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30 3:54:22    跟帖回复:
976
   邢道微笑道:“哦,这正是草民想与大人商议的事。草民建议官府尽快出一纸公文,让那些有见识的商家先垫付一部分修路架桥的银子,将来可以用赋税顶替,这对商家而言也很划算,他们一定会乐意的。因为商人都想赚钱,而想赚大钱首先必须讨好官府,另外想做大买卖交通不便利怎能行?没路没桥什么也干不成!生意人只干有影的买卖。所以,如果官府先出银子把修路架桥的架势支起来,必会引起那些有先见之明富商在意,大商贾一动弹中小商户就会遥相呼应立马行动。”

    奕艾道:“这架桥修路主意是好,然而大沙河子雨季水量特别大,这架桥的工程可不一般哪。建个什么样的桥,上哪儿筹这笔银子?这,这都是些棘手的事?”

    穆隆道:“其实,只要银子到手建什么样的桥,到时候将桥的样式画出来由大人定……咱们应先建桥后修路。再说桥修好了也方便巡查沿江皇家禁地,朝廷必会满意。以卑职之见,咱这儿木材多,不如先建一座能通车的漫水木桥,桥宽可走两排车,桥高丈余即可。这样除了雨季发大水桥上不能通车走人,最多也就是一个月左右,这期间如果有要过河的人或物还可以用船嘛。”

    邢道兴奋地看了穆隆一眼道:“贤弟说得在理,不过这桥的高度至少要高过海水涨大潮的高度,而海水涨大潮的高度就不如桥高过雨季最大高度,这样虽然多花银子,以后就不必再修桥了。只要桥建成,大人,草民保大人官府以及大人从此官运亨通财源滚滚。”

    “嗬!还是公孙庄主想的周到!就这么做!呵呵呵呵……”奕艾笑罢心说:“这个公孙大侠可真是文武双全!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呀。是啊,江边大沙河及早建一座桥的确有利于沿江巡查,也有利于招引商人。再说利用这架桥修路的功德那让朝廷上下从此不敢再小看本官的文韬武略。”乃兴奋道:“好!那就这么定了先建桥!不过大沙河以东的路,还要烦劳公孙庄主筹集银子修了,这条路我早就琢磨过了,不能拖得太久,本官绝不会亏待公孙庄主。不!本官即刻就给公孙庄主记上这笔行善积德的功劳。啊?呵呵呵呵……”

    “大人不愧是朝廷大员,贤明非常。草民为大人、为官府做事理所应当,再说有穆隆贤弟这层关系,草民花钱出力那都是心甘情愿的,呵呵呵呵……”
    奕艾和穆隆听罢相互看了看,心里都各自畅快随之大笑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30 14:09:37    跟帖回复:
97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31 6:45:59    跟帖回复:
978
  
  

第一五二章 权光昌寻恩人


    一日,权光昌在客厅里正焦急上火无计可施,忽听得喊声:“阿爸基!告诉你一个特大特大的好消息!”

    权光昌抬眼见是权心莹兴高采烈边喊边跨进门槛,脸色一沉十分不悦道:“什么好消息?还特大?不就是你又会说几句汉话了嘛,看你一惊一咋的。”
    心莹道:“阿爸基,朴世炆被杀了!你再也不用在老家里躲藏了!阿爸基自由了!”

    权光昌听罢惊异地注视她心说:“什么!朴世炆被杀了?!是我听错了吧?”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转悠几下疑惑道:“你说什么?!朴世炆被杀了?哪个朴世炆?是那个匪首朴世炆吗?”
    “是啊!正是匪首朴世炆。不是他能算特大好消息嘛!”权心莹得意地回答说。

    权光昌听罢惊疑地注视她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那盖世武功的匪首朴世炆怎么会被杀了?他被谁杀了?!”
    “听说前不久朴世炆一伙强盗到凤凰城劫持了城守尉奕艾大人的福晋和小格格,走在鸭绿江边时被官府的人杀死的,还有他的两个同伙也一起都被杀死了。听说有一个绑匪是被一条狗从马上撕下来活活的咬死的,那狗好厉害呀!朴世炆和两个同伙的头现在还挂在凤凰城的墙上示众呢,很多人都在议论此事。”

    权光昌听罢呆了片刻,匆忙来到屋门热泪盈眶双手抱拳仰望天空道:“苍天哪,你可真是有眼啊,你真的把朴世炆这个大祸害给除掉了吗!要是真的,那我权光昌太感谢你了!”祷告完毕眼珠子转悠心说:“那朴世炆可不是一般的武林高手!听说他从未遇到过对手。他怎么会那么轻易被官军杀了?会不会是那个被杀者打着朴世炆的旗号,为震慑官府而被轻易杀了?或者是官兵为冒功?我去辽东问公孙贤弟不就明白了吗。”望着心莹道:“你赶紧帮我准备一下,我要到辽东见你公孙叔问明此事。”
    “你找他问什么?”

    权光昌道:“你公孙叔的结拜兄弟就是巡查营最大的官儿,那肯定参入剿杀朴世炆的行动,他必会知晓这事的真相,说不定那朴匪就是你公孙叔杀的,否则谁能有这两下子。”  
  
    “阿爸基,那我明天与你一同去,不过,我可不相信公孙叔会有那么大的本事,那朴世炆可不是一般的武林高手。记得师父临终前曾千叮咛万嘱咐提醒我千万小心朴匪一甩三毒镖的绝技。那可是一甩三镖啊,那三镖能准确地同时击中对手的咽喉、心窝和肚腹,那镖头都带巨毒,就是碰一点点皮肉也必死无疑。据说至今还从未有躲得过他这一甩三镖的人。师父曾坚决阻止我不准与他交手,说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如今你把公孙叔吹捧得神乎其神的,这次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位庄稼人公孙大侠的本事。”

    权光昌听罢心说:“是呀!那朴世炆的武功那么高强,且颇有心计,怎么可能被官军杀死了?很有可能是劫道的或盗贼冒充朴世炆才被官军轻易杀了。”至于心莹后面说什么他没在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31 15:39:26    跟帖回复:
979
  三天后,权光昌父女俩骑上马驮上货,兴高采烈地向辽东山庄进发……
    下午父女二人来到邢道家大门外,邢道夫妻兴奋地来到大门口。权光昌将马缰绳递给心莹望着邢道说:“贤弟,咱们还是到小河边走走,愚兄有话说。”
    邢道听罢兴奋道:“好!那就往小河源头走。”
  
    二人来到小河边……
    权光昌没有心思欣赏山谷里的春天美景边走边说:“贤弟!听说官军把高丽匪首朴世炆被杀了,你听说这事吗?”
    “听说了!”
    “那被杀者会不会是有人冒充朴世炆?”
    “大哥,被杀的朴世炆不是他人冒充的,是穆隆对我说的,他可认识朴世炆,你说他有必要对我说假话吗?”
    “噢?那要是穆隆亲口对你说的,那可真是朴世炆死了。那杀死朴世炆的人是谁?谁有那么高的武艺将令世人恐惧的恶魔杀了?”
    “大哥,穆隆也说朴世炆的确是武功高手,但是谁把朴世炆杀死的这并不重要,请大哥放宽心,朴世炆的确死了,这是穆隆亲口告诉我的,就连大清国朝廷官员起初也没人相信朴世炆真的死了,为查实朴世炆被杀真伪,恭亲王暗中派盛京的官员到凤凰城暗访核实过。据说恭亲王为了把这事搞准确还亲自命曾与朴匪打过交道的人到凤城辨认首级,确定那被枭首示众的三人当中的一颗人头确是朴世炆的。”
  
    权光昌听罢惊讶地注视他道:“噢?恭王爷也不相信真朴世炆被杀,才派人来辽东暗访此事真相?”
    “正是因为朴世炆被枭首示众,城守尉奕艾大人和穆隆将军都得到了皇上的赏赐。奕艾大人如今已升为正二品顶戴花翎,穆隆已升为次三品游击将军了。大哥,你说这还能有假嘛。大哥从此再也不必担惊害怕四处躲藏了,啊?呵呵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 5:42:21    跟帖回复:
980
  权光昌听罢激动得流出惊喜的眼泪道:“天哪,这要是真的,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啊!嗳呀!这下可好了……不过贤弟,你能否帮愚兄问问穆将军,这个杀死朴世炆的高手是谁?这人可是权某的救命大恩人哪!愚兄很想见他一面也好当面……”
    二人正说着,子承领着赛豹从山坡跑下来,看到小河边二人说话兴奋至极!带着赛豹向权光昌跑来,边跑边:“呀!权大伯来了。大伯好!”

    权光昌扫视瞬间跑到近前的子承兴奋道:“嗬!这小家伙真是越长越精神了!哎呦,这赛豹都长成大狗了。哎?承儿,你的赛豹都长这么高了,你说它如今真的能赛过金钱豹吗!啊,呵呵呵呵……”
    子承听罢瞪着黑溜溜的眼睛注视着他,边亲切地用手捋了捋赛豹头上的毛,抬起头望着权光昌道:“大伯,我的赛豹可比金钱豹厉害多了!”

    权光昌听罢惊异道:“噢?为什么?”
    “大伯!赛豹能一口咬住骑马的大驴脸强盗握刀的手腕子,还将大驴脸从马上拽下咬死,金钱豹能吗?”
    权光昌听罢不禁一惊道:“噢?就是这条狗咬死强盗的?!”
    “大伯不信你问问我爹! 那么多的军兵都看到了!”
  
    权光昌听罢心说:“心莹说朴世炆中有一人,是被一条狗从马上撕下来咬死的,嗯?原来那条狗就是眼前这只赛豹呵!这是真的吗?”用惊异的眼神注视着子承道:“承儿?那个强盗真是赛豹咬死的?!”
    “大伯,我没撒谎!”

    权光昌听罢弓下身惊喜地扫视赛豹,十分爱惜地摸着赛豹的头,然后双手把着子承的肩膀,目不转睛惊疑地瞅着子承道:“ 哎?承儿,大伯问你,是赛豹在江边将那个绑匪从马上撕咬下来的吗?哦,就是在江边救人时?”
    子承得意地俯身摸着赛豹的头道:“那当然了!就是我的赛豹把那个大驴脸咬死的。”
    “承儿!那你快告诉大伯,另外那两个强盗是哪个英雄好汉杀死的?”
  
    邢道疾步来到子承的近前,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去去去,我和你大伯说话!你别来打岔快走!”
    子承不情愿地边走边回头望权光昌道:“权大伯!那两个匪徒都是我爹娘杀的!噢,他们都是我爹杀死的!不是我爹谁有本事将他们都杀死!那个被绑架的三姨和小妹妹还在我们家住过好多天呢。”说罢跑远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 2:48:41    跟帖回复:
981
  邢道望着子承的背影心说:“这小子得意忘形差一点说漏了嘴,把师妹会武功也抖搂出来,多亏这小子机灵改口快,否则,权大哥会怪我没讲实话,这也怪不得我,他也从没问过师妹是否会武艺,我总不能显摆吧,他不知有利而无弊,否则,话多有失,我毕竟是钦犯。”
  
    权光昌听罢子承的话顿时惊呆了,他惊疑地注视邢道,回想起年前他与邢道在练功场说的话——
    “我看大哥也不必为这事太忧虑,反正那个贼也不是你抓的,更不是你将他送官府的,兄弟想匪徒们并不是为那个残废了的小兄弟报仇,他们是想以此为借口恶你一些钱财罢了。大哥千万别上火,兄弟会出面为大哥摆平这事!一旦他们胆敢为难大哥,你放心!兄弟决不会袖手旁观,必会为大哥了断此事!”于是道:“虽然贤弟武功高强,然,那朴世炆武功甚高,从未遇到对手,愚兄不想让兄弟引火烧身。”

    邢道听罢沉默片刻道:“大哥,兄弟从穆隆口中知道朴匪武功高深莫测,无人能躲过他一甩三毒镖的绝技,心中有数。大哥放心!兄弟一旦与朴匪照面会小心谨慎的,且有高人暗中相助。”
    权光昌道:“听兄弟一席话,愚兄心里宽慰多了。”……
  
    权光昌回想罢心说:“他说‘大哥放心!兄弟一旦与朴匪照面会小心谨慎的,且有高人在暗中相助。’那么三个匪头,一个匪徒是狗咬死的,那两个毋庸置疑是他与那个高人暗中杀死的,这个‘高人’会是谁呢?唉,别想高人是谁了,反正朴魔死了!肯定是兄弟杀死的!”
    想罢激动地握住邢道的双手,惊喜的热泪盈眶道:“贤弟!你可真是我权家的救命大恩人哪!以前你救了愚兄的命,这次又救了愚兄一家人的命。年前愚兄露了点难处你就时时记在心上冒死把这个恶魔杀了,这天大的恩情你叫愚兄如何报答呀!”

    邢道听着装着莫名其妙的样子道:“哎!大哥,你可千万不能听小孩子的胡言乱语。那朴匪究竟是谁杀死的现场的人谁都不知道,就是穆隆也不知他是被谁杀的。”
    权光昌向他递着神秘的眼神道:“快别说了!愚兄知道,心里明白,不管咋样那恶魔手下已再无强手。不过他师父日本国黑道枭雄田中秀郎,此人虽已年过花甲,但武功高强,且为人十分阴险狡诈,其二弟子武功虽不如朴匪,但其武功亦非常人可比。如今他们在暗处,贤弟一家人都在明处,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贤弟一家人要时时小心谨慎才是。愚兄回去想方设法打探田中秀朗及其弟子的行踪和长相特点,一有消息立即告知贤弟预防不测。”
  
    “大哥,咱们还是回屋里边喝茶边唠。”
    “也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 9:17:46    跟帖回复:
98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3 2:42:50    跟帖回复:
983
  

第一五三章 高丽女侠二进山庄


    邢道与权光昌走进大门,朝屋门走去,见子承站在屋门口。
    权光昌道:“来来来!承儿进屋里大伯有话说。”
  
    说罢三人走进东屋门坐在炕沿上,子承随着二人走进门将房门关上。
    权光昌神秘兮兮地扫视子承悄声道:“哎?承儿,狗咬死强盗你子孝哥知道吗?”
    子承道:“我没告诉他,就是子恩都不知道,娘不让我显摆,刚才大伯问赛豹有没有金钱豹厉害是我说漏了嘴。”

    权光昌听着兴奋道:“承儿懂事了,你千万要记住!狗咬死强盗,你爹杀死强盗的事可千万别对任何人说,就是对你子孝哥和弟弟也不能说,一旦有人问你是谁把朴世炆杀死的,你就说不知道或说听说是官兵杀死的。”深思片刻“哦,对了!咬死强盗的狗也是官兵放的!否则,一旦再说漏了嘴让坏人强盗知道,他们都装成好人会在暗中杀你的,大伯可不是吓唬你!记住了吗?嗯?”
  
    子承道:“大伯我记住了!”
    心莹兴高采烈走进门望着邢道说:“公孙叔!你太了不起了!我什么时候能象你的武功那么高强呀?公孙叔,我能拜你为师吗?我想与你过几招尝尝你的利害行吗?!”
  
    权光昌听着尴尬地怒视心莹道:“你这丫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敢在你公孙叔面前这么没大没小的!真没教养尽丢我的脸,还不给你公孙叔赔罪!”
    心莹道:“阿爸基,人家只不过是想学几招嘛!这有什么错。”
  
    邢道看了一眼心莹又望着权光昌道:“大哥,我看心莹有志气,她想与我过招比试,说明她没把我当外人,你应该高兴才是。心莹呀,我看你还是先与子孝过几招,也好让叔叔了解一下你的功底如何,待心中有数再与你过招比试,你看行吗?”
    心莹欢快道:“好啊!那我就先与子孝弟弟过几招让公孙叔看看。”
  
    邢道听罢注视权光昌道:“大哥,我看还是到练功场宽敞!”
    权光昌无奈道:“好吧!头前带路。”
    说话间众人来到了练功场。
  
    子孝在邢道身后窥视心莹心说:“我看这个高丽闺女岁数准比我小,她因何叫我弟弟,什么意思?叫的我心里真不舒服。我真喜欢她,她却没把我放在眼里。唉,我为什么要喜欢她呀?第一次与她见面时,我就有一种喜欢她的冲动在折磨我,可我见她却不敢跟她说话,也不敢正眼看她,真没想到她还会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4 4:01:42    跟帖回复:
984
   邢道扫视子孝心莹道:“你二人不要考虑赢输,关键是你二人要将真本事施展出来。但有一条要记住!仅仅是点到为止,不允许往对方要害上施招。好!你们开始吧!”

    心莹心说:“哼!这个公孙庄主也太小瞧我了,竟让我与他徒弟比试。也好,拿这小子露一手给他看看,我要让他看出我的功夫非同寻常,还要让他敬佩我武德好!”

    子孝心说:“我必须得赢了她,她才能高看我喜欢我。我如果输了不仅丢师父的脸,那她肯定瞧不起我,可我得手下留情呀。”

    心莹扫视子孝道:“子孝弟弟想什么呐,在没过招之前我可提醒你,你尽管把本事都使出来!否则,一旦你输了可别找借口说我乃一个女流之辈,因你手下留情如何如何才输了,如果本姑娘打不过你,我自然会退出圈外认输的,你听明白了吗?”见子孝点点头“那你进招吧!”说罢望着子孝摆了个门户。

    子孝藐视地瞅着她心说:“哼!就你,别说我飞脚踢你,就是我这一拳上去还不把你击出一丈远哪!我虽然得哄她玩玩,但可决不能装输,我只要手下留情别伤着她就行了。”想罢道:“你是女的,还是你先出手吧。”

    心莹道:“那你可别后悔我就对不起了!”说着她一个箭步跃到子孝面前,斜掌劈肩就是一下,刹那间二人打在一处越打越猛越快……

    子孝边打边心说:“起初我根本没把这身材苗条的闺女当回事,可这才打了几个回合就感觉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她还手下留情呢,而我根本就碰不到她,我想凭力大出手狠辣挽回面子,别说打赢她,就是想碰都碰不到她一点,倒是她在给我面子。唉,坏了!只能丢人显眼了。”

    二人交手二十几个回合,子孝脸红脖子粗只有招架没有进攻的能力。心莹卖了个破绽跳到一旁装着败下阵来。子孝却不知是她给自己台阶下,表情顿时洋洋得意起来。

    邢道扫视心莹兴奋道:“好!太妙了!心莹闺女功底武德都不浅哪!说明你吃了不少苦。”

    心莹道:“公孙庄主,你就别笑我了,我从小被爷爷送到山里学艺苦练了十多年,竟败在你这位只学了两三年的小弟子手下,惭愧见笑了。”她见邢道看得明白,越发春风满面地嬉笑着。

    子孝见邢道夸奖心莹没看他一眼十分不满,听他们的对话感到莫名其妙。

    子承心说:“子孝哥输了都不知道,看他累得直喘粗气。”疾步来到子孝近前悄声道:“哥呀,是你输了,你没看心莹姐是自己退出去的嘛。你看她一点汗都没流,也没喘粗气。”

    子孝听罢向心莹望去心说:“看她脸不红,也没出汗与师父闲聊,就像刚才与我比武一点力气都没出似的,输了怎么会这样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6 6:16:16    跟帖回复:
985
     邢道望着心莹道:“不过瘾?还要与叔叔过招比试?”
    心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道:“那当然了,就算我输了也是一件美事。”

    邢道听罢疑惑道:“噢?为何输了也是美事?”
    心莹道:“我是想让人知道,本姑娘曾与武林最高手公孙大侠交过手。”

    邢道听罢十分不悦紧皱眉头严肃注视她道:“心莹,你要答应叔叔今后可不许再说什么高手、最高手、大侠之类的话,这话是习武之人大忌之狂妄话!你应该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大清国比我高的人多的是,凡是真正的高手都不显摆自己,世上从未有武功全能的最高手,你可要记住了。”

    心莹听罢愣了一下立刻收起笑容道:“是啊。我尼姑师父也曾多次叮嘱过我,可这话不是自吹,是我羡慕公孙叔武功高强不为过吧,既然公孙叔谦虚不愿听此话心莹记住了,从今往后绝不说了,默默努力练功。”
  
    邢道听罢笑道:“呵呵呵呵……这就对了!那好,叔叔就成全你的请求,还是你先进招。”
    心莹退后几步双手抱拳道:“不好意思,心莹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公孙叔多多海涵!”
  
    话音刚落,她跃身而起跳到邢道面前动起手来。开始她有点不好意思出狠招,可是看邢道心不在焉地纯属哄她玩似的,笑呵呵地一直左右躲闪,根本就不是正经出手甚是气愤心说:“哼!你虽然武功高强但也不能三心二意像哄我玩似的,总笑呵呵的左右躲闪不正经亮手啊。看来你是在轻视我,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如何知道本姑娘的手段!”
    她加快了进招的速度,纵跃起伏,盘拗打跳,拳掌飞舞,点穴击打,出手越来越快,且招招不离要害。招招呈现出高丽国武士特有的凶猛狠辣。场上只听得呼呼拳脚声,几乎分辨不出二人的身影……把个子孝都看傻了!
  
    子孝心说:“呀!这个高丽闺女可太了不起了!她这么年轻武功竟如此高强!看来刚才她是给我面子,否则不出三招定会把我打趴在地,若是那样多丢人哪,我从心里感谢她。唉,我真没用,我的武功也太差了,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寻思片刻“我如果能战胜她,能让她象敬佩师父那样敬佩我那该有多好啊。唉,完了,她绝不会看上我。”
  
    邢道边打边夸赞道:“好!这一拳有力,这一脚到位。好!好!再来再来……”边躲闪着边不停地鼓励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7 2:29:13    跟帖回复:
986
    邢道边打边夸赞道:“好!这一拳有力,这一脚到位。好!好!再来再来……”边躲闪着边不停地鼓励着。
  
    心莹这边已气虚喘喘,又往返了十几个回合心说:“这个公孙大侠的武功果然高超,我已打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实在难以击中他,怎么办?就这样败下阵?实在是心不甘让他小瞧我了。我干脆把我的最后一个致命绝招——金鹰擒蛇亮出来,朴世炆如果不是会一甩三毒镖的绝活,那本姑娘这绝活儿他也必败无疑。”边打边说:“公孙大侠别太傲气了!对不起!我要露真本事了,你可要小心了!”她打着打着蓦地弹跳飞身离地一丈多高,一个急翻转二指闪电般直击邢道双眼,谁知邢道一晃竟避开了她凶猛刺过来的连环双指带一掌几乎同时左手反手腕手指如匕首刺向邢道的咽喉。
  
    邢道边躲闪边称赞道:“噢!还有这么高的一招,好!好!这才是你的真水平。好!继续……”
    这场惊心动魄的打斗,把一旁弓腰观战的权光昌看得是心惊肉跳心说:“唉,兄弟再这样躲避谦让下去,一但不小心被不懂事的心莹伤着了什么地方那可咋办?我该阻止他们还是再……”
  
    二人过招已上百多个回合,心莹再也挺不住了用尽最后的一点点气力抽身跃出场外,一屁股坐到地上,瞅着邢道呼呼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邢道一跃而起飞身落到心莹身边将她扶起道:“嗳呀,可把我这大侄女累坏了。不过你的功底还真挺扎实!真不错!好功夫!方才我要是一个不小心,那可真的被你打趴下了!”
  
    权光昌在对面向心莹喊:“喂,丫头,这回总算明白什么是高手了吧!我说你公孙叔是绝无仅有盖世武艺你硬是不信!”说着扭头望着邢道“贤弟,要不是我看得紧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还想去找那朴世炆过招呢。你说,那不是要吃大亏呀。”
    “唉,大哥不要这么说,孩子这不是要强上进嘛。要不是朴世炆有三镖绝活,他还真难对付这妙龄心莹呀。优秀的习武者都是这样想方设法与高手比试较量,习武者不比试较量如何能知道自己的功夫高低?何况心莹她已有十多年的功底。这一比试很好,以后她就知道自己的功底深浅差距了。其实,这闺女的身手、机灵还真是不赖呀!难怪她硬要与我比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3:59:51    跟帖回复:
987
    这时,刚缓过气来的心莹起身近前几步跪在邢道面前,他不禁一惊不知所措。
    “恩师在上,请受弟子权心莹一拜。”说着就磕起头来。
  
    邢道一时竟慌了神道:“嗨!心莹快快请起,你快快起来!你的功夫已经很高了,还学什么呀。”
    “弟子知道该学什么,如恩师不答应,弟子不起,就这么跪着。”
  
    邢道无奈地看看权光昌,见他无可奈何地瞅了一眼心莹对邢道说:“贤弟,让你见笑了。这丫头从小就痴迷武功,整天梦想当女侠,贤弟若是不嫌弃就给大哥个面子收了她吧。否则,她今天八成就跪在那里不动了。”
    子孝见邢道还在犹豫道:“嗳呀!师父,你就收下她吧。”
  
    子承哥儿俩道:“是啊!爹,收下心莹姐姐吧。收下她吧!”
    邢道为难道:“那好吧,心莹闺女你起来吧!”
    心莹道:“不,师父还没答应,心莹不能起来。”
  
    邢道沉默片刻无奈地笑道:“好吧!师父答应你了,起来吧!”
    心莹喊道:“谢尊师!”一高蹦了起来对权光昌道:“阿爸基!这次你自己回去,女儿拜了师父要在此跟师父学艺。”
  
    权光昌听罢瞪了她一眼道:“你这丫头,蹬鼻子上脸啦!拜师学艺不过就是走个形式,你公孙叔现在正忙着,山庄大事小情多得很,哪有闲工夫教你习武练功。”说着转身望着邢道“贤弟,你可别介意,这丫头从小惯坏了不懂事,你可别留她在这儿捣乱。”
  
    邢道温和地看了一眼正在一旁噘嘴生气的心莹道:“心莹,这些天叔叔的确很忙,待过些日子你再过来,正好你师娘也需要帮手。”
    权光昌道:“是啊,过些日子再来,顺便跟你师娘学点中国家务活什么的,否则你这野丫头将来找不到婆家。”说罢转身望着邢道说:“贤弟,愚兄有心到大沙河子设个门点……”
  
    邢道兴奋道:“噢?那可太好了!大哥若能来此设立门点,那大哥的生意可就做大了,大清国地盘大,人多……”二人嘀嘀咕咕聊了起来。
  
    次日,邢道与权光昌牵着马来到大沙河口。
    邢道扫视江面与大沙河口道:“大哥,我那位兄弟已经决定在大沙河口这里。”他指给权光昌看“就是在那个位置建储存木头装船的码头。”说着又转身手指一片地“在那儿盖店铺和杂货店。”
  
    权光昌边听边扫视四周道:“你那位兄弟可真有眼光,在大沙河口这儿建码头乃最佳方案。是呀,一旦这里修个码头,这地区很快会活跃起来……”
  
    邢道听着兴奋道:“大哥,走!咱们再回去看看我打算给庄民盖的房子……
    说罢二人骑上马飞驰而去……
    三日后,邢道夫妻站在大门口,望着权光昌骑着马手牵着驼满了山货、皮货的骡子与心莹走了背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3:52:23    跟帖回复:
98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2:58:12    跟帖回复:
989
    

第一五四章 大搬迁


   话说山东蔡广等人都在忙活卖房子卖地做好准备搬家的同时,四处筛选去辽东的人,一时间他们成了大救星,要求去辽东的人太多了,多的令他们得罪的人太多了,反倒成了心病,无法解脱的愁事。

    蔡广对马英民道:“本来筛选人数早就够了,可这几天让于庆丰和董长河这一卖房子卖地,一传十、十传百吸引了很多红眼人,他们都找我帮着说情要去辽东,尽管我严格按照大恩人的要求选的人,也超过了预定人数十倍。唉,这谢绝不听倒成了了苦恼的事。更令我苦恼的是对那些不符合规定的人却死皮赖脸非要跟着走,你说都是乡里乡亲的,还能为此事与他们翻脸不成!可人太多了咱们怎么与大恩人交代啊!唉,这可如何是好?”

    马英民听罢笑道:“呵呵呵呵……大哥,我正要告诉你,还是人家邹东山和范二喜的鬼点子多……”

    蔡广听着插话道:“嗯?这俩小子有什么鬼点子能阻止他们不跟着咱们走?”

    马英民道:“他俩哄骗那些人说,没经过允许的人如果去了,还不等到山庄便会被官府抓起来当苦力三年后再撵回来,凡是没饿死,没被折磨死的那是侥幸!说等朝廷正式宣布开禁时一定让人捎信告诉他们过去。”

    蔡广听着兴奋道:“嗬!这俩家伙还真有招法!有些人不用这种招法还真不好使。”

    马英民道:“是啊!这两个家伙还说,你们现在就是去了也没有房子住,那里的狼虫虎豹太多了。尤其是冬天的狼成群结队的,就是庄主的儿子都差一点被豹吃了,没房子那不是去送死嘛,呵呵呵呵……把他们都吓的不敢去了。我统计了一下,就是这样严格限制还超出35户。但这些户主那都是40岁以下、人品好、身强力壮的,且都是五行八作有特长的人,我估计庄主一定不会责怪咱们。”

    蔡广道:“是啊,好人谁不喜欢哪!不就是再多盖几间房子嘛,呵呵呵呵……庄主早就预料到肯定能多来三五十户,他和崔总管都合计好了如何安置多来的户。不过可不能再多了!就是不错的人家,你告诉他们那得后年再去吧。”

    春分的前几天,陈云鹤、常顺骑着马在前面引路,蔡广与邹东山坐在最前面的马车上,去辽东皇禁地的新户数百人,有骑马的、有骑驴的、有赶马车的、有推独轮车的,个个都笑容满面兴高采烈地朝鲁东崖头集码头走去,马英民与范二喜坐在最后一挂马车谈笑风生……

    去辽东的车队、人马陆陆续续来到崖头集码头。姜无为站在码头上与陈云鹤、常顺望着两艘大帆船指指画画……人们有秩序地忙活往船上搬运东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2:06:06    跟帖回复:
990
    次日,一大早两艘大船起锚开船……姜无为与陈云鹤、常顺、蔡广等人站在船甲板上,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再抬头望着蓝天白云,个个笑容满面……

    两艘大船航行了二天二夜,第三天下午抵达大沙河口东北的江边,水手将桥板搭在岸上,人们各自将自己的东西搬运到江边上,片刻岸边堆满了锅碗瓢盆、农具家具、口粮食品、行李铺盖、牲口、家禽、猪狗……穆隆弄来十几辆大马车,派了20多名军兵参入搬家队伍之中。多亏了年前修了这条路,马车跑的很快。

    邢道望着无为走下船兴奋地疾步近前与无为亲热拥抱无比喜悦心说:“贤弟,你可帮了我的大忙!这可是300多号人啊!再加上那么多的东西,要是走旱路那得走多少天呐,这么远的路程还不知会出现多少意想不到的麻烦。”

    无为心说:“不得不服他太有心计了,除他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将这么多官府公文这么快搞到手,他必是费了很多的脑汁,破费了很多银子。如果不是办好了这些公文我就得空船回去。”
    两个难兄难弟无比激动,百感交加,喜悦的热泪情不自禁地溢出眼眶……

    蔡广望着新建的房子,又望了望黑压压搬家的人群不禁眉头紧皱。他突然见崔举人在忙活指挥众人搬家,于是疾步来到崔举人近前道:“哎?崔大叔,多了好几十户人家,能安顿的了吗?”

    崔举人微笑道:“放心吧,盖这些房子时庄主就曾问过老朽,一旦人多了如何安排,老朽考虑再三,就是再多二三十户也能让他们有房住。要感谢,咱们都应当感谢那位姜先生和官兵帮着搬家,否则,还不知哪年哪月才能来这么多人呢。”

    蔡广听罢兴奋道:“有崔老伯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
    夜幕降临之前,崔举人与山庄的头目们果然井井有条将各户都安置好,且晚饭都吃上了。

524731 次点击,1151 个回复  上一页 1 ... 63 64 65 66 67 ... 77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再论《辽东皇家禁地》不是纯属虚构!!!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