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21:17:48    跟帖回复:
16
    呵呵,多谢朋友们赏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6 17:06:41    跟帖回复:
17
呵呵,某大应研究如何预防同样问题的再发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7 16:48:21    跟帖回复:
18
    呵呵,再次感谢各位朋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8 9:46:55    跟帖回复:
19
    呵呵,暂无新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9 17:13:41    跟帖回复:
20
    呵呵,再次感谢各位朋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0 9:30:10    跟帖回复:
21
    呵呵,发一篇谈《打人》的行不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0 17:32:56    跟帖回复:
22
               笑咏“看戏”

    脚蹬朝靴头顶帽,行头总是那几套。

    喽罗高呼三声威,王侯稳坐八抬轿。

    荤素不分同下锅,善恶未辨齐入庙。

    看罢热闹心暗想,舞台也能见世道。

                    2017.10.20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1 9:38:20    跟帖回复:
23
                              “打人” 乱弹

                               ——野史点滴(之二)

    “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只是有的重如泰山,有的轻于鸿毛。”这话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说的,我等小民百姓,不敢乱加引用。我只是想说:“打人的事也是经常发生的,只是有的打得有理,有的打得无理,甚至有的打得不仅无理,而且还会让人感觉到居心不良,乃至用心险恶。

    就说大人打小孩儿,先生打学生吧,现在虽然有人经常在非议这件事儿,但我却觉得有它的合理之处。因为这种“打”的目的,多为善意。在小孩子有了一定的生活能力,但初涉世事,有许多东西还不太懂,或者是初进校门,对启蒙老师说的话爱听不听,这种情况下,大人或老师,就可以用板子或教鞭打几下,这应该算作很正常的事。因为这种“打”,不会有什么伤害,除了使挨“打”的孩子产生若干痒痒的感觉外,绝对不会有什么皮肉之苦。不得已施“打”者,只希望的是起到教育警示作用,一般的都是高高地举起,轻轻地落下,半打半吓。而且大多还要伴随着说教同步进行。

    就我本人来说,也曾经有过这方面经历。小时候在私塾读书,先生(老师)对学生非常负责。因为在初入学堂时,先生(老师)对家长就提出过“溺爱勿送”的告诫,学生在学校如果出了什么事儿,先生(老师)是要负责的。我在幼年就读时,倒从没有因读书、背书或写字挨过“打”。只是有一年夏天的午饭后,和几个大一点的同学约到一起去上学,天气非常炎热,我们走在一条小河边,见到有一个地方水比较深,大家就把衣服脱了下去洗澡纳凉。由于小孩子贪玩的天性,加上在水里泡的时间长了,身上都有了玩过水的痕迹,为了掩盖,大家又互相在身上用沙涂抹,赶到学校时间就晚了。先生一见几个学生同时迟到,加上个个身上被水泡的白花花的,心中自然就有几分明白。于是开始一个个盘问。大家都说今天的饭晚了。先生斥责道:“你们都是各在各家里吃饭,为什么会是一齐晚了呢?”最后问到一个年龄较小的同学时提示他:“你说实话,我不‘打’你。”小同学就把洗澡的事如实“招了”。先生又问:“你们在哪儿洗的呢?”小同学说:“黄龙潭”。先生一听说在黄龙潭洗澡,脸上顿时严肃起来。因为那个潭水很深,而且带旋涡流行状,每年夏天在那里都会淹死几个人。你们几个虽然没有什么事儿,但在那里洗澡的巨大隐患和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那可不是玩的,这不加管教还了得?于是一声令下:“盘板凳来”!凡是参与了洗澡的孩子,依秩趴下去,并安排一个学生按住头,一个学生按住脚,每人10板子。当然我也随着大家一起挨了这一次“打”。轮到年龄小的孩子挨“打”时,师娘(先生的夫人)就会出来讲情说:“好了不打了,以后千万不要在那里洗澡了,危险呐,知道不?”当时挨完“打”,屁股虽然有些疼痛感,但用手摸一摸,就没有事儿了,照样坐在位上读书。

    我不是提倡大人“打”孩子,或者先生“打”学生,但你总得采取一些让他们加深记忆的方法,不然老是把自己的孩子或学生娇惯着,风吹不得,雨淋不得,或者太阳也晒不得。如此下去,他们长大了能不能成材,能不能成器,倒还真是一个问题。甚至有些人对怎样做人,都还没有学到位,就去当官、当教授,等等。这种不健全的人,做了官就会祸害一方百姓,当了教师爷更会误人子弟。

    再一种就是别有用心的“打”,这是我在上个世纪的50年代初亲眼目睹的。那是在推行“土地改革”的年代,当时建立的新政权,选用的乡干部,都是贫穷出身的人出任农会主席和乡长等职务,他们虽然个个能说会道,但就是认不得字。人们想得到,一个政权组织,没有几个识字的人,就无法开展工作。那时候在农村,并不是没有文化人,但他们大多出身在富裕家庭,在以阶级分敌我的时期,就不敢用他们。恰巧我出身在贫穷人家,又读过一些书,虽然年纪比较小,还是把我派上用场了,并要我担任了农会秘书,也就是整天跟着农会主席,负责接受和阅读上面发下来的通知、信件什么的,有什么情况要向上反映,也由我书写成文字,派人往上送。

    有一天晚上我跟着农会主席一起,到下面村里了解发动群众的情况。那天晚上到了一个村,见那里正在开会斗争地主。见到有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正在对一个大约二十二三岁的女子,进行非常残忍地毒“打”,把那个女子的双手扭转到背面,吊在一棵树上狠命的“打”,直到吊的绳子断了,女子摔倒在地上还不放手,又接着搞“猴娃儿抱桩”,也就是把女子双手拇指用细麻绳绑在一个树桩上,再把树桩头上开一个口子,然后用一个木楔子打下去,女子惨叫几声,他又把楔子打一锤,女子又接着惨叫,直到有气无力了,他又会敲一下,“打”人者还在一旁发出令人恶心的狞笑,像是有意取乐似的。我不忍心看下去就走开了,过了一下,农会主席也看不下去,也走开了。出来以后我问他,斗争地主不错,但他为什么会那么残忍,农会主席摆摆手说,“我们现在可不能说,说了就是‘泼凉水’了,详细情况,回去了我告诉你”。

    回到乡上以后农会主席对我说,“那个女子按政策规定够戴‘份子’的帽子不假,但其实她并不是那个地主家里的当家人,真正的当家人是她哥哥和她妈。她哥哥常年在外面做生意,风声紧了,把她妈也接走了,所以土改时,她就成了斗争对象。”我又问:“她够‘份子’该挨斗,但那个人为什么下手那么狠呢?”农会主席说:“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这个娃子早年曾经在那个女子家里当过长工,也就是帮她们整整粮食、劈劈柴,挑挑水、做做饭什么的,后来由于男女双方都长大了,他就起了歪心眼儿,想打那个女子的主意,人家高门大户的黄花闺女,怎么会答应呢?据说在他伸手的时候还甩了他一耳光,他从此怀恨在心。这一下机会来了,他当然会趁机报复一下,所以他就特别下得了手把她往死里整。”我说:“长时间这样下去,保不准会出人命的。”接着我又提醒他说:“主席,前几天区上曾来信说,在目前的‘对敌斗争’中,地主们谁该死,谁不该死,一律只能由(公安)局子里定,下面乡村不得随意处死人。今后若哪个乡村出了人命,就要追究责任。这封信我可是念给你听了的。”主席说:“嗯,我记得。那个娃子和那个女子本就不是一个村里人,只是那天开斗争会,他碰巧遇上了,就去凑热闹,趁机会报复一下。我已经给那个村长交待了,今后再开斗争会,就不准他去乱插手。如果他自己撞上了,你们就说,我们村的地主,我们斗得下来,不麻烦你帮忙了。”我听了以后,心里想,农会主席这样处理还算不错。不过也觉得这样的情景实在是一种邪恶心肠的大暴露,也是对人类文明的一次大蹂躏。

    还有一个就是在那个“十年”中,别人“打人”,我被“打”的故事。也就是在1967年的“7.20”期间,当时的党委己经被“踢开”了,“当权派”要接受各种“造反派”组织的轮番批斗。我们这些仅仅是对那场所谓的“革命”有些看法的人,自然无所事事。一天我正独坐在我的一间小工棚里看书(那时候看书也有讲究,除了“两报一刊”的文章外,别的是不敢乱看的),突然间我的房门被人撞开了,闯进来两个手中拿枪的人,不由分说把我拖起就走。我要求把门锁上,他们也不让。拖出门以后,就过来两个人,把我的两只胳膊往后一扭,再把头按下去、腰弯成90度。当时的名词叫“架飞机”,把我架走了。

    我被架过一个场子,接着又走上一段公路还是继续架,待一段公路走完,上了一条羊肠小道,“飞机”就架不成了,他们又要我把双手高高举起,做一个“投降”的姿势。背后跟着几个人“押戒”。突然紧跟在我背后一个娃子,推一发子弹上膛(这声音我听得出来),这时候我就鼓着勇气停下来,大气凛然的对他说:“任你们怎么对待我,我不反对,但你们应当知道,我并没有犯死罪,你们玩枪可不能随意。”紧接着就有一个人,一步跨上来,走到那个娃子与我中间,把他和我隔离开了(可见当时跟在一块儿胡闹的人,还不全是坏蛋)。大约走了三公里左右,到了一处地方的一个大油毛毡房子里,进门就挂着一张毛像,我的脚还没有跨进去,他们在后面就猛踢一脚,把我踢倒在毛像前,要我向他“请罪”。请罪就请罪吧,他们不该在我背后猛踹一脚,使我一跟头撞到地上,摔得十分难受。

    待我从地上爬起来以后,用眼一扫,只见满屋周围墙脚下都坐的是和我一样准备“挨斗”人。这时候我反而消除了惊恐情绪。心想即使有什么“三长两短”,第一不会是我一个人,第二也有证人,不会单独白白丢命。在我找地方坐下去以后,只见有一个“造反派”的人,坐在一张桌子上读些什么,其内容,我估计谁也没有听进去。过了一阵,那一帮凶神恶煞的人,要去吃饭,准备下午的批斗大会。另外安排了一个人来“看守”我们,这个人看起来还不坏,他要我们解散了各自去找点饭吃,准备下午接受批斗,并小声交待说:“你们都要找点饭吃,不然下午是受不了的。”同时又说:“你们可不能和这些娃子犟,这些娃子坏得很,弄得不好会吃大亏的。”

    时隔不久,果然听到一声号令,全队500多名工人在场子里集合,让挨批斗的人在前面站成三排,一排六个八个人不等,每个人胫项上挂一块用又厚又湿的桦木板做成的牌子,上面写上被斗人的名字,又用红颜色打一个大ㄨ,然后一个一个上台发言,又一个一个点名批斗。至于发言内容,除了一阵阵“什么无罪”、“什么有理”,和“打倒谁谁谁”、“拥护谁谁谁”、“谁谁谁万岁”的疯狂的吼叫声外,听的人毫无所知。由于挂在每个人胫项上的牌子很重,系的东西又用的是电线扎线,非常细的铁丝(好像是16号),个个都被刻的流血,我当时曾用下垂着的两只胳膊夹着想转挂在衣服的领子上,以减轻一下疼痛,却被身旁的一个拿枪的人,照着我的胯骨,狠狠地一枪托砸下去,如今几十年过去了,逢到天阴下雨,仍然还隐隐作痛。(我估计,像我这样带有伤疾的人,目前在世的,还不是一个小数字)。甚至还有一个十分凶狠的“打”手,在他们一伙以“打人”为快的会上扬言:“我们有些人,在“打人”的时候,下不了手是不对的。我告诉你们以后在“打”谁的时候,你根本不把他当人看,你就下得了手了。这是我的经验。”听听,说这话要有多么恶毒的心肠!

    回顾这一场遍及全国的疯狂“打人”行为,不仅毫无道理,而且荒唐透顶,甚至据说在全国还无故“打”死了上百万条人命。用“打人”取代说理,可以说是把一个具有5000年文明历史的堂堂古国文化消灭殆尽,人类由文明回到野蛮、由人类回到兽类,又向转拉回了大大的一步。在此期间,更有许多知名之士,不堪凌辱,而投水、悬梁或服毒自尽。这次“打斗”运动的挑起者,尽管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至今仍然被捂得严严实实,而不准人们清算,议论一下也不行。极力想随着时间拖延,迫使人们忘却。眼下,年龄在50岁以下的人,听了基本上都是当着天方夜谭,真正亲身经历过的人,也是日渐稀少。有知名人士提出来要建立一个纪念馆,也被有些人严加阻拦。像这种疯狂“打人”运动的闹剧,若不彻底清算,谁能担保这等“打斗”之风,有朝一日不会卷土重来?

    要说在民间的“打人”行为中,多是失主“打”小偷。这种“打”,一般要看损失的大小而定,损失不大的,也就是“打”几下(无需械具),教训一顿就完了。损失大的,或者是很大的,下手就要狠一些,但也不至于造成伤残。一次“打”了,能不能使他改恶从善,也说不定,最多再被逮住,再挨一顿罢了。一旦得手,就能高高兴兴地乐呵几天。“打”死人的情况基本没有。民间有一句俗话说:“饥寒起盗心。”如果没有人挨冻受饿了,这种情况自然会减少或消失。至于其他放牛的娃子,砍柴的娃子,也不过是为争草场、争柴山而互相撕“打”,但那只属于“打”架,算不上“打人”,就不必说了。

                                                            2017.10.19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1 14:29:18    跟帖回复:
24
呵呵,放一个屁,坐三年牢,够严格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1 15:18:17    跟帖回复:
25
呵呵,没见过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2 10:04:13    跟帖回复:
26
    呵呵,多谢朋友们赏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2 19:17:13    跟帖回复:
27
    呵呵,当主帖发不上去,只好作跟帖发,请朋友们见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3 10:01:48    跟帖回复:
28
    呵呵,当主帖发不上去,只好用跑帖,请朋友们见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3 20:15:32    跟帖回复:
29
    呵呵,当主帖发不上去,只好用跑帖,请朋友们见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4 19:06:41    跟帖回复:
30
    呵呵,谢朋友们赏光。
11737 次点击,34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屁”大个事儿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