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9:20:32    跟帖回复:
376
    
  记得有一次的农业社开会是在一个星期天的白天举行的,会议的中途进行共产主义社会生活的想像和讨论,我们有几个班干部去给农民做记录。
  农村的共产主义生活是怎样的?有的说农村里每户人家都有电灯电话,住的是楼上楼下(我们地方的农户大多住的就是楼房,但是老式楼房质量差)。当然喽,他们指的是新式的洋房,绝对不是现在住的老式木结构楼房。他们实际上就是在描述城市里的那种生活,而电话的家用,则是超过了当时城市居民的条件了。还能说什么啊?有的,出门要有小汽车!好生活必定要有好的,很自然地农民们要在那个理想社会中每餐有鱼有肉有蛋,有虾,有全鸡或烤鸭,还有人补充说每天晚饭前要有酒喝。到了那个共产主义社会,再要有什么啊?想不出来了,最后有人提出每星期要看电影!因为谁也想不出电视的概念,除非是上海人才知道世界上还有电视机。那所谓的电脑和手机更是不要说了,如果那个时候你给他们说电脑是怎样的,手机是怎样的,他们根本就不会相信,难道比封神榜里的还厉害?(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9:26:56    跟帖回复:
377
对共产主义生活的憧憬讨论非常热烈,笑声不断,年青人说着说着还有打闹起来的。共产主义到底是怎样的啊?谁知道?最后还是有人提出说要让孙子辈读大学,这一条是非常了不起的,只有个别人才想得到。
回帖人:
gesh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23:32:43    跟帖回复:
378
做个记号,太长了,一次看不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23:54:08    android
379
写的不错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9:03:15    跟帖回复:
380
谢谢GESH和猫步二位的顶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9:45:46    跟帖回复:
381
    有老年农民提问,要过几年才能达到共产主义啊?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实在,可能是他担心到那时,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享受不到那个幸福的生活。

    领导说再过八到十年,最多不会超过十二三年。这对年轻人来说,真是太幸福了,因为那时他们仍将是年轻的,一定能享受到共主主义的美好生活。
  我们更年少,对领导的结论是又惊又喜,到那时,我们还不到三十岁,这是多美的事啊,我们一定要走那条路。不过当好多小年朋友们一起,七嘴八舌地争吵和辩论之后,有一个大致的判断,对领导的结论总体上是怀疑的。不要小看五年级的少年们,他们开始长头脑了,因为他们已经是高小生。毛主席曾把高小生也归到知识分子范围里面,毛主席多英明啊。少年同学辩论后的结论,使我略有点担心,会这么快吗?那些老农民可能比我们明白,但是他们不说。
  领导的报告和宣传之外,一些能写会画的老师被动员起来,他们在农村房子的墙头上画写了大量的标语和宣传画。标语有很多,最突出的有这么一些,如“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天桥,走向天堂路一条”(意思是不通过人民公社的路子就不能入天堂),“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知识分子劳动化,劳动人民知识化(含有知识分子不是劳动人民的味道,我不知道老师们是不是这样想),后来还有”一天等于二十年”(表现出大跃进的火药味),更后来还有赶英超美的口号(大跃进运动开始了,注:公社化与大跃进在交织在一起的)。
  二个月后,公社组织成立,并进行了庆祝大会(略)

(烈火般的一九五八年分三四个部分,下面将是第二部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17:35:19    跟帖回复:
382
烈火般的一九五八年(二)让房   全村(这是原来的乡的中心村)有十几家村民因为公社需用房子,被搬出自家屋,分散住到邻村的事,略。
         
            烈火般的一九五八(三)  食堂  
  
  人民公社是一种集军事,生产和政府的一身的综合性组织,公社的管理包罗万象,包括了农村的所有一切。它的原则是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产集体化。比如说第六大队也可以叫作营,下面的生产大队叫做连,生产大队长通常叫连长,生产小队叫作排,小队长通常叫作排长;行动战斗化,什么意思?出工听军号(外地处样,我不知道),收工听军号,那里生产或是什么有点紧张,那就由营部出命令调集某个连(生产大队)的一些劳动力去支援需要的地方,而且都是没有报酬的(也称作一平二调)。集体化到什么程度?一切生产都归集体,蔬菜地一概收归集体经营,个人不准养猪,羊和鸭(鸡暂时没有规定)。农民出工的报酬什么化?吃饭怎么办,军事化还是集体化?下而专门说农民的报酬和吃饭。
     我们那里的农民先按以前的方式评级,十级工每月发八元,以下有七元六元五元的,以十级工为绝大多数。但是只二三个月后,这钱就发不出来了,真是要命。个别的农民偷偷地说这是军晌,幸亏没有人举报,这是要吃生活的(吃生活,宁波话意思是受罚或吃官司,上海或杭嘉湖一带也有类似的说法)。
     吃饭当然也要集体化,这就在农村中出现了从恒古未有的“吃食堂”的伟大创举。开始时,大家对吃“食堂”还有点兴趣。因为初始时,饭票用完后是可以随便去领的,只给你记个帐。因为起先说过吃饭不要钱,可以放开肚皮吃饭的。农村的流传的俏皮话是:鼓足干劲生产,放开肚皮吃饭。食堂的菜一般是西红柿,土豆,带豆(因为它像一条带子,杭州上海一带叫杠豆),咸菜,蚕豆,茄子,榨菜,豆腐,南瓜,少数时候会有咸蛋,天气凉快时会有青菜上市,偶尔还会在汤水中漂出几条肉丝等等。
     开头十天半月,大家显得有点开心,因为很热闹,家里也省得烧菜做饭。早上是稀饭,中晚二餐都是干饭,而饭票也不用愁。调皮的还把未吃完的饭带回家里晒饭干,以备以后享用,真是各有各的快乐。后来,有许多人发觉吃食堂不如以前在家做饭时吃得好,于是慢慢地有了各种看法。
     我们年少不懂愁,以为这样的生活很有趣!
    忽然有一天上面宣布,农民不再发工资了,改成记工分,农民们很聪明,他们知道农业社的老底,没钱了!记工分就记工分吧。
    又有一天,生产大队宣布,饭票不可以随便领,不但要记账,而且以后要结算,要从收入中扣除饭钱。这一下,牢骚四起,以前的话不算数了。不过老农们很安定,不发牢骚,他们早就知道这样的做法是做不下去的,因为他们知底。
     往事回首,这是上面及时地发现了危机,钱不够,粮也不够,迅速收缩。浙江的收缩还算及时,减少了损失,跟外地很多地方比起来,虽然显得保守,但是降低了后来的灾难程度。
     临到秋收前,英明的领导们又有了新的举措,饭票供应以新的定粮标准作依据,核减定粮标准。这下子我们都有点惊慌失措,也是非常的狼狈。农民们也是牢骚不断,但是有少数老农却是很淡定,他们说,晚稻收成不好是明摆的事,那口粮不减,难道要从天上掉下来。不过,我怀疑他们这些老头儿说的不是实话,在家里肯定也是怪话连连的,他们是老狐狸。
    我的定粮一下子从二十五六斤减到二十一斤,小菜中没有多少油水,开始觉得吃不饱。同学们也是同样的感觉。但是更可怕的是老人们说,以后的定粮还要减,这让我们感到心里发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4 18:46:33    跟帖回复:
383
    烈火般的一九五八年(四)我们与大炼钢铁。

    中央作出了大跃进的战略方针,大跃进的号子吹向了所有的角落。当时的最重要的生产是钢,粮,煤,棉的生产。钢的目标是二千多万吨。全国的钢铁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最多是五百成吨,这个伟大的任务能完成吗?能。

    什么办法?来一场人民战争。

    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每家每户多少少都有一些铁吧,对,家家户户都捐铁,人人踊跃。

    我们学校的礼堂里,堆积的各种各样旧的铁制品越来越多,有旧铁锅,铁皮,有的农家墙上撬下来的铁窗,还有桥上撬下的铁栏杆,还有各种铁器。惊奇的还有好几把大刀和剑及钢叉,虽然是旧的,但是样子仍显得有点威风。学校里的铁门也卸下来丢在礼堂里。后来都送到收购站去了,最后去向就是炼钢厂了吧,我猜想。

    忽然间轮到我们了,学校里动员我们小学生捐铁,高年级每人努力交二斤,家里可以拿出去的去拿出去了,交什么交?没有了。老师要我带头,我不反对,可是也实在想不出办法。

    好几个男生聚在一起商量,有胆大的男生说,去撬无主的老坟,里面一定有尚未烂尽的棺材钉。这个鬼主意有点吓人,但是除此外,的确也无法找铁了。分头行动吧,这就引发了我们小男生撬百年旧坟的事,我跟着一个胆大的去橇旧坟。(其它学校也出现类似现象)

    橇坟在过去是一种缺德的事,在前几年已经有组织地动员农民把部分无主人的坟橇掉,那时的目的是取用石材。

    许多人家为了防止祖坟被无故橇掉,就在自己祖坟的石碑上写上“有主坟”三个字。

    我们为了完成交铁的任务,也去先把那些残留的无主旧坟橇开,观察一下,看有没有蛇,若是没看到蛇,人就爬进去,寻找棺材钉。

    坟洞里面是黑洞洞的,坟里有残存的部分尸骨,有难闻的气味,有阴森森的感觉。我们管不得这些,强装着胆量进去,用一块小石头拔弄里面的剩余的棺木和尸骨,尽快找到烂铁钉和一些铜纽扣等,然后尽快地爬出来。

    几天下来,旧的无主坟也撬得差不多了,我们的任务也超额完成了。交给供销社,每斤一分钱,再把凭证交给老师,完成了任务。我发现多数同学并没有上交铁,老师并没有查问,我感到不解。

    这是我参加的一次人民战争。

    炼钢啊炼钢,炼钢炼到我们农村里来了,可是我们农村并没有炼钢厂。

    有办法要上,没办法想尽办法也要上。我们的公社分二处办起了小高炉,一在姜山头上,二是在九眼碶。什么小高炉?它跟小型的石灰窑差不多,样子略为好看一点儿。

    在姜山的小山头上建起好多个小高炉,铁矿石从外地运来,没有焦炭,就挖旧坟,橇棺木,砍树,把它们烧成炭,去炼”钢”。没有风机,就用人日夜不断地拉风箱,给土高炉鼓风。这风箱可能在战国时代发明的,我想。据说在战国时代,中国人已经能炼铁,炼铁要高温,高温必要风机,在此条件的刺激下,风箱就必定发明出来。

    这个小山上有几百人分成几班,日以继夜地苦干,后来公布的炼铁成果是一千斤生铁。一千斤,对作任何一个农民来说,这个数目的确不小,但是按收购站收购价来说,生铁每斤只给一分钱,合人民币十元钱。后来办的大跃进成果展中,有一条说明,说这也是伟大胜利。

    据我后来所知,我们这里的大炼钢铁时的小土高炉群的规模比湖南,湖北,河北,北京,东北等地要小得多,看来宁波是属于保守的,整个浙江也是保守的,故而对后来的影响也比其它省分小。

    至五九年初,公布的全国钢产量是一千二百万吨,后来修改成一千另七十万吨。多年后看到的解密的资料上说是八百万吨钢,有些行业内的人认为所谓的八百万仍是很有水分因为其中很多是废钢,能叫做钢的是约六百万吨。土法炼钢(实际上是炼铁)消耗了大量的资源,运力,人力和财力,还严重破坏了大批山林被毁,得到的是一堆低级废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5 8:45:00    跟帖回复:
384
    几天下来,旧的无主坟也撬得差不多了,我们的任务也超额完成了。交给供销社,每斤一分钱,再把凭证交给老师,完成了任务。我发现多数同学并没有上交铁,老师并没有查问,我感到不解。==============原来老师也只是把它当作一项任务随便说一下而已,我们却把它当作了一项重大任务,想尽办法去完成它。这给我们心里留下了阴影,如果这种阴影多了,会造成什么,,,,呵呵!不说了。
回帖人:
ddeq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5 14:03:48    跟帖回复:
385
   写得好,很精彩,谢谢。能够出版希望告知。谢谢。
回帖人:
ddeq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5 14:13:05    跟帖回复:
386
建议,适当增加些蜜蜂的描写。对那些小玩意总感到惊奇。而作者你似乎对蜜蜂很有把握,似乎融入到蜂蜜中了。如前面写到(大意):蜂蜜吃的超饱,坠着肚子,沉甸甸的飞进蜂巢。
回帖人:
ddeq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5 16:23:04    跟帖回复:
38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8 8:31:25    跟帖回复:
388
这二天有点作事,很忙,暂无法加以补充。谢谢 ddeq先生的顶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9 7:29:03    跟帖回复:
389
下午再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9 15:13:11    跟帖回复:
390
    建议,适当增加些蜜蜂的描写。对那些小玩意总感到惊奇。========这个建议很中肯,原来写稿时也考虑过这一点,后来觉得整个文章有点太长了,所以在修改时把它删去了很多,看来删得不是很恰当。
107874 次点击,420 个回复  上一页 1 ... 23 24 25 26 27 ... 29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在内蒙高原的荒野里-浪迹天涯节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