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5:41:31    跟帖回复:
46
                            
                                十一,  大春窗下的气球

     那年代男女小娃儿最喜欢的要数鞭炮和气球了,男娃儿喜欢炸鞭炮,女娃儿喜欢吹气球。然而这样的喜欢除了过年过节外家长给的零花钱外,手里根本就没有钱,更莫说平常也没有商店卖气球和鞭炮。放鞭炮和吹气球就意味着过节了,而过节了,女娃儿就可以看《白毛女》的大春了
     老街晚上是寂寞和安静的,除了居委会老婆婆提着旧的洗脸盆“哐当,哐当”挨家挨户敲,要大家放火防盗,放阶级敌人破坏外就是死一样的沉寂。好在合纤厂经常排练演出样板戏,演《白毛女》八路军战士大春的那20来岁的男人特别帅,那阵叫帅为一根松,这根松的枝丫上挂满了很多少女和女工的秋波,因为大春太厉害了,除了人是一根松外,而且特别勇敢威武,吓得地主老财黄世仁双脚直哆嗦。一根松眉毛特别浓像我们写大字的毛笔,眼神光芒四射。女娃儿去每次去厂里礼堂看演出听到“白风哪个吹约,雪花哪个飘呀,,,,,”时都忍不住哭泣,而当八路军大春一出来,哗哗一阵掌声。看得女娃儿跟疯了一样追着大春的眼神,看得男娃儿个个都模仿大春的一招一式。大春是英雄的化身,在那个崇拜英雄的年代里,八路军从来没失败过。只要大春一出场,白毛女就有救了。上学放学都是大春在脑袋里打转,一天放学一路玩着回家,我们读小学二年级,路上遇到一个邻居一年级小妹妹在吹白色的气球,鼓着腮帮子也没把气球吹大,敏娃子一看就说“我帮你吹”拿过来也死力吹,还是吹不大,仔细观察看,“约,这好像不是气球个嘛”小妹妹接过话“哪个大崽儿说是纤维厂的小降落伞,我用地下捡的烟屁股和他换的”也还恁是像小降落伞,这厂就是生产降落伞的,但是有这样小的降落伞吗?是不是降落啥密电码的哦,《红灯记》里鸠山要的那个密电码说不定就这样小。小妹妹说她和几个小伙伴在单工宿舍大春窗下先发现的,但被大崽儿一把抢过去了,非要她帮捡烟屁股换。因为大春还当《红灯记》里的扳道工李玉和,小娃儿们就喜欢在大春住的宿舍窗下转悠,男娃儿可以捡到大前门之类的烟盒和香烟屁股,一个烟屁股当个肥鸡母,几个烟屁股强拆出烟丝就可以用作业纸卷一根烟,大崽儿就拿去抽。敏娃一路吹呀吹,终于吹大了。猛然背被手掌拍了一下“你吹的啥子?,死胆胆,背时的,这个你都拿来吹”原来是敏娃的妈下班,他老爸也一路的,背上还背着一袋米。他老汉是个船上的大车,他妈在老街街道厂上班。手又一把夺过敏娃手中的“气球”仍在路边的水沟里,敏娃哭兮兮的,“这是别个小妹的”“还小妹,飞屎女娃子”{调皮女娃},看我回去告她妈,晚上挨蔑片{挨打屁股},他老汉骂“啥子东西拿起就吹,吹个鸡巴球啊”,显然是很生气。我们都莫名其妙了,敏娃被他妈揪住耳朵硬是拖回家去了。直到很久很久后才懂了,原来那是大人们用的套子,娃儿放在嘴巴上吹,那羞死人啊。现在想来那些千军万马的蝌蚪不正是因为有了这降落伞才义无反顾的冲锋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9:08:56    跟帖回复:
47
万寿无疆百姓遭殃,政治挂帅必定腐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9:16:16    跟帖回复:
48
那些人的文革作风其实没改变多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9:56:40    跟帖回复:
49
                            
                                  大春窗下的气球

     那年代男女小娃儿最喜欢的要数鞭炮和气球了,男娃儿喜欢炸鞭炮,女娃儿喜欢吹气球。然而这样的喜欢除了过年过节外家长给的零花钱外,手里根本就没有钱,更莫说平常也没有商店卖气球和鞭炮。放鞭炮和吹气球就意味着过节了,而过节了,女娃儿就可以看《白毛女》的大春了
     老街晚上是寂寞和安静的,除了居委会老婆婆提着旧的洗脸盆“哐当,哐当”挨家挨户敲,要大家放火防盗,放阶级敌人破坏外就是死一样的沉寂。好在合纤厂经常排练演出样板戏,演《白毛女》八路军战士大春的那20来岁的男人特别帅,那阵叫帅为一根松,这根松的枝丫上挂满了很多少女和女工的秋波,因为大春太厉害了,除了人是一根松外,而且特别勇敢威武,吓得地主老财黄世仁双脚直哆嗦。一根松眉毛特别浓像我们写大字的毛笔,眼神光芒四射。女娃儿去每次去厂里礼堂看演出听到“白风哪个吹约,雪花哪个飘呀,,,,,”时都忍不住哭泣,而当八路军大春一出来,哗哗一阵掌声。看得女娃儿跟疯了一样追着大春的眼神,看得男娃儿个个都模仿大春的一招一式。大春是英雄的化身,在那个崇拜英雄的年代里,八路军从来没失败过。只要大春一出场,白毛女就有救了。上学放学都是大春在脑袋里打转,一天放学一路玩着回家,我们读小学二年级,路上遇到一个小妹妹在吹白色的气球,鼓着腮帮子也没把气球吹大,敏娃子一看就说“我帮你吹”拿过来也死力吹,还是吹不大,仔细观察看,“约,这好像不是气球个嘛”小妹妹接过话“哪个大崽儿说是纤维厂的小降落伞”也还恁是像小降落伞,这厂就是生产降落伞的,但是有这样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0:10:14    引用回复:
50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水流沙坝1 2017/11/21 15:56:00  的原帖:                                   ---老街记事

                                   一,右派任晓夫

   从发蒙读小学时候就知道老街中心的三岔路口处有一个修锁配钥匙的摊子,摊子跟课桌差不多大小。


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男人,秋,冬天头戴一顶蓝色无檐单帽,一年四季都身穿蓝色的长褂像电影《林家铺子》里的店老板那样的装束,鼻梁上挂着眼镜。他脸永远是腊肉一样的颜色,眼睛偶尔扫一下街上,又迅速收回忙他手中的活儿。人们喊他任晓夫,大家都知道他是“坏分子”右派,至于是哪里的右派,怎么当上右派的,谁也不关心。他家住在离老街较远的杨家岗山梁上,有一个老婆和女儿,女儿比我小一年级,女儿长得好看,那时怎么也想不明白“坏分子”还有女儿和老婆。下午5.6点钟他收摊回家,手里提着从街上买的米呀菜呀等从我们家门口路过沿石板山路回家。受小人书和广播里阶级斗争故事的启发,总感觉他是用菜和米掩盖手提袋里的发报机,我和小伙伴们竟悄悄地拿着弹弓跟踪他,看他是不是要在山林里发报,可惜一次也没发现过他的反革命活动。任晓夫出名不仅仅是他在街上摆了个自谋生路的修理摊子,而是因为他是“运动员”,一有运动,比如“一大三反”运动就把他这样的“地富反坏右”五花大绑押去批判大会会场陪斗,还有的比如打砸抢,杀人犯宣判时,也要押去陪杀场。每次群众大会上,我们这些中,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不断高呼“打倒***”口号,端着步枪的民兵凶煞恶煞的用手很按“坏分子”的后脖子,使其头低得更厉害,以显示其向人民低头认罪。老街文革武斗时打得很激烈,占据报恩塔的老街中学红卫兵依托塔的优势,不断向塔下的纤维厂{三线建设从上海内迁重庆的}的造反派扔自制燃烧弹和用步枪射击,纤维厂武斗一派处于劣势,吃了报恩塔的亏,打着打着有一天不知怎么就不见动静了,原来中学红卫兵接到上级命令“战略大转移”了。纤维厂武斗派兵不血刃就拿下了报恩塔,这报恩塔给他们带来了耻辱和痛苦,为了彻底摧毁老街中学红卫兵曾经占据的报恩塔,他们决定拆塔,报恩塔一共九层楼,有现在的楼房十几层一样高。他们把任晓夫这样的“四类分子”押去拆塔的围墙,造反派们手里提着木棒,不断叫骂呵斥着,挥舞着手中的棍棒,打得“四类分子”撕心裂肺的惨叫。任晓夫黄豆大的汗珠混合着血从青紫的脸上滴下,拆着围墙的约30厘米长的青砖不断地放在地上。他老婆一个长得很秀气的女人牵着放学的女儿正从街上回家路过,看见了任晓夫脸上的血迹,从兜里掏出手绢递过去,没想到一个干豇豆一样的造反派猛吼“滚开”,吓得母女俩往后退。造反派喜欢这样的施虐获得专政的满足感。文革后任晓夫右派揭帽,就再没看见他了,街上那摊永远消失了。





    ------老街记事


      这是一条古老的街,老得嚼不烂稀饭。一个在本地出生的原生态诗人黄六哥如是说。




  在重庆南岸长江边的一个狭长地带有一条叫下浩的老街,一边是重庆的“肺叶”南山,一面是杨家岗山,从街上可以望见南山下的小兄弟莲花山,山顶有一块巨大的飞来石头如同莲花而得名,大得可容纳百多人。小时候经常爬上去坐在上面用撕掉的课本做纸飞机放飞,比赛谁的飞得远。后来学大寨时莲花生产队社员用炸药把它炸掉了,为的是取石头做梯田。从上面朝下望觉林寺几十米高的报恩塔如一个粽子放在下浩街的尽头,老街的每一处房子都好像打着补丁被缝纫在杨家岗的腰杆以下;向远望,长江渝中半岛尽收眼底,太阳落坡时,一抹夕阳跟过年时家家户户晒好的红苕泡{薯条}一样被狼吞虎咽吞进长江大嘴,还来不得咀嚼就打起饱嗝回味,泛出波光,像饿捞饿相流口水的娃儿。

  从我不穿开档裤开始,我的眼里的世界就是这条铺着石板,家家户户生着的煤炭炉子房顶吐出炊烟的老街,街的两边是两层楼的照壁白墙青瓦的房子,楼上住人,楼下临街过去都是铺面,后来大多数都成房管所的居民住房了,那古朴的一扇扇木板门里面偶尔会伸出一个叼着烟杆的表情麻木的老人,也许是没有了买卖也就少了笑脸相迎的习惯。一直到我能囫囵吞枣看《水浒传》的年龄,老是把潘金莲的那不小心掉下衣竿子砸在西门庆头上的场景联想到这街,幻想楼上的女同学的衣竿子掉下,就这样混过了朦朦胧胧的青春发育期,居然没出事。几个滚铁环的和我一样的小娃儿口里呼喊着“让开,让开,货车来了”,招来走路的妇女的决{责怪的骂}“死千翻的娃儿啷个在街上滚铁环哦,,,,,,”街上有百货商店,小人书摊,肉店,油辣铺的名字叫吴家酒馆,最喜欢去这吴家酒馆打甜酱,几分钱的甜酱打回家,边走边用手指沾甜酱送进舌尖,好安逸哦,在食物,零食匮乏的年代,没有比打甜酱更好的差事,一般拿回家,要遭大人决{骂}“死胆胆,偷吃光了,弄回锅肉啷个弄嘛。” 我这一辈子童年最美好的零食回忆就是甜酱。街上两个饭馆,一个是国营,一个是集体的,有国营菜市。一所公立小学和中学,一所民办中学和小学,街道墙壁上写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的标语,一般是大红字体,而写“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总头目刘少奇!”刘少奇二个字必须是黑体。老街最洋气的人群是合成纤维厂的职工,因为这个厂是文革前“三线建设”从上海内迁到这里的,女职工很多头发都烫了的,我们小孩就喊“乱鸡窝”,男职工很多抹雪花膏,从身边走过,真香,而且年轻一点的男女都穿的裤子库管很小,两只裤腿像我们上数学课用的圆规,老街有一股上海派头在流行。街上河沟边还有一个猪鬃厂,这厂一股恶臭一天24小时免费向街坊邻居提供。而纤维厂也不示弱把环苯芳香烃的烂盐菜味道的污水直接投放河沟,一条宽十米的清凉可以洗菜的河沟就这样成了一条鼻涕水。河道两边是居民住的吊脚楼,两边堡坎上伸出巨大的黄桷树枝丫互相搂抱,叶子掉下河沟中顺流而去。该厂下面鱼虾都死了,只有几个螃蟹跟“牛鬼蛇神”一样瞧见风声不紧是偶尔爬出出洞口走两步透口气。河沟里一群群的鸭子经常中毒死个把在水中。女人们提着尿罐{马桶}在河沟边的石梯上洗刷着,过去可以洗菜的,洗衣服的水而今只能洗这东西了。鸭子扑腾着,谁是下一个被毒死,听天由命吧。
  三条自古清澈透亮的来自南山的山水从不同的方向流入老街汇集,然后义无反顾从绝壁的董家桥吊脚楼下来一个生命的俯冲,绝壁上的瀑布如仙女漂亮的长发折射出诗一样的意境,水欢快地哗啦啦地流进进长江,长江有两处巨大的岩石形成的礁石相距十几米如开着的一道大城门,水急吼吼桀骜不训的从这里杀出去冲进长江。很久很久人们就给它一个壮美而踏实的名字----浩梁。浩梁把长江分为内外,浩梁里面的就形成一个回水沱,沱里停着二战时的登陆艇和拖轮,每当月亮爬出来时,倒影在沱水里,美极了,“龙门浩月”就这样流传下来。
   这里的工农兵学商,引车卖浆之流很多已经随岁月模糊,但脑袋始终在一些“典型人物”上转来转去,索性把他们依依记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0:36:11    跟帖回复:
51
偷奶粉不是偷
偷粮食不是偷
人一出生就有生命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0:39:37    跟帖回复:
52
                        ----------老街记事

          

                 十一, 知青范**被绑着动员下乡

   那年代家家都有知青,连独子也不放过。范,独子,1966年进初中,读书不到一学期,文革开始了。1968年大规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开始了。范**也不过14,5岁,到农村扎根一辈子,也太单薄了点,脸白白的,人瘦弱,父亲因历史问题正在监狱服刑。范母是我家附近的一家厂子守大门的。范母不多言多语,邻里关系好。范**在家闲耍,街坊几个大小崽儿,山上打麻雀,河沟捉鱼虾,倒也安分。但有一天几个年龄相近的崽儿去中学玩耍,看学生们排练“台湾是我家乡”的节目,与在学校学生发生口角,打架,动了刀子,一学生被捅了一刀,流了血。几个半大崽儿全被抓进去了。范**的成份不好,当热就成了主犯,判刑一年。其它从犯,有的还是学生,也有范**的同学,同学释放后赶紧去农村落户了。范**两年后服刑回家,还得“到农村去大有作为”,一天一群红卫兵绑着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脖子上还挂着一块牌子“破坏知青上山下乡”。卡白的脸,惊恐着,几个红卫兵轮番用拳头揍他,一路推搡着往学校去,学校操场正在举行公审大会,其它四类分子正绑着低头陪斗,这等于宣布范**与坏分子一个成份了。后来听说范**去了很偏远的大巴山山区落户当知青了。1978年后知青大量返城,就是没见范**回来,成份不好,自己又有前科,想调回来,是不可能的,文革结束,再加上他母亲退休,他算顶替还是回到城里,进厂已经是大龄青年了,分配在伙食团,后来娶一个带着娃儿的离异的本厂"大集体"女人生子,后离婚,下海开餐馆,发了点财,没几年就肝癌客死异乡,不到40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0:47:24    跟帖回复:
5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4 16:39:06    跟帖回复:
54
    重庆东水门大桥南桥头下面就是老街http://bbs.tianya.cn/post-45-1778004-1.s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2:32:40    跟帖回复:
5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2:37:18    跟帖回复:
5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4:34:36    跟帖回复:
57
写的是真实的邻居怎么也打口罩?涉黄还是涉嫌暴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4:35:18    跟帖回复:
58
写的是真实的邻居怎么也打口罩?涉黄还是涉嫌暴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4:36:13    跟帖回复:
59
    十二,邻居“猴儿”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0344-1.s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5 14:37:38    跟帖回复:
60
    十二,邻居“猴儿”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0344-1.shtml
14385 次点击,72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重庆下浩老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