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6 18:37:23   
376
  3
  花开两头各表一支。且说12月16日洪大伟们出发以后,病得昏里八嗦的丁慧猛带着剩下的83名代表依旧住在景洪的三叶招待所。一时似乎失了方向。省委副书记吴法友和省知青办副主任陈国强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成效的。便向省委电话汇报:经过我们细致及时的思想工作,大多数的知青代表决定不上京了。只有少数大约数十名已离开景洪,正在去昆明的路上。
  省委经过开会研究,答复道:省委对两位同志的工作是肯定的。希望继续努力,巩固思想工作成果,让这批现在还留在景洪的知青代表早日回农场抓革命促生产。
  省委同时决议组织力量对正在向昆明进发的知青团伙进行拦截、说服。
  陈国强和吴法友依照省委的指示,到三叶招待所继续做丁慧猛们的思想工作。谈心,开会。类于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
  距景洪10公里有一个专门养牛的农场,菠萝坝农场第2分场。那里的知青毫无例外也参加了罢工,推选代表鲁大青参加北上请愿团。数百头牛没人牵出去吃草,场长胡进急得无可如何。这天,胡进带两个人到景洪农垦分局诉苦情,恰好看到丁慧猛们被吴法友陈国强圈在一起学习中央文件。胡进回场就跟罢工的知青说:“好了,你们不用罢工了。丁慧猛在上级党委教育下已经认识到错误,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检讨呢。代表们各自在斗私批修。很快就要回各自的农场抓革命促生产。”
  那些养牛汉子听了半信半疑。由于与牛朋友有感情,觉得它们几天没出去溜达吃草了,也可怜,部分人就开始复工,将牛赶出去放牧。喜得那些硕大强壮头上长角的伙计们满山坡撒蹄。
  然而有几个人打破砂锅问到底,跑到景洪三叶招待所找丁慧猛,说了他们场长传达的话,老丁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检讨,等等,纳闷老丁怎么搞起投降主义路线来了呢?
  丁慧猛听得脸上白一阵青一阵。闷了一会儿头颅,扬起说:“叫常委开会!立即赶做第二面北上请愿团的旗帜。找一副担架把我抬着上路。明天出发上北京!”
  郭梁凤仪负责赶做旗帜。王光华带两个人到景洪第一人民医院踩点。发觉院墙外扔着两副锈迹斑斑的担架,立即抬一副来。第二天,八十多人列队出发。前面郭梁凤仪举旗,两旁四个女护旗手。大旗后面走着四个带棒的知青,算是武装卫队。没有枪杆子,木棒子也行。王光华背着钱袋子走在卫队的后边。接下去是丁慧猛的担架,四个老十三抬着。后面又是四个带棒的人。六十几个代表雄壮地唱着《知青之歌》跟在后边。
  一路上少不得晓行夜宿,饥餐渴饮。步行、拦车、躺下耍无赖,与第一批请愿团情形差不多。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且说这天来到通海,投宿安行号马店。
  4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1/6 18:44:41 编辑过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19:24:49    跟帖回复:
377
  4
  昆明。洪大伟带领的第一批知青请愿团贴出了《革命绝食卧轨声明》,说我们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毛主席的好学生,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关心国家大事积极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又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是具有高度政治觉悟的宝贵的一代,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却受到不公正对待,现在弄得营养不良前途绝望。西双版纳十万知青捐集路费推举我们作为代表要上北京到毛主席纪念堂汇报我们十年改造成绩和思想进步,同时向华主席邓副主席说说我们的困难。却不知是哪一个杀千刀的资产阶级反革命盗窃犯,将知青捐集的我们的路费偷个精光。我们不得不要求无票乘车。十二年前进行革命大串联时就没有人向我们要火车票,现在为什么不可以?生生的把我们叉下车。但我们上北京的决心是动摇不了的。没办法,只好卧轨。而且绝食,以表示我们誓死抗争的决心。如不让我们上车,我们就这样卧着,谁也别想好过!
  这可是个严重的局面。就整个昆明地区而言真的是心肌梗塞了。就共和国而言是有一块肉血液不通颜色发黑了。就抗美援越的共产主义事业而言是物资过不去了。云南省委开会研究了一夜,调集大批军警和知青办、农垦局大批政治工作干部进入现场,思想工作和专政暴力双管齐下,软硬兼施,将饿得有气无力的老十三们驾上四辆大客车,拉到“知青大厦”(专门为往返探亲经过昆明的知青而建的旅馆)办封闭式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
  省委知道由躺担架的丁慧猛带领的第二批北上请愿团正往昆明赶来。遂布置:严阵以待,等这批人进入昆明时即予收容,驾入知青大厦办第二期封闭式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
  5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8 20:27:13    跟帖回复:
378
5
  且说丁慧猛等八十多人投宿安行号马店。马店经理看到他们打的旗帜,睁大眼睛开心地说道:“啊哈,你们和丢钱的那一拨是同伙的?”
  “什么丢钱的那一拨?”丁慧猛惊疑问道。
  “也是赴京请愿团,西双版纳农场知青。那天早晨,”马店经理兴致勃勃地讲故事,“那个矮矮的来结账,打开钱袋子却晕了过去!袋子里只有一扎一扎的报纸片!”
  丁慧猛听这,也差点晕了过去。
  “有马帮客人懂医,往失知觉的那人泼一瓢水。又说,最好有自家的人脸上扇一巴掌。就见那个当头的一狠巴掌扇过去。矮子醒过来,登时显出五道红指印。哈哈哈!”
  “后来他们怎么了?”王光华问。
  “我免了他们一夜的宿费和两顿饭费,有什么办法呢?后来,听说他们在昆明募捐,要饭。可怜巴叽的。又听说政府在和他们谈,要他们回农场去。后来就没消息了。最近没昆明来的客人。”
  吃过晚饭,知青们有的出去走走。王光华和郭梁文仪走在一起。光华背着那个钱袋子。听马店经理讲述李茂山脸上那五道手指印以后,他更加每时每刻背包不离手。
  文仪说:“光华,我有个直觉:昆明我们过不去。”
  “为什么?”
  “虽然没有确切消息,但我感觉洪大伟他们还没离开昆明,受阻挡了。甚至可能被捉起来了。”
  “那怎么办?”光华感到无比郁闷。
  “如今之计,”文仪遥望暗黑的天际线,显出坚毅的神情说,“只有绕道避开昆明,到哪一个铁路小站上车!”
  “对啊!有道理!”王光华说,“我们马上去与丁慧猛谈!”
  两个人走回马店。丁慧猛和王光华住着一个小房间,此时独自靠在床上发呆。
  “老丁,小郭有话跟你说。”王光华说道。
  郭梁文仪说了她的直觉和建议。丁慧猛立即坐直身子,击头赞叹说:“对啊!这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小郭,你真是我们的女军师,智多星!光华,明天我们转入小道,步行绕过昆明,到禄丰站上车!”
  第二天,丁慧猛叫把担架扔在马店。他一路躺过来,在青山绿水中颠颠晃晃的,倒把病晃好了。现在自信可以走路。他跟马店经理结了账告了别,说我们今天就走,目的地昆明。
  郭梁凤仪将请愿团的旗子高高举起,八十几人跟在后面,列队朝昆明方向开拔。走到一个岔路口,左右张望了一下,方圆一公里内不见人影。凤仪便把旗子卸下,卷起收好。众人摘下大红花和黑布条。队伍转入小道,消失在群山峻岭之中。
  6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9 20:08:50    跟帖回复:
379
   6
    洪大伟五十几人被强制关在知青大厦。吃饭管够,二菜一汤。四围军警把守,人不能出。有关方面给他们送了十付扑克牌消磨时间。是缅甸走私进来的比基尼泳装美女扑克。这使没见过世面的老十三们眼睛一亮,犹如挨了糖衣炮弹。遂弱其斗志,沉迷于打牌,一边打牌一边流口水,乐不思蜀。省委见到效果不错,又搜集更多更暴露的走私扑克,等候丁慧猛第二批人到来时照此办理。派人密切关注老丁行程。最后得消息说,八十几人已过通海,正向昆明而来。便在昆明城外通海方向山高林密处埋伏重兵,只等老十三们出现。
    然而左等右等,不见阿猛。派兵一路搜索过去,也毫无影响。八十几个人集体失踪,惊得神秘主义者想入非非。直至数天以后,偷听敌台的朋友才从外电广播中得知丁慧猛一伙已经抵达北京!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0 19:51:57    跟帖回复:
380
    第109回  入纪念堂大哭失声  进博物馆忆苦思甜
    1
    火车是早晨六点五十分到达北京站的。整个北京城笼罩在纷飞的大雪之中。丁慧猛抹掉车窗上的水汽,向站台张望。途中他是向国务院知青办、国家农垦局发了电报的,说明请愿团的动向和车次。此时就幻想也许有人来接,并安排好食宿。不料,张望了几个来回没见迹象。只好叫大家下车。
    84人下车列队,仍然是郭梁文仪打旗走在前面,四个女护旗手两旁拱卫。丁慧猛和王光华领着四路纵队跟在后面。带棒的八人卫队断后。宣传组制作了二十四块画报大小的纸板牌,每块牌写一个大字。横排四个人各举一个字,就组成一句标语。有:“还我青春”、“坚决回城”、“我要做人”等等。共六句口号。不过没有“我要媳妇”这一句。出站,纠察组的人吹哨子,一二一,一二一,队伍向天安门广场踏步行进。
    飘雪逐渐停下来,甚至出现淡淡的阳光。北京市民发现了老十三的队伍,眼睛一亮:新鲜事!再仔细看旗帜上的字:云南西双版纳知识青年进京请愿团!觉得这里边包含的信息多啦。平常大家都知道中国大地上存在一个知青阶层,这个阶层是真正的无产阶级。虽然名义上我们工人是无产阶级,但好歹有工作有饭碗,有老婆有孩子。真正无产的是他们。到了一定时候,这些无产者或能成为亡命之徒,像国际歌唱的那样:“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上帝啊,请保佑让这些年轻人继续改造思想,在乡下老老实实呆着吧,不要来与我们争挤生存空间,不要给我们安宁的市民生活找乱。可如今,这些人居然上京请愿来了!看样子该来的还是迟早会来!
    有部分市民的心情复杂些。除了上述的不希望真无产者来争挤生存空间之外,家里也有人上山下乡。其中有对子女深情牵挂的,也有对子女感情淡漠甚至厌嫌的。前者又分为有后门的和无后门的两种。有后门的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以某种方式回城,而其余广大的老十三们就不要闹了。无后门的则全心支持这支请愿队伍,希望他们能闹出点名堂,大家都回来。对子女感情淡漠甚至厌嫌的那种,则希望上山下乡政策雷打不动,所有知青都永远待在乡下。对现在这支云南知青请愿队伍十分反感。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18:52:40    跟帖回复:
381
    从北京站到天安门广场要步行两个钟头。这条路他们不陌生。许多红卫兵当年都走过。特别是乘坐闷罐车进京受毛主席接见的那几拨红卫兵,也排队步行向天安门广场进发的。12年前走这条路的红卫兵队伍,与今天的这支请愿团队伍,好像是兄弟部队,有同有不同。所不同者,红卫兵们脸上没有皱纹没有胡子,现在知青们的脸上沟壑纵横胡子巴垃。红卫兵们都是天真浪漫的激情,对个人前途和国家前途充满信心。现在知青们的眼睛里满是迷惘和幽怨。
    有外国记者嗅到几公里之外老十三们的气味,循风寻来,发现了这支吹着哨子一二一前进的奇特队伍,大为兴奋,举起相机不停地咔嚓咔嚓。拍完全景拍特写,远焦距连近镜头。拍完上来套近乎,提问题。然而没人接招,全都扭过脸去不理那些洋茬。丁慧猛早已宣布纪律:不许接受外国记者采访!
    老十三们尽管生活委屈,政治原则还是鲜明的,政治立场还是坚定的。所以这支知青请愿团,别看脸上一副想找人打架的表情,其实规矩得很。例如这会儿外国记者想引入世界关注,他们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有原则得很。不但与外国记者要划清界线,与其它所有敏感人群敏感话题都要划清界线。我们只是要回城,要生活,不搞政治。我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拥护党拥护社会主义。一切想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想否定什么的,keep away,别碰我!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20:39:50    跟帖回复:
382
  九点半到达天安门广场。久别重逢啊。十二年前在这儿受毛主席接见,又唱又叫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如今灵魂深处还是延续着庄严的感情。那时唱“革命方知北京近,造反更觉毛主席亲!”如今也差不多是造反啊!
  队伍举着旗帜吹着哨子一二一、一二一,绕广场走了一圈,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停下来。拉起了两条横幅标语:“我们要见华主席、邓副主席!”“我们要控诉,我们要告状!”远近市民纷纷赶过来看,黑压压围了好几层。老十三们走累了,又没有凳子,只好坐纪念碑台阶上,坐雪地上。地上积了厚厚的雪,气温零下15度C。天上的雪花又开始飘下来。
  这天气,这雪地,把老十三们从体表冻到内里。刚刚过去的这两个多小时,由于走路,倒还没怎么感到冷。现在坐下来,连骨髓似乎都要冰硬了。这不免激起心中的委屈。
  这些围观的市民,恰巧是家里没人上山下乡,在城市里老婆孩子热炕头,心满意足,不希望老十三们回城来挤占生活空间的那种;或者是虽有人上山下乡,却感情淡泊甚至对子女厌嫌的那种;总之投向这些请愿团员的目光都冷冷的,反感的,甚至带敌意的。这让老十三们更加不爽。
  忽然就有一个女团员嚎啕大哭。非但哭,而且爬起来向毛主席纪念堂那边奔。这一奔,就如开一个缺口,将知青们心中久远的对毛主席的无限崇拜无限依恋的感情骤然喊醒,一发而不可收拾,都爬起来跟着往毛主席纪念堂奔。纪念堂开放着,有长长的游客队伍在缓缓等待进入瞻仰。门口有工作人员在把关。老十三们可不愿意排队,乱哄哄抢入去就往毛主席水晶棺材边扑跪,大哭。这一哭惊天动地,把此生一切不平事,苦水汇在一起十年酿造三千多天泡制成为势不可挡的泪水,此刻激流汹涌地喷发出来,将毛主席纪念堂的地面淋得水汪汪!只听到各人杂七杂八边哭边诉说“毛主席啊,您老人家怎么丢下我们不管了呢?”之类。
  工作人员原要维持秩序让这些不速之客退出去,然而这时便将动物园的老虎狮子牵出来也难将这些人赶走。老十三们直哭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喉咙沙哑眼泪流完趴在地上气若游丝脉象欲断。纪念堂外围满了看热闹的民众。
  2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19:21:57    跟帖回复:
383
2
  天安门广场管理处给农垦局打电话,说不好了有一批该你们管的不安定分子在此哭丧,哭得都晕了过去。值班的刘副局长急忙找车找司机。却是星期天,司机休息。忙活个把小时,才终于逮到三个司机,开一辆小车二辆大客车赶来。刘副局大步流星进入毛主席纪念堂,抱拳说哎呀革命小将你们辛苦了我们来迟了,对不住对不住!
  终于将84人拉到农林部招待所,热饭热汤暖气房间侍候。代表们吃饱喝足沐浴,钻进被窝沉沉的睡到第二天九点钟才醒来。醒来已经有每人一件军大衣等在那里。旧的,但穿上去很暖和。是刘副局长从总政后勤部仓库去借的回收品。于是心满意足地感受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倒对于自己不好好在农场干活居然组织罢工跑北京来请愿有点不好意思。
3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9:03:23    跟帖回复:
384

   3
    饭后丁慧猛召集全体代表开会,总结了“长征路上”的正面事迹、种种状况和问题,再次强调相关纪律和规定。接着讨论下一步的行动方向。他说,我们这一次在西双版纳组织八万知青罢工,动静是闹得大了点。现在,为了避免给国家造成更大损失,我准备向中央提两个条件。只要答应,我们就电令复工。这两个条件是:一,承认我们这次上京请愿的合法性;
    “来都来了,不承认有用吗?你这个条件称不上条件!”有代表说。
    “真的有点搞笑。不承认也没用。倘若在上路之前提出,还有考虑的余地。现在答应不答应都是空炮。”
    第三个代表哈哈笑,说:“这就好比,一个长工将一只鸡蛋吞进肚子里去了,他还向东家提出必须承认他吃这只鸡蛋的合法性!不猥琐吗?难道东家能将这只鸡蛋从他肚子里抠出来?”
    “还是有点不一样。”丁慧猛说,“关系到这只鸡蛋的钱谁出的问题。”
    “你是说,我们路费要向农垦局报销?不是有募捐款吗?”
    “不是路费的问题!”丁慧猛说,“我们要提的第二个条件是:分清造成这次罢工的责任。责任是在农场方面。因此所有参加罢工的人员工资照发。”
    “完了?”
    “完了。只要满足这两个条件,我们就电令复工。其它要求以后再说。”
    “其它什么要求呢?我们这次罢工请愿,主要目的是否定上山下乡,要求下山回城。现在这个主要的目的不提,却将两个鸡毛蒜皮的所谓条件提出来。现在八万知青罢工在那里,生产停顿在那里,这是我们的筹码,后盾。只要筹码在,对方就得考虑我们的要求。好,你现在只提两个无关紧要的条件,就把筹码交出去。好比,你绑架了某富翁的孩子,准备要赎金十万元。现在赎金不提了,只要给你一杯茶喝,你就感动得不得了,提出只要再给个鸡蛋,你就将孩子放了,以后再商量别的。这叫做的什么事呀!”
    “说什么呢?”丁慧猛面有愠色,“什么绑架孩子?你把我们当强盗,当土匪,当成阶级敌人了?不要自己站对立面上去!我们虽然有一些意见,却是人民内部矛盾,不要搞错!听你说话,意思是我丁慧猛愚蠢。要不你来当头吧,怎么样?”
    大多数代表还处在深度睡眠后的慵懒状态中,对争论没怎么听。这时见第一把手发脾气,觉得形势有些严重,忙从慵懒状态中完全醒来。既醒来,先不弄明白争论的是什么事情,服从权威的意识发挥作用,纷纷说“听老大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4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20:01:21    跟帖回复:
385

449305 次点击,384 个回复  上一页 1 ... 22 23 24 25 2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图腾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