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8 10:09:45    跟帖回复:
646
    五,粉碎“四人帮”和反思“文革”
    等我在县城办完公事,赶回到鲍家窝林场,我发现人们见了面,都是一副很伤痛悲哀的样子。
    因为毛泽东死了,就是谁家有什么开心的情,也不敢表现出来。
    邻村一家农户生了一个男孩子,全家内心欢喜,表面悲伤。
    你说这要有多荒唐。
    渔潭公社一对情侣计划九月中旬结婚,临时取消,因为此时不准喜庆。
    政治恐怖,无处不在。
    凭心而论,当时大部分老百姓对毛泽东的逝世,感觉是天塌地陷了。人们悲痛、哀伤,有的人甚至是悲痛欲绝。
    长期的宣传、教育,并非没有成效。
    老百姓中大部分人,是将毛泽东当成“大救星”看的。
    特别是“三忠于”、“四无限”、“四个伟大”、“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等等一系列的长期造神运动,已经在社会上确立了毛泽东“伟大、光荣、正确”的权威。他光辉的“大救星”形象,已经深深植入在很多人的心底,不容这些人自己置疑。
    但人的思想不可统一,也绝对不会一致。
    所以毛泽东的逝世,有很多人对国家的前景感到担忧与不安。也有人暗自庆幸,觉得由于毛泽东的去世,国家的前景一定会越来越好。
·
    场里木材加工厂生产组组长李世云,舒城人,是个戴帽子的老右派。
    他和我平时比较谈得来,我们经常在一起谈心,议论国家大事。
    他曾经告诉我,在一九五七年“大鸣大放”运动中,他们单位领导要求大家都要给上面提意见,于是他就提了几条。结果风向突变,“大鸣大放”运动,一下变成了“反右派”运动。给单位领导提意见,变成了“向党进攻”。他由此被打成了右派分子,调离原单位,弄到林场劳动改造。
    所幸的是,他的干部身份没变。
    如今毛泽东死了,李世云只要遇见人,就满面愁云,做出一副伤痛莫名的模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8 22:52:40    跟帖回复:
647
    有天下午,我家里烧饭的木柴燃料烧完了,我来到门口的储木场,准备捡点树皮当燃料烧饭。
    这里遍地都是树皮和木屑,所以家家户户都不需要储备燃料,随手就能捡到。
    以前在农场的时候,我们烧饭用的燃料是稻草。需要到大田或稻场上去挑,运输、储备麻烦不说,稻草还不好烧、不经烧。如今用木柴和树皮作燃料,火力大还耐烧,感觉真好。
    在储木场,我看见李世云也在那里捡树皮。
    老李看见我,满面愁容,他忧伤地对我说:“唉,甄干事,他老人家走了,你说,我们这个国家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我说:“怎么办?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黄豆年年黄,绿豆年年绿。太阳每天还是从东方出来,西边落下。谁都不是地球轴,谁死了,也阻挡不住地球的转动。”
    他叹道:“话虽然是这样说,可他老人家毕竟是国家的轴心啊,他走了,这么大的国家谁能转得动?谁能镇得住啊?”
    我说:“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反正再没人将你打成右派了,你就偷着乐吧。”
    他扑哧一笑,说:“这话也就你敢说。”
    我笑道:“我也只敢对你说。怎么样?说到你心里去了吧?”
    他笑而不答。
    我说:“你头上这顶戴了二十年的右派帽子,很快就要摘掉了。”
    他关切地问:“会吗?”
    我说:“会。”
    他迫切地问:“甄干事,你是根据什么这样断定的呢?”
    我说:“伤天害理的事情,怎能天长日久?”
    他点点头,说:“谢谢你的吉言!我要能等到那天的话,我一定恭恭敬敬请你喝顿酒。”
    我说:“好,一言为定。这顿酒我保证能喝得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9 21:28:38    跟帖回复:
648
    九月九日毛泽东去世,当月十八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追悼大会。
    追悼大会由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主持。
    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场直播了追悼会全过程。
    各地卖电视机的商业单位生意立刻火爆,许多多年没有电视机的家庭,这次都置办了电视机。
    九月十八日毛泽东的追悼会有点特殊。
    盖因这个追悼会不仅在北京天安门举行,也同时在全国各地举行。大到中央政府、直辖市,上到各省、市、自治区,中到各县、区、镇,小到各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即后来的村),都要同时举行毛泽东的追悼会。
    天堂寨林场鲍家窝分场当然也不例外。
    我一面要提前筹办毛泽东的追悼会的准备工作,布置会场,定做黑袖章,写大幅会场横幅,一面要赶到县城梅山参加县里的毛泽东追悼会。
    因为我和黄场长两人,被推选为参加县里毛泽东追悼会的代表。
    我和黄场长在十七日赶到县城梅山,他住在招待所,我还是住在我二姐家。
    我二姐听说我是来参加县里毛主席追悼会的,她很高兴。因为能参加县里举办的毛主席的追悼会,都是政治上可靠,工作积极的人。
    我二姐夫肖汉友则对我参加毛主席追悼会很忧虑。
    他担心地问我:“远东,参加毛主席的追悼会,你会哭得出来吗?参加这个追悼会,你要是不哭,可不好。”
    我说:“我会哭,会哭得出来。”
    二姐夫不相信,问我:“你怎么能哭得出来呢?你会装哭吗?”
    我决然而然地说:“我会真哭。我干嘛要装?我一想到我不哭,我就会被打成为反革命分子,我吓唬自己也会把自己吓哭,你放心好了。”
    二姐夫愕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0:46:11    跟帖回复:
64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6:52:24    跟帖回复:
650
老伴是从来不把养老问题寄托于儿子身上的。
安享天年、无疾而终,是老伴的理想。
一贯孝顺的儿子,为此也不能理解,黯然神伤。
遇见儿媳,我们就想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6:54:12    跟帖回复:
651
老伴是从来不把养老问题寄托于儿子身上的。
安享天年、无疾而终,是老伴的理想。
一贯孝顺的儿子,为此也不能理解,黯然神伤。
遇见儿媳,我们就想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21:02:48    跟帖回复:
65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7:39:01    跟帖回复:
653
    1976年十月抓捕四人帮的回忆这节,在这里发上就被封,只好留空。诸位原谅则个!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立此存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9:51:22    跟帖回复:
65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9:55:36    跟帖回复:
655
  六,搬进新居和拾蘑菇
    十月中旬,我们鲍家窝分场部公路旁边新盖的四间宿舍平房盖好了,在食堂下方,紧靠在电站旁边。
    原先黄场长对我和生产组秦朝玉组长说好的,这房子是给我和秦组长两家住。
    但黄场长临时改变了主意,说这四间房屋另有它用。
    他是想将分场的场部行政办公室和业务办公室分开,要将这四间新房子作为业务办公室用。
    而我和秦组长住的工棚,早就是危房。经过一夏天的日晒雨淋,已经非常危险,随时都可能倒塌。
    我对黄场长这样出尔反尔的做发极其不满,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我知道,盖房子是以解决我和秦组长没住房的名义,向上级天堂寨总场要的基建费。
    凭什么不让我住?
    我二话没说,径自搬进去,找木匠用木板做成木板墙,将房子一分为二,我的住房占用一间半。并请当地的泥瓦匠给我在屋子里砌了一口灶台。
    秦组长见此,也忍不住擅自搬家入住新房。
    四间房子,他家人多,住两间半。
    黄场长对此无可奈何。
    但我的举动,挑战了黄场长的权威,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从此以后,我和黄场长的关系开始由友好转为戒备,最后导致恶化。
    黄场长知道我和总场金隆奎书记的关系不错,我的工作是总场下文任命的,他无权将我免职。工作上他也挑不出我有什么过错,不能对我怎么样。
    但他借口加工厂缺员,将原来分工发电的小杨调到加工厂干活。发电是轻松的工作,而加工厂是体力活。黄场长这样做,显然是心存报复。
    我笑笑,懒得说话。
    黄场长并不知道我们在大圹圩农场受的是什么罪,工作量有多大。加工厂的区区活计,何足道哉。
    我和黄场长的关系弄僵后,没有影响我工作、生活、学习的愉悦心情。
    口口口死了,四人帮垮台了,我也住进新居,这都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我心中充满了满足和快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21:42:10    回复 653 楼:
656
那时还小,4人帮的事,是提前从老头子单位的《参考消息》上知道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1:21:40    跟帖回复:
657
    林场买不到蔬菜,我自己开垦的小菜园,栽种的蔬菜虽然有收获,但大山气候寒冷,蔬菜生长缓慢,不够吃。

    而蔬菜,是我们每家每户每天都需要的必需品。

    怎么办呢?

    我想,在这遍山都是腐树烂木的深山林场里,要是在这里找不到野生的蘑菇和木耳,那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于是,在一个雨后初晴的日子里,下班后我开始钻山沟探险,去寻找蘑菇和木耳。

    果然不虚此行。

    我就在场部旁边不远的一个小山沟里,发现了一大片未及时调运出去、已经腐朽的木材。这些腐朽的木材堆积在一起,有的枯树上长满了蘑菇和木耳。

    这些硕大而肥嫩的野生蘑菇和木耳,茂盛地生长着,煞是爱人。

    我不由喜出望外。

    我当时没带盛装东西的篮筐,我又不愿意空手而返。于是我脱去长裤,将两只裤脚打结扎紧,采了一裤子鲜蘑菇和木耳。然后我扛起胀鼓鼓的裤子,穿着短裤,美滋滋满载而归。

    一个老工人看见我如此行状,惊奇地问我:“甄干事,你怎么这副模样?你裤子里装的是什么?”

    我说:“是蘑菇和木耳。”

    他叫道:“你疯了?野生的蘑菇和木耳有毒,不能吃!”

    我明白了,原来这里的人不敢吃野生的蘑菇和木耳。

    怨不得这些蘑菇无人采摘呢。

    我解释说:“不是所有的野生蘑菇和木耳都有毒,大部分野生蘑菇和木耳都没毒,像我采摘的这种野生蘑菇和木耳就没毒。”

    这个老工人惊讶不已:“你能认识有毒没毒啊?你能分清有毒没毒的野生蘑菇和木耳吗?万一要是有毒怎么办?”

    我笑笑,说:“当然。无论什么木耳,一般都没毒。只是有好吃和不好吃的区别。蘑菇有的有毒,有的没毒。但我认识什么是有毒的蘑菇,什么是无毒的蘑菇。告诉你,有花色的和鲜艳色彩的蘑菇有毒,这种深茶色的蘑菇没毒。”

    老工人一脸狐疑。

    他哪里能知道,我在十来岁大饥荒的时候,就常到老家六安城外的乱葬岗子去捡蘑菇、地耳。那里白骨累累,一般人不敢去。那时候我就在当地老人的指点下,认识什么蘑菇有毒,什么蘑菇能吃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10:29:50    跟帖回复:
658
    晚上,我们家吃了一顿鲜美的野生蘑菇鸡蛋汤。

    这些蘑菇,够吃几天的。事实上吃完也不怕,再去采摘就是。

    吃完饭,我家大孩子在路边小桥上玩耍,我远远在门口看见那个老工人在和他说话。

    孩子回来后,我问他:“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老伯伯,是不是问你我们家晚上吃蘑菇没有?”

    他惊奇地问:“是呀,你怎么知道?”

    我开心地大笑。

    野蘑菇不仅能吃,而且好吃。

    后来场里的人争相仿效,都去那里采摘蘑菇吃。那片长蘑菇的地方为我们无私地供应了一年美味,直到第二年蘑菇被人们采得绝种,方无人光顾。

    ·

    有电真好,可以夜以继日地学习。

    房屋虽然简陋,日光灯却很明亮。

    每天夜晚,我都坚持看书、绘画、写小说、写剧本。我孤独地徜徉、攀登在文学艺术的路途上。自我修炼、自我陶醉,自得其乐。

    转眼已到一九七七年元旦,春节即将来临。

    这一年,我弟弟结婚,弟媳是上海知青,在商校毕业后分在商业局工作。

    春节的时候,我们全家是在金寨县城梅山我二姐家一起过的。

    此时,我母亲已年近七十,而我年高九十岁的姥姥也从六安来到金寨,住在我二姐家,我们在一起过的年。

    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

    春节几天,我小学一些与我熟悉的同学和儿童时代的一些朋友,听说我调回金寨,都十分高兴,经常找我聚会。

    我们在一起叙旧,喝酒,谈论这些年离别后各自的生活境遇。

    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是下放的知青,刚刚离开农村回城,才安排参加工作。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他们在上初中,我结婚的时候,他们还在上高中,然后他们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现在回城了,参加工作了,很多人都没结婚。

    当他们知道我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的时候,不免万分惊奇。

    也有少数同学,少年夭折,还有个别同学,在“文革”因为参与武斗被打伤,落下残疾。

    面对现实,感叹人生,人人都各有难处,总不免有不如意事常八九之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12:44:56    跟帖回复:
659
楼主好,春节时在您二姐家,人不少。再是你们那后来有巢丝厂,女工很多,会解决您同学的对象问题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12:51:04   
660
楼主好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1/14 13:08:56 编辑过

165056 次点击,664 个回复  上一页 1 ... 41 42 43 44 45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大圹圩农场十二年(回忆录)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