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2:53:47    跟帖回复:
181
    房里两张桌子,一个中年干部和一个青年对面坐着正办公,见有人进来,转过脸来瞧。柳天凉想当然认为中年人是张科长,青年人是办事员。靠墙边是待客的长沙发,已坐了好几个武家亲戚,见了柳天凉都起身迎接。小个子妇女是舅妻小芬,比小武有精神,来办丧事居然把头发梳的光光的,插着花卡,紫花短袖衫配牛仔裤,像要出席婚礼似的。她和武娟处得很好,知道柳天凉对武娟刻薄、厌恶,武老奶骂柳天凉害死了武娟时,她也曾帮腔附和,不过今天她的态度却很好,先开口亲热地打招呼;

    ‘大姑爷,几天没见,发胖发福了。’

    ‘孩大婶,你好你好。’

    柳天凉奇怪小芬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恢复了出事前那种见面就戏笑的模样。再一看,原来坐的人群里没有武老奶,根本就没来,小芬一个年轻小媳妇也就没有了挑战柳天凉的动力。柳天凉忽的醒悟;

    ‘武老奶七十多岁的人了,怕死啊。她没有胆量往殡仪馆跑,担心见了武娟焦尸吓得一口气憋过去醒不来,正好一同进炉子。哈哈,这一点,我以前为什么没想到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2:18:18    跟帖回复:
182
    看到武家亲戚如此软弱,柳天凉心里变得轻松许多,迈着大老板的步态走到办公桌边办手续。其他亲戚在原地等待,倒也没有像看热闹似的都簇拥到办公桌边噪杂插嘴。王二、武梅和舅子小武、小芬讲家常话,感慨大姐武娟命苦;汪小仙就事论事向武家那几个亲戚宣讲人生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谁也改变不了。这些亲戚中,只有柳天冷比较在意办公桌边官员的仪表风度,和自已这个村官相比,还想道;

    ‘你们殡仪馆是把人往那边送,我是不许人多生出来,都是为地球减轻人口压力服务的。天者;夜与昼。地者;荣与衰。人者;生与死。为了武娟,我们走到了一起。’

    柳天冷和柳天凉想法相同,都认为中年人是张科长,因为他很有领导人的风度。不料中年人却对走近的柳天凉向对面一指说;

    ‘我是办事员,张科长在对面。’

    对面小青年听到了,连忙接话说;

    ‘是是,我是张科长。请到这边来。’


    那青年张科长双手接过柳天凉递去的交接手续,没等柳天凉说话,又说;‘遗体正在整容。请休息一会,半小时后到瞻仰厅瞻仰遗容。’

    ‘谢谢,麻烦你们了。’

    柳天凉感谢不已,没想到殡仪馆服务态度这样好,还想的真周到,把他心中盘算为难的事自动做了,自已的担心多余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13:24:56    跟帖回复:
183
    尤其早上到村口祭灵的时候,大飞和东东打架,东东还滚到水里成了落汤鸡,按汪小仙背后的讲法,预示着新的一天不吉,没想到事情却出奇的顺利,如果在化肥厂找领导办事情也能这样容易,处处开绿灯,我柳天凉跑腿的事情能减少一大半。

    柳天凉想到化肥厂,从口袋里掏出包好烟。他自已虽然不抽烟,在化肥厂里却有散烟老板之称,因为他在厂里不论见了谁,都敬烟,即使迎面遇到的是个普通的工人、保安、清洁工,笑着打招呼之后就往口袋里掏烟。他的车里天天带着四五条烟,当然对领导和工人烟的品牌是不同的。

    张科长是个小青年,知道吸烟的危害,推辞不掉,就接了那棵烟放在桌上继续办手续。再敬中年办事员时,从他的手指头上可以看出是抽烟的,但是却坚持不接烟,柳天凉很不理解地说;

    ‘一支烟什么大不了的,难道嫌我这烟品牌差?'

    ‘不是不是。’


    柳天凉不知道,张科长对面办公的中年人是市刑警队的老李便衣顶替的,想从交接遗体过程中近距离了解柳天凉的人物性格、处事方式,从而为案件调查提供帮助。他出于习惯不接受案件当事人的烟酒邀请,看到柳天凉不理解的神情,忽的醒悟自已现在的角色是普通工作人员,不可严格遵守警察工作条例,从而引起嫌疑人的警觉。

    老李连忙接过柳天凉递上的一支烟,去口袋里摸火机。柳天凉的火机打着火递来,他也没在拒绝,两人这时已像多年的哥们亲热了。柳天凉作为大老板,有一定过人的观察力和记忆力,果然问道;

    ‘朋友有点面熟。以前在别的地方工作吧?’

    ‘告诉你吧,在大浦卢苇荡认尸现场曾扶过你一把。’老李心里这样想,嘴上可不能这样说,如果说了,肯定又能吓柳天凉发昏,那样的话还得扶他,‘我在化肥厂干过几天保安。’

    ‘跳槽了?真可惜,那可是一个肥单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6 13:08:34    跟帖回复:
184
    ‘肥单位?哈哈,肥的是老板,轮不到工人肥。’

    老李笑一笑,他从小汤那里了解到柳天凉在化肥厂包工的一些情况,随口编了这么一个虚构的工作经历,用以遮掩自已的警察身份,没想到柳天凉感慨,担心他再深入谈化肥厂的情况,问得自已露破绽,就冷嘲了一句,泼灭他谈下去的兴趣。

    汪小仙听了表示赞同,摸着长胡须走近桌边,传受秘诀似的说;‘要说肥单位,这儿才名符其实呢,那些服务要多少钱就给必须给多少,没有家属敢谈价的、、、。’

    ‘嘿,我嘿、、、。’张科长咳嗽了两声,打断了汪小仙的话。

    ‘小仙讲的有道理,这儿不但工资高,官还升的快。’柳天冷用羡慕的目光瞧着咳嗽的张科长,点头说,‘小小年纪就当上了科长,真不简单呀。’

    ‘这样好的单位不是好进来的,得靠关系好才行。’柳天冻忙附和大哥柳天冷。谁知身后王二正和小武两口谈家常,被他们吵得谈不成,就大声说;

    ‘柳二哥,不要说这叹气话,迟早有一天你不靠关系也能进来。哈哈。’


    ‘唉,王二,你哪天说话才能变得文雅点。’柳天冻对王二粗话无可奈何。

    其他人 都发笑。柳天冷听了王二的话却打了个寒颤,心口像忽得吞下了一股零下三十度的冷气,觉得这是一句粗人直白谶语,暗示他终有一天会罪行败露,枪毙后被送到这里了结。老李则在心里说;

    ‘如果他是对柳天凉说这话,就不好笑了,因为他作案的可能性最大,如果所有证据都指出他是凶手,进来的那一天真的就在眼前。’

    只有汪小仙来了精神,像找到了个人优势,不怕王二对他说什么粗人谶语,特意站到王二面前,抬杠似地说;

    ‘这进来那进来的说的不假,可是就有人能永远不用进来,你信不信?’

    ‘信,你小仙就不用进来。因为修炼到了时候,你就飞天上去了。’王二哈哈又一笑。

    ‘你明白就行。’汪小仙摸着长胡子洋洋得意。

    柳家这边亲戚们互相调侃发笑的时候,武家那边亲戚都坐作哀思,无人参与说笑,双方对武娟遇难的态度迥然不同,这些情况老李都看在眼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8 21:54:05    跟帖回复:
185
    几分钟时间,简单的手续办好,柳天凉对科长的敬业精神很满意,按老习惯伸出手要和他握手,嘴里说;

    ‘感谢张科长,谢谢。’

    ‘我姓唐,不用谢。’唐科长小青年对柳天凉伸出的手有点犹豫,因为从警察老李和受害者亲属的谈话里,他已了解到一些案情,也怀疑惨死女人的丈夫柳天凉就是沾满血的凶手,和他握手会沾上冤魂。望望对面,老李坚定的目光正注视着他,邪不压正,不得已手指在柳天凉手心碰了碰。柳天凉对唐科长的冷淡举动不解,转而又坦然了;

    ‘都怪我魂不守舍,唐科长喊成张科长,改他的姓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不爽。去他的,殡仪馆里的官,握了手也没有荣耀。’

    一大群亲戚们走出办公室,唐科长热情地和小武握手,说了好多节哀的话。柳天凉在门外回头招呼亲友时看见,心生嫉妒,想这唐科长真是长了近视眼,看不出人物贵贱。不料刚走两步脸就撞在门前小绿树上,戳的肉生疼。


    柳天凉吃一吓,脸忙往旁边一躲,却又从另一根长枝条上擦过,像被抽打了火辣辣的疼。原来他向后看太分神,门前的路走下了道,小绿树枝枝槎槎刚好有人高。柳天凉吃了个哑巴亏,手摸脸恨恨地想;

    ‘在办公室没有被武娟亲戚指鼻骂,他们是怕我有钱有势怕我报复。出门却被树枝抽脸,给我难堪,殡仪馆里真是有鬼。汪小仙说的对,是命躲不过。’

    老李跟了出来,名义上是带武娟亲人去完成交接,其实要接近柳天凉的家边亲戚了解柳天凉近来的活动轨迹和心态,从亲友们互相聊天谈话里也能了解一些有用的材料。他代替汪小仙成了引导员,下面的事是穿过停车场的一角去交费。

    太阳高照发热,赵胖子和小平头哀乐队员们在车上已呆不住,全溜在场边的树下,打盹的打盹;吹牛的吹牛,闲的舒适。鼓是扔在车上了,唢喇等铜家伙怕人偷,有的拿在手里,有的背在肩上,见亲友们一涌而出,忙都把唢喇堵在嘴上要吹,后来回过神来,见他们都两手空空,没有捧着骨灰盒,知道事才开始办,又把乐器放下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9 12:15:26    跟帖回复:
186
    与办公室办手续不同,交费的地方是个小窗口,大概金钱重地闲人莫入。站在窗外交费的人普遍披麻带孝,垂头丧气地掏出大把钞票递进去,换出一张单据拿出来。轮到柳天凉递进唐科长交给的交费凭据,里边收费的是名中年妇女,看到是冷冻多天的焦尸办了交接,两眼吃惊地打量柳天凉,忘了收钱。大浦女尸焚烧案太出名了,先见了女尸,现在又见了她富豪丈夫,这中年妇女眼里已有太多的猜测。便衣老李走进收费室,传达唐科长的收费指示,看到这一幕,暗暗拍大腿 ;

    ‘这样不好,会引起嫌疑人怀疑。刚才忘了和她通气,工作失误。’

    收费单打印出来,长长的收费项目很多,柳天凉只看了一两项名称。有的项目作为福利减免了费用,比如悼念厅瞻仰遗容的费用是取消了,但是殡仪馆却增加了一个撒花瓣的项目,一小捧花瓣收费四百元,比以前的瞻仰费还高,真是减费没减负担。不过,柳大老板没把冷冻火化武娟这点钱放在眼里,因为杀她时曾雇凶花了三十万,打发凶手张小五、尖牙、胖子三个的路费也比这点钱多的多。

    柳天凉又低头在那长长的收费项目里找整容的费用,认为收费越多越好,如有天手高技术能把武娟烧焦的脸、烂掉的眼、啮着牙的嘴,整容成生前美丽的模样,能把他杀妻的罪证全掩盖掉,他柳天凉愿出十万元赏金。正心忙忙越急越找不到整容那项收费时,汪小仙、柳天冷也好奇地伸头瞧,柳天凉耽心汪小仙拥有算命的特异功能,会扫描到自已不可告人的心理活动,忙把收费单折起,里边那收费的中年妇女也怪声怪气地说;

    ‘钱交了,到旁边慢慢看去。’

    ‘什么服务态度?’柳天冷官脾气发了,两眼瞪那女人。

    ‘算了算了。’汪小仙劝道,‘殡仪馆里的人能有什么好态度?下一回不怕你不来。’

    ‘哎呀,小仙,你已有点像那粗人王二说话啦。’

    柳天冷还要对收费员发怒,却见柳天凉被斥后一声不吭,默默低头走开了,心里奇怪;‘老三怎么啦?以前的话早已把窗户都砸了。’

    瞻仰厅在停车场正北,有一道水泥行条搭成的葡萄架走廊弯弯曲曲通向门口,大有曲径通幽处之妙,让悲痛的亲人们得以边走边缅怀逝者。汪小仙和老李在前边引路,嘴里不知说着什么,像和尚念经似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0 13:33:38    跟帖回复:
187
    便衣老李想从他的唠叨里了解些关于柳天凉的情况,贴近他身边走着,只听汪小仙自言自语地说;‘在世时拼命捞钱争利,转眼化成一捧灰;即使红颜美貌,也逃不脱一把火。’听得老李眨着眼打量汪小仙,怀疑他大脑是不是忽然短路了。又听了一会,汪小仙反复叨念这两句话,老李发笑。到联系上这个案子,老李明白了;

    ‘前边两句大概是指柳天凉的,后两句是指武娟了。哈,牵强附会,算命先生都是这样糊弄人的。’

    当然,柳天凉就跟在后边不远处,汪小仙的话也听到了,他可没往自已身上联系,心想;

    ‘这是念的那家的经?’

    走几步经过休息的几个人身边,耳边有女人低声哭泣。柳天凉抬眼一瞧,女人身边站个半大的小伙子,怀里抱着一个围着黑纱的大相片框,框内是一个年轻姑娘的照片,大大的眼睛,,长长乌黑的头发,微微仰着含的笑脸,高傲地看着框外活着的人,比潘小美俏靓十倍。柳天凉见了暗暗吃惊;

    ‘死了吗?可惜可惜。死了我才有缘遇到你,美人啊,你害人空相思啊。小仙见了也把持不住了,嘴里不住的唠叨一把火、一捧灰。’


    瞻仰室门上挂着布门帘,门外有几家孝子孝孙在等待进去与亲人告别。柳家和武家的亲戚们见了,知道要挨号,大多远远就站下了,躲在走廊阴凉处等待。唯有柳天凉挂念着武娟被他雇的凶手烧得太难看,怕武家亲戚们见了真实惨相,情绪失控,当场打闹就玩完了。他走到门口,想先观察一下武娟尸体美容的状况,可是又不敢冒然闯进去,在布帘的缝隙边探头探脑。

    谁知附近有一名女服务人员在引导来往的人群。二十多岁年纪,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上下笔挺的黑西装,打白色的蝴蝶结。见状连忙走过来,很客气的地说;

    ‘先生,需要帮助吗?’

    ‘这个、、、,’柳天凉像做贼似的回头瞧了瞧,忽的躬了腰,贴进美女服务员低声说,‘我想进去看着亲人整容。哎,花点红包也行。通融一下吧。’

    ‘先生放心,我们的整容师技术是一流的,会把逝者最美的容貌展现在亲人面前。你放心好了。’

    ‘真的吗?'柳天凉听了眨眼不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1 13:04:58    跟帖回复:
188
    正讲着,门帘掀开了,几名逝者亲属悼念完走出来,三四个西装笔挺的白领人物,有老有少,带着一个小伙子,神情沮丧。柳天凉乘机探头往里瞧了瞧,门帘晃动,除了看到里边有人活动外,其他什么也没看清。心想;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不行啊。’

    柳天凉不甘心,在门口溜达。不一会,走出一名同样黑西装的女服务员看见他,轻声询问;

    ‘王大麻家属吗?’

    ‘是啊,、、、不不是。’柳天凉答应了又忙否认。惹的女服务员翻白眼,继而向外远处大声喊;

    ‘王大麻、王大麻。’

    那尖高音振的旁边柳天凉耳朵嗡嗡响。喊着,只见远处走廊阴凉下一大批人被惊动走出,多是农村人,衣装朴素,披麻带孝。年纪大的有七十岁,青壮年居多,小伙子,小男孩十多个,一大群,和刚才走出的几个城市家庭相比,真是子孙兴旺。

  

    柳天凉禁不住夸道;‘还是儿孙多好,死了来送行的人也壮观。人留后代草留根,像刚才城市 白领那一家,弟兄两三个,下边只有一个男孩,到他们去世,就只有一个人来送行了。但也比我好的多。武娟啊武娟,你在里面看得更清楚,没有儿子不行呀,你该原谅我了吧。’

    那边走廊阴凉下,柳天凉的亲戚们都在谈论武娟死的惨,讨论发现她焦尸的经过,叹息不已。便衣老李对事情经过很了解,却故意装不懂,混在亲友们一起,想从他们的话里听到破案的线索。当然,没有武老奶在此,武家亲戚们对柳天凉刻薄武娟的行为比较讳言,都认为是武娟不生儿子的责任,作为大老板有地位有钱财,没儿子是丢面子的事。听来听去,老李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信息。

    汪小仙是人群中讲话最多的人,白唐装长胡须,加上那故弄玄乎的口才,吸引了不少武家亲戚,以及陌生人旁听。便衣老李在旁边听他又在宣传封建迷信,说什么人的一生祸福都是老天安排好的,什么’不定生,定死。’又宣扬说;

    ‘只有像柳大老板这样的好人,老天才保佑他长生不老、荣华富贵、一生平安。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2 12:12:56    跟帖回复:
189
    汪小仙这番话首先得到柳天冷、柳天冻的赞同,后来武家亲戚们也都点头。这很像那些贪官,案发前个个光彩照人,都是亲戚朋友眼中的能人,吹捧他们的人太多了。只有了解真实情况的人才知道他们末日不远。旁边的便衣老李越听越好笑,心想;

    ‘你这个冒牌小仙如果做个网络,为贪官洗地倒是好口才呢。’

    想着,忍不住插嘴说;

    ‘小仙讲的很好,可是你从一个人的哪些方面看出这些好处来?'

    汪小仙见是殡仪馆里的管理人员对他的话感兴趣,顿时觉得脸上光彩,把长胡子一抹,摇头晃脑更来了精神,向瞻仰厅门口一指说;

    ‘说别的你没看到,我说了也不信。现在你看那柳老板,是多么的重情义啊。为了早一点看到遇难的妻子武娟,来了,就一直站在门口火辣辣的阳光下,急得团团转,还时不时的从门帘缝隙往里瞧。你们说,现在的大老板有几个能像他这样深爱自已妻子的?包了二奶、三奶,早把妻子忘到云外去了,柳老板这样的好丈夫,老天睁眼都看到了,必然赐他荣华富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3 12:33:43    跟帖回复:
190
    汪小仙见周围听众听的入神,夸夸奇谈讲的更来劲了,最终 把柳天凉封为最美丈夫、好男人。柳家两兄第、王二、武梅都深得了柳天凉的好处。来之前,他还为东东买衣服,柳天冷赞同地说;

    ‘当初找三弟媳,老三花钱像流水,几十口人忙了个把月,真是操尽了心。后来警察通知他到大浦认尸,他坚决不相信三兄媳已遇害,继续到处找。’

    武家亲戚和柳家亲戚联合猜测凶手是谁、哪儿人、长什么样。有的说是痞子流氓绑架;有的说现在拐子有一种迷药,人闻闻就会跟他走。王二孤陋寡闻,也要插一嘴,大声说;

    ‘一定是电视里的日本鬼子出来干的坏事。’

    ‘以前听你说是侉子干的,现在又说是鬼子干的。老王,一早你喝酒了吧。’柳天冻好笑,叫王二闭嘴。



    众亲戚七嘴八舌讨论了半天,都是一些平常见解,没有便衣老李感兴趣的信息。更没有一个人怀疑柳天凉是杀妻元凶。便衣老李心中也想明白了;

    ‘乡镇富豪比城市富豪多一份乡情,是家族中的能人,因此居有较好的形象,而且农村人比较寛容,像柳天凉这样平时打妻骂妻的行为,在他们眼里也不算缺点。在大庭广众的地方,就更不愿黑他们的家族能人了。’

    ‘柳天凉真是狡猾的狐狸,在他亲戚的眼中,我们收集到的那些柳天凉杀人证据是很苍白无力的。我们必须寻找到更有力的证据,才能把嫌疑人送上法庭。’

    上午十点,殡仪馆来了消息,武娟整容完成,可以进行受害者遗体交接、家属瞻仰亲人遗容,两者同时进行。警方人员来了,当然是便衣老李的两位同事,一位是小汤,另一位是法医老王。便衣老李和殡仪馆两名女工作人员则作为馆方代表出席现场交接活动。仪式是很庄重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4 14:57:39    跟帖回复:
191
    柳天凉为了气派,安排小平头哀乐队现场奏乐,效果当然比喇叭播放的录音强多了。随着阵阵低沉的哀鸣,柳家和武家的亲戚们终于见到了失踪近两个月的伟大母亲武娟。大厅里庄严肃静,洁白床单的周围摆满鲜花。亲友们先排成三行鞠躬礼,此时,小平头和何民干两人的长唢喇配合低沉地呜咽了几声,像哭的要憋过气似的,感染的现场每个人心里也呜咽几声,一想到武娟死的很惨,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只有柳天凉心情最复杂,门外那些想法忽的都烟消云散了,开始后悔不已。行礼后,要近前瞻仰遗容。这是柳天凉最耽心的事,他害怕再见到大浦看到的一幕,现在离的远,只能看着床单罩着的脚,还看不清整容的效果。

    小平头和队员们卖力地吹,哀乐像在催促柳天凉快点走到武娟身边忏悔,这是最后的机会。走近花丛边有一盒花瓣,柳天凉按程序从中抓了一把,开始不敢向武娟脸上看,这时,便衣老李故意教导说;

    ‘请仔细验看遗体,不可马虎。’

    柳天凉心里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瞧武娟的脸,忽的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只见武娟平躺在床上,盖着金黄色的被单,只有脸露在外边,长长的头发、红润的脸,安佯地闭着眼,像劳累的太久,终于得到休息了。他想;

    ‘我没有做梦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5 21:04:19    跟帖回复:
192
    柳天凉隔着花从伸头仔细瞧,虽然节能灯光有点苍白,没有自然光看得清晰,的的确确是武娟躺在那儿,不是其他女尸错搬来了,更不是女警察化装后躺那儿准备趁机抓他。想到这里,柳天凉忽的害怕了,想;

    ‘难道有大仙知道武娟死的冤,施展了仙术,让她恢复了原来美丽的容貌,使亲人们见后寛慰。如果她在天之灵恨我,此时附体,跳起来一把抓住我,告诉亲人们是我害死了她,那就玩完了。’

    柳天凉第一个走在前面,心怀鬼胎,越看清武娟整容后的模样越是心里忐忑。后边人群里哭哭啼啼声不断,尤其武梅农妇那粗嗓子哭声和着哀乐震撼大厅,便衣老李、小汤等也是黯然泪下,殡仪馆工作人员见惯了这种场面,眼泪也忍不住流下来。忽的人群乱了,原来武梅要扑到武娟身上,被王二、小芬拉住,她就哭喊道;

    ‘姐姐,你死的好惨啊。’

    ‘姐姐,谁害死你?快说啊。’小武也哭着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6 13:06:26    跟帖回复:
193
    其他武家柳家的亲戚们都附和地哭喊,当中武梅那尖嗓子和王二粗嗓子格外响,句句声声,像狂风暴雨洗涤着柳天凉的心灵,那些杀人理由再也站不住脚了,如同垃圾被泪水冲的无影无踪,武娟生前温顺的笑容、勤劳的身影一幕幕呈现在他眼前,现在她躺在那儿,再也不能起来为他做饭、洗衣,孩子也没有了母亲,而阳阳为了等妈妈竟落水而死。想到此,柳天凉也禁不住痛哭流涕。

    武梅扑上武娟尸体哭喊;‘大姐,我对不起你呀。那天买车,我没有陪你上街,害了你呀。’

    王二也哭喊;‘孩大姨,我对不起你呀,那天找你没进芦苇塘,让你受苦了。我真是瞎了眼呀。’

    其他亲人也都哭喊着忏悔,把武娟遇害的罪责往自己身上拉,柳天凉被亲人们的大义感动了,也不由自主的哭喊着忏悔;‘孩他妈,我真对不起你呀。不该雇人杀你,还买汽油烧你、、、。’

    他的话语一出,周围亲人们都大吃一惊,哭声嘎然而止。柳天凉瘫倒在地,嘴里叽咕着;‘玩完了、完了。’

  

    天气转凉,强冷空气一次又一次南下,已能听到寒冬的脚步声。进入十一月,柳天凉的家属们真正绝望了。经过法院审理,柳天凉杀妻罪名成立,并且杀人手段惨忍,影响恶劣,与杀手张小五都被判重刑。从此,柳老奶一个老人要拉扯三个小孙女过活了。潘小美怀孕已八个月,肚子挺的很大,老家无脸回去,也不好到饭店打工,更不能和小红玩掏包的游戏,在柳家庄渐渐了解柳天凉杀妻原因后,柳天凉家也住不下去了。只有柳老奶牢记儿子柳天凉的叮咛,想尽一切办法照顾她,让她生下儿子,好为柳家留下根

    可是美美人虽小,明白的事却多,话也说的清楚;‘狐狸精,你害死了我妈,又害了我爸,我讨厌看见你。’

    花花四岁了,没了妈,就处处向大姐学习,跟着说;‘你是小狐狸,害死了二姐阳阳。我也不想看见你。’

    秋秋才两岁,也结结巴巴说;‘小小胡精,我不看见你。’

    柳老奶教导过多次,这次又哄孩子们说;‘乖,好孩子,阿姨肚里有小弟弟,可不能惹阿姨生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7 12:22:47    跟帖回复:
194
    潘小美现在是牙打落了往肚里咽,有苦说不出,恨自已一步走错,毁了一生。又恨柳天凉心狠杀妻,那样惨忍;

    ‘我该怎么办呢?这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长大知道了真相会恨我吗?'

    她近来已不愿走出院子,上午九点以后,美美上学去了,柳老奶带花花、秋秋到外边玩去了。潘小美在花园亭子里坐着,胡思乱想了许多。这儿,她曾和柳天凉亲密交谈;也是武娟辛勤打扫过的地方,现在都如过眼烟云。忽的,肚里胎儿踢了一下,潘小美又想;

    ‘孩子,你来错了吧?’

    坐了一会,又有了尿意。自从胎儿越来越大,潘小美受尽了苦头,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两腿水肿,还尿频尿急。如果有丈夫在身边,关心她、爱护她,受苦心也甜,现在受罪还挨人骂。她慢慢走往楼后的厕所。原来农村和城市不同,不但楼里有卫生间,楼外后边也有露天厕所,和后边道路仅隔一道墙。潘小美蹲下后,听到后边路上走来人,偏偏到厕所后边站下了说话。其中一个是柳老奶的声音;

    ‘封二娘,忙啥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28 12:19:03    跟帖回复:
195
    ‘麻烦事,昨天封大去城里为我那小店进货,一天一夜没回家。今天才知道,被派出所扣住了。听说回来时进城南一个小饭店吃饭,叫什么小龙宫,钱包丢了,被服务员捡了不给。我那直心眼的儿子就报了警,弄成了个嫖娼,还要罚款坐牢。我想找柳大爷帮忙找找关系,把人弄出来。

    封二娘一边讲,一边气的拍巴掌,显的很焦急。柳老奶听了吃一惊,说;‘什么?吃饭丢钱包警察也抓?’

    ‘不是,后来人又说,封大是被里边狐狸精勾引上当了,一时糊涂犯了错。’

    两个老奶奶隔着墙讲着话,夹着秋秋‘呀呀’声。潘小美听了吃了一惊,耽心好朋友小红犯事也进去了,现在只有她能给自已一些安慰了。又听封二娘压低声说;

    ‘听说你家那个原来也在那儿干这犯贱的事。办丧事那个胖子就知道,还被她掏过包呢,说她肚里还不知是谁下的种呢,害了你一家子。’

    ‘啊,她是个臭婊子。皇天呀,你睁眼吧。’柳老奶听了呼天嚎地就哭,吓的花花、秋秋也哭。

    封二娘害怕了,连忙劝道;‘柳老奶,别这样哭坏了身子。现在一家就靠你一人了。都怪我多嘴。’
50945 次点击,225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0 11 12 13 14 ... 1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芦苇荡女尸焚烧案追踪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