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0:10:14    跟帖回复:
91
    大门边上蹲着一个人影,双手抱着脑袋还在发抖,梁野赶紧放下了手上的弩跑了过去,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色户外运动装的女子,脸还埋在腿间,梁野跑过来的时候,一张十分精致的巴掌小脸闪现在梁野的面前,肤色在白嫩中带着健康的小麦色,绝不是本地人。

    “你是谁啊?有事?”梁野问道。

    女子终于站了起来,身材十分高挑,扎了一个丸子头,一身红色的户外运动装装她装衬得分外出挑,特别是那张瓜子小脸像是狐狸小脸似的,更让人瞩目的当属那双水汪汪的眸子,使得她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媚劲,让梁野的心里头狠狠地一跳。

    在心里头暗自把她和蒋嘉宜做了一个对比,如果说嘉宜嫂子就像是一朵将绽未放的蓝莲花,端庄中带着一点调皮的话,那么这个女子就像是一朵迎蜂怒放的玖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美丽与娇媚,只不过仅仅是凭着直觉,梁野就认为这个女人肯定是有刺的。

    女子又看了看那根深深扎进了木头里的弩箭,到了嘴边的刁蛮话怎么也没说出来,生怕自己也挨上这么一箭,干笑着道:“进村找了半天了才见了你这么一个活人,我想打听一下你们村长梁得志家在哪里?”

    “在村东边,那个小上坡那一排砖房,有大铁门的就是村长家。”梁野说着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子,只以为是老梁惹回来的风债呢,没想到老梁悄没声的弄了这么一个极品美女回来,以他拔鸟不认人的德性,人家追上家门来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女子风风火火地走了,梁野接着调自己的那把弩,直到把状态调到最好才下了弦,弄了一些豆饼给黄儿马加了精料,准备明天骑着它进山猎猪。


待续。1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0:10:33    跟帖回复:
92
    大门边上蹲着一个人影,双手抱着脑袋还在发抖,梁野赶紧放下了手上的弩跑了过去,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色户外运动装的女子,脸还埋在腿间,梁野跑过来的时候,一张十分精致的巴掌小脸闪现在梁野的面前,肤色在白嫩中带着健康的小麦色,绝不是本地人。

    “你是谁啊?有事?”梁野问道。

    女子终于站了起来,身材十分高挑,扎了一个丸子头,一身红色的户外运动装装她装衬得分外出挑,特别是那张瓜子小脸像是狐狸小脸似的,更让人瞩目的当属那双水汪汪的眸子,使得她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媚劲,让梁野的心里头狠狠地一跳。

    在心里头暗自把她和蒋嘉宜做了一个对比,如果说嘉宜嫂子就像是一朵将绽未放的蓝莲花,端庄中带着一点调皮的话,那么这个女子就像是一朵迎蜂怒放的玖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美丽与娇媚,只不过仅仅是凭着直觉,梁野就认为这个女人肯定是有刺的。

    女子又看了看那根深深扎进了木头里的弩箭,到了嘴边的刁蛮话怎么也没说出来,生怕自己也挨上这么一箭,干笑着道:“进村找了半天了才见了你这么一个活人,我想打听一下你们村长梁得志家在哪里?”

    “在村东边,那个小上坡那一排砖房,有大铁门的就是村长家。”梁野说着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子,只以为是老梁惹回来的风债呢,没想到老梁悄没声的弄了这么一个极品美女回来,以他拔鸟不认人的德性,人家追上家门来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女子风风火火地走了,梁野接着调自己的那把弩,直到把状态调到最好才下了弦,弄了一些豆饼给黄儿马加了精料,准备明天骑着它进山猎猪。


待续。1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0:11:52    跟帖回复:
9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21:43:03    跟帖回复:
94
来呀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2:21:09    跟帖回复:
95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48:38    跟帖回复:
96

    19

    刚刚给黄儿马拌好了精料,就听到了一阵阵清脆中带着高亢的叫骂声,是从村东头传来了,一些还在家里的村民们纷纷跑了出来,梁野也跟着邻居五婶一块去看热闹,这村里头发生点啥嗓门高的事情都能把整个村子惊动了。

    刚刚拐过杖子根,就看到那个红衣美女抄着一块卵石扔进了老梁家的院子里头,哗啦一声就把玻璃砸得粉碎,然后传来了老梁的咆哮声还有老梁媳妇的叫骂声。

    梁野暗叫一声坏了,这姑娘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论起骂架来可骂不过这村里头几十年战功在身的老娘们,非吃大亏不可,整不好还会步了蒋燕的后尘呢。

    面对忽啦啦围上来的村民们,红衣女子非但不怕,反倒是叉起了腰,一只修长的大一抬就踩到了老梁家门口的那块磨盘石上,伸着一根葱白似的手指头指点着老梁家的大门叫了起来,“姓梁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个什么鳖犊子样,还敢打我们蒋嘉宜的主意,我呸,你这老公公扒灰扒成这样也算是给你们老梁家长脸啦。”

    这红衣女子当众就把老梁这点破事给掀了出来,顿时引起了一阵阵的议论声,不过大家倒是对老梁搞出这种事来并不奇怪,整个村谁不知道老梁有那种大老婆小老婆一个桌上吃饭喝酒的本事,只是对他竟然干出扒灰这种事情感到有些惊奇。

    倒是梁野旁边的五婶子说了句大家伙都觉得有道理的话,“老梁家的儿媳妇可是城里的姑娘,那皮肤又白又嫩的模样又俊,就老梁那大成牛篮子的胆子还能放过儿媳妇咋地。”

    五婶子粗俗的话顿时引起了一阵阵的哄笑声,五婶子还开玩笑似地碰碰梁野道:“小野啊,以后找了媳妇可让她小心点老梁,你自己也小心点,他半夜指不定会爬你家窗子呢。”

    蒋婶子的话顿时又引起了一阵大笑声,老梁干出点那倒灶事早就成笑谈了,二半夜爬自家大姨子的后窗子干出那种丑事来还被连襟给摁到炕头上了,据说后来可花了不少钱,然后两家竟然关系越来越近了,还有传言说两家四口子经常在一个屋睡之类的。

    红衣女子听着四周村民在哄笑中的议论也有些傻了,做为蒋嘉宜的闺蜜,听说了这事气氛不过,风风火火地杀到了村子里头来把这事掀破了,本以为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挥起大棒能把老梁抡得昏头转向,谁成想蒋嘉宜这个老公公竟然这么奇葩,连那些事都干得出来还在乎这种事吗?

    老梁隔着大门叫道:“这是我们家的家事,关你屁事,赶紧给我滚蛋,要不然的话我可放狗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49:13    跟帖回复:
97
    老梁说着打了一个呼哨,他家那两条看家的黄狗颠颠地跑了过来,在老梁的脚边上呲牙咧嘴的吠个不停。

    当那两只大黄狗扑到门上呲牙流着口水嘶吼的时候,倒底把这个城里来的红衣女子吓得脸色刹白,脚下一滑差点摔倒,气得她那双本就水汪汪的双眸中都快有泪水流下来了,一咬牙,捡起一块石头就向两只黄狗丢了过去。

    这红衣女子捡了根指头粗的棍子挥舞着给自己壮胆,指着老梁叫道:“我呸,你不但打自己儿媳妇的主意,还想让儿媳妇给自己生孩子,给自己儿子戴绿帽子还不算完,还想让自己儿子的媳妇给自己生个弟弟出来,你的脸呢,我呸,还家产不能外落,你也不看看自家是什么样,我们嘉宜在乎你家这点臭钱吗。”

    当红衣女子把这事给捅出来之后,这下子四周围着看热闹的村民眼神可就变了,找小老婆甚至都生了孩子也就算了,打自己儿媳妇的主意这事也能干得出来,可是想让儿媳妇给自己生孩子,这事可就太过份了。

    虽说重男轻女这种事是国人的传统,但是这种情况在南方宗族观念强烈的地方比较严重,北方相对还好一些,毕竟都是早年前闯关东和解放过支援国家边境建设后迁来的人口,一个村子里头姓什么的都有,各地的人都有,自然无法形成那种根深蒂固的宗族观念。

    老梁见这女子越掀事越大,顿时就恼火了起来,就连老梁媳妇都破口大骂了起来,恶向胆边生的老梁索性打开了大门,唆使两条黄狗要出来咬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49:53    跟帖回复:
98
    老梁家的狗个头不小,扑出来的时候倒也显得威猛,红衣女子手上一根指头粗的小棍子一挥就断了,哪里挡得住这两只大狗,两只大狗呲牙咧嘴就向红衣女子的小腿咬了过去。

    红衣女子后退闪躲,一个立足不稳摔倒在地,两只大狗顿时咆哮着就向她扑了过去。

    梁野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一脚就踹在那只黄身黑背大狗的屁上,把这个大狗踹了一个拧腚差点摔倒,另一只大狗立刻一个急刹然后调头就跑,梁野追上两步一脚踢在狗腿上,踢得这只狗惨叫着一溜烟地跑进了院子里头,老梁家的狗看着挺威猛的,实际上怂得很,欺软怕硬是把好手。

    若是一般人的话,梁野也不乐意惹这些麻烦,可是这个红衣女子好像跟蒋嘉宜的关系不错,似乎是关系非常近的闺蜜,这就不得不伸手管一管了。

    梁野的脸色阴得可怕,向老梁道:“梁叔,吓唬一下也就是了,把狗放出来真的把人咬了算怎么回事。”

    本就恼羞成怒的老梁喝道:“关你屁事,哪远凉快哪蹲着去。”

    梁野从小的时候就看不惯老梁逮着的女的就下鸟的德性,更何况现在知道他还对蒋嘉宜差点下了家伙的事呢,对他更没啥好感了,索性把肩膀一抱向后退了两步道:“行,老梁,有种你就把狗再放出来,真以为谁都好欺负了是吧,也不看看是什么年月,人家一看就是懂法的人,你家狗毛落到人家的身上,都敢告你一回讹你万八千块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50:38    跟帖回复:
99
    被梁野这么一说,老梁只是色厉内荏地吼叫怒骂,也不敢再把狗放出来了,只是梁野在心里头暗自打了主意,尼玛逼的,哪天把你家这两只狗套回来下了狗肉火锅。

    红衣女子被这两大狗这么一吓唬也失了之前的泼辣胆气,不敢在老梁这里再纠了,她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老梁的脸皮厚得像城墙似的,不像那些明星似的曝个料就能惹起点什么风波来。

    村里人都知道谁家是咋回事,碰到老梁惹出这此事来,也只是增加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谁也不能横插一杠子,按着梁野的想法还真的很想横插一脚,可惜名不正言不顺,自从蒋嘉宜乘坐客气消失在他的视线的那一天起,他就无法再对这件事发表什么看法了,现在梁野只想一件事,那就是弄点余钱,然后去省城闯荡一番,至少在那里,离嘉宜嫂子更近一些。

    红衣女子开着一辆白色的福特轿车离开了村子,她这一走热闹也看不成了,一边议论着一边往回走,五婶子跟梁野一道,一边走还一边道:“小野,你也是的,你出那个头干啥,老梁是啥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指不定啥时候就整出点妖蛾子来折腾你一阵子。”

    梁野笑道:“他那个村长也就拿个几百块的工资意思一下,咱这地方又不占地又不拆迁的,我一个平头小百姓他还能把我咋地。”

    五婶子笑道:“可也是,下回再选村长的时候不选他了。”

    梁野道:“难呐,一天选举的时候,老梁就跟孙子似的挨家挨户的请吃请喝求神拜佛的,大家伙的心一软又选他了。咱这地方村长当着也没啥意思。也就老梁这官迷感兴趣。”



待续。2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51:37    跟帖回复:
100
    20

    两人说着闲话到了家门口,六婶子让梁野等会,进了院子拎出一大筐的青草出来,还都是小叶蔁这种最适合马料的青草呢。

    “后园子长了一大堆这东西,草让我给割了,根也刨了,你拿回去喂马,你也是的,有钱没地方花了,买那匹马有个啥用,还不如弄个拖拉机回来,你也不看看,现在谁还养牛养马操那个心。”五婶子一边说着一边把青草塞给了梁野。

    梁野挨了训也不吭声,只是嘿嘿地笑,拎了一大筐的草料回了家倒进了马槽子里头,然后回屋烙了点油饼,又拌了点咸菜弄了一些鸡蛋酱,这是为了进山多停留几天做的准备。

    半夜的时候爬起来给黄儿马又添了一回草料,天亮起身,把马牵出来,东西分成了两份装进了袋子里头搭到了黄儿马的屁上,雨衣向马背上一铺,翻身就上了马背,在农村骑马很少马鞍这种专业的东西,都是骑光背马,在北方村长大的孩子从小就骑马放马而且都是光背马,骑术都非常不错,光背马骑着狂奔都不成问题,缺点是太铲屁了,一般人受不了。

    黄儿马多少还有点桀骜不驯的意思,被梁野抽了几巴掌也就老实了,踢踢踏踏地沿着小路向北,出了村就进了林子里头,清晨的丛林中带着齐膝高的雾气,贴着青草尖轻轻地伏动着犹如仙境,随着太阳升起,雾气散掉,在草尖上凝成了露水,当太阳升起半臂高的时候,露水便蒸发掉了,整个丛林中都带着一股湿润的草木香气,随着呼吸之间,草木的香气似乎随着潮湿的空气侵润到身体的每一处。

    其实梁野更加喜欢生活自在空气清新的小镇小村,在这种地方,就连农忙的时候人都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至少在生活上没有那么多的烦心事,但是人一旦有了某种更高的追求,小镇小村就已经再难容下那颗明显变得不羁的心了。

    哼着歌一直到了北河滩处,清晨的河水涛涛,散发着丝丝的凉意,黄儿马凑到河边开始喝水,梁野也准备在这里休息一下,黄儿马的口龄还小,背负着百多斤的东西再加上自己这么一个大男人走了一路,已经累得有些喘粗气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52:16    跟帖回复:
101
    休息了一阵子,准备再次骑马前行,需要向下流再走上几百米, 那里是一处浅滩,河水才刚到马肚子的位置,正好可以涉水过河。

    刚刚骑上马准备走,身后的小路上就传来了一阵阵汽车发动机的鸣响声,偶尔还能听到车子底盘在崎岖小路上被磕碰的声音,然后一辆白色的轿车颇为狼狈地开上了河滩,一个急刹车,扬起不少卵石河沙。

    “梁野,你是不是梁野?”车窗落下,一个像狐狸似的小脸探了出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格外引人瞩目,正是昨天跑到老梁家大门口一通臭骂的那个女子,也是蒋嘉宜的闺蜜。

    “吁。”梁野一勒缰绳停了马,翻身跳了下来,把缰绳向马背上一扔拍拍马屁,黄儿马乐颠颠地跑到河边上吃草去了。

    女子今天换了一套天蓝色的户外运动服,一件收腰式的冲锋衣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的细腰,一双修长而又结实的双包裹在带着些许弹的户外运动裤下,透着一种健康的运动作,看起来有一种活跃的跳脱感,不像蒋嘉宜那样带着知性与温柔和庄重,完全不同气质的两个人怎么就成了闺蜜了呢。

    “你好,我是梁野。”梁野向她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手准备握手。

    只是这女子却没有要跟梁野握手的意思,只是背着手上下地打量着他,那种审视的目光让梁野很不舒服,像是要把他扒光了似的,特别是眼中带着怀疑还有一些嘲讽和鄙疑的意味就让梁野更不舒服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53:04    跟帖回复:
102
    梁野索性收回了手,向她礼貌地笑了笑道:“我还有事要过河,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赶紧开车早点回去,这片林子看着挺平静的,但是你不熟悉情况的话可能会迷路,万一碰到野猪或是黑瞎子就危险了。”

    “啊?这地方还有那东西?”女子被吓了一跳。

    梁野耸了耸肩,野猪肯定是有,但是数量应该不多,祸害农田的野猪也都是趟河游过来的,至于黑瞎子,那玩意深山里头才有呢,现在环境还没有恢复到黑瞎子随处可见的地步,他这么说纯粹就是在吓唬这个没名堂的女子。

    梁野正准备去牵马,那只正在河边吃草的黄儿马突然蹦哒了起来,咴咴咴地啸叫了起来,然后颇为肥硕的屁一扭就尥起的蹶子,一双后蹄踢得带着忽忽的风响,跟着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在草丛里头嗖地一下子就钻了出来,然后被黄儿马一蹄子踢中扑通一声掉进了河水里头。

    梁野赶紧追了过去,只见一只个头颇大的野猪在河水里头沉浮着,猪蹄蹬动着顺流而下,斜斜地向河对岸游去,这东西倒底是皮糙肉厚,被黄儿马踢了一蹄子还能游水而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53:48    跟帖回复:
103
    梁野只是稍有些惊奇罢了,倒是那个女子吓坏了,那只大野猪半尺来长的獠牙寒光闪闪,体硕肥硕又黑又亮,野性十足,比公园里头的老虎狮子还要可怕。

    “嗨,梁野,你送我回去呗。”女子上前来拽着梁野的衣袖道。

    梁野摇着头,哪怕她是蒋嘉宜的闺蜜还大老远跑来替她出头,可是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对她也没什么好感,哪里肯送她,这一来一回的,这一天又耗过去了。

    “放心吧,你开车回去,就算是碰到了这野东西它们也撞不开车门。”

    女子一个劲地摇着头,“可不行,我在一个纪录片里头看过,狮子都会开车门呢。要不干脆我跟着你走吧。”

    梁野再摇头,自己进山打野猪,虽说不往远走,可是三五天都未必能回来,带个女人算怎么回事。

    可惜梁野还是小看了这女人的韧劲,修长的手向梁野一伸道:“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蒋嘉宜最好的朋友,我叫陈淑秋,当然,我也认识你了,你叫梁野嘛,蒋嘉宜可是跟我提起过你的。”

    梁野跟她握了一下手,她的手不如蒋嘉宜那么柔若无骨,显得有些稍硬。

    陈淑秋不等梁野说话便十分狡黠地一笑道:“你就不想知道蒋嘉宜跟我怎么提起你的?或者说,跟我提到了哪一步,你就不知道蒋嘉宜现在的态度是什么?我们可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呢。”



待续。2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3 21:54:24    跟帖回复:
10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0:27:37    跟帖回复:
105
。。。。
113621 次点击,859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5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你情我爱(连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