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2:21:40    跟帖回复:
211

文 风青杨

    武汉大学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农村老人自杀触目惊心。甚至不少子女逼死的老人案件: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请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亲。两三天过去,父亲仍没死,儿子问父亲:“你到底死不死?我就请了7天假,是把做丧事的时间都算进来的。”老人随即自杀。

    关于农村老人频频自杀,几年前媒体曾有报道:在湖北京山县农村,有“自杀屋”、“自杀洞”,相当一部分老人因为患病,不愿拖累子女,选择老屋或荒坡、树林、河沟,安静地“自我了结”。当地人对此习经为常,有村民说,只要满足年龄在70岁以上、生活不能自理、经济条件差、子女生活比较困难、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这样几个条件,老人自杀就是“明智的选择”。官方公开的统计数据表明,中国农村老人的自杀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到5倍。

无论是冷冰冰的数字,还是新闻为我们揭示的真相,都指向农村老人晚年生活的悲凉境遇。有的老人要自杀,还怕子女不埋他,自己挖了个坑,躺在里面边喝药边扒土;有卧病在床的老人会得到儿子的“明示”,喝药自杀;也有瘫痪在床的老人竟然会拿到药瓶自杀……老人自杀后村庄的平静,和人们讲述自杀老人时的谈笑风生,似乎死亡无可畏惧,似乎自杀是桩喜剧。孝,依然被视为美德,但不孝,也可以被认可。

    当城市的老年人在公园里遛狗、在广场上跳舞的时候;当我们每天为延迟退休而争论的时候;当我们畅想我们每个人的梦想时候,在满大街追问城市老人幸福感的时候;有谁知道农村老人的梦想是什么?“只要睡到土里就一切都解脱了”,许多农村老人还在田间地头辛勤劳作,等到彻底丧失劳动能力的那一天,他们中的一些人就会选择用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就是农村里一部分老人的“幸福”,也是他们的“中国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0 12:06:32    跟帖回复:
212
答友人问20170604
原创 2017-06-05 菜九段 九段道场
答友人问20170604
有年轻朋友今天问周末在家不出门,一般做什么。
其实很多人都问过菜九这样的问题。我今天的回答是:有时间就整理旧作,扩大翻新原有成果。虽然这确实一直是菜九在电脑前的基本状态。但今天这样的回答是斟酌再三的。

因为这段时间菜九把吕泽问题翻出来做了两遍,第二遍的也临近尾声了。前两个月以《杂议吕泽》为题,将旧作《略论汉定天下过程中的吕氏武装》中未涉及到的事情钩沉出来。做完之后,发现还有做的余地,于是就以《吕泽问题从头说》或《打捞吕泽》为题,以前一个杂议为基础,将相关内容变个顺序再捋一遍,相当于把吕泽彻底钩沉一遍。菜九明确提出吕后的哥哥吕泽是大汉王朝数一数二的开国功臣,应该是历史上首次对吕氏武装存在的关注。如果学界对吕氏武装及吕泽作用有所正视,应该归功于菜九的引领。

在整理旧作一事上,菜九有特别心得,像这样成果大的东西不能满足于做成就行,只要有可能,就要二度甚至三度以上的开掘。千万不能留下余地,因为一个单独论文,不论发现多大,也只是一个点,完全可以多角度多层次几度挖掘,做成几个课题,就可以形成一个面。这样一来,就可以达到菜九在歪诗《竹》里写的那样“你悄悄繁茂成丛林/就在风中/相互传递着微笑”的效果。而且早期的东西可以作为阶段性成果为后来的进步搭个平台,进行的时候省事省力。进步到后一个阶段,回望前面那个平台,可以清楚辨析出自己的进步。

在攒文字方面,菜九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这个运气不仅是指一个门外汉到学术领域找乐子居然找到了,而且还指相当数量的所谓旧作还真有整理翻新的必要。从田秉锷老师处学来一句回首前程非常管用,菜九就好个每每回首一下,看一看来路大致可辨的踪迹,发出若干感慨。

作为底层人士,抚今追昔难免矫情之讥,然人天生平等,这样的权利与大人物等同。自我感觉一向良好的菜九最喜欢的效果就是让大家笑,最后个个笑不出来,只余菜九一个人笑。历史曾经证明,估计还将继续证明,这就是菜九段感觉超级良好的原因所在。

遥想当年,菜九突然发现可以在早期史料真伪的甄别方面做一些工作,一些比较懂行的同事出于好心告诫我,高校里这种专家多得是,他们的研究条件与资料占有,远非你这种业余可比,不要白费劲了。这种劝说当然有道理,只是菜九想,他们是人,菜九也是人,凭什么就不能跟他们搞一把。渐渐地,菜九还真的在这种地方摸索出了一些门道,捣鼓出一些东西。简单来说,就是找到有怀疑的问题,然后把所有相关性资料全部找出来排比一番,有时还真能发现一些前人没有发现的问题。进入互联网时代后,菜九的所谓成果经过自己无休止的四处发布,某些私货也渐渐产生一些影响,甚至被一些人当作评判是非及水平如何的标的。到头来,当年笑菜九的人,一个也笑不起来了。

菜九的办法说出来一钱不值,就是以经解经之法,加上人之常情是否吻合。两个或以上不兼容的事件记录,必然有一个不成立;不符合人情的记录,必然有诈。这两个方面要做的事就太多了。菜九发现问题后,剩下的事就是把语言组织好。很多事情需要搞,菜九的水平有限,组织语言的过程相当费事,所以有大量需要弄的事,往往来不及弄。因精力有限,只好挑重要的弄。当下的吕泽问题也是,头绪早已清楚,真要成文,要摆平的事还真不少。岂止吕泽问题是这样的,菜九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不断摆平弄成的。

在组织语言上,菜九有一股子笨气,就是不惜时间,反复锤炼,务必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使之首尾呼应,不留瑕疵。就如孙子兵法所说,不恃敌不来攻,而恃己之不可攻。这样的笨办法虽然耗时,但久而久之,会使语言能力提高,水平也有所提高,所得大于付出。正应了老子所说大智若愚。菜九一不小心也与智搭边了。

说到大智若愚,菜九还有话要说。菜九这么多年来,作品转载无数,但都不来钱。攒了几本书,经菜九不懈传播,都有名著气象,也不来钱。看公私人等将拙作收入各自的空间,表明拙作还是有价值的。难道有价值的东西都不挣钱。好在菜九攒文字不介意挣钱与否,也绝对不会因为不挣钱而热情稍减。结果呆人有呆福,出手的货色成色都不差。曾经呆呆地想过,在写得像现在这样不挣钱与写得烂一点挣钱又挣名之间作选择的话,宁愿不挣钱不要名,也要把质量维系住。愚以为,一个人价值大小的最终界定,还是要靠质量说话。

再遥想一下,当年菜九搞研究时,有同事问,有约稿吗,回答没有。同事说,那你为什么要写。其实出版社有个潜规则,就是看作者写过什么。如果你因为没有约稿就不写,就会掉进一个泥淖——因为你不写,所以没人约;因为没人约,所以你不写;结果永远出不来。

提到老子,菜九也有体会,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写文章搞研究也是这样,一定要有个一,先拿出个东西出来,然后就会裂变成后面的,一二三以致无穷。菜九才不过中人,自忖早已经奉献上超过上人的成果,原因无他,就是肯下死力气,然后裂变。此道之谓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0 14:34:53    跟帖回复:
213
朝歌、邯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7:04:00    跟帖回复:
214
    酷吏为什么都没有好下场?2017-10-30 羽戈 老衲读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6:23:21    跟帖回复:
215
我:
还有给种事情呆。
汤卫和:
又是什么事呀?@周跃
我:
停电三天日子怎么过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5:39:18    跟帖回复:
216
陈寿的银行账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20:14:49    回复 15 楼:
217
    王老师跟我说过要把清华大学的校史也整理出来,但究竟整理出来了没有,情况不详,估计即使整理出来了,可能清华大学的讲堂上一时也轮不到他讲。王老师精心撰写的清华赋最终也没有入选,或者也有这样的因素。据菜九所知,清华百年赋也是王老师全力以赴没有实现预定目标的作品。网络查了一下,目前王老师的清华百年赋是定格在53稿。我印象中好像不止这么多,经邮件查看,确实是53稿。从2010.12.25第1稿到2011.3.8 截止,七十天时间写了53稿,其间还有春节,为了清华百年赋,王老师真的是很拼啊。看来他很想将此作打造成与东大校歌一样的精品,让清华园永远铭记。我是从48稿接触到王老师这个创作的,当时他设想用1908个字将清华大学的光荣叙述出来,菜九贡献了抗日军兴四个字,被采纳。之所以将篇幅设定在1908,大概是清华学堂动议创立的时间。经网络查询,最终字数为1854,与当初的设想有异,应该是写作中断的缘故。最终王老师电话告诉菜九在众多参选者中定下来用中宣部李东东的同名作,嘱菜九将这个53稿发到网上。菜九于 2011/7/21 17:31:16在凯迪社区发布此作(清华大学百年赋53 稿 【原创文学】-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7632871&boardid=5&replyID=29571702&page=1&1=1#29571702),这个时间应该距王老师电话时间很近,而距53稿四个多月。难道王老师在3月8日就知道最终结果而停止了写作吗?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很难想象七十天进行了53稿的王老师,会在后面的整整四个月没有任何更新升级。在破案方面有一套的菜九,在六年前的事发当时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也真是愧对王老师啊。王老师给我们留下这样一个谜,或者永无破解之日。看来事业走上快车道的王老师,也有不顺遂的时候,这本来就是人生的常态。尽管愿望落空,王老师仍然会以满腔的热忱、饱满的激情、旺盛的斗志、对所从事之事的热爱与专注,这些与生俱来的招牌与标配,燃烧着自己,从事其所热爱的事业,直到病魔突然横亘在前进的道路上。

    而今王老师走了,其未尽之事业可能就要成为永久的缺憾了,一念及此,菜九就格外感到人生之无奈无助。

    与王老师相识相交三十年,交道不算少,了解不算多。因为了解一个人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评价一个人也是这样。无论菜九对王老师如何推崇,也评价不了王老师的事业达到了何种高深程度。因为专业储备不同,发展志趣不同,关注度不同,要评价王老师的贡献与水平,是菜九无法胜任的事。但王老师对菜九的影响则从未因这些不同而有任何衰减。因为王老师的感染力非常强大,要用熊熊燃烧、滚滚向前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王老师五十多岁时告诉菜九,他从来没有夜里一点以前睡觉的,几十年如一日,这样的体力与干劲让我非常佩服,这也表明王老师的成果多于常人,是因为他牺牲了大量休息换来的。尽管我不怎么懂王老师从事的研究与教学,但深深地为他对学术对事业的情怀感染,也非常认同他今天的自己力争超越昨天的自己、让成果越来越精醇的严苛,有志效仿他一息尚存、奋斗不止的工作状态。所以菜九提炼出了“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自负,临深履薄的戒惧”的王步高精神,并将其当作自己的座右铭,时时检点鞭策自己。我不知道王步高精神到底能给中国多少支撑,但我确切地知道,王步高精神将永远是我前行的动力。我甚至预见到,菜九极可能像王老师那样熊熊燃烧,直到骤然熄灭。

    2017/11/14

    网络百科:王步高(1947年-2017年),江苏扬中人。196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外文系德文专业。中国著名古典诗词研究学者、《大学语文》系列教材主编,师从唐圭璋教授。一生为国文推广教育贡献颇多。其主编的《大学语文》系列教材,为全国“十五”“十一五”规划教材之一,获2002年国家优秀教材二等奖。著有《梅溪词校注》、《司空图评传》等学术著作及高校教材四十多种。其主持的“唐宋诗词鉴赏”和“大学语文”课程是国家级精品课程。江苏省教学名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2017年11月1日,王步高先生在南京因病逝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9 10:52:35    跟帖回复:
218
    如果有人说,房产税是毛毛雨,不care。那么总有一天你要撒手西去的吧,遗产税开征也是必然的。前段时间网上疯传深圳即将在全国率先试点开征遗产税”。试点方案规定,1000万元以上的遗产,适用税率为50%,而且应纳税金不能从遗产里出,且必须在三个月之内交齐,否则全部收归国有。

65569 次点击,217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1 12 13 14 1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章邯这道历史大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