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3 6:58:40    跟帖回复:
76
   在此做个“广告”吧: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是我选编的,《2018年中国杂文精选》可能还由我选编,各位走过路过的文友、网友,若有自认为不错的、公开发表过的杂文作品,请于今年9月底之前传到我的电子信箱  zwykwzb@163.com (还有好几个月呢,尚可从容构思、酝酿啊!)
  根据出版社的要求,每位作者须附上:姓名 、通讯地址、邮编 、联系电话、身份证号
  各位走过路过的文友、网友不妨相互转告一下,这就算我提前发出的“约稿信”吧!多谢了!

回帖人:
连晨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3 13:00:53    跟帖回复:
77
    




回帖人:
连晨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3 16:24:28    引用回复:
78
转至第76楼第 76 楼 吴营洲 2018/4/13 6:58:40  的原帖:   在此做个“广告”吧: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是我选编的,《2018年中国杂文精选》可能还由我选编,各位走过路过的文友、网友,若有自认为不错的、公开发表过的杂文作品,请于今年9月底之前传到我的电子信箱  zwykwzb@163.com (还有好几个月呢,尚可从容构思、酝酿啊!)
  根据出版社的要求,每位作者须附上:姓名 、通讯地址、邮编 、联系电话、身份证号
  各位走过路过的文友、网友不妨相互转告一下,这就算我提前发出的“约稿信”吧!多谢了!

转发,广而告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3 16:57:53    跟帖回复:
79
  多谢连晨先生的“广而告之”!
  出版社说,附作者的“身份证号”,是为了支付稿费;附作者的“联系电话”,是为了以快递的方式给作者奉寄样书。
   拙编 《2016年中国杂文精选》数度被“京东”列为“畅销书”。
  我会尽力让自己所编的杂文集对得起每一位购买者(读者)!
回帖人:
连晨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4 4:38:48    跟帖回复:
80




回帖人:
连晨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4 4:54:03    跟帖回复:
81
    寒烟的这句话也可以用在写杂文的人身上——他们往往即是为世界喊痛的人,也是那伤口本身。
回帖人:
连晨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4 10:56:25   
82
撤销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4/14 22:43:27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4 22:21:16    跟帖回复:
83
连晨先生在82楼貌似抒错情了!(另,在这里贴这个也貌似不合适!您完全可以另开一贴!再另,“时评作者”的一个通病,就是匆匆地在写自己并熟悉并不了解的东西,您作为一个杂文作者,貌似不该如此!若有得罪,还望见谅!)
回帖人:
连晨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4 22:53:53    跟帖回复:
84
    对不起吴编辑,82楼的文字撤下了。谢谢您的批评,徐怀谦、朱铁志的自杀让我受了刺激,但我不该把它放到这里来发泄。向您致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5 9:06:43    跟帖回复:
85
<   这杂文,是繁荣了好,还是沉寂了好?>______________
问得好!一个进步的社会需要杂文,一个保守的社会拒绝杂文。对杂文的态度,是开明与保守的试金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3:53:38    跟帖回复:
86


    士的气节

    高  深



    从农奴家庭走出来的谢甫琴科,后来竟出息成著名诗人和画家,连沙皇都想见他。沙皇召见他那天,宫廷里文官武将都弯腰而立,唯独谢甫琴科挺胸而立。沙皇很不高兴,问道:“你见了我,不表示敬意,想证明诗人比皇帝还高贵吗?”谢甫琴科答道:“今天,是陛下要见我呀!如果我也弯腰躬背,怕陛下就看不清楚哪个是谢甫琴科了。”沙皇语塞。

    无独有偶。《战国策·齐策》记载了齐宣王与一位知识分子的相似故事。齐国有个叫颜斶的人,有知识有学问有才干,却不肯出来做官,隐居家中,自由自在地生活。有一天,齐宣王派人让颜斶进宫。齐王见了他,摆出一副王的架子,极其傲慢地叫道:“斶,过来!”颜斶站在原地不动,也叫道:“王,过来!”齐宣王脸都气青了,左右侍从赶紧跑过来劝颜斶:“王是一国之君,你一个无官无职的文士,怎能这样!”颜斶说:“正因为如此,我才叫他过来。要是我走过去,不免有巴结国君的嫌疑,只有他过来,才能表现国君尊重知识分子。”

    齐宣王大怒,高声喝问:“到底是国君高贵,还是士高贵?”颜斶笑道:“当然是士高贵。”齐宣王恶狠狠地说:“好,你就举个士比国君高贵的事例让我听听。”

    颜斶说:“例子很多。从前秦国攻打齐国,秦军经过鲁国时,为了保护名士柳下惠的坟墓,传令全军:谁要是在坟墓的五十步之内毁坏一草一木,立刻处以死刑。进入齐国后,又下令:谁要是杀了齐王,把头砍下献来,就封为‘万户侯’,另赏黄金千镒。可见,一个活着的国君之头,还抵不上一个死了的文士之墓。你说,到底是国君高贵,还是知识分子高贵?”

    齐宣王说:“君子得罪不得,是我自讨没趣。请颜先生收我为弟子,我将好好向先生请教。您到我这儿来住,咱们一起生活,共享欢乐;保你每餐都有肉吃,出门有车坐;您的夫人、子女,都能穿上绫罗绸缎;让你享不尽荣华富贵。”颜斶冷淡而严肃地说:“谢谢,我不要荣华富贵的享受!喜欢‘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贵,清净贞正以自娱’!”颜斶对齐王说完这几句话,道了一声“谢谢”,便告辞了。

    谢甫琴科和颜斶都是有脊梁的知识分子,他们没有被君王的种种优待所驯养,因此保持着独立人格和飞翔的思想。回想“文革”时期,某些所谓“知识分子”,暗里检举好友,向权贵人士撒娇卖好。当权者叫其咬谁就咬谁,叫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毫无脊梁可言,像猫狗似的被人驯服了,成了某些人的宠物——无条件地服从,也省去了有脊梁所带来的烦恼。

    所以,历史地看,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成果之一,就是重新确立了知识与思想的地位、重塑了脑力劳动的价值,最大限度地“释放知识分子的才华与能量”。对这来之不易的成果,我们要格外珍惜。

    (原载《今晚报》2017年9月8日)

27586 次点击,85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吴营洲选编:《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