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8 15:30:19    跟帖回复:
71
    读到这里,我觉得有点陌生,和我记忆中的大不同,就又去翻以前常看的120回本,发现果然差别很大。120回本没有惜春的谜语,脂砚斋本中明说是宝钗所作的七律谜语,在120回本中未指明是谁作的,脂本中贾政也未猜,而在120回本中,贾政猜了,是“更香”,作谜语的未回答,是宝玉抢答“是”,从七律的内容和宝玉抢着回答来看,应该是黛玉的作品更为妥当。120回本中,宝钗的谜语是另外一个,即谜底为竹夫人的。“有眼无珠腹内空,恩爱夫妻不到冬,梧桐叶落归家去,荷花出水喜相逢”——暗寓了宝钗的命运。综合以上分析,此地的谜语,120回本比脂本好,更符合人物性格。

    文中女孩子的谜语都暗寓着人物的性格或命运。元春的炮竹显然指她昙花一现的显赫。迎春的“算盘”里,含有命运的不可抗拒之意,暗寓迎春的“有功无运”的悲哀。探春的风筝谜语,几乎就是判词了。惜春的无疑紧扣了未来的遭际。四春的谜语都不吉利,令贾政郁闷。接下来这首七律,其风格内容,无论是性格,还是命运,都一定更切黛玉,而非宝钗。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无缘”显然暗指宝黛的木石无缘,“朝潮暮暮”“日日年年”的“焦首”“煎心”都可以联想到黛玉的身世和她的名作《葬花吟》;“风雨阴晴任变迁”表现黛玉不为外界所动的本真。整首诗歌的风格柔弱缠绵,忧伤美丽,就是黛玉,绝非宝钗。

    但宝钗的那首谜语,虽然暗寓宝钗的命运,但语句比较粗俗,不够端庄,也不似宝钗的为人。但这个谜语不是宝钗所创,我曾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似乎是一民间谜语,只是借用来暗寓宝钗的身世。另外,曹雪芹此刻未必已经决定让宝钗嫁给宝玉而独守空闺,很有可能是为了呼应120回本而添加。对宝钗此谜语,可信可不信。信呢,前一首的归属权自然是黛玉,不信,前一首就可争执,但我还是觉得,更香的风格内容确实是黛玉的。

    还有宝玉的谜语,脂评中无,120回本中有。可我觉得,红楼虽然围绕女儿写,但真正的中心人物,当然是宝玉。这样一个热闹的谜语大会,没有宝玉的谜语,绝对不是红楼。而谜底为镜子的谜语“南面而坐,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还是很契合宝玉。一则,宝玉将要入住的怡红院,镜子多是特色。而“象忧亦忧,象喜亦喜”八个字来形容宝玉的性格状态,其实很妙。宝玉成天和自己最喜爱的女儿们起居相处,其喜不必多言。但宝玉同时心头亦常有忧,比如本回中,就描写了宝玉调和失败之忧,并引发人生不常之忧。后面龄官的冷淡,更引发宝玉的忧伤感悟。何况心心念念中的黛玉,难以成为白首之人——更是宝玉无时无刻萦绕心头之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8 15:31:45    跟帖回复:
72
    其实,大多数人心目中的宝玉形象——一个混迹于美女群体,只想讨女孩子喜欢,不务正业,不求上进——这样理解有严重偏差。曹公批宝玉的词曲里,第一句就是“无故寻愁觅恨”,在太虚幻境里,仙姑的劝告也是“何必觅闲愁”,宝玉实际是充满忧伤的形象。其实,仔细为宝玉想一想,他怎么能不忧伤?

    宝玉是一个极富艺术气质又极具有正义感的善良公子,在这样一个令人窒息的时代,令人窒息的家庭,怎么可能不满怀忧虑?不能认同社会正统价值,不肯追求整个社会一致认同的正道——即通过国考赢取个人名利——并且一直在反抗,一直在追求自己的人生之路,艺术化的人生之路,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充满愤恨?他向往美好的爱情,渴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渴望寻找志同道合之人作为自己的终生伴侣,但自己的终身大事,自己完全无能为力,要听从迂腐功利的家长,宝玉怎么可能不充满悲伤?

    这才是宝玉的形象,也是曹公的形象。但要正面描写这样的形象,未免太痛苦。写小说,是在弥补自己生活中的缺憾,用虚幻的东西来安慰自己的心灵。曹公这才把主要精力用于描绘大观园的美好生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11 21:04:11    跟帖回复:
73
    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贾芹,为后文伏笔。

    求贾琏不如求凤姐——当家的名义上还是贾琏,但威风已经远不如凤姐。

    贾琏临走说昨晚我如何如何你如何如何,有时想想,曹公经常似乎不经意间,就会带出一点性爱,用意何在呢?有时想,曹公或许是在告诉我们,情爱只是理想,性爱才是现实。

    23回开始,宝玉黛玉宝钗们正式搬入大观园,开始梦幻一般的生活。宝玉跟随女孩子们进去,照理不合规矩,但曹公找了两个理由,一说是元春的意思,颇有奉旨进园的味道。二呢,曹公竟然又把宝玉的年龄降低了,在《四时即事》里说,是“荣国府十二三岁的公子作的”,进园时候又变成了十二岁,十二岁的小孩,和女儿们厮混在一起,似乎还是可以接受的——尽管他已经有了几年性经验,哈哈。这里真不能跟曹公计较年龄了,初试云雨的宝玉,无论如何也在两三年前,但他现在依然只有十二岁。总之,曹公就是要描写少儿少女的美好情感,至于以前和丫鬟云雨,和可卿偷情,和秦钟断袖的宝玉,已经是另一个宝玉,所以,年龄也就不去管他,我们不妨重新开始计算年龄,即从宝玉进入大观园开始算起,此刻,他只有十二三岁。

    为了让宝玉在园内规规矩矩,贾政喊宝玉去训话,儿子被老子吓得不敢前去见面——好失败的父亲。金钏的调笑,既写出了宝玉和这些丫鬟的亲密,也写出金钏的性格,她是不太注意细节的女孩,刚烈性格的人,往往如此,她其实有点像晴雯。这里也为下文金钏事件伏笔。

    贾政对比宝玉和贾环,觉得宝玉实在不错,说话口气总算客气一点,但依然是挑毛病,有一位台湾作家,另写武侠红楼,人物性格把握极好,就增添了宝玉的亲生父亲不是贾政而是王夫人偷情的产物——他对贾政的厌恶实在有理。这里顺手带出袭人名字的由来,红楼往往就是这样,到处都是这一类不经意的细节描写,汇合成蔚为大观的景象。这里明明是宝玉才华横溢之处,可在这个混蛋老爸眼里,就成了不务正业的证据,临别非要骂一句,“作孽的畜生”——什么畜生老爹啊。

    进去的日子是二月二十二日,好事成双的日子啊。每一处还添了六个人,两个嬷嬷,四个丫头,另外还有专管收拾打扫的人,园子里少说有一两百个人,其中只有一个男人——宝玉。这种日子,只有在男人的胡思乱想里,比如纳博科夫的小说主人公亨伯特的胡思乱想里,或者网络穿越小说中的胡思乱想里,或者笔者自己的小说《合魂记》,才会有如此美好奇特的生活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11 21:07:44    跟帖回复:
74
    总括宝玉在大观园快乐非常,“或读书,[庚辰侧批:末必。]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庚辰侧批:有之。]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倒也十分快乐。”脂砚斋批宝玉读书“未必”,可见并不是明理之人,或者说,不是理解曹公之人。曹公这里所写宝玉读书,本来就不是指“圣贤之书”,而是“兴之所致无所不至”之书。宝玉性格,肯定喜欢读书,如曹雪芹一样,而脂砚斋眼里,一说“读书”,立刻想到“圣贤之书”,可见迂腐了。

    曹雪芹用四首诗歌来形容大观园的生活。可以看作是在奠定大观园生活的基调,或许可以用“闲情逸致诗情画意”来形容。四首诗分别标以“春夏秋冬”,应该历经一年,但古人写诗,常常虚拟,和时间不一定挂钩。这里的四首诗作,既可以看做宝玉在大观园的感受,也可以看做曹公借机会一展自己的诗才,当然也是展示宝玉的诗才。

    有一些相当别致的句子,如“枕上轻寒窗外雨,眼前春色梦中人”之类,但在中国诗歌中,此类句子实在浩如烟海,无法引起人们的赞叹,我们只有把宝玉和他周围的美女想象进去,才会觉得诗句有味道。

    对于曹雪芹诗歌的艺术成就,红迷捧得极高,但曹雪芹在文学史上不算诗人,尽管喜欢曹雪芹,但还是认可专家的评定,曹雪芹的诗歌,算不上特别出色。但我更喜欢木心先生对曹雪芹诗歌的评价,“红楼梦中的诗歌,好比水草,离了水就不好。”这个比喻真是极其巧妙,水草婀娜多姿,飘逸动人,但离了水,就是一堆垃圾——不是说曹雪芹的诗歌,离了红楼梦是垃圾,但离开大观园的生活,离开黛玉宝钗宝玉诸多生动的人物形象,离开他们感人肺腑的故事,红楼梦的诗歌,就完全失去味道。

    但这样的好日子,宝玉竟然突然郁闷起来——进了大观园,不详写宝玉如何逍遥快乐,倒先写怎么郁闷,真是别出心裁。但这也就是文学,好比简奥斯汀的爱情故事,真要终成眷属了,也就该结束了,故事吸引人之处,总在曲折之地,总在郁结之时。

    宝玉郁闷什么呢,没有明说,只说,“园中那些人多半是女孩儿,正在混沌世界,天真烂漫之时,坐卧不避,嘻笑无心,那里知宝玉此时的心事”,结合下文宝玉读西厢读得津津有味废寝忘食,可以猜想到宝玉此刻的郁闷,是来自于“西厢心事”,但西厢文中的心事,其实更多偏向于“性事”,但宝玉只是“心事”,不是“性事”,性事有袭人可以解决,“心事”袭人无法解决,只有黛玉宝钗可以解决,但宝玉绝不敢莽撞,故而闷闷不乐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17 11:06:09    跟帖回复:
75
    茗烟要为宝玉解闷,拿来一大推市井戏剧小说,好的自然是西厢记牡丹亭古今小说之类文采裴然之作,次的就是武则天传奇之类,其中肯定不乏情色甚至色情小说,对少男少女危害不小——宝玉看了不少,但并没有堕落成为“皮肤滥淫之辈”,实在是天性淳厚啊。

    宝玉拿进大观园的是《会真记》,那是《西厢记》的前身,不知为何曹公不说《西厢记》,而说《会真记》?这两种本子,曹公自然都看过的。两者的区别,西厢的文采比会真记好。更重要的是,西厢删去不少会真记中的色情成分。比如,张生夜等莺莺前来相会,等得“火”起,结果红娘来说,小姐不来了,张生就把红娘拉上床去泻“火”,这个几乎可说是下流的、或者是正常的男人行为,在西厢中就不见了。那么,按照宝玉的性格,似乎应该选择西厢记而不是会真记。但曹公却选择了会真记,而不选择西厢,或许是一种现实的态度?但总觉得略有点问题,要淡化宝玉对黛玉的性爱色彩,强调情感,似乎总还应该用《西厢》更好。

    说到西厢记,总会想起一件趣事,文革刚结束,旧书店开始有一些书值得买,我常去福州路旧书店淘书。一次看到一人在翻一本西厢记,不知道他买不买,我在边上等得心痒难熬,等了半天,那个小伙说,“怎么是戏剧?”我大喜,顺口就说,“是的,还是小说好看。”他就把书放回书架,西厢记就被我收入囊中。从书架上找出来,薄薄一本,当时定价八毛四,旧书价六毛五,真是够贵的。看看版本年月,是80年印刷的,那么我那时已经在上大学了,一个月享受18元伙食津贴。这本旧书,超过了一天的伙食费。怀念毛时代的人,一定是愚昧到极点了。

    宝玉看西厢看得入迷,正看到“落红成阵”——特意提出这四个字,不知曹公是否带有隐喻,一是呼应宝玉黛玉的葬花,两人葬花方式不同,宝玉是水葬,黛玉是土葬,两人爱花之心却是一致的。不知还有没有情色暗寓,宝玉看了西厢,忘情之语,往往含有情色暗示,这里对黛玉说的话还含蓄一点,后文对丫鬟说“若与你小姐共……”,更是明显的西厢情色留下的深刻印象。而西厢记中的情色描写,主要也是“落红”句:露滴牡丹开。哈哈,有未成年人吗?跳过此处,不准深究。

    黛玉了解宝玉,关系又亲密,《大学》《中庸》如何骗得过黛玉?再说宝玉正在郁闷,闷的就是无人共读西厢。黛玉坚持要看,当然顺水推舟拿出来。黛玉一气读完,“自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这当然是假,要不后面也不会立刻责骂宝玉,说是“淫词艳曲”——真令黛玉入迷的一定是莺莺勇于追求爱情的过程和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但黛玉心向往之却不能至,当宝玉拿“多愁多病”“倾国倾城”调笑黛玉,黛玉立刻翻脸了——这才是那个时代的淑女形象:更多纠结,也更多自我桎梏,内心极其强烈的渴望和现实无情残酷的束缚构成永恒的冲突,悲剧因此而格外令人唏嘘。

    此时黛玉,主要还是“羞怒”:“带腮连耳通红”,“微腮带怒,薄面含嗔”,宝玉的调笑,恐怕是说出了黛玉自己的心事,这才特别生气,这是典型的“恼羞成怒”。黛玉之所以指责宝玉“欺负”,就是因为宝玉此刻的表白,不像后文那种纯粹思念的表白。这里的表白,是结合西厢的表白,带有情色勾引,这才使得作为少女的黛玉感觉自己受了“欺负”,因而感觉特别委屈了。而宝玉道歉的主要也是“欺负”,宝玉知道,黛玉告状是绝不会的,但内心的委屈是要消去的,这才说笑一般说了一大通“自辱”话语,立刻逗得黛玉失笑,并且情不自禁引用西厢语句,来嘲笑宝玉了。含蓄的打情骂俏,黛玉自然欣然接受,并乐在其中。但再进一步,黛玉就绝不敢越雷池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17 11:11:12    跟帖回复:
76
    这也是曹公心仪的境界,大观园就被设定为清净女儿之地,可以相思,可以传情,但不可以遭受性之污秽。宝玉和袭人等丫鬟或许仍有此事,但曹公只是作为游戏来写,不是作为性事来写。一旦性事入侵大观园,就意味着大观园的美梦必须醒了。

    宝玉赶回去看望“身上不好”的大老爷——老头子身边一大群年轻貌美的姬妾,身上会好才怪。

    黛玉“闷闷”地回房,此处郁闷的原因,自然还是西厢情怀郁结于内,不知该如何处置才好啊——年龄上总还是有点不舒服,宝玉要是十二三岁,黛玉就只有十一二岁,十一二岁的少女为西厢梦而郁闷,想起来总感觉别扭。这里,还是要把宝玉的年龄回复到十四五甚至十五六,黛玉的年龄该到十四以上,怎么也该是少女,不该是幼女啊。曹公前面之所以说宝玉十二三,大概只是打马虎眼,一个将要成年的男子混入全是女子的大观园,会被道学家骂死的。

    听梨香院排演牡丹亭戏文,这里是一段极为精彩的心理描写。中国小说推崇白描手法,很少心理描写——中国人看来,那就不合理,你怎么知道人家心里在想什么啊。但小说离开心理描写,许多地方很难推进,或者很难说清楚。红楼之所以难解,或许就因为极少心理描写。而人表面的行为举止或语言,都可能因时因地因人而有不同,即表面的行为举止和实际的内心不同甚至正好相反——喜欢作伪的中国人,实在太多了。于是就真假难辨,众说纷纭了。如果能够有心理描写,那就一目了然,心理描写完全不必作伪,或者一边作伪,一边写出内心的真实心理,那就没有歧义了。在欧洲喜剧里,就经常采用这样的手法,当面说完话,转头在独白内心真实想法。当然,这不见得是什么高妙的手法,有时就是避免误会的不得已。但红楼中,却故意留下大量表面和内心不相一致的行为举止和言语,于是,真假难辨,粗心人更是以假作真,完全被曹雪芹弄混了头啊。

    这一段描写,表面看还是白描手法,实际却是心理描写,也就是说,是白描手法和心理描写的结合,而且是天衣无缝的融合,极其巧妙。写黛玉路经梨香院,听到传来牡丹亭的曲子,毫无要写心理的痕迹,但所听曲子,却是少女杜丽娘游园时的心理,这里杜丽娘已经成为黛玉的化身,杜丽娘的心事,就是黛玉的心事。通过曲文的逐步演进,就把黛玉内心的悲伤一步步推向高潮。

    欣赏古诗文,最简单四个字,就是“情景交融”,看写了什么景,烘托什么情——大致就有了,至于更细致的体验,那自然因人而异。好比黛玉此处,听到的第一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心里自然已经被触动,显然,“姹紫嫣红”开遍的,不仅是花朵,更有花朵般的少女。但犹如付与“断井残垣”的“姹紫嫣红”一般,如花似玉的青春年华,只是如水一般无声无息流过去,渴望的爱情遥无踪影,下面听到点题的“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心内更加感概万千,浮想联翩,“心痛神痴,眼中落泪”——如此美貌多才,本真忧伤的少女,竟然还有人狠心诋毁,什么心肠?何必读红楼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22 15:10:54    跟帖回复:
77
    第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本回开首脂评有“伏芸哥仗义探庵”之语,脂评中常有涉及八十回后的情节,据此推测,脂评人自然和曹公非常亲近,曹公也应该写过后面的内容。前面说到过,写小说的人,几乎没有把前面部分写得特别精细完善,后面的内容却一点也不动笔。曹公应该写过后面的内容,只是无法忍受自己亲手杀死一个又一个心仪的女儿,最终决定删除后面的内容,只留下一点端倪,即晴雯之死。

    进了大观园里,首先写了黛玉宝钗湘云这几个最主要的女儿,接着曹公会丰富这个名单,逐一写到众女儿。这一回开始,就先淡墨勾勒香菱,再浓笔涂几抹鸳鸯。这里提到,宝玉凑近鸳鸯脖子“闻香油气”,而不是如黛玉宝钗那般的少女体香,曹雪芹把特别珍贵的少女体香,只给与了黛玉和宝钗。宝玉对鸳鸯,可谓放肆,不仅肆意摩挲白腻脖项,还赖着要吃鸳鸯嘴上胭脂——有点无赖放诞公子的模样,或许是在暗示刚刚读过的西厢,还在宝玉内心发酵。鸳鸯并不算生气,只是叫袭人来看宝玉的无赖样。袭人感叹,要这样,“这个地方可就难住了。”

    袭人说的这句话,看似随意,其实是一句重要话,就是说,袭人一开始就不赞成宝玉搬进园子和女儿们厮混在一起,她觉得这不成体统,对宝玉没有好处,对她自己自然也没有好处,她只希望宝玉按照世人那样,走名利富贵之路,她呢,安安稳稳作最贴心贴身的小妾——这是她的生活理想。问题是,她的理想生活违反曹公的理想,可以说,和曹公的理想完全对立。就此而言,说曹公会喜欢她,那自然可以看做完全不懂红楼了。

    红楼的核心内容,就是大观园,就是曹公为自己心仪的女儿,虚构一个人间太虚幻境,让她们,也让自己通过宝玉,在这个人间仙境里,过上一段向往的无忧无虑快乐幸福的生活。在构思撰写大观园的快乐生活时,我相信,曹公也就暂时淡忘了生活的艰辛,暂时无视了种种世人的不解和侧视,这种写作,尽管是虚拟的,但依然能够让人体验到美好生活的滋味——这是写作的乐趣,超越于名利之上的乐趣,只有能够沉浸在这种乐趣中的作家,才可能写出真正优秀的作品。有史以来,伟大的作家,写作时,应该都有这样的状态和特征。而袭人一开始就从根本上否决了曹公的这种设想和状态,曹公怎么可能喜欢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22 15:14:48    跟帖回复:
78
    宝玉路逢贾芸,又提到了年龄,贾琏说贾芸“大四五岁”,那么宝玉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假如以此回推,宝玉初试云雨就只有十岁了。红楼中的年龄,不可以按照故事情节的时间去推算,只要记住,曹雪芹希望梦中少女,永远都是十四五岁就可以了。

    宝玉竟然对贾芸说,“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倒象我的儿子。”显得轻薄滑稽,和前文赖在鸳鸯身上吃胭脂的宝玉相仿,此时的宝玉好像突然又变小了。或许进入大观园,进入这个满是可爱女儿的世外桃源,外在的束缚突然解去,宝玉以前被压抑的个性,逐渐释放,本真显示,又成了一个顽劣有趣逗乐胡搅的少儿了。也或许这就是少年时期的曹公,前面没有机会叙写,现在进入大观园,也可以说进入真正的生活,就另开天地,类似于补写一般,写出宝玉的童真顽劣,也写出对自己童年的回忆。这个内容放在前面是不妥的,一是宝玉就在大人眼皮底下生活,怎么可能如此放肆胡闹?二则,前面说过,红楼开头内容,主要是写少儿时期的性错乱,这在曹公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就不可能和一个顽劣有趣的宝玉放在一起了。

    识趣的贾芸要拜干爹,宝玉也一本正经说,“明儿你闲了,只管来找我,别和他们鬼鬼祟祟的。这会子我不得闲儿。明儿你到书房里来,和你说天话儿,我带你园里顽耍去。”正像长辈对小辈说话,有趣。实际呢,说过以后,自己很快忘记了。

    这里引出贾芸的故事,一方面是曹公总是时不时要捎带着嘲讽现实,好比本人阅读红楼,时不时就要骂骂毒菜,其实和曹公同一种心态。另一方面,或许更重要的,写贾芸的故事,主要是为了引出他和小红的爱情故事,这一部分,作为青年期,主要就是情爱,单单宝玉一个人的情爱,未免淡薄,故而引出旁人的爱情以作铺垫,主要就是贾芸和贾蔷的爱情,小说情爱氛围就浓烈了许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22 15:21:51    跟帖回复:
79
    贾芸的舅舅‘卜世仁’,名如其人,人如其名,蕴含着曹公对这一对夫妇极其强烈的憎恨和蔑视。想来,从富贵家庭,沦落为衣食有忧之辈,曹公在俗世中,没有少遭他人白眼,尤其是小市民,尤其是通过自身努力奋斗生活逐渐优裕的小市民,他们特别歧视“游手好闲”之人。看到过一则故事,说曹公擅长风筝技艺,曾用此技艺帮助一个贫困的邻居脱贫致富。小市民的心态一定是这样:自己有技艺,自己当然也可以脱贫富裕,却因为“好吃懒做”而不作为,活该一生受穷!小市民根本无法理解,一个人竟然宁可躲在屋里写毫无经济效益的小说,而不肯出去挣钱谋生——一直到今天,小市民依然是无法理解的啊。贾芸舅舅训斥贾芸的话,大概就是小市民嘲笑曹公的话罢。

    舅舅假模假样留饭,舅妈恶心烂肺哭穷——曹公对小市民的鄙吝极尽挖苦嘲讽,你要仔细对照一下,王熙凤的所作所为,就是富贵人家的小市民,其鄙吝和小市民何其相似!

    醉金刚倪二的段落,极为精彩,一个真实的泼皮无赖跃然纸上,要比水浒中的泼皮无赖生动得多真实得多。优秀小说中的人物,总是立体的,丰富的,而不是单一的。水浒中的人物形象虽然鲜明,但多数都是单一的,包括泼皮无赖。可是,红楼中的倪二,总共不过只有几百字,却如此生动精彩。他是一个无赖,那是肯定的,吃醉了酒与人相撞,拔拳就打,他放高利贷,逼债时刻,一定凶神恶煞到极点,就靠这个“凶”来吓唬欠债人卖儿卖女还高利贷,故而时时刻刻保持着这种凶,凶已经成为他的本能。可他又讲义气,帮助邻居,颇有侠气。曹雪芹似乎对流氓的评价,还要高于鄙吝的小市民。

    常有人说金瓶梅甚至说儒林外史比红楼高明,理由往往是人物更现实。曹公不是不会写现实人物,红楼中,寥寥几笔出来的现实中人,如贾雨村,如太监,如“不是人”夫妇,如醉金刚,等等,都极为生动精彩。曹公不多写他们,是因为曹公的笔墨,重点就不在写现实,而是写梦幻,写理想,我相信,真正的文学,理想,哪怕是梦想,也永远比现实更值得追求,更值得呕心沥血去描写。

    贾芸家应该很穷了,但家里却还养着丫头——或许算是祖上留下的一种财产,而不是花钱雇来的佣人,这样的话,丫头群体真是很可怜啊。

    贾芸算是伶牙俐齿,把凤姐奉承得满心喜欢,不容易。但是,如果单单几句话,没有随之而上的礼物,凤姐也不见得真往心里去,有了“利物”,凤姐才真的喜笑颜开。为了掩饰,故意淡淡而去,到了第二天反过来再来责备贾芸弄鬼——这就叫虚伪。贾芸抓住机会,说,“如今婶子既知道了,我倒要把叔叔丢下,少不得求婶子好歹疼我一点儿。”机敏之极啊。可是,凤姐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值得大家想一想,“凤姐冷笑道,‘你们要拣远路儿走’,叫我也难说”,求她丈夫,竟然算是走远路!这话儿里,透露出凤姐对贾琏刻意精心的排挤,几乎可以说是一种欺凌,一种压迫了吧。而贾琏则是个没有什么心眼的人,他原本给贾芸安排的活,给凤姐抢去,他竟然还告诉了贾芸,加上他又不是一个狠毒的人,那么,在和阴险狠毒的凤姐共同生活里,说他才是受欺负的一个,基本没错。至于贾琏乱搞女人,尤其说是贾琏欺负凤姐,不如说是整个时代整个社会在欺凌女人。曹雪芹就是在反对批判这样的社会,这样的时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23 17:01:42    跟帖回复:
80
    凤姐治她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用权势来压她,即你现在的大吵大闹,是一种不规矩,会让节日里的老太太不高兴。老太太不高兴,当然是大事。这一招治老厌物自然是立竿见影,

================================

法和规矩都是次要的,重中之重,是老大不高兴!

37624 次点击,124 个回复  1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谈古削今说红楼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