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6 10:57:42    跟帖回复:
121
    虽然“改造运气”不错,GX的内心仍然很不平静,翻江倒海,细流激涌,犹如一个精神地狱。因而晚上睡不着。睡不着就看书。“关风”以后,楼面上日光灯熄灭,25W白炽灯亮起。灯光低低的从铁栅门洒进来,照见各种惨淡的人生。这灯光也恰好给1号位2号位看书。
    真正读书者心静,看完一页再翻下一页。可这个GX心浮气躁,根本读不了书,只是把看书来当镇静剂,分散痛楚。眼睛沉不下书页去,扫一两眼即翻页。枕边放一叠报刊杂志,翻翻这本翻翻那本,像翻烤大饼一般。心善者翻书尽量地轻,怕影响别人。可这个GX是个流氓,哪会顾及别人的感受?
    也许有人会说翻书能弄出多大声音?可你不知道,周兴瓮是有音响放大效应的。不信你弄个大瓮试试看,拿一张硬纸进瓮里揉揉,自己在瓮口听听。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6 19:34:28    跟帖回复:
122
    我真正进入了生不如死的状态。每临近睡乡边界,就会被爆炸声拽回来。GX翻书页的声音在我听去确如爆炸,在那安静的夜晚,在那有音响放大效应的瓮里。如是者十数。直至25点以后,GX终于将书放下了,起来小便以后躺下准备睡觉了。然而他那内心是个自我煎熬的地狱,哪会睡得着?一会儿又起来小便。再过20分钟又起来小便。小便的时候得跨过我这个3号位的肚子来到马桶边。(2号位上马桶是必须跨过3号位的。1号位不必,因为马桶就在脚后边。)
    让人从肚子上方跨过去,心理感觉不大好。而且我知道GX是个坏蛋,保不准他会故意朝我身体某个要害部位踩下去。所以我保持着警醒,一有动静觉察到GX要上马桶,立即坐起来给他让路。等他归位了再躺下。他那样要折腾到凌晨三点以后,才终于入睡。这时我也可以放心睡了吧?然而我倒反而睡不着了。睡不着,轮到我去折腾他了吧?我没那么坏,况且3号位也没有灯光可以看书。只好默念阿弥陀佛,数1234到100、101……到300。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忽然电铃声急骤响起,开始新一天的“改造”!
    人无食无水尚能活,无眠却是最难受的。科学家做过一个实验,弄一只狗,给它食给它水,但不让它睡觉,它刚要睡就弄醒它,看它能坚持多久。结果将这只狗弄疯了,而且死了。我感觉自己就如那只被实验的狗。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7 17:12:31    跟帖回复:
123
    我在周记中详细写了GX的毛病。监狱规定犯人每星期写“改造周记”,这倒是一个向队长表达意见的渠道。队长会批阅、签名。
    周记由组长发回来,我打开看看有什么批示。是“阅,孙,年月日”。
    每星期有一个改造节目是“小组生检会”,大约是生活检查会的简称。大家坐一块,各人说说自己的改造心得,或意见,最后由队长讲评。我就对GX的德行提出意见,说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睡觉。要求GX不要看书,或不要太晚,翻书页时轻一些。
    说完,全体组员静默。大家都知道GX是改造骨干,贫协名誉主席;知道周某人黑五类,改造层次最低,给队长没好印象。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8 17:19:33    跟帖回复:
124
    只有一个人发言 ,就是“百万”。据他自己吹嘘,说在国外有百万美元的财产,后来又说是港币,没个准,所以大家叫他“百万”。百万说:“同监房程沉怎么没说话呢?人家怎么睡的?”
    这的确是个问题。是呀,同监房的还有一个人,程沉,怎么不说话呢?
    1949年程沉的父母带着另两个孩子去台湾时,程沉2岁。大约长得憨头憨脑,鼻涕哭相的,不为父母所喜,就将他留给邻人收养了。养父母双份工资,没生孩子,所以“连续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都没饿着他。碰上文革,也没读什么书,上山下乡去。后来返城,被街道居委会安排早晚巡逻,与一群大爷大妈拿电筒到处照照。每天七毛钱,自称“七毛驴”。八十年代台湾姐姐回来寻到阿弟。于是去台湾认亲。家人都觉得亏欠他,竭力补偿。于是他有了两个爸爸,两个妈妈。他是个没有思想没有特色的人,也没有经济拮据的问题,其实完全没必要来吃这场官司。居然吃了,这与他的气质有关。他是个小气而且粘糊糊的人,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闷屁来。整天盘算的是物质利益。嗜食大蒜,每顿都嘎嗙嘎嗙像吃苹果那样。我说你也给我一片大蒜吧,以便抵抗你这个大蒜臭味。他万分舍不得地抠了半天,终于给我一片。下一天再问他要,就不给了,好像那是喜马拉雅虫草,金贵得不得了。我只好叫家属给我也带些大蒜来。不料这月接见程沉的家属倒忘了带大蒜,癖嗜断档。于是向我借大蒜,说下个月还。我说还什么还呀,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共产主义,有蒜同吃。但到了下个月 ,他家属带入大蒜以后,却只还给我一片,就算两清了,恢复了私有制。这就是他的性格特点。
    他买了不少的书。从一个人读什么书也可推知他是什么样的人。大凡不读历史不读小说而专门读心灵鸡汤类的,就是像程沉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一般都不可能成为“意见分子”。而我到哪儿都容易成为“意见分子”。这就是程沉容得了GX而我不能容的区别。他识时务,有修养,价值观以吃为中心。万事只要有吃,什么都没问题。因而给队长印象不错,改造层次比我高,减刑不少。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9 20:24:19    跟帖回复:
125
  就在当天晚上,大约两点钟,GX起来小便,躺下以后。我也躺下,被子裹住两个肩膀,推下去,让胸口敞着凉快。想,这一下可以太平了吧?静静的准备入睡。
  不料GX猛地一个鲤鱼打挺,横空跃起,往下一砸,脚后跟重重地砸在我敞着凉快的胸口上!
  这是恶狠狠的故意伤害。我猛地坐起,问他做什么,神经病是不是?
  他没有吱声,也不动。任我怎么抗议怎么质问,就是不予反应。好像服过安眠药那般。
  中午,医务犯来楼面例行巡访。我说了昨晚“挨那家伙”砸胸口的事。医务犯是个和善的老先生,他早就对GX的德行有所耳闻,眼里满是同情,静静地摇了一下头,给我一些药。
  医务犯回到大队部,将GX砸我的事说了。大队部有一个“四犯”叫夏雪明,也是反革命官司,原关在反革命中队,后来被大队长调到大队部任事。浓眉大眼美髯,与沈文久一样也是豪杰型的人物,正直大气。沈文久和夏雪明在外面就认识,后来不知为什么事交恶了。但交恶的双方都对我好。此时夏雪明听医务犯讲了GX的流氓动作,即上楼来找到GX说:“你有本事跟我来搞。年轻人欺负老年人算什么狗屁事啦?!”
  夏雪明回去向大队长报告此事,大队长终于出面干预,将GX调往别的监房。
  38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0 19:56:43    跟帖回复:
126
改动:
    不料GX猛地一个鲤鱼打挺,横空跃起,往下一砸,脚后跟重重地砸在我敞着凉快的胸口上!
    这是恶狠狠的故意伤害。动作经过设计。他知道我年老体弱打不过他,不怕还手;知道坏境于他有利:自己这个贫协名誉主席对一个四类分子动手,是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我猛地坐起,问他做什么,神经病是不是?
    他没有吱声,也不动。任我怎么抗议怎么质问,就是不予反应。好像服过安眠药那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 19:25:22    回复 105 楼:
127
你是老革命吗?老监生吧?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2 19:56:35   
128
    38
    沈文久先我两年出狱,仍回缅甸。2004年4月我出狱以后,5月他打听到我的电话,即来电叫我到银行开个户头,把账号告诉他。我照办,他立即给我打入2000元。这真是雪中送炭。我刚出狱,景象很凄凉。这钱一下子把我的生活提升到小康水平。那时一盒豆腐0.9元,现在涨价到3.5元,两千元相当于现在8000元了。
    夏雪明2012年也打听到我的电话,来电问询,说“你是我牵挂的人哪!”邀我到他家做客。他的现任妻子是个虔诚的佛教徒,美丽而贤惠。他们住着一套很好的房子。
    还有另两个豪杰也值得我感戴。一位顾根生,《图腾醉》第98回第3节写的朱铁崖就是他。无论从容貌还是气魄上说,顾根生都类于近代某个政治大腕。为某事写一篇《祭文》入狱的,判三年。2012年一天我骑自行车街上穿行,突然有一个人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顾根生。年轻人眼明脑快,一下子认出我而且即时喊出名字。另一位是金建伟,慈眉善目,温言正语,心怀慈悲,是个很好的君子。擅画,给香港杂志投一篇稿而惹上三年官司的。顾根生告诉金建伟遇到周某人了。小金立即给我打来电话。此后他们每有饭局聚会必叫我同乐。
    我是个没用人,且性情孤僻,多数人都不看高我。能够得到这几位豪杰青睐是我平生之幸遇!
    监狱中接触过的人多了。而且是全天候24小时头碰头脚碰脚密切接触,与同学同事间的正常距离大不同。我们这个中队最初关的全是反革命犯,有三个小组。上面讲到的沈、夏、顾、金都是我们第一小组的。同组还有一个熊国强,也是个很好的人。面目可亲,语言有味。喜读书,视野开阔。但写字潦草。写了广播稿,大队广播员时常认不出字。国强于是叫程沉抄稿子。程沉有时也认不出,去问他。可连他自己有时候也认不出是什么字了,反怪程沉为啥不早点来问。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2/3 10:23:40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2 20:03:27   
129
历史已经过去,且行且珍惜。对于当时投-靠-国-民-党-的间-谍, 格杀不论。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2/2 20:05:52 编辑过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3 18:55:42    跟帖回复:
130
    反革命中队的队规,严禁隔组接触。就是说,不同小组的人不能说话,连打招呼都不行。尽管如此,我还是能感觉到二组三组也有不少好人。有一个年轻人乘隙低声关照我:“注意保护自己!”
    后来逐渐掺进来刑事犯。到了后期刑事犯多而反革命犯少了。从十多年对反革命犯和刑事犯、经济犯接触的总体印象中,我看到了人性的分类。反革命犯的多数是哪一类人,刑事犯都是哪类人,经济犯又是怎样的。看到了什么叫做高贵人格,什么叫低贱人格,什么叫做善良,什么叫做邪恶。
    马斯洛的人生需求层次理论中有一个叫做尊重的需要。这个尊重,是自我的尊重和他人的尊重。你对自己怎么看,怎么给自己定位,有没自尊。别人对你怎么看,是否尊重你。有些事看上去你得到了便宜,却失去了尊重。例如说,偷到了一只金表,表层意识会喜不自禁,潜意识里边却会失去自尊,精神定位降一个档次。这个档次会在你的神情举止中隐隐表现出来。受贿一只金表也一样,不但影响自尊,行贿的人也会看低你。有一类人非常重视尊重的需要,讲究问心无愧,知道鼠窃狗盗的事不能干。
    然而有一类人生来就不需要尊重,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在动物的层次上。他们没有做人的底线。偷盗,那是家常便饭。抢劫,小事一桩。至于强奸、杀人,更是毫不手软,表现了非常彻底的邪恶。
    按照佛教的说法,人是有前世今生的,生物是可以投胎转世的。六道轮回。那么,我们周遭看到的人,既有前世为人者,也有前世为豺狗者,为老鼠、蛇、蟑螂者。那些兽虫类由于某种机缘投生到人的世界,不免还带着前世的秉性和习惯。这类人作为刑事犯入狱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不注意修行,下一辈子很有可能还是回到畜生道中去。
    我这个人在读书上是高智商,无论什么功课扫描一下就进去了。但在社会生活中却几乎没有智商,蠢得很。例如,最初接触刑事犯的时候,是一律把他们当作好人看待的。儿童的眼光,天真无邪的眼光。只凭印象。看上去五官在位,言语温厚,就善视之。完全不考虑他的历史,做过什么。实际上,怎样看一个人,从他的过去可以知道他的现在,从他的现在可以知道他的将来。这是基本知识。不能只凭表面印象来对待。
    39

    读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5 19:54:53    跟帖回复:
131
    39
    读到提篮桥的这个3号位,和GX的砸脚,可以建立起“官司浓度”这个概念了吧?就关押空间而言,同样是吃官司,如果在美国,一人一个监房,抽水马桶、洗脸池、床铺俱全,甚至有小壁架放书。那个官司浓度,大约只相当于提篮桥三人监房的20% ,四人监房的15%,六人监房的5% 。同样是提篮桥吃官司,就宽严程度而言,经济犯的浓度只相当于政治犯的60% 。同样是政治犯,GX们的官司浓度只相当于周某人的70%  !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6 13:11:30    跟帖回复:
132
  一段一段地贴出,是考虑戴口罩的面积。就如过地铁安检口,自己也不知道有没违禁物品,那么一小袋一小袋地分开放上去吧。被扣留也就一小袋,不会整箱都没收。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6 19:12:04    跟帖回复:
133
    我们也可以建立起“狱警紧张度”这个概念。从影视剧上可以看到,在美国当狱警神经是高度紧张的。他们犹如关着老虎、狼、豺狗等等食肉动物。而中国的监狱里关的多数是羊、猪、马等食草动物,或猴子、猩猩、狗,或食草动物与啮齿类动物、爬行动物的基因混杂物种。你只要提拔出一只猴子、一只猩猩和一只狗来,让它们管理其它动物,便会非常省心。据说有人捉来一些猴子,铡掉它们的尾巴,关在一个院子里。又陆续捉来猴子。每捉来一只,都铡尾巴。铡尾巴的时候猴子们非常不乐意,四处逃闯。渐渐地,猴子们对于没有尾巴也习惯了,认为本该如此。以后每捉来新猴子要铡尾巴新猴四处逃闯的时候,众猴便会帮着追赶这只新猴子,把它捉住。捉住以后,也不用主人动手了,猴子已经学会铡这个动作,把新猴的尾巴铡掉。聪明的中国监狱管理者正是从动物世界融会贯通地借鉴了一些东西。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9:04:16    跟帖回复:
134
    提篮桥监狱有一个专用名词:四犯。是事务犯、组长犯、劳役犯、医务犯等被当局擢拔出来任事的犯人的总称。后来又陆续提拔一些犯人任事,例如记录犯,专门坐在楼面东张西望记录犯人一举一动的。也一律称为四犯了。
    四犯,也可释义为再三再四地犯罪。提篮桥监狱有过一个专项调查,四犯出狱后的重新犯罪率比“小监犯(普通关押的犯人)”高得多。一个大队事务犯出狱后竟去抢动杀人。大队长到死囚室去看他,他说“哎呀赵大大,我这一回搞大了,搞大了,连人肉也吃过了!”
    监狱长在大会提到这项调查时有些想不通:这些人都是认罪态度良好,积极改造,队长信任的人哪,怎么重新犯罪率反而高呢?难道我们的改造理论出了问题?

回帖人:
林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8:56:03    跟帖回复:
135
    不是改造理论出了问题,而是把管理和改造混为一谈了。监狱首先考虑的是管理,而不是改造。管理诀窍是以囚制囚。提拔出一些强囚和刁囚来,叫他们管理普通囚犯。正如使用牧羊犬一样。由于采用了这个聪明的管理办法,中国狱警与囚犯的比例我估计在1:17的样子。一个中队百把人,也就一个中队长,三个小队长。加上狱长科长,狱政财务、门卫等方面的人员,1比17差不多。
    美国监狱警察与犯人的比例是多少?我百度了一番,不得要领。有说加洲监狱雇员与囚犯的比例,数年前4比1,现在增加到2比1了;犯人关押成本比哈佛大学学费还高。我还搜到1比1的说法。资料很多,说三道四的不少。

43468 次点击,144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孤舟残月——《图腾醉》作者自述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