你出具接收证明,即商调函,有了商调函,你所在单位才会给你开调令。而劳动局出具接收证明的条件,首先是得有单位愿意接收你。
    各单位的经费,都是上级的固定拨款,增加人员就是增加本单位开支,故而各单位谁也不想增加人员。
    二姐和二姐夫为我调动工作,多方多次送礼求人,屈尊、无奈、冷遇、尴尬,言之不尽。
    对于调动工作,我只能抱着“尽人力,听天命”的宗旨,耐心等待时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9:15:13    android
542
老爷子,加速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0:43:11    跟帖回复:
543
    谢谢赞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0:49:37    跟帖回复:
544
    六十七,高邮湖防汛和放电影风波

    龙卷风刚过,就是夏汛,我们都要到高邮湖的大堤坝上防汛抢险。

    高邮湖上并非只有长堤绿柳,湖帆点点,碧水烟波和海市蜃楼的迷人美景。

    高邮湖的龙卷风可怕,它的湖水发起威来,也煞是吓人。

    每当汛期,湖水高涨,风助水势,浪花汹涌。惊雷暴雨,狂涛拍岸。站在大堤之上,有地动天摇之撼,让人不寒而栗。

    我们大圹圩农场的防水大堤,十分高大坚固,一般不会出现险情。但周围农村人民公社的圩区,堤坝不是很理想,都很矮小。汛期一到,高邮湖湖水暴涨,农村的防水堤坝险象环生。破圩的事情,时有发生。

    我亲见一圩破堤,圩内几个农妇仍然在安心割稻,在抢收庄稼。对家园即将被淹没的险情,视而不见。

    她们显然已经习惯破堤,对此不足为奇。

    ·

    这次防汛抢险,我们三连的任务,是帮助湖滨公社挑土方,加固一段可能会出现险情的堤坝。

    这也算是我们九团和地方政府的拥军爱民活动,军民携手,合作抗洪。

    连队抽调一百多名男、女战士,组成突击队。大家自带工具和日常生活用品,奔赴湖滨公社的险情堤坝。

    赵连长留守连部,罗指导员带队,我负责防汛的后勤和监工。

    突击队所有人吃喝都在工地,夜晚借农家的房子铺地铺睡觉。日以继夜,苦战在防汛第一线。

    这种抢险性的加固堤坝,就是将原先低矮、薄弱的堤坝增高增厚,需要大量土方。而这些土方,或挑或抬,都是人工运输,十分累人。

    女突击队员都是城市知青,为照顾她们,安排男突击队员运土。或挑、或抬,自由组合。女突击队员挖土上筐,挖土上筐虽然比抬土、挑土轻松,但也很吃力。

    我们在大堤上奋战了一个多星期,终于胜利在望,可以提前一天完成任务。

    最后一天下午,赵连长来到我们抗洪工地,他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

    赵连长说,为奖励我们这次顺利完成任务,他特地到团部,请宣传股安排电影队晚上到我们三连,放映一场新艺术片《钢琴伴唱红灯记》。

    并说团宣传股已经同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0:52:17    iPhone客户端
545
打赏了,要继续看下去干什么弄那么复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0:57:14    iPhone客户端
546
小编你要干什么?我要继续阅读这本作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22:35:44    跟帖回复:
547
    赵连长要求我们再接再厉,争取再提前两小时收工,好拔营回连队看电影。

    当时,连队的文艺活动极少,看电影是唯一的文艺享受。

    团部开始许诺的每月看一次电影,无法兑现,有时两个月我们都看不上一场电影。且电影除了宣传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新闻纪录片,就是“三战”和“八戏”。

    “三战”为《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八戏”就是八个样板戏。偶然也有什么《列宁在十月》、《鲜花盛开的村庄》之类,都是看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玩意了。

    虽然这些东西大家都看厌了,但《钢琴伴唱红灯记》我们是只在广播里听过,没看过。在那种文化荒漠的时间段,像《钢琴伴唱红灯记》这种换汤不换药的东西,也能使人有新鲜感。

    赵连长的这个好消息,激励了大家的干劲。离家多日,大家也都想回家了。即使是没有家庭的单身男、女突击队员,在连部也都有一张栖身的床铺,和在工地滚地铺的临时凑乎生活,毕竟不同。

    因此,大伙一鼓作气,在四点钟提前按质按量完成了任务。

    赵连长要我提前回连部,派驴车去团部接放映员和放映设备,安排人员帮助放映员架设银幕、喇叭,安放发电机。

    我回到连队,将一切按部就班准备就绪。

    大家吃完晚饭,三三两两手拿小竹椅、条凳,来到队部空地上的银幕前,静候看电影。

    天色渐暗,放映员高云亦将准备工作做好,就在他正要放映时,他接到团部宣传股电话,要他先带机器、器材和影片回团部先放,然后再到三连来放。

    原来这天安徽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师部组织的“学大寨交流会”来到了我们团,与会人员吃完饭,团政治部祁主任请师长和各团负责人来到办公大楼楼顶上小坐,要请他们看这部电影。

    我们连在放电影现场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很气愤。

    劳累一天,宣传股安排好在我们连晚上放电影,这么多人的事情,凭什么说变卦就变卦?领导干部们难道就高贵一些,非得先看?

    群众不服,不准放映员高云走,要他放完电影再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1:52:02    跟帖回复:
548
    高云找到我,要我去说服大家让他先回团部放电影,团部放完后再来三连放。

    我对高云说,一个多小时不就放完了吗?为什么不能放完影片再回团部放?这样来回折腾有必要吗?

    但高云不敢先在我们连放,坚持要服从命令,要先回团部放。而三连的人却不答应,不准他拆卸已经安装好的放映机。

    两下僵持起来。

    我看到这种情况,立刻预感到这件事情不好收拾。

    三连的老职工、老知青和新知青,不会让放映员高云带着放映机走。官民矛盾,由来已久,借此发酵,事成必然。

    而三连的领导,谁决定先给团部放,谁就会在三连威信尽失,遭人唾弃。

    可谁要是抗拒团部的命令,后果可想而知,谁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为赵连长着想,我找到他,劝他躲起来。

    我对赵连长说,别问发生什么事情,你人不在,罪名就安不到你头上。而且,群众在激愤之下,未必会听从你的命令。

    赵连长对团首长这样的做法也生气,也无奈,就远远躲起来。

    罗指员家在团部,他是从防汛工地直接回家的,不知道这件事。

    放映员高云见我不帮他说话,只好找赵连长来解围。但他已经找不到赵连长了,他也知道找其他几个副职解决不了问题。

    他和我熟悉,于是他又找到我,和我商量怎么办。

    我说:你要是按时放映,现在不就快放完了吗?现在这种局面,已经引起众怒,我这个小文书说话能管用吗?

    我要高云别犹豫,抓紧放映,然后我派驴车送你回去。

    但高云不敢违背祁主任命令,他没办法,只身摸黑跑回团部汇报、交差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10:00:20    跟帖回复:
549
    此刻,师长和各团来开会的团长、政委们,都在团部办公大楼的楼顶上等着看电影。但两个小时过去了,连银幕也没看见,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们就拿我们团的团长、政委开涮,嘲笑他俩无能。

    我们团的团长、政委没办法,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俩一面派人弄西瓜来堵客人的嘴,一面将政治部祁主任狠狠训了一顿,严命他立即设法将放映员找来立即放电影。

    祁主任说放映员在三连,一会就回来了。

    高云回到团部,找到宣传股李股长长,将三连不准拉放映机的情况向李股长一一作了汇报。

    宣传股李股长也傻了。

    事情是他自己安排的,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他当不了家,带着高云,将事情如实汇报给团政治部祁主任。

    祁主任一挥手,对宣传股李股长下了令:立即派团部吉普车叫高云去三连拉机器,就说这是团政治部的命令,是政治任务,谁也不能阻拦。

    高云乘坐着吉普车又回到三连来了,只见三连的放映机四周围满了人。

    高云盛气凌人地在众人面前,将祁主任的命令传达一遍。

    一个老知青大喊一声:“我们要学习革命样板戏,谁反对我们学习革命样板戏,谁就是林秃子林彪!”

    一个上海知青故意挑衅地责问放映员高云说:“祁主任是不是就是说我们发烧不到三十九度,就得下地干活的那个家伙?我们不但不听他的命令,我们还要打倒他!”

    高云傻了。

    不知道哪位老兄又喊了一声:“谁反对我们学习革命样板戏,谁就是反对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我们就要将他打倒!砸烂他的狗头!”

    大伙乐的乐,骂的骂。

    高云见机不妙,只好乘坐吉普车又重新转回团部。

    此时已凌晨一点有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19:40:23    跟帖回复:
550
    六十八,调查“抢”电影事件及苦涩的寻欢

    四五十分钟后,吉普车又从团部转回三连。

    罗指导员冷着脸走下车,高云也跟着走下来。

    显然,团首长们知道再派其他人来三连拉放映机,只会激化矛盾,把事情闹大。在师首长面前,他们不想出什么乱子。想来想去,只好半夜三更来到三连的罗指导员家,将他喊了起来,要他来解决这个难题。

    你们连出的事情,就命令你这个当指导员的去解决。

    罗指导员下车后,严肃慎重地对大家说,同志们,别的话我都不说了,现在师首长和其他团的首长,都在团部等着看电影。他们是客人,我们是主人,我们大家应该发扬风格,先让客人看,然后我们再看。耽误了大家的休息时间,我当家,全连明天上午放假半天。

    罗指导员再三请大家顾全大局。

    县官不如现管,连队的直接领导出面调解,不看佛面看僧面,大家不好再当面顶撞,但依然七嘴八舌表露出不满情绪。

    最后,罗指导员担保影片在团部放完后,立即赶回三连连夜放映。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才没有意见,同意放映员高云将放映设备拉走。

    罗指导员带着高云和放映机走后,已近凌晨两点了,大家谁也没有离开放映场地。

    谁都能看出,大家这时候已经不是要看电影,心照不宣,都是在和团领导的做法在赌气。

    直到凌晨四点,吉普车又将放映员高云和机器送回三连,三连等着看电影的人,除了妇女孩子,大部分人并未散去。

    电影结束时已近早晨六点,红日早已高升。

    这件事,团党委不知自我反省,反认为是三连有阶级敌人在背后操纵,蒙蔽群众和团党委作对,破坏师部组织的“学大寨交流会”,是阶级斗争新动向,是反革命政治事件。

    问题很严重。

    政治部祁主任派人来到三连驻点调查,查了几天,一无所获。

    赵连长和罗指导员以及整个党支部,都认为团党委此举,是小题大做。

    但调查人员秉承上级旨意,认为这是有人蓄意破坏我们团接待师部组织的“学大寨交流会”,是阶级敌人有意制造的重大政治事件。而三连人员结构复杂,暗藏的阶级敌人非常狡猾,落后分子们又盘根错节,针插不进,水泼不透。连队党支部也缺乏阶级斗争的敏锐性,调查工作难以开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0 2:49:09   
551
    
    在他们心里,这个事件一定是暗藏的阶级敌人在背后操纵、蛊惑造成的。

    盖因大圹圩农场组建成兵团后,军人初来,他们在制止派性斗争,纠正无政府主义时,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在生产建设、行政管理上,明显缺乏经验。省兵团在组织路线上,从连队到团部、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各机关部门,党、政一把手都是军人担任。地方干部工作能力再强,资格再老,都是副职。这样一来,军人和地方干部的矛盾,日益加深。

    军人在管理地方生产建设的经验不足,工作方法简单、主观的弱点,逐渐暴露。

    对此次风波,团领导不从正常的反思、反省来总结经验,而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希图在三连找出阶级敌人,打击对方。

    团领导们丝毫没有想到是自己安排不周,本身毫无组织纪律、随心所欲造成的,反而迁怒于人,要嫁祸于人。

    其实,他们当时只要向师首长和客人说明一下情况,电影迟点放没有什么关系。何况、师首长和其它团的客人们,早就看过这个电影,甚至还有很多不喜欢看这种电影的人。

    但他们瞒上压下,仗势欺人已成习惯。

    他们在主观上臆造敌人,希望天上能掉下一个阶级敌人。没有阶级敌人,就要制造阶级敌人。只有这样,他们才好挥舞阶级斗争的大棍,打垮想要打倒、打垮的人。

    在他们心里,这个阶级敌人的人选,最好就是我。

    若能将我打成阶级敌人,对老职工、老知青、新知青,甚至老干部,都能起到震慑作用。

    但事与愿违,团政治部在三连的多次调查,均一无所得。

    团党委一厢情愿,一误再误,竟然请求师部派一个专案组来三连调查此事。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2/10 2:50:32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0 18:58:51    跟帖回复:
552
    二师师部偏听偏信,或许他们也有难言之隐,居然派了由四个师直机关人员组成的调查组进驻三连,专门调查此事。

    有趣的是,师部没有和团部联合调查此事,而是独立调查。

    这表明,师部对团部的一面之词,并不完全相信。同时,师部派来的调查人员,也没有用“抢电影专案组”的名义,而是用“调查组”的名义来到三连,没有按团党委的设想办。

    这也使团党委很尴尬、很无趣。

    据说,周副团长在师长面前抱怨说,三连到底发生了什么案件?要派“专案组”下来查?我在三连驻点,我怎么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案件?不就是大家都争着要先看一场电影吗?当天晚上在三连放电影,这是团宣传股自己安排的,能怪人家基层连队的人吗?听说有人怀疑那个甄远东是阶级敌人,这不是笑话吗?这个人我了解,他是个见义勇为的好青年。

    我想,新来乍到的师部“调查组”人员,也一定知道我曾经是“保岳派”的头头,他们也会向老党委书记、现在的副团长岳中林了解我的情况。

    我并不指望别人为我说什么好话,但我相信大家都会实事求是地说话。

    所以我一点也不在乎。

    “调查组”在三连调查多日,每天深入群众了解情况,大致摸清了“抢电影”事件的来龙去脉。也了解了我以前的一些事情,他们认为我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行,决定收兵。

    一个“调查组”成员在离开前跟我开玩笑说:“哈哈,有人说你甄远东是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呢。”

    我笑道:“他们可能不知道‘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比“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规格还要高。”

    这个“调查组”成员说:“知道、知道,他们知道。他们这样说的目的,就是向我们摊牌,别想查出你有什么问题。哈哈,小甄同志,你在三连混得不错啊!”

    我说,谈不上混得不错,一般化而已。反正我的处事原则是硬的不怕,软的不欺。好事做不了,坏事绝不做。

    临行,这个“调查组”成员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远东啊,有人在我们面前说,我们三连有两个党支部。一个是共产党的党支部,还有一个是地下党的党支部。这个地下党的党支部头子,就是你。我们调查组要他拿出证据,他说他没有证据,只有感觉。甄远东同志,你给人有这样的感觉,很危险啊!”

    我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鬼来心不惊。别人怎么想我不管,我不会按别人的想法去生活。顺大流、拍马屁最安全,我不是不会,是不愿意那样做。

    至此,“抢电影”事件告一段落,最后不了了之。

    但我在团党委一些人的眼里,我成了危险人物。尤其是政治部祁主任,在他心里,我就应该是一个阶级敌人。

    他遗憾的是,下了这么大的功夫,没抓住我任何把柄。

    团党委下这么大的功夫整我,我也生气。

    搞阶级斗争不是你一家的专利,我也会。

    我等待机会,也打算在适当的时候,玩一玩阶级斗争这个把戏,对那些想整我的人还以颜色。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1 9:55:51    跟帖回复:
553
    那个时代,在我们艰难困苦的生活中,不时也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尴尬和笑话,给大家在苦涩的生活中带来开心。

    我们大圹圩农场,现在叫九团下面各连队的住房,分集体宿舍和家属宿舍两大块。集体宿舍又分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两部分。

    所有的房屋,虽然名为基建房,实际上也就是砖墙瓦顶而已。有的连队甚至不是瓦顶,是草房稻草顶。

    无论是集体宿舍或是有小家庭的家属区,房子都没有天花板顶棚,不仅房屋的房檐没有封泥填实,房屋与房屋的隔墙,也极其草率。隔墙除了小部分是土坯垒砌的,大部分都是用麻秸编扎,然后在外面简单糊上一层泥巴,再用石灰水涂抹一下了事。

    而且,隔墙只垒砌半截子,高度只到房屋的山架横梁。横梁到房顶,都是空空荡荡的,即整栋房子的上半截是通透的。

    这种房屋,通风、透气、不隔音,室内冬天死冷,夏天酷热。因交通便利,特别适合老鼠生存。

    全场都是这样的房屋,几乎是一个模式。

    由于房屋基本不隔音,就给各个小家庭的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

    俩口子要是商量什么家里的私事,就要压低声音,否则,左邻右舍都能听见。若是有人鼾声如雷,或有一个婴儿在夜里啼哭,整栋房子的人都睡不安宁。

    俩口子若是吵嘴打架,休想对外隐瞒。

    我们生活中意想不到的难堪,时有发生。

    如起夜小解,由于厕所很远,天寒地冻的季节,一般男人都是在门口解决问题。出门走几步,对着树干或草丛撒尿,悄无声息,倒也惬意。

    可女人们就尴尬了。

    虽然再穷的家庭,家里也都有个搪瓷的痰盂尿盆,但若想在小便的时候无声无息没有声响,不让他人听见,则很难做到。

    脸皮薄的女子,只能隐忍着控制自己,慢慢地排泄小便,以免弄出声响。

    而有的泼辣老妇女,则不在乎。她们内急起夜,是一泻为快。于是在“清流激湍”的冲击下,难免声音“映带左右”。

    大部分人对此,自然是充耳不闻,一笑了之。

    但偶有被吵醒的邻居性格诙谐戏谑者,便会躺在床上笑而抗议:“这是谁呀?撒个尿,怎么跟暴风骤雨似的?就不能润物细无声吗?”

    于是,一栋房子未入梦的邻居,便会哄然大乐。

    我经过研究,发现在搪瓷痰盂尿盆中,放上一把揉成团的稻草,可以在小解的时候,起到消音的功能。

    我后来将这个发明,无偿地传授给女邻居们了。

    有的女邻居,为此对我既感激,又钦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1 16:43:15    跟帖回复:
554
为什么屏蔽我的这个帖子?能给个理由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1 16:47:29    跟帖回复:
555

    为什么屏蔽我的这个帖子?做人、做事,不能不要良知!
126174 次点击,569 个回复  上一页 1 ... 34 35 36 37 3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大圹圩农场十二年(回忆录)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