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3 16:42:30    跟帖回复:
31
(接前文)这一劈不打紧,织机上的经线立时断了大半。王其惠见状气得几乎昏了过去,因为织布是她生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他们家经济的一个重要补充,而她要重新接好这样一织机经线又要付出多少心血和时间!她没有心思再去争吵,一连生了好几天闷气,一连几个月也懒得去接织布机上的线。
  这件事对方正本震动很大。他觉得他实在太不懂事了,爸爸妈妈叫自己去上学,怎么会在半路上看稀奇就看了半天呢?因为自己的过失,不但自己皮肉受苦,还弄得爸爸妈妈大吵一架,爸爸还因此劈断了妈妈织机上的线,让妈妈那么伤心。他对自己的逃学感到很后悔。从那以后,他不再逃学了,决心要好好读书,不再让爸爸妈妈生气。但就在这时,却又遇到了搬家到乡下去的事,他因此辍学了。
  有了搬家到山里后的这段经历,方正本更恨自己先前没能珍惜读书的机会。
  现在方正本终于能够坐在教室里上课了。虽然学校不像学校,教室不像教室,但他还是心满意足。他在教室里坐得挺端正,听讲很专心。加上原来曾读过几天书,有点基础,老师教过的字他很快就能正确地读和写。新学的几个阿拉伯数字也比别人写得端正,不像有些同学那样,总把“2”写得像个“Ν”,把“3”写得像个“M”。上学的第一天,他就得到了老师的表扬。
  孟永秀也是今年读一年级,与方正本在同一个班。在班上,方正本最熟悉的一个同学自然是方信林,而另一个同他相熟的就要算是孟永秀了。
  孟永秀的座位与方正本相邻。见方正本的学习好,她有不会读不会写的字,或是有不会算的题总是掉过头去问方正本。方正本的学习用具不够,也常向孟永秀借。因为都是孩子,正是两小无猜,童年无忌的时候,所以二人写作业也难免有时耳鬓厮磨,放学回家也常结伴而行。
  班上有一个名叫郭力强的同学,因为从小特别好斗,经常跟人打架,所以人们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鸡公”。这 “鸡公”本是属于读翻身书的,对方正清兄弟这两个“二流子”娃娃也来学校跟自己享受相同的待遇本来不满。再加上虽说他是与方正本同班,却要比方正本大好几岁,对男女同学的关系比一般同学敏感。他看到方正本跟一个漂亮的小女生关系密切,心里感到很不舒服,一直想找机会教训教训方正本。
  一天中午放学回家,当走在一段相对平坦的路上时,方正本和孟永秀肩并着肩,并相互把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一边走一边共同看着一本小人书。只听“鸡公”阴阳怪气地喊了一声:“你们快看方正本跟孟永秀哟!还抱着肩膀走呢!”方正本听到他喊,急忙与孟永秀分开。孟永秀却不服气,噘着小嘴说:“有啥不得了嘛!我们要抱着走,你又能怎么样?”这可叫郭力强忍无可忍,决心要展示一下“鸡公”的威风。
  下午放学的路上,郭力强见方正清兄弟二人走在后面,就对另外几个跟他相好的同学说:“看那两个二流子娃娃也来跟我们一起读书,还挺会哄女娃儿!走,去收拾他们!”他向那几个同学使了一个眼色,他们便一齐向方正清和方正本围了过来。一个个摩拳擦掌,咄咄逼人。方正清兄弟见势不妙,急忙拉开架势,准备应战。方正清问:“你们要干啥?”“鸡公”仗着他们人多,且都比方正清兄弟大,摇晃着脑袋洋洋得意地说:“要打你这二流子娃娃!”方正清说:“我们又没犯着你们,为什么打我们?”“老子懒得跟你说那么多!”“鸡公”说着,早挥拳直奔方正清的鼻梁,他的一个同伙也一拳向方正本的胸部打来。兄弟二人意识到,今天是狭路相逢,众寡悬殊,躲是躲不掉的,讨饶也不会有用,只能硬着头皮拼。说时迟,那时快,兄弟二人一闪身,都躲过了这一拳,紧接着又上前一步,先还了对手一拳。“鸡公”更加火起,说:“哼,你娃儿还敢还手!”他本以为方正清兄弟只会乖乖儿让他们打一顿,没想到还敢还手,喊一声:“都上!”只见几个人一齐出手,拳头从几个方向奔方正清兄弟而来。好在方正清眼快手快,拳打脚踢,左推右挡,方正本也奋力招架,各自虽受些小伤,还算没吃大亏。幸好有路人出面制止,这场“战争”才暂告结束。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9 22:04:58    跟帖回复:
32
(接前文)王其惠见放学回家的两个儿子精神不振,还看到方正清的书包带也扯断了,问:“你们今天怎么啦,是不是跟人打架了?”兄弟二人只好把在路上被欺负的事说了一遍。王其惠说:“同学之间要相互忍让,常言说‘让人终有益’,以后在外面少去跟别人争强好胜的。”
  第二天有同学把他们昨天打架的事告给了老师,打架的双方都被叫到一间空屋子里关起来反省。到中午放学后,老师才来找他们谈话,要他们分别说明打架的原因。
  郭力强是事件的挑起者,又说不出动手打人的理由,被认定为无故惹事生非,给老师狠狠骂了一顿。双方又保证以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这才得以放回家去。
  在学校的时间长了,方正清兄弟与其他同学也渐渐混得熟了,打架的事也确实没有再发生。那几个好事的同学知道挑起“战争”也占不了多少便宜,也许是不再打架的最根本的原因。
  在两河口小学主要是学语文和算术两个学科,偶尔也学唱歌。学校的设施极为简陋。学校中间只有一个五六十平米大小的坝子。下课时,学生一般只能在坝子里玩玩“跳房”、“逮猫儿”的游戏,有时也跳绳。打板羽球恐怕是这里最高级的体育活动,但这好像是四年级同学的专利,像方正本他们这种低年级的学生只能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他那时很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皮球,但直到过完全部的学生生活也没能成为现实。学校的厕所是把一口陶缸嵌在地下做成的。课间,同学们围着陶缸撒尿。因地面湿滑,加上学生拥挤,一次竟有一个学生被挤进了陶缸,他那打满补丁的裤子被尿水浸了一个饱。
  这山里的学生娃虽然学习的环境极差,但上面安排下来的一些社会活动,他们却是从来都不会落下的。
  
  注释
  ①“笋子熬肉”——这里指用竹篾片打人。
  ②“现开法”——马上动用家法的意思。
  ③子不学,断机杼——见《三字经》。出自孟母教子的故事。
  
  
  (本章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10 21:36:30    跟帖回复:
33
《庶海沉浮》卷一第十五章
    放了暑假,方正清和方正本除了要给家里弄些柴禾,其余的时间都花在到山上挖白芨去了。这几年,他们冬天都要到对面的大山上去砍柴,足迹几乎遍及山坡的每个角落,所以哪儿有白芨,哪儿有葛根,他们都了如指掌。不过,葛根在土壤里埋得很深,他们还没那份力气把它们挖出来,就只能让利于他人了。

    上午,方正清和方正本带着撬白芨的工具,爬上翠屏山。因这山坡向西,上午几乎晒不到太阳,所以如茵的绿草上还挂着露珠,空气也显得湿漉漉的。虽然是夏天,山坡上依然微风拂面,格外凉爽。几只麻雀在草丛中欢快地跳跃着,唧唧喳喳叫个不停。

    兄弟二人来到一块他们熟悉的坡地上,找地方放下背篓,各自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尖刀,在草丛中寻找着白芨苗。方正清首先发现了一株,便把尖刀从白芨苗的旁边插入土中,用力往上撬。白芨苗下面的块状根立即露出了地面。他顺着这块状根的走向继续挖掘,一长串白芨很快被挖了出来。方正本在离方正清不远的地方也找到了一株白芨苗,也迅速撬出来一串白芨。不过,因为这山坡上土质薄,所以白芨一般都长得只有一个食指或中指头的大小。

    时近中午,顺着山坡仰望山顶,太阳就在山顶上。气温渐渐升高,汗珠也挂到了他们的额头上。看看背篓里,所获不多。他们又在山坡上寻觅了一阵,直到午后才回家。

    吃过午饭,他们把挖回来的白芨倒在屋子中间,又把凳子倒在地上当矮凳坐了,再把一串串白芨上的苗和须根都摘得干干净净,然后拿到池塘里洗掉泥土。这时,天已黑下来。

    王其惠见儿子洗了白芨回来,说:“你们先放在那儿滤一下水,等吃过晚饭,我来帮你们切。”饭后,母子三人坐到油灯下,把白芨全都切成了薄片。

    天亮后,他们把切好的白芨晒到太阳底下,然后继续上山采集。

    到暑假快结束时,他们约略采集得十多斤干白芨。

    这次采集药材最成功的要算是左朝栋一家。他这天利用在队上出工的机会找到王其惠,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采得的药材送到C市去?”王其惠问:“你家有多少?”左朝栋说:“白芨和葛根总共大概有五六十斤吧!”王其惠说:“我也正想找你们商量这事。听说应敬中家有二三十斤,我们家呢也有个一二十斤。既是你们家更多,干脆就辛苦你一趟吧。反正你人年轻,力气好。看看这很快又要开学了,明天我就让我们家清源陪同你一道送去。”

    当晚,王其惠为儿子收拾行装,准备让他第二天同左朝栋一道上C市。她一边收拾,一边告诉方正清上C市的路怎么走,沿途都有哪些场镇,到了C市依次都要经过哪些街道,以及姑妈的药房的名称。方正清都一一记在心里。王其惠因为知道左朝栋也是一个从没出过远门的人,硬是让方正清把要经过的场镇、街道一一重述了一遍,听他说得一点不差,才算放了心。方正清想到明天就要去见识自己向往已久的大都市,激动得一夜没睡好觉。

    按照事先的约定,第二天天还没亮,左朝栋就挑着自家的药材来到王其惠家。他年龄大约在二十四五岁,长得非常结实,有一双会滴溜溜转动的黄色眼珠。王其惠把应敬中家送过来的药材交给左朝栋后,左朝栋把他担子里的药材从一个箩筐分了些到另一个箩筐里,装了应敬中家的药材,挽好箩筐上的绳子,穿上扁担,挑到肩上试了试,又把药材均衡了一下,直到两端轻重差不多为止。他在王其惠家里吃过早饭,看到天正好放亮,便挑了药材上路。方正清因为力气小,又是第一次走远路,只背了自家那点药材。临走时,王其惠再三叮嘱:“一路上要小心,进城后多留意车子。”

    方正清和左朝栋一道,饥餐渴饮,天黑前抵达九洞桥。他们走一段问一段,找到“丽泽药号”时,已是掌灯时分。方信文见是儿子和队上的人到来,急忙接入,把他们介绍给自家大姐方信敏。方信敏知道来人是兄弟的邻里,热情接待,收了药材,安排吃饭住宿,不在话下。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16 22:40:28    跟帖回复:
34
(接前文)左朝栋第二天在C市歇息一天,在街上转了转,晚上结清账目,第三日便打道回府了。他身上带着方信敏刚付给他的十几元钱,心里热乎乎的。他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多钱,而今天,这么多钱确实就在他的口袋里。他在心里盘算着怎样去花这些钱。他想到自己已经二十多岁了,因为家里太穷,还没娶上老婆。他觉得他首先应该从这些钱中拿出一点来给自己做一身像样的衣服,这样走在人前也会更体面些。然后,他应该托人给他介绍一个姑娘……哦,对了,邻居的那个叫康书华的姑娘就很不错。她去年读完了初小回来,现在队上记工分。可惜我是个大老粗,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看得上我?欸,我要是用这些钱买一块布料送给她,也许就成了……嗯,不妥,这样显得太唐突,人家不收我的怎么办?还是先放一放再说吧!他一路胡思乱想着来到了永宁镇。
  今天正好是永宁镇赶场的日子。“算命!算命!”时值中午散场的时候,一个算命先生坐在场外临路边的一棵大麻柳树下,对过往的行人大声吆喝着。左朝栋听到吆喝声,心里一动,何不去算上一算,看看婚姻的缘分到了没有。他于是来到算命先生面前。算命先生见左朝栋面带喜色,问:“请问,你是算哪方面?”左朝栋说:“算婚姻!”算命先生问:“你出生的年月日时是?”左朝栋报上出生年月日时。算命先生紧闭双目,默默叨念了一阵,说:“呵,你这个人今年命犯红鸾星①,年内必有大喜!”左朝栋一听,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打算付钱,问:“多少钱?”算命先生又把左朝栋端详了一遍,说:“慢!把你的左手伸过来我看看。”左朝栋不知是什么意思,把手伸了过去。他的手因长期握锄头把子惯了,手指特粗大,还略有点向手心里弯曲。算命先生看了看,说:“对了,你这手就生得与一般人不同。一看你这只手,就是一只抓大印的手。你今后必定会大富大贵!”左朝栋不敢相信,问:“真的吗?”算命先生说:“我骗你干啥!不信你看,你这人三十岁以后必定会脱去蓝衫换紫袍,到时候不隔桌子打人②才怪!”有了算命先生这一番话,真把左朝栋乐得心花怒放,问:“先生,多少钱?”算命先生说:“一般人是收四角的,你这命太好了,就拿八角吧!”他爽快地掏了八角钱。
  左朝栋回到家中,向家人细数这次去C市卖了多少钱,以及他去算命的经过。家里人听了都高兴得不得了。
  方正清在C市玩了三天,第一次亲历了熙和路、文化宫、人民公园的热闹繁华。他从C市回来后,向方正本讲述了C市像豆腐块儿一样排列整齐的街道、漂亮的汽车、严肃认真而又和蔼可亲的警察,以及街道上通宵不熄的电灯,他说着还模仿了几句C市话,让方正本听后羡慕不已。
  就在这时,家里那棵作为提留的梨树上的梨子也成熟了。王其惠计划着要在孩子们开学前把梨子摘下来,拿到街上去卖掉。
  农历的七月初四,是赶永安场的日子。前一天下午,王其惠就同两个儿子一起,把梨子从树上摘了下来。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王其惠和大儿子方正清各背了一些梨子上路。因弟弟方正忠被送往外婆家去了,方正本也得以随行。他们沿着屋子后面的山路,上了几重山,来到位于云崖寺下边的张铁匠店子时,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再爬一段山路,他们登上了位于云崖寺背后的最后一段山梁。山梁上,靠近路边,醒目地立着一座用五块石板砌成的立体“口”字形的土地神。它的上面垒着好多乱石,面前有不少烧过香蜡纸钱的残留物。一群正在土地神前面的路面上觅食的麻雀,见行人离它们近了,呼拉一声全飞走了。
  土地神前面仅几步路,就是H县的地界了。他们继续沿着崎岖的山路,下了一重山,再下一重山,出枷担③湾,下擦耳岩,过凉水井,再下二道坎子,赶场的人越来越多。当走到耗水洞时,路上的人已是一个接着一个,像行军的队伍,走成长长的一串,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他们有来自R县太清乡、两河口乡的,有来自J县新民乡的,也有来自H县永和乡、永安乡的。赶场的人中,大多都肩挑背扛着自己要拿到市场上去交易的农副产品:有抬猪崽的,有背鸡鸭的,有挑水果的,更多的则是挑柴禾的。山上的人靠卖掉这些自产的东西,换来几个油盐钱,或是买些大米回家改善生活。队伍中有遇上熟人的,大声地相互寒暄,然后拉些家常,或说些农业社里的闲言碎语:张三怎么样,李四又如何……
(未完待续)
14528 次点击,33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长篇小说《庶海沉浮》选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