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2:07:08    跟帖回复:
16
    第5章 儿时玩伴

    白真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他打开了电脑,开始搜索起前天的新闻。

    周骁……二十四岁……还有照片。

    他点开了照片,果然,上面那张端正过头的脸,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周骁没错。

    他死了……就在自己的头顶上被人杀了,凶手是……长得像母亲的人……

    白真哀嚎了一声,一把丢开鼠标,躺倒在床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光斑不断地在天花板上跳跃着。

    他盯着那些跳动的光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警察此时肯定已经盯上了他,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还在楼下蹲点……早上来的两个人是来试探他的,与其说是排除他的嫌疑,不如说是来确定自己嫌疑的。

    周骁过去的记录都太干净,除了与自己有关的事情之外,基本没什么特殊的了。

    他拿起手机,想着要不要给老三发个消息。

    可是转念一想,这件事情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必要去联系他,况且……

    正这么想的时候,他的手机就想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陆扬。

    果然是去找他了。

    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喂,是老四吗?”

    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条子怎么来我这了?还问起周骁那小子的事情?”

    果然。

    白真叹了口气:“那小子前天被杀了……他们觉得跟我们有关系。”

    “狗屁,他们要是不说这个名字,我都不记得那是谁。”对方低声骂了一句:“还好我老婆产检去了,要是被她看见两个警察来找我……呵,我可就得把自己弄上头条了。”

    “得了吧,你们那个破报社,居然还有人买你们的消息?”

    “臭小子,别我触霉头啊告诉你。”

    二人又聊了一会,约了过几天出去吃饭,就挂断了。

    白真看着渐渐暗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坐到了电脑面前,又一次打开了自己刚才点开的网页。

    被害人当时独自在家……平时作风良好……是被刀捅死的……

    看样子那个人是冲动作案?白真挑了挑眉,如果不是冲动作案,恐怕不会留下来这么多血,但是那小子肯定挣扎的很厉害就是了……

    “阿真,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白真应了一声,起身出门。

    因为沈茹的许诺,母亲的气色好了不少,她一边洗菜一边眉飞色舞的说起沈茹告诉自己的消息,大约是雷博文已经跟那个教授说好了,过几天就打电话叫他去见一面,没问题的话,他就可以上班去了。

    白真心不在焉的洗着碗,脑子里想的还是刚才看见的东西,连母亲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听见,直到母亲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回过了神。

    “啊,怎么了妈。”

    “我刚跟你说,你要好好谢谢茹姐他们夫妻,知道吗。”母亲正色说道:“你知道的啊,自从……之后,他们就拿你当亲生孩子一样。”

    白真心里一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2:07:22    跟帖回复:
17
    沈茹和雷博文曾经有一个女儿,跟他差不多年纪,但是三岁的时候就过世了,自那之后,他们似乎就将对于自己孩子的感情转移到了白真的身上。

    他其实并不愿意去回想这件事情,那个女孩儿他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可她却像是一个隐形人,无时无刻存在于他们的身边。

    白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在母亲的督促下,白真只能应许,说了许多好话,才算是将母亲哄得开心了不少。

    吃午饭的时候她又提起了负能量剥离的事情,白真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但是抬起头看见母亲脸上的表情,他又不得不将那些烦躁收起来。

    “知道了,我会去的。”忍着脾气,白真低声说道。

    母亲满是笑意的点了点头。

    二人之间一时只剩下了电视的声音,白真抬起头,就看见了周骁那张熟悉的脸。

    他看了看母亲,女人此时背对着电视,并不知道那里在放什么,看见白真盯着自己,还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白真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她:“妈,你……前天下午,我出门之后,就一直在家里没出去吗?”

    “没有啊。”母亲说道:“我一直在家,啊,对了,那天下午,你陈阿姨来找过我呢。”

    “陈阿姨,哪个陈阿姨?”

    “就是隔壁小区的那个,我们老房子的邻居啊。”母亲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兴奋的说道:“你不记得了?就是周骁的妈妈啊。”

    “周……什么?”白真瞪大了眼睛。

    “周骁啊。”母亲完全没有察觉他的不对,只是自顾自的给自己夹菜说道:“你们以前在一个幼儿园,小学也在一起啊,只是小学你们不在一个班了,他又比较内向……诶?陈阿姨说他也是H大的啊,还是跟你一个系的,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白真突然觉得胃口全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0 22:07:36    跟帖回复:
18
    周骁与自己……认识这么久了?

    他不记得这件事情了,完全不记得了。

    “那……陈阿姨跟你说什么了?”他有些颤抖的问。

    母亲托着下巴想了想:“也没说什么,就说她家周骁在市日报做了记者,一进去就被领导重用,怎么怎么……诶,你说,明明是老邻居那么多年了,她还想着非要从我这赚口气,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白真勉强扯了扯嘴角,附和的说了几句话,就放下筷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黯淡的电脑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他看着周骁的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不是真的曾经与这个人做过同学,甚至朋友。

    对了,他想起来了。

    那是自己很小的时候,他父亲从原本的单位买断,去做生意,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年的时候母亲给他买了件新衣服,带着他出门去买东西。

    远远的自己就看见了周骁,跟在他母亲的身后,自己在后面拼命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只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那是一个饱含恶意的白眼。

    恍然间小小的自己仿佛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他再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周骁,再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

    那张混合着怨恨和嫉妒的眼睛,此刻就这样被一双厚厚的眼镜挡住,最后变成了照片,出现在了他的电脑上。

    白真关掉了网页。

    他想做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无事可做,最后还是点开了自己之前一直闲逛的论坛,想要看看那个楼主更新了没有,却发现那个帖子被删了,连带着楼主的ID也被封了。

    白真坐在原地怔忡了半天,只觉得一股气堵在胸口,涨的难受,他关掉了电脑,拿起外套就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顺着路慢慢走着,一抬头,就发现自己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那个小区。

    这里的房子似乎经过了粉刷,他沿着熟悉的路走了一会,就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家。

    白真在楼下站着,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就听到身后有人在低声地哭泣。

    转过身,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小亭子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面容憔悴,正在努力擦拭泪水的,是周骁的妈妈。

    边上坐着几个老阿姨,看样子是正在安慰她。

    白真看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

    他不想在这里看见或者听见什么有关这件事情,不然,他或许真的会忍不住把那天看见的一切都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了……

    他穿过马路,看了一眼那片熟悉的住宅区。

    如果说出来了,毁掉的就不止一个家了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17:56    跟帖回复:
19
    第6章 胡凯

    白真刚到家就接到了雷博文的电话,大意是让他明天穿的精神一点,跟自己去H大见见胡凯,如果对方觉得可以,那么他下周就可以去上班了。

    这个消息无疑冲淡了不少他之前的不安感,母亲把帮他洗好了的休闲西装拿了出来,挂在了床头。

    父亲回来之后心情也好了不少,三个人难得的坐在了电视机前,吃着削好的水果看晚间新闻。

    母亲把苹果切好放在了桌上,她看着白真的脸,小小声说道:“阿真啊,我觉得你明天……要不去一次服务站吧?”

    她的话音刚落,白真原本布满笑容的脸上,突然没了任何表情。

    “我回房间了。”

    他心里一阵烦躁,站起来就想离开,手就被母亲牢牢抓住了。

    “妈妈说真的,阿真,你去了,剥离一下,很快的,一点都不痛。”

    “妈,我说了,我要去的时候我自己会去。”他有些不耐烦的挣脱了母亲:“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还老是喜欢叫我做这个做那个。”

    “妈妈是为了你好!”母亲的声音陡然之间拔高,吓了白真一跳:“你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吗?如果被检测到你负能量指数太高,你会被强制送到服务站,到时候人家会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白真不解的问道:“莫名其妙,妈,你能不能别老是负能量剥离负能量剥离了?跟个神经病似的……”

    当然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非常轻,母亲却像是听清了,端庄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的表情,快速的几乎让白真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都是为了谁?!”

    “够了!”

    父亲似乎是再也听不下去,重重地把碗放在了茶几上:“阿真不愿意去,那就不去吧,他是成年人,自己可以处理。”

    母亲有些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白真趁着母亲去接电话的空隙回到了房间,锁上了门。

    他扑倒在了床上,有些烦躁的闭上了眼睛。

    难得的好气氛,全被毁了。

    白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母亲那么执着于负能量剥离这件事情?她又不是发明者,也不是受益者,为什么死活要自己也去?

    难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18:07    跟帖回复:
20
    白真抓过手机,却想起之前那个帖子已经被删掉了。

    那个楼主的哥哥,在失踪之前,也有类似的举动,多疑,神经质,虽然没有这样执着于劝说别人去负能量剥离,但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那个楼主被封号了,可他用的是小号,那么……说不定自己可以在蛛丝马迹里,找到他的大号?

    白真点开论坛,一个版块一个版块的找了起来。

    这个论坛不大,最多在线也就是几千人,是他在找工作时无意间发现的,里面的人大多数是跟自己一样刚毕业的学生,在这里交流求职心得。

    可是最近……似乎大部分,都找到了工作。

    想到了自己,白真苦笑了一下,看样子他爸之前说的一点都没错,一个本科学历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只能说明自己的名字印在了他们的毕业证书上。

    他一个帖子一个帖子的翻过去,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超过了十点,白真去洗了把澡,在被窝里继续寻找。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对。

    他不知道自己找了多久,直到第二天醒来,手机已经没电了,他爸站在床边,正轻轻拍着白真的脸。

    “阿真,醒醒,你今天可不能晚了。”

    白真看了眼时间,暗自庆幸他爸有房门钥匙,不然今天要是爽约或者迟到了,不管是雷博文还是他妈,都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匆忙的把早饭吃了,白真拿起没充多少电的手机就出门了。

    雷博文的车在说好的时间点出现在了路口,白真坐了上去,毫不意外的发现沈茹就坐在副驾驶上。

    “胡凯这次就在我们这逗留一周,接下来要去几个地方出差。”雷博文边开车边说:“放心吧,你只是处理一些杂事的,有些专业性的文件,他不会让你做的。”

    这样算什么助理?顶多只是个打杂的吧?白真在心里嘀咕着。

    沈茹笑了笑:“阿真别想太多,不管怎样先好好干,要是胡凯认可你,他说不定会把你推荐到你想去的地方。”

    白真点了点头:“我知道的,谢谢茹姨。”

    “这孩子,还这样生分啊。”沈茹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水,递给白真:“我跟你们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还差这么一星半点的谢意吗?”

    白真讪讪笑着,接过了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18:22    跟帖回复:
21
    H大在市郊的一个大学城里,开车过去大约一个多小时,看着身边的景色越来越熟悉,白真几乎快要不能相信,自己居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下车之后,雷博文打了个电话,就示意白真跟自己走。

    而沈茹则说她要在附近逛逛,等下跟他们电话联系。

    胡凯办公室所在的大楼此刻似乎刚刚下课,不少学生从楼中走了出来,二人退到一边,想先等人散去了再上楼。

    “啊,雷教授。”

    不等他们说上几句话,一个清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白真抬起头,看见一个短发女生朝他们走来,朝雷博文打了个招呼。

    “在这里看见你真是好巧。”

    “啊,你好。”雷博文显然也想起了这是谁,朝她点了点头,转而看向白真:“阿真,这是我班上的学生,刘舒。”

    白真朝那女孩点了点头,对方还了他一个笑容。

    “今天有雷教授的课吗,我没听说啊。”刘舒问道:“还是……教授今天来学校有其它事?”

    “被你猜到了,个鬼灵精。”雷博文笑道:“我来找胡教授,他还在教室里?”

    “胡教授下课就回办公室啦。”刘舒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远远地就有女孩在叫她的名字,也只好作罢,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了。

    学生渐渐走了,雷博文才抬脚走进了大楼里。

    “那姑娘是他们班的副班长,小聪明一个。”他看着白真,低声说道:“我带你来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胡凯不希望这种事情在学校里乱传。”

    “我知道了。”白真心里明白,雷博文这是希望自己下一次可以给这个姑娘一个解释,省的有人在背后胡说八道。

    胡凯的办公室在这栋楼的八层,二人坐了电梯,很快就到了。

    “老胡。”雷博文敲了敲门,就推了进去:“哟,泡茶呢?”

    白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果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1 17:18:38    跟帖回复:
22
    一个中年男人此刻正背对着他们,显然那股香味来自于他那边的方向。

    “嗯,坐吧。”

    男人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就继续手中的动作。

    白真有些不知所措,雷博文倒是习惯了,示意白真挨着自己坐下。

    过了有一会,那个男人才转过身,手中端着两个茶托,将小小的功夫茶杯放在了二人面前。

    “刚送来的冻顶乌龙,你们运气不错。”

    男人坐到了茶几对面,看了一眼白真,“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子?”

    雷博文点了点头,端起茶杯,细细嗅了嗅那股清香:“这茶……还真是不错啊,哪个家伙送的?”

    胡凯啧了一声:“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哈哈哈,不逗你了,就是他。”雷博文抿了一口茶水,笑道:“不错不错,唇齿留香,你这次可算是赚到了。”

    胡凯瞪了他一眼。

    “小子,听说……你是新闻系的学生?”胡凯没有再理会雷博文,转而看向白真,“这样说来,你文字总结能力应该不错了?”

    白真点了点头。

    “诶,小子,以后回答问题不要点头,要用嘴说,知道吗?”胡凯皱了皱眉:“看上去是个实心眼……算了,先让他来试试吧。”

    “这么说你同意了?”雷博文笑道。

    “嗯,下周我要出差一周,你先不用来,我看看……过完十一来吧,养精蓄锐,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很多活干的。”胡凯说完,端起了手中的杯子。

    白真点了点头,在对方又一次的瞪视中,低声说道:“好的,教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44:30    跟帖回复:
23
    第7章 盘问

    知道他的工作基本尘埃落定,母亲的脸上当然是一直都挂着笑容的。

    “胡教授虽然是挂名教授,但是能够在他手下做事,你也算是开了个好头。”母亲站在水龙头边洗菜,笑着说道:“回头要请你茹姨和雷叔吃顿饭,这可是帮了大忙了。”

    白真有些无力的笑了笑,夹起了一个水饺,塞到了嘴里。

    “哦,对啦,昨天有一个叫吴……吴拾云的人打电话来,说是找你的,但是你不在。”母亲继续说道:“他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

    白真皱了皱眉,这个名字自己并没有听说过,会是什么人?

    “他是叫得我全名?”

    “啊,对啊。”母亲擦了擦案板,把菜沥干放了上去:“他问我你在不在家,我说不在,他就好像不大高兴……”

    说到这,她转头看了一眼白真:“阿真,你在外面惹麻烦了?”

    “怎么可能啊。”白真不动声色的说道:“大概是哪个老朋友突然想起我了,要请我吃饭吧。”

    母亲笑了笑,开始切菜。

    白真吃了午饭,回到自己房间,刚想坐下打开电脑,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好。”

    对方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道:“白真,你昨天下午两点在哪里。”

    他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我……你是哪位?”

    “我问你在哪里!”对方有些暴躁的大声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听不懂人话的是你吧,先生。”白真冷冷说道,他大概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我问你是谁,你却一直追问我昨天下午四点在哪里?精神病院在四号大街,自己打车去好吗?”

    对方没有说话,但是透过话筒,白真听见了他粗重的呼吸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44:42    跟帖回复:
24
    “抱歉,白先生。”电话似乎被另外一个人接了过去:“我们几天前来过你家,你可能不记得了……”

    白真当然记得。

    他冷笑一声:“我说是谁,原来是高警官,怎么,难道除了我你们就找不到别的线索了吗?”

    高警官叹了口气:“你是在家吗,白先生?”

    白真一愣。

    “你居然定位我?”他将手机拿离话筒,仿佛在看着一个将要爆炸的炸弹:“你们这些……居然敢定位我?!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白真还想再说些什么,外面就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带着门铃一块响了起来。

    他咒骂了一句,冲了出去,母亲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她看了看白真,有些惊慌的问道:“阿真,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警察走了进来,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出手捉住了白真的胳膊。

    “做什么?!”他一把甩开了对方。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人低声说道:“白先生,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请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白真只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底直窜心头,他看了看满脸担忧的母亲,片刻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叹了口气。

    “我会配合的,放开我吧。”

    警察点了点头,看着白真拿起自己的外套,朝着门外走去。

    “没事的,妈。”白真对母亲低声说道:“你放心吧,我没有做过不该做的事情。”

    母亲看了看那两个警察,又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我会回家吃饭的。”他朝母亲摆了摆手,就起身离开了家门。

    白真被带到了H市的刑侦大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44:59    跟帖回复:
25
    “白先生?”他们走入办公室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白真认出他就是那天来到自己家里的高警官。

    而坐在他身侧,脸色非常难看的,自然是那个年纪比较小的。

    白真朝他点了点头,他并不打算率先开口。

    高警官示意那两个人离开,并且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我们这次请你来,是想问一些问题。”他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示意白真随意:“别紧张,放轻松就好。”

    白真也没有客气,他挑了个看上去最舒适的椅子坐下,冷冷看着对方。

    “我不能不紧张。”他撇着嘴,冷笑道:“你们都把我定义为嫌疑人了,下一步说不定就是随便找个理由把我抓进去了,我能不害怕吗?”

    “你态度好一点!”小警察拍案而起:“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可以乱说话的地方吗?小心我……”

    “小吴。”高警官一把拉住他,皱起了眉头:“不要这样。”

    “可是师傅,这小子他……”

    白真看了一眼脸涨得通红的小警察,笑了:“昨天打电话到我家的,是你吧?”

    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我们的确是想知道。”老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白先生昨天下午两点在什么地方?”

    “我在H市大学城的拉面店吃饭。”白真思索了一下,想起自己昨天的确是跟沈茹还有雷博文一起,在那里吃了午饭。

    高警官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徒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2 21:45:26    跟帖回复:
26
    “这样的话……”

    “你们先告诉我,为什么要问我这个。”白真问道:“这件事情,跟之前那个案子,没有任何关系吧?”

    小警察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看了一眼自己师傅,没有吭声。

    高警官笑了笑,只是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白真有些烦躁的站了起来。

    “以后有事情直接打电话问,不然,你们要是想定位我,我也没意见。”他扶着门框,冷冷说道:“但是要再给我听见什么奇怪的电话,或者是打来直接问我在哪的,我就告你们骚扰,我没有开玩笑。”

    白真带着满肚子的火离开了警察局,直接打了出租车回家。

    坐在车上,他左想右想,都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

    要是他们想监视自己,犯不着问一个特别的时间。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而他们不想给自己知道。

    或者说……不想给其他人知道?

    他掏出了手机,犹豫了几分钟,还是拨通了陆扬的电话。

    “昨天下午两点?我看看。”

    电话那头传来了噼噼啪啪的打字声,没一会,他就说道:“有有有,似乎是个凶杀案,我们这得到消息就去了,可是条子的速度更快,我们这的人就拍到了外面的大楼,还被他们威胁说不许公布出去。”

    果然是发生了什么。

    “老三,把地址和你们听到的小道消息都发给我吧。”白真揉了揉眉心,他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非常不安:“放心,我不会抢你们新闻的。”

    “我知道,对了,你小子最近还没找到工作?”

    “找到了……但不是这一行。”

    “这样啊,也好,哈哈,我们又少了个竞争对手。”

    二人又随便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白真锁了手机,脸上的笑容消影无踪。

    直觉告诉他,这两起案子,警察都怀疑到了自己的身上,并不是什么偶然的情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3:15    跟帖回复:
27
    第5章 儿时玩伴

    白真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他打开了电脑,开始搜索起前天的新闻。

    周骁……二十四岁……还有照片。

    他点开了照片,果然,上面那张端正过头的脸,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周骁没错。

    他死了……就在自己的头顶上被人杀了,凶手是……长得像母亲的人……

    白真哀嚎了一声,一把丢开鼠标,躺倒在床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光斑不断地在天花板上跳跃着。

    他盯着那些跳动的光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警察此时肯定已经盯上了他,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还在楼下蹲点……早上来的两个人是来试探他的,与其说是排除他的嫌疑,不如说是来确定自己嫌疑的。

    周骁过去的记录都太干净,除了与自己有关的事情之外,基本没什么特殊的了。

    他拿起手机,想着要不要给老三发个消息。

    可是转念一想,这件事情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必要去联系他,况且……

    正这么想的时候,他的手机就想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陆扬。

    果然是去找他了。

    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喂,是老四吗?”

    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条子怎么来我这了?还问起周骁那小子的事情?”

    果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3:39    跟帖回复:
28
    白真叹了口气:“那小子前天被杀了……他们觉得跟我们有关系。”

    “狗屁,他们要是不说这个名字,我都不记得那是谁。”对方低声骂了一句:“还好我老婆产检去了,要是被她看见两个警察来找我……呵,我可就得把自己弄上头条了。”

    “得了吧,你们那个破报社,居然还有人买你们的消息?”

    “臭小子,别我触霉头啊告诉你。”

    二人又聊了一会,约了过几天出去吃饭,就挂断了。

    白真看着渐渐暗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坐到了电脑面前,又一次打开了自己刚才点开的网页。

    被害人当时独自在家……平时作风良好……是被刀捅死的……

    看样子那个人是冲动作案?白真挑了挑眉,如果不是冲动作案,恐怕不会留下来这么多血,但是那小子肯定挣扎的很厉害就是了……

    “阿真,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白真应了一声,起身出门。

    因为沈茹的许诺,母亲的气色好了不少,她一边洗菜一边眉飞色舞的说起沈茹告诉自己的消息,大约是雷博文已经跟那个教授说好了,过几天就打电话叫他去见一面,没问题的话,他就可以上班去了。

    白真心不在焉的洗着碗,脑子里想的还是刚才看见的东西,连母亲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听见,直到母亲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回过了神。

    “啊,怎么了妈。”

    “我刚跟你说,你要好好谢谢茹姐他们夫妻,知道吗。”母亲正色说道:“你知道的啊,自从……之后,他们就拿你当亲生孩子一样。”

    白真心里一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4:19    跟帖回复:
29
    沈茹和雷博文曾经有一个女儿,跟他差不多年纪,但是三岁的时候就过世了,自那之后,他们似乎就将对于自己孩子的感情转移到了白真的身上。

    他其实并不愿意去回想这件事情,那个女孩儿他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可她却像是一个隐形人,无时无刻存在于他们的身边。

    白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在母亲的督促下,白真只能应许,说了许多好话,才算是将母亲哄得开心了不少。

    吃午饭的时候她又提起了负能量剥离的事情,白真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但是抬起头看见母亲脸上的表情,他又不得不将那些烦躁收起来。

    “知道了,我会去的。”忍着脾气,白真低声说道。

    母亲满是笑意的点了点头。

    二人之间一时只剩下了电视的声音,白真抬起头,就看见了周骁那张熟悉的脸。

    他看了看母亲,女人此时背对着电视,并不知道那里在放什么,看见白真盯着自己,还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白真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她:“妈,你……前天下午,我出门之后,就一直在家里没出去吗?”

    “没有啊。”母亲说道:“我一直在家,啊,对了,那天下午,你陈阿姨来找过我呢。”

    “陈阿姨,哪个陈阿姨?”

    “就是隔壁小区的那个,我们老房子的邻居啊。”母亲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兴奋的说道:“你不记得了?就是周骁的妈妈啊。”

    “周……什么?”白真瞪大了眼睛。

    “周骁啊。”母亲完全没有察觉他的不对,只是自顾自的给自己夹菜说道:“你们以前在一个幼儿园,小学也在一起啊,只是小学你们不在一个班了,他又比较内向……诶?陈阿姨说他也是H大的啊,还是跟你一个系的,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白真突然觉得胃口全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4 21:15:55    跟帖回复:
30
    周骁与自己……认识这么久了?

    他不记得这件事情了,完全不记得了。

    “那……陈阿姨跟你说什么了?”他有些颤抖的问。

    母亲托着下巴想了想:“也没说什么,就说她家周骁在市日报做了记者,一进去就被领导重用,怎么怎么……诶,你说,明明是老邻居那么多年了,她还想着非要从我这赚口气,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白真勉强扯了扯嘴角,附和的说了几句话,就放下筷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黯淡的电脑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他看着周骁的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不是真的曾经与这个人做过同学,甚至朋友。

    对了,他想起来了。

    那是自己很小的时候,他父亲从原本的单位买断,去做生意,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年的时候母亲给他买了件新衣服,带着他出门去买东西。

    远远的自己就看见了周骁,跟在他母亲的身后,自己在后面拼命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只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那是一个饱含恶意的白眼。

    恍然间小小的自己仿佛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他再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周骁,再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

    那张混合着怨恨和嫉妒的眼睛,此刻就这样被一双厚厚的眼镜挡住,最后变成了照片,出现在了他的电脑上。

    白真关掉了网页。

    他想做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无事可做,最后还是点开了自己之前一直闲逛的论坛,想要看看那个楼主更新了没有,却发现那个帖子被删了,连带着楼主的ID也被封了。

    白真坐在原地怔忡了半天,只觉得一股气堵在胸口,涨的难受,他关掉了电脑,拿起外套就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顺着路慢慢走着,一抬头,就发现自己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那个小区。

    这里的房子似乎经过了粉刷,他沿着熟悉的路走了一会,就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家。

    白真在楼下站着,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就听到身后有人在低声地哭泣。

    转过身,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小亭子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面容憔悴,正在努力擦拭泪水的,是周骁的妈妈。

    边上坐着几个老阿姨,看样子是正在安慰她。

    白真看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

    他不想在这里看见或者听见什么有关这件事情,不然,他或许真的会忍不住把那天看见的一切都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了……

    他穿过马路,看了一眼那片熟悉的住宅区。

    如果说出来了,毁掉的就不止一个家了吧。

10526 次点击,56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倒影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