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9 21:03:33    跟帖回复:
376

    北京新春音乐会如约迎新春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1月09日        版次: 25     作者:

    

    每年春节前夕,腊月廿三的夜晚,来自全国各民族的歌唱家都会齐聚人民大会堂,用歌声送上新春祝福。今年1月28日,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指导,北京市文联、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北京市总工会、北京市音乐家协会主办的“2019第十五届北京新春音乐会”将继续在人民大会堂如约开唱。

    北京新春音乐会创办于2005年,一直坚持“过民族节、着民族装、赏民族乐”和“真唱、真演奏”,十四年来,王昆、马玉涛、才旦卓玛、吴雁泽、于淑珍、李光羲、郭颂、蒋大为、殷秀梅、阎维文、戴玉强、吴碧霞等许多歌唱家都曾登上过这个舞台。近年来,北京新春音乐会还见证了阿宝、龚琳娜等歌唱家的成长,大家耳熟能详的《忐忑》和摇滚版《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也是从这里走向全国歌坛的。

    2019年正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第十五届北京新春音乐会将以“我爱你,中国”为主题,延续坚持至今的四个篇章“亲情”、“友情”、“乡情”和“幸福”。届时,指挥家彭家鹏将执棒中国电影乐团担任现场伴奏,拉苏荣、戴玉强、么红、王宏伟等著名歌唱家将共同登台,唱响《马儿啊,你慢些走》《阿里山的姑娘》《在那遥远的地方》《天路》等经典歌曲。此外,藏族歌手阿斯根和朝鲜族歌手卞英花将演唱本民族歌曲,河北歌手肖文、刘秀文以及陕西歌手延锦园、屈旺旺将带来原生态的当地民歌。孩子们也将在音乐会上献上精彩表演,来自北京市昊天学校和前外学校的童声合唱团将演唱欢快的《春天在哪里》,苗焕和沈小阁两位小朋友将献上一曲《天之大》。

    最近两年,北京市文联一直在进行“新北京民歌”和“歌唱北京”歌曲创作和评选活动,今年,音乐会将推出两首从“歌唱北京”原创歌曲评选活动中脱颖而出的作品《北京赞歌》和《梦回大运河》,歌唱家黄华丽还将演唱赞美北京的经典歌曲《故乡是北京》。

    链接

    北京新春音乐会开启赠票活动

    1997年,陈艳媚告别祖上生活了十三代的台湾,“单枪匹马”来到北京发展。如今,这位土生土长的台湾姑娘与一位来自天津的画家相爱成婚,在大陆扎下了根。“第一次来到北京,我就爱上了这座城市”,二十年过去,陈艳媚见证了北京的变化,“如果有人时隔多年再来北京,他一定没办法想象这里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和发展。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来北京的那个年代,大家想的都是怎么赚钱、怎么吃饱,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要花钱去听一场音乐会,但现在完全不是这样了。”

    每逢节假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与家人朋友相约,在音乐的陪伴中共同度过。昨天下午,2019北京新春音乐会主办方向20个台胞家庭赠送了演出票。北京海峡两岸书画家联谊会的书法家代表也现场挥毫,把喜庆的春联送给大家。音乐会的参演歌唱家还带着台胞们一起清唱了台湾民歌《阿里山的姑娘》,家喻户晓的旋律让彼此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了。陈艳媚从春联中感受到了真切的祝福,更被大家合唱的歌声深深打动,“我相信两岸人民心灵上是相通的,尤其是文化和艺术。”

    一直以来,北京新春音乐会都有关注公益的传统,曾多次邀请大学生、特教老师、环卫工人、小区保安、交通民警等群体走进人民大会堂,共度小年夜。今年,除了台胞家庭,“一带一路”国家的在京工作人员与家人也将受邀参加音乐会。本报记者 高倩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9 21:24:26    跟帖回复:
377


小猛的北京联结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1月09日        版次: 36     作者:


    音乐人小猛正在演出





    音乐人小猛在北京乐空间的舞台上唱毕歌曲《放飞的心》,对台下的观众说:“这是我2018年在北京的第一场演唱会,也是收官之战,希望能早日带你们上工体。”此前,小猛已于2018年走过二十多个城市进行巡演,但在工体开个唱,是很多音乐人的向往,同时也是一把标尺。对于小猛来说,这是一句玩笑话,也是他与北京联结中的一环。
    小猛与北京的联结始于2002年,这一年,19岁的他从东北坐着火车来了北京。出了北京站,就算正式踏足北京了。这里留给小猛的第一印象是“街上很多长头发(的人)”——那时的小猛也是一个留着长发的摇滚青年,那个年代也正是摇滚乐强音的尾声。看到这些长头发之前,已经弹了四五年琴、在当地有自己的乐队、录制过唱片的小猛与北京的联结,只有一位在这里弹布鲁斯吉他的网友。
    下了火车,小猛坐上382路,前往网友帮他在传媒大学附近找的落脚处。后来,小猛在自己的歌《十年北京》里把这称为“根据地”——当时三间房附近有不少艺术村落,许多搞音乐的、画画的、写书的人都住在那里。小猛和他们在一起喝酒、唱歌,“聚集到一起”碰撞出的灵感和想法让来自山水之城伊春的小猛觉得,北京是一个有人文情怀的地方。
    两年之后,小猛把家搬到了北京音乐“重镇”鼓楼的一间平房里,在这里,小猛结识了赵照、赵雷这些音乐人朋友,那时以鼓楼为代表的北京确实有着浓厚的音乐氛围。在小猛看来,虽然当时还没有MAO这样的专门演出场所,但疆进酒、江湖酒吧等音乐氛围浓厚的演出场所为音乐人的相聚、交流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小猛说,虽然那时在琉璃厂一间琴行工作,每个月只挣一千多块钱,但是彼时音乐人们互相观看演出以及演出之后的频繁交流还是让他觉得很开心。
    彼时疆进酒经常有的民族、民谣音乐演出,江湖以布鲁斯音乐为主的演出,既是演出市场多元的真实写照,亦反映了当时乐迷的颇多选择,而观看小型演出也成为彼时很多音乐爱好者的一种生活方式。在鼓楼,小猛住了13年,这段日子也是他音乐上的高产期。其间,小猛创作了《音信》、《十年北京》、《农夫渔夫》等作品。在《音信》里,他记录了2011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时间快到凌晨一点,高悬的月亮下,他走在已经冷清的南锣鼓巷,感受着这里的宁静。的确,已经入梦的人们所散发出的,只能是宁静。“我要轻轻地推开房门,恐怕打扰那幸福一家人还要赶路的清晨”,小猛这样呢喃着,把这句话写进了歌词里。
    凉夜,难免会催生出寂寞,同样,在异乡的孤独和迷惘也会同刚刚的演出与欢聚形成巨大的反差。好在小猛找到了排遣这种情绪的方式,他愿意自己抱着琴记录下这种感觉。在一段时间里,他的音乐会有一些淡淡的感伤。
    到了写《春浪》这首歌的时候,小猛的歌就发生了变化。虽然在内容层面仍有“熟悉的鼓楼东大街一切变了模样”的“小悲伤”,但是小猛通过明快的编曲和带有向前方向感的节奏把这种悲伤消解。“很多事情过来再看,就不想把它们在音乐中表现得过于自我。我想用一种轻松的方式呈现——即使有不好的情绪,也应该用一种‘没什么事’的状态去表现。”在小猛看来,音乐应该是一剂强心针,听众通过音乐消解、排遣负面情绪,小猛也希望自己可以通过音乐选择生活的方式。他所喜欢的生活方式,既有《农夫渔夫》里“拥有一个大果园,放下追求做个农夫去种田”的安逸,也有《战歌》中“为了自由的灵魂去战斗”的昂扬。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些都是阶段性的,既有希望宁静的时候,也有想要“折腾”起来的时候。就在小猛写这些作品的时候,音乐人们开始转战豆瓣、微博等网络平台,住在鼓楼一带的音乐人亦渐渐散去。2017年,小猛也搬离鼓楼。
    最近几年,网速越来越快,音乐存留的时间却越来越短。小猛说,过去发一张专辑,大家可以回味很久,但现在却不是这样。与此相伴的,是音乐的门槛、“火”的门槛越来越低,甚至只要想火,可以“不从音乐的方向进入”。小猛身边也有朋友抱怨现在一些受众“喂什么就吃什么”,但是小猛却想着“不能着急”,一旦着急了,机会来了也接不住。所以,他会尽量把自己的词曲创作、编曲都做得细致、音乐性强,同时也会想“赶一赶脚步,不能太懒”。
    谈及自己在演出中“早日上工体”的说法,小猛说:“当时说了一个大话,不可能那么快。”在他看来,体育场馆的演出会有更强的仪式感、呈现感,但是live house的演出则更具亲和力。这样的想法就像小猛与北京的联结那样,他既喜欢自己在北京那些“据点”所体现出的温情与欢快,也向往这里作为追梦舞台的板正模样。 袁新雨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0 9:37:51    跟帖回复:
378

    名家云集唱出老腔新韵越剧春晚吸引戏迷 跨越大洋来追星

    武汉晚报讯(记者万旭明 通讯员滑凌云)两扇宫门、二十余名家、传统与新意并存。9日晚,“同唱一台戏”越剧春晚在武汉剧院上演,不仅吸引了三镇越剧迷纷纷前来捧场,更有戏迷跨国送来花篮,热烈程度不亚于年轻人追星。

    “同唱一台戏”越剧春晚是越剧界著名的演出品牌,从2017年开始每年都围绕一个主题展开,演出阵容名家云集,流派纷呈。

    记者了解到,越剧春晚今年先后在北京、武汉、杭州、绍兴、上海等五个城市亮相,武汉也是北京之外唯一一个非江浙沪地区的城市,可见越剧在武汉的热度。而武汉戏迷们也回报了极大的热情,戏未开场时,就能看到不少戏迷抱着鲜花进场,场外更是摆着多个花篮,其中甚至有来自美国波特兰戏曲票友协会的花篮。

    戏迷们热捧越剧名家,名家们亦对武汉赞不绝口。吴凤花、李敏、蔡浙飞等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到与武汉的渊源,都不断点赞称武汉好、戏迷更好:“武汉是越剧的福地!”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0 9:41:33    跟帖回复:
379


分享到:
请回答2018,你是垂直活着,还是水平留恋着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10日        版次:GB06    作者:丁慧峰 麻乐
























    着调问卷
    1.2018年自己做得最着调的事情是什么?
    2.2018年你最难忘的一张专辑(或一首歌、一个现场)是什么?为什么?
    3.2018年你有什么遗憾?2019年你有什么心愿?
    不管是否留恋,2018已经一去不返,好在有音乐相伴,让我们的过往自带BGM。音乐和文字是我们的平行世界,只有在音乐和文字中,我们才可能让时间停留,甚至逆流,看到过往的同时,也看到自己。年终总结并不是必须的事,但我们习惯回望,再次用问卷的形式垂直回望,看出我们是着调还是走调,是靠谱还是离谱。
    相信每一位参与着调问卷的人都是着调的,这其中有蔡依林、杨千嬅这样的天后,有丁薇、叶蓓这样的资深歌手,有陈粒、郭顶这样的当红唱作人,也有小河、钟立风这样有人文气质的民谣歌手,还有刚经历了成人礼的易烊千玺弟弟……大家一起,在着调重组成属于我们自己的平行世界,音乐是我们打开神秘未知的共同密码,记录着我们的坚强和脆弱,“我们一横一竖,描上过程;我们一刀一剪,摺成了永恒。”●丁慧峰
    丁薇
    ●办巡演。
    ●好朋友推荐了一个歌手Tamino给我,最喜欢他的一首歌《Indigo Night》,歌词、旋律、唱都很动人。或许因为他有埃及的血统,他的表达释放出了一种不同于其他人的独特魅力。
    ●遗憾是仍然没有开始学吉他。心愿是继续巡演、学吉他。
    高旗
    ●2018年我做得最着调的事儿就是保持一整年都不着调。唯有一件别人帮我着调的事是我主导的北京龙潭中学校园摇滚乐队第二期培训,孩子们再次从零基础到11月5日为全校师生做汇报演出,进步惊人,为孩子们高兴。
    ●近几年我都是用网络收音机听全世界的音乐电台,几乎耳边随时放着最棒的音乐,太多了,根本来不及记名字,所以没法讲哪一个最喜欢。但比以前自己找音乐,听的量要大太多了,而且是纯粹地享受音乐的美好,推荐这个方式。现场看得很少,为虾米滚石乐队大赛决赛做评委,演出现场我倒非常喜欢,年轻的乐队洋溢着才华和生命力。
    ●2018年没有太多遗憾,每件事都努力去做了,结果怎样就不重要了。2019年希望每一件努力做的事情都可以成为最终呈现的作品,在过程中竭尽全力就好了。
    钟小J(甜约翰鼓手)
    ●甜约翰的巡演!连续一周几乎没有休息,太hardcore了。
    ●《我还年轻》,因为旋律太洗脑了!
    ●2018的遗憾:太晚认识麻乐老师!2019的心愿:甜约翰发新专辑!巡演!
    Mandark(甜约翰/I Mean Us乐队)
    ●辞职!
    ●I Mean Us的《OST》(自己做的最难忘)。现场的话是Land of peace,听过现场以后脑海里不断浮现只听过一次的旋律,像吸了毒一样想不断回味。
    ●毫无遗憾。希望2019年乐队能再刷好成绩!
    郭顶
    ●我和我的乐队在这一整年辗转在各个城市的舞台为大家表演,就像音乐在最开始只能选择面对面演给你看。我喜欢这样自由的方式,有些神秘又很真实。当然还有年底的时候我和Rachael Yamagata一起完成的新歌。
    ●《Ex:Re》,听了就知道。
    ●没有遗憾吧,不能算是遗憾。希望大家2019年能够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
    白噪音乐队
    ●2018年还真做了些事儿。时隔三年,出了新EP,也巡了演。最着调的事儿,可能得算是有幸在“着调”的撮合下,去广州参加了一场很着调的演出(冒泡逻辑)。
    ●专辑就the Voidz的《Virtue》吧,一群有才华的斗士,天马行空的。
    ●每天都有遗憾,每天也都在努力去减少遗憾;希望明年的新唱片可以做得更可控些,演出水准能更上一层楼,谢谢!
    秦昊(好妹妹乐队)
    ●还在继续唱歌。
    ●最难忘的是我们发行了《追梦人》这张翻唱专辑,因为要跟原唱者合唱,所以见到了很多景仰的前辈女歌手,算是追星典范了吧。
    ●2018年遗憾我奶奶腿脚不太好,没能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好在最近快要康复了。2019年希望她身体健康,带她出国玩。也希望自己更努力创作出好的音乐。
    汪苏泷
    ●终于做了一张自己很满意的专辑《克制凶猛》,换了一种创作和表达方式,依然有不少人能听懂我的表达,很开心。
    ●印象最深的一首歌是《我们》。那部电影《后来的我们》看了大概三遍,每一次看还是泪流满面。可能我心里真的有很多遗憾吧。
    ●希望2018年没能开成的大型演唱会,可以在2019年完成。
    PP (鹿先森乐队鼓手)
    ●学习动物医学和宠物美容。还没学完。
    ●我们乐队一起去看五月天演唱会,鸟巢,视觉盛宴。全场观众每首歌都合唱,点燃小手电,满场感动。
    ●不得不服老,这一年病了好多回。身体不太好。年轻时候不该那么作。希望所有音乐人都保护好自己身体,注意不要太累哟。希望2019还能顺顺利利,希望宠物美容可以毕业哈哈哈。
    梁龙
    ●放下。从二手玫瑰乐队独立运营模式的逐步完善再到ATR团队文创项目的研发、落地与执行能力的成长,探索之路上最常见的就是人员心态的浮动,和对自己创造信念的摇摆。这个过程当中我学会的是放下,直面挫折才能更好地出发。
    ●我依旧保持着基本不听音乐的习惯,偶尔循环的还是多年前的那几首歌。
    ●2018年对于我是非常忙碌的一年,忙碌也许本身就是一种遗憾。2019年的心愿是不怕忙碌,希望能让自己和团队获得更准确更有价值的忙碌。
    倍倍(鹿先森乐队主唱)
    ●上了声乐课。
    ●可能是五月天鸟巢演唱会吧。第一次现场看五月天,第一次在鸟巢看演唱会。学习了。
    ●没有任何遗憾。希望新一年自己和团队的成员身体能健康,更团结。
    丁世光
    ●终于完成了给自己的目标,在这一年过去之前,发行了自己很喜欢的一首单曲。
    ●在MAMA颁奖礼上唱《不散的筵席》。因为在对我来说很稀罕的颁奖礼上跟自己的好兄弟一起表演,然后看到我的家人们在台下,我忍不住哭了。一次很特别很感动的经历。
    ●2018年陪家人的时间有点少,之前期待的一次旅行最后也没有办法做到。2019年,希望我要做的这些音乐都能好听。
    叶蓓
    ●2018年年初去了南极,并在视线两边都是冰川的南极船上作了演讲以及弹琴唱歌。
    ●A Idous Harding的Elation。好听,属于我喜欢的曲调气质。安静的,打破时空的障碍。
    ●没有遗憾。希望学会更深入享受每一个时刻所发生的。愿望是在里斯本有一架供我创作的钢琴。
    易烊千玺
    ●2018年最着调的事是出了自己的首张专辑《我乐意沉默释放内心焰火》,这张专辑收录了自己很喜欢的歌,我在这张专辑里做了很多新的尝试,也有与之前很想合作的老师一起合作,是一次自我风格的探索和实验。最着调的事还有今年参加高考,进入中央戏剧学院正式成为一名表演系的大一新生,以及我在中国扶贫基金会成立的爱心基金,这一年资助的童伴计划项目,给项目村的留守儿童的生活带来改善,让他们感受到陪伴的温暖,这一点也挺让我开心的。
    ●最难忘的一首歌是《Don’t Tie Me Down》,这首歌是我的新专辑主打曲,专辑名也是来源于这首歌中的“我乐意沉默 释放内心焰火”这一句,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是我想传达给大家的一种音乐态度。
    最难忘的一个现场是在我的生日会上,与大家一起合唱的一首《舒适圈》。在生日会现场全场一起大合唱的时候,内心触动很大,也很感动。
    ●2018这一年经历了很多自己从未尝试过的事情,在《长安十二时辰》《艳势番之新青年》《少年的你》三部影视剧中,体验了三种不同的人生;进入中戏正式开始学习表演;收获很喜欢的歌,出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也很荣幸参与到雅加达亚运会闭幕式的演出,这一年很充实,也收获很多,其实没有什么遗憾。2019年希望可以再出一张新专辑,再去挑战一些自己从未尝试过的事。
    朱七
    ●生了个娃(当然是我老婆生的),发了张专辑(这个是我自己写的)。
    ●专辑是克莱普顿在1992年发的《Rush》原声,听了好多遍,里面的电吉他实在太好听了。现场是罗大佑王治平在leg-acy的音乐会,回到小场,更肆意更尽兴,还有很多演唱会上听不到的歌,比如《五十块钱》。
    ●2018年,我个人好像没什么遗憾,尽是美好了。非要说有遗憾,可能是新专辑里面的某些部分吧……不过专辑永远是有遗憾的,也不至于很不开心。2019,希望身处的大环境,能更美好一些吧。
    王心凌
    ●发行了我个人第十二张专辑《cyndi loves 2 sing爱。心凌》
    ●当然是我的新专辑啰!因为这张专辑的每首歌都是用主打歌的规格制作,每一首歌都值得一听再听。
    ●2018年底推出这张我自己非常满意的作品,成绩很好,非常开心。2019年希望这张专辑能够持续受到关注,也希望在工作上可以尝试更多不同的挑战。
    钟立风
    ●平日生活里,我总是有一种自我的“无厘头”的节奏步调,我用“放弃”来“恪守”、以“逃离”去“抵达”、以“清醒”去“做梦”……所以,你问我最着调的事,我一下子会想,哪件事对我来讲最有一种“离调”的奇妙快感,我想起来,2018年8月发行的一张17首歌的自选集《有一个你知道的人来了又去了》就有这种感觉,以“离调”的方式———自由自在地———进入到了“着调”。录制这张专辑我前后懒懒散散地用了一年的时间,我采取了一种最自我的方式录制完成,一有空,就晃晃荡荡坐三四个小时的地铁到朋友郊区寓所的录音室去录制,一夜工作之后,早上归来,仿佛一段梦境般的旅程(有一次在北京南站换乘地铁的时候,我突然改变主意,买了一张去济南的车票,而后在山东、安徽界内游荡了半个月)。专辑出来后,很多人都认为是我迄今为止最耐听和有气质的作品,所以我觉得,这是一次我很特殊的有趣的“着调”,以“离调”获得!
    ●多年前邱大立先生给我寄赠过好多欧洲、非洲的唱片、CD,其中亚美尼亚籍的法国歌手阿兹纳乌尔是我最为欣赏的歌者、艺术家之一,这位法国国宝级歌手在2018年逝世了,令人无限悲伤。阿兹乌纳尔有一首经典歌曲Labohème《波西米亚人》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流露出来的情感朴素而高贵,最主要是不管世事如何,歌曲一出来,就唤起人们去拥抱生活的渴望。
    ●事后回想起来,往往一曲音乐的诞生,一篇文字的写成,正是因为心里有一些遗憾……这么看来,遗憾也不仅仅是遗憾了。至于心愿,我希望自己一直保持“离调”的节奏步调,随性生活,进入愉悦的“着调”的生活状态。
    邱比
    ●自己设计的CP字体———“CP字母新的文字印花流畅又精确,就像最美的一首曲子”。
    ●《中离MARTYR》作为邱比四部曲的第3阶段作品。继经典的《大放 SPLENDOR》后,展现另种遗世独立的雍容。
    ●我在用户体验管理上接近年底才逐步建立。新年,独一无二的“声音”是品牌识别系统的下一个新领域。
    迟斌(李志前经纪人)
    ●2018年花了很多时间陪家人。很得意。
    ●许钧的新专辑里《火箭男孩》很喜欢。很有想象力的一首歌。喜欢。整张专辑也很给力,值得推荐。
    ●个人没有什么成长,有点遗憾。最近在看所有的综艺,在尝试理解。偶然的机会,在微博上有了些粉丝,也玩得不亦乐乎。希望2019年可以有一个新的事业目标。具体是什么,我还不知道。
    金承志
    ●发了实体版《白马村游记》的专辑。
    ●最喜欢的歌是《白马村游记》里的《南浦云》。
    ●巡演城市太少,希望能够多多演出。
    B 06-08问答采写:南都记者 丁慧峰 麻乐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0 21:52:51    跟帖回复:
380


多省市合作交响声乐套曲《大运河》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1月10日        版次: 24     作者:

    本报讯(记者高倩)“欸乃的桨声,那是水在说……”北京海燕合唱团的女声轻柔吟唱,运河的粼粼水波如到眼前。在序曲《水在说》的旋律中,交响声乐套曲《大运河》于北京音乐厅正式启幕。昨晚,著名指挥家邵恩执棒国际首席爱乐乐团和北京海燕合唱团,携手廖昌永、王宏伟、王丽达、黄华丽等歌唱家,共同演绎了这部作品。
    本场音乐会由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东省、江苏省、浙江省六家文联共同主办。据北京音乐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秘书长赵金波介绍,交响声乐套曲《大运河》的创作始于2017年。为了用音乐的形式落实总书记视察北京的讲话精神,北京音乐家协会联合运河流域各省市,邀请目前国内著名词、曲作家从京杭大运河北起点出发,一路向南,沿着北京通州、沧州、济宁、扬州、杭州、宁波等运河遗址实地采风。“我们听了很多大运河的故事,比如在山东听到的‘老人白英’,他修建的水利工程把水引上了山,让水流三分下江南,七分向北京。”这段收集到的素材,成为《大运河》中《老人白英》和《水到这里上了山》两首歌曲的灵感来源。
    整部《大运河》交响声乐套曲由序曲《水在说》、第一乐章《运河人》、第二乐章《运河美》、第三乐章《运河情》和尾声《向未来》5个部分、共15首歌曲组成,印青、孟卫东、舒楠等作曲家和屈塬、车行、杨启舫等词作家共同参与了创作,整个主创团队超过20人。“除了这些著名的艺术家,我们也起用了很多年轻人。”赵金波说,“希望通过这种‘传帮带’的方式,他们可以更快地成长。”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0 23:20:36    跟帖回复:
381
“跨界”巧搭传统 革新“戏曲美学”

第11届东方名家名剧月3月启动

朱渊






■ 昆剧《白罗衫》剧照





  中国传统戏曲演绎莎士比亚名作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听惯了的锣鼓经若换成爵士鼓会否串味?打击乐若融入京剧元素,会否让“木兰”更显飒爽英姿?“第11届东方名家名剧月”聚焦关键词“跨界”,在3月11日至4月20日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13台戏曲精品将轮番亮相,梁谷音、茅善玉、王汝刚、张军等5位梅花奖得主、7位白玉兰奖得主将轮番登场,让观众看到传统戏曲的更多可能。3D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也将被首度引进剧场,作为开幕演出为本届名家名剧月“鸣锣”。  现代昆曲《我,哈姆雷特》,由“昆曲王子”张军主演,汇聚两岸优秀创作班底,用中国传统艺术演绎西方经典文学,基于传统艺术,寻求当代表达。
  这部作品以传统昆曲的四功五法演绎《哈姆雷特》的故事内核,张军一人分饰哈姆雷特、奥菲利亚、“父亡魂”、掘墓人4个角色,涵盖了生、旦、净、丑4个行当,精湛的昆曲功底,让中国传统戏曲与莎士比亚文本之间产生奇妙碰撞,让这部作品更耐人寻味。
  无独有偶,被誉为“资才冠世之最美男旦”刘欣然也将携手导演刘亮延带来京剧独角戏《麦克白夫人》。剧中刘欣然一人分饰三角,包括妖艳的麦克白夫人、麦克白先生和说书人,展现麦克白夫人贤妻与妖妇兼具的疯狂分裂性格。不仅如此,作品将东方戏曲和西方爵士乐相连结,以爵士乐的拍点律动感,带动京剧唱腔的旋律。
  “台湾打击乐第一团”朱宗庆打击乐团带来的击乐剧场《木兰》将作为闭幕演出亮相此次名家名剧月。乐团创办人兼艺术总监朱宗庆介绍说:“《木兰》就是一部完整的打击乐协奏曲,但它又结合了许多京剧元素。”
  剧中以打击乐和京剧两种方式分别演绎了“木兰”这个角色。为完成打击乐与京剧在听觉与视觉上合二为一的要求,打击乐团的团员们接受了严格的京剧身段训练,包括武功身段、棍法、十三响等等,再将其与打击乐演奏以及剧情角色相互结合。     本报记者 朱渊







    中国上海原创音乐剧赴美推介

    《微光》属于上海更属于全世界

    朱渊

    

    ■ 《微光》演出资料照

    

    《微光》赴美推介现场图

    乐声、掌声、欢呼声……日前,在2019美国全国演艺出品人年会(APAP)推介剧目现场,中国上海原创音乐剧《微光》(原名《犹太人在上海·微光》)中的三首代表曲目《转机》《同伴》和《此刻的阳光》被唱响,引发全场沸腾。这意味着,以二战期间躲避德国纳粹迫害的犹太人在上海避难为背景的这部中国原创音乐剧,在向着百老汇驻场演出的历史性突破之路上,又近了一步。  故事动人视角独特

    作为APAP会员单位,今年,上海演出行业协会以“上海演艺”展台为窗口,推介一系列富有上海及中国文化特色的艺术创作,并带去了协会唯一现场推介剧目——中国上海原创音乐剧《微光》。上海演出行业协会会长韦芝直言,:“我们把《微光》从上海带到了纽约,希望用‘微光’点亮即将到来的中国上海原创音乐剧在百老汇的春天。”

    《微光》通过讲述犹太青年弗兰克·斯特恩和上海姑娘林亦兰之间的生死爱情故事,展现了中国人和犹太人患难与共的深厚情谊和共同与法西斯抗争的不屈精神。倪德伦环球娱乐执行总裁小罗伯特回忆,2年多前,初次看这部中国原创音乐剧时,就被打动,很快决定与上海出品方签订合作谅解备忘录,计划把这部中国上海原创音乐剧带到纽约百老汇演出。

    在小罗伯特看来,这部音乐剧植根上海文化历史,发掘出属于这座城市的光辉过往。独特的题材和丰富的内容赋予这部剧目以极大的文化潜力和全球辐射力,故事背后蕴藏的人性的温暖和光明,不仅属于中国人和犹太人,更是属于全人类,“希望这个闪耀着爱与温暖的中国故事,在百老汇的舞台,给西方观众一个独特的视角。”

    据悉,这是中国原创音乐剧第一次向百老汇输出版权,并极有可能首次实现中国原创音乐剧在百老汇的驻场演出。

    全球巡演版本首发

    在APAP推介活动现场,随着两位百老汇演员及原版卡司现场演绎了三首代表曲目《转机》《同伴》和《此刻的阳光》,出品方首次透露了全球巡回演唱会版本《微光》的计划。

    制作人俞惠嫣透露,与百老汇成员倪德伦的合作,严格遵循百老汇音乐剧制作的市场化模式运作规律,集结中美一流的创作制作团队,尽最大努力塑造一部文化上兼容并包,艺术上极致纯粹的舞台精品。

    目前,剧本和人物设置还在进一步调整中,俞惠嫣表示:“在2019年中美建交40周年之际,大力推进这部用世界语汇讲述中国故事的音乐剧意义非凡。无论是通过百老汇驻场演出版本的继续合作开发,还是演唱会版本的全球巡回演出,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珍贵的历史,珍藏这段温暖的记忆,更加珍惜和平以及两个民族之间患难与共的大爱和情谊。”

    本报记者 朱渊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9:37:07    跟帖回复:
382
听完这场“国韵华章”,就有了过年的感觉

    武汉晚报讯(记者万旭明 通讯员许蓉辉)每每想起过年,耳边就会响起那些熟悉的旋律。12日晚,武汉音乐学院的师生们将在琴台音乐厅带来一场充满国风年味的音乐会。
    音乐会将由指挥谭军携“东方悦音”“东方俪音”中乐组合、 “竹韵楚风”竹笛组合、武汉音乐学院青年民族管弦乐团共同演绎。其中,武汉音乐学院青年民族管弦乐团由该校中国乐器演奏学科品学兼优的本科生、研究生以及少量青年教师组成。乐团成立以来,曾登上国家大剧院、湖北省第三届艺术节开幕式、武汉第七届琴台艺术节开幕式等重要舞台。
    正值辞旧迎新之际,此次音乐会的曲目也充满节日的欢快氛围。采用我国民间秧歌的音调、节奏与陕北民歌为素材创作的管弦乐曲《春节序曲》,展现了一幅革命根据地人民在春节时热烈欢腾的场面以及团结友爱、互庆互贺的动人图景。以浙东锣鼓《龙头龙尾》为素材的《龙腾虎跃》,主题旋律与鼓声交相奏鸣、震撼人心,表现了人民龙腾虎跃,奋勇前进的风貌。《金蛇狂舞》则是聂耳于1934年根据民间乐曲《倒八板》整理改编的民族管弦乐曲,昂扬的旋律、铿锵有力的锣鼓等极具节日气息,这首曲目也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闭幕式的背景音乐。此外,《丝绸之路》《我的祖国》《茉莉花》《欢快的夜晚》等国乐经典也将在音乐会上奏响。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11:53:51    跟帖回复:
383
  


     《特赦》:在审智与审美之间   来源: 北京日报     2019年01月11日         版次: 17     作者:
      

       《特赦》剧照  粟国光 摄




  
    谷海慧
     在视觉美学主导戏剧舞台的当下,能看到一个剧本主题明确、冲突集中、结构严谨的作品,实属难得。何况还是本土原创,无疑更令人惊喜。2018年12月,国家话剧院推出的《特赦》就是这样一部以坚实的文本托举起来的作品。这部由徐瑛编剧、李伯男导演的原创话剧,无论在文学性还是剧场效果上,都值得在戏剧备忘录上打下一个结结实实的记忆的结。
     其实,用“主题明确、冲突集中、结构严谨”来描述《特赦》的文本成就,多少显得老土,然而,这又的确是《特赦》的文本要素。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这部取材于施剑翘为报父仇行刺孙传芳之真人实事的作品,并没有把笔墨集中在施剑翘这个民国奇女子身上,也就是说,剧作家的目的不是书写传奇,而是借传奇讨论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剧作主题:司法如何不受权力的干预?这个问题的背后是知识理性与法律规则。因此,从本质上说,这是一部审智的作品。
     “斗智”是这部戏的最大看点,法庭辩论被设定为重头戏。在施剑翘是否该被处决、是否属于自首、是否能减刑等问题上,双方律师各执其理唇枪舌剑。但无论怎样去反驳对方、说服法官,这一切,他们都希求“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就是《特赦》的戏核。剧作的主要矛盾,其实不是施剑翘案审判结果——虽然表面看这是法庭辩论的焦点,而是司法能否不受政权干扰或不被民情绑架?在此核心问题下,孙家要以命抵命、施家要无罪释放,这一看起来极其尖锐的冲突,倒是剧作的次要矛盾。从根本上说,司法独立是理性精神的独立。因此,当施剑翘案经高院重审再次减刑后,双方律师法庭外相遇,“在法律的框架内”重新讨论施剑翘案量刑依据,剧情出现了逆转:他们相互站在了对方的立场。坚持严惩重判施剑翘的孙家律师孙观坼承认施剑翘有“自首”行为,赞同减刑;竭力为施剑翘洗罪的施家律师余棨昌则认为施剑翘不应被减刑,否则法律有支持暴力之嫌。而当施剑翘被特赦的消息传来,作为被告辩护律师余棨昌非但没有喜出望外,相反极为忧虑,因为这是权力干涉法律的结果。这个逆转非常有趣,同时也最能说明何为理性精神,进一步明确了主题。
     正因为矛盾有主次、剧情有逆转,《特赦》的结构层次才显得严谨清晰。整体看,全剧分场戏多:法庭戏、施剑翘的戏、孙家的戏、两律师的戏、“戏中戏”等。其中,施剑翘的戏又分出几个层次:现在时的出庭与狱中;过去时的堂兄与丈夫。可谓花开几朵,线索多头。但创作者兼顾几头,有条不紊,对戏剧节奏的把握稳定而富于变化,演出过程中时时、处处“有戏”,且张弛有度。法庭戏激烈磅礴,施剑翘的戏简洁干脆,孙家的戏有喜剧色彩,两律师的戏文气十足,“戏中戏”则流光溢彩。
     “戏中戏”的安排真是巧妙。剧作家插入上海剧院里的京剧《侠女复仇记》,与正在进行的施剑翘案形成了呼应与同构,在由公共正义改写复仇案结局的“戏中戏”故事中,推进了《特赦》主体剧情进展。从内容上看,“戏中戏”《侠女复仇记》与史料记载的当年上海天蟾舞台上演的话剧《全部复仇女》是一致的,都是以民间立场阐释“侠”的内涵、宣告民间情感倾向。而创作者放弃了《全部复仇女》的话剧形式,将《侠女复仇记》设计成京剧,显然是要与《特赦》本身的话剧体式形成审美反差,增加审美多样性。这一设计是成功的,京剧演员唱念做打带来的陌生化效果,“戏中戏”观众的喝彩叫好,都让《特赦》的审美体验更为丰富。
     《特赦》的舞台非常简洁。一进剧场,首先看到以若干红色木柱支撑起来的透明棚顶为分界的上下表演区。表演区上下分层,既能实现共时表演,又有突出局部的作用。譬如法庭辩论环节,下方表演区的布局是:法官等人靠后居中,双方律师分列前台两侧,层次极分明。而上方表演区,一束顶光下只坐施剑翘一人。这样无论哪个表演区有舞台动作,都不偏台,观众都极易集中注意力。不过,从不同角度看舞台,红色木柱有时会阻碍观众视线,这可能是舞美设计没有考虑到的。此外,舞台色彩使用也非常简洁明确。整个舞台以红、黑、白为主色,间有蓝、黄加入,色彩对比鲜明,色块大而单纯。施剑翘哭灵一场,舞台上方表演区中间部分一片白亮,两侧背景则是垂落的漆黑。施剑翘通身白色孝服,堂兄一身蓝军装,两人分别站在两侧说话行动,白与蓝在黑色背景反衬下,带来一种视觉奇观。全剧最大的视觉奇观当属剧终时绵密的雪花。雪花纷飞,急、密、厚,由背光打亮,铺天盖地,耀人眼目。一时间,一个作用于智力的戏充满了诗意效果。茫茫天地,是非谁断,沉浮谁主?
     《特赦》,这个游走在知识理性与戏剧诗意之间、审智同时又审美的作品,可能是我一年来看到的最好的原创话剧。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13:49:32    跟帖回复:
384
2019-01-11 11:44:59新京报 记者:杨畅 编辑:徐美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艾德·希兰操刀,西城男孩携新单曲正式回归!
新京报讯 (记者 杨畅)1月10日晚,21世纪爱尔兰最佳销量组合之一西城男孩(Westlife)携全新单曲《Hello My Love》重返乐坛。这是8年来,西城男孩的首发单曲,也是他们签入Virgin EMI厂牌的首部作品。 这支单曲由“黄老板”艾德·希兰(Ed Sheeran)以及金牌制作人Steve Mac操刀创作与制作,保留了西城男孩十足的流行曲风和旋律,令歌迷惊喜不已。




《Hello My Love》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西城男孩是爱尔兰最大的男子乐队之一,1999年发行首支单曲《Swear it again》,登顶英国单曲榜冠军,后又诞生《My Love》等数首金曲。


2004年3月,组合成员布莱恩·麦克法丹宣布离队。2006年,西城男孩在上海大舞台举办了在中国的首场演唱会。2011年10月20日,组合宣布解散。2012年6月23日,他们在爱尔兰都柏林克罗克公园举行了最后一场演出。2018年10月4日,西城男孩在社交平台宣布正式重组回归,并将发行新专辑及未来进行巡回演出。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15:53    跟帖回复:
385


退休老艺术家组乐团再展风采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1月11日        版次: 24     作者:








    昨天14:30,指挥家薛淳双手一挥,一曲《红旗颂》在北京音乐厅里准时奏响。不同于平常的乐团,台上的大部分演奏家都已添了银发。如果时间倒流回几十年前,想要在同一方舞台上凑齐这些乐手,其实并不容易。那时,年轻的他们分属于国家京剧院、中国歌剧舞剧院、中国东方演艺集团、中国交响乐团、中央歌剧院等不同的国家级艺术院团。因为难舍相伴了近一生的音乐,退休后,他们再次拿起心爱的乐器,加入了“文化和旅游部老艺术家管弦乐团”——年关将近,这场生动而热烈的新春音乐会,正是他们送给观众的祝福。
    虽然成立还不足两年,这支“年轻”的乐团却可谓真正的藏龙卧虎——昨天音乐会上,用萨克斯吹奏一曲肖斯塔科维奇《圆舞曲》的娄巍是原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团长(上图);献上中提琴独奏《吉赛尔》的张金春曾任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团长;王春生的弓弦上,马斯奈《沉思曲》沉静又深邃地流淌,这位技法精湛的小提琴家是原中国歌舞团轻音乐团首席……
    今年71岁的照日戈图在“老艺术家管弦乐团”中身兼团长和低音提琴手两职。15年前,照日戈图从中国东方演艺集团退休。“退下来干什么呢?除了音乐,我们也没什么别的特长。”刚刚“赋闲”的那段时间,学校和少年宫成了照日戈图为数不多的去处。
    在文化和旅游部直属的9个艺术院团中,像照日戈图一样的退休艺术家还有很多,“有的休息了,有的搞点教学”,辗转于各个剧场奔走演出的充实忙碌一下成了过去。“我们搞了一辈子音乐,全国几乎没有地方是我们没去过的,到过的其他国家怎么也有一百多个。现在要把音乐放下,我们真的觉得有点可惜。”于是,一些艺术家开始组织起来“自娱自乐”,慢慢的,加入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2017年,文化和旅游部离退休人员服务中心正式成立了公益性团体“文化和旅游部老艺术家管弦乐团”。如今,乐团的全部成员超过了80人,平均年龄在62岁左右,其中,最年长的演奏家已经76岁了。每周一下午,乐团会定期进行三个小时的排练。“大家来自这么多院团,需要在一起磨合磨合,排练一定是需要空间的。”服务中心副主任王炳义说。在场地方面,各大院团的活动站都可以供乐团排练使用。
    从艺几十年,乐团的每位艺术家都堪称国内交响乐发展历史的活字典。作为中国交响乐曾经的“拓荒者”,如今,他们仍然在坚持普及高雅音乐。“乐团的演出基本都是公益性质的。我们有这份责任心,希望让更多人了解古典音乐。”
    这段时间,乐团去过部队,也去过南苑机场,而除了北京的众多区县,艺术家们还曾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往河北唐县和河南新郑等地演出。“考虑到老同志的身体情况,我们的活动一般都是在社区举办,这样也更贴近老百姓。可以说,乐团能够走到今天,跟社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照日戈图告诉记者,接下来,乐团将走进更多社区,为居民们上演应景的新春音乐会。
    “大家特别有热情。”王炳义清楚地记得,他们还不得已“劝退”过一名年过八旬的老艺术家,“老人家毕竟岁数大了,身体不像原来那么好,排练和演出都很辛苦,而且我们也必须要保证演出的质量。”因此在挑选成员时,乐团基本上把年龄标准控制在75岁以下。“我们建团的时间还是比较短,再过一两年,相信会比现在更好。”照日戈图说,“这个队伍肯定会越来越壮大,我们希望能把最优秀的艺术家都吸引过来。”  本报记者 高倩



    如何打造悬疑推理舞台剧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1月11日        版次: 24     作者:

    

    昨晚,由赵淼导演,改编自日本著名作家东野圭吾同名小说的悬疑舞台剧《回廊亭杀人事件》在保利剧院结束首轮演出。

    这是东野圭吾小说首次被搬上中国舞台。原著中既有令人窒息的悬疑情节、残酷的命运铺设,又包含了作者对生命的悲悯和关照。所以在改编的舞台剧中,悬疑的情节是一条主要的贯穿线索,而另一条重要的情感线索是主人公对“美好爱情”的强烈回忆。两条主线纠葛交缠,虚实情境交互推进,在原创音乐的烘托下,紧张、悬疑的感觉渐入佳境,现场弥漫着悬疑的气氛,不到最后一刻,真相不会揭开。

    东野圭吾擅长从极不合理之处写出极合理的故事。小说《回廊亭杀人事件》被称为东野圭吾最诡异最具悲情的本格推理极致之作,它到底讲了一个怎样温暖又残酷的故事?从最初的改编到最后的成型创作团队经历了哪些挑战?追求艺术、商业、娱乐高度融合的背后又有怎样的一颗初心?

    孕育一部作品的个中艰辛只有剧组主创才最有体会。导演赵淼坦言,这次改编东野圭吾先生的作品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因为东野先生的文学作品在读者的心中会有一个既定的认识,这些既定认识也会被先入为主地用来理解由这些文学作品改编的舞台剧、影视剧。但是,没有难度,没有挑战,又怎能锻造出经典改编之作?

    主创们在剧本编写阶段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先将10万字的文学文本按照戏剧的结构把情节全部拆开,进行重新排列,编写出34场戏、5万字左右的戏剧文本    

    为了让演员的表演能够真实和贴近人物,赵淼与全体演员在前期准备时特意赶赴日本体验生活。他们在日本的几天里什么都不做,只是游走在城市的街头,观察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观察警察怎样走路、父母怎样接送放学的孩子、熟人怎样打招呼,去看餐馆里的日本人怎样吃饭。    

    这部作品的演员由国家话剧院的话剧演员、音乐剧演员、戏曲演员、现代舞演员所构成,美学标准上的冲突如何化解?表演习惯上的桎梏怎么打破?为此,赵淼在这部剧里为演员制定了一个最大的表演原则,那就是“能做就不说”,演员展现出来的状态,远比台词要迷人得多。    

    剧本、表演都配合完成后,音乐和音响效果成为实现观剧效果的重要保证。偌大的保利剧院如何变成“回廊亭”?剧组重新搭建的音响工程,注重每一段音乐的编创,《回廊亭杀人事件》的音乐设计从四个角度考虑,一方面:音乐要带有极为鲜明的叙事功能,在每一次矛盾转折和激发的同时音乐都给予呼应和渲染,让观众在了解剧情的基础上增加情感上的认同和预感;另一方面:音乐又在头尾呼应出导演对于整部剧的期望和价值观,这是一部充满了悲情主义色彩的浪漫而悬疑的都市剧,要映射出每一个人内心的荒凉,音乐做了诠释和表达,使人从中得到了共鸣。还有一点是从技术层面上解读:音乐在渲染的同时,还要不干扰台词,这也需要用很多技术手段实现的。另外,剧中的配乐因为要配合表达叙事,所以有时会跳出音乐的逻辑而迅速跟进剧情,要在技术层面尽力解决,以求达成音乐结构和剧情结构的高度统一。最终,整部作品达到了让观众沉浸于故事之中的现场效果。这些细节,都是主创团队要面临的考验。所有的紧张和忐忑,也都在完美落幕的那一刹那得到了释放。

    纵观国内舞台剧市场,悬疑推理剧并不多见,但推理小说的观众群则十分庞大。读者们希望看到自己喜爱的推理小说得到更加多元的呈现,舞台剧爱好者们也对悬疑推理题材接受度高,非常期待。然而悬疑推理舞台剧在话剧市场发展较短,市场上的演出以改编欧美名著为主。因此,《回廊亭杀人事件》全球首度改编舞台剧,可以说是开了一个好头,希望今后有更多优秀的悬疑推理作品,能以精彩的舞台呈现被搬上中国的舞台。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36:43    跟帖回复:
386
广场搭平台 新手上舞台

华语原创音乐剧的人才哪里来



吴旭颖













■ 音乐剧《摇滚莫扎特》歌舞场景本报记者 郭新洋摄






■ 《律政俏佳人》剧照





  昨天晚上,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的WE剧场涌入了数十位创作者。他们有的会谱曲,有的爱写诗,有的曾担任过话剧、戏曲的编剧,怀抱着共同的音乐剧梦想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华语原创音乐剧征集孵化计划”的首场宣讲会。  市场呼唤原创剧
  作为全国唯一的音乐剧剧院,文化广场一直担任着中国音乐剧市场引领者的角色。从第一部进入中国的外国音乐剧《悲惨世界》开始,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就一直从事外国音乐剧的引进工作。“为什么一直做引进?因为外国经典大戏有票房,它们能够带动中国音乐剧市场,能够‘养活’剧场。”
  文化广场的这个孵化项目,是国内第一个音乐剧创作的孵化项目。近年来,国内音乐剧市场的火爆有目共睹。作为剧场方,文化广场深刻认识到市场对华语原创音乐剧的迫切需求。首先,光靠引进外国剧目,剧场永远是被动的——市场不好,外国剧目就不愿意来了;市场火爆,外国剧团就会“涨价”,使得引进成本一再提高。其次,相比于外国作品,观众更愿意看到引起自己共鸣的本土作品。再次,在音乐剧的领域,打造华语原创精品,也是展示中国文化、增强民族自信的体现。
  然而,目前国内艺术院校的音乐剧专业全部都是针对演员的培养,还没有高校开设音乐剧创作相关的编剧、导演专业。没有多少人会创作音乐剧,成了剧场推出原创音乐剧的最大障碍。因此,文化广场决定自己“填空”,开展孵化项目。制作人王海笑介绍:“虽然我们表面上看是结果导向,最终要呈现成熟的音乐剧作品。但我们更重视孵化的过程,我们安排了导师、制作人进行针对性的辅导,意在培养华语音乐剧创作人才。”
  孵化计划三步走
  报名此次孵化计划的大多数人,都是没有音乐剧创作经历的新手,但他们都具有音乐创作或者歌词、剧本创作的经验。此次孵化,就是意在培养具有一定专业素养的“半成熟人才”成长为成熟的音乐剧创作者。计划首先将接受报名者投稿的剧本雏形或者音乐小样,挑选有潜力的5部作品进行第一阶段的孵化。在第一阶段,创作者们将跟随五位既有音乐素养,又有导演经验的导师进行剧本的打磨。今年7月,这5部作品将开展一场剧本朗读,从中筛选2至3部进行第二阶段的孵化。第二阶段,制作人将为创作者安排创作课程,帮助他们完成剧本和音乐部分的整合,以工作坊的形式初步呈现作品,专业的制作公司和制作人将受邀观看,提出建议。最终,适合市场化的1到2部作品将于明年正式登上舞台。
  音乐剧是集合了音乐、舞蹈、戏剧等多个门类的综合艺术,它的创作有许多的不确定性,不是单靠“纸上谈兵”就能学会的。“华语原创音乐剧征集孵化计划”旨在为创作新手提供平台,让他们在创作的实战中练就创作的本事。王海笑表示:“我们期待未来能看到几十年常演不衰的华语原创音乐剧。”本报记者 吴旭颖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1:50:37    跟帖回复:
387
等了12年,石倚洁首演国家大剧院《茶花女》
新京报讯(记者 刘臻)歌剧《茶花女》是中国观众最为熟知的世界经典歌剧之一,其中的“饮酒歌”更可谓家喻户晓,而作为2019年国家大剧院“开年大戏”,威尔第经典歌剧《茶花女》也将于1月20日至26日再度上演。

国家大剧院制作的这版《茶花女》首演于2010年。该戏导演、灯光设计海宁·布洛克豪斯曾用巨幅镜面舞台给中国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舞台极富“诗意之美”且具有象征意义,在真实与“镜像”间,映衬出“交际花”薇奥莱塔的爱情、生活与香消玉殒。此外,《茶花女》中根据意大利著名画家乔万尼·博蒂尼的画作设计的服装,还原了19世纪巴黎的社会风貌,表现出那个时代的“时尚潮流”。1月11日,国家大剧院举行了探班活动,也邀请媒体首次走进了歌剧《茶花女》的排练场。





《茶花女》中巨幅镜面的舞台设计。国家大剧院供图



本轮演出,国家大剧院再度邀请意大利著名指挥家雷纳托·帕伦波加盟。此前,这位深谙意大利歌剧精髓的指挥家执棒的国家大剧院版《诺尔玛》《假面舞会》《法斯塔夫》(与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联合制作)曾广受业内人士与观众好评。帕伦波对于《茶花女》这部他的“拿手好戏”也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表示,“从戏剧角度来讲,歌剧《茶花女》堪称完美。它对人物的描写细致入微,对故事的叙述,从开场到落幕都引人入胜。”谈及此次与大剧院的合作,他认为“非常开心再次在北京参与歌剧《茶花女》的制作,并拥有两组如此出色的阵容。”




媒体探班现场,指挥雷纳托·帕伦波。国家大剧院供图


歌唱家阵容方面,国家大剧院集聚了众多活跃在海内外舞台的杰出歌者加盟《茶花女》。戏中美丽善良的茶花女,将由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女高音歌唱家玛丽亚•穆德拉克与国家大剧院驻院女高音歌唱家周晓琳共同饰演。


曾在国家大剧院制作歌剧《军中女郎》中,连唱19个high C的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推掉原本在匈牙利参加的歌剧《微笑王国》演出,在剧中饰演男主角阿尔弗莱德,而这也是石倚洁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演出的首版《茶花女》。石倚洁表示,自己12年前在山上闭关时学了12部歌剧,学习的第二部歌剧就是《茶花女》,虽然从那时起就在准备这部作品,但这一等就等了12年。


谈及此次与指挥雷纳托·帕伦波合作,石倚洁坦言,“从刚开始排练我就被他折服了,帕伦波对于《茶花女》非常熟悉,指挥过程中没有看过一眼谱子,就连每一句的合唱都深深地记在他的脑子里面,让我们看到了意大利人深层次对于《茶花女》地理解。”





媒体探班现场,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国家大剧院供图



与此同时,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薛皓垠也将饰演这一角色。阿根廷男中音歌唱家法比安•维洛兹与著名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则将在剧中饰演爱子情深的父亲阿芒。

新京报记者 刘臻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王心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21:41:29    跟帖回复:
388


乔伊斯·迪多纳托音乐会上“挑战观众”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1月12日        版次: 09     作者:








    昨天19时10分,离演出正式开始只剩二十分钟,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大门才一反常态地终于开启。
    灯光昏暗的场内,“风声”呼呼作响。一名赤膊舞者伏在台前,身穿黑裙的女中音歌唱家乔伊斯·迪多纳托则坐在舞台的另一侧,皮肤上的道道油彩让她看起来满身疮痍。任凭大家猜测议论,迪多纳托静坐不动,只凝望着渐次入场的观众,一种荒凉与奇异的寂静感环绕场中。这段“行为艺术”一直持续到19时30分。灯光再次暗下,年轻的指挥马克西姆·叶梅利亚尼切夫与意大利黄金苹果古乐团的演奏家们走上舞台。音乐响起,迪多纳托缓缓起身,吟唱起亨德尔著名的咏叹调“可怕的场景,痛苦的场面”——巡演过纽约、伦敦、伊斯坦布尔、雅典、上海等许多城市后,“战争与和平”音乐会终于来到了北京。
    “传统的音乐会好像总是有这样的规范,歌唱家上台、鞠躬,然后开始唱歌,观众鼓掌,他们再走下舞台。”迪多纳托说,“我喜欢这样的形式,但我也想挑战一下观众,甚至让他们觉得紧张。”舞蹈、闪烁的灯光、交错的多媒体投影、戏剧式的表演……迪多纳托大胆地把许多元素加入到这场音乐会中,试着去打破音乐会的“程式”。于是,大剧院音乐厅里破天荒地摆上了雾机和28个效果灯,管风琴和一整面墙化成了巨大的投影屏。“音乐厅也是一个剧场,我觉得观众们应该在这个空间里得到更多的体验。而且我不想让任何观众给出‘程式化’的反应,我希望让他们感受到‘战争与和平’这个话题的重量。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从他们入场的一刻开始,我们就已经在台上了,这个部分和光线、投影一样,都在帮助大家酝酿情绪。”
    2015年11月,在巴黎恐怖袭击之后,许多音乐家迫切感觉到需要用音乐回应现代社会的动荡和暴力,迪多纳托在“纯净”的巴洛克音乐和它的悲剧内核中找到了自己的答案。“我们常常对世界上太多的事情感到无能为力,但音乐可以帮助我们寻回内心的平静。”2016年,迪多纳托与意大利黄金苹果古乐团以及乐团的首席指挥叶梅利亚尼切夫一同推出了“战争与和平”主题音乐会。
    音乐会分为“战争”与“和平”两个半场,分别从亨德尔、珀塞尔、杰苏阿尔多等文艺复兴、巴洛克时期作曲家的歌剧、清唱剧唱段及器乐曲中,选取了数首描绘敌意和宁静的咏叹调。上半场“战争”部分里,迪多纳托用高超的花腔技巧和极强的表现力演唱了珀塞尔“狄朵之悲叹”、亨德尔“让我哭泣吧”等咏叹调。为了表现复仇的恐惧和内心的混乱,投影快速地变换出破碎的玻璃、火焰的形状,战争的黑白影像也穿插其间;下半场,“硝烟”退去,音乐会进入“和平”部分。鲜血般浓重的红色灯光过渡成轻柔平和的蓝绿色调,迪多纳托洗去脸上的“伤痕”,换上了一袭水蓝色长裙,用珀塞尔“他们告诉我你至高的力量”、亨德尔“深夜过后”等咏叹调歌唱着人类对光明与爱的追寻。而作为格莱美、留声机等全球各大音乐奖项的得主,迪多纳托超凡的歌唱功力得到了全场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   本报记者 高倩文/王小京摄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1:12:42    跟帖回复:
389


一曲《鸿雁》醉倒家乡人“东方蝴蝶”张立萍带伤回汉演出

    张立萍带伤演出
    记者许魏巍 摄





    武汉晚报讯(记者万旭明 通讯员孙妮)“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13日晚,女高音歌唱家张立萍在琴台音乐厅举行独唱音乐会,用她时而低柔、时而悠扬的歌声带领全场听众在长江边、草原上徜徉。鲜为人知的是,这次她是带伤演出。
    作为第一位以第一女主角进入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主演歌剧《蝴蝶夫人》的中国人,
    生于武汉的张立萍是国际乐坛有名的“东方蝴蝶”。近些年来,她常会回武汉演出,但前两次演出时,她收到家乡亲友“吐槽”,“一首中文歌都没有”。这次,她一口气先演唱了9首中文歌曲,还特别为武汉听众加入了《绒花》《牧歌》等。用美声演唱中文歌曲,尤其是《牧歌》《鸿雁》等带有民族风情的曲目,没有炫技的花招,张立萍更多用声音和情感动人,令听众随她一道在声音中畅游大江南北,时而坐在草原上迎面吹来清爽的微风,时而如鸿雁般在天空中翱翔。中场休息时,不少听众都在哼唱《鸿雁》。下半场,张立萍带来了一些舒伯特艺术歌曲及威尔第咏叹调,风格更加华美,更突显这位“东方蝴蝶”的实力与魅力。
    演出中,不少观众也注意到,舞台上多出了一把高脚椅,张立萍隔一会儿会坐在椅上。原来,她在不久前刚做了腰部手术,目前还未痊愈,长时间保持固定体态会引发腰痛。就在演出前一日,记者见到张立萍时,她连在沙发上坐一刻钟都需要不时调整姿势。但她一直说:“我一定以最好的状态演出,希望听众们能谅解。”其实大可不必担心,演出中张立萍越唱越是松弛自如,最后还为意犹未尽的听众们带来了三首返场曲目。


















  





    

    



回帖人:
joonz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2:12:53    跟帖回复:
390
《时光倒流香港地》广州公演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14日        版次:GB04    作者:丁慧峰
    南都讯 记者丁慧峰 香港原创音乐剧《时光倒流香港地》日前首赴广州,在广东演艺中心剧院公演两场。这是该剧历史上第一次,由公开遴选招募的共70位来自香港及广州的中小学生,经过香港话剧团的专业训练之后共同达成的创举。《时光倒流香港地》音乐剧于今年8、9月在香港公演,获得不俗评价。故事以上世纪60年代的深水埗社区为背景,体现狮子山精神,为了让剧情更为丰富,广州演出时特别加插了富有香港及广州地方特色的元素。




    意大利版《天鹅湖》即将上演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14日        版次:GB04    作者:丁慧峰

    南都讯 记者丁慧峰 被誉为“意大利芭蕾生命之旅”的意大利罗马城市芭蕾舞团将于2019年1月底访华演出,带来芭蕾舞经典剧目《天鹅湖》,广州站将于1月25日-27日在广州大剧院上演。在世界芭蕾学派中,意大利学派芭蕾舞风格以富丽高雅为主,由意大利著名芭蕾舞蹈家玛丽亚·格拉齐亚·凯福林出任艺术总监的罗马城市芭蕾舞团,将带来的《天鹅湖》分为“城堡的庭院”“月光下的湖畔”“城堡内的舞厅”“湖畔”四幕演出,重温公主奥杰塔的浪漫爱情故事。









  

十年创作,以书入歌《书名号》是怎样的专辑?“说书人”朱七:珍惜这点执念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14日        版次:GB05    作者:丁慧峰






    确实很久没有听到这种流行歌了,朱七的十年创作,以书入歌,金曲制作人王治平携台湾顶尖编曲团队与乐手联合打造,14首歌堪称“巨著”,甚至其中的一首歌都可以单拿出来做成一张专辑,“说书人”朱七,真的太任性了。
    朱七说,这张专辑是给所有仍在挣扎的人;他说人生,不过是出戏和入戏的过程。
    他说这张专辑,给所有,仍在挣扎的人;他说人生,不过是出戏和入戏的过程。但朱七说自己不是宿命论者,《书名号》这张耗资不菲,耗时十年做成的专辑,仍然可以用“大病做专辑”去消解。朱七不是顾影自怜的人,也不是自怨自艾的人。这位被称为“寻光之父”的虾米音乐创始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书名号》究竟是一张怎样的专辑,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是听听他自己怎么说———
    A 任性
    “小病买唱片,中病看吉他,大病做专辑,这是我的自我相处之道。这十年,因为有了这张专辑的规划,我那一些多余的思考和情绪,便都有处可去,藏在了这些耳熟能详的故事里面,一次次治疗了自己”。
    南方都市报:《书名号》专辑的信息量太大了,同辈人可能会去认真听,琢磨一下歌曲的意思,年轻人会不会没有耐心听完?
    朱七:我完全有这个心理准备,我觉得没办法,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只能做什么样的事,我逃不掉,而且我也没有太在乎后面的东西。我这个专辑系列就是以自言自语为主的(笑),就是挺随意的,随意到是写给自己听的。
    南都:你是乐迷出身,又做了虾米,做了寻光计划,做了很多跟音乐相关和用户相关的事情。专辑是做给自己的,到了自己的专辑就可以由着自己?
    朱七:这样说好了,我们赶上了流行音乐特别另类的时代,有那么多好作品,我们都是受这些作品感召。近期很多歌手也是疯狂地发片,包括我们共同的偶像,就是死之前还能做多少东西,退休之前还能做什么东西,那就赶紧做啊,就珍惜这点执念吧。
    南都:王治平老师这个级别的制作人,乐手都是黄显忠、谢明谚这些,还动用了弦乐,成本一定很可观吧?
    朱七:那当然,就好像你生了一场十年的病,突然找到了医生,说需要一百万就好了,我就是这么觉得的。钱不是重点,决策才是,我决定要找一个棒棒的制作人,钱是后面跟过来的事。
    南都:我们毕竟是俗世生活的人,有没有想过成本回收?
    朱七:我当然有想,所以说决策在先,这张专辑有好几个东西是违背商业项目原则的。这张专辑从发到现在,也就是有一点患得患失而已,不是钱上面的患得患失,而是作品评价上的患得患失,钱这个事情已经封存了,已经不讨论了。
    B 身份
    “短短折子戏,或漫长纪录片;素面朝天,或浓墨重彩;与生俱来,或偶然撞见……身份感、存在感、优越感,剧情不断,角色也就不会断,你和我,就这样不知不觉演了下去”。
    南都:所以还是很在乎作品收到的评价?
    朱七:我们都听这么多年流行歌,多多少少都有企划的能力。从企划角度,你的唱功或者是之前作品的风格导向,不应该做一张这样的专辑。但是既然主题概念已经定成这样了,那我就去演,如果我不唱这些歌,就没有人唱这些歌了。
    南都:是什么刺激了你让你一定要这样去做?
    朱七:其实是看你病有多重,就愿意花相应的代价,在这件事情上我病挺重的。《书名号》与我这十年的经历是息息相关的,它是不知不觉变成这样。我们这种听罗大佑长大的人,可能逃不过一个习惯,不自觉越来越多写议论文。
    南都:议论文做音乐很容易有局限吧?
    朱七:是的。罗大佑在演唱会上都说了,流行音乐到最后就是情感,他是一个那么爱议论文的人。
    南都:《书名号》专辑里有孙悟空、诸葛亮、宋江、张生、梁祝,有很多人,但有很多梗在里边?
    朱七:我这样讲吧,有一个台湾的朋友是唱片公司企划,有一次听到《西行》的D em o,他就说这首歌摆明跟你那一次谈恋爱的经历有关系的吧?我们说的谈恋爱其实是指我的工作,他说你都辞职了,心情怎么还这样呢?怎么这么沉甸甸、这么悲伤。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虽然有点不是特别愿意提另外一个身份,但是这个身份和专辑是捆绑在一起的。
    南都:所以辞职的过程也是失恋的过程?
    朱七:可以这样说。还有一首《好汉》,有一次我把歌词发出来了,朋友圈里的人都非常敏感,朋友们一看就知道在说什么,外人不需要知道我那段经历的心路历程,我创业、卖公司,前后经历了什么,但这是最真实的折射,不可否认。
    C 剧情
    “我们可以轻易进入某一人设,由剧情牵引,去缠绵悱恻,功败垂成,大喜大悲,淋漓尽致。当书本合上时,有些角色就此干净撤离;有些角色,可能会残留体内很久,陪那个真实的你我,继续跌跌撞撞地活着”。
    南都:你文案里面说了句“我做了一件虽然最后认了输仍心存骄傲的事业”,就是所说的创业吧?
    朱七:对,虾米音乐,我觉得是事实。其实30岁以后,认输这个单词已经没有褒贬,我用的很多字都没有太多情绪含义了,就是这个字本身的意思。《东风》这首歌我是在写认输,诸葛亮本来是无所不能的,花了很多年,猛然发现他也认输了,很久前他就知道自己搞不定了。
    南都:搞不定了还要六出祁山,都是很悲壮的吧?
    朱七:对,所以诸葛亮是认了输的人,我也是认了输的人,就是认输了,就是认输了,没什么,就是搞不定,能力不够,可能时势也有一点关系。那次创业本身带了太大的情感和梦想。
    南都:南瓜现在人在泰国,你花了一笔钱做了专辑,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但是感觉你用情更深?
    朱七:其他的三个人在二次创业。我觉得不是我用情更深,那是我这辈子最接近奇迹的一件事,虽然最后是以认输结尾。
    南都:虽然没有一路看你的创业过程,但是听到《剧本》的时候,还是觉得有很大的宿命感,你会有吗?
    朱七:我本身不是宿命论者。这首歌就是很丧的,我每次都很处心积虑地在专辑的最后一首歌,一定是要回暖的、回甘的,结果这张专辑搞不定,这首歌就是这么丧,我也不能改它,我不愿意改,我觉得歌曲有自己的生命力的,创作者不要乱闹,所以我在专辑里做了一个隐藏轨,还是要个回甘。我偶尔觉得自己有几个了不起的瞬间,后来发现真的不过如此,包括这张专辑,写的时候觉得自己超厉害,发了之后觉得也不过如此,有那么厉害吗?还好吧。
    南都:“谁的剧本红了,谁的传说远渡重洋,你在黑暗里苦苦问答,仰望黎明的光亮,尝遍酸甜苦辣,点点滴滴收集真相”这些歌词可能只有相同经历的同龄人才会有共鸣吧?
    朱七:我在慢慢把我的存在感消化掉,我在慢慢变得更没有存在感,以前给我寄CD的人现在都没给我寄了,但这就是事实真相,人走茶凉这句话有点贬义,但这就是真相,我在很努力地把自己变成一个更真实的人。
    南都:传说中的“寻光之父”,也在仰望黎明的光亮,会不会特别唏嘘?
    朱七:我目前就是把自己锁住,我不去想,我不能去想,我也不希望自己去想,有时候忍不住去想,但是我先锁住,让自己尽量清零。未来肯定还有一个十年,我不希望跟流行音乐行业有过多的关联,我现在就是且顾眼下,带娃很耗时间,但也有巨大的收获。
    南都:罗大佑生了娃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你也会吧?
    朱七:对。我过去二十年跑挺快的,没有用心感受一些看起来更平常的东西,特立独行、活着要有意义这些要求,让我们有些时候过得太用力了。我接下来想看生活的细节,不再忙忙碌碌,但能感受到世界的平静和美妙,当然一部分也是自己加戏。专辑对于我来说已经做完了,丢出去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人,运气好能遇见对的,运气不好遇不见,这也是时代。我们从那个特别运气好的时代过渡到今天,这些歌可能不见得会遇见再像我们这样的人,对我来说也没关系。很多朋友都在问我你真的没工作啊?你肯定在做些什么。我真的没做什么,非要说我做什么,就是做了一张专辑。
    采写:南都记者 丁慧峰








    

    



185414 次点击,798 个回复  上一页 1 ... 23 24 25 26 27 ... 5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音乐演出讯息随时更新:交响中国风 歌颂新北京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