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4:35:09    跟帖回复:
1156
    “愿意!”孩子们齐声喊,三双眼默默注视着崔举人。
    欧阳贞给崔举人端壶水,将碗斟满水便站在一旁望着崔举人。
    崔举人扫视众人一眼,咳嗽了两嗓子,呷了口水便兴致勃勃地开讲了:

    “话说明熹宗天启年间浙江舟山,有一位名叫于根阜的船老大,养一条旧船为商家跑货赚钱,也稍带一些旅客。那于根阜虽非大富大贵,但生活无忧无虑,只是令他万般苦恼的是,他已年近半百竟无儿女,就是找过几个女人借腹生子都因不孕而被打发走了,老俩口为此甚是愁苦。话说一次于根阜从山东登州府与五条船在回舟山的海上,白天航行风平浪静,船在黑夜行驶也风平浪静地航行着。于根阜在船舱内四处巡视;只见旅客有睡觉的、有窃窃私语的、有打呼噜的、有听打呼噜声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烦躁不安的;有女人哼着催眠曲哄孩子睡觉的:几个商人在一起边喝酒边悄声嘀咕;其中有一年轻人躺在床上虽然闭着眼,但看表情似乎在养神。

    佛晓旅客们个个兴高采烈涌出船舱,疾步抢占向东方海天边际方向船甲板最好的位置扫视远方等待看日出……
    众人望了良久东方终于出现了红光,渐渐地一轮红日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与天际交界处从水中钻出煦煦升起,其景观蔚为壮观,众人个个喜笑颜开手舞足蹈兴致勃勃地欣赏议论着海上日出的美景……

    突然天上蓦地浓云密布,瞬间遮盖了圆圆火红太阳,顿时天空黑暗下来,紧接着大风骤起巨浪翻腾,只见前面几艘大货船象一片片树叶被甩到数丈高的浪尖上,又狠狠地摔入波涛汹涌的大海里,眨眼间踪影皆无,眼前只有怒嚎的狂风和翻腾的巨浪令人甚是恐怖,船老大于根阜与众人呼爹喊娘惊恐地逃进船舱。

    众人逃回船舱惊魂未定四处扫视片刻,令船老大于根阜和众人惊异的是船舱内非常平稳?
    只听得有人惊魂未定战战兢兢道:“哎?奇怪呀?怎么船舱内感觉不到大风大浪?”
    商人道:“是呀!一进船舱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风浪颠簸,这真是艘神船哪!”
    船老大于根阜听着众人议论,那惊异的眼珠子转悠片刻,扫视迷惑不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旅客……”
  
    子承道:“先生,这条船是伸船吗?”
    崔举人道:“世上哪有神船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9 18:44:37    跟帖回复:
1157
    子孝道:“那为什么只有这条旧船没被大浪掀翻?”

    崔举人道:“船老大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条船上珠宝商的儿子许公子衣内藏有一颗罕见的祖传避风夜明珠,于是船老大于根阜想不择手段将夜明珠抢到手,要把许公子推进大海里……”孩子们惊奇的听……

    子承见崔举人讲着讲着突然起身,以为他不讲了喊道:“先生!那后来呢?”
    子孝道:“是啊!先生,那后来呢?”

    崔举人道:“后来那还用问吗?避风夜明珠又回到转世的许公子手里,于根阜两口子都遭到恶报悲惨的死了,而且于家的管家丫鬟婆子都看到他们惨死的经过,这与宝儿?哦,就是于根阜和他老婆的死与转世的许公子没有关系,许公子亲爹娘都健在,那他肯定回老家寻找亲爹娘了。至于于家财产,一是全归转世许公子,二是许公子不要被官府没收了,先生这是简单讲给你们听,如果细讲那得讲好几天呢。”
    一阵沉闷。众人听得眼珠子都直了。

    欧阳贞道:“嗳呀,这可真叫恶有恶报呀。就听那于根阜这个名字的谐音,就不是个好东西。‘于根腐’从根上腐烂了他能好嘛,这可是断子绝孙的名字啊。”

    崔举人道:“孩子们!这个故事是告诉人们,人这一生可千万别忽略了神灵,千万别把善恶必报不当回事,为人行事千万不能做损事。就象那些恩将仇报的、绑票的贼匪们、图财害命劫道的、干伤天害理的人,哪个都没有好下场。所以孩子们哪,你们可一定要记住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没到,时候一到,作恶的必逃不掉!你看大孤山东沟老鬼那帮强盗和于根阜两口子不是不信吗,结果都不得好死。这也算是先生给你们上的第一堂做人之道的课。”
    子承怒气冲冲道:“这个于根阜真是坏透了!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大坏蛋!他要是现在还活着,我非找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杀了!”

    欧阳贞道:“所以呀,你们要时时记住,为人处事不能做坏事,要天天刻苦练功,功夫浅了就不能杀坏人,待你们长大行侠仗义,专杀于根阜这种忘恩负义、图财害命的大恶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4:22:13    跟帖回复:
1158

  
   活水江河流进沙漠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10:05:00    跟帖回复:
1159
  

  第114章 宋匪帮复活


   再说大东沟匪首东沟老鬼宋振山的独生子宋三好和二当家高希田、三当家的龙沄蛟等二十几个残匪侥幸漏网逃掉。匪徒们骑着马狼狈不堪不敢走大路走小路,时而牵着马艰难地朝庄河北山区方向逃窜。天色将晚,众匪徒如惊弓之鸟跑得人饥马乏。高希田对宋三好道:“少当家的,咱们不能这么漫无目标乱走啊,是不是该合计合计下一步怎么办?”

    宋三好听罢杀气腾腾怒道:“我操他个祖宗的!老子多次提醒老东西大烟土有毒不能抽、大孤山庙里有神灵,千万不能在庙里玩女人,可那老东西就是他娘的不听,如果他不是我爹,我早他娘的把他插了!他死了,死了活该倒霉!可如今他死了弄得咱们他娘的老窝也全被端了……”骂累了丧气地四处扫视片刻“唉,咱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看先到前面步云山一带找个落脚之地,就是官军知道了也干瞪眼不能奈何咱们。”

    高希田道:“行!那咱们就先到前面屯子里找个大户人家先歇一宿。”心说:“这个畜生真他娘的不是东西,翻脸六亲不认!你瞧这家伙翻脸便是恶相当众骂他亲爹,那恶狼似的眼睛冒着凶光,估计如果我当大当家的,这小子准会与我火并……”

    宋三好高声喝道:“弟兄们,到前面屯子边上找一户人家,毕竟咱们是路过,要神不知鬼不觉手脚麻利些,先将那户男的都他娘的给我插了,明儿天亮前多带些粮和吃的悄悄离开,都听明白了吗!”
    众匪齐声道:“明白了!”

    天黑后匪徒们又走了约莫一个时辰还是没有找到目标,好在大晴天月亮地,匪徒们又饿又累坚持走了约有半个时辰,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突然龙沄蛟兴奋喊道:“哎!你们快看哪!前面山旮旯儿有人家了。”

    众匪随着龙沄饺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山根底下影影绰绰有几处亮光是人家。众匪顿时都来了精神,打马向前飞奔。他们边向前飞奔边四处观看,在明亮的月光和星星的照耀下,这才发现四周都是黑压压的大山,他们已经进入一个大山沟里。又向前走一段路便清楚地看到这深谷中确实有十几户人家,刚接近屯子便传来犬吠声。
    宋三好怒道:“沄蛟兄,你带人先将狗叫的那家,连狗带人他娘的都插了(杀了)!

    众匪迅速向那户人家蜂拥而去。龙沄蛟命一匪徒跳进院子将狂吠的狗杀掉,随后把大门打开众匪一拥而入。这是一户正房四间有东西厢房,只听得屋里的人都惊醒了。
    传来男人惊恐声:“谁!谁啊!”

    众匪手握钢刀不答话,近前一脚将门踹开蜂拥进屋……匪徒点燃油灯瞬间将屋内人杀了。高希田吩咐两个匪徒生火做饭。便与龙沄蛟并众匪走进东屋里见宋三好。

    高希田道:“弟兄们,绺子不可一日无主,我提议从今天起,少当家的就是咱们大当家的,从今后我等均听大当家的吩咐。”
    众匪齐声道:“听大当家的吩咐!”

    宋三好听罢傲气十足扫视着众匪道:“弟兄们,古人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们都是患难的弟兄,从今往后,我等兄弟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兵法书上说:胜败乃兵家常事。想当年曹操曹孟德不也有好多次兵败嘛?每次曹操兵败他都如丧家之犬差点就被人杀了,那比咱们惨多了!还有那个司马懿和朱元璋也是如此……宋某认为,咱们不是还没到他们那狼狈地步嘛。以宋某之见,这儿四处都是高山峻岭,这大山沟里,也只有十几户人家,我看咱们不必再去别的地方,先在这里避避风头伺机行事。二当家的、三当家的,你们意下如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20:06:05    跟帖回复:
1160
    
     高希田道:“大当家的说的太对了!不过,大当家的,咱们把这家的人都插了,这沟里人家免不了有他们的亲戚,一旦他们向外透漏了风声如之奈何?咱总不能将这里的人全插了吧。”
  
    龙沄蛟道:“这好办!明儿一早,我让弟兄们每户抓一个过来当人质,谁他娘的敢不听话!敢说半个不字,我操他娘的!我就立刻插了他全家,这叫杀鸡给猴看怎么样!”
  
    宋三好一脸凶相恶狠狠道:“沄蛟兄说的是!对穷鬼只要你给他们点颜色看,他们就必会乖乖地听话,但咱们也要软硬兼施。以后,对凡是听话的给他一点好处,穷鬼见有便宜可占必能从心里老实听咱们的。”
    众匪道:“对,对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宋三好道:“好!这里的护卫就交给三当家的了。”
  
    次日下午龙沄蛟走进宋三好的房门道:“大当家的,这十几户人家都老实了,只是沟里的那家姓冷的哥儿仨,个个都挺隆兴的,他娘的真操蛋!竟敢与咱们弟兄动手我把他们都插了!他们家的房子是这沟里最好的,我看大当家和二当家的还是到冷家住好,那家房后就是大山,比在这儿安全多了。再说,冷家有个十分水灵的小妞,我给大当家的留着呢。”
  
    宋三好听罢心说:“宋某原先曾在左宗棠大帅麾下当差,因宋某作战勇猛且颇有心计,屡立战功甚受左帅的赏识。可宋某有喜欢女人的嗜好,还喜欢新鲜货没法控制。唉,就因好这一口常犯军纪几次差点掉脑袋。原想在左帅的提拔下熬个将军干干,可左帅最讨厌宋某这嗜好。宋某想不定哪天一不小心这脑袋就没了,于是便偷偷地溜出军营。现在多好啊!自由自在的可以随心所欲地尝鲜,这三当家的可真是我肚中的虫啊,知道我好这一口,给我又换新鲜货。呵呵呵呵……”
    宋三好兴高采烈与高希田及八个保镖的走进沟里冷家。仨匪头聚在一起嘀咕……
  
    宋三好道:“我说两位老兄,咱们先在这沟里住着,把这里的人都驯服成顺民。若发现有图谋不轨的,立刻插了他!对外面来的生人,咱们要十二分小心,只要发现谁有疑点,就给我插了!省得以后麻烦。另外咱也不能在这穷山沟里坐吃山空,这“四梁八柱”要尽快选定。凡是够条件进山的必须按咱们的规矩事先交“进山礼”。由二当家的亲自查实后,方能按山规拜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3 17:34:42    跟帖回复:
1161
   书中暗表:在土匪绺子里或黑道、黑帮里的土匪头儿几乎都称作大当家的,当然也有称匪首为掌柜的。大当家的下面是几位副手称为二三当家的,当家的下面便是“四梁八柱”,这“八柱”既是“里四梁”和“外四梁”。里四梁称军师为“搬舵的”、称带兵打仗执法行刑的匪头为“主刀的”、 称掌握军需后勤的匪头为“粮台”、称负责内部安全的匪头为“水香”。大绺子里的四梁军师“搬舵的”,必须具备对土匪绺子各方面规矩精通,能掐会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教九流无一不知,社会、军事等方面的知识经验丰富,头脑应变力、判断力甚强;主刀的必须武功高强、刀法好,且具备心黑手辣、手段残忍毫无人性……外四梁称负责看守人票的为“秧子房管事的”、称联络者为“花舌子”、称负责警戒侦察的为“插千的”(稽查)、称文书为“字匠”。大绺子里的外四梁:秧子房也称作票房,就是关押人票的地方。有的绺子专设“马号”,主管马匹车辆等。所以,对土匪绺子来说“四梁八柱”非常重要,否则就不能称为绺子,只能是“劫道的”或“毛贼”。

    高希田道:“大当家的说的有理,这地方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咱们要大干,是得有个长久存身之地和长远的打算,也好让弟兄们心里有个盼头。我看不如派弟兄去天秤山老庙岭那地方去踩踩盘子,听说那儿有个关帝庙不错,还有城山那地方也可以考虑。据说那儿山势险峻,树林大,是不是都去看看,那些地方也方便四处砸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4 4:28:04    跟帖回复:
1162
    宋三好道:“我说过,这里只是个暂时避风之地,如能踩到有比这儿更好的窝咱们一定去。你们都听好了,除了咱们急需‘四梁八柱’这类的弟兄按规矩办,其它凡愿进山挂注的(入伙)暂时都不准领来,让他们在外面先干着。尤其是要多选些采盘子的人,踩到好盘子可报来,待将来需要他们时再说。咱这新窝可不能让外人知道。”
  
    高希田道:“那先让插千的、花舌子,到这附近或庄河、岫岩、普兰店一带去踩盘子,兔子不吃窝边草嘛。”
    宋三好道:“是啊!这线人可太重要了!只有多弄些可靠的线人才能多砸窑,要是没线人咱他娘的可就都成了聋子瞎子了。待咱们缓过气来,我他娘的要血洗凤凰城!”说着咬牙切齿一扬手臂“弟兄们,宋某若不将穆隆和奕艾狗官都插了,誓不为人!二当家的,咱现在缺少兵马,过几天,你派一弟兄到宽甸青山沟走一趟,想方设法与林大当家的貔貅龙联系上。如果貔貅龙可跟咱合作,那血洗凤凰城就容易多了,到那时,宋某我一定让弟兄们痛痛快快地过足三瘾!啊?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霎那间,众匪又群情振奋,个个精神头十足摩拳擦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4 9:14:40    跟帖回复:
116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4 20:19:42    跟帖回复:
1164
第115章 鸣不平
   却说邢道骑着马长途跋涉,终于带领两大马车人回到皇家禁地,当邢道一行走进山坳,见崔举人家盖的木屋和东西厢房不由得笑了心说:“呵呵呵呵……这真是天助我也!这一路我正寻思来了这么多人至少需要搭建两个大马架子窝棚,这崔举人家的东西厢房正好够这些人先住着就不用搭建窝棚了,否者,众人一路辛苦,来到这儿还得先搭建二个大马架子窝棚多麻烦呀。”
  
    话说无为边打马飞驰边心说:“果然不出我所料,同学好友的思想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为肃大人昭雪还真急不得!不过这次之行收获真不少!解除了他们对八大臣的误解,他们肯定会暗中四处散布辛酉政变的真相,他们传播的力度那可比说书的,唱曲儿的大多了,除此之外还获悉很多经商的知识。先到皇家禁地看看再说,如果真像大哥说的那么好,正如好友所言,将来的商机那可太多了……”

    一日,邢道来到马厩门前正要推门而进,子承从大门外跑进院子喊道:“爹,远处来了三个骑马的人朝咱家来了不知是谁?你快去看看吧!”
    邢道转身疾步走出院子门,朝远处扫视果然见三个人骑马的向他家飞奔而来,三匹马越来越近心说:“嗬!是兄弟在两个军兵的陪同下来了!好!太好了!”兴奋地朝屋里喊:“师妹,你快出来看谁来了?!”

    欧阳贞疾步走出屋门道:“准是权大哥父女俩来了吧?”
    邢道兴奋道:“是山东的姜无为,姜公子来了!”说着惊喜地疾步迎上前,无为跳下马,那两个军兵没下马微笑着向邢道点头道:“公孙大侠!客人送到了,我们走了!”说罢二人调转马头打马飞奔而去。
  
    二人走进院子,欧阳贞笑容满面望着无为道:“是大贵客临门!快请屋里坐。”
    无为微笑道:“嫂夫人,你就别取笑我了,兄弟哪配得上称贵客呀!”
    邢道兴高采烈道:“兄弟,你比贵客还重要!啊?呵呵呵呵……”
    子承近前接过无为手中的缰绳道:“叔叔好!还是我把马牵到牲口圈喂上。”
  
    无为仔细打量子承兴奋地摸着他的头道:“嗬!这小子长得可太像你爹呀,真精神!”说罢扫视茅草房、马厩,转过身向远处的山扫视片刻兴奋地望着邢道说:“嗬!这儿风景可真美呀!门前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溪,茅草房在山清水秀的存托下,真是一幅非常诱人的美丽图画呀。”
    “贤弟既然看中这里,那就赶快将家搬来住,啊?呵呵呵呵……”
  
    无为道:“没准我还真有可能将家搬来。”
    “贤弟如果真的将家搬来,那我可太高兴了!贤弟,这一路很累,先到里屋喝壶茶,待你嫂子酒菜备好,咱哥儿俩敞开喝酒,好好唠唠。走!进屋说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5 1:40:07    跟帖回复:
1165
二人走进东屋坐在炕檐上,欧阳贞将茶水斟满放在炕桌上。

     邢道笑容满面注视无为道:“哎贤弟,别坐炕檐啊,脱鞋上炕坐。”
    “好!那就上炕坐。”
  
    二人脱鞋上炕盘腿对桌而坐,端起茶碗喝茶……
    无为呷了口茶在口中品尝片刻道:“哎?老哥,你这茶味道还真不错呀!你是从哪儿搞到的?”
    “是高丽权大哥给我的。”
    “兄弟给你带来福建铁观音茶叶,足够老兄喝半年的。”
    “我是粗人,贤弟因何能想起我喝茶呢?”
    “这还用想嘛?一是满洲没有茶。二是估计你一家人常吃肉,不喝茶怎么行?”
    “还是贤弟心细,想的周到。”
    “哎,大哥,趁嫂子做饭,我看咱们还是到小河边走走好。”
    “好啊!谁都喜欢这条小河。”
  
     二人走出院门来到小河边,边走边聊……
     无为边走边扫视小河道:“这条小河不仅水清诱人,这个季节水量这么大!如果是雨季,啊?呵呵呵呵……”
    “是啊!雨季还真是是大河了!这条小河不仅水清,四季不断流,更神奇的是,夏天水冰凉,相反冬天却一点儿都不凉是温水。”

    无为听罢惊奇道:“噢?这可真神奇呀!(深思片刻)哦,我能破解小河水夏凉冬暖的原因了。”
    邢道听罢惊异道:“噢?那你说是什么原因?”
    无为道:“这溪水无论来自山里或是地下泉水,实际一年四季都是一个温度?因为这里的小溪靠近泉源,夏天气温高人感觉炎热,就感觉水冰凉,而冬天气温低令人感觉非常寒冷,所以就感觉是温水,同样是这个小河的水,下游就不会出现这种神奇的现象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5 12:40:34    跟帖回复:
1166
  
    邢道听罢惊奇道:“嗬!我还从未听到任何人能破解这水冬暖夏凉是什么原因,向你说了,你那眼珠子一转悠就破解了,真不愧是大才子呀!你破解的太有理了!”

    无为边走边兴奋地扫视四周,只见到处都是原始大森林郁郁葱葱。他走着走着微笑变阴沉:“唉……大哥,肃大人死得真是太冤了!兄弟在郑王府肃顺宅院那么多年耳闻目睹,肃大人可真是呕心沥血为国家卖命呀。他为了国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命都搭上了。唉,他的目的很单纯,不就是想拯救这个即将覆灭的国家让老百姓避免生灵涂炭,可结果呢,还不是受尽了愚民的侮辱,上了断头台。”说着眼里充满了泪水“大哥,兄弟这心中的压抑也只能在大哥面前发泄出来。”说罢将止不住的泪水用袄袖子擦了擦。

    “兄弟说的在理儿,愚兄把为肃大人冤案昭雪的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了,你总得想个办法为肃大人讨个说法呀?否则,我活的不踏实!整天为此上火。”
    “讨说法?上哪儿讨说法?与谁讨说法?大清国还有说理的地方嘛?这事儿我在与同学们私下里也反复推敲过。比如用散布宫廷秘史的方式,以口头或者手抄本或者用剧本评书等方式,在民间传播肃大人忠君爱国的功绩但都行不通。”
    “嗯?这些办法还真不错,怎么就行不通?”

    无为道:“你想?咱们的对手是妖后,这女人做好事的能力一点都没有,但琢磨整人那可是行家里手毫无人性!其手段残忍,非常阴险歹毒。咱们想为肃大人讨公道,就要揭露她的丑恶嘴脸,可没有任何势力支持保护咱们,只要咱们刚一亮相就被妖后斩草除根。尤其老哥你是这个厉鬼的眼中钉,肉中刺!只要她活着那灾祸就时刻威胁着你。”
    “是啊,经历奸妃篡权的真实过程场面,也只有我能站在天理一边说话,而那些丧尽天良的御用文人,唯利是图者,他们什么损事都能做出来,这些卑鄙小人越杀越多。”

    “大哥说的对极了!其实仔细想,肃大人那么做是最明智的。他当时如果弃先帝灵柩不顾逃走了,那正中奸妃和鬼子六的诡计。肃大人如果逃走了与西太后鬼子六对着干,就算是胜了,那也必把国家搞得四分五裂狼烟四起,国人相互残杀。”
    “是啊,兄弟说的句句在理儿,愚兄想通了,别事儿没做招来满门抄斩,这事也只能口传于后人了。”

    二人缓步边走边聊,在四周的山水美景,鸟语花香中响起二人的对话声。
    “大哥,你别看妖后和奕訢掌握朝中大权,咱们无法为肃大人伸冤昭雪,明朝文人冯梦龙在《警世通言·拗相公饮恨半山堂》一书中说古人云:‘毁誉从来不可听,是非终究会分明。一时轻信人言语,自有明人话不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5 20:46:36    跟帖回复:
1167
   邢道听罢兴奋道:“古人说得好!”
    无为道:“至于那些御用文人,他们为讨好掌权者奴颜媚骨,极力诽谤丑化肃大人,那迟早会大白于天下的,他们肯定会遭到恶报的!”

    二人边说边走进树林小道尽情交流……
    邢道边走边道:“我最恨的就是那些丧尽天良的文人满嘴胡说八道,说肃大人如何如何恶脾气,如何如何是酷吏,他娘的这些奴才文人简直比强盗还可恶!你说咱们都在郑王府肃顺宅院那么多年,不比他们了解肃大人哪?他娘的我要是掌权了,第一个先灭掉那些为讨主子欢心,竟做丧天害理写字作书的文狗! ”

    “唉,就你这性情耿直的人永远掌不了权,丰蓉她爹虽是正二品大员,不就是因为性情耿直,实话实说为忠臣鸣不平被抄家灭门了嘛。所以,你也不能全怪那些文人,他们如果不按照妖后的意思做,那准会被抄家掉脑袋的,他们就如被强盗绑票者,能活着已经算是幸运了。”
    “你说对贪官污吏不酷点行吗!任其泛滥就对了?”
    “其实这件事还真是冤枉了肃大人。那些整治贪官的点子都是兄弟给肃大人出的。兄弟这次若不是进京将肃大人冤死的真相,告诉国内外同窗好友,他们也会误解肃大人。唉,肃大人也是,他怎么就不懂得,这历史上哪位臣子能主宰改变国家的命运?”

    二人说着又转头走回小河边……
    邢道微笑注视无为道:“哎?兄弟,怎么没有?北宋的青天大老爷包拯包青天不是很成功嘛?还有你家老祖宗姜尚姜子牙,还有唐朝的宰相魏征……”
    “唉,老哥,包拯这个人物只不过是编故事的人美好的渴望,包拯的事迹多是文人们异想天开添枝加叶,塑造出这么个理想中的青天大老爷,为的是给无处伸冤的人出口气罢了。”
    “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6 4:04:55    跟帖回复:
1168
   “大哥,你想?皇帝怎么可能让别人当‘青天’哪?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嘛?就算是包拯这个人物真象民间传说的那么好,那都是仁宗皇帝给他撑的腰,皇帝不给他撑腰他也绝不可能青史留名,那是绝不可能的!至于姜子牙、魏征等良臣,那都是因为遇到了好皇上。如果他们没有好主子,就是他们有天大的本事,那也只能埋没在人间或是被杀了,他们绝不会有出头露面的可能。”
    “那照你这么说,英雄豪杰本无路,必须天子来撑腰才能有所作为?”

    无为听罢惊异地注视他道:“嗬!大哥可真是文武全才呀!理解透彻用词准确!”
    “哪里哪里!兄弟,你知道嘛?自从愚兄逃亡以来,曾有好多人劝我占山为王当寨主,我还真想拉竿子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为肃大人报仇雪恨出了心中的恶气!可再一想,肃大人临终千叮咛万嘱咐的话,才不得不一口都回绝了,可是自打你说要‘顺应天意’愚兄绝望了。”

    “大哥把事情想的也太简单了,就是造反也得有个煽动百姓支持你的口号啊。这叫找借口造反的理由,你想造反有借口吗?单凭抱打不平为肃大人冤死造反那肯定不行。”
    “有啊!就以狗男女悖逆先帝遗旨,诛杀贤臣,违抗祖训讨伐逆贼为口号,号召天下人拉起人马揭竿而起。又有贤弟这么个足智多谋的大军师出谋划策,还有为咱们出银子资助的富商和满洲名将鼎力相助,能不干成大名堂嘛。怎么样?兄弟,我看不如咱哥儿俩就携起手来,干他娘的一场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

    “是啊!这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了,你带头揭竿而起还真有成功的可能。况且兄弟看遍国内外的兵书战策,再加上全国反清的人众多,就是八大臣亲信党羽的实力也很大,还有太平军捻军江湖英雄好汉,也必会有很多人集聚在你的大旗下。”
    邢道听罢兴奋道:“啊?兄弟你真想干啊?”

    无为道:“可你想过没有?肃大人九泉之下看到你扯旗造反,一定会暴跳如雷!他的阴魂一定会整天在你我的家门口大骂!指责咱哥儿俩给他脸上抹黑。如此一来,肃大人他可就名正言顺地因你我而成了千古罪人了。最重要的是,咱们造反反清成功的可能性越大,天下就会大乱尸横遍野,因为争当皇帝的野心家、邪恶者太多了!

    邢道听着低下头嘿嘿一笑尴尬地望着无为道:“唉,贤弟预料的太对了!愚兄也不过一时火上心头过把嘴瘾罢了。因为肃大人千叮咛,万嘱咐不准我与官府为敌,他说造反肯定会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呵呵呵呵……好!为了肃大人一世清白,避免生灵涂炭,愚兄保证,从此绝不再提拉竿子造反之事。
    画外音:爹!我娘让我喊你们回来吃饭了!
    二人顺声音看是子承在大门口喊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6 20:46:44    跟帖回复:
1169




活水江河流进沙漠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7 4:17:29    跟帖回复:
1170

第116章 酒话


   二人走进房门,见炕桌上摆满了酒菜。
    无为扫视满桌酒菜兴奋道:“嗬!这么多菜。我还真叫不上名,大哥能否将菜名点一遍?”
    “山野村夫人家,哪会有什么名菜,都是家常菜。那我告诉你这农家菜叫:山鸡炖圆蘑、蒸河蟹、盐水蝲蛄、蛤蟆炖豆腐、野猪肉炒水芹菜、凉拌山蕨菜、酱焖鲫鱼、手扒狍子肉蘸蒜酱……”
    “外加一壶红高粱老白干,呵呵呵呵……”
    “兄弟脱鞋上炕坐下,咱们慢慢喝。”邢道说罢将两个酒杯倒满酒:“贤弟,刚才咱们在河边唠的很开心,从现在开始要无拘无束,什么开心说什么,怎么样?”
    “好啊!公孙兄,你这个名改的还真不错!其内涵的意思甚佳!咱哥儿俩今天就来个对酒胡侃举杯消愁,把胸中的闷气都清理出去!”
    “对!那你先尝尝这红高粱老白干,再尝尝这山珍河味。”

    无为听着疑惑道:“山珍河味?”边说边扫视满桌菜肴“不错,是山珍河味!没有海味。”
    邢道举杯高声道:“来!兄弟!咱们先干了这一杯!”
    “好!干!”无为说罢一口干了杯中酒“嗳呀!果然是好酒!好烈呀!喝一口浑身都发热。”说罢吃了口嫩绿清凉爽口的蕨菜凉菜,又吃了个盐水蝲蛄道:“你还别说,这山珍河味,呵呵呵呵……这正宗的山珍河味兄弟还是首次一饱口福,还真有特色,嫂夫人的菜怎么做得这么可口,公孙兄可真有福气呀!”
    “弟妹不仅知书达理、聪颖美丽,又勤奋朴实能干,仙姑声誉震八方!使姜家门庭若市,兄弟不更有福气嘛。啊?呵呵呵呵……”
    “老哥,咱哥儿俩都是好人彼此有福,你说是吧?呵呵呵呵……”
    “是啊,咱哥儿俩都是好人,老天不负苦心人,这都是修来的福呀。哈哈哈哈……来!贤弟!为你我都取了个好老婆再干一杯!”
  
  二人一碰杯又一干而尽。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二人便无拘无束、随心所欲聊侃了起来。无为已经有了三分醉意了。
  
    邢道疑惑地问道:“兄弟,肃大人是满人贵胄子弟,他愚忠皇帝我理解,可你身为汉人为什么不帮助汉人洪秀全夺回江山,却为肃大人出谋划策,帮助满鞑子打击太平军?”
    无为听罢脸一沉道:“我说老哥呀,看来你中毒太深了!很多事你不知道。”
    “是啊,正因为我不知道,才很想听听我不知道的事是怎么回事?”
    “嗬!老哥一点都没醉,绕口令说的很顺当。我告诉你,满鞑子作恶多端兄弟心里很清楚,以前兄弟比你更恨满鞑子,包括一切汉人官员。可汉人为官者所干的事比满鞑子官员更损、更残忍!尤其洪秀全那帮厉鬼,所作所为比满鞑子皇帝那帮官员都邪恶极了!这你不知道吧?”
264340 次点击,1181 个回复  上一页 1 ... 75 76 77 78 79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大学问】《辽东皇家禁地》值得一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