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1 21:12:29    跟帖回复:
31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2 11:47:42    跟帖回复:
32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2 17:33:27    跟帖回复:
33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2 22:02:15    跟帖回复:
34
!
| 举报
回帖人:
新思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2 22:13:20    跟帖回复:
35
大诗人来阅读的标志!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9:54:06    回复 35 楼:
36
谢谢光临!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40:29    引用回复:
37
转至第1楼第 1 楼 dsbird 2017/7/23 23:19:48  的原帖:    在美国独立之初十三个州都有自己的权利法案,尽管1787年9月17日由华盛顿签署的美国宪法没有具体的权利法案,但都隐含在各州的权利法案里。比如宾夕法利亚州权利法案,佛吉尼亚州权利法案,这都是各州参与独立战争各州人民自己签署的革命宣言,当法国大革命爆发,美国宪法修正案十条权利法案1791年12月15日由国会批准。

    犹太裔德国著名公法学家格奥尔格·耶里内克(Georg Jellinek)1851年6月16日出生于莱比锡,耶里内克1867年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法律·艺术史和哲学,1891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公法和国际法教授,《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使其获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授予的荣誉学位。他在文中阐释的观点据说启发了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写作,1911年1月12日耶里内克逝世于德国海德堡。

    当时很多学者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抄出来的,事实上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宣言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有着相反的观念,因为卢梭的权利观念只是存在于公意下也就是社会民意下的权利,而人权宣言则相反,认为个人权利优先于公意以及国家,耶里内克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美国独立战争中各州的权利法案中抄袭过来的,耶里内克逐一对比了人权宣言和美国各州的权利法案,认为法国不仅仅采用了美国的理念,而且也采用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权利宣言的形式。而且他还探索了美国各州权利法案的历史渊源——源于美国最初移民者的尊重每一个宗教自由信仰和良心自由信仰。美国的权利宣言则包含了存在着高于普通的立法者的更高级的规范的观念。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仅仅在名义上是更高级种类的法律,他们还是更高级的法律制定者的产物。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是仅仅试图为政府组织设立特定的原则,它们更首先试图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划定界限。依据这些权利宣言,个人并不是通过政府(的同意)才成为权利的所有者,而是因为他自身自然地就拥有不可分离和不可取消的权利。这一观念对于英国法律来说是陌生的。英国法律不希望承认一种永久的自然的权利,英国法律多承认的是一种从英国人父辈们那里继承而来的英国人民古老的毫无疑问的权利。依据英国的观念,自由的权利只建立在法治至上的基础上——至上的是法律,而不是个人权利。

    在否定了美国权利宣言的英国法渊源之后,耶里内克进一步否定了那种在古代文献中找类似的只言片语就把这种观念规制于希腊罗马的习惯。它指出尽管从希腊人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自然权利的观念,然而他们从来就没有导致基本权利观念的形成。

    耶里内克认为权利宣言的真正来源是美国殖民地上的宗教自由和与之相关的制度时间,宗教领域的个人主义最终导致了极其重要的实际后果。也就是说个人权利优先于国家契约,

    法国的人权宣言真正到1848年的那次革命在德国才有了实践的机会. 法国人权宣言影响在欧洲大路是巨大的,其权利条款在欧洲很多国家都采用列举的方式写进了自己的宪法,在德国1848年之前的宪法大都包含了臣民的权利这部分内容,1848年的欧洲革命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国民宪法会议通过了“德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这些权利作为联邦法律在1848年12月27日公布,尽管后来1851年8月23日联邦(Bund)宣布上述权利无效,但是它们依然有着长久的影响,因为许多具体的条款几乎被逐字逐句的吸进了现在的联邦法律,1948年被列举的权利法案在欧洲宪法大量出现,首先是在1859年1月31日的《普鲁士宪法》中,然后是在1867年12月21日出现的《奥地利国家基本法》中的国家公民的普遍权利之中,最近则出现在巴尔干半岛的几个国家的宪法之中。而一百多年苏联***后,这种宪法在中东欧再次打量出现。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1867年7月26日颁布的《北部德国联邦宪法》和1871年4月16日颁布的《德意志德国宪法》没有对基本权利的表述,但是它以包含在大多数州的宪法里。

    并且参加法国大革命的很多将军也参加了美国独立战争。显然这些观念都是能够连贯的,因此人权的观念产生于美国,任何一个法理学意义的观念都有它内在的历史逻辑背景:“正确的原则不是法理学教授的,而是历史教授的,“人权的观念不仅是法学的,更是历史的。”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实际上只有一条规定,即将个人权利完全转化为公意。个人进入国家的那一刻不再享有任何个人的权利,他从自然权利中所获得的一切,他将从公意中中获得,而公意本身是它自身界限的唯一判断者,它不应该,也不能被任何关于权力的法律所限制,即使是财产也只是通过国家的承认才属于个人,社会契约使得国家成为它的成员所拥有物品的主人,而国家成员能够拥有物品只不过是作为公共财产的受托人。所谓的公民自由只不过是个人作为公民履行自己的义务之后留下的东西。这些义务只能通过法律加以规定,根据社会契约论,法律必须对所有的公民都是一样的,这是对主权权力的唯一限制,但这一限制是来自于主权本身,并且这一限制可以由主权自身执行。

    因此,人们生来就具有权利,并将其带入社会,且这些权利对主权者的权利形成了限制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卢梭所反对的,对于卢梭而言,并没有什么基本法可以对全体人民有效,更不用说对社会契约进行限制。
为了防止卢梭契约论的悲剧,欧洲有专门的人权法院受理欧洲各国的人权问题诉讼!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7:23:19    引用回复:
38
转至第1楼第 1 楼 dsbird 2017/7/23 23:19:48  的原帖:    在美国独立之初十三个州都有自己的权利法案,尽管1787年9月17日由华盛顿签署的美国宪法没有具体的权利法案,但都隐含在各州的权利法案里。比如宾夕法利亚州权利法案,佛吉尼亚州权利法案,这都是各州参与独立战争各州人民自己签署的革命宣言,当法国大革命爆发,美国宪法修正案十条权利法案1791年12月15日由国会批准。

    犹太裔德国著名公法学家格奥尔格·耶里内克(Georg Jellinek)1851年6月16日出生于莱比锡,耶里内克1867年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法律·艺术史和哲学,1891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公法和国际法教授,《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使其获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授予的荣誉学位。他在文中阐释的观点据说启发了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写作,1911年1月12日耶里内克逝世于德国海德堡。

    当时很多学者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抄出来的,事实上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宣言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有着相反的观念,因为卢梭的权利观念只是存在于公意下也就是社会民意下的权利,而人权宣言则相反,认为个人权利优先于公意以及国家,耶里内克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美国独立战争中各州的权利法案中抄袭过来的,耶里内克逐一对比了人权宣言和美国各州的权利法案,认为法国不仅仅采用了美国的理念,而且也采用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权利宣言的形式。而且他还探索了美国各州权利法案的历史渊源——源于美国最初移民者的尊重每一个宗教自由信仰和良心自由信仰。美国的权利宣言则包含了存在着高于普通的立法者的更高级的规范的观念。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仅仅在名义上是更高级种类的法律,他们还是更高级的法律制定者的产物。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是仅仅试图为政府组织设立特定的原则,它们更首先试图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划定界限。依据这些权利宣言,个人并不是通过政府(的同意)才成为权利的所有者,而是因为他自身自然地就拥有不可分离和不可取消的权利。这一观念对于英国法律来说是陌生的。英国法律不希望承认一种永久的自然的权利,英国法律多承认的是一种从英国人父辈们那里继承而来的英国人民古老的毫无疑问的权利。依据英国的观念,自由的权利只建立在法治至上的基础上——至上的是法律,而不是个人权利。

    在否定了美国权利宣言的英国法渊源之后,耶里内克进一步否定了那种在古代文献中找类似的只言片语就把这种观念规制于希腊罗马的习惯。它指出尽管从希腊人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自然权利的观念,然而他们从来就没有导致基本权利观念的形成。

    耶里内克认为权利宣言的真正来源是美国殖民地上的宗教自由和与之相关的制度时间,宗教领域的个人主义最终导致了极其重要的实际后果。也就是说个人权利优先于国家契约,

    法国的人权宣言真正到1848年的那次革命在德国才有了实践的机会. 法国人权宣言影响在欧洲大路是巨大的,其权利条款在欧洲很多国家都采用列举的方式写进了自己的宪法,在德国1848年之前的宪法大都包含了臣民的权利这部分内容,1848年的欧洲革命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国民宪法会议通过了“德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这些权利作为联邦法律在1848年12月27日公布,尽管后来1851年8月23日联邦(Bund)宣布上述权利无效,但是它们依然有着长久的影响,因为许多具体的条款几乎被逐字逐句的吸进了现在的联邦法律,1948年被列举的权利法案在欧洲宪法大量出现,首先是在1859年1月31日的《普鲁士宪法》中,然后是在1867年12月21日出现的《奥地利国家基本法》中的国家公民的普遍权利之中,最近则出现在巴尔干半岛的几个国家的宪法之中。而一百多年苏联***后,这种宪法在中东欧再次打量出现。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1867年7月26日颁布的《北部德国联邦宪法》和1871年4月16日颁布的《德意志德国宪法》没有对基本权利的表述,但是它以包含在大多数州的宪法里。

    并且参加法国大革命的很多将军也参加了美国独立战争。显然这些观念都是能够连贯的,因此人权的观念产生于美国,任何一个法理学意义的观念都有它内在的历史逻辑背景:“正确的原则不是法理学教授的,而是历史教授的,“人权的观念不仅是法学的,更是历史的。”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实际上只有一条规定,即将个人权利完全转化为公意。个人进入国家的那一刻不再享有任何个人的权利,他从自然权利中所获得的一切,他将从公意中中获得,而公意本身是它自身界限的唯一判断者,它不应该,也不能被任何关于权力的法律所限制,即使是财产也只是通过国家的承认才属于个人,社会契约使得国家成为它的成员所拥有物品的主人,而国家成员能够拥有物品只不过是作为公共财产的受托人。所谓的公民自由只不过是个人作为公民履行自己的义务之后留下的东西。这些义务只能通过法律加以规定,根据社会契约论,法律必须对所有的公民都是一样的,这是对主权权力的唯一限制,但这一限制是来自于主权本身,并且这一限制可以由主权自身执行。

    因此,人们生来就具有权利,并将其带入社会,且这些权利对主权者的权利形成了限制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卢梭所反对的,对于卢梭而言,并没有什么基本法可以对全体人民有效,更不用说对社会契约进行限制。
为了防止卢梭契约论的悲剧,欧洲有专门的人权法院受理欧洲各国的人权问题诉讼!

转至第37楼第 37 楼 点知 2017/10/13 14:40:29  的原帖:


政治必须是不完美的,但必须没有专制者的位置!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21:30:29    跟帖回复:
39
!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4 6:34:24   
40
转至第1楼第 1 楼 dsbird 2017/7/23 23:19:48  的原帖:    在美国独立之初十三个州都有自己的权利法案,尽管1787年9月17日由华盛顿签署的美国宪法没有具体的权利法案,但都隐含在各州的权利法案里。比如宾夕法利亚州权利法案,佛吉尼亚州权利法案,这都是各州参与独立战争各州人民自己签署的革命宣言,当法国大革命爆发,美国宪法修正案十条权利法案1791年12月15日由国会批准。

    犹太裔德国著名公法学家格奥尔格·耶里内克(Georg Jellinek)1851年6月16日出生于莱比锡,耶里内克1867年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法律·艺术史和哲学,1891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公法和国际法教授,《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使其获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授予的荣誉学位。他在文中阐释的观点据说启发了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写作,1911年1月12日耶里内克逝世于德国海德堡。

    当时很多学者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抄出来的,事实上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宣言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有着相反的观念,因为卢梭的权利观念只是存在于公意下也就是社会民意下的权利,而人权宣言则相反,认为个人权利优先于公意以及国家,耶里内克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美国独立战争中各州的权利法案中抄袭过来的,耶里内克逐一对比了人权宣言和美国各州的权利法案,认为法国不仅仅采用了美国的理念,而且也采用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权利宣言的形式。而且他还探索了美国各州权利法案的历史渊源——源于美国最初移民者的尊重每一个宗教自由信仰和良心自由信仰。美国的权利宣言则包含了存在着高于普通的立法者的更高级的规范的观念。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仅仅在名义上是更高级种类的法律,他们还是更高级的法律制定者的产物。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是仅仅试图为政府组织设立特定的原则,它们更首先试图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划定界限。依据这些权利宣言,个人并不是通过政府(的同意)才成为权利的所有者,而是因为他自身自然地就拥有不可分离和不可取消的权利。这一观念对于英国法律来说是陌生的。英国法律不希望承认一种永久的自然的权利,英国法律多承认的是一种从英国人父辈们那里继承而来的英国人民古老的毫无疑问的权利。依据英国的观念,自由的权利只建立在法治至上的基础上——至上的是法律,而不是个人权利。

    在否定了美国权利宣言的英国法渊源之后,耶里内克进一步否定了那种在古代文献中找类似的只言片语就把这种观念规制于希腊罗马的习惯。它指出尽管从希腊人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自然权利的观念,然而他们从来就没有导致基本权利观念的形成。

    耶里内克认为权利宣言的真正来源是美国殖民地上的宗教自由和与之相关的制度时间,宗教领域的个人主义最终导致了极其重要的实际后果。也就是说个人权利优先于国家契约,

    法国的人权宣言真正到1848年的那次革命在德国才有了实践的机会. 法国人权宣言影响在欧洲大路是巨大的,其权利条款在欧洲很多国家都采用列举的方式写进了自己的宪法,在德国1848年之前的宪法大都包含了臣民的权利这部分内容,1848年的欧洲革命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国民宪法会议通过了“德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这些权利作为联邦法律在1848年12月27日公布,尽管后来1851年8月23日联邦(Bund)宣布上述权利无效,但是它们依然有着长久的影响,因为许多具体的条款几乎被逐字逐句的吸进了现在的联邦法律,1948年被列举的权利法案在欧洲宪法大量出现,首先是在1859年1月31日的《普鲁士宪法》中,然后是在1867年12月21日出现的《奥地利国家基本法》中的国家公民的普遍权利之中,最近则出现在巴尔干半岛的几个国家的宪法之中。而一百多年苏联***后,这种宪法在中东欧再次打量出现。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1867年7月26日颁布的《北部德国联邦宪法》和1871年4月16日颁布的《德意志德国宪法》没有对基本权利的表述,但是它以包含在大多数州的宪法里。

    并且参加法国大革命的很多将军也参加了美国独立战争。显然这些观念都是能够连贯的,因此人权的观念产生于美国,任何一个法理学意义的观念都有它内在的历史逻辑背景:“正确的原则不是法理学教授的,而是历史教授的,“人权的观念不仅是法学的,更是历史的。”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实际上只有一条规定,即将个人权利完全转化为公意。个人进入国家的那一刻不再享有任何个人的权利,他从自然权利中所获得的一切,他将从公意中中获得,而公意本身是它自身界限的唯一判断者,它不应该,也不能被任何关于权力的法律所限制,即使是财产也只是通过国家的承认才属于个人,社会契约使得国家成为它的成员所拥有物品的主人,而国家成员能够拥有物品只不过是作为公共财产的受托人。所谓的公民自由只不过是个人作为公民履行自己的义务之后留下的东西。这些义务只能通过法律加以规定,根据社会契约论,法律必须对所有的公民都是一样的,这是对主权权力的唯一限制,但这一限制是来自于主权本身,并且这一限制可以由主权自身执行。

    因此,人们生来就具有权利,并将其带入社会,且这些权利对主权者的权利形成了限制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卢梭所反对的,对于卢梭而言,并没有什么基本法可以对全体人民有效,更不用说对社会契约进行限制。
为了防止卢梭契约论的悲剧,欧洲有专门的人权法院受理欧洲各国的人权问题诉讼!

转至第37楼第 37 楼 点知 2017/10/13 14:40:29  的原帖:


转至第38楼第 38 楼 dsbird 2017/10/13 17:23:19  的原帖:政治必须是不完美的,但必须没有专制者的位置!
美国对世界的专制你这只美国狗是视而不见的,一份【洗衣粉】就欺骗世界,毁烂一个主权国家!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0/14 6:34:53 编辑过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4 6:41:32    引用回复:
41
转至第1楼第 1 楼 dsbird 2017/7/23 23:19:48  的原帖:    在美国独立之初十三个州都有自己的权利法案,尽管1787年9月17日由华盛顿签署的美国宪法没有具体的权利法案,但都隐含在各州的权利法案里。比如宾夕法利亚州权利法案,佛吉尼亚州权利法案,这都是各州参与独立战争各州人民自己签署的革命宣言,当法国大革命爆发,美国宪法修正案十条权利法案1791年12月15日由国会批准。

    犹太裔德国著名公法学家格奥尔格·耶里内克(Georg Jellinek)1851年6月16日出生于莱比锡,耶里内克1867年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法律·艺术史和哲学,1891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公法和国际法教授,《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使其获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授予的荣誉学位。他在文中阐释的观点据说启发了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写作,1911年1月12日耶里内克逝世于德国海德堡。

    当时很多学者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抄出来的,事实上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宣言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有着相反的观念,因为卢梭的权利观念只是存在于公意下也就是社会民意下的权利,而人权宣言则相反,认为个人权利优先于公意以及国家,耶里内克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美国独立战争中各州的权利法案中抄袭过来的,耶里内克逐一对比了人权宣言和美国各州的权利法案,认为法国不仅仅采用了美国的理念,而且也采用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权利宣言的形式。而且他还探索了美国各州权利法案的历史渊源——源于美国最初移民者的尊重每一个宗教自由信仰和良心自由信仰。美国的权利宣言则包含了存在着高于普通的立法者的更高级的规范的观念。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仅仅在名义上是更高级种类的法律,他们还是更高级的法律制定者的产物。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是仅仅试图为政府组织设立特定的原则,它们更首先试图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划定界限。依据这些权利宣言,个人并不是通过政府(的同意)才成为权利的所有者,而是因为他自身自然地就拥有不可分离和不可取消的权利。这一观念对于英国法律来说是陌生的。英国法律不希望承认一种永久的自然的权利,英国法律多承认的是一种从英国人父辈们那里继承而来的英国人民古老的毫无疑问的权利。依据英国的观念,自由的权利只建立在法治至上的基础上——至上的是法律,而不是个人权利。

    在否定了美国权利宣言的英国法渊源之后,耶里内克进一步否定了那种在古代文献中找类似的只言片语就把这种观念规制于希腊罗马的习惯。它指出尽管从希腊人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自然权利的观念,然而他们从来就没有导致基本权利观念的形成。

    耶里内克认为权利宣言的真正来源是美国殖民地上的宗教自由和与之相关的制度时间,宗教领域的个人主义最终导致了极其重要的实际后果。也就是说个人权利优先于国家契约,

    法国的人权宣言真正到1848年的那次革命在德国才有了实践的机会. 法国人权宣言影响在欧洲大路是巨大的,其权利条款在欧洲很多国家都采用列举的方式写进了自己的宪法,在德国1848年之前的宪法大都包含了臣民的权利这部分内容,1848年的欧洲革命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国民宪法会议通过了“德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这些权利作为联邦法律在1848年12月27日公布,尽管后来1851年8月23日联邦(Bund)宣布上述权利无效,但是它们依然有着长久的影响,因为许多具体的条款几乎被逐字逐句的吸进了现在的联邦法律,1948年被列举的权利法案在欧洲宪法大量出现,首先是在1859年1月31日的《普鲁士宪法》中,然后是在1867年12月21日出现的《奥地利国家基本法》中的国家公民的普遍权利之中,最近则出现在巴尔干半岛的几个国家的宪法之中。而一百多年苏联***后,这种宪法在中东欧再次打量出现。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1867年7月26日颁布的《北部德国联邦宪法》和1871年4月16日颁布的《德意志德国宪法》没有对基本权利的表述,但是它以包含在大多数州的宪法里。

    并且参加法国大革命的很多将军也参加了美国独立战争。显然这些观念都是能够连贯的,因此人权的观念产生于美国,任何一个法理学意义的观念都有它内在的历史逻辑背景:“正确的原则不是法理学教授的,而是历史教授的,“人权的观念不仅是法学的,更是历史的。”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实际上只有一条规定,即将个人权利完全转化为公意。个人进入国家的那一刻不再享有任何个人的权利,他从自然权利中所获得的一切,他将从公意中中获得,而公意本身是它自身界限的唯一判断者,它不应该,也不能被任何关于权力的法律所限制,即使是财产也只是通过国家的承认才属于个人,社会契约使得国家成为它的成员所拥有物品的主人,而国家成员能够拥有物品只不过是作为公共财产的受托人。所谓的公民自由只不过是个人作为公民履行自己的义务之后留下的东西。这些义务只能通过法律加以规定,根据社会契约论,法律必须对所有的公民都是一样的,这是对主权权力的唯一限制,但这一限制是来自于主权本身,并且这一限制可以由主权自身执行。

    因此,人们生来就具有权利,并将其带入社会,且这些权利对主权者的权利形成了限制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卢梭所反对的,对于卢梭而言,并没有什么基本法可以对全体人民有效,更不用说对社会契约进行限制。
为了防止卢梭契约论的悲剧,欧洲有专门的人权法院受理欧洲各国的人权问题诉讼!

转至第37楼第 37 楼 点知 2017/10/13 14:40:29  的原帖:


转至第38楼第 38 楼 dsbird 2017/10/13 17:23:19  的原帖:政治必须是不完美的,但必须没有专制者的位置!
美国的所谓民主投票,是骗子的口才了得,说服大财团,夸海口骗人民就获得总统!
    
    2008年,美国公民中有57.4%参与了投票。
    奥巴马过半数,就是30%的人支持奥巴马
    然后这30%的人就决定70%人的命运!
    美国民主选举制度有巨大缺陷,小数人凭着宪政的名义,决定了多数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30%人支持奥巴马,27.4%人反对奥巴马,42.6%人是沉默,可见沉默才是大多数!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4 10:00:16    引用回复:
42
转至第1楼第 1 楼 dsbird 2017/7/23 23:19:48  的原帖:    在美国独立之初十三个州都有自己的权利法案,尽管1787年9月17日由华盛顿签署的美国宪法没有具体的权利法案,但都隐含在各州的权利法案里。比如宾夕法利亚州权利法案,佛吉尼亚州权利法案,这都是各州参与独立战争各州人民自己签署的革命宣言,当法国大革命爆发,美国宪法修正案十条权利法案1791年12月15日由国会批准。

    犹太裔德国著名公法学家格奥尔格·耶里内克(Georg Jellinek)1851年6月16日出生于莱比锡,耶里内克1867年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法律·艺术史和哲学,1891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公法和国际法教授,《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使其获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授予的荣誉学位。他在文中阐释的观点据说启发了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写作,1911年1月12日耶里内克逝世于德国海德堡。

    当时很多学者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抄出来的,事实上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宣言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有着相反的观念,因为卢梭的权利观念只是存在于公意下也就是社会民意下的权利,而人权宣言则相反,认为个人权利优先于公意以及国家,耶里内克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美国独立战争中各州的权利法案中抄袭过来的,耶里内克逐一对比了人权宣言和美国各州的权利法案,认为法国不仅仅采用了美国的理念,而且也采用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权利宣言的形式。而且他还探索了美国各州权利法案的历史渊源——源于美国最初移民者的尊重每一个宗教自由信仰和良心自由信仰。美国的权利宣言则包含了存在着高于普通的立法者的更高级的规范的观念。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仅仅在名义上是更高级种类的法律,他们还是更高级的法律制定者的产物。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是仅仅试图为政府组织设立特定的原则,它们更首先试图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划定界限。依据这些权利宣言,个人并不是通过政府(的同意)才成为权利的所有者,而是因为他自身自然地就拥有不可分离和不可取消的权利。这一观念对于英国法律来说是陌生的。英国法律不希望承认一种永久的自然的权利,英国法律多承认的是一种从英国人父辈们那里继承而来的英国人民古老的毫无疑问的权利。依据英国的观念,自由的权利只建立在法治至上的基础上——至上的是法律,而不是个人权利。

    在否定了美国权利宣言的英国法渊源之后,耶里内克进一步否定了那种在古代文献中找类似的只言片语就把这种观念规制于希腊罗马的习惯。它指出尽管从希腊人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自然权利的观念,然而他们从来就没有导致基本权利观念的形成。

    耶里内克认为权利宣言的真正来源是美国殖民地上的宗教自由和与之相关的制度时间,宗教领域的个人主义最终导致了极其重要的实际后果。也就是说个人权利优先于国家契约,

    法国的人权宣言真正到1848年的那次革命在德国才有了实践的机会. 法国人权宣言影响在欧洲大路是巨大的,其权利条款在欧洲很多国家都采用列举的方式写进了自己的宪法,在德国1848年之前的宪法大都包含了臣民的权利这部分内容,1848年的欧洲革命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国民宪法会议通过了“德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这些权利作为联邦法律在1848年12月27日公布,尽管后来1851年8月23日联邦(Bund)宣布上述权利无效,但是它们依然有着长久的影响,因为许多具体的条款几乎被逐字逐句的吸进了现在的联邦法律,1948年被列举的权利法案在欧洲宪法大量出现,首先是在1859年1月31日的《普鲁士宪法》中,然后是在1867年12月21日出现的《奥地利国家基本法》中的国家公民的普遍权利之中,最近则出现在巴尔干半岛的几个国家的宪法之中。而一百多年苏联***后,这种宪法在中东欧再次打量出现。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1867年7月26日颁布的《北部德国联邦宪法》和1871年4月16日颁布的《德意志德国宪法》没有对基本权利的表述,但是它以包含在大多数州的宪法里。

    并且参加法国大革命的很多将军也参加了美国独立战争。显然这些观念都是能够连贯的,因此人权的观念产生于美国,任何一个法理学意义的观念都有它内在的历史逻辑背景:“正确的原则不是法理学教授的,而是历史教授的,“人权的观念不仅是法学的,更是历史的。”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实际上只有一条规定,即将个人权利完全转化为公意。个人进入国家的那一刻不再享有任何个人的权利,他从自然权利中所获得的一切,他将从公意中中获得,而公意本身是它自身界限的唯一判断者,它不应该,也不能被任何关于权力的法律所限制,即使是财产也只是通过国家的承认才属于个人,社会契约使得国家成为它的成员所拥有物品的主人,而国家成员能够拥有物品只不过是作为公共财产的受托人。所谓的公民自由只不过是个人作为公民履行自己的义务之后留下的东西。这些义务只能通过法律加以规定,根据社会契约论,法律必须对所有的公民都是一样的,这是对主权权力的唯一限制,但这一限制是来自于主权本身,并且这一限制可以由主权自身执行。

    因此,人们生来就具有权利,并将其带入社会,且这些权利对主权者的权利形成了限制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卢梭所反对的,对于卢梭而言,并没有什么基本法可以对全体人民有效,更不用说对社会契约进行限制。
为了防止卢梭契约论的悲剧,欧洲有专门的人权法院受理欧洲各国的人权问题诉讼!

转至第37楼第 37 楼 点知 2017/10/13 14:40:29  的原帖:


转至第38楼第 38 楼 dsbird 2017/10/13 17:23:19  的原帖:政治必须是不完美的,但必须没有专制者的位置!
转至第41楼第 41 楼 点知 2017/10/14 6:41:32  的原帖:美国的所谓民主投票,是骗子的口才了得,说服大财团,夸海口骗人民就获得总统!
    
    2008年,美国公民中有57.4%参与了投票。
    奥巴马过半数,就是30%的人支持奥巴马
    然后这30%的人就决定70%人的命运!
    美国民主选举制度有巨大缺陷,小数人凭着宪政的名义,决定了多数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30%人支持奥巴马,27.4%人反对奥巴马,42.6%人是沉默,可见沉默才是大多数!



有些人不参与,说明对这种体制还是放心的,因为每一级政府都是他们选举产生的,奥巴马代表中下层民众,那时的奥巴马正在房贷买房!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4 17:02:30    跟帖回复:
43
!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4 18:00:50   
44
转至第1楼第 1 楼 dsbird 2017/7/23 23:19:48  的原帖:    在美国独立之初十三个州都有自己的权利法案,尽管1787年9月17日由华盛顿签署的美国宪法没有具体的权利法案,但都隐含在各州的权利法案里。比如宾夕法利亚州权利法案,佛吉尼亚州权利法案,这都是各州参与独立战争各州人民自己签署的革命宣言,当法国大革命爆发,美国宪法修正案十条权利法案1791年12月15日由国会批准。

    犹太裔德国著名公法学家格奥尔格·耶里内克(Georg Jellinek)1851年6月16日出生于莱比锡,耶里内克1867年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法律·艺术史和哲学,1891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公法和国际法教授,《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使其获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授予的荣誉学位。他在文中阐释的观点据说启发了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写作,1911年1月12日耶里内克逝世于德国海德堡。

    当时很多学者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抄出来的,事实上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宣言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有着相反的观念,因为卢梭的权利观念只是存在于公意下也就是社会民意下的权利,而人权宣言则相反,认为个人权利优先于公意以及国家,耶里内克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美国独立战争中各州的权利法案中抄袭过来的,耶里内克逐一对比了人权宣言和美国各州的权利法案,认为法国不仅仅采用了美国的理念,而且也采用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权利宣言的形式。而且他还探索了美国各州权利法案的历史渊源——源于美国最初移民者的尊重每一个宗教自由信仰和良心自由信仰。美国的权利宣言则包含了存在着高于普通的立法者的更高级的规范的观念。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仅仅在名义上是更高级种类的法律,他们还是更高级的法律制定者的产物。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是仅仅试图为政府组织设立特定的原则,它们更首先试图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划定界限。依据这些权利宣言,个人并不是通过政府(的同意)才成为权利的所有者,而是因为他自身自然地就拥有不可分离和不可取消的权利。这一观念对于英国法律来说是陌生的。英国法律不希望承认一种永久的自然的权利,英国法律多承认的是一种从英国人父辈们那里继承而来的英国人民古老的毫无疑问的权利。依据英国的观念,自由的权利只建立在法治至上的基础上——至上的是法律,而不是个人权利。

    在否定了美国权利宣言的英国法渊源之后,耶里内克进一步否定了那种在古代文献中找类似的只言片语就把这种观念规制于希腊罗马的习惯。它指出尽管从希腊人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自然权利的观念,然而他们从来就没有导致基本权利观念的形成。

    耶里内克认为权利宣言的真正来源是美国殖民地上的宗教自由和与之相关的制度时间,宗教领域的个人主义最终导致了极其重要的实际后果。也就是说个人权利优先于国家契约,

    法国的人权宣言真正到1848年的那次革命在德国才有了实践的机会. 法国人权宣言影响在欧洲大路是巨大的,其权利条款在欧洲很多国家都采用列举的方式写进了自己的宪法,在德国1848年之前的宪法大都包含了臣民的权利这部分内容,1848年的欧洲革命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国民宪法会议通过了“德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这些权利作为联邦法律在1848年12月27日公布,尽管后来1851年8月23日联邦(Bund)宣布上述权利无效,但是它们依然有着长久的影响,因为许多具体的条款几乎被逐字逐句的吸进了现在的联邦法律,1948年被列举的权利法案在欧洲宪法大量出现,首先是在1859年1月31日的《普鲁士宪法》中,然后是在1867年12月21日出现的《奥地利国家基本法》中的国家公民的普遍权利之中,最近则出现在巴尔干半岛的几个国家的宪法之中。而一百多年苏联***后,这种宪法在中东欧再次打量出现。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1867年7月26日颁布的《北部德国联邦宪法》和1871年4月16日颁布的《德意志德国宪法》没有对基本权利的表述,但是它以包含在大多数州的宪法里。

    并且参加法国大革命的很多将军也参加了美国独立战争。显然这些观念都是能够连贯的,因此人权的观念产生于美国,任何一个法理学意义的观念都有它内在的历史逻辑背景:“正确的原则不是法理学教授的,而是历史教授的,“人权的观念不仅是法学的,更是历史的。”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实际上只有一条规定,即将个人权利完全转化为公意。个人进入国家的那一刻不再享有任何个人的权利,他从自然权利中所获得的一切,他将从公意中中获得,而公意本身是它自身界限的唯一判断者,它不应该,也不能被任何关于权力的法律所限制,即使是财产也只是通过国家的承认才属于个人,社会契约使得国家成为它的成员所拥有物品的主人,而国家成员能够拥有物品只不过是作为公共财产的受托人。所谓的公民自由只不过是个人作为公民履行自己的义务之后留下的东西。这些义务只能通过法律加以规定,根据社会契约论,法律必须对所有的公民都是一样的,这是对主权权力的唯一限制,但这一限制是来自于主权本身,并且这一限制可以由主权自身执行。

    因此,人们生来就具有权利,并将其带入社会,且这些权利对主权者的权利形成了限制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卢梭所反对的,对于卢梭而言,并没有什么基本法可以对全体人民有效,更不用说对社会契约进行限制。
为了防止卢梭契约论的悲剧,欧洲有专门的人权法院受理欧洲各国的人权问题诉讼!

转至第37楼第 37 楼 点知 2017/10/13 14:40:29  的原帖: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38楼第 38 楼 dsbird 2017/10/13 17:23:19  的原帖:政治必须是不完美的,但必须没有专制者的位置!
转至第41楼第 41 楼 点知 2017/10/14 6:41:32  的原帖:美国的所谓民主投票,是骗子的口才了得,说服大财团,夸海口骗人民就获得总统!
    
    2008年,美国公民中有57.4%参与了投票。
    奥巴马过半数,就是30%的人支持奥巴马
    然后这30%的人就决定70%人的命运!
    美国民主选举制度有巨大缺陷,小数人凭着宪政的名义,决定了多数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30%人支持奥巴马,27.4%人反对奥巴马,42.6%人是沉默,可见沉默才是大多数!



转至第42楼第 42 楼 dsbird 2017/10/14 10:00:16  的原帖:有些人不参与,说明对这种体制还是放心的,因为每一级政府都是他们选举产生的,奥巴马代表中下层民众,那时的奥巴马正在房贷买房!
【有些人不参与,】不知道这只美狗是有眼无珠,还是数学水平只会用电子计算器!【2008年,美国公民中有57.4%参与了投票。】【然后这30%的人就决定70%人的命运!】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0/14 18:03:16 编辑过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4 18:13:05    引用回复:
4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dsbird 2017/7/23 23:19:48  的原帖:    在美国独立之初十三个州都有自己的权利法案,尽管1787年9月17日由华盛顿签署的美国宪法没有具体的权利法案,但都隐含在各州的权利法案里。比如宾夕法利亚州权利法案,佛吉尼亚州权利法案,这都是各州参与独立战争各州人民自己签署的革命宣言,当法国大革命爆发,美国宪法修正案十条权利法案1791年12月15日由国会批准。

    犹太裔德国著名公法学家格奥尔格·耶里内克(Georg Jellinek)1851年6月16日出生于莱比锡,耶里内克1867年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法律·艺术史和哲学,1891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公法和国际法教授,《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现代宪法史论》使其获得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授予的荣誉学位。他在文中阐释的观点据说启发了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写作,1911年1月12日耶里内克逝世于德国海德堡。

    当时很多学者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抄出来的,事实上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宣言与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有着相反的观念,因为卢梭的权利观念只是存在于公意下也就是社会民意下的权利,而人权宣言则相反,认为个人权利优先于公意以及国家,耶里内克认为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是从美国独立战争中各州的权利法案中抄袭过来的,耶里内克逐一对比了人权宣言和美国各州的权利法案,认为法国不仅仅采用了美国的理念,而且也采用了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权利宣言的形式。而且他还探索了美国各州权利法案的历史渊源——源于美国最初移民者的尊重每一个宗教自由信仰和良心自由信仰。美国的权利宣言则包含了存在着高于普通的立法者的更高级的规范的观念。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仅仅在名义上是更高级种类的法律,他们还是更高级的法律制定者的产物。美国的各种权利宣言不是仅仅试图为政府组织设立特定的原则,它们更首先试图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划定界限。依据这些权利宣言,个人并不是通过政府(的同意)才成为权利的所有者,而是因为他自身自然地就拥有不可分离和不可取消的权利。这一观念对于英国法律来说是陌生的。英国法律不希望承认一种永久的自然的权利,英国法律多承认的是一种从英国人父辈们那里继承而来的英国人民古老的毫无疑问的权利。依据英国的观念,自由的权利只建立在法治至上的基础上——至上的是法律,而不是个人权利。

    在否定了美国权利宣言的英国法渊源之后,耶里内克进一步否定了那种在古代文献中找类似的只言片语就把这种观念规制于希腊罗马的习惯。它指出尽管从希腊人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自然权利的观念,然而他们从来就没有导致基本权利观念的形成。

    耶里内克认为权利宣言的真正来源是美国殖民地上的宗教自由和与之相关的制度时间,宗教领域的个人主义最终导致了极其重要的实际后果。也就是说个人权利优先于国家契约,

    法国的人权宣言真正到1848年的那次革命在德国才有了实践的机会. 法国人权宣言影响在欧洲大路是巨大的,其权利条款在欧洲很多国家都采用列举的方式写进了自己的宪法,在德国1848年之前的宪法大都包含了臣民的权利这部分内容,1848年的欧洲革命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国民宪法会议通过了“德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这些权利作为联邦法律在1848年12月27日公布,尽管后来1851年8月23日联邦(Bund)宣布上述权利无效,但是它们依然有着长久的影响,因为许多具体的条款几乎被逐字逐句的吸进了现在的联邦法律,1948年被列举的权利法案在欧洲宪法大量出现,首先是在1859年1月31日的《普鲁士宪法》中,然后是在1867年12月21日出现的《奥地利国家基本法》中的国家公民的普遍权利之中,最近则出现在巴尔干半岛的几个国家的宪法之中。而一百多年苏联***后,这种宪法在中东欧再次打量出现。

    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1867年7月26日颁布的《北部德国联邦宪法》和1871年4月16日颁布的《德意志德国宪法》没有对基本权利的表述,但是它以包含在大多数州的宪法里。

    并且参加法国大革命的很多将军也参加了美国独立战争。显然这些观念都是能够连贯的,因此人权的观念产生于美国,任何一个法理学意义的观念都有它内在的历史逻辑背景:“正确的原则不是法理学教授的,而是历史教授的,“人权的观念不仅是法学的,更是历史的。”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实际上只有一条规定,即将个人权利完全转化为公意。个人进入国家的那一刻不再享有任何个人的权利,他从自然权利中所获得的一切,他将从公意中中获得,而公意本身是它自身界限的唯一判断者,它不应该,也不能被任何关于权力的法律所限制,即使是财产也只是通过国家的承认才属于个人,社会契约使得国家成为它的成员所拥有物品的主人,而国家成员能够拥有物品只不过是作为公共财产的受托人。所谓的公民自由只不过是个人作为公民履行自己的义务之后留下的东西。这些义务只能通过法律加以规定,根据社会契约论,法律必须对所有的公民都是一样的,这是对主权权力的唯一限制,但这一限制是来自于主权本身,并且这一限制可以由主权自身执行。

    因此,人们生来就具有权利,并将其带入社会,且这些权利对主权者的权利形成了限制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卢梭所反对的,对于卢梭而言,并没有什么基本法可以对全体人民有效,更不用说对社会契约进行限制。
为了防止卢梭契约论的悲剧,欧洲有专门的人权法院受理欧洲各国的人权问题诉讼!

转至第37楼第 37 楼 点知 2017/10/13 14:40:29  的原帖: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38楼第 38 楼 dsbird 2017/10/13 17:23:19  的原帖:政治必须是不完美的,但必须没有专制者的位置!
转至第41楼第 41 楼 点知 2017/10/14 6:41:32  的原帖:美国的所谓民主投票,是骗子的口才了得,说服大财团,夸海口骗人民就获得总统!
    
    2008年,美国公民中有57.4%参与了投票。
    奥巴马过半数,就是30%的人支持奥巴马
    然后这30%的人就决定70%人的命运!
    美国民主选举制度有巨大缺陷,小数人凭着宪政的名义,决定了多数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30%人支持奥巴马,27.4%人反对奥巴马,42.6%人是沉默,可见沉默才是大多数!



转至第42楼第 42 楼 dsbird 2017/10/14 10:00:16  的原帖:有些人不参与,说明对这种体制还是放心的,因为每一级政府都是他们选举产生的,奥巴马代表中下层民众,那时的奥巴马正在房贷买房!
呵呵,确实【放心】,因为,在欧洲千年都乖乖做庄园主的奴!主人给些饭吃就感恩!获得大资本家出钱支持的人,可以到处奔跑,大做选举宣传。竞选时的夸夸其谈,不过是用来欺骗一般的民众,选出总统,还是要以这些幕后的大爷财富为重,羊毛出在羊身上!


    一七八九年七月,法国大革命由人们占领巴士底狱开始。


    公元前209年7月陈胜、吴广揭竿起义。
| 举报
20509 次点击,93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美国公民权利先于国家权力避免了卢梭契约论的悲剧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