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0:48:49    跟帖回复:
91
     2014年10月22日下午3时许,在南海区桂城尚辉园附近,黄光宗被何国彬等4人强行推上车,拉至石肯(石字旁写不出)河边。绑架3小时后强迫黄光宗写了两张借条,一张22000元,另一张25000元,日期分别写2014年3月5日和2014年4月10日,并将黄光宗的身份证抢走和要了700元现金。
    第二天黄光宗与姐姐去桂城雷(虫字旁写不出)岗民警中队报案处报案,不肯受理。由于黄光宗给我骂怕了,不敢将情况告诉我,后来黄光宗父亲打电话给我,当月30日我再陪黄光宗去报案,经过一番争论后,雷岗民警中队才写给报警回执。
    如果不是我们报了警,不用多久何国彬又会去法院起诉黄光宗。黄光宗签了名,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黄光宗必然败诉无疑,说不定哪天法院又要拍卖我的房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0:43:05    跟帖回复:
92
     2014年10月22日下午3时许,在南海区桂城尚辉园附近,黄光宗被何国彬等4人强行推上车,拉至石肯(石字旁写不出)河边。绑架3小时后强迫黄光宗写了两张借条,一张22000元,另一张25000元,日期分别写2014年3月5日和2014年4月10日,并将黄光宗的身份证抢走和要了700元现金。
    第二天黄光宗与姐姐去桂城雷(虫字旁写不出)岗民警中队报案处报案,不肯受理。由于黄光宗给我骂怕了,不敢将情况告诉我,后来黄光宗父亲打电话给我,当月30日我再陪黄光宗去报案,经过一番争论后,雷岗民警中队才写给报警回执。
    如果不是我们报了警,不用多久何国彬又会去法院起诉黄光宗。黄光宗签了名,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黄光宗必然败诉无疑,说不定哪天法院又要拍卖我的房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0:40:07    跟帖回复:
93
     2013年下半年,李景良、叶俊义、姜威、王国武、刘德泾、骆金旺一个接着一个去南海法院起诉黄光宗,说什么黄光宗借了他们43.3万元超期不还。但是每次开庭时,作为原告的李景良们没有一个到庭,全都做了缩头乌龟,真是奇也怪哉!
     2014年5月12日,在南海法院法庭上,作为原告李景良们的总代理人,正牌律师邵锦荣,最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甚至竟敢说我恶意逃避债务。我这个新上任的黄光宗的全权委托代理人,黄光宗的爷爷,只读了六年半书的农民土律师,本来想装傻,先让我方律师与他过招,等到关键时刻才出场。谁知一句话就激怒了我,不得不立即出场,义正辞严地揭露李景良们以借贷为名进行诈骗和敲诈勒索,是韪法犯罪行为!并提出10个问题请他解答。他的脸色马上就变黑了,变得像煮熟的猪肝一样黑了。后来他不得不过来对我说:
    “我不了解情况,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接着挪步至我方律师面前说,“你我都是同行,我也是为了搞碗飯吃,请你劝你的当事人,不要拿我当对头,我是替人办事的”。
    但结果是我败诉。打官司不在乎理不理,法官要你败诉你再有理也得败诉!
    法律在某些法官手里,就好像委内瑞拉货币,越来越不值钱,不管面值百万千万上亿,使用起来有时抵不了两个鸡蛋或一包卫生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23:34:01    跟帖回复:
94
     2013年下半年,李景良、叶俊义、姜威、王国武、刘德泾、骆金旺一个接着一个去南海法院起诉黄光宗,说什么黄光宗借了他们43.3万元超期不还。但是每次开庭时,作为原告的李景良们没有一个到庭,全都做了缩头乌龟,真是奇也怪哉!
     2014年5月12日,在南海法院法庭上,作为原告李景良们的总代理人,正牌律师邵锦荣,最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甚至竟敢说我恶意逃避债务。我这个新上任的黄光宗的全权委托代理人,黄光宗的爷爷,只读了六年半书的农民土律师,本来想装傻,先让我方律师与他过招,等到关键时刻才出场。谁知一句话就激怒了我,不得不立即出场,义正辞严地揭露李景良们以借贷为名进行诈骗和敲诈勒索,是韪法犯罪行为!并提出10个问题请他解答。他的脸色马上就变黑了,变得像煮熟的猪肝一样黑了。后来他不得不过来对我说:
    “我不了解情况,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接着挪步至我方律师面前说,“你我都是同行,我也是为了搞碗飯吃,请你劝你的当事人,不要拿我当对头,我是替人办事的”。
    但结果是我败诉。打官司不在乎理不理,法官要你败诉你再有理也得败诉!
    法律在某些法官手里,就好像委内瑞拉货币,越来越不值钱,不管面值百万千万上亿,使用起来有时抵不了两个鸡蛋或一包卫生纸!


    李景良们不过是“公私合营多功能联合绞肉机”里面的一个小小的急先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7 0:54:05    跟帖回复:
95
     2013年下半年,李景良、叶俊义、姜威、王国武、刘德泾、骆金旺一个接着一个去南海法院起诉黄光宗,说什么黄光宗借了他们43.3万元超期不还。但是每次开庭时,作为原告的李景良们没有一个到庭,全都做了缩头乌龟,真是奇也怪哉!
     2014年5月12日,在南海法院法庭上,作为原告李景良们的总代理人,正牌律师邵锦荣,最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甚至竟敢说我恶意逃避债务。我这个新上任的黄光宗的全权委托代理人,黄光宗的爷爷,只读了六年半书的农民土律师,本来想装傻,先让我方律师与他过招,等到关键时刻才出场。谁知一句话就激怒了我,不得不立即出场,义正辞严地揭露李景良们以借贷为名进行诈骗和敲诈勒索,是违法犯罪行为!并提出10个问题请他解答。他的脸色马上就变黑了,变得像煮熟的猪肝一样黑了。后来他不得不过来对我说:
    “我不了解情况,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接着挪步至我方律师面前说,“你我都是同行,我也是为了搞碗飯吃,请你劝你的当事人,不要拿我当对头,我是替人办事的”。
    但结果是我败诉。打官司不在乎理不理,法官要你败诉你再有理也得败诉!
    法律在某些法官手里,就好像委内瑞拉货币,越来越不值钱,不管面值百万千万上亿,使用起来有时抵不了两个鸡蛋或一包卫生纸!


    李景良们不过是“公私合营多功能联合绞肉机”里面的齿轮和螺丝钉。


    我,作为老百姓,只要求实事求是和公平公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0:57:01    跟帖回复:
96
国家主席习近平: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农民老人黄廷楷要求:
    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公民权利不受侵犯;
    司法要公正,错了的就要纠正,要让老百姓心情舒畅地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如能这样,天天粗茶淡飯都高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0:58:39    跟帖回复:
97
国家主席习近平: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农民老人黄廷楷要求:
    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公民权利不受侵犯。我的是我的,你的是你的,他的是他的,我的不能变成你的,我的也不能变成他的!
    司法要公正,错了的就要纠正,要让老百姓心情舒畅地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如能这样,天天粗茶淡飯都高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 1:28:30    跟帖回复:
98
法律绝不能成为某些人谋取私利的工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 23:47:57    跟帖回复:
99
    黑社会并不是真正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官黑互相勾结鱼肉百姓。一旦官黑成为一家亲,黑的可以变成白的,白的也可以变成黑的,我的可以变成他的,你的也可以变成他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22:26:02    跟帖回复:
100
    爷逃亡,孙逃亡,爷孙皆逃亡!
    黑可怕,恶可怕,黑恶都可怕!
           必须扫黑除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46:16    跟帖回复:
101
    爷逃亡,孙逃亡,爷孙都逃亡!
    黑可怕,恶可怕,黑恶更可怕!
           必须扫黑除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3:29:41    跟帖回复:
102
    爷逃亡,孙逃亡,爷孙都逃亡!
    黑可怕,恶可怕,黑恶更可怕!
             危害百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23:45:27    跟帖回复:
103
    爷逃亡,孙逃亡,爷孙都逃亡!
    黑可怕,恶可怕,黑恶更可怕!
             鱼肉百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4 23:30:14    跟帖回复:
104
    本人黄廷楷,男,汉族,1939年2月出生,1957年初中毕业,家庭成份贫农,戶口所在地:广东省兴宁县坜陂公社南方大队(后并入兴宁市坭陂镇南方村)。
    上世纪50年代初,我还在读小学时,老师帯领我们学生去坭陂圩观看枪毙黄湘宏、潘叔儒、曾操鬼等4人。以后又多次参加斗争地主大会,一共目睹了枪毙约20人。1968年文化大革命期间,目睹了地主家属刘和古和历史反革命老婆何仕英被棍棒打死的躺在路边的屍体。不久,又在南方小学校门口,亲眼目睹了坏份子曾汉清被棍棒活活打死的全过程!
    1958年大闹钢铁,我和社员们担着行李,浩浩荡荡地开赴约60里外的兴宁县铁山嶂去“煨矿石”。回来不久,我和父亲被分配去公社和大队布厂纺综线,做了约三年,除了被餓成水肿之外,几乎是义务劳动。
    大队布厂觧散后,我们下放后回生产队耕田。由于我们生产队平均每人只有2分5厘地,我就背着木工工具去“走资本主义道路”,拿着斧头锯子去“挖社会主义墙脚”,结果遭到监禁批斗、抄家拆屋!……!详见拙文《八境台上哭断肠》,百度一下《党中央黄廷楷》等就可见到。


    补充与更正:
    (一)上世纪50年代初,我还在读小学时,老师两次帯领我们学生去坭陂圩镇观看枪毙,一共处决8人。由于第一次去迟了,没有看到枪毙的过程,只看到4具躺在草地上的屍体,所以未提及。
    (二)何仕英,我们隔离陂宁村人(与刘志庚同村),普通农民,并非五类分子,是原全国政协委员、原广东省政协付主席何宝松之胞妹,抗日国军军人刘怒涛之妻。
    刘怒涛,历任国军飞行员、参谋、飞行教练,参加八年抗战,累立战功受奖,1949年去台湾,并在台逝世。其妻何仕英于1968年8月10日被棍棒活活打死!我目睹了她躺在番薯地里巻曲的屍体,和丢弃在四周六七条杀人的棍棒及锄头柄。1979何仕英得到平反,说她是基本群众,罪在林彪四人帮。


    注:
    这是《八十岁请进》一文的跟帖,现借来贴到这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6 0:58:53    跟帖回复:
105
  大家都是人,大家都是父母所生的,为什么不能平等相待?为什么不能将心比心?……?

            

    

    
  
    
    
  


177246 次点击,216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5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法官好比赵本山,法院成为美容院; 诈骗勒索经打扮..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