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1:24:22    回复 60 楼:
61
多谢赵光瑞先生关注,并留言!
2016年的“杂文年选”,据我所知,约有四本:向继东编的花城版,王侃编的辽宁版,耿立编的山东版,还有拙编长江文艺版。而2017年,貌似只有三本,即,花城版,辽宁版,长江文艺版。
您对芜文《野蛮不可能战胜文明 》有不同看法,可以予以辩驳。其实我的这篇也是“辩驳”文字。我的电子信箱是  zwykwzb@163.com 若有新作,还望惠赐!
您说的“野蛮最终不能战胜文明”是对的,您说的“野蛮经常战胜文明”是当有“限制词”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9:24:48    跟帖回复:
62
此文载《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

历史杂感

牛撇捺

  
  


  中国人研究中国历史,应当抛开中原王朝观念,不能以中原王朝为基准点来评价历史,应当抛开大汉族观念,不能以大汉族为取舍点来臧否各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
  政权并不等于祖国,这是普京在评价伟大作家索尔仁尼琴时说的。说得极好。祖国的概念比某个或某些政权大得多,长久得多,丰富得多。
  所有在当下中国版图内存在过的政权,不论汉族建立的,还是少数民族建立的,不论存在的时间长短,不论是否统一了全国,都是中国的政权,中国历史上的政权,都是中华民族形成过程中的必然存在与必然现象。有些政权,特别是割据政权,虽然程度不同地对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消极迟滞的作用和影响,但那也是中华民族内部的事情,是历史进步过程中的曲折回环现象与必然要付出的代价。西方的历史发展所走的道路与中国大同小异,这是人类共同的发展轨迹。不付出代价的进步是没有的。
  面对未来,要有代价意识,成本意识;面对历史,同样不能没有这两种意识。
  


  历史发展过程中的是非功过,相对当时的社会创造,是很彰显的,也泾渭分明,可相对于中华民族的今天,后人们对于发生于自己祖国土地上的形形色色的先人们的所作所为,有时不好评价是非功过。哲人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存在过的呢,当然也是合理的。这是中华民族大一统内理性观念下的判断。
  


  中国的历史,是以中原王朝为核心、兄弟民族的各类政权环绕周边的历史,各民族间不断征战、交往、融合,终于形成了今日版图辽阔、疆域宏大、民族众多、文化多元的国家。因为各民族间的复杂关系,中华民族的历史才更加多姿多彩,才卓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周边的少数民族侵扰、立国,甚至吞并中原,但最终,他们奉还了中原,并将自己原有的地盘融进了中华民族大家庭。元朝如此,清朝也如此。其他的存在时间长短不一、在历史舞台上表演或优或劣的小政权,更是如此。
  


  所谓“民族英雄”,在中华民族融合过程中的一些“民族英雄”,只是历史时期的英雄。比如我们的祖父祖母,他们可能打了一辈子架,互有胜负,但我们如何判断他们谁是英雄!兄弟打架,夫妻打架,不同于同仇敌忾打日本,不好说谁是英雄。
  “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这句话,在当时可能是发奋之语,激励之语,可现在再说,就显得血腥、狭隘、沉重。
  “还我河山”,最终不用岳飞狂呼,都还了,还得比拿走的还多。如果再说,就不知所云了。
  “驱除鞑虏”固然不错,如果鞑虏走时连土地也带走了,又如何理解,如何面对?
  今天的中国人,如果仍抑扬顿挫、摇头晃脑地大唱什么“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没准儿就是要吃自己祖宗的肉,喝自己祖宗的血,甚或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因为每个中国人都很难说自己是如岳飞般纯种的“汉人”,是岳飞时严格意义上的“汉人”,每个人身上都可能或多或少或隐或显地流着“胡人”的血。历史上无数的“胡人”哪里去了?统统融化到中华民族,体现在当下的中国人身上了。汉族是成分最复杂,包容性最强的民族。你可以摒弃文化,摒弃历史,但你摒弃不了血脉。
  


  研究历史,在中华民族的层面,对形形色色的中原王朝的周边政权,就不能持过多的关于“分裂”“割据”之类的指责。
  他们的所为,从今天的角度看,是融合、统一的一种形式,一个阶段,是难以避免的、无可回避的历史阶段,是一种合理的必然的历史现象。在此方面,当时的中原王朝的君臣们都看得比较开,和亲、岁赐、赐姓、承认其合法地位等等的手段,体现了他们处理社会事务的务实与灵活,体现了他们开阔的视野与博大的胸怀。今天的中国人,不会在此方面逊色于老祖宗吧!
  (原载《银川日报》2016年4月20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7:58:05    跟帖回复:
63
此文载《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

急什么?怕什么?

  

铁  蛋

  
  日落息,日出作,春播夏锄秋收获。早熟命短素质差,顺天应时总没错。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急什么?
  但行善,莫思恶,遵纪守法爱祖国。新殃旧债担当着,心中无鬼不招魔。天地公道,昭彰因果,怕什么?
  高官显,大款阔,富贵如云眼前过。青菜萝卜品真味,琴棋书画自得乐。穷通有数,各得其所,比什么?
  尽心为,努力做,汗水换来金银垛。勤劳致富财运久,巧取豪夺必招祸。大方不少,吝啬不多,算什么?
  忍让安,知足乐,身外之物当施舍。儿孙有志不靠咱,后代无知财是祸。教子明德,以身作则,积什么?
  父母恩,忘不得,师长教诲牢记着。羔羊尚且知跪乳,人无孝行算哪个?奉师养老,尽分尽责,逆什么?
  填饱肚,即不饿,粗茶淡饭百年活。营养过剩失平衡,贪味伤身犯不着。动物尸体,怪病多多,馋什么?
  得缘舍,福倚祸,天理法则何曾错。书到今生读已迟,位尊相好前生德。见贤思齐,斗私悔过,妒什么?
  身外物,求不得,替人保管瞎忙活。聚财无道命难全,百万买得弹一颗。来去赤裸,哪个属我?贪什么?
  世事凉,人情薄,美妇眨眼变丑婆。豪宅瞬间易主公,高位顷刻别人坐。粘缚执着,大碍解脱,恋什么?
  历坎坷,经曲折,人生之路无假设。天堂地狱随业造,各具因缘都没错。大道通天,脚底踩着,悔什么?
  看得破,忍不过,心火难灭因有禾。君子难遭君子成,小人自有小人磨。吃亏积福,欠债难躲,嗔什么?
  山逞强,水守弱,海底曾淹大西国。位尊财旺休得意,名流倒台倍落魄。时运无常,高升必堕,傲什么?
  心头镜,慢慢磨,学问功夫细细做。谁信世间炒作客,飞蛾扑火自投锅。抱元守一,不温不火,躁什么?
  法界大,菩萨多,有个众生即是我。世智难测如来意,超脱三界当念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疑什么?
  (原载《杂文月刊》2016年7月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8 16:47:59    跟帖回复:
64
此文载《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而《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所选的文章,两年后重读,依旧没有“陈旧感”。这,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悲喜交并吧。

谎言

  

杨争光


  
  


  谎言,俗称谎话,假话。
  从嘴里说出来的,用笔墨写出来的,都在谎言之列。
  日常的闲谈、问答、陈述,正规场合的讲话、发言、报告、声明,都可以是谎言。
  书写的历史也可能是谎言,至少可以夹杂谎言。
  假货的身上写满了谎言,从包装到说明书。
  


  谎言是用来骗人欺世的。
  对一个或几个,或一群人说谎,是骗人。满世界说谎,是欺世。
  人也许不能够满世界去说谎,却可以对着全世界说谎。比如有些“发言人”,有些明星“声明”。
  还有,著书作文要给天下人看的作家和知识阶级中人,也可以对着全世界说谎。
  当然,“可以”并不意味着“就是”。
  


  谎言是虚构的“事实”,即无中生有。
  谎言是事实被篡改之后的“事实”,即有中生无,使事实处在是与不是之间。
  捕风捉影式的谎言是对事实的放大;以重为轻式的谎言是对事实的缩小。此二者可划归“被篡改的事实”一类。
  谎言是“有所隐藏的事实”,言此而不言彼者即是。
  完全虚构事实的谎言在谎言中占比不多。因为完全虚构的事实容易露出马脚,使谎言制造者适得其反。
  更多的谎言是“被篡改的事实”和“有所隐藏的事实”。实中带虚,真中有假,不易辨识。
  谎言陈述的是“事实”,改变的是事实的真相。
  


  有小说家电影家自称“说谎的人”或“谎言制造者”。我们以为有趣。
  然而,艺术家的虚构和谎言并不同质。此趣非彼趣。区别在于,虽同为虚构事实,此趣却并非要以谎言骗人欺世,反倒在以虚构之言明世醒世。可见,自称说谎者,本身就是一个谎言——有人称之为“美丽的谎言”。
  


  然而,一个词成为词之后,就和世间所有的事物成为事物一样,就具有某种不可替代、不可弃置性。如能替代或弃置,会失去其存在的价值与“合法性”。
  谎言也不例外,自有其固本、守本的含义。
  以道德、审美为判断,给谎言冠以“善意的”“美丽的”一类前置,可以改变谎言的用途,却并不改变谎言固本和守本的含义。谎言就是谎言。
  正如同要警惕“正义”被恶意利用一样,亦须警惕谎言被善意滥用。
  谎言是言语行为,利己损人害世。谎言已自证其恶,是人类的恶行之一。
  如果“善意的谎言”能够成立,则“善意的恶行”也就能够成立。
  


  谎言还有种种。
  面对强大的恶,撒谎以求自保,免受伤害,是为无奈的谎言。
  面对自己的弱小,给自己撒谎以求赖活,自嘲,自慰,力图活出一种“笑”来,是为“苦笑”。苦笑者的谎言,使谎言有了一种反讽的意味。
  有人喜欢谎言,明知是谎言而宁愿信以为真者,以谎言予之。
  说谎者和受谎者各得其所。此处谎言就是一幕人间戏剧。这样的正剧、喜剧、悲剧、荒诞剧,从民间到庙堂,古今中外,都有,可称之“为谎言的谎言”。
  谎言种种,在特殊情景中使用,各有其意味儿。都可以是艺术家创作的素材,如果有足够的智慧,就可以成为艺术,且可以成为久远的魅力。
  谎言不仅是人的实际利益的需要,也是精神和情感的需要。
  甚至,说谎者需要说谎,是因为听谎者需要听谎。
  


  “指鹿为马”是实有的史实。
  “皇帝的新衣”是人为的虚构。
  和这样的史实与虚构中人不沾边的,“我们”能有几人?
  


  我们可以蔑视谎言的制造者,却不可轻视谎言的力量。
  我们可以蔑视谎言,却不可轻视谎言的魅惑。
  谎言很难戳穿,就因为它所具有的力量和魅惑。
  甚至,在谎言被戳穿时,我们往往因其魅惑而不愿意相信它竟是谎言。
  


  谎言和真言相对应。
  谎言往往是动听的,慷慨激昂的,信誓旦旦的。
  而真言往往是直白的,非但不动听,还刺耳。
  砒霜可以入药治病,也可以致病、致命。谎言也一样。
  我们享受谎言的美丽、温情、甚或激情,也承受谎言制造的人道灾难。谎言制造的灾难之后,也有破碎的白骨在叫喊、呻吟,当然,也有默不作声。
  


  时间可以使谎言显现原形。
  然而,时间也可以使真相永远淹没。
  对于谎言和真相,时间的效用是平等的,并不偏袒哪一方。
  理论上,谎言重复一千遍、一万遍,依然是谎言。实际的情形却总和“理论”相悖。这不仅是因为“重复”的力量,也有时间的力量。
  敢于说谎,并能够从说谎中成功获益,依赖的不仅是重复,也有时间。
  

十一


  查《现代汉语词典》。
  谎:名词。谎话。不真实,虚假。
  谎话:不真实,骗人的话,假话。
  这么一查,立刻索然。连同上边所说的,也显得乏味了。
  (原载《晶报》2016年9月3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 15:22:21    跟帖回复:
65
  

    

“九·一八”与瘾君子


  

阿  宝



    毒品这个话题,对中国人来说实在太沉重了。直到今天,仍然时不时传出一些明星或公众人物吸毒的消息。令人感到可怕的是,竟然有很多人为这种行为辩解,甚至公然要求毒品合法化。

    如果要想很专业地了解毒品的危害,涉及的专业知识和名词实在太多,我尽可能以通俗一点的方法来解释一下毒品的危害。

    在我们的大脑内,有两个相互对立而又相互平衡的机制:一个是奖励机制,一个是惩罚机制,前者令我们愉悦,而后者令我们难过。这种奖惩机制,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我们吃到美食的那种快感,以及饿肚子时的那种痛苦,其实是在激励我们不断寻找食物以生存。我们在爱情中的欢愉,以及孤单时的悲凉,其实是在激励我们不断寻找配偶以繁衍后代。

    而毒品,改变了这种平衡,毒品直接作用于人的大脑,取代了人体的奖励机制,令人感受到远超于正常的快感和兴奋。

    直接作用于大脑的毒品带来的极度快感,轻易就破坏了人体自身的奖惩机制。然而,这种快感并不能持续,人只有通过不断地注射毒品并不断增加剂量,才能勉强维持奖励机制和惩戒机制的平衡。一旦停止注射或者减量后,大脑里就只剩下惩戒机制了,人就会处于无穷无尽的痛苦之中,这种痛苦唯有毒品才能解脱。

    当时的张学良,就是这样一个瘾君子。张学良的毒瘾,染上不是一天两天,最初是吸食鸦片,其后又改成注射吗啡。张学良富甲天下,无须担忧毒资问题,所以毒瘾日渐加重。在1930年,他虽然已经毒根深重,但在毒品不缺的情况下,尚能勉强处理事务。而到了“九·一八事变”爆发的时候,张学良已经彻底被毒品摧毁了。

    1932年3月,张学良下野来到上海。这时,“九·一八事变”才过去半年,端纳见他时,觉得“这个人已病入膏肓,对他自己和国家来说,都毫无价值了”。而更早时,热河兵败后黄绍在北平会晤张学良时,见他“骨瘦如柴,病容满面,精神颓丧,大家都为这位少帅的精神体力和指挥威望担忧”。

    “九·一八事变”爆发时,张学良正在北京协和医院住院。我们基本可以断定,当时的张学良已经成为一个完全被毒品控制,被掏空了精气神的行尸走肉。对于这种瘾君子来说,只要能获得毒品和使用毒品,其他的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包括国恨、家仇、军人的荣誉、同胞的苦难。

    1932年,旅欧之前,在宋子文和杜月笙等人的劝说下,张学良终于下决心戒毒。与他同时戒毒的,还有他的夫人于凤至和情人赵四小姐。很难讲张学良的戒毒是自愿还是被迫,在戒毒期间,张学良还曾偷偷吃药。但在德国名医米勒博士的帮助以及宋子文和杜月笙等人的监督下,张学良终于成功地戒除了毒瘾。也很难讲张学良后来有没有偷偷复吸,但至少,历史记载是:他戒了。

    张学良的戒毒过程可谓惨烈无比,米勒医生接管了张学良卫队和亲随的指挥权,并赶走张学良的私人医生,将张学良捆在床上,听任其哭号求救而不予理睬。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几乎被囚禁了一生,冤枉吗?我不觉得。相对于不抵抗丢弃百万国土、三千万同胞的罪愆,一生的幽囚真的不算太重。

    历史无法假设,但我们依然忍不住要问,如果张学良当时没有那么严重的毒瘾,能够妥善处置“九·一八事变”,中华民族会经历十四年抗战这样一场惨绝人寰的浩劫吗?甚至,如果张学良没有那么严重的毒瘾,对其身体情况和精神状态肯定了如指掌的石原莞尔等人,敢于狂妄地宣称用把竹刀就能吓退张学良,敢于发动“九·一八事变”吗?没有“九·一八事变”,没有不抵抗,没有如此轻易的胜利,会有以后日本的全面侵华吗?

    我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不要忘记:1931年9月18日,那一天,整个中华民族的命运,就操控在这样一个被魔鬼夺去了灵魂的瘾君子身上。

    历史就是这样让人欲哭无泪。

    (原载《中国青年》2016年第1期/选编时有删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5 17:27:14    跟帖回复:
66
  

    

政治家的等级


    

赵士林



    老子依据自己的无为理论给政治家评了一个等级:“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

    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最好的政治家,是人民根本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其次的政治家,是人民亲近赞美他;再其次的政治家,是人民害怕他;最差的政治家,是人民蔑视嘲笑他。

    老子在两千多年前就给天下的政治家评了一个等级。这个等级评得好厉害,到了今天仍然值得我们琢磨,特别值得官员们思量。

    “太上不知有之”,老百姓感觉不到他存在的政治家是最棒的政治家,这是在说,不折腾老百姓的政治家是最好的政治家。老子是在告诫统治者,不要炫耀权力,好大喜功,苛捐杂税,贪污腐败,瞎指挥,胡折腾,大搞形象工程,专门制造假政绩。你到北欧去看,你正在街上遛狗呢,突然发现有位老太太也在你旁边遛狗,你定睛一看,这不是咱们的女王吗?你到超市买鸡蛋,正挑着呢,突然发现旁边有位老头也在挑鸡蛋,你定睛一看,这不是咱们的首相吗?这样的女王和首相,就是老子说的“太上不知有之。”

    “其次亲而誉之”,第二等的政治家,是老百姓赞美他,亲近他。

    中国历史上的皇帝,汉文帝算是体现了这种标准的政治家。汉文帝在位二十三年,全面遵循老子无为而治的政治思想。老子曾说自己有“三宝”:“一曰慈,二曰简,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老子的治国“三宝”,汉文帝至少做到了头两条。

    先来看他的“慈”。

    汉文帝做了皇帝,在法律上立刻明令减轻刑罚,在历史上首次废除割鼻子、刴脚等残酷的肉刑,他当了二十多年皇帝,监狱中犯人非常少。

    再来看他的“简”。

    经济上撤掉关卡,自由通商,大幅降低税赋,甚至长达十二年免收田赋,徭役三年一次,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思想文化上废除舆论管制,广开言路;个人生活上节俭自律,本来想修个露台,但是一听说花费黄金一百斤,相当于中等以上人家十户收入,立刻作罢。自己的一件袍子修修补补穿了二十多年,皇后的衣服不许裙摆拖地,帷帐不让绣花。特别是为自己修筑的坟墓,要求利用现有的山头,不允许专门起坟,陪葬品只用瓦器,不允许用金银铜铁锡等贵金属,以节省劳动力和费用。汉文帝的政治表现和生活作风充分体现了老子主张的“慈”和“俭”,因此他顺利克服了即位初期的政治危机,使国家进入正常发展的轨道,很快呈现了经济繁荣、社会稳定,民众安居乐业的太平景象,开启了历史上有名的文景之治。汉文帝因此获得民众的广泛赞誉。

    “其次畏之”,第三等的政治家,是老百姓害怕他,这自然是指专制国家的统治者。老百姓害怕的政治家还不是最差的政治家,最差的政治家是老百姓拼命编他的笑话,嘲弄他,蔑视他。这就是老子说的“其次侮之。”

    无论多么不可一世的独裁者,在百姓的轻蔑和嘲弄中,立刻就变成小丑。一个政治家台上台下被百姓拼命编笑话,在老子看来,就是最失败的政治家。

    例如希特勒,法西斯魔头,能量大得很,欧洲差点全都陷于他的铁蹄之下,但在百姓的嘲弄中,立刻就变成一个可怜可笑的小丑。有一个关于他的笑话说:一次希特勒来到一个精神病院视察,问一个病人,是否知道他是谁,病人摇摇头。于是,希特勒大声宣布:“我是阿道夫·希特勒,你们的领袖。我的力量之大,可以与上帝相比!”病人们微笑着,同情地望着他。其中一个人拍拍希特勒的肩膀说道:“是啊,是啊,我们开始得病时,也像你这样子。”

    在这种辛辣的讽刺,轻蔑的嘲弄中,穷凶极恶的希特勒顿时就成了一个可怜虫。

    老子的这个政治家等级表,值得政治家们贴在自己办公室的墙壁上,每天对照对照,看看自己属于哪个等级。

    最后,老子对胡作非为、凶残暴虐的统治者发出了严重警告: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这是几千年来回荡在统治者头上的惊雷般的怒吼!深沉的老子,也有金刚怒目的一面。

    (原载《岁月·醒狮国学》2016年第8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18:00:42    跟帖回复:
67
  
  无论我选编《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还是选编《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所尊奉的,都是我所认定的“大杂文”这一理念!简而言之,就是该文章要有“真知灼见”,要有“真情实感”,要“直面现实”,要“激浊扬清”,不能玩文字,不能为作文而作文……
  也因此,我把杂文界的那些“杂文混混”都给得罪了!(那些“杂文混混”的文章我是一篇都没有选!)
  当然,在杂文界,还有些“杂文痞子”“杂文败类”……对于那些东东,我是更不选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3:51:50    跟帖回复:
68

    知识分子应作文化托命之人

    许纪霖



    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里,如何安身立命?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做什么,又能够做什么?

    知识分子不是靠思想生存,是为思想而活着的人。知识分子典范地代表了启蒙一代人,有理性,有独立思考,有自己的意志力。用陈寅恪先生的话说叫“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在中国古代,究竟谁能代表道?美国研究中国思想史的权威张灏教授认为,中国古代有双重权威:一重权威是天子,代表政统;另一重权威是读书人,同样代表天命、天道,他们代表了道统,是“文化托命之人”。

    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古到今,常怀苦痛。但是,再痛苦,也要往前走,像鲁迅笔下的“过客”那样。往前走,首先要的是再回首,从已经逝去的历史中汲取知性的智慧与精神的支撑。再回首,就是怀旧。对于我来说,我所怀恋的旧,一个是民国,另一个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

    民国是一个短命的朝代,但这个短命的朝代可以说是一个“华丽的乱世”,在知识分子当中,出了不少“民国范儿”。“民国范儿”的特点有哪些?

    第一个乃是“纯真”。以西南联大为例,战争年代前方在打仗,他们就在后方读书,日本鬼子的飞机来轰炸,经常要“跑警报”,躲到防空洞里去,但是他们的心态非常安宁。“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他们的战场就在学术岗位上。在战争环境里面,这些学术大师写了很多经典著作。

    “民国范儿”的第二个特点是“德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有一个著名的太太客厅。客厅主人是当年的北平知识界“女神”林徽因,她既漂亮聪明,又很有交际能力。每天下午在她的家里,许多学者、作家云集,喝英式下午茶,谈学问、谈思想,很有魏晋名士清谈和风流的气度。每天太太客厅必到的是一位器宇轩昂、风流倜傥的绅士——英国留学回来的大哲学家金岳霖,他很有智慧,幽默,其风度远在林徽因的丈夫、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之上。

    “民国范儿”的第三个特点是“趣味”。民国的知识分子,无论从事人文的、社会科学的,还是从事自然科学的,都有很好的文学修养和文化品位。这与中国古代社会的风气有关。民国知识分子继承了传统文化中对流品的追求。许多科学家研究的是自然科学,其人文修养远在今日的文科教授之上。

    “民国范儿”的第四个特点是“尊严”。民国时代的知识分子是有尊严的。1944年教育部给汤用彤先生的代表作《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颁了最高学术奖。用彤先生很不高兴:“多少年来一向是我给学生分数,我要谁给我的书评奖!”他看不起那些高高在上、不学无术的行政官僚。民国知识分子留下的最重要的精神遗产,乃是人的尊严和士的气节。

    对于我来说,民国是一重值得怀恋的旧,另一重怀恋的旧,是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

    从1982年毕业留校至今,我在大学任教已经三十四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的学生一拨接一拨,从校园淌过,如今教室里坐满的,是九零后。春去秋来,花落花开,归来的春,已不是过去那个春,重开的花,亦非原来那枝花。

    三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若问校园生活究竟有何变化?我的脑海中跳出两个色彩分明的意象: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为界,如果说之前的校园如一片激荡的大海,那么其后的大学则变成了一口沉重的焖锅。

    前几年,中国刮过一阵“八十年代”怀旧风。我得承认,我也是一位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子,是那个时代启蒙运动的精神产儿,时光到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我的思想跟随着时代前行,但内心的灵魂依然为八十年代塑造,似乎是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八十年代遗民。作为“文革”之后首届1977级大学生,2000年,我曾写过一篇题为《大学年代:我的精神摇篮》的回忆性文章。一位七零后的学生读了之后,无限羡慕地对我说:“老师,八十年代的校园生活,真令人向往啊!”另一位八零后的学生则满腹狐疑地问:“八十年代真的那么好吗?会不会是一个被你们虚构出来的传说?”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究竟是令人神往的过去,还是后人虚构的神话——这恐怕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今天来说,八十年代已经成为一种批判现实的历史想象。作为一个八十年代的亲身经历者,我只是想说,八十年代拥有与当下完全相反的气质,那是一个充满生机、活力和对未来憧憬的年代。

    在那个年代里,校园中每一天的生活都是沸腾的、激动人心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的私人生活,比较起今天是枯燥的、乏善可陈的,但校园的公共生活足以让今天的大学生羡慕不已。数不清的学术讲座、公共辩论、话剧会演、诗歌朗诵,从学校到院系再到每个班级,无数的学生社团等着你去加入——不,让你自由去组建,尽情燃烧你的青春热火,发挥你的个性和创造力。

    诚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并非全然亮色,黎明的晨光背后依然乌云笼罩。理想主义的豪情万丈,可能意味着虚骄和狂妄;过度的政治参与,蕴含着悲剧性的政治危机;而漫无节制的奇思异想,也会导致理性的贫血。三十年之后,当我们以“后见之明”的智慧,意识到八十年代的种种不是的时候,我依然要说,让八十年代死去,让她的灵魂存活下来!

    (原载《太行日报》2016年7月31日)

47810 次点击,67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吴营洲选编:《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