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31 12:00:31    跟帖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5 13:00:42    跟帖回复:
12
     发展一带一路经济须更加注重日美合作

     xaobie10 于 2016/1/5 13:11: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记得80年代就有“欧亚大陆桥与环太平洋经济圈  ”战略发展构想。现在发展“一带一路”经济,既要往好处想,不免也要有一些负面思考才好。

    在地缘政治上,似乎中俄站在同一国际政治立场与欧美相左,这种关系能有多久?“一带一路”所涉地区是全球矛盾热点地区,中国仅是经济合作还是挑战国际政治?是有导向两级引领的梦想或幻想吗?

    人们觉得似乎世界多极化发展对中国有利,我以为引发多极化导致矛盾对抗并不一定对中国有利,问题是中国能不能或需不需要单撑起一极?

    若非得要撑起一极而又得不偿失的话,中国不如寻求中日美与欧盟国家相一致国际政治立场,并与其紧密地经济合作,对中国的崛起至关重要,无论是对国家的安全统一或是大的利益格局都尤为上策,这样俄罗斯也得依附。以此为基础的“一带一路”也才会有一般利益获取,或发挥相应的政治作用。否则,中国岂不是和恐怖活动频繁地区,以及非洲的混乱落后搅合在一起?

    一旦中国和阿那伯地区或非洲的混乱搅合在一起时,中国的统一和对周边的一切矛盾控制,在确保国内稳定,剩下的手段也只有靠核武器了,这倒是中国陷入了危局!

    中日美现在都是世界上大的经济体,日美的关系紧密是日本不得不选择。日本是我国与美国太平洋近邻相隔岛国,中日关系对两国都是极为重要的命运共同体,中美若合作的好,日本其间也定不会弱智而偏颇,我想过去的错误绝不会重演,新的时代强强联合,台湾也就根本不存在独立的可能,若有任何独立因素都在于大陆自身的内政。这样更何在乎南海纠纷,即便让国际去仲裁也不必有得失之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5 13:29:31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xaobie10 2018/2/5 13:00:42  的原帖:     发展一带一路经济须更加注重日美合作

     xaobie10 于 2016/1/5 13:11: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记得80年代就有“欧亚大陆桥与环太平洋经济圈  ”战略发展构想。现在发展“一带一路”经济,既要往好处想,不免也要有一些负面思考才好。

    在地缘政治上,似乎中俄站在同一国际政治立场与欧美相左,这种关系能有多久?“一带一路”所涉地区是全球矛盾热点地区,中国仅是经济合作还是挑战国际政治?是有导向两级引领的梦想或幻想吗?

    人们觉得似乎世界多极化发展对中国有利,我以为引发多极化导致矛盾对抗并不一定对中国有利,问题是中国能不能或需不需要单撑起一极?

    若非得要撑起一极而又得不偿失的话,中国不如寻求中日美与欧盟国家相一致国际政治立场,并与其紧密地经济合作,对中国的崛起至关重要,无论是对国家的安全统一或是大的利益格局都尤为上策,这样俄罗斯也得依附。以此为基础的“一带一路”也才会有一般利益获取,或发挥相应的政治作用。否则,中国岂不是和恐怖活动频繁地区,以及非洲的混乱落后搅合在一起?

    一旦中国和阿那伯地区或非洲的混乱搅合在一起时,中国的统一和对周边的一切矛盾控制,在确保国内稳定,剩下的手段也只有靠核武器了,这倒是中国陷入了危局!

    中日美现在都是世界上大的经济体,日美的关系紧密是日本不得不选择。日本是我国与美国太平洋近邻相隔岛国,中日关系对两国都是极为重要的命运共同体,中美若合作的好,日本其间也定不会弱智而偏颇,我想过去的错误绝不会重演,新的时代强强联合,台湾也就根本不存在独立的可能,若有任何独立因素都在于大陆自身的内政。这样更何在乎南海纠纷,即便让国际去仲裁也不必有得失之忧。

这可是两大势力的生死对抗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8 19:39:47    跟帖回复:
14
    1月9日,美国众议院通过所谓“台湾旅行法”。2月7日,该法案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表决通过,下一步将提交到参议院全院进行表决,表决通过后将送至白宫,由总统签字生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14 16:03:56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xaobie10 2018/2/5 13:00:42  的原帖:     发展一带一路经济须更加注重日美合作

     xaobie10 于 2016/1/5 13:11: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记得80年代就有“欧亚大陆桥与环太平洋经济圈  ”战略发展构想。现在发展“一带一路”经济,既要往好处想,不免也要有一些负面思考才好。

    在地缘政治上,似乎中俄站在同一国际政治立场与欧美相左,这种关系能有多久?“一带一路”所涉地区是全球矛盾热点地区,中国仅是经济合作还是挑战国际政治?是有导向两级引领的梦想或幻想吗?

    人们觉得似乎世界多极化发展对中国有利,我以为引发多极化导致矛盾对抗并不一定对中国有利,问题是中国能不能或需不需要单撑起一极?

    若非得要撑起一极而又得不偿失的话,中国不如寻求中日美与欧盟国家相一致国际政治立场,并与其紧密地经济合作,对中国的崛起至关重要,无论是对国家的安全统一或是大的利益格局都尤为上策,这样俄罗斯也得依附。以此为基础的“一带一路”也才会有一般利益获取,或发挥相应的政治作用。否则,中国岂不是和恐怖活动频繁地区,以及非洲的混乱落后搅合在一起?

    一旦中国和阿那伯地区或非洲的混乱搅合在一起时,中国的统一和对周边的一切矛盾控制,在确保国内稳定,剩下的手段也只有靠核武器了,这倒是中国陷入了危局!

    中日美现在都是世界上大的经济体,日美的关系紧密是日本不得不选择。日本是我国与美国太平洋近邻相隔岛国,中日关系对两国都是极为重要的命运共同体,中美若合作的好,日本其间也定不会弱智而偏颇,我想过去的错误绝不会重演,新的时代强强联合,台湾也就根本不存在独立的可能,若有任何独立因素都在于大陆自身的内政。这样更何在乎南海纠纷,即便让国际去仲裁也不必有得失之忧。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山神庙的神仙 2018/2/5 13:29:31  的原帖:这可是两大势力的生死对抗啊
         你言过了。两国领导人都瀛台会晤、庄园会晤了,外交部发言人一再强调是合作共赢的关系。我觉得美国是没有生死对抗的念头,过几年总统就换了。除非你认为中国如此,这样可以满足那些最大赢家愿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6 8:39:22    跟帖回复:
16
  值得一读的文章!

    [转帖]中美百年来首次在亚太迎头相撞!进战略相持期

    捷虎如风 于 2018/4/6 7:10:1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来源:凤凰大参考

    作者:袁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美欲弃以往大框架

    毋庸置疑,美国对华战略正在经历大辩论、大反思和重要调整阶段。这种辩论在历史上曾有三次,当前为第四次。与以前不同的是,美国的政、商、学、军全方位参与此次辩论。

    美国本次辩论朝野共赴,且政府亲自参与,甚至引领辩论,这更是前所未有。此外,本次辩论还有一个特点,声音几乎一边倒。在过去的辩论中,有人赞扬中国,也有人批评中国,但现在,赞扬中国的声音基本消失。这几个特点加在一起,中方要予以高度重视。

    最重要的一点是,过去的辩论总在一个大框架内进行,认为美国对华战略应以接触加遏制为主。然而,本次辩论认为,该框架应该彻底抛弃。过去三四十年,以接触为主、遏制为辅的大框架是失败的,这个结论目前已经基本得出。

    短兵相接在亚太

    如果说,过去的中国既是美国的对手,又是其合作伙伴,美国在这两个角色定位区间摇摆,那么现在的结论则认为,中国就是一个竞争对手,并且是全方位的竞争对手。中美不只在亚太竞争,而是全球性竞争,这与过去相比是最大不同。

    过去,美国担心中国在亚太的挑战,但随着“一带一路”、吉布提保障基地等建设,美国越来越认为中国是一个全球性对手。这些背景叠加在一起,并不排除美国对华战略重新定向。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总结主要原因如下:

    一是结构性原因,中美实力对比从量变发展到质变临界点。与此同时,中美战略变化,美国过去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和中东,现在转移至亚太;中国过去是韬光养晦,现在则是奋发有为。

    二是美国战略收缩并没有收回去,而是停在了亚太;中国战略扩展也没有扩出去,目前仍聚焦于亚太。因此,双方在亚太地区正面相撞,短兵相接。

    当前相撞无经验可寻

    现在的中美“相撞”,既没有历史经验可寻,也没有现实路径可走。双方都很痛苦地寻求如何在亚太地区和平共处。

    实力变了,战略变了,基础也变了。冷战时期,有苏联;冷战后,有共同经贸;911后,有共同反恐。现在,中美之间突然惊觉,要靠什么支撑中美合作?

    苏联没了,本.拉登也没了, 奥巴马时期,双方找到气侯变化,并联想下一个合作点。而现在这一联想也没了,经贸又出了问题,靠什么支撑这么大的关系呢?中美现在就像两个没有感情的人过日子,有了“过不下去”的感觉。但是,虽然现在很痛苦,但又无法彻底分道扬镳。

    现在感觉比撞机、炸馆还糟

    当前,中美关系的另一个特点是,中美双边关系受制于第三方。

    本质而言,中美两国本身并没有那么多矛盾,但因为受到朝鲜、日本、印度、乌克兰、伊朗等问题掣肘。中国与第三方的矛盾,美国与第三方的矛盾,最后无一例外,都上升到中美两家之间的矛盾。原因很简单,中国已经从区域性大国变成全球性大国。

    所以,实力、战略、基础、力量四大变化同时出现,导致当前中美关系早就不是过去的中美关系。

    可是,当前指导中美关系的仍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在现实情况中,它们实际已经指导“失灵”。因此,中国提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但是,美国没有积极呼应。

    因此,当前的中美关系缺乏顶层新框架,这也导致中美关系被一个个具体领域的具体事件拽着走。虽然没有发生撞机、炸馆这样的恶性事件,但感觉比那个时候还要糟糕。

    从大辩论看美对华战略走向

    本文首发于参考消息网20180315

    当前,一场冷战结束之后规模空前的对华战略大辩论、大反思、大调整正在美国上演。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大辩论是朝野共舞、府会同台,政府亲自上阵引领、定调。白宫《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公然将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宣告既往对华战略彻底失败;五角大楼《国防战略报告》声称美国安全的首要关切不再是恐怖主义,而是大国间的战略竞争,中俄首当其冲;《核态势评估》报告则将中国同俄罗斯等并列,视为美国核安全的主要威胁。官方权威报告如此高密度、赤裸裸地将中国列为主要挑战,甚至威胁,对塑造美国对华战略辩论的环境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而美国商务部时隔20多年首次发起“自上而下”的对华“双反”调查,无疑是给本已十分严重的美中贸易摩擦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一方面,政府参与甚至引领这场大辩论,表明特朗普团队中对华不满的人物试图主导对华决策。另一方面,这场对华战略大辩论似乎不分左右一边倒地指责中国,呼吁重置对华政策的基调,这表明美国战略界对政府的对华基调并非完全被动接受,而是心照不宣并乐见其成。美国两党各派在国内政治议题上虽争议颇多,甚至泾渭分明,但在对华问题上则异口同声,出发点虽有不同,但指向却高度一致,这一点是同以往几次对华大辩论最大的不同。此外,以往的辩论基本是在“接触+遏制”“竞争+合作”的大框架内,辩论的焦点往往是对华接触多一点,还是遏制多一点,中美是竞争大于合作还是合作大于竞争,这次则似乎摆明要跳出这个三十多年的对华战略大框架,另起炉灶,构建一套对华战略的新框架或新范式。

    这场大辩论仍在进行中,但似乎几个初步的共识正在形成:其一,中国已经毫无疑问地超越俄罗斯,成为美国未来必须全力应对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而且这个对手已超越经贸领域和亚太区域,是全方位和全球性的;其二,美国既有对华战略虽难说完全失败,但可以说基本失效,亟须改弦更张进行调整重置;其三,未来五至十年是中美战略竞争的关键期,如不有效应对,中国将势不可挡,超越美国只是时间问题。

    中美关系呈现四大变化

    本轮美国对华战略大辩论之所以呈现出新特点并得出以上初步结论,有结构性原因,也有政策性原因,同时跟特朗普执政风格不无关系。

    从结构性原因看,根本还是中美关系过去十年来的巨变,主要是力量之变、战略之变、基础之变、环境之变,四大变化同时来袭,令美国应接不暇、无所适从。

    从力量对比看,两国从以往的“(一)超(多)强”关系变为“老大老二”关系,形成战略竞争格局也就在所难免,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也是难以回避的历史基本规律。“修昔底德陷阱”命题之热炒就源于此。

    从战略态势看,两国由以往的相对隔离、间接过招演变成现在的直接对立、正面博弈,其源头始于美国战略重心从欧洲、中东突然全面转向亚太,来到中国的家门口。而几乎同时,中国对外战略转向倡议“一带一路”,开始全方位“走出去”。由此,两国近百年来首次在亚太地区迎头相撞,双方既无历史经验可循,也无现成路径可走,只能艰难地摸索共处之道。在这一过程中,彼此往往从最坏处、对号入座式看对方的一举一动,自然加深了战略猜忌,加大了战略风险。

    从战略基础来看,长期构成中美关系压舱石的经贸关系现在反而成为最突出的问题,而类似冷战时期共同应对苏联、“9•11”事件后联合反恐这样的安全基础目前也基本不存在。特朗普执意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令支撑双边关系的气变合作也受到侵蚀,在这种情况下,两国关系出现颠簸摇晃也就不令人意外。

    从战略环境看,中美关系对内受各利益群体的掣肘,对外受“第三方”因素的滋扰,双边关系的主轴或主航道往往由不得自己,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

    美对华认知狭隘片面

    面对这些根本性变化,中美双方其实都不适应,关键在于如何与时俱进调适心态、调整思路加以因应。中方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正是基于此的一种主观努力。遗憾的是,美国不是去呼应其中的积极意义,而是刻意放大其“谋略”色彩,虚与委蛇,最终将其束之高阁。结果,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两国错失了构建合作共赢新框架的历史机遇。一心想着“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则干脆另起炉灶,走上封闭保守的旧路。在战术层面,紧盯经贸关系这一点而不计其余,不切实际地追求立竿见影的奇效,一旦未得逞便蛮横无理不择手段;在战略层面,则草率地自我否定、武断地自认吃亏,最终仓促地选择从“战略对手”的视角规划新的对华战略。

    美国朝野此番对华辩论几乎众口一词指责中国,另一重要诱因是对近年来中国对美认知的误读或“过分解读”。美国认为中国目前有意轻忽美国实力,巧妙松动美国秩序,并开始逆向影响美国思想文化教育领域,施行所谓“锐实力”,所以美国必须施以颜色、晓以利害,让中国知所进退。

    上述特点同特朗普的世界观、中国观及其团队构成也多有关联。作为崇尚实力、善于交易、不循常理的房地产商,特朗普身上兼具里根式强硬和尼克松式变通,他用“有原则的现实主义”自我定义似很贴切。其中国观多源于此前做生意的经历,以及一些对华极端派人士的思想灌输,因此带有片面性、随意性和狭隘性。政府内缺乏对中美关系有深刻理解的重要人物,加之频繁的人事变动,客观上给中下层官员尤其是少壮派官员提供了空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那种直抒胸臆式、针对性极强的对华政策表达,显露出的正是这样一种情绪化色彩。

    美对华战略“五位一体”

    目前的情形是,美国在对华认知上形成了若干新共识,但下一步采取何种战略因应则尚没有答案。国会近期频频举办各种主题的涉华听证会,旨在汇聚共识形成对策。遍览美国各大智库的报告和学者们的著述,似乎也没有谁提供什么有效的药方。何以至此呢?

    根本原因还在于中国是美国历史上从未遇到过的全新的战略对手。这个对手类似苏联那样幅员辽阔,拥有相当的军事实力,但选择了一条有别于苏联的符合本国实际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与经济全球化相融合而不是相脱离,与现有国际体系相磨合而不是相冲突,独立自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和平发展道路。它拥有当年日本那样的经济金融规模,却更加独立自主,更有潜力,更具韧性和战略回旋空间。它拥有欧洲那样独特的文明体系和价值体系,却更具凝聚力和包容力,也就更有生命力。它还拥有像印度那样的巨大的人口规模,且在2020年将宣告全面脱贫,走上城市化、现代化和国际化。如果说美国历史上成功应对了几乎所有战略对手(或者说“老二”),因而积累了丰富的战略经验和战略手法,那么今天面对的中国,则是一个“三合一”或“四合一”式的全新复合型对手,任何单一的手段似乎都不足以应对。

    何况在众多领域和众多议题上,这个对手还是美国必须依赖的合作伙伴,这个对手同美国在经济金融上已经深度相互依赖,这个对手始终坚持发展中美关系,倡导“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美国当政者今日所纠结的,恰恰在于对这样的中国不知如何是好。全面遏制恐损人也损己,全面接纳又放不下身段,放任自流则担忧生变、心有不甘。如此看来,未来美国对华战略恐怕还是绕不开竞合两面和软硬两手,任何简单化、单一化的战略最终恐都行不通。

    但毋庸置疑,“全面竞争”已成为美国对华战略的基本出发点,“对等互利”、“基于规则”、“结果导向”成为对华战略的总原则。在这一基本框架下,美国战略界人士在对华战略设计上主张“不回避竞争,不放弃合作,不惧怕对抗”。主要策略是塑造对美有利的“软制衡”环境和约束中国的各种规则,以及加大针对性强的军事准备、外交围堵和经济高压,大体是接触、遏制、规制、竞争、合作等五方面策略的有机结合,当前阶段其遏制、规制一面表现得更为突出,尤其在经贸领域更加咄咄逼人。但从长远看,美国对华战略无法跳出上述“五位一体”的总框架,只是依据不同事态、根据互动情况排列组合而已。这一框架较过去“接触加遏制”的两面性政策多几个维度,体现了新时期中美关系的特殊复杂性或多面性。

    面对美国对华战略的可能变化,中国的战略核心应该是预防、塑造、准备,即千方百计预防中美之间可能出现的问题、挑战、风险;利用我们已然具备的实力和影响力,去尽可能地塑造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同时准备一旦塑造不力,我们有足够的办法应对最坏的结局。

    着眼未来,首先要夯实根基、做好自己,尤其是对美国施压最甚、风险最大的金融、保险、服务领域,做好家庭作业,迎接更深层次的开放。其次要坚定信心、保持耐心。从长远看,中美实力差距在缩小,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是一个长期过程,中美关系要服务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总目标。再次要谦虚谨慎、稳扎稳打。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从另一个方面讲,越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面临的挑战和风险越多,遇到的阻力和矛盾越大,行为处事就更要如履薄冰,保持谦虚谨慎的心态。其他如合纵连横、统一战线,利用矛盾、两面下注,利益交汇、危机管控,必要时敢于斗争并善于以斗争求和平等等,都是在中美关系进入战略相持期必须坚持的政策和策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6 14:30:06    跟帖回复:
1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6 14:42:42   
18
楼主所转发的文章,假话套话空话,一以贯之,缺乏自信。三月份,几乎在同时,这世界上一个当选主席,一个当选总统,联合国家长特朗普只电贺俄罗斯普京当选第四个任期的总统。苏联绝对是现代化高福利的共产主义社会,也与美国的援助和贷款分不开。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4/6 14:49:53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6 15:02:00    跟帖回复:
19
政治地位上,美国总统身兼联合国常委会的班长,有绝对的权威。由于充分磋商,俄英法不会与美国提案唱反调,不会投否决票、反对票。不是对抗的关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8:12:43    引用回复:
20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紫金山人 2018/4/6 14:42:42  的原帖:楼主所转发的文章,假话套话空话,一以贯之,缺乏自信。三月份,几乎在同时,这世界上一个当选主席,一个当选总统,联合国家长特朗普只电贺俄罗斯普京当选第四个任期的总统。苏联绝对是现代化高福利的共产主义社会,也与美国的援助和贷款分不开。


    转贴该文是其对美方分析在媒体上不多见值得参考的认识观点。我帖子及跟贴内容是表达的对我国的看法还是必须深化社会政治与体制改革,来化解中美关系及中国国际关系中的结构型矛盾。
15047 次点击,26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提勒森:美中未来半世纪将如何共存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