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0 18:07:21   
31
    “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可怜可叹,回头往现实中看,陶渊明的崇高理想和抱负在举世混浊之际根本无人理会;自己的幽怨又同谁来诉说呢?他如菊花般高洁的品格,只有把心系天下、济怀苍生的大爱寄托于身边的衰草和烟雾。而后来的中国文化精英们依然如同陶渊明一样,一代代做着菊花般的美梦。这就是《菊梦》的立意。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6/20 18:12:40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2 17:51:33   
32
    第十一篇《论林黛玉》之:林黛玉的诗意人生
    一、葬花词
    所谓家国不幸诗家幸,通俗地解释是说:家国不幸,能激发唤醒诗人的救国爱国热情。但其实并非完全如此。中国文学还有一个重要特征:皇帝治下的诗人、尤其是处于乱世和末世的诗人,往往逃避现实、甚至杜绝天伦情感,去追求世外淡泊宁静的生活、去体验自然与生命的和谐情调;从而展示他们的人生价值观和生命理念。如此意境的诗词大作,因大自然具有轮回变化的季节性与残酷性特征,便焕发着浓浓的悲剧之美。
    诗人甘愿放弃生活、杜绝天伦情感去追求残酷的悲剧之美,这是一个出世超脱的大境界高度,中国文学史上的诗词大家莫不如此。诗人被迫出世去追求这种境界,是皇帝制度的悲剧,是孔孟文化的悲剧,也是中华文明的悲剧。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吟唱而成的葬花词,最能体现这一特征。
    葬花词效法初唐歌行体,想象丰富、比喻贴切;花人共语,寓意深刻;叹花与拟人相得益彰,是作者与其人物共同的血泪凝聚。作者以自然轮回更替之力量无情摧残弱小生命的冷酷性,来表达人物在残酷现实中迷茫、恐惧、生死、爱恨等等复杂情绪;同时展现作者与人物在现实中敢于向严寒抗争、不甘受辱、誓不低头、视死如归的冷峻品质。葬花词抒情自如,发自肺腑;字字声声,如泣如诉;把林黛玉富有诗意的性情特质表达得淋漓尽致,把她因寄人篱下的身世遭遇而愁恨无限的凄美情调刻画得入木三分。
    但要特别强调:以语言风格而论,林黛玉表面孤傲冷峻所体现的悲剧情结,并不是她的自绝于世、而是为世所迫;其底蕴寓意,恰恰有她怜惜草芥、珍爱生命、回归自然的平民意识与平等思想;以及勇于追求自由爱情的顽强精神。是为葬花词的核心价值。以《红楼梦》全局观照,春尽花落的结局,竟是红楼众美共同的悲剧命运,故而葬花词也就成为林黛玉吟诵的红楼谶诗。与曹雪芹同时代的富察明义有《题红楼梦》绝句云: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如
    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
    很明显,“似谶成真”不仅成为红楼众美人生命运的真实写照,也是皇帝治下中国民众共同的命运预言。这是葬花词之所以能产生强大艺术感染力的根本之因。
    从其遣词造句风格的源流观照,文学史上与葬花词具有相似意境的大作,还有明末唐伯虎的《落花诗》和《花下酌酒歌》两首诗;还可以前溯至初唐刘庭芝的《代悲白头翁》以及魏晋诗人某些相似意境的诗作。前文已详:魏晋诗人、刘庭芝、唐伯虎等文化名士,皆为专制之下权力争斗的牺牲品。就此而论,似谶成真的红楼诗词,还不止于《葬花词》,后文林黛玉的《秋窗风雨夕》和《桃花行》也具有相同浓厚强烈的悲剧意识。
    二、螃蟹咏
    螃蟹咏,是黛、钗二美附和贾宝玉的诗作。标题很明确,是“讽和”;即以讽刺为主题。以螃蟹的外表特征来讥讽世间的王孙公子,始于秦汉时代的民间;成形文字初见于东晋葛洪的《抱朴子》。故而,螃蟹自来有无肠公子、横行公子、横行介士的称号。贾宝玉诗作也已点明主题:横行公子却无肠
    所谓无肠,即冷酷无情之意。魏晋以来的门阀士族,皆为王公富豪子孙,似如当今二代之流。他们凭借祖荫袭爵受勋,强占社会资源,奴役底层民众;处世横行霸道,待人冷酷无情。中国社会历来被二代坑害奇苦,这是皇帝制度无法避免的顽疾绝症,更是中国文明不断轮回、停滞不前的诱因。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薛宝钗讽和的此联,正是对这一历史世情的无情嘲讽。
    林黛玉螃蟹咏首联之“铁甲长戈死未亡,堆盘色相喜先尝”,则是对皇帝治下朝堂文武将相的嘲笑和讥讽。铁甲长戈,典出南宋诗人陈郁笔记。陈郁在为皇帝撰拟进蟹的批答中说:内则黄中通理,外则戈甲森然;此卿出将入相,文在中而横行之象也。陈郁,南宋布衣出身;因才华出众受到皇帝宠幸。陈郁诗文,多表达高亢的爱国恤民情怀,比起前儒所宣扬的愚忠思想略有进步。
    在林黛玉看来,皇帝治下的文武大臣与公侯将相,无论假以多么威武、多么爱国的名义,最终都是专制之下极权的盘中餐;何况他们仅仅是为了自己的食禄在不停忙碌,还未必真威武、真爱国。林黛玉借螃蟹而做此讽,寓意比较隐晦,但却与宝玉常骂的国贼禄蠹不谋而合。所以,黛玉的螃蟹咏得到了宝玉的喝彩。但黛玉又有些许怜惜陈郁之意,她怕宝玉和众人不解,又把诗稿撕碎烧掉。
    三、咏白海棠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这是林黛玉的咏白海棠七律。她在诗中采用拟人化手法,夸张赞美白海棠的冰玉品质,色洁如梨花之蕊,风韵比白梅之魂;黛玉还以白海棠自视,赛仙境之月娥,胜秋思之娇娃。比喻奇雅、婉转风流。
    观林黛玉白咏海棠全诗,略嫌张扬任性;但却仍然体现着亲切平易的素雅风格。尤以颔联最为新奇别致。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一偷一借,运用巧妙,尽显白海棠出众风姿。该联风格,从南宋卢梅坡《雪梅》绝句袭化而来。卢梅坡咏雪梅绝句曰: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卢梅坡的咏雪梅,体现出高超的思辩艺术,为中国古诗难得精品;而林黛玉咏白海棠则运用拟人童话手法,具有异曲同工之效。
    俗众皆谓林诗“清高孤傲”;持此批评者,多是人云亦云、故作呻吟之辈。黛玉所采用诗典,皆出历代隐者或平民诗人之作。前诗有南宋陈郁,该诗有同朝卢梅坡。南宋卢梅坡与陈郁同是布衣出身,至今信息不详。从其诗文内容判断,只知其才华高雅,擅长咏花作绝,与刘过关系甚密。刘过,南宋文学家;又是一个处于末世乱世的布衣文化人。但他们才能卓越,志气超凡,都是当世俊杰雅士。林黛玉仰慕他们,更是她的个性底蕴具有平民意识的一个铁证。
    四、桃花行与柳絮词
    前文已探明:《桃花行》中东风所暗隐的历史背景,是南明各朝逐一覆灭之后、清廷对台湾郑明王朝的统一。从林黛玉《桃花行》的基调来看,当年初春温暖东风吹开的桃花盛景并没有使她高兴起来。当时的形势和背景已让宝玉得了怔忡之疾,黛玉肯定不会高兴。可见,今年的所谓“东风”并非好音。
    作完《桃花行》,再填柳絮词。林黛玉因柳絮飘离之态,有感于自身漂泊不定、寄人篱下的处境而填词舒怀。黛玉的柳絮词《唐多令》摘录如下: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对成毬,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唐多令曲牌,多为感怀伤离之调。加之其曲用韵冷僻,历代填词者并不多见。因该曲牌而出名的文学家,是南宋的布衣诗人刘过。因刘过名作《唐多令芦叶满汀洲》中有“重过南楼”之语,故而唐多令又称南楼令。刘过,文武全才,终生不第。他因感怀于南宋偏安的国运和自己的流离命运,其词多有悲壮之调。
    林黛玉的柳絮词,前两句中有两个典故名迹:一个是百花洲,一个是燕子楼。
    中国各地以百花洲为名的名胜较多。最有名的两处:南昌东湖之百花洲,济南大明湖之百花洲。如果以怀旧而论,林黛玉该词第一句的“粉堕百花州”,对南昌和济南的两处百花洲,都有吊怀之情。
    南昌东湖之百花洲,始于唐代中末期,为名士韦丹主持修建,筑有韦公堤。此时的大唐王朝衰象已临,韦丹伺候了唐顺宗和唐宪宗两任短命皇帝。韦丹,为官清廉刚正,颇得民心;死后追封武阳郡公,民间为其建有祠庙。韦丹主政南昌之初,东湖百花洲,奇花斗艳;韦公堤上,万柳成行。南昌百花洲于宋明时代繁华鼎盛,得历代名家吟咏。至清初时凋落,被政府侵占充公。何其不幸。
    再看济南百花洲。济南大明湖南之百花洲,更是文雅风流所在。北宋文史大家曾巩任济南知州时,建有百花堤。曾巩,唐宋八大家之一,思想文学成就俱高。至明代嘉靖朝,文坛巨子李攀龙在此建有白雪楼。李攀龙,才华风流卓越,处世狂放。之后他辞官归乡,专心著述。李攀龙与王世贞,都是“后七子”的领军人物,明代文化文学宗师。后七子主导的文学宗派以文励政,主张诗文风格复古,效法唐宋。其思想激进而渴求革新,他们复古之本意,实为明退暗进之策。但李攀龙的身后却极为凄凉。
    以上百花洲两例从表面的风景、历史文化实质寓意之角度,都可解释林黛玉的“粉堕百花洲”之喻。第二名胜是徐州燕子楼。此处古迹关系到两段历史以及几个历史风流人物。
燕子楼,始建于唐德宗时代。唐德宗李适,是一个苦命皇帝。他在位前期努力无比,迎来了回光返照式的大唐中兴,但为时已晚。至贞元期间,大唐开始衰败。徐州     燕子楼,贞元年间徐州刺史张建封为爱妾关盼盼所建,因楼形似如飞燕得名。关盼盼,贞元年间名妓,能歌善舞,多才多艺;风流文雅,品质坚贞。张建封怜美惜才,视关盼盼为红粉知己,纳为爱妾。张建封死后,关盼盼感于张建封知遇之恩,为其守节不再歌舞,直到终老。据说她是受到白居易的教化,最终独居忧郁而死,为张建封殉情。
    燕子楼的命运十分坎坷,唐末毁于战火;时徐州守将夫妻二人双双与楼同焚。后世之人因感慨于关盼盼的香艳故事和燕子楼不凡的历史变故,又多次重建。该楼因关盼盼风流美艳而名扬天下,曾得白居易、苏轼等文史大家和历代文人骚客不断唱吟。
    五、结束诗语
    综上所述,林黛玉的心里一一柳絮,是柳树和人一样有了感情、有了忧愁而白头的结果。那么,今春代表着春天讯使的东风又如何来左右它的命运呢?所以,柳絮只好在空中随风飘荡,无处寄身。所谓“春风杨柳”的风流香艳之辞,也不过文人的一梦尔尔。那么,柳絮倘若把自己的命运交与东风,这种随风飘荡的景象又何以忍观。
    林黛玉的柳絮词,同样表达了如同薛宝琴诗词内涵一样的亡国、丧家、失恋之落迫与苦痛之心境。如果再对照前面史湘云忽然变易了风格的柳絮词主题,可以说:今年“东风”之下的暮春时节,暗有一场不测之祸似如突发的那场大海啸一样即将来临。
    事实也是如此:大清王朝统一之东风带来的春讯,不但没有使贾府的荣华富贵继续辉煌下去,并且还遭受到新一轮的打击而终致覆灭。这是皇帝治下王公贵族无力杜绝的潜规则。贾府的覆灭,又使红楼众美似如春尽的花朵般纷纷凋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宝黛的爱情结局,自然难以幸免。黛玉诗词意境的悲剧气氛所要表达的,正是在逆境绝途之中对女儿花朵般生命的怜惜、对自由爱情无限渴望的凄美之情。
    诗,来源于生活。但在皇帝治下,残酷的生活并不能容纳诗人。这就是林黛玉表面看起来孤傲冷峻的根本之因。而其实她如柳絮般漂泊荡漾的心灵深处,只希望自己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拥有自由和爱情,能像一束花草那样静静地沐浴着阳光雨露;果然如此,即便凋落死亡之后,也并不稀罕天之尽头究竟有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香丘。
    诗人的悲剧,总是不停轮回;一个老的悲剧的结束,意味着另一个新的悲剧又重新开始。残酷的生活中,找不到自由和爱情的诗意;黛玉只好把自己置身于世外苦苦寻觅。她用自己的血泪和生命,换来了一个充满诗意的短暂人生。末世绝境之中的中国文化人,莫不如此。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中国文学史上的好诗佳句,无不因此而得。但是,如此意境凄美的好诗佳句却只能诗人和诗意的不幸——它与莫言先生的获奖作品一样,并不是中华民族的自豪与骄傲;而实是中国文化之不幸,更是中华文明之大不幸。
    本文选自唐都浪子《浪说红楼》之:论林黛玉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6/22 18:06:05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19:14:32    跟帖回复:
33
秧苗啊,真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19:15:21    跟帖回复:
34
秧苗啊,真绿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19:21:04    跟帖回复:
35
秧苗啊,真绿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19:34:01    跟帖回复:
36
白骨如山忘姓氏。衰草连天遮坟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9 19:57:50    跟帖回复:
37
张灵甫将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4 17:55:59   
38
    第十二篇《论宝姐》之:娶妻当娶薛宝钗(上)
    1、
    初读红楼的男子,大约都有过娶妻当娶薛宝钗的感慨。甚至,这种特殊的红楼情结还可能会伴随一生。可见,薛宝钗这个形象感染力之强大。红楼美女,多是才女。书中直接交待,薛宝钗不但具有深厚的艺术修养和渊博的文史知识,而且钻研经济仕途学问、通晓杂门左道旁收;并最终叫宝、黛、妙、云都曾不住叹服。
    曹雪芹最可贵的精神就是写实,红楼才女都是活生生的艺术形象。故,她们或多或少也有缺憾:黛玉娇妒、湘云咬舌又兼话多、妙玉孤傲、迎春木纳、探春自卑、惜春冷僻等等。算来算去、美中挑美,群钗之冠、百花之王竞非宝钗莫属。
    曹雪芹为其红楼人物命名,多用双关谐音的绝招,并具有深刻涵义;暗喻该人物的性格特征或关乎其命运结局,薛宝钗之命名自然不出此属。宝钗生于“丰年好大雪”的薛家,薛谐“雪”音;雪,喻白、喻冷、喻易逝之物;宝钗,又是轻年美丽女子的代称。晚唐李商隐之七绝《残花》诗曰:
    残花啼露莫留春,尖发谁非怨别人
    若但掩关劳独梦,宝钗何日不生尘
    李商隐是晚唐著名的悲情才子,又是曹雪芹最难忘怀的大唐诗人。从李商隐该诗的寓意可以来判断薛宝钗同样凄惨的命运结局:虽然她“战胜”黛玉、嫁了宝玉,但当贾氏败落、宝玉又空遁逃避,她只得关门独梦、闺房空守而致玉钗生尘。
    雪之白,是说宝钗如冰似玉,天生雪白的一段酥臂,曾让二呆子发痴妄想,成了黛玉所诉的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重要罪证之一。雪之冷,是说宝钗的处世哲学——事不关已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冷漠态度。雪之易逝,暗伏薛家随着四大家族所依靠的宫廷势力的覆灭也会很快没落;作为其中个体之一的宝钗自然不能幸免。
    钗黛尽失前嫌而合好的基础,是她们对自由爱情的不懈追求。宝钗曾对黛玉说:自已七八岁上也是够缠人、最淘气不过的,西厢、琵琶这类情书,早已偷偷读过;又从娘胎带来一股热毒,须配吃“冷香丸”才能镇伏。所谓热毒,是曹雪芹的春秋之笔,其实就是指女孩向往爱情的天性;并喻指人类各种正常的欲望。这就是说:宝姐之冷并非生来之冷,而是后天“随份入时”之冷——亦即儒家灭人欲、训导人们强行压制欲望的各种教条。
    生活中的宝钗,着装清淡素雅,不觉奢华;住所犹如“雪洞”一般,贾母曾为之不禁惊叹。宝钗为人罕言寡语,品格端方;因此,在任何人眼里,她都是个懂事的乖巧女子。连泼妇赵姨娘都对宝姐不禁赞叹,合府上下他人自不必言。读者对宝钗产生的爱慕情感除了以上的双关之解,还有宝钗的雪之白、冷,更是她纯洁高明、谦恭谨慎的风度品格。可见,宝钗因其白、冷而大得人心。
    2、
    曹雪芹的美学理念是辩证的。宝姐天生丰腴白净,非常漂亮。她的性格沉稳随合,行为入时豁达,又善于藏拙;人多谓黛玉不及。薛宝钗外表素雅、貌似白冷,但因天生“热毒”,却无法掩饰对荣华富贵的向往;宝姐填词云: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这是薛宝钗对待生活积极上进的态度。因天生“热毒”,更无法阻挡她内心对美的追求。宝姐诗曰:淡极始知花更艳。这是美学的映衬法则,是美的最高内涵与境界,是薛宝钗做为一个女性最为诱人的人格魅力。
    宝姐在大观园众多才女中首屈一指,是不争的事实。贾妃试才、咏芭蕉诗、题菊花律、和螃蟹咏、芦雪庵即景咏雪等诸多场合,都有诗才见识最为出色的表现,且比之黛玉、湘云更见谦恭,实属大难。她对大观园的画家惜春在关于作画颜料、技巧、构思方面的建议,何尝略逊于惜春。她在戏曲、佛学、茶道方面的见地,曾叫黛玉、妙玉这一对“清高之玉”口服心服。她曾打趣宝玉是杂学旁收,其实她更是博古通今、强记博闻、色色皆通。她总是寥寥数语,甚至一个词、几个字,便能切中各类学问的要害。贾妃试才之时,她给宝玉解诗之时牵扯的“绿蜡、绿玉”之说,便是见证。探春当家“主政”之时,宝姐又以其卓越见识和管理才能,为探春、李纨提供切实可行的帮助,为危机已临的大观园带来了勃勃生机。因此,她也一直是凤姐防范的对象,成为她和宝玉婚姻的一大障碍。
    宝姐的智慧在于她善于解决矛盾。她言行所关注的事件细节,总能让大事化小、让小事化了。这种处世智慧,绝非常人而有;且于她总是处理得相当得体。她曾指出黛玉在行酒令时的失口,真诚的一段笑谈,让黛玉心服口服;从此孟光接了梁鸿案,黛钗合一、尽释前嫌;不愧是山中高士晶莹雪。
    宝姐生活中的智慧,还表现在能准确地把握任何事情的“度”。其兄薛蟠受到柳湘莲的教训而吃了大亏,薛姨妈一怒之下便要“大动兵”对柳大侠实施制裁;而宝姐在关健时刻仅用几句话,就点明该事的性质、压下母亲的怒火,制止了可能要恶化发展的事态。金钏冤屈致死,宝姐在王夫人面前的一番话,三言两语就将事摆平,并拿出自己的两件新衣服给金钏做“老衣”,让王夫人顿然释怀、感激不尽。其嫂夏金桂因夺家权、争上下大闹胡为将母亲气胡涂之后,她对母亲轻轻一语即中要的,使家事暂时平息。
    《红楼梦》开篇有联:身后有馀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是关乎世事情理的大学问;从某一角度讲,也是为人处事可贵品质。而宝姐一个小小丫头竟能领悟得如此深沉、行得如此得体,其之观于大局、能言善辩、精明干练不由得令人叹服。
    3、
    我们都因宝黛对不公平现实的抗争精神而误解了宝钗对生活热爱的积极态度;我们都因宝黛的精神恋爱而陷入了“二元论”的泥潭又抹杀了宝姐追求爱情的顽强品质。较之黛玉而论,宝钗劝勉宝玉去追求功名来安身立命只是生活价值观的不同;而并不代表宝钗对自由爱情的放弃与决裂。试试看,当宝玉以自己木石爱情的暂性胜利而来调笑宝姐爱情之时,他忽然就领教了愤怒的宝姐前所未有的猛烈回击。
    心无红尘、不食人间烟火、自以为与黛玉拥有圣洁爱情的贾宝玉,一开始根本没有把宝钗个宝贝,但他还是不禁为宝姐雪白的一段酥臂而发痴。当他从莹儿处领略了宝姐内心深藏的爱情之后,也曾禁不住赤裸裸慨叹:赶明儿还不知哪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儿两个呢。此心此语虽然下流,却是发自内心的爱慕。
    钗黛判词云: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妹寂寞林。宝姐在宝玉心里的位置其实与黛玉相当,并无高下之分。宝玉天生尚情,不得不对雪空悲,感叹心事虚挂。宝玉心爱黛玉,是出于先天怜香之心;他又放心不下宝钗,又是后天惜玉之怀。如此的两难之境,正是现实生活中爱情的本质特征,逼得宝玉必须有所取舍。
    生活对贾宝玉开了个极大玩笑,戕杀了他的先天所爱;却又赐给了他一个晶莹聪慧的宝钗。至今,我们乐于接受的《红楼梦》悲壮结局是:宝玉对黛玉难忘初心,终于狠心地舍下宝钗而去。对此结局,其实最应一大哭:《红楼梦》并没有这个明确结局;有结局的,只是贾府的必然覆灭。而贾府覆灭的背后之因,才是浇灭宝玉爱情之火的真正原凶。如果现实中真的存在后来的境况,而又面对薛宝钗如此晶莹慧灵的娇妻,贾宝玉怎能舍得一走了之。骗鬼去,反正我不信。
    元芳,你说呢?
    本文改自唐都浪子《浪说红楼》之:论宝姐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7/4 18:01:13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5 17:52:52   
39
    第十二篇《论宝姐》之:娶妻当娶薛宝钗(下)
    1、
    毋容置疑,薛宝钗是礼教熏陶之下一位典型的贤良淑女。而以其天生具备的“热毒”与其不凡才识观照,同时她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革新者。宝钗的革新精神,较之宝黛的判逆精神并不相让而实有过之。宝姐做诗论画,风格独异;总是能命意新奇、别开生面。可见其性格底蕴,并非循时守旧。
    四十二回之末,钗、黛通过行令吟句不慎、简简单单一次口误的交流即能合一,说明她们之间并不存在判逆者与卫道者的根本冲突。接下来五十五回之后的探钗改革,也能见证宝姐并不是等同于王夫人、凤姐的那类主子的顽固不化。但是,因其特殊的社会地位,又决定宝钗必然是一个封建礼教的忠诚信仰者和自觉执行者。
    现实生活中,人的社会属性和自然属性之间产生的必然矛盾,奠定了薛宝钗性格的基本特征;最终,她和判逆的宝黛一样,也不幸沦为封建社会可悲的殉道者。她天生之“热毒”,似如宝黛的判逆精神一样热烈,需要服用后天特制的“冷香丸”——即服从于时俗礼教而来强行压制才能镇伏。这是形成其性格格局的特殊因素。
    薛宝钗这个特殊封建淑女形象的复杂性与多重性,造就了其形象丰富多彩的特征:沉着而热情,稳重而新锐;有血有肉,亦正亦奇;感情饱满,精神焕发。有时想来,其实《红楼梦》并不神秘,它是一个追悼红颜亡灵的大祭坛。曹雪芹所处的时代,无数地位低贱女子的悲惨遭遇让这位伟大文学家心灵颤栗的同时,像薛宝钗这样美丽多才的富家千金们——她们终生殉道所换来同样悲惨的人生命运结局,更令他无法释怀。因此,他在开篇就发出了“金钗雪里埋”的深深哀叹。
    2、
    诚然,宝姐性格特征所造就她在平时的言行特征,曾让许多读者对她颇具微词。这好理解;尤其是宝姐在宝、黛、钗三角爱情婚姻纠葛中的模糊态度和实质作用,最能体现宝姐这一形象的特殊性。《红楼梦》是写实的艺术和艺术的写实。前面已详:宝姐也是天生具有革新精神的时代新青年、又是一个美丽多才的聪慧少女。以人的自然属性因素而论,她不可能不对具有强烈判逆精神贾宝玉产生爱情;宝钗、宝玉之间所不同的,只是生活价值观。甚至,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几乎用血和泪的事实证明了一个真理:人类的革新精神和判逆精神,同样都是促使人类文明进步的永恒力量。
    所以说,金玉良缘之论,并非全是心机不凡的宝姐为了其爱情婚姻而预设玩弄的阴谋;在我看来,其实是曹雪芹对他们追求自由爱情的美好祝福。但是,由于封建道德和封建礼教的束缚,让宝姐把与美丽生命同时诞生的热情,都像服用“冷香丸”那样而来强行掩饰;而却因情敌黛玉情不自禁的一次“良辰美景奈何天”的口误,而使两人终于得到共鸣。钗黛合一,如此美妙的爱情之意,如同巨石之下顽强挣扎、生长的小草,终于有了机会吐发出绿色生机。
    钗黛合一的结局见证,宝钗平时虽然连黛玉那样痛苦曲折表达自己感情的勇气也没有;但宝姐的潜意识中,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的婚姻并非与生俱来的铁律。即如她自己为了安慰黛玉、也会情不自禁地透露消息说:自己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琵琶、西厢早就偷偷读过了。
    因此,当有了“良辰美景奈何天”的共鸣之后,钗、黛两个情敌尽释前嫌,成为真诚的、并肩抗争的好友;这就是让宝玉后来惊问“是何时孟光接了梁鸿案”之因。当然,恋爱时期情敌之间为保护自己爱情而处处防范对方、或表现出适当的醋意或反击,其实是真正甜美爱情的体现,并无是非正误之分。因封建礼教的廉耻观所致,宝姐的爱情似乎显得更为完美含蓄。比如其兄薛蟠曾赌气说过她私爱宝玉的话,气得她整整哭了一夜,任由眼睛肿成红桃。如果不是心头爱恨深切,怎能让一个聪慧的少女眼泪横飞。
    宝姐对爱情、对情敌的超然态度,实属难能可贵。但是,宝钗之对待爱情又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愚忠或退让。当自己付出的真心真情被宝玉无视并羞辱之后、又见黛玉正在洋洋得意,宝姐立马借扇机带双敲,及时给予情敌狠狠的反击。
    曹雪芹不是脸谱作家。宝姐用智慧和爱心征服了情敌黛玉,并不是人所猜疑的那样在使用阴谋诡计;宝姐更不是横在木石姻缘当中、拨乱其间的小丑。红楼梦中的美女才女,也没有一个高大全的形象;哪怕是最接近完美的宝姐也不例外。诸位,我们总不能要求宝姐展示一个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而主动退让出局,才算道德品质的完美无瑕吧?
    曹雪芹始终都很清醒。所谓自由爱情,首先是一种平等关系:即每个人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宝姐对宝玉的亲昵态度,是爱情而不是阴谋;她更不是破坏宝黛木石爱情的元凶。但他们之间的爱情和美意,最终都成为封建反动礼教、封建虚伪道德的牺牲品和陪葬品。正因为如此,他们的人生才更显得悲壮、他们的爱情才更值得纪念和讴歌。这正是曹雪芹的血泪之旨。
    3、
    宝姐是美丽的。之所以如此说,她身材丰腴、肌肤如雪、乌发如云;她脸若银盘、眼如水杏、樱口翠眉;她如冰似雪,捧在手里都怕化了。她让贾府合家上下慕其美丽,连连叫好;是她让无数读者如醉如痴,终生爱慕。
    宝姐是智慧的。之所以如此说,她的诗歌文章不必多论,她的管理才能有目共睹。她在学术、绘画、戏曲、茶道方面的见识,令大观园几位清高之士都能心悦诚服。她的智慧,总能使别人感到棘手的问题、而在她的三言两语之间迎刃而解。她令无数读者迷恋的同时更加清醒。
    宝姐几乎是无可挑剔的。难怪湘云和黛玉打嘴仗之时反问:你若能挑出宝姐姐的不是,我才服你。的确,宝钗就是挑不出不是;最终让清高的黛妙二玉俱服;让不论是褒是贬的读者不得不服。
    宝姐几乎是完美的。她的完美形象,是曹雪芹理想中美学理念的尽情展露。美玉有瑕;薛宝钗近乎完美的艺术形象,应该是曹雪芹对完美不断追求心境之喜悦与苦痛的同时释放。
    宝姐也是可悲的,可悲的是宝姐太有志气。之所以如此说,是她用后天之冷把先天的热情强行掩饰压制;她把儿女情长放于人生的次要地位,而把进宫入侍作为第一理想。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生得花月貌,自求富贵门。这是永恒的中国现实,你敢不承认?强权时代的有志女子,或许惟进宫入侍才会有施才于天下的一线机会。当今的你,可以认为她太贱;但谁又敢说自己崇高?薛宝钗已经表达得相当含蓄。
    宝姐更是可怜的。之所以如此说,她最终成为皇帝治下的牺牲品和反动礼教的殉道者。宝姐的完美形象和悲惨的人生命运形成鲜明对照,是对强权时代的诅咒。薛宝钗完美形象的背后,是曹雪芹以饱蘸血泪之笔投向强权的标枪,并预言了它的覆灭。曹雪芹通过对薛宝钗近乎完美形象的深入刻画,以他对完美内涵独具匠心的塑造与诠释,揭示了极权专制必然走向灭亡的铁律。
    本文选自唐都浪子《浪说红楼》之:论宝姐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7/5 18:00:1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8 16:17:24    跟帖回复:
40
暂结。十二钗论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1 19:23:49    跟帖回复:
41
下面论宝琴——我最钟爱的红楼才女形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18:54:02    android
42
感谢凯迪为我推广。居然有如此读者。








回帖人:
jlee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19:45:05    跟帖回复:
43
1、前面说过,贾琏与多姑娘的情事,起源于巧姐儿的一次生病。巧姐儿久病难医,通过求神问卦,说需要斋戒半月、不许贾琏和凤姐同房。因多姑娘生性淫乱、风骚、贪财,贾琏不过是一次生理的需要而在风流快活;结果又勾搭成奸。这件事情暴露了封建专制之下文化活动的单一性和无聊性,也是封建伦理制度长期压制人欲的结果。
    多姑娘的丈夫鲍二,是宁府当家人贾珍的走狗奴才;多姑娘,原本是贾珍的相好。凤姐暗中制裁多姑娘,主要是为了防范宁府势力向荣府渗透。所以说,凤姐醋劲大发、借事为由逼死多姑娘,其事本质,是宁荣两府嫡庶斗争的次生结果。多姑娘和鲍二的夫妻关系,此为一说。
    2、贾琏与尤二姐的婚姻,合乎封建社会的一夫多妻制。首先,情感方面,他们之间具有一定程度的自由爱情成分;也是因凤姐忙于家事而轻慢了夫妻感情所致。其次,封建社会的宗法制度,是主要因素。凤姐因下红之症而生育无望,导致贾琏偷娶尤二姐的主要借口,就是重男轻女的子嗣问题。贾琏的这个借口,在宗法社会中很合理、在封建婚姻制度下具有权威性;即儒家倡导的人伦与忠孝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比如说,贾琏因子嗣问题休了凤姐,亦不为过。不料,这些理由却恰好触及到凤姐的痛处;也与她天性中具有的自由平等思想相违。


    3、凤姐谋杀尤二姐的手段,确实毒辣。她的起意和动机,应该是向男权制度的复仇与宣战;具有一定的叛逆性和正义性。这正是我们在《红楼梦》中能体会到曹雪芹对凤姐有所偏爱、有所偏坦的主要原由。凤姐对尤二姐的谋杀计划,正是瞅准了封建伦理制度、婚姻制度、宗法制度之间的空缺和其间相悖的矛盾才得以实现。并且,让世人几乎找不出任何破绽。倘以凤姐具有的自由爱情意识和平等婚姻思想之角度而论,她不过就是在维权和维护自己的尊严。因此说,尤二姐案的本质,还是在于封建社会各种制度中许多违背人性的弊害和其中相悖的矛盾。
==========================
这就是强词夺理了。歌颂司法腐败,不但杀了情敌,而且谋杀无辜的胎儿,还能找出什么可法性、归为天性的自由平等?莫不是杀人的自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7 18:28:17   
44
转至第43楼第 43 楼 jlee 2018/7/12 19:45:05  的原帖: 1、前面说过,贾琏与多姑娘的情事,起源于巧姐儿的一次生病。巧姐儿久病难医,通过求神问卦,说需要斋戒半月、不许贾琏和凤姐同房。因多姑娘生性淫乱、风骚、贪财,贾琏不过是一次生理的需要而在风流快活;结果又勾搭成奸。这件事情暴露了封建专制之下文化活动的单一性和无聊性,也是封建伦理制度长期压制人欲的结果。
    多姑娘的丈夫鲍二,是宁府当家人贾珍的走狗奴才;多姑娘,原本是贾珍的相好。凤姐暗中制裁多姑娘,主要是为了防范宁府势力向荣府渗透。所以说,凤姐醋劲大发、借事为由逼死多姑娘,其事本质,是宁荣两府嫡庶斗争的次生结果。多姑娘和鲍二的夫妻关系,此为一说。
    2、贾琏与尤二姐的婚姻,合乎封建社会的一夫多妻制。首先,情感方面,他们之间具有一定程度的自由爱情成分;也是因凤姐忙于家事而轻慢了夫妻感情所致。其次,封建社会的宗法制度,是主要因素。凤姐因下红之症而生育无望,导致贾琏偷娶尤二姐的主要借口,就是重男轻女的子嗣问题。贾琏的这个借口,在宗法社会中很合理、在封建婚姻制度下具有权威性;即儒家倡导的人伦与忠孝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比如说,贾琏因子嗣问题休了凤姐,亦不为过。不料,这些理由却恰好触及到凤姐的痛处;也与她天性中具有的自由平等思想相违。


    3、凤姐谋杀尤二姐的手段,确实毒辣。她的起意和动机,应该是向男权制度的复仇与宣战;具有一定的叛逆性和正义性。这正是我们在《红楼梦》中能体会到曹雪芹对凤姐有所偏爱、有所偏坦的主要原由。凤姐对尤二姐的谋杀计划,正是瞅准了封建伦理制度、婚姻制度、宗法制度之间的空缺和其间相悖的矛盾才得以实现。并且,让世人几乎找不出任何破绽。倘以凤姐具有的自由爱情意识和平等婚姻思想之角度而论,她不过就是在维权和维护自己的尊严。因此说,尤二姐案的本质,还是在于封建社会各种制度中许多违背人性的弊害和其中相悖的矛盾。
==========================
这就是强词夺理了。歌颂司法腐败,不但杀了情敌,而且谋杀无辜的胎儿,还能找出什么可法性、归为天性的自由平等?莫不是杀人的自由?

歇上吧。
从来不与满脑子标准答案的人交流。累。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7/18 0:54:0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25 18:00:51    跟帖回复:
45
红楼丫头,马上发布。
19451 次点击,48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唐都浪子:《红楼梦》三大主角之凤钗黛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