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5 20:26:09    跟帖回复:
661
【经典篇章】

第7章 迷惑太监


    数日后,那拉氏在水中长廊附近边走边四处扫视,突然看到对面小太监安德海走上长廊,不禁心中甚喜,她向四周扫视一番便勇敢地疾步走上长廊迎面而去。当她来到安德海近前挤眉弄眼娇滴滴道:“吆!是安哥哥呀!”

    安德海听罢不禁一愣,瞬间淫邪的眼神望着她道:“哦,是妹子呀!”
    她听罢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道:“安哥呀,你真的愿给奴婢当哥吗?”
    安德海听罢淫邪的眼神近前悄声道:“愿意!我愿意呀!只要妹子你愿意,那是哥求之不得的!啊?呵呵呵呵……”

    那拉氏道:“安哥呀,咱俩可都是苦命人哪,咱们只有相互帮助才会心情好些,你说对吗?”说罢她眉来眼去地向他调情。

    安德海眼珠子转悠片刻笑道:“对对对!那妹子的意思是?”
    那拉氏道:“哥呀,妹子想,那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他们如果不是结拜为生死兄弟,哪能成就大业流芳百世呀,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安德海听罢惊奇地扫视她道:“哎?妹子,刚才我还以为你是跟我闹着玩的呢?原来你真的要认我这个哥呀?”
    她近前悄声道:“哥呀,小妹可是认真的,小妹都愿意给哥做媳妇呢。”说罢暗送秋波羞羞答答低下头。
    安德海听罢惊异地注视她道:“什么?你想给哥做媳妇?难道你不知、你不知哥那玩意……”
    她低头羞羞答答道:“唉,知道,哥呀,那没关系!妹子的意思……”说着向四周扫视一眼,近前附耳安德海嘀咕一阵子,二人开心地笑了……

    从此御花园树林里、假山后,那拉氏挑逗安德海,二人偷偷拥抱亲吻抚摸……
    大白天安德海鬼鬼祟祟走进那拉氏寝室门,见只有那拉氏一人随手关上门,抱着她抚摸亲嘴,片刻那拉氏将他轻轻推开,疾步来到门前将门开开,向门外探头四处看看,又回身来到他面前,深情地望着安德海道:“哥呀,咱们到门口说话。”

    安德海听罢惊疑地望着她道:“为什么?”见她羞羞答答没言语深思片刻道“哦,你是怕人突然推门看到咱俩亲热说闲话?那没事!谁敢坏我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6 2:54:10    跟帖回复:
662
     那拉氏近前附耳安德海悄声:“哥呀,你说一旦让皇后娘娘和太妃的人看到,谁怕得罪你呀?妹子的意思是,咱在门外说话,一旦来人都能看到,否则,隔墙有耳呀。”见他疑惑不解地望着自己,向他递了个眼神道:“走!咱到门外说话。”

    二人来到门外,那拉氏向四周扫视了一眼道:“哥呀,你真的喜欢妹子吗?”
    “喜欢呀!哥时时都想妹子。”
    “那你愿意对天起誓与妹子结拜为异姓兄妹吗?”
    “愿意!我愿意呀!”+
    那拉氏听罢兴奋道:“那好!那咱俩进屋对天盟誓结拜兄妹。”

    说罢二人进屋片刻兴高采烈走出屋门向四周扫视一番,那拉氏含情脉脉望着他道:“哥呀,妹子的意思是,咱俩要想长期亲热,还不让人知道,只有一个办法。”
    安德海听罢惊奇地望着她道:“噢?什么办法?妹子你快说!”
    她扫视一番四周悄声与他边嘀咕,边故意不时的扫视四周……
    安德海听罢一脸为难的样子道:“妹子,你说的倒是有理,可这也太难了!”

    那拉氏道:“是难,为了哥高兴,妹子不试试看怎么能行呀?”见他一脸无奈道:“哥只要能使妹子有机会单独与皇上见一面说话,那妹子就能成功。”见他还是疑惑地望着自己“哥呀,即便是没成功那也不会损毁哥的一根毫发呀,你说呢?”

    安德海听罢深思片刻笑道:“妹子言之有理,好!那让哥试试看。不过,这可是一次失败等于永远失败,妹子可得想周全了。还有,妹子一旦与皇上见面,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能出一点点的差错呀。”

    那拉氏道:“哥呀,你就放心吧,妹子与皇上见面绝对不会出现差错的。”
    安德海听罢转过身心说:“哼,就算她出差错那也与我没关系。一旦她侥幸受宠,那我……啊?呵呵呵呵……”
    那拉氏见安德海转过身不言语:“哥呀,咱俩是什么关系呀?干嘛吞吞吐吐的?”

    安德海听罢转过身来色眯眯地扫视她道:“妹子,那你可千万别着急,那得看皇上哪天最高兴!还闲着没事干才有机会,但你得想好如何保证让皇上对你感兴趣,再告诉哥。你明白吗?”见她微笑点头“那哥走了。”
    那拉氏望着安德海的背影露出奸诈的微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6 13:02:55    跟帖回复:
663
   夜里那拉氏躺在炕上回想安德海的话:“这可是一次失败等于永远失败,妹子可得想周全了。还有,妹子一旦与皇上见面,那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能出一点点的差错呀!……但你得想好如何保证让皇上对你感兴趣,再告诉哥。你明白吗?”心说“是呀,我一旦侥幸见到皇上,编一套什么谎话能令皇上信以为真?还能绝对吸引皇上?唉,我不是美女如何能吸引皇上与我同床共枕?”
    她愁苦地翻来覆去苦思冥想,那眼珠子眨巴眨巴转悠着……
  
    数日后那拉氏在御花园里边走边想,她望着远处,愁苦地长吁短叹心声说:“唉,十几天过去了,一点办法都没想出来,我如果脸儿好看一点那该多好呀。我一旦见到皇上说什么他一定能感兴趣?是呀,的确是一次失败等于永远失败呀。天哪!我该怎么办?一旦小安子改变了主意不帮我了,我这一生可彻底绝望了……”
    
    夜里那拉氏躺在炕上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安德海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这可是一次失败等于永远失败,妹子可得想周全了。还有,妹子一旦与皇上见面,那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能出一点点的差错呀!你得想好如何保证让皇上对你感兴趣,再告诉哥。你明白吗?”
    那拉氏心说:“是呀,我一旦侥幸见到皇上,编一套什么谎话能令皇上信以为真?还能绝对吸引皇上?唉,我不是美女如何能吸引皇上与我同床共枕?”
    她愁苦地翻来覆去苦思冥想,那眼珠子眨巴眨巴转悠着……
  
    一日,那拉氏躺在被窝里仍翻来覆去苦思冥想无法入睡,估计二更天已过,她绝望地闭眼强行睡觉,然而总也睡不着,眼睛不得不睁开注视屋脊良久……突然眼一亮兴奋地笑了心说:“嗯!神灵告诉我,这是唯一的好办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6 19:25:13    跟帖回复:
664
    二日后的傍晚,她与安德海嘀嘀咕咕,安德海听罢惊奇地注视着她片刻,兴高采烈地走了。

    一天,安德海鬼鬼祟祟地将那拉氏带进养心殿内,她跪拜皇上奕詝,皇上微笑着与那拉氏走进内室。

    安德海在殿内忐忑不安焦急地来回踱步,不时地望着内室门良久……终于见皇上与那拉氏喜笑颜开地从内室走出来,顿时松了口气。

    那拉氏回到卧室,躺在炕上笑容满面心说:“呵呵呵呵……谁也做梦都不会想到,就我这模样,普通宫女,是采用什么心计能使皇上乖乖地听话与我同床共枕,且皇上承诺与我一人同床共枕一个月。这招法只有天知地知我知呀。啊?呵呵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7:05:13    跟帖回复:
66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0:51:25    跟帖回复:
666
【经典篇章】

第8章 阴谋得逞


     不久,那拉氏恶心、呕吐……难受之极,她疾步跑到茅厕里边呕吐,边眼珠子转悠着寻思心说:“嗯?这几天我怎么总是恶心想呕吐?不想吃饭?四肢无力?这恶心呕吐越来越厉害了,真是难受死人了!这奶子也难受,真是祸不单行啊,我这是得了什么病啊?我得赶快找郎中看看,否则,一旦病重了躺在炕上谁照顾我呀?”
    她在茅房了感觉要吐,就是没吐出来,站起身走出茅房深深呼吸空气,感觉好受了些,边向卧房走去。就在快到门口时,突然有感觉要呕吐,便转身急匆匆地向茅房走去。她边走边想,渐渐放慢了脚步站住了心说:“回想起我曾问额娘:额娘,怎么能知道自己怀上孩子了?额娘说:‘你记住,你要是恶心、呕吐,不愿吃油腻的东西,总是感觉困乏想睡觉,尿多,每个月该来事不来了,感觉奶子有刺痛、涨呼呼的还痒痒,这说明你怀孩子了……”
    那拉氏深思片刻眼一亮心说:“嗯?我与皇上就那么一次怎么可能……”她寻思片刻心说“可这些感觉都是怀孩子的征兆?莫非我真的怀上孩子了?那要是真的怀上孩子……”眼珠子转悠片刻兴奋地心说:“这可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眼神突然阴沉了心说:“那么多妃子都没怀上孩子?我怎么会一次就……很可能不是怀孩子而是生病了!我还是再等些天看看再说?”
    那拉氏回到房中,控制不住的恶心被老宫女看到了,她疑惑地问那拉氏:“哎?那拉氏,你吃什么了?”那拉氏听罢道 :“都怪我不舍得将剩饭、剩菜扔了,那菜饭都酸了,颜色都变了,我觉得扔了太可惜了,也是因为太累了,也没点火热热,吃了能不坏肚子嘛。”
    老宫女听着一脸不悦道:“该!谁让你懒的不热菜,你赶快去茅房,用指头捅捅嗓子,把剩饭剩菜都吐出来,多喝水就好了。”
    那拉氏听罢装着去茅房边走边心说:“可不能让老宫女再看到我呕吐,不吃油腻……”

    光阴荏苒,二月后,一连几天那拉氏来到御花园四处扫视也不见安德海的影子,心中不禁恐慌起来……
    一日,那拉氏终于见安德海朝她走来心中甚喜,疾步近前道:“哥!你赶快回禀皇上,就说我怀上他的龙种了。”见安德海疑惑地注视她焦急道:“哎呀!你快去呀!”
    安德海惊疑道:“妹子,你没搞错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拉氏道:“什么会搞错呀!在家额娘告诉我怀孩子的感觉,与我这二个月的感觉一摸一样,这可是天大的事,你说妹子敢搞错嘛?快去呀!”
    安德海听罢不禁一惊!兴奋地疾步而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8:36:16    跟帖回复:
667
    长话短说,皇上奕詝惊悉那拉氏怀孩子,立刻命安德海把她带进养心殿,传御医。顿刻御医疾步而来给那拉氏诊脉良久,窥视焦急的皇上奕詝,再看看一脸坦然自若的那拉氏,眼睛一亮,喜悦地站起身望着皇上道: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贵人怀上龙种了!”
    奕詝疑惑地望着御医道:“你没诊错吗?”
    御医道:“皇上,放心吧!千真万确!”
    奕詝听罢兴奋道:“那你快回去选择最好的保胎药。”
    御医道:“臣遵旨!”说罢疾步而去。
    奕詝喜形于色地望着那拉氏道:“哎?你说的那个道士算得可真准哪!简直是仙人!现在还能找到他吗?朕要赏赐他!”

    那拉氏听罢不禁一愣瞬间低下头眼珠子转悠片刻装着羞羞答答:“皇上,那年奴婢才六岁,那道士是路过奴婢家门口,见了奴婢端详了能有半个时辰,才自言自语说出这番话来的,都这么多年了,上哪儿找他呀。”说着那狡诈的眼珠子转悠片刻道:“哦,皇上,奴婢想起来了,那老道还有话呢!”
    奕詝听着惊奇道:“噢?他还说什么?”
    那拉氏道:“那老道说呀,小闺女,可惜你不是美女,如果将来皇上对你好,那你一定会为皇上生个阿哥的。”
    奕詝惊喜地注视那拉氏:“什么?那老道说你有可能为朕生个阿哥?”
    那拉氏道:“是呀!老道真是这么说的,但奴婢不知那老道说皇上对奴婢怎么个好法,奴婢才能生个阿哥呀?”

    皇上奕詝听罢尴尬地转过身望着屋顶心说:“唉,朕听她说小时候道士预言她能给朕生儿女,朕只不过好奇想试试老道的预言准不准?看来她只能给朕生个格格了。哼!就是生个格格也比那些后妃没生格格好!”深思片刻 “嗯?那老道也没说朕一见她就真心对她好,还是当得知她怀上孩子朕对她好能生阿哥?那从现在起朕对她好,也许她能给朕生个阿哥。”想罢转身望着安德海道:“小安子传旨,那拉氏升为贵人,哦,就叫兰贵人,顺便去告诉太妃,说那拉氏升为贵人了。”

    安德海听罢惊喜道:“嗻!”疾步走出殿门。
    奕詝笑容满面地望着那拉氏道:“兰贵人,今儿你就住在朕这儿。”
    那拉氏羞羞答答道:“皇上,这行吗?”
    奕詝道:“谁敢说不行!呵呵呵呵……你再回想一下那老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20:31:49    跟帖回复:
668
    次日,那拉氏摇身一变一身贵人服饰,身后跟着二个宫女,走进贵人院落,与其她贵人不同的是独自房间。
    那拉氏走进屋内洋洋得意地四处观看心说:“天哪!我再也不是宫女奴婢了,我是贵人了!这个贵人房屋就是我的了,我的计谋终于成功了!”
    那拉氏坐在椅子上,接过宫女递来的茶碗掀开茶碗盖悠闲地喝茶。瞬间,她那眉开眼笑的脸变为阴森狡诈凶狠,吓得宫女们都低下头。
    她心说:“嗯?现在还不能得意!我还得利用小安子这奴才干大事呢,我得想方设法趁皇上高兴将小安子弄到身边。”
    再说安德海在御花园里兴奋地边走边眼珠子转悠着心说:“我这个妹子可真有心计呀,真没想到就她那个模样,真争气!就一次便怀上孩子了,让后妃们妒忌死了。如今皇上又让我去伺候她,这一定是妹子向皇上要我,看来我的运气要亨通了。呵呵呵呵……哼!就是大总管也再不敢在我面前喳喳呼呼吆三喝六了。”
  
    数月后,那拉氏临盆日子终于到了,延禧宫里的宫女们个个面色紧张拿东西疾步里出外进忙活着。大肚子的那拉氏躺在床上,旁边接生婆与她嘀嘀咕咕……
    夜里养心殿内皇上奕詝来回踱步,不时地向门外望去,见安德海疾步走进门道:“皇上,一切都按皇上的吩咐准备好了,那是滴水不漏的。”
    奕詝道:“那兰贵人现在怎样了?”
    安德海听罢紧皱眉头道:“皇上,奴才不敢说谎话,兰贵人疼痛的惨叫声令人恐惧呀!接生婆都急死了!可兰贵人就是不生啊。”
    奕詝听罢怒道:“你再去看看!无论什么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要如实告诉朕,否则,朕要你的脑袋!快去!”说罢望着他的背影来回踱步,不时地望着门外心说:“后宫那么多女人,一个都没怀上孩子,兰贵人好不容易怀上……”
    “皇——皇上!皇上!”
    皇上奕詝听到喊声扭头朝门外看,见安德海满头大汗跑来,差一点被门槛绊倒,连滚带爬来到皇上面前气喘吁吁道:“皇皇上!生了!皇上生了呀!哦,是兰贵人生了呀!”
    奕詝惊喜地注视着他道:“生了个什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4:03:13    跟帖回复:
669
   安德海听罢大哭道:“皇上,皇上,兰贵人生了个阿哥呀!”

    奕詝听罢惊疑地注视他道:“什么?你说什么?兰贵人生了个阿哥?你再说一遍!”
    安德海兴奋道:“皇上,兰贵人真的生了个阿哥呀!奴才怕耳朵没听清楚是亲眼看到的!”

    奕詝兴奋道:“好!那你哭什么呀!你个奴才吓死朕了!”
    安德海边搽眼泪边道:“奴才是高兴的哭了。皇上快去看看大阿哥吧。”
    奕詝欢天喜地道:“走!去看看!”
    ……

    在孩子满月的上午,御前太监笑容满面走进兰贵人的客厅里高声道:“圣旨到!兰贵人接旨。”
    兰贵人听罢疾步来到御前太监近前低头跪地道:“臣妾接旨。”
    御前太监展开圣旨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封兰贵人为懿贵妃,即日起懿贵妃搬进西宫,钦此!懿贵妃接旨谢恩。”
    那拉氏兴奋道:“臣妾接旨,谢主隆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0:21:36    跟帖回复:
67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5:44:45    跟帖回复:
671
  

第9章 厉鬼


    一身贵妃娘娘服饰、珠宝首饰配件一身的懿贵妃扬眉吐气地坐在椅子上,边悠闲地喝茶边心说:“我这好运,嗯?哦,是本宫好运亨通,高兴的总是睡不着觉……”呷了口茶边在口中品尝着边将茶碗盖盖上,眼珠子转悠着心说:“是啊,我一个宫女竟能为皇上生了个唯一的阿哥,且很快升为贵妃娘娘,那暗中妒忌本宫的人可太多了。历代皇上都是喜怒无常喜新厌旧的主,伴君如伴虎什么意思?意思说皇上身边的人意想不到什么时候大祸便降临了,本宫可得加倍小心哪!千万不能得罪皇上,很多倒霉蛋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得罪皇上的就没命了,尤其本宫孤身一人那就更说不准了。”她掀开茶碗盖,刚要端起茶碗喝茶,见安德海和宫女困的都困倦站不住了道:“小安子!”见他没听着迷迷糊糊似乎要倒下了乃大怒道:“小安子!”
    众人都被喊声惊醒了,睁开眼四处扫视。
    安德海眼还没来得及睁开喊道:“哦!奴才在!”
    懿贵妃扫视一眼安德海扫视众人道:“你们都下吧!”微笑望着安德海的背影眼珠子转悠着心说:“我之所以突然飞黄腾达全靠这奴才。”瞬间突然笑脸变得阴沉可怕心说“哼!别看他是与我结拜的哥哥,那是我利用他。常言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过我身边还真得有这么个死心塌地效忠我的人,可这个奴才机灵的很哪!我如何能使他永不变心?”眼珠子转悠着心说“我只有牢牢掐住他的灵魂,使他决不敢对我存有一丝儿的歪心。可我如何能牢牢掐住他的灵魂?唉,这也太难了。”
  
    翌日上午,在西宫闱内室懿妃淫邪的眼神望着垂首站立的安德海片刻转向宫女道:“小安子留下,你们都退下吧。”见宫女们走出门将门关上扫视小安子道:“小安子!”
    “奴才在。”
    “唉,这几天,本宫总觉心里闷得慌。”
     “噢?那奴才给主子传御医?”
     “罢了,御医如何能医治本宫的心病呀?”
    安德海听罢疑惑地望着她道:“那主子的意思?”
     “还是你来给本宫按摩按摩吧。”
    安德海四处扫视一眼惊恐地低下头道:“主子,奴才恐怕……”
     “你罗嗦个什么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21:01:48    跟帖回复:
672
     懿贵妃边说边脱衣服,脱的浑身上下只有一层柔软的单薄的内衣趴在床上道:“小安子,你给本宫按摩后脖颈再按摩后背。”
  
    安德海战战兢兢答应着,近前小心翼翼给她按摩后脖颈,按摩片刻那拉氏道:“哎?你别光按摩脖子呀,按摩后背,要轻轻按摩。”
    他听罢轻轻地按摩她的后背……按摩片刻那拉氏道:“哎?你别在衣服上按摩,手要伸进衣服里按摩。”
    安德海惊恐道:“主子,奴才不敢!”
    “你怕什么呀!别看本宫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娘娘,本宫以前对你承诺的话永远算数,那是不会改变的。再说了,你给本宫按摩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是本宫叫你这么按摩的,你怕什么呀。”
    安德海听罢颤抖兴奋道“哎?主子,奴才的手伸进衣服里也无法按摩呀。”
    “那好,本宫把衣服扣都解开,你把衣服都掀在脖子上面不就行了嘛。”说着她背着他坐起解开衣服扣趴在床上,安德海把她的衣服掀在脖子上,她的肉身展现在他眼前。
    安德海边轻轻按摩边柔情道:“主子,这样按摩是轻还是重?”
    “很好!就这样按摩,哎!往下按摩呀,然后再往侧面的肋巴骨按摩。”
    
    当安德海按摩到她的腋下肋骨时,那拉氏蓦地翻身使他情不自禁触摸到她的乳房。
    安德海大惊!慌忙俯伏在地边装着左右开弓煽自己耳光边道:“主子!饶命啊!奴才不是有意的!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呀。”
    那拉氏得意地注视低头跪在床前左右煽自己耳光的安德海用阴森恐怖的声音道:“胆大的奴才!竟敢调戏本宫!该当何罪?!”
    
    安德海听罢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立刻认真狠狠搧着自己的耳光心说:“嗯?她怎么翻脸动真的了?哦,这厉鬼一定是想卸磨杀驴灭口?天哪!我该怎么办哪?”顿时吓傻了,边狠狠扇自己耳光边喊道:“主子!奴才有罪!奴才罪该万死!奴才罪该万死啊!主子饶命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4:53:16    跟帖回复:
673
   懿贵妃怒道:“你摸了还哆嗦个什么呀!”眼珠子转悠片刻,声音显得温柔至极扫视安德海“唉,罢了吧,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她使劲地眨巴眨巴眼挤出了泪水:“那本宫就饶恕你,不过……你得写份因一时心生淫邪之念,对本宫欲图谋不轨的忏悔书……”

    安德海听罢大惊心说:“嗯?这个厉鬼好狠哪!我写了这个忏悔书,就意味着今后她一旦翻脸,那我可是凌迟处死的大罪呀!”吓得安德海面如土色瞬间汗珠子满脸,战战兢兢眼珠子转悠片刻一亮心说:“噢!明白了!我明白了!那我得赶快写呀,不写准没命了!还会死得更惨哪。”喊道:“主子,奴才该死!奴才写!奴才现在就写!”

    那拉氏得意道:“那你起来吧!”

    安德海站起身垂头窥视她阴森凶残并隐藏着淫邪目光,立刻乖乖地在瞬间把忏悔书写完交给她。那拉氏扫视了片刻忏悔书便将其用丝巾包好锁在柜子里。

    安德海心说:“ 呀,这厉鬼好厉害呀!她是故意设陷阱让我跳……”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连跪带爬扑倒在她的脚前道:“主子,奴才对天起誓!今后奴才这条命给主子了,今后如若奴才对主子有二心愿受凌迟之刑!”

    那拉氏得意道:“罢了!算你聪明!你放心,那份忏悔书没有第三个人能看到,在本宫认为不需要了必会当你的面烧掉。你起来吧!继续给本宫按摩……

    慈禧坐在乾清宫内皇帝龙椅上回想她如何由宫女成为太后的往事,得意地站起身来,手抚摸龙椅靠背心说:“这把龙椅表面是我儿坐的,实际就是本宫坐在这个宝座上,我就是皇上!我就是朕!”想罢悠闲地向前走下台阶,来到门前推开门向远处得意地望了良久,转身抬起头突然看到“光明正大”牌匾,那得意的容颜蓦地变成厉鬼阴森可怖心说:“嗯?‘光明正大’?光明正大本宫能做女皇吗?哎呦喂!本宫可马虎不得,这第二步也是十分要紧呐,这小六子可是心腹大患哪!本宫必须给小六子个下马威,震慑他不得不乖乖地给本宫当奴才。”眼珠子转悠片刻“本宫只有找个借口废除小六子的一切权力,他和他的死党才能乖乖地听话,他如不服本宫便一不做二不休将帝胤党连根拔掉!包括妹夫七阿哥奕譞,无毒不丈夫嘛。呵呵呵呵……”

    慈禧奸笑片刻心说:“哼!这可真是……”眼珠子转悠片刻“噢,对了,这可真是刀郎捕虫,山雀在后呀,呵呵呵呵……至于第三步嘛……”缓步边走边眼珠子转悠“钮钴禄氏还真是个麻烦,她可真是本宫的绊脚石肉中刺,可不能留着她!可这事儿又急不得,只有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让她‘哀家’去见奕詝哀嚎吧,那枚至关重要的御赏印章才能名正言顺地落到本宫手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11:08:26    跟帖回复:
674
【经典篇章】
    

第10章 得意来出丑去


    却说恭亲王奕訢喜气洋洋地走进天牢,来到肃顺的牢房门口得意的目光扫视一身囚服的肃顺阴阳怪气道:“肃大人,这坐天牢的滋味如何?啊?呵呵呵呵……”

    肃顺听罢抬眼一看是奕訢在牢房门外得意地扫视自己,站起身来到近前道:“嗬!我曾听民间传闻,大清国文武全才的恭亲王,但这么多年本官可从未看到这个恭亲王彰显过自己的才华?原以为身为先帝亲弟弟,将祖宗的江山双手献给奸妃,充当妖后的奴才,一定没脸儿见本官,可你鬼子六竟能厚着脸皮见本官,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呀!呵呵呵呵……”

    奕訢听罢惊疑道:“天下奇闻?什么天下奇闻?”
    肃顺道:“你睁大眼睛四处看看!瞧!瞧!”
    奕訢疑惑地四处扫视片刻注视他道:“嗯?你让我四处瞧什么?不都是牢房吗?”
    肃顺道:“唉,大逆不道,悖逆祖宗的叛臣逆子都是有眼无珠的睁眼瞎,所以,历朝历代祖宗在天之灵都在鄙视你的丑态你竟看不到是可以理解的。”

    奕訢听罢怒道:“我说你是不是在做梦呀?事到如今你还敢嘴硬,你看看你身穿什么?啊!如今见了本王你不感到羞愧无地自容嘛。啊?呵呵呵呵……”

    肃顺用鄙视的目光扫视他:“什么?我见你羞愧?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应该知道,本官如果不是为祖宗的江山社稷着想,那本官整死你和奸妃如踩死个虫子那么容易,你说我说大话了吗?嗯?”

    奕訢听罢脸一沉怒道:“你死到临头还敢嚣张!你好好看看!本王可是在牢房外而你在牢房内!”
    肃顺笑道:“唉,我说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啊!这大清国就连三岁童子小儿都知道石碑谶语:灭建州者叶赫。爱新觉罗祖制,宫闱不选叶赫氏。你瞧你们哥儿俩,一个违背祖制娶叶赫那拉氏为妃,并将事关爱新觉罗族命运的同道堂印章,交给祖宗严厉忌讳的叶赫那拉氏掌管,而你鬼子六则更是变本加厉,将爱新觉罗族江山双手交给了叶赫那拉氏,甘愿俯首跪拜妖后当奴才。瞧你那副德行!你可真不知廉耻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16:11:44    跟帖回复:
675
   话音刚落传来一片笑声,奕訢羞愧疑惑地向其他牢房扫视,只见天牢里的载垣、端华以及穆荫、杜翰等七大臣都聚在牢门口,聚精会神地听二人对话,嘲笑地扫视他。
    奕訢慌张尴尬地转回头望着肃顺道:“你死到临头也只能过把嘴瘾罢了。本王要让你世世代代遗臭万年!”
    肃顺用蔑视的目光扫视他:“本官相信你鬼子六什么损事都能做出来,就算本官遗臭万年,可我肃顺是爱新觉罗族优秀子孙,死了与先祖们在一起,一定非常快活,哪会生气呀。再说,本官只不过比你早死几年,难道你永远不死?你怎么不想想你死后的事?就算你只图眼前私利,那我告诉你!你给妖后当奴才一定会日夜坐卧不安!噩梦伴随,即妒忌妖后大权在握又无奈,那滋味可比在油锅里煎熬还难受啊,那种滋味本官替你预想到了,你一定是生不如死呀!想死还死不了呢。啊?哈哈哈哈……”说罢仰天大笑,笑声在天牢反复砸响着,奕訢怒气冲冲扫视一眼他转身而去。





146355 次点击,690 个回复  上一页 1 ... 42 43 44 45 4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大学问】《辽东皇家禁地》值得一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