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9 9:24:06    跟帖回复:
151
    ‘那你为什么又嚎哭呢?’蒋二笑嘻嘻地问,作为厨师,他经历过许多丧事,头一回看到妹夫对大姨如此情深。

    王二老实,没听出蒋二厨师话中有话,把脸上眼泪用脏手抹掉,叹口气说;‘上个月初,那时天很热,柳老板給钱请我们去市里、外地找大姨,上海、西安我都去玩过了,大饱眼福啊,可惜都白忙活了,我心里惭愧,这是哭的一个原因。二呢,坐车外出时,我曾经过大浦,那一片芦苇大海,我就想,如果大姨被人拐进去,她一个人肯定走不出来,当时我想进去找找看,可是又怕自已也摸不出来。现在想来,我真对不起她,害得她死在里边。’

    这边王二对蒋厨师唠叨,像遇到了知音,说个不了。灵前跪了好久的柳天凉也爬起来了,因为王二磕头烧纸以后,又有几个邻居不顾猪头、公鸡还没到,也学着跪下烧纸祭灵,柳天凉都得奉陪。他费了好大的劲才爬起来只觉头昏眼花,手指又烧的疼,心想;

    ‘哎呀,享不尽的福,受不尽的罪,这样骂下去真要了我的命,不必劳驾警察抓去法办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0 7:45:29    跟帖回复:
152
    蒋二和王二聊了几句,一不留神见柳老板已爬起往豪华楼房去了,忙撇下王二,追上他请示。这时一个俏靓的美女从楼里迎了出来,拿出一张创口贴伺候柳老板贴好手指伤口,那样温柔专业,很像护理学校里毕业的高才生。蒋二自已是个厨师,成天在乡下各村镇办酒席,从不到饭店消费,因此没有赵胖子的福气,没享受过潘小美的掏包服务。他几次偷眼看潘小美细嫩的手指、高傲的胸部,心里想;

    ‘美女,你是我心里纯洁的神。今夜梦里再见。’

    经过潘小美贴心的关怀,柳天凉刚才受的苦、受的罪忽的烟消云散,觉得还是有潘小美在身边好,即能生儿子,又懂的男人享受的心理,服务周到,自已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掉脸瞧见蒋二那馋像,又好气又好笑,故意咳嗽一声,把蒋二吓了一跳。柳天凉大方地说;

    ‘中午的菜要好。二十四道菜不够,再来道鳖汤,烤公鸡。’

    ‘一定办到。那个酒?’

    ‘我家里有好酒,这个不用你操心了。’

    ‘是、是。’蒋二此时才觉得又偷看潘小美分神了,忘了柳天凉是个富豪老板不缺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1 23:14:50    跟帖回复:
153
    蒋二对柳老板忽然这样大方感到奇怪,因为他经常听人讲柳天凉对家人抠门,有钱也不給妻子武娟用,她死时还穿打补丁的破内裤,因此确定大浦发现的焦尸就是武娟。原来,柳天凉半天陪跪,受尽了苦头,后悔叫柳天冷、柳天冻的儿子明天来,想借中午的酒,改口叫两个侄儿下午就来当假子,陪客人祭拜。蒋二乐颠颠跑回祭棚东边的厨棚里,叫老婆、帮忙女工们备菜,大煤炉引火。围墙外,赵胖子随车拖来几十个花圈,叫人摆在墙边。又把好多的火纸拎进院里,借蒋二的厨棚堆放。蒋二老婆曹大香咧着嘴嚷;

    ‘这里有炉火,拎进来一大堆,别失火烧了。’

    ‘迟早都是烧,没什么。不过这大票子放这儿,许烧不许偷。’赵胖子嘻嘻笑。

    ‘呸,只有你才偷。’曹大香手拿炒瓢要打,吓得赵胖子告饶才罢。蒋二在旁边切肉,看着笑。

    这时,丧事的基本设施大体就位,只等明天哀乐队员和汪小仙来到。柳天凉一想到明天得去殡仪馆领武娟的遗体及火化,心又揪的疼,一句话,他已不敢面对武娟那黑洞洞的眼睛。

    

    转眼已是上午十一点半,学校放学。由于柳村小学就在柳庄西边几百米,挨的近,美美八岁了,一直都是自已一个人上学,不像邻村远路的学生要爷爷奶奶的接送。早上走时,院里院外空荡荡的,现在老远就见到大门口周围已摆满纸花,花花绿绿很好看,还插了三根旗杆,挂着长条旗子,上边还写着大字,虽和学校的旗子不同,但另有美感。从看热闹的人群间隙穿插走进大院,纸花更多,簇拥着一间新盖的帆布小房子,里边桌上摆着妈妈武娟的放大照片,和水果等好吃的东西,爸爸正烧着纸陪客人跪拜。妹妹花花、秋秋看热闹,在旁边跑来跑去的。美美就问三妹花花;

    ‘他们干什么呀?’

    ‘妈妈回来了。’花花连忙告诉姐姐。秋秋跑来,和花花站成一排,学嘴说;‘妈来了。’

    ‘妈妈,妈妈。’美美一听,激动的喊,来不及丢下书包就往楼房里去找。

    ‘姐姐,妈妈躲在桌上小牌子里呢。’花花告诉美美说。

    ‘躲躲迷藏呢。’秋秋接着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2 10:09:52    跟帖回复:
154
    ‘骗人,牌子那样小不好躲。’美美岁数大一些,已有一定的分辩能力,往灵桌上张望一阵,回头责问花花。

    ‘妈妈生气了,不愿见你。刚才爸爸跪下磕头求她呢,还说了许多的话,妈妈就不出来。’花花一边说,一边又模仿柳天凉祷告的声音说;‘孩他妈,你在天之灵要好好保重身体,要吃好、穿好,缺钱我給你,常生气伤脾伤心。’

    ‘伤心伤心。’秋秋在旁边学嘴。

    ‘妈妈死了吧。’美美明白了,有点不相信地问。

    ‘没死,她还要吃饭呢。’花花见姐姐不信,手指灵桌上摆的水果说,‘那些都是給妈妈一个人吃的。妹妹不许吃,我也不许吃。’

    这样一说,美美将信将疑,两眼盯着水果瞧。这时,柳老奶见美美放学了,书包扔在灵棚前的路上,过来拿开,以为美美饿了,想吃灵着上的祭品,就劝说;

    ‘美美,马上吃饭了。保母阿姨的菜已炒好,比酒席那菜还好吃。’

    ‘奶奶,妈妈回来了吗?’


    ‘你妈上远方打工去了,不回来了。’柳老奶还是以前哄孩子的老话,像讲童话似的,怕孩子知道妈妈死了伤心。

    ‘奶奶又骗人。’美美已能从奶奶的遮遮掩掩的表情里看出真相,不满地说,‘上几天,阳阳就是躺在小棚子那儿像睡着了,后来装进木箱子里埋了,也骗我说去外地不回来了。’

    ‘美美,这话不能见人就说,懂吗?’柳老奶怕偷埋的事暴露,连忙教导说。幸亏旁边只有近邻杨大婶,封二娘等几个人,蒋二、赵胖子几个在忙碌,又正与曹大香说笑,对孩子的话不当真。

    ‘奶奶,我想妈妈。’美美抱住柳老奶拎书包的那只手不放。

    ‘我也想妈妈。’花花、秋秋一起闹。

    ‘又气奶奶了。’柳老奶被缠住,耳朵里一片孩子的哭闹声,这时也想起多天来自已一个人带孩子的苦,禁不住也掉下了眼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3 13:11:00    跟帖回复:
155
    王二在大门外终于等来小马,买来了活鸡和猪头祭品,拿进院里整理好上祭桌。见美美几个缠着柳老奶要妈妈,他是直性子,对事情不愿隐瞒,就对柳老奶说迟早得让孩子知道,转脸对美美说;

    ‘美美,不要闹你奶了。实话告诉你吧,你妈妈被坏人骗到大浦那里杀害了,明天遗骨回家,那是她的灵牌。’

    ‘我妈妈真的死了。我没有妈妈了。’美美哭了,见花花、秋秋像看热闹,每人打一巴说;‘妈妈死了,还不哭,没良心。’

    ‘美美,别这样,好人是不死的。’二姨武梅哄道,‘你妈妈是升天去了,在天堂能看着你们成长。他们跪在那里烧纸,嘴里念叨就是对你妈妈说话呢。‘

    ‘我也想和妈妈说话。’

    ‘你在那儿一边烧纸一边说,妈妈就能听到了。’

    听了这话,美美好受许多,连忙跪在妈妈用过的旧被子上,请武二姨烧纸,她模仿大人的样子磕了头,哭着大声说;

    ‘妈妈,你离开我们好久了,现在我知道没有妈妈了。从此没有妈妈的疼爱、没有妈妈的关心,没有妈妈将影响我的一生,我和妹妹的世界将灰暗一片。妈妈,如果思念和痛苦能铺成一条小路通到天堂,我愿意走进天堂,接你回家。’

    ‘美美,小小年纪,你说的话太感动人了。刚才有天使教你说的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4 22:29:54    跟帖回复:
156
    旁边陪着烧纸的武梅二姨听了美美的祷告词很惊呀,在她的眼里,八岁的美美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没想到,姐姐武娟失踪到现在不过一个多月,美美这个娃娃忽的长大了、懂得了很多与年龄不相符的事,看样子,用不了几年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大姐大,挑起维护家庭的重担。

    邻居的一些大妈、媳妇本来大部分在院外看热闹、小声聊天,此时都到院里瞧美美祭妈妈,听她说到‘我愿走进天堂,接你回家’,好几个人掉眼泪,杨大婶叹息说;

    ‘没有妈妈的孩子,今后的日子苦了。’

    ‘有钱人家还行,有老奶、有保姆照顾,爸爸又挣到钱。要是穷人家没了妈妈,那真惨了。’封二娘宽慰地说。

    ‘再有钱,没有妈还是不行。’杨大婶挤挤眼,噘了嘴小声说,‘他爸找个后妈,生个儿子出来,那时再瞧。’

    偏偏杨大婶一番叽咕的话又被旁边不远的潘小美听到了,气不打一处来,即讨厌美美的恋妈情节,又恨这些邻居耍嘴搬舌,来时对她们那样好也没有用。

    

    院里围一大群人叽叽嚷嚷的热闹,惊动了客厅里的柳天凉,他正和来访的柳天冷、柳天冻聊天,请他俩下午把儿子送来做假子,陪来客祭拜,讲了一会,虽然气氛很融洽,但坐久了,柳天凉感到浑身不自在,尤其对面两人的目光,又冷又凉,此时正好借口出来瞧瞧,逃了出来。

    他和邻居们的关系都很好,老远就笑着向他们打招呼,在以前,邻居们一定会迎上他,问寒问暖,对武娟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可今天奇怪,有生育能力的大嫂和新媳妇们慌慌张张都往大门外溜走,尤其两个抱小孩的妇女,像怕孩子被他抢走似的,跑的更快,颠的怀里孩子害怕的哭叫。柳天凉奇怪,心想;

    ‘今天个个怎么了?难道都已知道我是杀人凶手?'

    这样想着,难免有点做贼心虚,恰好此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就担心有警察正悄悄摸上来,回头一瞧,原来是柳天冷、柳天冻跟在后边,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5 12:37:48    跟帖回复:
157
    柳天凉三个走到美美身边,看热闹的人群已散了,柳天冷、柳天冻本想和年轻妇女们调笑几句,宣讲一些结扎流产的卫生知识,却见只剩下杨大婶几个老婆婆,陂腿瘪嘴的站在那里,心不在焉,顿时减了宣讲的兴致。那杨大婶已是带孙子的年龄,见柳天冷瞧自已,忙把发福的肚子努力收起,掩掩藏藏也要溜。炒菜的曹大香本来大咧咧,能骂能嚷,这时像忽然害羞了,假装捡煤块,躲在蒋二身后。只有武梅生了两个儿子,早已响应号召做了结扎手术,知道柳天冷瞧她肚子也是白瞧,神色自然,对柳天凉夸道;

    ‘还是生女儿好,真懂事。大姐夫你真有福气。’

    

    ‘有儿子的人都喜欢说这样的安慰话,’柳天凉面对武梅的笑脸心里不认同,还很反感,‘如果你姐姐生这四个孩子里能有一个是儿子,她现在就不会躺在殡仪馆等我去收尸。哪怕她生孩子多了,落下一身病,我也会好好伺候她。’

    ‘过奖过奖。’柳天凉嘴上客气地说,心里话留在了心里。

    ‘你都生儿子,你姐都生女儿,如果你姐妹俩肚子互相调节调节,都是生个儿子再生个女儿,那才齐美了。’柳天冷在旁边调笑说。他瞧着武梅那张被太阳晒的黑脸,眼小鼻子大,与武娟那美丽相貌比不像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丑的离谱了。‘为什么丑女人命好,能个个都生儿子呢?'

    ‘胡说,能生儿子的女人才是最美的女人。’王二在旁边听了不赞同,又是直性子,放大嗓子说,‘她让我少操许多的心,少受你们的罪。’

    ‘哈哈。’柳天冷被王二顶撞,无话反驳,笑两声遮掩。他接着伸手摸摸美美的头顶,夸赞说‘

    ‘美美越长越俏靓了。’

    ‘不许你的手碰哦,走开。’美美脸上挂着泪水,忽的生气了,把头猛一晃摆脱了柳天冷的手,人也跳在一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6 13:04:59    跟帖回复:
158
    柳天冷吃了一惊,没想到会有女孩对他如此无理,渺视他的尊严。从来都是女人见了他都是低声下气的,尤其那些俏靓媳妇第一胎生了女孩的,见了他像羊见了狼,大气不敢出。他在心里骂;

    ‘毛丫头,不识抬举。你爸大富豪见了我都客客气气的,要酒有酒,借钱有钱,你倒这样高傲,叫我难堪。’

    当然,当众亲友和柳天凉的面,柳天冷又不能和小侄女赌气,只好自已打圆场笑道;‘美美真是好样的,有脾气,像个小美女。’

    ‘美美,叫大伯、二伯。’柳天凉见柳天冷大哥下不了台,为缓和空气,教导说。

    ‘一嘴毛,我才不喊呢。’美美后退几步,才转身跟柳老奶进西屋饭厅吃饭去了。

    ‘哈哈。’柳天冷摸着十几天没刮的胡子笑了,周围亲友们都附和的笑了。

    杨大婶溜到蒋二的厨棚里,对曹大香讲柳天冷的小道故事;‘自已先生了两个丫头,按规定女人要做手术,头天晚上村里开会研究本村结扎女人的名单,有他女人的名字。他溜到茅房粪坑边痛哭流涕,哭昏了跌进了粪坑里,在里边哼哼爬不出来,柳天冻出来尿尿,奇怪;‘粪坑里难道有老母猪?’再一看原来是他。终于感动了支书,放他一马。了不得,从此工作更积极了’

    

    杨大婶讲到深处,脸上露出不肖的神色,蒋二、曹大香听了,虽然将信将疑,再瞧柳天冷时心中也添了几分蔑视。倒是武梅担心柳天冷心中留了不爽,就笑着为美美的行为解释说;

    ‘刚才她听我家那个粗人说,她妈妈被人骗到大浦杀了,就对陌生人的举动起介心。小孩子,不懂事。大伯,你不要往心里去。’

    ‘自家孩子,事事有戒心好,长大不吃亏。都怪我这胡子,美美把我认着杀她妈妈的凶手了,哈哈。’

    柳天冷又摸一把胡子,短茬硬硬的扎手,大笑了两声,如果到抗日剧里演土匪,他换件衣服就是好演员。柳天凉在一边看着,心里真凉透了,想;

    ‘如果有一天,美美知道是我雇凶杀了她妈妈,一定会恨死我。可怜的孩子们,你们暂时还蒙在鼓里,在猜想凶手的摸样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7 13:48:44    跟帖回复:
159
    第二天早上,太阳刚露头天边朝霞映红,才五点半,赵胖子介绍的唢呐吹鼓手乘坐的大三轮已到大门外,机器‘突突’响,把半边村庄都搅醒了。此时,柳天凉还睡在床上,半醒半梦,一夜觉没睡好。原来他独自一个人睡的觉,把门反锁,不许保姆兼情妇潘小美溜进来,因为天亮后要去领武娟骨灰回家,得收心养性,更怕武娟在天之灵怪罪,那只脏手被擦伤被火烧已受了不少的罪,如果武娟再怪罪下来,说不定更糟。还有,如果和潘小美偷偷摸摸的事被吹鼓手撞见,杀妻的事又曝露,他们一定会编成段子小戏走四方传唱,那他会像陈世美那样恶名流千古了,所以,他把潘小美撵远远的睡,却影响了自已的睡眠质量。

    吹鼓手在门口大声说话,柳老奶退而不休,早已起床,开门和他们讲话。柳天凉又躺一会,担心吹鼓手闯进来,不得已爬起来走到门口,吹鼓手们已开始往车下卸东西,要搭戏台,好吹唱表演。领头的是个小平头,四十来岁,精神足,有嗓门,站在旁边指挥。他旁边还有两个着装艳丽的女人,仔细看都有三十多岁的年纪,准备在小戏里演大家贵妇和小姐。小平头一眼看见柳天凉西装领带,红光满面的,知道是老板,老远就笑着打招呼;

    ‘柳老板。你好你好。’

    
    ‘老板尊姓?'柳天凉早已把赵胖子咋天介绍的话忘了。

    ‘免尊姓吴。叫我小平头好了,我带的这个队伍就叫小平头歌舞团,’

    小平头吴老板笑着自我介绍,还亮出招牌名号,从他笑嘻嘻脸上看,是个诙谐幽默的人物。在来之前,小平头吴老板从赵胖子那里已把柳天凉的丑事打听的一清二楚,什么前几天刚夭折一个女儿,现在又知道失踪的女人武娟被害,今天要去殡仪馆领尸,连他家保姆潘小美是个饭店掏包老手都知道了,这样在葬礼上才懂的忌讳,说笑时能避开柳天凉的痛处。柳天凉对小平头的家底却一无所知,忙叫管分孝布的武梅每人给条白袖章外加一包烟,安排吃早饭。

    饭厅里潘小美忙着往大圆桌上摆饭菜,大多是咋天中午招待柳天冷等亲戚邻居的剩菜,蒋二炒的太多了,二十四道菜外加汤剩下许多,才端出一半已摆满了桌。小平头吴老板和他的队员、美女们对剩菜一点也不在乎。刚端上碗,门外又来了人,柳天凉迎出去一瞧,原来是汪大师风尘扑扑来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8 12:52:50    跟帖回复:
160
     还是那身白唐装,长胡须,汪小仙这身衣服像是他外出不变的礼服。不过这次来多带一只竹提篮,里边放了两三刀烧纸、一盏旧马灯,作为到村头为武娟土庙送饭用的道具。汪小仙见柳老板迎出来,老远就用低沉的哀调说;
  ‘柳老板,节哀,节哀。’
  ‘大仙,清早来的好早。’
  柳天凉见了汪小仙,特别高兴,像有了主心骨。因为咋天他没来,缺少司仪,丧礼乱糟糟的,送饭到村外不城模样。汪小仙见外边旌铭上没有提字,刚要提出建议,却见里边灵棚已搭好,惊叹死者武娟生前好俏靓,虽是黑白照,两眼望人像爱上每个人似的,他连忙要去拜祭、磕头,柳天凉忙找咋天下午来的两个假子;大飞和东东陪跪,原来回家去了太阳老高还不来,还得亲自出马,柳天凉不由得骂;
  ‘东东九岁睡早觉罢了,那大飞十七八了,也还没有影子,二哥干什么去了,一顿好酒白搭了。不是亲儿子真没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9 13:29:05    跟帖回复:
161
    陪汪小仙祭过灵,请进西房饭厅用早餐。赵胖子、小平头吴老板等人都与他认识,他们三人是办丧事的三组合,经常在办丧事的人家相遇,当然不用柳天凉费口水介绍了。不过,那两位老板对汪小仙不像对柳天凉那样尊敬,那个小平头见面就学狗叫了两声;

    ‘汪、汪汪,汪大仙又见面了,精神很好呀。’

    ‘哪里、哪里,各位有礼了。’

    汪小仙毫不在乎,在门后放下提篮和马灯,向在座各位抱拳。赵胖子让一让身边的位子,还从美女戏子面前拿来一双多余的筷子,放在汪小仙面前。那两个三十多岁浓装的美女戏子瞧着汪小仙笑,笑他虽然仙貌道骨,却态度和霭,有他参与丧礼,将是老板们戏弄的好材料。柳天凉见了,知道丧礼上调笑不可缺,戏弄司仪是其中一部份,尤其汪小仙挣钱几乎没有资本,全凭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不像赵老板和吴老板都有大本钱投入其中,没本钱的人只好受委屈了,说深说浅不敢翻脸。汪小仙坐下,拿起筷子,就对站在人后的柳老板、王二说;

    ‘都来吃一点,饿肚子可不行,鬼有空可钻的。’

    ‘话说的对,不吃不行,’小平头对众人眨眨眼调笑说,‘大仙,你在家一定先吃了一顿泡饼才出门,现在又吃一顿,吃的太饱也不好,过一会送饭到土庙,你蹲不下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0 13:19:17    跟帖回复:
162
    ‘小仙,吃饱喝足先和美女们跳跳热舞再送饭,那才精神旺。’赵胖子也来了一句。

    ‘你们就是给我一百块,我的腿也翘不起来了。还是你们年轻人行啊。’

    汪小仙笑着回应,很快和老板、吹鼓手和舞女们打成一片,他适应能力特别强。酒桌上的气氛像在喝喜酒。美美上学,起床早,按习惯到西饭厅吃饭,见有一群陌生人先抢了座位还吃她家的饭,站在人后眨着眼瞧。汪小仙认识美美,像见了老朋友似的躬腰招招手,笑着打招乎;

    ‘美美,你好。’

    ‘你是汪、汪汪小仙。’美美想起来了,记得阳阳的葬礼上有他前后跑。

    ‘对了,几天不见,美美长大了。’

    汪小仙这样和蔼可亲,进来添汤的柳老奶过意不去,教导美美说;‘美美,叫汪伯伯。’

    ‘汪伯伯,你好。’

    听到美美尊称自已,汪小仙忽的感动了,竖起大拇指向柳老奶夸道;‘真是好孩子,长大准有出息。柳老奶,你有她在身边福气无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2 12:23:18    跟帖回复:
163
    柳天凉表面上老板风度不减,安排事情条条有绪,其实心事重重,没坐在汪小仙、吹鼓手一起吃饭,当然赵胖子、吴平头也不强留,在他们的想像里柳老板妻子遭遇不幸心里当然难受,看不得他们有说有笑的,溜到一边强咽泪水去了。柳天凉和美美、柳老奶、花花秋秋等在厨房里吃饭,没有凳子坐,大人就站着吃一些算了。潘小美和武梅掌厨,来客就安排吃饭,到此时,东东和大飞还不见影子。

    柳天凉第一个吃完了,走到饭厅门口,正遇到汪小仙一边剔牙一边低头走出笑闹的饭厅,看样子他真是在家先吃了泡饼,肚子不饿。柳天凉惊奇地问;

    ‘小仙,天长长的,有很多的事要做,吃得太少了吧。’

    ‘我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早饭一向半碗饭泡汤。’

    柳天凉估计他是受不了吹鼓手们的调笑开刷,半饱退场,就邀他到楼房会客室小坐,等到东东、大飞等人来齐了再去村头武娟的土庙送饭祭典。汪小仙感谢柳老板青目善待,一边走,一边安慰他说;

    ‘中年丧妻,人生三大不幸之一。柳老板,要节哀。’

    才走几步,忽的看见潘小美迎着柳天凉要几个钱去买袋味精,有爱人的柔情,汪小仙不由得暗暗吃惊,因为上两天柳天凉家还没有她的身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仙女,看来柳老板身边从不缺美女,他在心里又接一句;

    ‘中年拥小蜜,三生有幸啊。柳老板,你真有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3 21:40:48    跟帖回复:
164
    楼门口也贴了白对联,里边却照旧,尽显豪华。汪小仙见了,嘴上不说,心里觉得柳天凉丧妻之事很有点怪,与他的女儿阳阳之死不是一回事。多年来,汪小仙为人算命、替人消灾,跑过很多地方,打架、伤人、离婚、打官司的事见过很多。这柳天凉妻子尸骨没寒,就有怀孕的美女保姆出现在家里,很能说明问题,他在心里对柳天凉警告说;

    ‘柳老板,你真大胆,以为钱多能哄住每一个人?可惜,人在做,天在看。’

    柳天凉请汪小仙坐下,递上待客的香烟,态度恭敬。汪小仙在厨房受够了吹鼓手们的戏弄,此时又有了高高在上的神仙感觉。心里的意识形态有了极大变化,想;

    ‘柳老板其实是个好人,此事定有难言之隐。采石厂以及搞建材的刘老板、汪老板也比不上他。唉,我不过是个混饭吃的小人物,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潘小美送上好茶,在饭店里工作多时,她对伺候客人的礼节很在行。

    柳天凉讲了一些问候的家常话,又打听几句债主刘老板、汪老板的情况,接着说;

    ‘家有不幸。上午得去市殡仪馆领回家属遗骨,想请大仙同去,遇事好协商。’

    ‘愿意奉陪,愿意奉陪。’



    对于柳天凉的提议,汪小仙早有心理准备。前天他去镇里办事,在饭店偶遇柳天凉请客,从交谈中已大体了解柳天凉妻子武娟遭遇不幸的前后经过,感觉到其中有棘手的问题,就问道;

    ‘柳老板,还准备安排哪些人过去?’

    ‘当然多去几个人为好。我的大哥、二哥也去。’柳天凉说到此停顿了一秒钟,接着又说,‘她家人也通知了,到现在人还不见影子。’

    ‘她家人一定要去。打电话催催吧。’

    对与汪小仙的提醒,柳天凉虽然赞同,其实心里巴不得武老奶以及大舅小武不来才好,像阳阳遇事那样全消失,他反落个耳根清静。所以,他母亲柳老奶请王二通知亲家母时,柳天凉虽没有阻止,心里曾埋怨说;

    ‘关你什么事,找他们来白吃白喝,还多受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4 14:17:03    跟帖回复:
165
    他更耽心武老奶又发病,当众亲友的面造谣说是他害死了武娟,在丧礼上哭闹,成何体统?一想到此,柳天凉的心立即变的恐惧,仿佛武老奶的哭嚎叱骂像狂风暴雨已来临,自已像只偷偷摸摸干坏事的狐狸夹着尾巴无处逃。

    正埋怨汪小仙多嘴,搅坏他的情绪,忽听到大门外真的有人哭嚎,一片声吵嚷。柳天凉大惊失色,嘴里小声叽咕;

    ‘真来了,真来了。他妈的,小仙的嘴真灵。’

    柳天凉心吊到嗓眼,又不能避而不见,装模作样的本领几近破产。谁知打闹声中,只见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慌慌张张奔跑进大门,被灵棚边的花圈的竹腿绊了个趴,顺势爬进灵桌肚下去了。后边美美头披孝布、腰扣麻绳像白衣白甲的武女追打进来,到灵棚边,拿起陪灵用的哭丧棒就要往灵桌下捅。柳老奶见了,大惊失色的嚷;

    ‘美美,哭丧棒不能打人,一辈子晦气的。’

    后边花花哭嚎着尾随进来,秋秋在旁边对柳老奶结结巴巴地说;‘奶奶,爱哭不是好孩子。我没哭,我是好孩子,是吧、是吧。’

  

    原来是孩子拌嘴,柳天凉对自已刚才的心态感到好笑,忙走出去瞧。只见柳天冷的儿子东东躲在灵桌下不敢出来,两眼带着恐惧往外瞧。头刚要往外伸,美美拿哭丧棒就打。小平头吴老板、赵胖子等人见了瞧稀奇说;

    ‘好厉害的孩子,像个野蛮小公主。’

    ‘他才是个野孩子,到我家就打人。’美美气呼呼对小平头说。‘把花花推一跌。’

    ‘啊,原来他欺负你妹妹了,真的该打。’小平头吴老板故作惊讶地说,又对柳天凉竖起了大拇指。

    柳天凉劝开美美,叫东东出来穿孝服,好去送饭。讲着话,大飞也来到,原来柳天冷和柳天冻把孩子留在这里,先去村里上班报到去了。汪小仙已到西饭厅拿了竹篮、马灯,武梅安排了两碗米饭,以及一些烧纸在提篮里。他走到门外,只见小男孩东东从灵桌下爬出来了,手揉着膝盖,两眼还瞧着观察美美的去向。

50148 次点击,225 个回复  上一页 1 ... 8 9 10 11 12 ... 1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芦苇荡女尸焚烧案追踪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