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2:19:44   
1111
转至第5楼第 5 楼 京秦渔人 2017/8/26 14:34:36  的原帖:    那时粮肉是不许私自买卖的,那是投机倒把罪,是违法的。但私下黑市一直存在。那时黑市价格,玉米一斤四角多,猪肉一斤在二元上下。商店里商品极少,饼干一斤在五角到七八角之间,格外要七两粮票,粮票价格一斤三角左右。自行车是要票的,需要走后门才能买到,有白山、凤凰、永久、等品牌,每辆价格在一百二到一百五之间。
=============
那时,买一斤饼干就是一斤粮票,不打折。
也有不要粮票的,61年时,10几元一斤。
6062年,黑市的粮票、玉米都是3元一斤。
62年,凤凰自行车620元(不要票)。
毛死前,凤凰自行车稳定在213元(要票)。
白山牌早就改为东方红牌了,70年代稳定在156元(不要票)。
那时自行车大梁断、前叉断、车把断比比皆是(负重大也是个原因),但车胎质量还是不错的。


   冒统治这么多年,最伤脑筋的就是广大农民饿肚子,其实是他自己制定的农村生产模式阻碍了粮食发展,但他固执一条道走到黑,冒作为一个农民的后代,本应该知道如何发挥农民的积极性,土地个人承包看似简单问题,但冒这个蠢驴就是悟不懂。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0/13 12:30:1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3:23:47    引用回复:
1112
转至第1052楼第 1052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2 3:11:12  的原帖:    那是蒙哥马利到达延安的第二天早晨,他像以往一样出去散步。蒙哥马利看到路边有一家公共浴室,招呼也不打便走了进去。进了浴室后,他很仔细地一一审视着光着身子的洗澡客,仿佛很有兴趣。陪同人员大吃一惊,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只好跑回招待所报告李达。李达沉吟片刻,不慌不忙地说:“蒙哥马利进的是男澡堂,怕啥,让他看!”不一会,蒙哥马利回来了,满意地说:“我听许多人说,中国正在发生严重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还听说每个中国城市都是饿殍遍地。我刚才特意进浴室看了,这里的人肌肉都很好,看不出他们在挨饿。我的亲眼所见证明那些人的说法都是缺乏根据的。”

转至第1062楼第 1062 楼 tianningsi 2017/10/12 11:07:56  的原帖:咋没让他去安徽农村看看!
转至第1072楼第 1072 楼 秦汉明月 2017/10/12 17:06:46  的原帖:61年蒙哥马利是去了延安,可是能让他看到真相吗?1973年周恩来陪同越南领导人黎笋访问延安,当时中方翻译李家忠(后来为中国驻越南大使),在一篇文章中说“仅从几个小时的观察,便可看到当时延安的商品供应十分匮乏,宾馆的小卖部货架基本上是空的。”李家忠还说“宴会进行到一半时,周总理站起来当着客人的面说,解放都这么多年了,延安的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人民生活还这么艰难,我作为国务院总理,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今天要当众做自我批评。”请问小龙童鞋,73年都不行,61年能好吗?要是搞得好,敬爱的总理还用“当众做自我批评”吗?
转至第1088楼第 1088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0:03:34  的原帖:你杜撰的神话没用!


    周总理陪外宾回延安:当众作自我批评
    作者  李家忠

    1973年6月,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黎笋率越南党政代表团访华。当时越南的抗美斗争正处在重要关头。虽然根据越美双方1月签订的《巴黎协定》,侵越美军已于3月全部撤离了越南南方,但南方尚未解放。十几年来,周总理代表大后方中国,为支援越南抗美,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他当时虽已身患重病,但仍亲自出面接待来自抗美前线的客人,除主持会谈外,还带病亲自陪同客人到延安参观访问。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周总理第一次回延安。专机抵达延安机场后,越南代表团成员和中方陪同人员的车队缓缓进入市区。尽管事先没有报道周总理回延安的消息,但不知怎的,至少有十几万延安各界群众不约而同地涌上街头,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致使车队无法前行。北京陪同前往的公安部副部长于桑不得不走出汽车,站在人群中,为车队开路。大约半个多小时后,车队才到达宾馆。当时我作为翻译坐在越南副总理黎清毅的汽车里,他对我说:“看得出来,延安人民是在欢迎周恩来总理。”

    下午,在客人听取介绍延安情况前,周总理对接待人员说,中午趁大家休息,他要悄悄地登宝塔山。为了不让群众发现再造成交通堵塞,周总理换乘吉普车前往,并绕道而行。不料吉普车陷进了泥里,是当地的同志和警卫人员一起把车抬出来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次周总理登上宝塔山,可能是要向延安的父老乡亲做最后的告别吧!

    接着,周总理陪同客人参观延安革命纪念馆。当看到1949年10月26日毛主席给延安人民的复信时,周总理停下脚步,指着复信中的几句话说:“早在20多年前,毛主席就嘱咐延安人民要‘继续团结一致,迅速恢复战争的创伤,发展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但这一条我们做得很不够,很不够。对于周总理谈到的延安经济情况,我们从北京去的接待人员并没有多少切身体会。但仅从几个小时的观察,便可看到当时延安的商品供应十分匮乏,宾馆的小卖部货架基本上是空的。为了表示对北京去的工作人员的一点心意,当地外办仍决定卖给我们每人2斤延安核桃。

    当晚,延安革委会宴请越南客人,周总理和陕西省领导同志出席作陪。宴会上准备了当地的土特产,如煮玉米、煮土豆等。客人们吃得很香,越南总理范文同说,他一口气就吃了两个土豆。宴会进行到将近一半的时候,周总理站起来,当着越南客人的面说,解放都这么多年了,延安的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人民的生活还这么艰难,我作为国务院总理,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今天我要当众作自我批评。说到这里时,在场的陕西省委书记马上站起来说,党中央、国务院和周总理对延安的工作和经济建设始终十分关心,是我们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他表示一定记住周总理的指示,要尽快把延安的经济搞上去。

    20多年后的1995年,我任驻老挝大使期间回国述职、休假。外交部组织我们部分正在北京的驻外大使、参赞到延安参观学习、考察。旧地重游,看到延安经过改革开放后的一片繁荣景象,回想起周总理抱病去延安的情景和总理的讲话,无比激动。敬爱的周总理把毕生精力和心血都献给了党和人民,始终同人民保持着血肉联系,深受人民的衷心爱戴。正像一首诗所写的那样:“人民的总理人民爱,人民的总理爱人民, 总理和人民在一起,人民和总理心连心。”
    ====================看清了小龙童鞋,这是《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的刊文,不信的话就到网上搜搜,看是不是我杜撰的。文中说“仅从几个小时的观察,便可看到当时延安的商品供应十分匮乏,宾馆的小卖部货架基本上是空的。”文中还说“周总理站起来,当着越南客人的面说,解放都这么多年了,延安的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人民的生活还这么艰难,我作为国务院总理,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今天我要当众作自我批评。”

    还有周恩来的老部下当时的延安地委副书记土金璋在其写的《知青心中的周恩来》中说,“总理一开始就发问:“金璋同志,你来延安快十年了,据你了解,延安人民生活到底怎样?”我回答说:“延安地区有十四个县,130多万人口,南边7个县群众生活还可以,北边7个县群众生活很贫困。最近我到子长县李家岔村去看了一下,那里群众连苞谷面都吃不饱,其中有一家五口人盒盖一条被子。”总理语气沉重地再次发问:“战争年代都没这样苦!这是为什么?”我说:“这可能和政策有关系。老百姓在院子里种几棵南瓜、苞谷也都被铲掉了。”
  
    倒是你自己贴的那个帖子,才是来路不正的野帖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3:49:24    引用回复:
11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3:56:29    引用回复:
1114
转至第1052楼第 1052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2 3:11:12  的原帖:    那是蒙哥马利到达延安的第二天早晨,他像以往一样出去散步。蒙哥马利看到路边有一家公共浴室,招呼也不打便走了进去。进了浴室后,他很仔细地一一审视着光着身子的洗澡客,仿佛很有兴趣。陪同人员大吃一惊,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只好跑回招待所报告李达。李达沉吟片刻,不慌不忙地说:“蒙哥马利进的是男澡堂,怕啥,让他看!”不一会,蒙哥马利回来了,满意地说:“我听许多人说,中国正在发生严重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还听说每个中国城市都是饿殍遍地。我刚才特意进浴室看了,这里的人肌肉都很好,看不出他们在挨饿。我的亲眼所见证明那些人的说法都是缺乏根据的。”

转至第1062楼第 1062 楼 tianningsi 2017/10/12 11:07:56  的原帖:咋没让他去安徽农村看看!
转至第1072楼第 1072 楼 秦汉明月 2017/10/12 17:06:46  的原帖:61年蒙哥马利是去了延安,可是能让他看到真相吗?1973年周恩来陪同越南领导人黎笋访问延安,当时中方翻译李家忠(后来为中国驻越南大使),在一篇文章中说“仅从几个小时的观察,便可看到当时延安的商品供应十分匮乏,宾馆的小卖部货架基本上是空的。”李家忠还说“宴会进行到一半时,周总理站起来当着客人的面说,解放都这么多年了,延安的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人民生活还这么艰难,我作为国务院总理,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今天要当众做自我批评。”请问小龙童鞋,73年都不行,61年能好吗?要是搞得好,敬爱的总理还用“当众做自我批评”吗?
转至第1088楼第 1088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0:03:34  的原帖:你杜撰的神话没用!
    中新社罗马10月15日电 题:中国总理忆“吃不饱饭”岁月 首访粮农组织总部分享减贫经验

    “刚才,一进粮农组织大楼,我就看到一层大厅墙壁上多种语言镌刻的‘Food for All——人皆有食。”中国总理15日以一句这样的开场白开始了他在联合国粮农组织总部的演讲。对于那句话,总理说,“这是粮农组织的神圣使命,也是世界各国的共同目标”。

    世界粮食日前夕,李总理来到位于罗马的粮农组织总部访问。这是李克强就任总理后首访联合国组织,也是中国总理首次访问粮农组织总部。

    今年世界粮食日的主题是“家庭农业:供养世界,关爱地球”。李克强认为,这个主题“既立足现实,又着眼长远”。依靠家庭农业解决吃饭问题,也符合中国的实际。

    李克强援引2000多年前中国先哲的名言“民以食为天”说:“大家都知道,中国人口多、人均耕地少,让十几亿人民吃饱饭,是我们最大的事情,也曾经是最大的难题。”

    中国总理回忆起在农村生活的经历。“我年轻时在中国农村生活多年,亲身经历过吃不饱饭的艰难岁月。”李克强说,吃一顿饱饭可能很快就会忘记,但饥饿留下的印象永生难忘。

    30多年前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从农村改革开始。李克强说,中国通过改革实现了农业大发展,粮食产量由3亿多吨增加到6亿多吨,成功解决了人民的温饱问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06:42    引用回复:
1115
转至第988楼第 988 楼 超级特大忽悠 2017/10/5 6:53:11  的原帖: 那个时候农民是吃饭吗?猪食都不如!转至第997楼第 997 楼 人间正道1 2017/10/5 13:31:24  的原帖:那时候,你吃什么?比猪食强吗?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998楼第 998 楼 秦汉明月 2017/10/5 15:17:44  的原帖:  人间正道1,你看看他们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
  1980年新华社内参:延安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2017-05-05 17:45

    

    作者:傅上伦、胡国华、冯东书、戴国强

    来源:《告别饥饿,1978……》

    1980年3月,北国大地春意萌发、冰雪消融。四位新华社记者奔赴西北,开始了为期近半年的黄土高原农村调查。他们写下大量的“内参报道”,供中央最高决策层参考。这里,是其中的一部分。

    走到上一层的窑洞里,只见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头,缩着脖子斜靠在炕壁上。老雷说,他就是高文秀老汉。我们打量了一下,炕上有一片烂毡,角上堆着两条破被。

    一个入党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凉,我们一时语塞鼻酸,说不出话来。

    还是高老汉首先开口,问我们从何处来。一听说我们是北京新华社派来的记者,老泪就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下来,哽咽着说:好,好,难为你们还惦记着俺们……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们问老人:这些年日子过得咋样?他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声长长的“唉——”停了一阵才说:“不瞒你同志,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去年还算好,一口人分了三百来斤粮,自留地上一人又弄来四五十斤,饿是饿不死了,比前些年吃树叶的日子好过些了。”

    延安要饭的大大减少了

    我们从太原西行到吕梁山区,再西渡黄河到陕北的府谷、神木、榆林,又沿咸榆公路南下延安,一路上逛街头、串饭店,讨饭的人比前几年少多了——一般县城里都只有一两个、两三个要饭的。其中延安的变化,尤为引人注目。

    1974年夏天,我们曾经访问过延安。

    当时,延安街头讨饭人数之多、情景之惨,给我们留下了痛心彻骨的印象。记得那次我们在东关附近的一家食堂观察了半小时,就看到十七个讨饭的。在另一家食堂门口,坐着一个瞎眼老汉,手里端着一只饭碗,不住有气无力地哀告,“行行好吧,行行好吧”。这个老汉名叫刘玉发,是姚店公社纸坊生产队的人,已经七十五岁了。年前队里照顾他一百五十斤原粮,早已吃完,只好流落在街头。三伏天,他下身还穿着去年冬季国家救济的一条旧黄军棉裤。

    紧挨着老汉还坐着一位双手残废的中年人,听刘老汉向我们诉说苦情,同病相怜,两眼珠泪滚滚。

    这些人白天沿街乞讨,晚上就露宿在街道两旁的屋檐下。一天夜间,我们到清凉山上原延安解放日报社门口转了一趟,只见大门两侧的人行道上,横七竖八地睡着五十多个要饭的人。幸而时届盛夏,要在严冬那该是何等的悲惨!

    可是,沿街乞讨、露宿街头也不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延安是革命圣地,来此观瞻的外宾很多,每逢外宾到来之前,公安人员都要一齐出动,将流落街头的讨饭人集中到宝塔山下的收容所里,再遣返回去。

    为了防止讨饭人逃跑,每次遣返都包的是轿车。可是,一到中途休息或吃饭,车刚一停,年轻人和大一点的孩子便纷纷从窗口钻出逃跑了,以至遣返的汽车还没有回来,这些人已经再次在延安街头出现了。有的人还跟公安人员顶嘴,毛主席、共产党哪一条政策规定不准要饭,没有粮吃就该在家里等着饿死吗?公安人员无言可答。

    要饭的人遣返不完,是因为农村实在没有粮了。据地委的同志讲,当时延安地区有三分之一农民吃糠,还有一部分农民连糠也吃不上了。各县粮食加工厂的麸皮、谷壳大部分返销了回去。粮食部门还作了临时规定:一斤粮可以换麸皮一斤半,或玉米皮五斤,或高粱皮五斤,或谷皮六斤。有些社员拿国家的返销粮去换一部分麸皮和谷皮,但这也并不能敞开换,要走后门才行。什么门路也没有的农民,在吃光了糠菜之后,就只得外出流浪了。

    这一次,我们再访延安,情况大为好转。6月13日下午,我们在延安街头串了八家饭店和十几个饭摊,一共只遇到八个要饭的。

    在宝塔山下的收容所里,所长高正谦告诉我们,粉碎“四人帮”以来,收容人数与年俱减:1977年1至4月,收容了四千五百一十九人次;1978年同期收容了三千六百零九人次;去年同期减少到二千七百三十八人次;今年同期又减少到二百二十多人次。

    收容人数的急剧下降,表明陕北的农民已经从贫困饥饿的“深沟”里,开始往上爬了。

    延安要饭的大大减少了的消息传到北京,人人皆感兴奋。作为时代脚印的记录者,我们的心情更是抑制不住的激动。然而,激动之余,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十一个年头,我们还要把要饭人数的多寡当做一把尺子,去衡量农村形势的好坏,这是多么令人心酸的标准呵!

    “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

    我们在延安访问期间,地委正在开北部七县县委书记会议,研究如何加快改变穷社面貌问题。

    这里普遍都穷,为何又单独提出“穷社”问题?经过介绍才知道,1979年全地区人均收入在四十元以下、人均口粮在三百斤以下的队,百分之九十左右集中在北部的七个县。在这七个县的一百零四个公社中,又有三十六个公社从合作化以来基本没有过过好日子,在饥寒交迫中挣扎了二十来年。

    那些地方到底穷到了什么地步?我们决定挑几个看一看。

    第一个目标是安塞县的王家湾公社。之所以选中它,是因为这个公社的所在地——王家湾大队,曾是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同志在1947年率领“昆仑纵队”(中央机关的代号)转战陕北途中,除米脂县杨家沟外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从4月13日到6月9日,一共住了五十八天。

    我们从延安驱车出发,沿着延河旁的公路北行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安塞县城真武洞。由此往北,延河河谷渐渐狭窄起来,两旁悬崖壁立,公路就在悬崖的半腰中盘来盘去。约摸又过了一小时,汽车顺着延河的一条支流往右手一拐,迎面就是一座巍然耸立的高山。当汽车吃力地从沟底爬上山顶时,放眼望去,只见万千群山,一座挨一座,无穷无尽,恰似层层叠叠的浪涛。

    司机同志说,这就是当年刘志丹、谢子长带领农民“闹红”的横山。

    在群山的峰巅上千旋百转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王家湾。

    从红石山头往下眺望,只见三座山峰脚下夹着一块几亩地大小的谷地。一条小河从谷地中间穿过,河岸两边,各有几排瓦房,围墙雪白耀眼——这是新盖的公社粮库和公社机关。公社背后的山坡上,错错落落现出上下几层窑洞。粗粗一看,王家湾不失为一个秀丽的山村。

    然而,听了公社副书记雷步升的介绍,我们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在毛主席离开这里三十三年后的今天,这里竟然是这样的贫困:1979年,全社五千一百八十九人,平均每人只从集体分到口粮三百一十五斤,收入三十二元六角九分,人均现金才一元六角一分。

    午后1点,正是社员吃晌午饭的时候,我们去拜访了当年接待过毛主席的王家湾行政村代表主任、现任公社党委委员高文秀。

    这位1935年入党的老党员,如今已经七十二岁,老伴已去世,全家现有十一口,分了两家。

    我们先看了看他儿子住的窑洞,大小几口正在吃饭,不同年龄的人饭都不一样:最小的吃面疙瘩汤,大一点的吃“渣渣饭”(一种把高粱连皮和苦菜一起煮成的又苦又涩的饭),大人吃糠拌苦菜。窑洞里除了一盘炕,一个锅台,几只缸罐外,空空荡荡。揭开缸盖一看,大部空空,只有一只缸里还有一点高粱,锅台上还剩半盆面。

    走到上一层的窑洞里,只见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头,缩着脖子斜靠在炕壁上。老雷说,他就是高文秀老汉。我们打量了一下,炕上有一片烂毡,角上堆着两条破被。

    一个入党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凉,我们一时语塞鼻酸,说不出话来。

    还是高老汉首先开口,问我们从何处来。一听说我们是北京新华社派来的记者,老泪就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下来,哽咽着说:好,好,难为你们还惦记着俺们……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们问老人:这些年日子过得咋样?他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声长长的“唉——”停了一阵才说:“不瞒你同志,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去年还算好,一口人分了三百来斤粮,自留地上一人又弄来四五十斤,饿是饿不死了,比前些年吃树叶的日子好过些了。”

    说到这里,老汉又痛苦得说不出话来。

    寒冬已经过去了

    为了不再刺激卧病的高老汉,我们赶紧改变话题,问起当年毛主席来到王家湾的情景。这一问,老人忽然张大了模糊的泪眼,闪出了感奋的神色,说:“那时候好啊,比现在好多啦。”

    “1947年4月13日后晌,来了一支俺们的部队,大约三百来人。俺那会当代表主任,有几个军人就来找俺,说部队要在这里住几天,看看有啥困难?俺说吃的粮没麻达(不缺的意思),酸菜也有,就是你们牲口多,草料怕供不上。一位被大家叫罗大队长(后来才知道他是罗青长同志)的说:只要有米有菜就行,柴草我们自己解决。后来,部队一住住了五十八天。头二十多天,部队就吃自己带来的一点米和俺们筹的粮,等到5月初蟠龙镇打下了,大部队才送来了洋面。那会子王家湾村十七户人家,一百多口人,能容下这么多人吃饭,你们想,要是俺们没有余粮咋能成?就说俺家,那会八口人,在村里是穷户,一年也要打十四五石粮,洋芋还不算在内,腌的酸菜,晒的干瓜片、干红豆角也吃不完。

    王家湾公社的东邻,就是烈士谢子长的家乡——子长县李家岔公社。

    我们看望了社员薛登恩家。进窑一看,炕上没有毡,也没有褥子,只有一张破破烂烂的炕席。赶来看热闹的一位社员有意点穿:“别看这张席这样烂,连这还是别人借给他的呢!”炕上堆着三四床油腻腻的像破鱼网似的烂被子——它们也是前些年国家救济的。灶台上有大小两口锅,其中有一口煮着麻胡胡的东西。我们信口而出:“是喂猪的?”陪同来的生产队长忙说:“哎,这是他家的饭哩。”

    在这破窑洞里,唯一像样的是一件晾着的粉红色布衬衣。队长又特为作了说明:“这件衣服是他十八岁的闺女偷空刨中药,得了三块钱,才买来的。这么大的闺女,没有一件衣裳咋出门呢!”

转至第1051楼第 1051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2 3:10:10  的原帖:     没有一个安定团结的环境,没有稳定幸福的生活,没有人民当家作主、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没有充足的粮食,就没有全民广泛参加、席卷全国的群众体育运动。

    

    北京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学生表演广播体操

    

    干部和工人们一起参加拔河比赛

    

    广东台山某公社大队党支部组织社员举行排球比赛

    

    上海市广灵路小学学生在打乒乓球

    

    天津市工程机械制造厂的工人们在清晨集体跑步.jpg

    

    重庆通用机器厂组织群众性体育活动

    

    天津某棉纺织厂工人自发组织练习太极拳

    

    中国优秀跳高运动员倪志钦为贫下中农表演跳高

    

    天涯海角里的运动

    

    雏鹰展翅

    

    山区里的运动

    

    全民健身运动


    事实把指南针之流不懂历史的文盲打得措手不及!

    


    1961年9月,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第二次来中国访问。蒙哥马利提出:除与中国领导人会谈外,还希望被允许访问几个对西方人不开放的城市(是否要亲眼目睹“无穷无尽的苦难”的中国人就不得而知了)。周恩来同意了蒙哥马利的要求,还对中方主要陪同人员李达说:“要放手让蒙哥马利去看,旧中国遗留下来的贫穷落后和新中国取得的成就都是客观存在,让他自己看后去作结论,从本质上了解新中国。”蒙哥马利访问了包头、太原、西安、延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广州等地。在延安,发生了一件蒙哥马利闯进公共浴室的趣事。

    那是蒙哥马利到达延安的第二天早晨,他像以往一样出去散步。蒙哥马利看到路边有一家公共浴室,招呼也不打便走了进去。进了浴室后,他很仔细地一一审视着光着身子的洗澡客,仿佛很有兴趣。陪同人员大吃一惊,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只好跑回招待所报告李达。李达沉吟片刻,不慌不忙地说:“蒙哥马利进的是男澡堂,怕啥,让他看!”不一会,蒙哥马利回来了,满意地说:“我听许多人说,中国正在发生严重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还听说每个中国城市都是饿殍遍地。我刚才特意进浴室看了,这里的人肌肉都很好,看不出他们在挨饿。我的亲眼所见证明那些人的说法都是缺乏根据的。”

    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开展了全民健身和体育运动,这在事实上最有力地回击了所谓“吃不饱,穿不暖”的无耻谰言。

转至第1108楼第 1108 楼 2017/10/13 10:09:12  的原帖:   文革后的改革开放,尤其是农村的包产到户,极大的恢复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得粮食连年丰收,才真正解决了困扰多年的温饱问题!这是鼓吹文革的小丑无论如何也否认不了的事实!
转至第1111楼第 1111 楼 新闻联报_ 2017/10/13 11:51:02  的原帖: 放屁,是化肥不是伟人。
放狗屁,是改革不是化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09:18    引用回复:
1116
转至第5楼第 5 楼 京秦渔人 2017/8/26 14:34:36  的原帖:    那时粮肉是不许私自买卖的,那是投机倒把罪,是违法的。但私下黑市一直存在。那时黑市价格,玉米一斤四角多,猪肉一斤在二元上下。商店里商品极少,饼干一斤在五角到七八角之间,格外要七两粮票,粮票价格一斤三角左右。自行车是要票的,需要走后门才能买到,有白山、凤凰、永久、等品牌,每辆价格在一百二到一百五之间。
=============
那时,买一斤饼干就是一斤粮票,不打折。
也有不要粮票的,61年时,10几元一斤。
6062年,黑市的粮票、玉米都是3元一斤。
62年,凤凰自行车620元(不要票)。
毛死前,凤凰自行车稳定在213元(要票)。
白山牌早就改为东方红牌了,70年代稳定在156元(不要票)。
那时自行车大梁断、前叉断、车把断比比皆是(负重大也是个原因),但车胎质量还是不错的。


转至第1112楼第 1112 楼 又双又双 2017/10/13 12:19:44  的原帖:   冒统治这么多年,最伤脑筋的就是广大农民饿肚子,其实是他自己制定的农村生产模式阻碍了粮食发展,但他固执一条道走到黑,冒作为一个农民的后代,本应该知道如何发挥农民的积极性,土地个人承包看似简单问题,但冒这个蠢驴就是悟不懂。

连周总理都说“战争年代都没这样苦。”习总都说,我们这一代人或多或少都有吃不饱、饿肚子的记忆,三年自然灾害时,我在学校住校,吃的也是很差的,晚上只能喝汤,叫做“保证七分饱”。“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到农村插队,曾有三个月没见过一滴油星子,真是“三月不知肉味”。那年冬天,家里寄来几块钱,我和同窑洞居住的同学买了几斤石槽子里冷冻的猪肉,回来还没烧就把肉切成片吃,那味道真是鲜美!后来我们说别再吃了,再吃就没得煮了。这种穷日子我们都是经历过的。(《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册)。李总理都说,“我年轻时在中国农村生活多年,亲身经历过吃不饱饭的艰难岁月。”可是,文革余孽和毛左分子却死不承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16:54    引用回复:
111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22:40    引用回复:
1118
转至第988楼第 988 楼 超级特大忽悠 2017/10/5 6:53:11  的原帖: 那个时候农民是吃饭吗?猪食都不如!转至第997楼第 997 楼 人间正道1 2017/10/5 13:31:24  的原帖:那时候,你吃什么?比猪食强吗?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998楼第 998 楼 秦汉明月 2017/10/5 15:17:44  的原帖:  人间正道1,你看看他们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
  1980年新华社内参:延安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2017-05-05 17:45

    

    作者:傅上伦、胡国华、冯东书、戴国强

    来源:《告别饥饿,1978……》

    1980年3月,北国大地春意萌发、冰雪消融。四位新华社记者奔赴西北,开始了为期近半年的黄土高原农村调查。他们写下大量的“内参报道”,供中央最高决策层参考。这里,是其中的一部分。

    走到上一层的窑洞里,只见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头,缩着脖子斜靠在炕壁上。老雷说,他就是高文秀老汉。我们打量了一下,炕上有一片烂毡,角上堆着两条破被。

    一个入党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凉,我们一时语塞鼻酸,说不出话来。

    还是高老汉首先开口,问我们从何处来。一听说我们是北京新华社派来的记者,老泪就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下来,哽咽着说:好,好,难为你们还惦记着俺们……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们问老人:这些年日子过得咋样?他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声长长的“唉——”停了一阵才说:“不瞒你同志,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去年还算好,一口人分了三百来斤粮,自留地上一人又弄来四五十斤,饿是饿不死了,比前些年吃树叶的日子好过些了。”

    延安要饭的大大减少了

    我们从太原西行到吕梁山区,再西渡黄河到陕北的府谷、神木、榆林,又沿咸榆公路南下延安,一路上逛街头、串饭店,讨饭的人比前几年少多了——一般县城里都只有一两个、两三个要饭的。其中延安的变化,尤为引人注目。

    1974年夏天,我们曾经访问过延安。

    当时,延安街头讨饭人数之多、情景之惨,给我们留下了痛心彻骨的印象。记得那次我们在东关附近的一家食堂观察了半小时,就看到十七个讨饭的。在另一家食堂门口,坐着一个瞎眼老汉,手里端着一只饭碗,不住有气无力地哀告,“行行好吧,行行好吧”。这个老汉名叫刘玉发,是姚店公社纸坊生产队的人,已经七十五岁了。年前队里照顾他一百五十斤原粮,早已吃完,只好流落在街头。三伏天,他下身还穿着去年冬季国家救济的一条旧黄军棉裤。

    紧挨着老汉还坐着一位双手残废的中年人,听刘老汉向我们诉说苦情,同病相怜,两眼珠泪滚滚。

    这些人白天沿街乞讨,晚上就露宿在街道两旁的屋檐下。一天夜间,我们到清凉山上原延安解放日报社门口转了一趟,只见大门两侧的人行道上,横七竖八地睡着五十多个要饭的人。幸而时届盛夏,要在严冬那该是何等的悲惨!

    可是,沿街乞讨、露宿街头也不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延安是革命圣地,来此观瞻的外宾很多,每逢外宾到来之前,公安人员都要一齐出动,将流落街头的讨饭人集中到宝塔山下的收容所里,再遣返回去。

    为了防止讨饭人逃跑,每次遣返都包的是轿车。可是,一到中途休息或吃饭,车刚一停,年轻人和大一点的孩子便纷纷从窗口钻出逃跑了,以至遣返的汽车还没有回来,这些人已经再次在延安街头出现了。有的人还跟公安人员顶嘴,毛主席、共产党哪一条政策规定不准要饭,没有粮吃就该在家里等着饿死吗?公安人员无言可答。

    要饭的人遣返不完,是因为农村实在没有粮了。据地委的同志讲,当时延安地区有三分之一农民吃糠,还有一部分农民连糠也吃不上了。各县粮食加工厂的麸皮、谷壳大部分返销了回去。粮食部门还作了临时规定:一斤粮可以换麸皮一斤半,或玉米皮五斤,或高粱皮五斤,或谷皮六斤。有些社员拿国家的返销粮去换一部分麸皮和谷皮,但这也并不能敞开换,要走后门才行。什么门路也没有的农民,在吃光了糠菜之后,就只得外出流浪了。

    这一次,我们再访延安,情况大为好转。6月13日下午,我们在延安街头串了八家饭店和十几个饭摊,一共只遇到八个要饭的。

    在宝塔山下的收容所里,所长高正谦告诉我们,粉碎“四人帮”以来,收容人数与年俱减:1977年1至4月,收容了四千五百一十九人次;1978年同期收容了三千六百零九人次;去年同期减少到二千七百三十八人次;今年同期又减少到二百二十多人次。

    收容人数的急剧下降,表明陕北的农民已经从贫困饥饿的“深沟”里,开始往上爬了。

    延安要饭的大大减少了的消息传到北京,人人皆感兴奋。作为时代脚印的记录者,我们的心情更是抑制不住的激动。然而,激动之余,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十一个年头,我们还要把要饭人数的多寡当做一把尺子,去衡量农村形势的好坏,这是多么令人心酸的标准呵!

    “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

    我们在延安访问期间,地委正在开北部七县县委书记会议,研究如何加快改变穷社面貌问题。

    这里普遍都穷,为何又单独提出“穷社”问题?经过介绍才知道,1979年全地区人均收入在四十元以下、人均口粮在三百斤以下的队,百分之九十左右集中在北部的七个县。在这七个县的一百零四个公社中,又有三十六个公社从合作化以来基本没有过过好日子,在饥寒交迫中挣扎了二十来年。

    那些地方到底穷到了什么地步?我们决定挑几个看一看。

    第一个目标是安塞县的王家湾公社。之所以选中它,是因为这个公社的所在地——王家湾大队,曾是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同志在1947年率领“昆仑纵队”(中央机关的代号)转战陕北途中,除米脂县杨家沟外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从4月13日到6月9日,一共住了五十八天。

    我们从延安驱车出发,沿着延河旁的公路北行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安塞县城真武洞。由此往北,延河河谷渐渐狭窄起来,两旁悬崖壁立,公路就在悬崖的半腰中盘来盘去。约摸又过了一小时,汽车顺着延河的一条支流往右手一拐,迎面就是一座巍然耸立的高山。当汽车吃力地从沟底爬上山顶时,放眼望去,只见万千群山,一座挨一座,无穷无尽,恰似层层叠叠的浪涛。

    司机同志说,这就是当年刘志丹、谢子长带领农民“闹红”的横山。

    在群山的峰巅上千旋百转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王家湾。

    从红石山头往下眺望,只见三座山峰脚下夹着一块几亩地大小的谷地。一条小河从谷地中间穿过,河岸两边,各有几排瓦房,围墙雪白耀眼——这是新盖的公社粮库和公社机关。公社背后的山坡上,错错落落现出上下几层窑洞。粗粗一看,王家湾不失为一个秀丽的山村。

    然而,听了公社副书记雷步升的介绍,我们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在毛主席离开这里三十三年后的今天,这里竟然是这样的贫困:1979年,全社五千一百八十九人,平均每人只从集体分到口粮三百一十五斤,收入三十二元六角九分,人均现金才一元六角一分。

    午后1点,正是社员吃晌午饭的时候,我们去拜访了当年接待过毛主席的王家湾行政村代表主任、现任公社党委委员高文秀。

    这位1935年入党的老党员,如今已经七十二岁,老伴已去世,全家现有十一口,分了两家。

    我们先看了看他儿子住的窑洞,大小几口正在吃饭,不同年龄的人饭都不一样:最小的吃面疙瘩汤,大一点的吃“渣渣饭”(一种把高粱连皮和苦菜一起煮成的又苦又涩的饭),大人吃糠拌苦菜。窑洞里除了一盘炕,一个锅台,几只缸罐外,空空荡荡。揭开缸盖一看,大部空空,只有一只缸里还有一点高粱,锅台上还剩半盆面。

    走到上一层的窑洞里,只见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头,缩着脖子斜靠在炕壁上。老雷说,他就是高文秀老汉。我们打量了一下,炕上有一片烂毡,角上堆着两条破被。

    一个入党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凉,我们一时语塞鼻酸,说不出话来。

    还是高老汉首先开口,问我们从何处来。一听说我们是北京新华社派来的记者,老泪就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下来,哽咽着说:好,好,难为你们还惦记着俺们……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们问老人:这些年日子过得咋样?他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声长长的“唉——”停了一阵才说:“不瞒你同志,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去年还算好,一口人分了三百来斤粮,自留地上一人又弄来四五十斤,饿是饿不死了,比前些年吃树叶的日子好过些了。”

    说到这里,老汉又痛苦得说不出话来。

    寒冬已经过去了

    为了不再刺激卧病的高老汉,我们赶紧改变话题,问起当年毛主席来到王家湾的情景。这一问,老人忽然张大了模糊的泪眼,闪出了感奋的神色,说:“那时候好啊,比现在好多啦。”

    “1947年4月13日后晌,来了一支俺们的部队,大约三百来人。俺那会当代表主任,有几个军人就来找俺,说部队要在这里住几天,看看有啥困难?俺说吃的粮没麻达(不缺的意思),酸菜也有,就是你们牲口多,草料怕供不上。一位被大家叫罗大队长(后来才知道他是罗青长同志)的说:只要有米有菜就行,柴草我们自己解决。后来,部队一住住了五十八天。头二十多天,部队就吃自己带来的一点米和俺们筹的粮,等到5月初蟠龙镇打下了,大部队才送来了洋面。那会子王家湾村十七户人家,一百多口人,能容下这么多人吃饭,你们想,要是俺们没有余粮咋能成?就说俺家,那会八口人,在村里是穷户,一年也要打十四五石粮,洋芋还不算在内,腌的酸菜,晒的干瓜片、干红豆角也吃不完。

    王家湾公社的东邻,就是烈士谢子长的家乡——子长县李家岔公社。

    我们看望了社员薛登恩家。进窑一看,炕上没有毡,也没有褥子,只有一张破破烂烂的炕席。赶来看热闹的一位社员有意点穿:“别看这张席这样烂,连这还是别人借给他的呢!”炕上堆着三四床油腻腻的像破鱼网似的烂被子——它们也是前些年国家救济的。灶台上有大小两口锅,其中有一口煮着麻胡胡的东西。我们信口而出:“是喂猪的?”陪同来的生产队长忙说:“哎,这是他家的饭哩。”

    在这破窑洞里,唯一像样的是一件晾着的粉红色布衬衣。队长又特为作了说明:“这件衣服是他十八岁的闺女偷空刨中药,得了三块钱,才买来的。这么大的闺女,没有一件衣裳咋出门呢!”

转至第1051楼第 1051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2 3:10:10  的原帖:     没有一个安定团结的环境,没有稳定幸福的生活,没有人民当家作主、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没有充足的粮食,就没有全民广泛参加、席卷全国的群众体育运动。

    

    北京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学生表演广播体操

    

    干部和工人们一起参加拔河比赛

    

    广东台山某公社大队党支部组织社员举行排球比赛

    

    上海市广灵路小学学生在打乒乓球

    

    天津市工程机械制造厂的工人们在清晨集体跑步.jpg

    

    重庆通用机器厂组织群众性体育活动

    

    天津某棉纺织厂工人自发组织练习太极拳

    

    中国优秀跳高运动员倪志钦为贫下中农表演跳高

    

    天涯海角里的运动

    

    雏鹰展翅

    

    山区里的运动

    

    全民健身运动


    事实把指南针之流不懂历史的文盲打得措手不及!

    


    1961年9月,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第二次来中国访问。蒙哥马利提出:除与中国领导人会谈外,还希望被允许访问几个对西方人不开放的城市(是否要亲眼目睹“无穷无尽的苦难”的中国人就不得而知了)。周恩来同意了蒙哥马利的要求,还对中方主要陪同人员李达说:“要放手让蒙哥马利去看,旧中国遗留下来的贫穷落后和新中国取得的成就都是客观存在,让他自己看后去作结论,从本质上了解新中国。”蒙哥马利访问了包头、太原、西安、延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广州等地。在延安,发生了一件蒙哥马利闯进公共浴室的趣事。

    那是蒙哥马利到达延安的第二天早晨,他像以往一样出去散步。蒙哥马利看到路边有一家公共浴室,招呼也不打便走了进去。进了浴室后,他很仔细地一一审视着光着身子的洗澡客,仿佛很有兴趣。陪同人员大吃一惊,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只好跑回招待所报告李达。李达沉吟片刻,不慌不忙地说:“蒙哥马利进的是男澡堂,怕啥,让他看!”不一会,蒙哥马利回来了,满意地说:“我听许多人说,中国正在发生严重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还听说每个中国城市都是饿殍遍地。我刚才特意进浴室看了,这里的人肌肉都很好,看不出他们在挨饿。我的亲眼所见证明那些人的说法都是缺乏根据的。”

    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开展了全民健身和体育运动,这在事实上最有力地回击了所谓“吃不饱,穿不暖”的无耻谰言。

转至第1059楼第 1059 楼 tianningsi 2017/10/12 10:25:01  的原帖:    和1977年万里副总理在安徽亲眼目睹农村惨状简直是天壤之别!
转至第1089楼第 1089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0:11:59  的原帖:    1977年的童话编的是“万里只挑了一个当时全中国最穷的个别现象”(还要注意是编的童话),而蒙哥元帅走遍了大江南北,包括包头、太原、西安、延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广州等地。显然蒙哥元帅看到的是普遍的情况,
    1977年万里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他轻车简从,深入细致的对全省进行调研。几乎把整个安徽省几乎都跑到了,亲眼目睹了农村的悲惨状况!才有了农村的改革开放。不是造谣专业户所造谣的那样只挑了最穷的个别地方。而那个二战英雄确是走马观花,不可能看到真实的农村,更不可能看到万里副总理亲眼目睹的事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35:22    引用回复:
1119
转至第1087楼第 1087 楼 菜刀他哥 2017/10/12 23:37:22  的原帖:我父母大学毕业生,在某镇搞基础建设工作,月工资加起来百元左右,每月寄给乡下祖母十元,剩余抚养我兄弟五人,七十年代末也难以每周吃肉两次。平常一次辣椒炒肉,单三兄弟可以煮三斤米吃完。幸亏父母开垦了几块小菜地种菜补贴家里,不然生活更难过。
所有必需品都要票,买议价肉要贵许多,当时河里田间鱼,泥鳅,田螺很多,没油烧不好吃,因此抓得人很少,后来八十年代初在镇边自己搭了棚子养猪才改善了条件。
人间正道,小龙这类货要么无知要么无耻,瞪着眼说瞎话。
转至第1094楼第 1094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1:00:11  的原帖:    

     江苏省委进行的无锡县农村发展调查

    

    

    

    

     1969年九大的政治报告

    抓革命促生产始终是毛泽东时代的主题曲!解决中国人穿和吃的世纪问题不能不归功于抓革命促生产这一伟大的主题曲!即使在林彪在台上时期,都始终是时代的主题曲!1969年九大的政治报告指出的三大革命运动,就有两项是和发展生产力有直接关系的“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旗帜鲜明地提出和坚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林去世后,只是这条路线的继续和发展罢了。

     “折腾论”、“ 贫困,饥饿,动荡,恐怖”等一切胡言蜚语不攻自破!

    无锡农村人均年收入105元,这不是劳动力的平均,而是全县农村总人口的平均,一个7口之家总收入就是735元!每个劳动力(已将男女劳力、强弱劳力平均)人均年收入高达367.5元,此外还有自留地;当时,无锡物价低廉,医疗、上学、缝衣、理发、火葬、产假工分和其他福利等费用基本由集体开支。

    社队和城镇集体企业是在70年代才迅猛发展起来的。在此之前,我镇大部分家庭都是单职工家庭,子女分别有6、7、9、10个,而真正困难的家庭却不多,个个都能上学,一家子和和睦睦!

    这从学生申请学费减免的人数并不多等等情况可以看出。人们常可见到一些双职工家庭过着天天吃肉的富足生活。双职工的独生家庭确实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可以顿顿山珍海味,比如麻雀、大头龟、其它飞鸟之类。知识分子、技师、老技工、工程师、高级别工人的双职工独生家庭则过着比神仙还神仙般的生活!比天堂更天堂般的生活!


   那些东西为了几毛钱,总在昧着良心编造故事造谣抹黑毛时代。
    据原农业部人民公社管理局统计的数字:当年,全国农民每人年均从集体分配到的收入仅有74.67元,其中,两亿农民的年均收入低于50元。有1.12亿农民每天能挣1角1分钱,有1.9亿农民每天能挣1角3分钱,有2.7亿农民每天能挣1角4分钱。还有相当多的农民辛辛苦苦干一年不仅挣不到钱还倒欠生产队的钱。

    造谣专业户的谣言不攻自破,只有苍蝇才能过着天堂般的生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36:16    引用回复:
1120
转至第988楼第 988 楼 超级特大忽悠 2017/10/5 6:53:11  的原帖: 那个时候农民是吃饭吗?猪食都不如!转至第997楼第 997 楼 人间正道1 2017/10/5 13:31:24  的原帖:那时候,你吃什么?比猪食强吗?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998楼第 998 楼 秦汉明月 2017/10/5 15:17:44  的原帖:  人间正道1,你看看他们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
  1980年新华社内参:延安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2017-05-05 17:45

    

    作者:傅上伦、胡国华、冯东书、戴国强

    来源:《告别饥饿,1978……》

    1980年3月,北国大地春意萌发、冰雪消融。四位新华社记者奔赴西北,开始了为期近半年的黄土高原农村调查。他们写下大量的“内参报道”,供中央最高决策层参考。这里,是其中的一部分。

    走到上一层的窑洞里,只见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头,缩着脖子斜靠在炕壁上。老雷说,他就是高文秀老汉。我们打量了一下,炕上有一片烂毡,角上堆着两条破被。

    一个入党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凉,我们一时语塞鼻酸,说不出话来。

    还是高老汉首先开口,问我们从何处来。一听说我们是北京新华社派来的记者,老泪就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下来,哽咽着说:好,好,难为你们还惦记着俺们……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们问老人:这些年日子过得咋样?他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声长长的“唉——”停了一阵才说:“不瞒你同志,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去年还算好,一口人分了三百来斤粮,自留地上一人又弄来四五十斤,饿是饿不死了,比前些年吃树叶的日子好过些了。”

    延安要饭的大大减少了

    我们从太原西行到吕梁山区,再西渡黄河到陕北的府谷、神木、榆林,又沿咸榆公路南下延安,一路上逛街头、串饭店,讨饭的人比前几年少多了——一般县城里都只有一两个、两三个要饭的。其中延安的变化,尤为引人注目。

    1974年夏天,我们曾经访问过延安。

    当时,延安街头讨饭人数之多、情景之惨,给我们留下了痛心彻骨的印象。记得那次我们在东关附近的一家食堂观察了半小时,就看到十七个讨饭的。在另一家食堂门口,坐着一个瞎眼老汉,手里端着一只饭碗,不住有气无力地哀告,“行行好吧,行行好吧”。这个老汉名叫刘玉发,是姚店公社纸坊生产队的人,已经七十五岁了。年前队里照顾他一百五十斤原粮,早已吃完,只好流落在街头。三伏天,他下身还穿着去年冬季国家救济的一条旧黄军棉裤。

    紧挨着老汉还坐着一位双手残废的中年人,听刘老汉向我们诉说苦情,同病相怜,两眼珠泪滚滚。

    这些人白天沿街乞讨,晚上就露宿在街道两旁的屋檐下。一天夜间,我们到清凉山上原延安解放日报社门口转了一趟,只见大门两侧的人行道上,横七竖八地睡着五十多个要饭的人。幸而时届盛夏,要在严冬那该是何等的悲惨!

    可是,沿街乞讨、露宿街头也不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延安是革命圣地,来此观瞻的外宾很多,每逢外宾到来之前,公安人员都要一齐出动,将流落街头的讨饭人集中到宝塔山下的收容所里,再遣返回去。

    为了防止讨饭人逃跑,每次遣返都包的是轿车。可是,一到中途休息或吃饭,车刚一停,年轻人和大一点的孩子便纷纷从窗口钻出逃跑了,以至遣返的汽车还没有回来,这些人已经再次在延安街头出现了。有的人还跟公安人员顶嘴,毛主席、共产党哪一条政策规定不准要饭,没有粮吃就该在家里等着饿死吗?公安人员无言可答。

    要饭的人遣返不完,是因为农村实在没有粮了。据地委的同志讲,当时延安地区有三分之一农民吃糠,还有一部分农民连糠也吃不上了。各县粮食加工厂的麸皮、谷壳大部分返销了回去。粮食部门还作了临时规定:一斤粮可以换麸皮一斤半,或玉米皮五斤,或高粱皮五斤,或谷皮六斤。有些社员拿国家的返销粮去换一部分麸皮和谷皮,但这也并不能敞开换,要走后门才行。什么门路也没有的农民,在吃光了糠菜之后,就只得外出流浪了。

    这一次,我们再访延安,情况大为好转。6月13日下午,我们在延安街头串了八家饭店和十几个饭摊,一共只遇到八个要饭的。

    在宝塔山下的收容所里,所长高正谦告诉我们,粉碎“四人帮”以来,收容人数与年俱减:1977年1至4月,收容了四千五百一十九人次;1978年同期收容了三千六百零九人次;去年同期减少到二千七百三十八人次;今年同期又减少到二百二十多人次。

    收容人数的急剧下降,表明陕北的农民已经从贫困饥饿的“深沟”里,开始往上爬了。

    延安要饭的大大减少了的消息传到北京,人人皆感兴奋。作为时代脚印的记录者,我们的心情更是抑制不住的激动。然而,激动之余,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十一个年头,我们还要把要饭人数的多寡当做一把尺子,去衡量农村形势的好坏,这是多么令人心酸的标准呵!

    “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

    我们在延安访问期间,地委正在开北部七县县委书记会议,研究如何加快改变穷社面貌问题。

    这里普遍都穷,为何又单独提出“穷社”问题?经过介绍才知道,1979年全地区人均收入在四十元以下、人均口粮在三百斤以下的队,百分之九十左右集中在北部的七个县。在这七个县的一百零四个公社中,又有三十六个公社从合作化以来基本没有过过好日子,在饥寒交迫中挣扎了二十来年。

    那些地方到底穷到了什么地步?我们决定挑几个看一看。

    第一个目标是安塞县的王家湾公社。之所以选中它,是因为这个公社的所在地——王家湾大队,曾是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同志在1947年率领“昆仑纵队”(中央机关的代号)转战陕北途中,除米脂县杨家沟外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从4月13日到6月9日,一共住了五十八天。

    我们从延安驱车出发,沿着延河旁的公路北行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安塞县城真武洞。由此往北,延河河谷渐渐狭窄起来,两旁悬崖壁立,公路就在悬崖的半腰中盘来盘去。约摸又过了一小时,汽车顺着延河的一条支流往右手一拐,迎面就是一座巍然耸立的高山。当汽车吃力地从沟底爬上山顶时,放眼望去,只见万千群山,一座挨一座,无穷无尽,恰似层层叠叠的浪涛。

    司机同志说,这就是当年刘志丹、谢子长带领农民“闹红”的横山。

    在群山的峰巅上千旋百转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王家湾。

    从红石山头往下眺望,只见三座山峰脚下夹着一块几亩地大小的谷地。一条小河从谷地中间穿过,河岸两边,各有几排瓦房,围墙雪白耀眼——这是新盖的公社粮库和公社机关。公社背后的山坡上,错错落落现出上下几层窑洞。粗粗一看,王家湾不失为一个秀丽的山村。

    然而,听了公社副书记雷步升的介绍,我们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在毛主席离开这里三十三年后的今天,这里竟然是这样的贫困:1979年,全社五千一百八十九人,平均每人只从集体分到口粮三百一十五斤,收入三十二元六角九分,人均现金才一元六角一分。

    午后1点,正是社员吃晌午饭的时候,我们去拜访了当年接待过毛主席的王家湾行政村代表主任、现任公社党委委员高文秀。

    这位1935年入党的老党员,如今已经七十二岁,老伴已去世,全家现有十一口,分了两家。

    我们先看了看他儿子住的窑洞,大小几口正在吃饭,不同年龄的人饭都不一样:最小的吃面疙瘩汤,大一点的吃“渣渣饭”(一种把高粱连皮和苦菜一起煮成的又苦又涩的饭),大人吃糠拌苦菜。窑洞里除了一盘炕,一个锅台,几只缸罐外,空空荡荡。揭开缸盖一看,大部空空,只有一只缸里还有一点高粱,锅台上还剩半盆面。

    走到上一层的窑洞里,只见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头,缩着脖子斜靠在炕壁上。老雷说,他就是高文秀老汉。我们打量了一下,炕上有一片烂毡,角上堆着两条破被。

    一个入党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凉,我们一时语塞鼻酸,说不出话来。

    还是高老汉首先开口,问我们从何处来。一听说我们是北京新华社派来的记者,老泪就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下来,哽咽着说:好,好,难为你们还惦记着俺们……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们问老人:这些年日子过得咋样?他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声长长的“唉——”停了一阵才说:“不瞒你同志,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去年还算好,一口人分了三百来斤粮,自留地上一人又弄来四五十斤,饿是饿不死了,比前些年吃树叶的日子好过些了。”

    说到这里,老汉又痛苦得说不出话来。

    寒冬已经过去了

    为了不再刺激卧病的高老汉,我们赶紧改变话题,问起当年毛主席来到王家湾的情景。这一问,老人忽然张大了模糊的泪眼,闪出了感奋的神色,说:“那时候好啊,比现在好多啦。”

    “1947年4月13日后晌,来了一支俺们的部队,大约三百来人。俺那会当代表主任,有几个军人就来找俺,说部队要在这里住几天,看看有啥困难?俺说吃的粮没麻达(不缺的意思),酸菜也有,就是你们牲口多,草料怕供不上。一位被大家叫罗大队长(后来才知道他是罗青长同志)的说:只要有米有菜就行,柴草我们自己解决。后来,部队一住住了五十八天。头二十多天,部队就吃自己带来的一点米和俺们筹的粮,等到5月初蟠龙镇打下了,大部队才送来了洋面。那会子王家湾村十七户人家,一百多口人,能容下这么多人吃饭,你们想,要是俺们没有余粮咋能成?就说俺家,那会八口人,在村里是穷户,一年也要打十四五石粮,洋芋还不算在内,腌的酸菜,晒的干瓜片、干红豆角也吃不完。

    王家湾公社的东邻,就是烈士谢子长的家乡——子长县李家岔公社。

    我们看望了社员薛登恩家。进窑一看,炕上没有毡,也没有褥子,只有一张破破烂烂的炕席。赶来看热闹的一位社员有意点穿:“别看这张席这样烂,连这还是别人借给他的呢!”炕上堆着三四床油腻腻的像破鱼网似的烂被子——它们也是前些年国家救济的。灶台上有大小两口锅,其中有一口煮着麻胡胡的东西。我们信口而出:“是喂猪的?”陪同来的生产队长忙说:“哎,这是他家的饭哩。”

    在这破窑洞里,唯一像样的是一件晾着的粉红色布衬衣。队长又特为作了说明:“这件衣服是他十八岁的闺女偷空刨中药,得了三块钱,才买来的。这么大的闺女,没有一件衣裳咋出门呢!”

转至第1051楼第 1051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2 3:10:10  的原帖:     没有一个安定团结的环境,没有稳定幸福的生活,没有人民当家作主、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没有充足的粮食,就没有全民广泛参加、席卷全国的群众体育运动。

    

    北京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学生表演广播体操

    

    干部和工人们一起参加拔河比赛

    

    广东台山某公社大队党支部组织社员举行排球比赛

    

    上海市广灵路小学学生在打乒乓球

    

    天津市工程机械制造厂的工人们在清晨集体跑步.jpg

    

    重庆通用机器厂组织群众性体育活动

    

    天津某棉纺织厂工人自发组织练习太极拳

    

    中国优秀跳高运动员倪志钦为贫下中农表演跳高

    

    天涯海角里的运动

    

    雏鹰展翅

    

    山区里的运动

    

    全民健身运动


    事实把指南针之流不懂历史的文盲打得措手不及!

    


    1961年9月,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第二次来中国访问。蒙哥马利提出:除与中国领导人会谈外,还希望被允许访问几个对西方人不开放的城市(是否要亲眼目睹“无穷无尽的苦难”的中国人就不得而知了)。周恩来同意了蒙哥马利的要求,还对中方主要陪同人员李达说:“要放手让蒙哥马利去看,旧中国遗留下来的贫穷落后和新中国取得的成就都是客观存在,让他自己看后去作结论,从本质上了解新中国。”蒙哥马利访问了包头、太原、西安、延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广州等地。在延安,发生了一件蒙哥马利闯进公共浴室的趣事。

    那是蒙哥马利到达延安的第二天早晨,他像以往一样出去散步。蒙哥马利看到路边有一家公共浴室,招呼也不打便走了进去。进了浴室后,他很仔细地一一审视着光着身子的洗澡客,仿佛很有兴趣。陪同人员大吃一惊,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只好跑回招待所报告李达。李达沉吟片刻,不慌不忙地说:“蒙哥马利进的是男澡堂,怕啥,让他看!”不一会,蒙哥马利回来了,满意地说:“我听许多人说,中国正在发生严重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还听说每个中国城市都是饿殍遍地。我刚才特意进浴室看了,这里的人肌肉都很好,看不出他们在挨饿。我的亲眼所见证明那些人的说法都是缺乏根据的。”

    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开展了全民健身和体育运动,这在事实上最有力地回击了所谓“吃不饱,穿不暖”的无耻谰言。

转至第1059楼第 1059 楼 tianningsi 2017/10/12 10:25:01  的原帖:    和1977年万里副总理在安徽亲眼目睹农村惨状简直是天壤之别!
转至第1089楼第 1089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0:11:59  的原帖:    1977年的童话编的是“万里只挑了一个当时全中国最穷的个别现象”(还要注意是编的童话),而蒙哥元帅走遍了大江南北,包括包头、太原、西安、延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广州等地。显然蒙哥元帅看到的是普遍的情况,
转至第1119楼第 1119 楼 tianningsi 2017/10/13 14:22:40  的原帖:    1977年万里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他轻车简从,深入细致的对全省进行调研。几乎把整个安徽省几乎都跑到了,亲眼目睹了农村的悲惨状况!才有了农村的改革开放。不是造谣专业户所造谣的那样只挑了最穷的个别地方。而那个二战英雄确是走马观花,不可能看到真实的农村,更不可能看到万里副总理亲眼目睹的事实!
驳斥的对!73年周总理在延安时都说“战争年代都没这样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37:33    引用回复:
1121
转至第1078楼第 1078 楼 指南针_go 2017/10/12 22:00:41  的原帖:    

这张帽奴津津乐道的照片,我一直认为是一个监狱,不知道为何给我这种感觉!帽奴哭晕在厕所
转至第1095楼第 1095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1:04:56  的原帖:因为你为了“美分”而无耻没了底线地说自己都不认同的鬼话,你不这样写,你今晚的生活就有问题了!
   造谣专业户如是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38:41    引用回复:
1122
转至第768楼第 768 楼 天际1 2017/9/29 8:00:47  的原帖: 那时候我们家年年倒欠生产队的钱。冬天睡的炕没有铺被。铺麦结秆,没有内衣内裤。棉袄掏掉棉花改夹袄。没有鞋穿。天天光着脚。冬天用芦苇缨打草鞋穿。一年到头难得吃一顿白面馒头。天天主食就是红薯饭。没有菜,没有油。没有电灯。煤油灯都不能长点。买不起煤油。一到晚上小孩子们就跑到打谷场折腾到困了再回到破家里面……星期天还得去割草交生产队挣点公分。转至第816楼第 816 楼 2017/9/30 3:21:33  的原帖:那时候,越穷越光荣,你们家这么穷,应该是最光荣的吧?
你们家铺麦秸秆,那时,城里人也是这样,这有啥稀罕?那时叫草苫子,只是城里人铺的草苫子,是从农民哪里买的,要几元钱一个。
没有鞋穿,难道你们家不会做鞋吗?小城里人也有自己做鞋穿的,农民几乎全是自己做。没有菜,你不会自己种?不要说自留地,房前屋后种点菜也足够吃了。没有内衣内裤,难道您们家不会做衣服?那时城里人也有很多自己做衣服。城里人做衣服要买布,农村人自己织布,难道你们家不会纺线织布?
有个叫愚可及的网友说,那时农民都买洋布穿,是这样吗?
好歹遇见一位真农民,很希望你能回答俺的问题。
你们年年欠生产钱,拿什么还债呢?生产队不会逼你们还债吗?生产队怎么那么有钱?凭什么年年借钱给你们呢?是你们家信用好,借钱到期就还吗?还是你们和队干部有交情,走后门借的呢?
还有,你们家那么穷,应该没有自己的房子吧?是住的公家的房子吗?如果是自己的房子,你们那么穷,怎么会有钱盖房子呢?或者,也是跟生产队借的钱吧?
还有,你们家过去是地主还是贫农?或者是中农?这和毛时代农民的生活是相当有关系的。
你们那里没有电,怎样把小麦变成面粉呢?
俺的问题很多,你能回答吗?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830楼第 830 楼 天际1 2017/9/30 7:56:03  的原帖: 还织布嘞,拿你的头发织?什么都没有,棉花都上交。那个地区生产队不种棉花。
转至第832楼第 832 楼 人间正道1 2017/9/30 12:26:31  的原帖:那农民穿什么?难道农民不穿衣服?或者,也跟城里人一样,靠买机器织出的布做衣服?也许你们哪里的农民很有钱。
你是什么人呀?了解那时的农民和农村吗?
转至第835楼第 835 楼 公子呆 2017/9/30 12:42:40  的原帖:文革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农民没有布票和棉花票,这你不知道?
转至第838楼第 838 楼 人间正道1 2017/9/30 12:50:14  的原帖:又没有织布机,又没有棉花,又没有布票和棉花票,俺真太奇怪了,难道你们那里的农民都不穿衣服,都是光腚吗???
你和天际1网友一唱一和,说的真是太离奇了。
奥,对了,是不是你们那里都养蚕,穿丝绸衣服呢?但你们没有织布机,就是有有丝线也无法织成丝绸呀。
这帖子真太经典了,让俺大开眼界了。哈哈
转至第845楼第 845 楼 公子呆 2017/9/30 19:20:22  的原帖:谁说没有织布机了?

六十年代我在农村见过纺车,和织布机,那时期织布相当普遍,甭说不发给农民布票,就是发了,农民也未必去买,太穷了,只能延续旧时期的织布传统
转至第856楼第 856 楼 人间正道1 2017/9/30 23:08:33  的原帖:愚不可及睁大眼睛看看!看看农民到底有没有织布机!这可是你们一伙的提供的证词。睁大眼睛看看吧。哈哈
转至第867楼第 867 楼 公子呆 2017/10/1 19:01:00  的原帖:你高兴什么?六十年代农民没有布票,而不得不操起民国时期的织布机织布,这也值得你这么高兴?

农民们织布,甚至还不止自己穿用,还有进城偷卖土布的,之所以土布仍有市场,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

一、市民布票不敷使用

二、农民本来不被禁止织布,但只是让农民自家穿用。然而农民实在太穷,织出的数量有限的土布,不敢自己全部享用,还企图拿出部分变现为钱款

三、土布用来做棉被里子或床单,比洋布暖和

四、农民进城偷卖土布,机会并不很多,他们没有足够的棉花,难以大量织布;生产队也不会允许他们光织布不出工;他们没有粮票,没法子吃饭;没有介绍信,就不能住店;而且,一旦被查获,损失极其惨重,整匹土布都会被没收。因此,农民都是只带样品,与买家谈好了价款,并且判断不会被告发,才会再几日后带着土布实现这个交易。之前的辛苦且不说它,光是为了买卖十来块钱的土布,做成这笔交易,农民就得至少往返两次。因为农民掏不起乘车的钱,实际那时候农村通车历程也极其稀少,因而一律都是徒步,还要背着些窝头

农民一般很不愿意进城,在农村尚可找个井台寻水喝,到了城里,去哪儿喝口水呢?
转至第872楼第 872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 20:06:45  的原帖:过去农民还可以耕田,现在的农民若还敢呆在农村耕田,那就不但是“太穷了”,而是根本无法生活下去!
转至第873楼第 873 楼 公子呆 2017/10/1 20:14:27  的原帖:在“人民公社”里耕田,那不还是1960么
转至第891楼第 891 楼 2017/10/2 3:22:00  的原帖:    又没撤了,只能拿60年说事了!可是毛时代一日千里,几年就旧貌变新颜!
转至第901楼第 901 楼 指南针_go 2017/10/2 10:04:05  的原帖: 你说的是改开吧?一年一小变,帽时代几十年90%的人口还住在民国的繁荣里面,老本可以吃完,到房屋还在
转至第919楼第 919 楼 mxy002 2017/10/3 11:06:30  的原帖:是每况日下,一年不如一年。
农村,百姓20多年缺衣少食,收入没有变化。
城市,50年代工资年年涨,后来工资冻结近20年。
50年代城市有富强粉供应;60年代改为红面粉供应;70年代供应含糠量高的高粱面。一年不如一年。
50年代,没有让百姓做三忠于,60年代,让百姓一天做数次三忠于。
转至第1056楼第 1056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2 3:24:01  的原帖:    共和国经济史上三个极重要的时间点:

    其一,1957年前是毛主席亲自执政,中苏尚处于蜜月期,苏联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主要是正面的;59年后,经历了三年全国特大自然灾害、大跃进中的浮夸风、以苏联第一次剧变(即50-60年代背叛马列主义)为标志的严重的国际社会主义困难、帝修反的联合封锁和战争乌云密布等等原因,使人们短时间挨了饿(相对于正常年景而言,绝大多数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挨饿)。

    其二,由于美国、苏联的巨大战争压力,从1964年开始,实施了世界史上规模和耗费巨大的、惯穿于整整三个五年计划的16年的三线建设,全国进入战时经济!这一时期,还启动了大规模的核武研制。

    其三,尽管由于第二点原因的影响, 但是中国的真正繁荣和经济发展奇迹却也是不可思议地发生在这同一时期:三线建设期间!
当时的中国,没有油,就没有一切!毛主席敏锐地发现了这个事关中国兴衰的焦点,迅速地把握了这一关节!于是集中全国力量建设八大油田。八大油田神速般上去了,特别是大庆文革后期一个大庆变成了8个大庆,这是什么概念?这就是说,短短十年,中国由基本没有大油田,一下子猛增到15大油田!于是,整个中国经济马上、全部、整体充满了活力!同时一切票证就具有了取消的基础,这也是后来中外企业火力发电渡电荒,和内然机车、各种汽车和列车、飞机等等迅猛发展,特别是汽车甩掉大煤气包、扔掉搅车棍这一奇耻大辱,加快发展国产发动机技术(这可是原来极被老外欺负的我国发展瓶颈)、解决北方(我国半壁河山)供暖、确立了四三方案引进13座大型现代化的化肥和4套化纤设备, 最终解决中国人吃饭穿衣问题的原因(其标志就是84年取消布票和94年取消粮票),更是毛泽东的无可比拟的伟大功劳!是毛主席为中华民族做出的超级特大贡献!事实无情地击碎了“国民经济已到崩溃边缘”的奇谈怪论!

转至第1109楼第 1109 楼 tianningsi 2017/10/13 10:22:58  的原帖:   经历过文革全过程的华国锋主席在文革后对文革做了恰如其分,实事求是的总结: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边缘!这才有了改革开放!在来之不易的和平稳定大好环境里,经过中国人民几十年的艰苦奋斗,使中国从文革结束时的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世界第一对外投资大国,世界第一出境旅游大国等等。

    改革开放后中国从解决困扰多年的温饱到现在全国人民富裕起来是改革开放了不起的巨大成绩!受到世界各国瞩目和赞赏!鼓吹文革的小丑看不到这些巨大的成果,它的脑袋还停留在文革中,做着文革梦!梦想中国会倒退回那全国动乱不止,经济下滑,道德沦丧的文革中去!
   既然大言不惭的引颈高哼“取得巨大的成绩”,那么你长期以来对我的以下反问为何张口结舌,反驳不了一个字:“既然成了什么“第一XX大国” “第一yy大国” “第一ww大国”,那么,为什么成了不进口软件和硬件之一就连一块砖头都别想制造出来的"第一制造大国?为什么关键技术、核心技术都被外国垄断和控制?为什么成了美国在世界掠夺霸权红利的最大源泉国”?

    这次又大言不惭的引颈高哼“取得巨大的成绩”了,是否想到答案了?哈哈哈!


    至于道德沦丧问题,你无耻的张冠李戴了: 追寻一切旧社会毒瘤的滋生轨迹——无政府状态是私有化和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固有产物,道德、法制以及法律意识等一切华丽外衣无一幸免被撕成碎片!各种各样的丑恶和犯罪不断滋生繁衍。如同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在批判资本的丑恶时所指出的:“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

    在私有化下,社会的教育、宣传和管理体系难以建立起来,各种犯罪自然恶性泛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40:30    引用回复:
1123
转至第1078楼第 1078 楼 指南针_go 2017/10/12 22:00:41  的原帖:    

这张帽奴津津乐道的照片,我一直认为是一个监狱,不知道为何给我这种感觉!帽奴哭晕在厕所
转至第1095楼第 1095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1:04:56  的原帖:因为你为了“美分”而无耻没了底线地说自己都不认同的鬼话,你不这样写,你今晚的生活就有问题了!
转至第1122楼第 1122 楼 tianningsi 2017/10/13 14:37:33  的原帖:   造谣专业户如是说。
你这无耻职业骗子既改变不了你本身的也改变不了他的职业身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45:41    引用回复:
1124
转至第988楼第 988 楼 超级特大忽悠 2017/10/5 6:53:11  的原帖: 那个时候农民是吃饭吗?猪食都不如!转至第997楼第 997 楼 人间正道1 2017/10/5 13:31:24  的原帖:那时候,你吃什么?比猪食强吗?转至第998楼第 998 楼 秦汉明月 2017/10/5 15:17:44  的原帖:  人间正道1,你看看他们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
  1980年新华社内参:延安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2017-05-05 17:45

    

    作者:傅上伦、胡国华、冯东书、戴国强

    来源:《告别饥饿,1978……》

    1980年3月,北国大地春意萌发、冰雪消融。四位新华社记者奔赴西北,开始了为期近半年的黄土高原农村调查。他们写下大量的“内参报道”,供中央最高决策层参考。这里,是其中的一部分。

    走到上一层的窑洞里,只见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头,缩着脖子斜靠在炕壁上。老雷说,他就是高文秀老汉。我们打量了一下,炕上有一片烂毡,角上堆着两条破被。

    一个入党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凉,我们一时语塞鼻酸,说不出话来。

    还是高老汉首先开口,问我们从何处来。一听说我们是北京新华社派来的记者,老泪就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下来,哽咽着说:好,好,难为你们还惦记着俺们……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们问老人:这些年日子过得咋样?他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声长长的“唉——”停了一阵才说:“不瞒你同志,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去年还算好,一口人分了三百来斤粮,自留地上一人又弄来四五十斤,饿是饿不死了,比前些年吃树叶的日子好过些了。”

    延安要饭的大大减少了

    我们从太原西行到吕梁山区,再西渡黄河到陕北的府谷、神木、榆林,又沿咸榆公路南下延安,一路上逛街头、串饭店,讨饭的人比前几年少多了——一般县城里都只有一两个、两三个要饭的。其中延安的变化,尤为引人注目。

    1974年夏天,我们曾经访问过延安。

    当时,延安街头讨饭人数之多、情景之惨,给我们留下了痛心彻骨的印象。记得那次我们在东关附近的一家食堂观察了半小时,就看到十七个讨饭的。在另一家食堂门口,坐着一个瞎眼老汉,手里端着一只饭碗,不住有气无力地哀告,“行行好吧,行行好吧”。这个老汉名叫刘玉发,是姚店公社纸坊生产队的人,已经七十五岁了。年前队里照顾他一百五十斤原粮,早已吃完,只好流落在街头。三伏天,他下身还穿着去年冬季国家救济的一条旧黄军棉裤。

    紧挨着老汉还坐着一位双手残废的中年人,听刘老汉向我们诉说苦情,同病相怜,两眼珠泪滚滚。

    这些人白天沿街乞讨,晚上就露宿在街道两旁的屋檐下。一天夜间,我们到清凉山上原延安解放日报社门口转了一趟,只见大门两侧的人行道上,横七竖八地睡着五十多个要饭的人。幸而时届盛夏,要在严冬那该是何等的悲惨!

    可是,沿街乞讨、露宿街头也不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延安是革命圣地,来此观瞻的外宾很多,每逢外宾到来之前,公安人员都要一齐出动,将流落街头的讨饭人集中到宝塔山下的收容所里,再遣返回去。

    为了防止讨饭人逃跑,每次遣返都包的是轿车。可是,一到中途休息或吃饭,车刚一停,年轻人和大一点的孩子便纷纷从窗口钻出逃跑了,以至遣返的汽车还没有回来,这些人已经再次在延安街头出现了。有的人还跟公安人员顶嘴,毛主席、共产党哪一条政策规定不准要饭,没有粮吃就该在家里等着饿死吗?公安人员无言可答。

    要饭的人遣返不完,是因为农村实在没有粮了。据地委的同志讲,当时延安地区有三分之一农民吃糠,还有一部分农民连糠也吃不上了。各县粮食加工厂的麸皮、谷壳大部分返销了回去。粮食部门还作了临时规定:一斤粮可以换麸皮一斤半,或玉米皮五斤,或高粱皮五斤,或谷皮六斤。有些社员拿国家的返销粮去换一部分麸皮和谷皮,但这也并不能敞开换,要走后门才行。什么门路也没有的农民,在吃光了糠菜之后,就只得外出流浪了。

    这一次,我们再访延安,情况大为好转。6月13日下午,我们在延安街头串了八家饭店和十几个饭摊,一共只遇到八个要饭的。

    在宝塔山下的收容所里,所长高正谦告诉我们,粉碎“四人帮”以来,收容人数与年俱减:1977年1至4月,收容了四千五百一十九人次;1978年同期收容了三千六百零九人次;去年同期减少到二千七百三十八人次;今年同期又减少到二百二十多人次。

    收容人数的急剧下降,表明陕北的农民已经从贫困饥饿的“深沟”里,开始往上爬了。

    延安要饭的大大减少了的消息传到北京,人人皆感兴奋。作为时代脚印的记录者,我们的心情更是抑制不住的激动。然而,激动之余,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十一个年头,我们还要把要饭人数的多寡当做一把尺子,去衡量农村形势的好坏,这是多么令人心酸的标准呵!

    “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

    我们在延安访问期间,地委正在开北部七县县委书记会议,研究如何加快改变穷社面貌问题。

    这里普遍都穷,为何又单独提出“穷社”问题?经过介绍才知道,1979年全地区人均收入在四十元以下、人均口粮在三百斤以下的队,百分之九十左右集中在北部的七个县。在这七个县的一百零四个公社中,又有三十六个公社从合作化以来基本没有过过好日子,在饥寒交迫中挣扎了二十来年。

    那些地方到底穷到了什么地步?我们决定挑几个看一看。

    第一个目标是安塞县的王家湾公社。之所以选中它,是因为这个公社的所在地——王家湾大队,曾是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同志在1947年率领“昆仑纵队”(中央机关的代号)转战陕北途中,除米脂县杨家沟外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从4月13日到6月9日,一共住了五十八天。

    我们从延安驱车出发,沿着延河旁的公路北行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安塞县城真武洞。由此往北,延河河谷渐渐狭窄起来,两旁悬崖壁立,公路就在悬崖的半腰中盘来盘去。约摸又过了一小时,汽车顺着延河的一条支流往右手一拐,迎面就是一座巍然耸立的高山。当汽车吃力地从沟底爬上山顶时,放眼望去,只见万千群山,一座挨一座,无穷无尽,恰似层层叠叠的浪涛。

    司机同志说,这就是当年刘志丹、谢子长带领农民“闹红”的横山。

    在群山的峰巅上千旋百转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王家湾。

    从红石山头往下眺望,只见三座山峰脚下夹着一块几亩地大小的谷地。一条小河从谷地中间穿过,河岸两边,各有几排瓦房,围墙雪白耀眼——这是新盖的公社粮库和公社机关。公社背后的山坡上,错错落落现出上下几层窑洞。粗粗一看,王家湾不失为一个秀丽的山村。

    然而,听了公社副书记雷步升的介绍,我们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在毛主席离开这里三十三年后的今天,这里竟然是这样的贫困:1979年,全社五千一百八十九人,平均每人只从集体分到口粮三百一十五斤,收入三十二元六角九分,人均现金才一元六角一分。

    午后1点,正是社员吃晌午饭的时候,我们去拜访了当年接待过毛主席的王家湾行政村代表主任、现任公社党委委员高文秀。

    这位1935年入党的老党员,如今已经七十二岁,老伴已去世,全家现有十一口,分了两家。

    我们先看了看他儿子住的窑洞,大小几口正在吃饭,不同年龄的人饭都不一样:最小的吃面疙瘩汤,大一点的吃“渣渣饭”(一种把高粱连皮和苦菜一起煮成的又苦又涩的饭),大人吃糠拌苦菜。窑洞里除了一盘炕,一个锅台,几只缸罐外,空空荡荡。揭开缸盖一看,大部空空,只有一只缸里还有一点高粱,锅台上还剩半盆面。

    走到上一层的窑洞里,只见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头,缩着脖子斜靠在炕壁上。老雷说,他就是高文秀老汉。我们打量了一下,炕上有一片烂毡,角上堆着两条破被。

    一个入党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凉,我们一时语塞鼻酸,说不出话来。

    还是高老汉首先开口,问我们从何处来。一听说我们是北京新华社派来的记者,老泪就顺着脸上的皱纹淌下来,哽咽着说:好,好,难为你们还惦记着俺们……

    在一阵沉默之后,我们问老人:这些年日子过得咋样?他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声长长的“唉——”停了一阵才说:“不瞒你同志,已经饿了十好几年啦。去年还算好,一口人分了三百来斤粮,自留地上一人又弄来四五十斤,饿是饿不死了,比前些年吃树叶的日子好过些了。”

    说到这里,老汉又痛苦得说不出话来。

    寒冬已经过去了

    为了不再刺激卧病的高老汉,我们赶紧改变话题,问起当年毛主席来到王家湾的情景。这一问,老人忽然张大了模糊的泪眼,闪出了感奋的神色,说:“那时候好啊,比现在好多啦。”

    “1947年4月13日后晌,来了一支俺们的部队,大约三百来人。俺那会当代表主任,有几个军人就来找俺,说部队要在这里住几天,看看有啥困难?俺说吃的粮没麻达(不缺的意思),酸菜也有,就是你们牲口多,草料怕供不上。一位被大家叫罗大队长(后来才知道他是罗青长同志)的说:只要有米有菜就行,柴草我们自己解决。后来,部队一住住了五十八天。头二十多天,部队就吃自己带来的一点米和俺们筹的粮,等到5月初蟠龙镇打下了,大部队才送来了洋面。那会子王家湾村十七户人家,一百多口人,能容下这么多人吃饭,你们想,要是俺们没有余粮咋能成?就说俺家,那会八口人,在村里是穷户,一年也要打十四五石粮,洋芋还不算在内,腌的酸菜,晒的干瓜片、干红豆角也吃不完。

    王家湾公社的东邻,就是烈士谢子长的家乡——子长县李家岔公社。

    我们看望了社员薛登恩家。进窑一看,炕上没有毡,也没有褥子,只有一张破破烂烂的炕席。赶来看热闹的一位社员有意点穿:“别看这张席这样烂,连这还是别人借给他的呢!”炕上堆着三四床油腻腻的像破鱼网似的烂被子——它们也是前些年国家救济的。灶台上有大小两口锅,其中有一口煮着麻胡胡的东西。我们信口而出:“是喂猪的?”陪同来的生产队长忙说:“哎,这是他家的饭哩。”

    在这破窑洞里,唯一像样的是一件晾着的粉红色布衬衣。队长又特为作了说明:“这件衣服是他十八岁的闺女偷空刨中药,得了三块钱,才买来的。这么大的闺女,没有一件衣裳咋出门呢!”

转至第1051楼第 1051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2 3:10:10  的原帖:     没有一个安定团结的环境,没有稳定幸福的生活,没有人民当家作主、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没有充足的粮食,就没有全民广泛参加、席卷全国的群众体育运动。

    

    北京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学生表演广播体操

    

    干部和工人们一起参加拔河比赛

    

    广东台山某公社大队党支部组织社员举行排球比赛

    

    上海市广灵路小学学生在打乒乓球

    

    天津市工程机械制造厂的工人们在清晨集体跑步.jpg

    

    重庆通用机器厂组织群众性体育活动

    

    天津某棉纺织厂工人自发组织练习太极拳

    

    中国优秀跳高运动员倪志钦为贫下中农表演跳高

    

    天涯海角里的运动

    

    雏鹰展翅

    

    山区里的运动

    

    全民健身运动


    事实把指南针之流不懂历史的文盲打得措手不及!

    


    1961年9月,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第二次来中国访问。蒙哥马利提出:除与中国领导人会谈外,还希望被允许访问几个对西方人不开放的城市(是否要亲眼目睹“无穷无尽的苦难”的中国人就不得而知了)。周恩来同意了蒙哥马利的要求,还对中方主要陪同人员李达说:“要放手让蒙哥马利去看,旧中国遗留下来的贫穷落后和新中国取得的成就都是客观存在,让他自己看后去作结论,从本质上了解新中国。”蒙哥马利访问了包头、太原、西安、延安、三门峡、洛阳、郑州、武汉、广州等地。在延安,发生了一件蒙哥马利闯进公共浴室的趣事。

    那是蒙哥马利到达延安的第二天早晨,他像以往一样出去散步。蒙哥马利看到路边有一家公共浴室,招呼也不打便走了进去。进了浴室后,他很仔细地一一审视着光着身子的洗澡客,仿佛很有兴趣。陪同人员大吃一惊,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只好跑回招待所报告李达。李达沉吟片刻,不慌不忙地说:“蒙哥马利进的是男澡堂,怕啥,让他看!”不一会,蒙哥马利回来了,满意地说:“我听许多人说,中国正在发生严重饥荒,饿死了几十万人,还听说每个中国城市都是饿殍遍地。我刚才特意进浴室看了,这里的人肌肉都很好,看不出他们在挨饿。我的亲眼所见证明那些人的说法都是缺乏根据的。”

    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开展了全民健身和体育运动,这在事实上最有力地回击了所谓“吃不饱,穿不暖”的无耻谰言。

   文革后的改革开放,尤其是农村的改革,极大的恢复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很快解决了困扰多年的温饱问题。伟大的改革开放使得粮食连年丰收至今,全国人民不仅早已扔掉了各种票证,解决了温饱,而且在改革开放的旗帜下正在向小康迈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4:47:54    引用回复:
1125
转至第1078楼第 1078 楼 指南针_go 2017/10/12 22:00:41  的原帖:    

这张帽奴津津乐道的照片,我一直认为是一个监狱,不知道为何给我这种感觉!帽奴哭晕在厕所
转至第1095楼第 1095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1:04:56  的原帖:因为你为了“美分”而无耻没了底线地说自己都不认同的鬼话,你不这样写,你今晚的生活就有问题了!
转至第1122楼第 1122 楼 tianningsi 2017/10/13 14:37:33  的原帖:   造谣专业户如是说。
转至第1124楼第 1124 楼 我是小龙—02 2017/10/13 14:40:30  的原帖:你这无耻职业骗子既改变不了你本身的也改变不了他的职业身份!
你这改不了吃矢的造谣专业户早已没有人相信了!
1147373 次点击,11926 个回复  上一页 1 ... 72 73 74 75 76 ... 79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六七十年代农民一天能挣多少钱?吃饭要钱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