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5:28:21    跟帖回复:
811
    二人嘀嘀咕咕良久,懿贵妃听着心花怒放……

    三日后,懿贵妃坐在客厅内喊道:“小安子!”
    “奴才在!”安德海边答应着边疾步来到懿贵妃近前。
    “现在已经散朝了,你去把皇上请来,就说本宫有要事相商。”
    “嗻!”安德海答应一声,转身便走。
    “回来!一旦皇上借口不来,你一定要把你浑身的本事使出来,想方设法把他弄来!”
    “嗻!”安德海答应一声疾步而去。

    懿贵妃双眼紧盯门口,时而站起身来到门口向远处扫视,时而失望地回到椅子坐下胡思乱想良久。她焦急的来到门口,抬头望着太阳不由得咬牙切齿露出阴森绝望的神色回到椅子坐下,不断唉声叹气……

    “皇上驾到!”

    懿贵妃正想张口辱骂出气,忽听门外御前太监呼喊声,顿时变忧为喜,朝门口紧走几步,瞬间皇上奕詝跨进门槛。
    懿贵妃匆忙近前跪拜道:“臣妾拜见皇上!”

    奕詝一脸不悦斜视了她一眼懒洋洋地道:“平身,朕,近日国事甚忙!正烦得很!你却急着找朕,所为何事?是载淳……”
    “噢!不不不,不是,是……”
    “什么乱七八糟的!”

    “哎吆喂,我的皇上呀!臣妾这几日茶饭不思,臣妾深怕皇上日夜辛苦操劳国事伤害了龙体,所以臣妾才想方设法把皇上请来,以解皇上忧烦。”
    “噢?你能解朕的忧烦?你有何法为朕解忧烦?”
    懿贵妃嫣然一笑:“臣妾可以帮皇上批折子呀!这样不就可以省了皇上……”
    奕詝听罢脸一沉怒道:“大胆!后宫不得参政,难道你不知晓?!何况你学问浅薄,很多字都不会写……

    “哎唷喂!这大半年臣妾学了很多字,也看了好几本书,皇上可以看看嘛”说着将书和写的字给皇上看,见他露出笑面“臣妾想啊,皇上整天为那鸡毛蒜皮的小事操心费神,一旦累坏了龙体那可是国家的大事!您说是不是呀皇上。”

    奕詝听着脸色阴沉:“你请朕来,难道就是想批奏折?”说罢极不耐烦地将右手握成拳状,手指头在紫檀木八仙桌上“哒哒哒……”地弹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当然不全是啦,皇上!臣妾看皇上太累了,臣妾为了让皇上兴奋愉快,臣妾为皇上准备了必能令皇上惊喜的七个珍贵礼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6:43:06    跟帖回复:
812
   奕詝听罢惊奇地转过身来望着她:“噢?能令朕惊喜的七个珍贵礼物?还真不少呢。”
    “是呀!皇上见了臣妾的礼物必能顿时消除心中的烦恼,欣喜异常!”

    奕詝听罢用蔑视的眼神瞟了她一眼:“什么宝贝礼物能使朕欣喜异常!一派胡言!”说罢心说“唉,算了吧,终究她还是一番好意嘛,朕何必伤她。”沉思片刻“好吧,如果你的礼物真的能让朕忘掉烦心事,朕定赏赐你。”
    懿贵妃听罢惊喜道:“君无戏言!”
    奕詝听罢似笑非笑:“当然!不过,若礼物没有让朕兴奋愉悦,汝该当何罪?”

    懿贵妃听罢心说:“好你个色鬼!给你弄了四春你都应允过本宫批奏折,这没几天你就变卦了,竟如此挖苦本宫,给本宫冷脸子看,看来这七花仙子给你搞对了。”想罢含情脉脉望着奕詝道:“皇上是否真想看臣妾的珍贵礼物?”
    奕詝烦心道:“哪能不看!现在就看!”
    懿贵妃妩媚地笑道:“皇上,这七个礼物可都在圆明园候着呢。”

    奕詝听罢心说:“她又耍什么花花肠子,人世间朕什么奇珍异宝朕没见过?什么礼物也不可能使朕开心的,正好朕可以趁机整治她一番。”想罢装着惊奇道:“噢?那朕即刻去圆明园。来呀!摆驾圆明园!”

    闲话休说,话说皇上奕詝独自一人跨进圆明园行宫门,虽然映入眼帘是犹如仙境般的环境,但没使他皱眉舒展开。顿刻,只见从屏风后袅袅婷婷,飘飘摇摇七位年约十六、七岁,身着不同的宅紫嫣红华丽服饰,雅容美貌、如花似玉的丽人瞬间飄近他面前。二美女将他扶到椅子上坐下,奕詝兴奋地欣赏着美女心说:“呀!这七美女各有特色比七仙女还美呀!朕不是在做梦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20:41:41    跟帖回复:
813
   只见七花仙子逐个近前在奕詝身边缓慢飘摇旋转,七美女有序近前拜见奕詝,发出娇滴滴清脆悦耳的声音:
    “奴婢牡丹仙子拜见圣驾!”
    “奴婢玫瑰仙子给皇上请安!”
    “奴婢茉莉仙子拜见圣驾!”
    “奴婢杜鹃仙子给皇上请安!”
    “奴婢百合仙子拜见圣驾!”
    “奴婢玉兰仙子给皇上请安!”
    “奴婢蔷薇仙子拜见圣驾!”
    ……
    奕詝坐在椅子上笑容满面,美滋滋地欣赏七花仙子歌舞……

    一日,奕詝正兴奋至极,只见老太监从侧面近前躬身施礼悄声道:“皇上,几位王爷和一些大臣问折子何时批?”
    奕詝随口道:“哦,朕还忘了这事,传旨懿贵妃替朕批折子。还有,再有王爷大臣找朕,就说朕近日身体不适不能打扰。”
    “嗻!”老太监边应声边疾步而去。

    当西宫闱懿贵妃听说皇上被七花仙子迷得下旨准她批折子乃大喜,她手拿茶碗正要喝茶,见安德海兴高采烈走进门扫视着众宫女太监道:“你们都下去吧。”

    安德海神秘兮兮近前悄声道:“主子!奴才告诉主子一个大好消息!”
    懿贵妃听着惊奇道:“噢?什么大好消息这么神秘兮兮的?”
    安德海道:“主子!七花仙子把皇上吸得神魂颠倒好几天没上朝了,就是肃顺去了好几次圆明园,皇上也不见,他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懿贵妃听罢眉飞色舞心说:“他虽是色鬼,可他从来没因女色不上朝?当他破例让本宫替他批折子就知道……啊?呵呵呵呵……还是老鸨子有本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5:05:35    跟帖回复:
8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9:46:26    跟帖回复:
815
【精彩篇章】
  

第40章 更名换姓


    话说沟帮子客店房间内,邢道正讲诉的兴起忽听得子恩:“哇儿……哇儿……”
    啼哭声,不得不止住诉说。

    欧阳贞用手边轻轻地拍着子恩,边唱催眠歌:
    可爱的小宝宝,
    你不要害怕,
    有娘在你身边,
    你安安静静地睡
    梦中有美丽的花草,
    还有小鸟唱歌……

    “哇儿……哇儿……”

    邢道说:“哎?你别哄他睡了,二小子又哭了,那准是尿湿了难受才哭的,我去点蜡烛,你给他换尿布。”说罢下地将蜡烛点着。

    欧阳贞边忙活换尿布边抱怨道:“唉,正听到关键时候,让这小子给搅了!”
    “故事长着呢,讲到天亮也讲不完,后面的悲剧你不想哭都不行!”
    “嗯?不想哭都不行?难道真的比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悲吗?”
    “是啊!就我的眼硬都控制不住哭了,还有比这个悲剧还悲的吗?”

    当夜夫妻究竟谈了多久才睡觉不必细说,且说翌日,邢道将幼儿包裹在胸前骑上大青马,欧阳贞与子承同骑枣红马。夫妻二人边说说笑笑轻松的赶路,边欣赏着四周深秋美景……当走到辽东首府古镇凤凰城直隶厅附近山路,二人骑马边走边向凤凰山扫视。

    欧阳贞道:“嗳?师兄,你看那座高山是不是凤凰山?”
    邢道边扫视凤凰山边道:“刚才那人说的凤凰山可能就是这座山吧,究竟到底是不是凤凰山还得向前走近一点,看看山峰上是否有箭眼才能断定是不是凤凰山。”
    欧阳贞道:“这座山还有什么特点?”
    邢道说:“我在尚书府时多次听到凤凰城和奉天的城守尉提及此山。他们说此山高三百丈,近前看那山峭壁如削、峰峦重叠、奇石幻景,雄伟险峻……”邢道骑着马边走边讲述……

    欧阳贞听罢向大山扫视片刻道:“噢?既然叫凤凰山?那这山里还有什么古庙或什么神秘的说道吗?”
    “有啊!呵呵呵呵……说道还真不少呢。”
    “噢?不就是一座山嘛,我怎么什么特点也没看出来?”
    “你什么眼神啊,咱们离山那么远,哪能看到山里的奇景?你感觉离山近,还远着呢!傍晚才能走到山根凤凰城内。”
    “那这山里都有什么奇景?”
    “五年前听凤凰城城守尉常庚大人说这山上古树参天、奇花异草遍布山野林间,山上树木茂密,飞禽走兽遍布山野。”
    “噢?照你这么说,这凤凰山里的美景还不少呢。”
    “据说山中隐藏着许多历代古建筑群,有紫阳观、朝阳寺、忽必烈塔等,还有凤凰洞、三教洞等很多天然洞穴美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1:35:38    跟帖回复:
816
    “那山里有泉水吗?”
    “有啊!泉水还真不少呢!没有泉水哪能称为名山。听说山里有丹泉、圣源、樱花溪等,名泉、名溪纵横。”
    二人边说边唠,唠的兴起二人策马扬鞭飞奔一阵子,距离凤凰山越来越近了,放慢行路的速度。

    邢道定睛注视山峰突然惊喜地用马鞭指着凤凰山道:“快看哪!”
    “快看什么呀?”
    “你看那第三高峰犹如依天长剑,还有那个箭眼峰,你仔细看那最高峰有一个鸟蛋大的透明圆眼,据说那圆眼就是相传唐朝大元帅薛仁贵一箭射的。”

    欧阳贞向山望了片刻心说:“嗬!山峰上还真有个鸟蛋大的透明圆眼。”看罢自言自语“嗳呀!师兄,这可真是神了!你说那山峰上透亮的圆眼是用箭射的?没人相信,那得多大的弓箭啊!如果到那圆眼近前看,那圆眼至少有一丈高。可是,如果那山眼不是薛仁贵射的,又怎么那么奇妙竟然会在那高耸入云的山峰中间出现个圆眼?”

    “是啊!真是神了,那么高的山峰上,怎么会产生那个透亮的圆眼?这个美丽的传说还真是个谜呢。可唐朝大帅薛仁贵惊天的功劳都被张士贵记在他女婿何宗宪的名字上,的确就发生在这个凤凰城,这可不是传说是真实的史书记载!”

    “这么一座神奇且很有说道的大山因何关里人都不晓得?”
    “听奉天的城守尉说,这是因为关外的文人墨客太少了,如果这山和鸭绿江流域的皇家禁地在关里,那让江南的文人墨客赞赏描述一番,准比关里的名山大川还要引人注目,必会引来很多游客观赏。”
    “是啊,那满鞑子都是粗人,就知道恶魔般的砍砍杀杀,辽东皇家禁地又不准人进,哪会有文人墨客赞赏凤凰山和皇家禁地……”
    子承聚精会神地听着突然喊道:“爹,我要去那山,我要去摸那圆眼……”
    他这么一叫,本来睡得很沉的子恩在邢道的胸前咿咿呀呀地笑了。
    邢道微笑看着子承道:“承儿,将来爹一定会带你攀登凤凰山,看看那个箭眼到底有多大!……”

    傍晚邢道一家人进入辽东首府凤凰城中,来到一家上好客店门前。
    邢道跳下马,将身上的子恩解下来送给欧阳贞道:“你和承儿牵着马先在外面等一会儿,我进店里看看客房、被褥干不干净。”说罢走进店内。

    邢道走进客店内四处扫视,只见正厅是干净明亮的饭堂,四张方桌,每张桌子旁摆着四条是两人座的长条板凳,饭堂右侧靠前窗横着一张约五尺高的柜台,柜台里站着一位中等身材,年约45岁上下的男人,头戴一顶黑色绸料的瓜皮帽,身着深蓝色绸料长袍马褂,四方白净大脸身形微胖,特别引人瞩目的是,他鼻下留着两缕经过精心修饰的小胡须,看了令人心情舒畅,他低着头看账本,听到脚步声抬起头微笑望着邢道,正要开口说话——
    “客官!你是吃饭呐,还是住店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3:32:27    跟帖回复:
817
   邢道听到背后传来问话声转身一看,见是一位年龄约在十五六岁,短上衣小打扮,头戴一顶深蓝色粗布筒帽,腰系一条土色布带,下着深灰色纽裆布裤,肩上搭一条灰白色毛巾,手上拿着一条油渍渍浅黄色抹布的小伙计向他打招呼。
    邢道说:“哦,吃饭也住店,有好房间吗?”
    小二道:“有啊!这位客官请先看房,保你满意,请随我来!”
    小伙计笑容满面头前带路来到饭堂北墙右面客房长廊门,长廊宽约五尺左右有四个客房。
    邢道在小伙计的引领挨个客房看,邢道在一间客房停住,只见炕上的被褥叠的整齐,被套、褥单都象似新换过的很干净。
    邢道说:“小二!我们就住这个间房,请你把门外我那两匹马牵到后院好好喂上。”
    小二道:“好咧!”疾步而去。
    邢道一家人吃过晚饭,由于一路骑马辛苦二个孩子睡热炕很快睡着了。欧阳贞正要铺被褥睡觉听到敲门声,见是店小二手提着热水壶走进门,往茶壶里倒开水。
    邢道说:“哎?小伙计,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辛孝’,是辛苦的‘辛’,孝顺的‘孝’”
     “噢?辛苦孝顺爹娘,好名!哎?辛孝,听口音,你是山东人吧?”
     “是啊!我是山东牟平人,店主是我的老乡,他叫郝积德。”
     “嗬!‘郝积德’?呵呵呵呵……好积德!常行善积德之意,这店主的名儿更响亮!谁叫一声都永远不忘!”
     “是呀,我们店主常做行善的事。”
     “哎?辛孝,从这儿到鸭绿江边还有多少里地?”
    “大概能有一百里地吧。哎?这位爷,你打听那儿干什么?那里是边里,是皇家禁地,没村庄也没有人家,那儿是不准人去的,官兵把守的可严了!就是能到那儿一旦被官兵逮着准会蹲大牢的。再说那儿常年有野兽出没,也没人敢去啊。噢,对不起这位爷,我得下去干活了。”说罢走出门。
    欧阳贞见辛孝走出门道:“哎?师兄,我怎么听着这个辛孝就像邢孝啊?”
    邢道听罢沉默片刻道:“哦,像是像,不过这两个字读起来有点咬嘴。”说罢沉思片刻悄声“哎?师妹,我得赶快更名换姓啊,肃大人曾再三叮嘱我从此更名换姓,否则,一旦因为我的名引火烧身太犯不上了。再说,不改名咱俩容易说两茬了。唉,这个名一改,只能待那个厉鬼死了才能再改过来。”
    “待那个厉鬼死了?你说她啥时能死啊?人家如今都是皇太后了,还能死到咱们前面?你就别指望再把姓改过来了。”
    “是啊,她啥时能死?不是俗语说祸害一千年嘛……”二人嘀咕片刻邢道说“好了,咱不说这个。那,你说改个啥名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5:10:33    跟帖回复:
818
   欧阳贞深思良久:“唉,我哪知道改什么名好?听说起名改名都有说道,比如你叫邢道,其内涵吉祥隐喻是“替天行道”!多好呀!且谁都不知道。你改名至少与你的名字远一点,别让人产生联想。”

    “说的是!”邢道说罢琢磨片刻眼一亮望着她“哎?我看还是跟黄帝姓吧……”
    “什么?你跟皇帝姓?皇帝多了,估计有数百个皇帝,你跟哪个皇帝姓?”
    “唉,我说的是炎帝黄帝那个黄色的黄帝,不是咸丰皇帝那个皇字。”
    “噢?那你是说你姓黄色的黄?”
    “黄帝原本是双姓公孙。”
    “既然他叫黄帝为什么姓公孙哪?”

    “相传种庄稼、用犁杖起地垄沟和草药都是炎帝发明,因此炎帝号称神农氏。他还发明制作了陶器,开辟集市,削木为弓,以威天下。为中国人的最早的先祖。他与黄帝结盟并逐渐形成了华夏族。虽然黄帝姓公孙后又改为姓姬,就是女子旁加大臣的臣字。因为黄帝有土德之瑞,意思是他认为黄土地吉祥故号称黄帝。”

    “嗬!真没想到一武夫的学问竟如此高深,真是深藏不露呀!”
    “我哪有什么学问,那都是肃大人与门客在一起议论时我听说的,你说谁不知大名鼎鼎的黄帝呀?”
    “那你就姓公孙了?”
    “是啊!这个姓可很少,但很好记,谁也不会因这个姓联想到我。”
    “我听了也会永远记住。如此看来你这个姓改的太有理了,非常适合你。哎?那名字叫什么呀?”
    邢道来回踱步苦思冥想考虑良久……

    欧阳贞道:“哎呀!你坐下想想,这么来回晃荡谁受得了呀。”
    邢道停止踱步突然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非常光滑的鹅卵石眼一亮望着她道:“哎?我看不如就叫公孙石吧,就是石头的石。这名既简单又响亮!你看行吗?”

    “噢?叫公孙石?这个名倒是响亮!不过石头可没内涵吉祥的意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17:07:48    跟帖回复:
819
     邢道兴奋道:“谁说石头没有内涵吉祥的意思?这内涵的意思可大着呢。你想?黄帝姓的隐语乃吉祥君子也;而石头是坚硬的意思,公孙石仨字意思是,我邢道是正人君子说话算数,我要铁石心肠,坚定不移把肃大人嘱咐的大事完成,以安慰他在天之灵,啊?这名多吉祥啊!”
    欧阳贞听罢惊奇地眼一亮道:“对呀!这个名儿改的太好了!简单响亮!其内涵意思又令人品味舒服,那就叫这个名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 23:21:56    跟帖回复:
82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5:03:15    跟帖回复:
821

  

第41章 行侠仗义



    话说当夜邢道夫妻笑容满面谈论着……躺下不久便进入梦乡。

    大约二更天的光景,熟睡中的邢道渐渐睁开了眼,静听片刻心说:“嗯?我还以为是做梦呢,门外走廊里还真有轻轻的脚步声,深港半夜那脚步声小得几乎不易被人察觉准是贼!”
    欧阳贞也睁开了眼见邢道穿衣服悄声道:“有贼!”
    邢道(悄声):“还是个大贼!”匆忙穿好衣服悄默声地走到门旁侧耳门缝静听心说:“贼在隔壁客房拨动门闩,门开了。”

    片刻传来惨叫声,邢道推开门飞身来到惨叫声客房内,见一黑影举刀向他刺来,他一闪身,那黑影转身推开前窗跳出窗外,邢道随之也跳出窗外……
    店小二辛孝听到客房惊叫声,慌里慌张地拎着个二尺五长的擀面杖跑到客房门口,先咋咋呼呼大喊捉贼壮胆,当听到客商说贼跳窗跑了,这才走进黑灯瞎火的客房内点上蜡烛,抬眼一看见客商脸色苍白用手捂着流血的胳膊。

    店小二惊叫道:“呀!权爷,你被刺了!”
    客商有气无力沮丧道:“唉,被刺两刀,银包被盗贼抢走了。要是那位侠义之士晚进屋一步,吾命休矣。”
    “那位侠义之士呢?”
    “追贼去了!哎?小二,店里有没有红伤药?”
    “唉,这深更半夜的上哪儿弄药啊。哎?权爷,屋里进来几个贼?”
    “要是俩贼焉有命在,如果不是那位侠义之士及时闯进屋内,我命准没了。唉,几百两货款全没了,真没想到你们客店也不防贼呀。”

    辛孝听罢惊恐地心说:“呀!几百两银包被贼抢走了?这天一亮他必报官,让店家赔偿,嗯?这门窗都关的,盗贼是如何进店里的?我是值班的伙计如何脱得了干系,这可咋办呢?我得先安慰他,否则,明日他告官把我牵扯进去,到了公堂一顿板子,我就是贼的同伙了。”于是近前安慰客商“权爷,你别上火,还是先想办法医治伤口要紧,我去找掌柜的想办法弄药,你稍候。”

    却说邢道跳出窗外紧追盗贼穿房越脊,二人交手打了起来,那贼厮杀动作敏捷如猿猴,轻功娴熟如狸猫。二人时而在房上格斗,时而在街巷格斗……贼不时地发暗器均被邢道躲过,贼大惊不敢恋战仓惶逃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9:30:44    跟帖回复:
822
     邢道心说:“嗯?这小子轻功了得,真是民间藏龙卧虎呀,若是他人早就命丧在这恶贼的暗器之下,可惜我没来得及带兵刃和镖囊,但我必须得将他擒获,否则。这恶贼今后还不知祸害多少人命。”
    邢道加快追贼的速度来到郊外。出乎恶贼的意料,在贼逃跑的前方总是出现邢道挡住去路。二人又厮打一处,贼又使用暗器飞镖均没伤着邢道大惊,边转身跑边将银包扔给邢道,恶贼以为邢道必会哈腰捡银包,正要发暗器见邢道没了,转身刚跑一步,贼腿中飞石扑倒在地,邢道飞身一脚踩住贼的脖子将他擒获。
    当邢道将盗贼带回客店扔在正惊恐万状的郝店主面前,在通明灯火照射下,只见那贼个头不高,是个瘦子,贼眉鼠眼的,长相与昆剧《十五贯》中的娄阿鼠十分相像,这贼人挺倔,一直用仇恨的眼神怒视邢道,想必仇恨邢道管闲事坏了他的好事。
    辛孝道:“掌柜的,这贼把客商刺那两刀口都很深流了很多血,这深更半夜上哪儿弄药?”
邢道近前将郝店主拽到一旁附耳嘀咕道:“郝店主,你吩咐人先看住这贼,千万别让他逃了,咱们赶快去看看被刺伤的客商,然后,你再处理那贼。”          
    二人疾步走进客商房间,见客商一只手捂着另一只胳膊疼痛难忍。邢道将银包扔到炕上。
邢道近前细察看罢客商的伤口:“这位老兄别怕,进刀虽然很深但并未伤及筋骨,你稍候片刻,在下回房取药给你医治。”
    邢道走进房间为客商的伤口敷药包扎好,再把银包拿在客商的面前。将银包打开注视客商道:“这位仁兄,请你查看银两可否缺少?”
    众人同时向银包注视,惊讶地见包里足有二百余两白银外加四块黄澄澄的金元宝。
客商扫视银包一眼感激地注视邢道说:“这位大侠,在下太感谢你了!你要是晚进屋半步,他再刺一刀我便没命了!包中的银两完好如初。那四块金元宝在下就奉送给恩人一表谢意。”
    邢道说:“这位仁兄,在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非为私利,在下决难从命。”说罢转头扫视众人道“掌柜的,还有小二和这位仁兄都切记,银子没丢失,千万不要声张,更不能对任何人说在下擒贼千万别给在下添麻烦,搞得我好心不得好报。这位仁兄好好养伤,在下告辞。”
    郝店主随邢道走出房门道:“大侠!你真是我的大恩人哪!如不是你将贼擒获,明日客商告官,那官府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7:06:45    跟帖回复:
823
   邢道说:“郝店主,你就别客气了!既然客商银子没丢失,你教训教训那贼,告诉他别再作恶了,他如能悔改还是放他走吧,这可不是普通的蟊贼,一旦官府将他放了,后患无穷。”

    郝店主听着心说:“这贼太可恨了!如不是大侠追回银包,那官府追查起来,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巡铺房肯定说我通匪趁机敲诈勒索,大刑伺候那我可就惨了!再说这贼能听我教训吗?还是明日将他交给官府教训吧,但我不能让大恩人扫兴。”于是笑道:“我听大侠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3:36:24    跟帖回复:
82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6:03:47    跟帖回复:
825
    

第42章 高丽商人


   次日,至于郝店主如何告官,盗贼如何被官府带走自不必细说。且说那位被刺的高丽山皮货商得到邢道的红伤药及时医治,感觉疼痛减轻了许多心情十分愉悦,他下午来到邢道的房间敲门,见邢道开门,他端着一只受伤的手臂一只手向邢道深施一礼道:“在下权光昌,昨日承蒙恩公冒死相救,敬佩至极感激不尽,不知如何答谢恩公才是,故此冒昧登门拜访以示敬意。”
    邢道双手抱拳回礼道:“不必客气,屋里请。”
    权光昌道:“多谢了,还是不进屋打扰吧。敢问恩公,可否赏脸到在下房间喝杯茶一叙如何?”
    邢道双手抱拳道:“恭敬不如从命。”

    二人走进客商房间,分宾主落座。权光昌给邢道斟上一杯茶,自己也斟了一杯,免不了相互客气一番,才端起茶碗喝茶。邢道喝了口茶,从上到下扫视权光昌,只见他年龄约45岁上下,身穿深蓝色绸子长袍,中等身材,虽然眼皮单薄,眼睛明亮炯炯有神,皮肤白晢,慈眉善目,鼻下留着两撇文雅胡须,不象商人举手抬足,言语表情颇有绅士风度。

    权光昌放下茶碗笑容满面道:“恩公,昨晚你给我敷上红伤良药,很快疼痛减轻了许多。在下乃高丽国人士,常到辽东首府凤凰城收购山货皮货。昨晚入睡前,在下将装有购货银两的包裹用绳拴在手脖子上,放在枕头下枕着,贼人进屋拽银包时将在下拽醒,惊吓厮打中在下未来得及喊叫,绳子被贼人轻易割断,在抢夺银包时胳膊被贼人刺了两刀。恩公如果晚来半步,吾命休矣。承蒙恩公冒死相救擒拿贼人夺回银包,并医治刀伤,在下甚感三生有幸,甚是敬佩大侠之极,却愚昧不知如何答谢恩人,故登门拜访,以示敬意。”说罢,权光昌站起身端着一只受伤的手臂又向邢道深施一礼。

    邢道慌忙站起身双手抱拳道:“哎?权兄,不必客气。只要人财都安然无恙,这比什么都好,在下习武目的就是为惩处恶人盗贼,权兄千万别客气。”
    权光昌道:“敢问恩人尊姓大名?何方人士?”

210581 次点击,857 个回复  上一页 1 ... 52 53 54 55 56 ... 5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大学问】《辽东皇家禁地》值得一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