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2:12:14    跟帖回复:
31
    “上次来我就想问了,你们这就两人?”

    “不止,其他的大部分在一些三线小明星家蹲点,或者是去一些地下作坊……你懂的。”陆扬笑了笑,“你先在这坐一会吧,我们三点准时到那里。”

    “你怎么找到的关系?”白真皱起了眉头问道:“那个地方应该不好进去吧?何况是带着长枪大炮……”

    “不不不,这次带的是数码相机。”陆扬努了努嘴,示意他看另一侧正在充电的相机:“单反什么的,我又不用刻意拉长镜头,特殊事件特殊待遇,何况数码相机的像素又不是不能看。”

    “扬哥,那家伙来消息了。”孙哲宇走了过来,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镜,:“他已经到了。”

    “好,那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陆扬拔掉了充电器,看了看里面的电源,直接拉开白真的背包,把相机放在了里面。

    “你干什……”白真白了陆扬一眼:“你干嘛放我这里?”

    “等下要你来拍照啊。”陆扬笑嘻嘻的比了个耶的手势,转身开始寻找车钥匙。

    H市的市局离这个小报社有些路程,也幸亏这个时间不是高峰期,他们顺顺当当的来到了目的地。

    陆扬把车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居民区里,就带着二人朝着市局进发。

    白真以为他们要走的是前门,正在担心会不会被人发现,就看见陆扬拐了个弯,绕了个小路,来到了一扇小门边。

    这里似乎是垃圾车的出入口,一股酸馊的霉味扑鼻而来,孙哲宇有些厌恶的捂着鼻子,白真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就没什么反应了。

    陆扬更加没有什么了,就连表情都没露出丝毫的不适。

    他掏出手机,点了一个号码,等到对面响了三声,就挂掉了电话。

    几分钟后,门那边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迎面而来的是个上了些年纪的男人,看上去应该五十出头,行色匆匆,看见三人出现,他的脸上带了一些紧张。

    “你们最好快点,他们在楼上开会,现在那里暂时没有人。”男人替他们开了门,低声说道:“从西面的楼梯下去,那里的监控出了点问题,不会快被人看见的。”

    陆扬点了点头,塞了几张大钞在那个人手里,领头走进了那栋小楼。

    白真看了眼这栋三层的建筑。

    这个地方他曾经来过,是四年前,那个时候……

    “快点,老四。”走在牵头的陆扬拉了他一把,“现在不是缅怀当年的时候。”

    白真低低的嗯了一声,加快了脚步。

    顺着楼梯拾阶而下,四周的温度越来越冷,身后的孙哲宇似乎打了个寒颤,有些不大情愿的放慢了脚步。

    “你要么现在就给我滚,明天别来上班了。”陆扬低声训斥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选这行的时候干嘛去了?”

    孙哲宇喃喃的说了句什么,白真没有听清楚,但是他的步速明显变得快了许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2:12:25    跟帖回复:
32
    “四号,四号……”陆扬嘴里念叨着,一边对着房间号,“啊,找到了,小孙,ID卡拿出来。”

    孙哲宇在包里翻了一遍,把一张卡拿了出来,递给了陆扬。

    “滴”的一声,白色的门应声而开。

    白真只觉得身边的温度更加冷了一些,他叹了口气,知道现在想临阵脱逃也来不及了,只能跟在陆扬的身后进入了里面。

    消毒水的味道夹杂着血腥气,有些刺鼻,白真从一边的台子上抽了两只消毒手套,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相机。

    他转过头,面向解剖台。

    魏美珍的尸体就这样静静躺在干净的台子上,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白真端着相机站在一边,陆扬示意孙哲宇掀开白布。

    胆小的男生颤颤巍巍的掀开了那块布,露出了藏在下面的尸体。

    他们在做完病理解剖之后并没有缝合尸体,而是就这样让它大喇喇的躺在那里,白真瞬间被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迷了眼。

    他也看清楚了,魏美珍的脸。

    眼睛已经被合上了,可是那张嘴……

    “这是什么情况?”耳边传来了陆扬的惊呼,白真这才想到自己前来的目的,端起相机,忍着不适,找了几个角度开始拍照。

    “她的嘴……是被什么戳烂的?”孙哲宇怯生生的说道,他距离解剖台最远,几乎是快要贴在墙上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陆扬俯下身看了看。

    “似乎不是刀子?”

    白真放下了相机。

    魏美珍的嘴部,横七竖八的都是伤口,似乎行凶者对她怀有莫大的仇恨。

    “看这个形状,有点像是竹签……难道是羊肉串的铁签子?”白真觉得胃里有些不适,但他不想说出来:“等等……她的舌头呢?”

    他把相机放到了包里,伸出手,用了些力,掰开了魏美珍的嘴。

    “舌头……没有了?”陆扬低低地说道:“他们解剖得割了舌头?”

    “不……”白真看了看那个伤口,心有余悸:“这个切口……边缘非常的不整齐……似乎……似乎……”

    陆扬和孙哲宇不约而同的看向白真。

    “似乎……是被半撕半扯下来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23:42    跟帖回复:
33
    第12章 失踪

    翌日早晨,白真带着一身疲惫起了床。

    昨天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在梦里进行一般,魏美珍那张破碎的脸,法医处的消毒水味,还有白色的灯光,都已经恍惚的快要记不清楚。

    他看了眼手机,发现刘舒没有回自己的短信,不免有些疑惑起来,拿不定主意自己到底要不要再去一次H大。

    餐厅的桌上只有一片面包,边上放着一碗早就冷掉的牛奶,一看就知道是他爸临上班前准备的。

    白真探头看了看父母的房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两个人一起出去了?

    他有些奇怪,但是已经饥肠辘辘的感觉让他放弃了胡乱的猜想,白真坐了下来,开始吃起了早饭。

    一直到九点多,手机才提示他收到了一条消息。

    打开一看,是刘舒的短信,告诉他暂时不用去了,十月八号准时到胡凯的办公室报到,不要迟到。

    除此之外,就在也没有别的消息了。

    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母亲发了消息,问她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然而自那之后,手机就没有再响起过。

    直到晚上父亲下班回家,父子二人面对空荡荡的客厅,白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立刻给沈茹打了个电话。

    “你妈?她没有来我这里啊。”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吃惊:“我今天给她打电话也没接,发消息也没回,我还以为是你们那有事,她没空呢。”

    她不在沈茹家?那会在哪里?

    “你外婆说她没有去过。”白真挂了电话之后,父亲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她不会连个消息都不回,难道是手机没电了?你妈出门是去了哪儿?”

    白真摇了摇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23:52    跟帖回复:
34
    “我八点半起的,那时候妈已经不在家了。”

    父亲沉吟了片刻,嘱咐他在家等电话,自己穿上外套出了门。

    白真忐忑不安的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大门又一次被打开。

    “服务站的人说你妈今天去了一次,可是之后她去了什么地方,就没有人知道了。”

    听完这话,白真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他想报警,但是被父亲阻拦了。

    “说不定是遇到了老朋友,聊天聊得忘了时间,既然手机还能打通,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他看了看时间,微微皱起了眉头:“再等等吧。”

    类似的事情以前的确发生过,白真稍稍安了心,同父亲坐在客厅看电视,时不时侧过头看看玄关,希望那扇门会打开。

    一直到时针指向了十一点,大门都没有动静。

    白真又给母亲打了两个电话,始终是振铃,对方却没有应答。

    这下连父亲都有些着急了起来。

    白真给母亲认识的几个人都打了电话,请他们有消息了就告诉自己,然后穿上了外套,想要出门。

    “我跟你一起。”他爸拿了钱包和钥匙,跟在白真身后一起出了门。

    他们先是在小区里找了一圈,毫无收获后,父亲又开车带着白真在附近转悠。

    沈茹家附近,福利站附近,甚至父亲特意开去了外婆家,他们都没有找到母亲的身影。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是零点过后,白真有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手机已经被他打到没电,却还是不见母亲的踪影。

    “再等等……”他爸倒了两杯水,低声劝慰道:“说不定是手机丢在什么地方了,她又正好遇到了熟人……”

    白真有些绝望的看着他爸,那一脸的担忧骗不了任何人。

    “明天她没有回来,我们就去报警。”他喝了口水,低声说道。

    然而不用他们去找警察,对方就已经自己找上了门。

    当门铃响起,白真兴冲冲的打开门,看见的却是两张熟悉的脸孔时,他的心已经落入了万丈深渊。

    “你们怎么来了?”他有些嘲讽的说道:“总算是找到证据来证明我杀人了?”

    “不不不,白先生,我们这次来不是找你的。”高警官的脸上没了笑容,而是带了一些严厉:“廖晓培女士在家吗?”

    白真一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24:01    跟帖回复:
35
    “我妈昨晚上开始就不在家里了。”他有些烦躁的说道:“我正准备去报警,你们就自己来了……出什么事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没有搭腔。

    白真这才想起,他们是刑警,而所谓刑警,负责的案子都是……

    “我妈怎么了?!”他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你们找她干什么?!”

    “你搞错了,我们并不知道她怎么了。”小警察一改之前急躁嚣张的风格,咳嗽了一声,示意白真不要大声。

    他只得悻悻侧身,让两人进屋。

    父亲听到动静,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见穿着警服的二人,不免有些怔忡。

    “啊,你好。”高警官跟他爸握了握手,“白志宇先生是吗?我们只是过来了解情况的,请你不要紧张。”

    他爸没有说话,只是瞥了白真一眼,转身去了厨房,应该是倒水去了。

    白真坐在两个警察面前,有些急躁。

    他自始至终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母亲的表现一直都是对周骁的死并不知情,甚至在知道之后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撼和伤心。

    白真都不敢笃定,他妈就真的一点嫌疑都没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24:11    跟帖回复:
36
    毕竟那张脸自己已经面对了二十几年,甚至于他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孪生姐妹,甚至是长相相似的表姐妹都没有。

    “我们这次来找廖晓培女士,是为了了解……十七号的那天晚上,她在哪里。”高警官接过了白真父亲递过来的水,微微点了点头。

    “十七号?”白真转过头看着父亲:“爸,你记得吗?”

    “在客厅看电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纪实频道有一个考古学节目,我跟你妈一起看的。”父亲想了想,如实说道。

    高警官没有吭声。

    “警察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父亲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安:“我妻子是出了什么事情?”

    “魏美珍女士死亡的当天,有人看见酷似廖晓培女士的人出现在那个小区过。”高警官一边说,一边盯着白真:“当然,非常巧合的是,周骁死的那天,你的儿子也出现在了现场……”

    “如果没有证据,我劝你最好不要妄下结论,警官。”白真冷冷说道:“这个世界上长相相似的人太多了,会弄错是常有的,不是吗?”

    高警官笑了笑,没有说话。

    “既然你们相信廖晓培女士的清白,那么,也麻烦在她回家之后与我们取得联系。”高警官离去之前递给了白真一张名片,“我们有些问题需要问。”

    白真接过,随手就放在了一边。

    高警官也没生气,只是转过身,领头出了门。

    小警察一直都没有说话,全程只是冷冷的看着白真。

    “你还有话要说?”白真见他眼神阴翳,心里猜测他大约还是觉得自己是凶手,想要找出什么证据来。

    小警察盯着他看了半晌,开了口。

    “四年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50:12    跟帖回复:
37
    第14章 交易

    “好的,好的,请及时跟我联系,嗯,是的,没错,麻烦了。“

    白真回到家,就听见父亲在客厅打电话。

    “如果有她的消息麻烦立刻跟我们联系,对,就是这个号码,我不会关机也不会静音的,请放心吧,嗯,好的,谢谢。”

    他换下鞋子,走了进去,就看见满脸疲惫的父亲挂上自己的手机。

    “爸,我回来了。”

    灯被打开了,白真看着似乎瞬间老了十岁的父亲,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回来啦,你茹姨把饭送来了……我吃不下,你吃吧。”他爸说完,就站了起来,似乎是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还没有妈的消息吗?”

    这句话白真每天都会问,而他也知道,父亲的回答,也是一样的。

    “没有,你快吃了饭休息吧。”

    他爸没有回头,只是缓缓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上。

    白真颓然坐在饭桌前,看着已经冷了的饭菜,觉得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

    这是母亲失踪的第五天。

    他爸动用了手里一切可以用的关系,联系熟人,联系警察,甚至联系上了H市日报的记者,登出了寻人启事。

    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真也一天天的绝望。

    他爸还是没有放弃,每天坚持不懈的给人打电话,托关系,几天下来整个人都消瘦了好几圈。

    白真上了几天班,就心神不宁了几天,他一边盼着听到母亲安然无恙的消息,一边又担心自己父亲的身体。

    把饭菜热了一下,白真匆匆吃了几口,就打算把碗洗了。

    就在他刚刚打开水龙头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50:27    跟帖回复:
38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有些眼熟的号码,白真关掉了水龙头,摁下了接听键。

    “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是一个人沉重的呼吸,没有说话。

    他皱了皱眉,就要挂掉。

    “白真,我现在在你家的楼下。”电话那头的人终于开了口:“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现在?”他看了一眼时间:“吴警官,我记得你应该已经下班了,难不成现在还有什么奇怪的案子出现,又跟我有关系吗?”

    白真的语气不好,那边显然也听了出来,沉默了片刻,吴捨云淡淡说道:“是跟你妈妈有关的事情,五分钟,你爱来不来吧。”

    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白真看着黯淡下去的手机屏幕,踌躇了几秒后,果断擦了手,带上钥匙下了楼。

    桂花的香味被夜风带着吹进了楼道里,他快步走到了楼门口,就看见吴捨云站在门洞里,嘴里叼着一根烟。

    “来了啊。”他抬了抬下颚,看着白真:“速度还挺快的。”

    “我妈怎么了,你知道什么消息了。”

    白真不打算跟他客套,直接进入主题,吴捨云却没有立刻开口,只是轻笑了一声,抬脚就要上楼。

    “你做什么?”

    吴捨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白真,其实关于你妈失踪的事情,你一直都是在撒谎,对吧?”

    “你他妈……在胡说什么?!”白真的嘴角失控的抽搐了起来,等几秒后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眼前已经迎来了一个拳头。

    他的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几乎是同时,吴捨云的拳头也落在了白真的脸上。

    “你凭什么这么说?!啊!?”他只觉得热血上涌,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他爸这两天憔悴的面容,“你他妈有病是吗?!一会认定我是凶手!一会认定我妈……你算什么狗屁警察?!”

    他的身手和力气都不可能比过吴捨云,三两下就被人提了起来,丢在了花坛上。

    幸好白真家的位置比较偏,附近没有什么散步的邻居,一楼的人家似乎也不在,否则按照这个动静,他早就被人围观了起来。

    吴捨云走下了台阶,蹲在了白真的面前。

    “你妈根本没有失踪。”他的声音没有起伏,“她今天晚上,出现在了我的宿舍,想要动手把我杀了……是你指使的,对吧?”

    什么……他在说什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50:36    跟帖回复:
39
    白真爬了起来,看着吴捨云没什么表情的脸。

    “不可能……”

    “你是把她藏了起来,还是根本……就是在装傻?”吴捨云冷笑道,他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白真这才发现那上面有一个深深的掐痕。

    那个颜色……绝对不可能是刚才他做的。

    “今天晚上六点多,她出现在了我的宿舍里,一边质问我,她的女儿在哪里,一边扑了上来。”吴捨云观察着白真的脸色,说道:“白真,你妈其实早就疯了,对不对?”

    白真啐了一口。

    “你柯南看多了吗?就凭这么一个幻觉,甚至可以说是你的梦……就来我的面前胡说八道?以为可以吓到我?”

    “就算我说的是梦境……这个掐痕,难道是我自己干的?”吴捨云冷冷道:“毕竟你从四年前就狡猾的像条蛇一样……自以为特别聪明,可以逃过去,不是吗?”

    那句话中的几个字令白真像是触电了一般站在了原地,他看着吴捨云的脸,渐渐地将他与记忆中的某个人对了上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面无表情的说。

    “你忘记了,我不介意帮你想起来。”吴捨云冷笑一声:“四年前,隔壁的S市,朝云山的山腰,观景台。”

    白真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我不管你妈是不是疯了,还是别的怎么样。”他抚了抚自己脖子间的掐痕,“你逃不掉的,白真,你真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别人都不知道?还是你以为逃脱了就没事了?”

    “我没有做过。”白真突然开了口,他看着吴捨云,“我没有做过,就不用逃避,你也不需要套我的话,吴警官。”

    “既然你不相信我,手上还没有什么证据,我们也没有任何的必要谈下去了。”他笑了笑:“不过警察夜袭普通老百姓这件事情,可能就要上明天的头条了。“

    “你说什……”

    “有正义感是不错,不过,你是不是太过于偏激了一些。”白真拿出了怀里的录音笔,朝他摆了摆:“H市的市局似乎正在接受领导的检查?不知道我把这个寄过去,再告你一个骚扰……我们谁会倒霉一些?”

    吴捨云一愣。

    白真显然是有备而来,故意先动手的,但是就算这样,吴捨云之前之后威胁的语句,甚至是对于案件的揣测,都会令人感到不安,这绝对不是上级愿意看见的。

    一个只凭自己直觉办案的警察,甚至可以说,一个在无凭无据,就怀疑别人的刑警……不用说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何况吴捨云也的确动手打了白真。

    他胸口的怒火烧到了头,正想一不做二不休将录音笔抢了过来,就听见白真又一次说道:“做个交易吧,吴警官。”

    “你把关于案子的一切告诉我,让我参与你们所有的调查……我会在事后把这段录音删掉。”

    “我凭什么不能怀疑你们母子两个串通好来耍我?”吴捨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

    今天晚上这件事情,他的确是冲动了一些,但不代表他就必须受到这个人的制约。

    “因为那是我妈,就算她……也是我妈。”白真抬起头,看着自家亮起的灯:“如果她还活着……我想带她回家。”

    “这不是什么威胁,而是交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51:28    跟帖回复:
40
    第15章 进展

    白真的手里揣着自己的手机,视线却飘到了更远的地方。

    此时是中午,胡凯午休的时候不许任何人打扰,白真也就闲了下来,一个人坐在天台吹风。

    他在犹豫,要不要给陆扬打个电话,但又怕自己的电话被监听,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更麻烦了。

    正想着要不要先跟他约个时间见面,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老四。”电话那头是陆扬的大嗓门,配合着后面巨大的背景声,令白真下意识的把手机拿的远了一些。

    “你去工地搬砖了?这么吵?”

    “不是不是,现在好了吧?”陆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说道:“我是想告诉你,魏美珍的事情有进展了。”

    “什么进展?”白真瞥了一眼天台的门,低声问道。

    “她遇害的当天,小区监控录像出了问题,完全没有拍摄到作案期间内出入楼内的人员情况。”电话那头响起了一记轻轻的声响,似乎是他在用打火机点烟:“可是就在当天差不多的时间,隔壁楼的一户人家被偷了,他们抓住了那个小偷。”

    “然后呢?”白真问:“你说了半天,这跟魏美珍有什么关系?”

    “诶呀,我这不是快说到重点了吗?”陆扬吹了口烟,笑着说道:“说来也巧,那家伙本来打算偷魏美珍那栋楼的,但是他后来改了主意,你猜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白真有些火了,他不想再听陆扬废话:“你直接告诉我,他后来说了什么?”

    “他说那栋楼闹鬼。”陆扬说着,转过身看着不远处那栋高楼建筑,“他说自己原本是打算跟在一个开了门的住户身后进去的,结果等他走过去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影子,刷的一声贴着门缝就进去了,吓得他完全没了进去的心思,直接改了别家。”

    黑色的……影子?

    白真皱起了眉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51:46    跟帖回复:
41
    “诶呀,小孙来了,不说了不说了,上次那件事情多亏你了,回头我请你吃饭。”陆扬打着哈哈,不等白真再问什么,就挂掉了电话。

    那小子哪里知道这么多消息的,就算是记者,也……

    白真想到了那个脸色憔悴的中年男人,兴许又是他透露的消息?可是那个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门卫,哪里知道这么多的?

    他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陆扬这通电话让他觉得浑身不得劲,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

    虽然上次分开时说有消息要打电话的也是自己……

    白真思索了片刻,给吴捨云发了一条消息,约他晚上见面。

    “师兄!”

    他正在编辑消息,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吓得白真险些将手机丢下了楼。

    “你干什……刘舒!你想吓死我!”

    白真转过头,就看见刘舒那满是笑意的脸。

    “哈哈哈,这话该我问你,师兄你在给谁发消息呢,我刚刚走上来那么大脚步声你都没听见。”

    女孩笑得一脸狡黠。

    “我在想事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问胡教授,他告诉我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51:57    跟帖回复:
42
    刘舒依靠在了白真身侧的栏杆上,好奇的看着楼下的景色。

    “有什么好看的?”她托着下巴,看了看白真,“师兄,你心情不好哦?”

    白真摇了摇头。

    “那你眉头皱得这么紧。”刘舒扮了个鬼脸:“是不是胡教授对你太严厉了,感觉压力有些大啊?”

    胡凯作为一个业内数一数二的人物,对于助手的要求自然挺高,白真苦笑着说道:“那也是正常的吧……放心好了,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替他写一些稿子应付那些记者,没什么压力的。”

    刘舒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师兄……胡教授……有没有让你去测量自己的负能量指数?”

    又是这样的话。

    白真的脸沉了下来。

    在H大的这几天,他天天写的稿子都是关于这门技术的,甚至校园里许多学生都在讨论这件事情,然而白真并不想去听到这些。

    他发自内心的不赞成这东西的存在,却又对于它的强大无能为力。

    “我没有叫你去的意思啦。”刘舒看出了他的不悦,连忙解释:“我是想告诉你……别去。”

    白真没有说话。

    “这不是什么好事,师兄。”刘舒声音轻轻的,尽管此时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管你遇到多可怕的事情……都不要去。”

    她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留下白真一个人站在原地。

    刘舒似乎对于负能量剥离器非常抵触,可是为什么她会愿意成为胡凯的学生?还事事冲在前头?

    白真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了。

    他给吴捨云发了消息,询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见面谈谈,结果一直到下班,他都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

    兴许是在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52:07    跟帖回复:
43
    白真坐在车上,又看了看手机,确认自己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后,不免叹了口气。

    这家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回到家,依然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白真叫了个外卖,就坐在电脑前搜索所有关于负能量剥离器的新闻。

    除了自己之前按照胡凯要求修改的新闻稿之外,几个不见经传的小新闻网也出现了类似的新闻,里面的东西,却令白真大跌眼镜。

    《负能量剥离器未必是人类未来的福音》、《未知的能量,未知的目的》,类似这样的题目充斥着大多数小网站的首页,令人瞠目结舌。

    这种新闻网大势基本都是随着大站走的,甚至很多报导都是照搬不误,怎么到了这件事情上,就出现了那么大的分歧?

    随着网页的下拉,白真看见了不少评论,大多数人是在抨击这样的报导,有的人怀疑是业内对手作怪,有的人怀疑撰稿人根本就是居心不良。

    白真看了眼那篇报导,感觉到了一些怪异。

    凭借他的经验,这样未加修饰的文字和断句,竟然与之前看见的某论坛楼主直接联系到了一起。

    是同一个人吗?他想。

    门铃响了,白真起身拿了外卖,又坐回到了电脑前。

    将其他几篇文章一一阅读了一遍,白真更加肯定了,这的确是之前那个楼主写的,所有的,关于负能量剥离器的负面新闻,都是他写的。

    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手机亮了起来,白真解了锁,就看见在自己之前发给吴捨云的消息下面,出现了一条回复。

    午菱路死者名字叫做金涣,四十五岁,死者妻子当时与他一起在案发现场,但是没有死,据推测是被凶手挂在了凶手尸体前,与他面对面了两天。

    白真看到这条消息,背后顿时升起了一股寒意。

    依旧是无缘无故的仇杀么?他回复道,死者的生平查到了什么?

    这一次吴捨云的消息回复的很快。

    他毕业于H市市立鑫封高中。

    白真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吴捨云在暗指什么。

    那是他母亲毕业的高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9:55    跟帖回复:
44
    第16章 怨恨

    白真约了吴捨云,在自己家附近的一个烧烤摊见面。

    九点十五分,他来到摊子上的时候看见对方已经坐在了那,手边是一瓶冰啤,还有一些刚刚端上来的烤肉。

    “你竟然可以喝酒?”白真在他对面坐下,看着已经没了小半瓶的啤酒,挪揄道:“不怕耽误事?”

    “已经下班了,没事,况且……我师傅最近不太愿意让我出外勤了。”

    吴捨云又干了一杯酒,苦笑着说道。

    白真大约猜到了是为什么。

    这小子人不坏,还颇有些正义感,但就是正义感让他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冷静思考,对于一个警员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

    “老板,三串牛肉,再来一个蒜香扇贝,多放点蒜。”

    白真没有接他的话,转而朝着一边大声说道。

    “好嘞!”老板远远应了,背过身去,开始做事。

    白真转向另一侧。

    “你知道的,都在短信上了吧?”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低声说道:“所以……这三个死者的共同点……都是一样的?”

    吴捨云摇了摇头,神色复杂。

    “魏美珍与金涣还能搭得上,周骁的案子……我实在没有找到任何共同点,只能单独列出来思考。”

    “魏美珍是她小学的老师,也是我的……”白真欲言又止。

    吴捨云抬眼看向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20:04    跟帖回复:
45
    “她算不上是什么好人。”白真有些急促的说道:“我说不上来,学校里对她的风评不好,如果不是她跟校长关系好,恐怕也做不到什么教务处主任。”

    “我们调查下来的情况也是这样。”吴捨云拿起了一根肉串,吃了起来:“她曾经在一个学生发高烧感冒的情况下勒令对方跑八百米,最后那个孩子被送进了医院,孩子的父亲扬言要她好看,最后却不了了之。”

    “送钱了吧?”白真冷笑一声,此时他点的菜被送了过来,老板又与他聊了几句,才转身离去。

    “并不是。”吴捨云说道:“孩子的父亲的确去了教育局,也去了法院,可是对方却不愿意受理……”

    “什么?”白真一愣,“这么严重的事情,竟然没有人愿意受理?”

    “听说是因为魏美珍的后台关系很硬。那个孩子在病好之后受了很大的心理创伤,不愿意上学,她父亲只能把她留在家里。”吴捨云叹了口气:“我……前几天去过他们家,女孩的母亲已经过世,她父亲白发苍苍,还得赚钱供养自闭症严重的女儿。”

    “那件事之后,女孩甚至无法与人进行交流。我看了当时她去就诊的记录,她告诉医生,学校很可怕,有怪物,她不想去。”

    白真沉默。

    站在讲桌后的老师,背负着读书育人的责任,但是又有谁知道,那份责任背后几分真几分假?

    甚至,那个背负着责任的人,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呢?

    “她父亲没有嫌疑。”吴捨云叹息道:“我与他交谈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是肝癌晚期,硬撑着这样的身体,还要照顾无法正常生活的女儿……”

    “这样他的嫌疑反而大。”白真打断了他的话:“不要小看一个已经失去了希望的人,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吴捨云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

    白真没有在说话,只是沉闷的喝着酒,另几桌的客人都在高声谈笑,只有他们这里安静无比,仿佛无法融入四周的环境。

    半晌,吴捨云开了口。

5966 次点击,83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倒影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