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1 20:26:25    跟帖回复:
91
  苏浩面对粗暴的干爹如何应付  能和干爹老徐处理好关系吗 他能在工地恶劣的环境里坚持下去吗   敬请关注下一章的内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1 23:39:51    android
92
冒个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10:06:59    跟帖回复:
93
          第29章  师徒情深

   迷迷瞪瞪的跟着老徐上了工地,老徐是多年的砌砖老师傅,砖头在他手里就像一块快麻将,放泥落砖一气呵成手法相当老练娴熟,闲暇的时候嘴上叼着烟享受着看着累的吭哧吭哧正在递泥浆递砖的苏浩,嘴角带着不屑的嘲笑,苏浩看到他那个样子心里的斗志倒越发旺盛了,心想可不是让你这老头子把我看扁了。
    
    苏浩的活是帮着老徐打下手,提水泥桨和递砖块,一次提两小桶水泥桨重若千斤走路的时候摇摇晃晃感觉两只胳膊要断了,又酸又疼让他两眼发黑脑门不断的冒汗,老徐这个粗鄙的大老粗是不会心疼人的,还嫌他干的慢了,不断在催促他快点,也许这样的活对于老徐来说不算什么,要是连这些活都干不了那也不用在工地上混了,工头是不会因为谁年龄小去照顾谁的,来这里就是卖苦力的,也许老徐是想给他来个下马威,让他知难而退。

    这反倒把苏浩的斗志激起来了,既然出来了就没有退路了,呲牙咧嘴的坚持着。

    老徐看他累成这个德行,慢慢悠悠点起一支烟悠哉悠哉的抽着磕着手里的泥瓦刀看着他幸灾乐祸的说:“小崽子,还能干不,干不动早点说,别在这鬼地方受这个洋罪,”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真的想回家算了,真他妈的不是人呆的地方,但是想起出门前老爹交代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咬着牙打肿脸充胖子说:“没事,在多干几天就好了,”老徐嘿嘿一笑说:“那就好,就怕你娃没种。”

   干了一天活下来累的快爬不起来了,在家里从来没有干过这样重体力高强度的活,浑身好像散架了又痛又累,手里也磨出几个水泡,晚饭没有吃几口就累的爬在床上不想动腰酸背痛,想起在家里的时候割麦子,割到中途也是叫着腰酸背痛,大人们虽嘴巴说小娃娃没有腰让他不要偷懒,但停下歇歇家里人是不会说什么的,到了这里就一样了,就像老徐说的那样这里没有爹妈照顾,一切全凭自己。

   再累再苦还是坚持下来了,干的久了也就慢慢的适应了,半个月下来他单薄的身体显得越发的瘦弱,不过倒练就一把子力气,胳膊更加结实了,晚上瘫在床上再也不要受老徐磨牙打呼噜的影响,也跟死猪一样睡的贼香,终于和这个打工的群体融为一体了。
  
      后来慢慢发现老徐酗酒严重,常常喝的五迷三道去上工,闲暇的时候还喜欢和别的老头子说个荤段子什么的,和老徐在一起快一个月了,他还摸不透老徐那喜怒无常的脾气,心情不高兴就冲着他发火,搞得每次看到他心里就犯怵。

   一次老徐砌墙的时候让他帮着放水平线,放偏了一点,老徐凶巴巴的骂道:“给老子放好,连这点事都做不好,要是老子干脆一头撞死算球,饭都吃到狗肚子里了。”他越骂苏浩越紧张放不好,把这个活阎王惹急眼了,大发雷霆一脚把一小桶水泥浆踹到他脚面上骂道:“你狗日的眼睛长在球上了,偏了这么多你看不到呀,要是都和你一样,还不他妈的喝西北风去,能干了就干,不能干趁早给老子滚蛋。”

   苏浩委屈的眼泪快掉下来了,在家里的时候啥时候受过这种气呀,恨的牙痒痒的心中暗骂,老子好歹是你干儿子,你妈的仗着有点手艺咋一点人情都不讲,牛气什么,他努力的不让眼眶里的眼泪滚出来,对着这个喜怒无常的老不死,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回到工棚越想越觉得委屈,真的想一走了之算球,何必呆在这个鬼地方受这个鸟气,真是受够了。

    闷着头在被窝里想想老爹说过的话,再说自己退学也是自己的选择,就这样回去咋给老爹交代,又想二叔的两个可怜的娃娃,要是这点委屈都受不了,怎么照顾娃娃们上学,然后自我安慰说,农村的老头不都是这个德行嘛。
    后来老徐再发脾气的时候他就当耳旁风了,他骂他的我干我的,慢慢老徐发现他挺能忍,反而对他友善了许多,干活的时候对他说:“他妈的,小崽子你狗日的不错嘛,能受得了我的臭脾气,有种,对老子的口味,我知道我脾气不好,以前跟过我的徒弟受不了我,都走球了,看不出来你细皮嫩肉的还能受得我了,咱爷俩还算投缘,以后跟着我吧谁欺负你,你尽管给我说。”

   苏浩再也不像以前那么怵他就驴上坡说:“干爹,我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爹说你脾气不好,但是耿直,出来学手艺哪能不受点委屈呢?”老徐听了哈哈一笑瞪了他一眼:“你他娘委屈啥了,我是你干爹又是你师傅骂你几句咋了,还想给老子记仇还是咋的,老子小时候学艺也是这样过来的,不想吃苦受委屈,你能学啥球?”老徐经常改不了就是一口脏话。

   和老徐呆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苏浩赶紧讨好的拍马屁说:“干爹教训的对,严师出高徒,我爹常说玉不琢不成器嘛。”老徐得意的看了他一眼说:“嗯,这话不错,你狗日的越来越上道了,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闲暇之余老徐喜欢和另外几个老头一起光着膀子一起喝喝酒,打打牌什么的,可惜老徐牌品不咋滴,喝完酒就开始耍酒疯输急眼了就破口大骂,然后酒醒了又跟没事人一样,时间就了都知道他这脾气,也就是见怪不怪。

    时间长了倒和老徐处出感情了,每次看到老徐喝酒苏浩总是劝他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老徐不在乎的说:“老子一辈子就这样了,和你们年轻娃娃不一样,岁数大了,烟不能少,酒不能断,就这么点爱好,都半截身子快入土的人了,还管球它身体好不好,活多一天就算是赚的了。”

   听着老徐又糙又略呆伤感无奈的话,有点替他难过安慰他说:“干爹,你身子这么硬朗,一顿能吃几个馒头,咋说这话,你肯定能长寿,”老徐哼了一声不领情说道:“你少给老子拍马屁,老子啥身体自己能不知道了,从小就出来在工地上日晒风吹的吸灰尘,罪没少受,可惜到老了没有挣下钱,”说着又长长的叹了一声:“哎——,他娘的,农民就这个球样子,你说你个年轻娃娃在这能混出个啥出息。”

   苏浩心里颇不好受问道:“干爹,你不教了我了吗?”

    老徐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的点起一支烟吐云吐雾的慢慢悠悠的抽起来,抽完掐灭烟头扔在墙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娃娃你和我们这些老头子不一样,我们这些棒槌都是没有读过书的文盲,只能出来拿着命做苦力到老了落下一身病,你应该到沿海大城市闯闯,在这山沟里混一辈子还不是这个臭德行,讨个婆娘都难,不是我不教你,你想想老子的话是不是这个理儿,你跟着我能混出个啥?”
  
   苏浩听的心里热热的说:“干爹,我再跟你学一阵子吧,技不压身嘛,以后就是自家盖房子好赖也能搭把手,”老徐爱搭不理的说:“随你的便,听不听是你的事,以后在这工地有个啥幺蛾子别管老子没有告诉你。”虽然老徐嘴上那么说,但是接下来的日子老徐还是教了他很多,看多了以后,苏浩就有点跃跃欲试想试试自己学的怎么样。

    一天老徐在抽烟的功夫,苏浩就自告奋勇的说:“干爹,你多歇一会,我来弄一下子,”老徐看了他一眼说:“也好,看看你这个闷葫芦学了这么久,有没有学出啥,砌的好,老子晚上请你喝酒,砌不好,惹的老子不高兴就踹你狗日的几脚,”苏浩像得到鼓励一样,经过这几个月老徐精心指导,也掌握一些窍门,熟练的拿起泥瓦刀手中飞舞着砖头,十多分钟就砌好一排整整齐齐的红坯墙。

    老徐有点吃惊没有想到这货这么快就出师了,照着屁股给他一脚,苏浩以为自己砌的不好,惹的他发火了,心想完了,没有想到老徐踢完后脸上终于有了欣慰的笑容骂道:“狗日的,你学的倒蛮快的,你再这样下去老子要下岗了。”

    苏浩听到这里心里松了一口气忙说:“干爹,你永远是我师傅,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娃,哪能威胁你的江湖的地位,”老徐少有哈哈哈一笑说:“少给老子灌迷魂汤药,夸你一下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来接着弄,老子今天高兴我给你当小工给你递砖拌泥浆。”

    苏浩一听心里窃喜嘴里却说:“哪敢让干爹干这样的活,你歇着,我自己来就好,”老徐心里高兴但是嘴巴不饶人的骂道:“少废话,趁着老子心情好,你好好表现,表现好了老子晚上请你喝酒。”

   不到收工的时间,苏浩就提前完成了任务,老徐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了,收工以后,心情不错的老徐破天荒的第一次请他喝了一次酒。

    未完待续  喜怒无常的老徐和内向的苏浩会有什么故事  敬请关注下一章  欲哭止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12:20:43    回复 92 楼:
9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14:23:27    跟帖回复:
95
   第30章   欲哭止泪  

    到了99年10月份赶上国庆节大阅兵,老板难得给大家放了一天假,整了一台17寸的彩电实况直播大阅兵盛况,听说这次国庆大阅兵规模空前,场面壮观,参阅部队都是精锐之师,这样的规模和阵容,在我国历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

   一群农民工兴高采烈看阅兵盛事,这个时候不管是农民还是市民,大家的民族自豪感都油然而生了,大伙边看边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但是这帮没有文化的棒槌们又说不出个所以然,老徐得意洋洋的说:“你们吵个球,老子这儿有个文化人,让他给你们讲讲,”说完一把把苏浩拉起来说:“来表现表现,别给老子丢人。”
  
   苏浩开始文绉绉的像个老师一样从解放后的大阅兵讲到阅兵的意义,下面的泥腿子一阵闹哄哄说:“去你奶奶的,你说的文绉绉的,你咋不去当外交部发言人呢,说简单点,”苏浩有点哭笑不得的说:“这说明了一个道理,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大家七嘴八舌的说:“娃娃你还是坐下吧,你教小学生呢。”
  
    晚上老徐带苏浩和几个平时玩的不错老头子一起去镇上的夜市闲逛,在夜市大家吃了一些凉菜啤酒,推杯换盏酒足饭饱后,老徐对他说:“小崽子,你先回去吧,我们老哥几个还要去逛逛。”

    苏浩知道他们几个又要去找小姐了,每到放假或发工资的时候,这些老婆没有在身边的老头们,就喜欢来到镇子里简陋古朴的小巷子把压抑了许久的空虚排解出去。

     听老徐这么说苏浩只好知趣的说:“好,我去看看夜市有没有旧书摊买几本书带回去看看,”老徐不耐烦的说:“真球啰嗦,跟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旁边一个老头王天来说:“老徐你狗日的是不是憋不住火了,看把你猴急的,”老徐哈哈一笑说:“你狗日的也不一个球样,说老子干球。”

   “狗日的咋还不睡?”老徐好像又喝酒了,拿着没有喝完的啤酒瓶醉醺醺的一身酒气走路摇摇晃晃的,扶着门框歪着头看到苏浩还在看书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苏浩心想这都几点了,你可算回来了,看老徐喝的五迷三道的可不得得罪这个愣货,免得又招他一通骂只好说:“晚上喝点酒肚子闹腾,睡不着看会书。”

   老徐猥琐淫邪的一笑:“啥睡不着?”

   然后摇摇晃晃边走边往嘴巴灌酒嘴巴不闲着继续说道:“你狗日的是不是看到我们去搞女人 你是不是也想了,你还是个原装货吧,还是你好呀,千万不要跟我们这些老鬼学,女人那些东西沾不得,只要你一沾,就见天想了,既花钱又废精,”然后歪歪倒倒的摸到自己的床跟前踢掉脚上的鞋子往床上一躺嘴里嘟嘟囔囔骂了一句:“日他个娘的,没搞的时候想,搞了又后悔,他妈的。”

  老徐一连串的感慨让苏浩有点害臊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老徐看他一声不吭就抬起头看了看他说:“你害臊个球哩,咋了是不是看不起老子,你看得起看不起老子都无所谓了,你这个生瓜蛋子,”苏浩感觉不能让老徐觉得自己冷落了他赶紧说:“干爹,你咋不干娘接过来给你洗洗涮涮照顾你多好,免得你一天到晚猴急猴急的。”

   老徐还是那副臭德行说:“老子倒是想,你娃娃又不是不知道,你干娘在家里还要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娃娃一大堆烂事,都出来了,家里的地咋办,全家老小喝西北风?”

    看他说的心酸,苏浩缓解气氛逗他说:“干爹,你可以隔一段时间回去一次,你跟公牛一样,回去把汤汤水水发泄完了再来多好,免得你憋住个好歹来。”

   老徐居然被他逗笑了,对他的态度总算缓和了一点说道:“难得你狗日的还会跟老子开玩笑,你以为回家一次就那么容易,家里离这里一百多里,平时放假也就一天半天的,工地的钱又不是月结的,难道空着手回去呀,有那个来回路费还不如把钱邮寄回去给家里添点油盐酱醋啥的。”

    说到这里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哎,咱农民苦呀,这个鬼地方娘们都没有几个,呆的久了,看到老母猪就跟貂蝉一样,谁不想见天搂着娘们睡觉,可咱农民就他娘的这命,谁他娘的愿意把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便宜了那些婊子。”

    说着说着老徐蹲在地上,突然嗷嗷大哭起来,自从认识老徐这么久,从来没有看到这个凶神恶煞的糙老爷们在人前哭过,苏浩一下被他搞的不知所措也有点难过,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忙说:“干爹,不要哭了,不早了,睡吧,明儿个还要上工呢。”

   老徐哭的很投入突然被他这么一提醒感觉在这个小崽子面前哭鼻子有点丢面子,脸上挂不住了抹了一把眼泪又恢复以前那个凶巴巴的样子说:“老子啥时候哭了,狗日的,”然后又转移话题继续训他说:“要是老子发现你也去搞女人,老子打断你的狗腿,知道吗?”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16:39:36    android
96
问一下,为什么我现在可以回复,发不了新的帖子,提示锁定账号,什么情况?我哪里违规了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21:32:08    android
97
继续努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21:44:28    回复 97 楼:
9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3 11:26:25    跟帖回复:
99
  没人回复  是没有人看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3 11:53:48    跟帖回复:
100
    第31章   采花止渴

    老爹来信说有事让苏浩回家一趟,出来大半年还真是有点想家了,老徐带他去工头那里预支了一千块钱让他带回家,回到家里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要办证件,以后出门需要这个了。

    回到家里后,家里还是那个死气沉沉的样子,接二连三的变故让家里连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感觉苏家的几个爷们都老了许多,大叔已经出现白头发了,二叔拄着拐杖又当爹又当妈的啥都干不了,胡子拉碴精神颓废,消极到了极点,看到这样苏浩心里特别难过,好好的一个家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到了晚上老爹才从外面回来,他把从工头那里预支的钱给了老爹一部分,看着二叔可怜就准备把剩下的给二叔补贴点家用,想起小时候二婶对自己那么好,现在自己挣钱了,拿出点钱给孩子们也是应该的。

    当他给钱的时候,二叔死活不要嘴巴嘟囔说:“浩娃子,你在外面挣钱也不容易,我咋能要你的钱,你把你的钱攒起来,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看他推辞苏浩说道:“二叔,这个钱不是给你的,是留给两个娃娃以后上学用的,你这样没有个挣钱的门路,咋让娃娃们上学?”

    二叔听得眼睛红红的差点眼泪要流下来语带哽咽的说:“那我就收下了,就当我借你的了,以后慢慢还你,”苏浩说:“二叔你说啥呢,一家人说啥还不还的,以前二婶对我那么好,我这会儿挣下钱照顾一下两个娃娃也是应该的。”

    “不要给我提那个臭婆娘,丢下娃娃跑了算啥嘛,”二叔一听他提到二婶就跟炸锅了,刺痛他心里那根刺,苏浩急忙安慰道:“叔,你不要怪婶儿,她有她的苦衷,婶儿那么好的人……,”还没有等他说完,二叔就打断他的话:“你不要再说她了,再说你就把钱拿走,”看到二叔这么固执,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在家里忙了个把月,活也忙的差不多了,老爹说:“家里没啥事你早点去吧,跟这你干爹早点学点东西,你姨夫以前说咱家的风水烧坏了,以后有钱了把房子重新盖一下,住在这老房子里一辈子触霉头,”苏浩想想也是家里一连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可能真的跟风水有关,以前还真不信这玩意,有时候不信还真是不行就说:“我忙完手里的活过两天就走。”

    从家里走的时候,老爹让他给老徐带一点土特产,到了工地已经晚上七点了,发现老徐的床铺铺盖卷没有了,他心里一紧有点失落,心想干爹不在这里干了吗,看到隔壁的工棚还有人,就跑过来问里面一个和老徐玩的不错的老头赵大福:“福叔,我干爹呢,走了吗?”

    赵大福一看是他说:“浩娃子来了哦,你干爹到外面租房子去了,老家伙勾搭上咱工地的那个煮饭婆娘林仙儿,现在可能在家里滚床单呢,你小子最好不要去触这个霉头,就你干爹那暴脾气能一脚把你踹出来。”

    听到这里苏浩心里就踏实了,说了句:“没有走就好,”赵大福说的意犹未尽继续说:“不知道你干爹这个老不死的一把年纪了,能不能降住林仙儿那个厉害婆娘,”苏浩揶揄了他一句:“我干爹身子那么硬朗,一顿吃几个馒头,有啥降不住的,再咋样也比福叔你要强吧,福叔,你这是眼气我干爹吧。”

    赵大福忍不住嘿嘿大笑道:“狗日的,这么向着你干爹,老徐没有白疼你嘛,以后你也可以沾着你干爹的光,以后去食堂打饭,林仙儿这婆娘可以多给你两个馒头,”苏浩这个瓜蛋没有听出赵大福的画外之意还得意的说:“那是当然,我干爹的相好也算是我的干娘了,”这时工棚的另外一个老头王天来听了憋不住笑了出来说道:“老赵,你就损吧,苏浩还是个生瓜蛋子,你这拐弯抹角的他哪里听得懂。”

    经他一提醒,苏浩才后知后觉听出赵大福说的两个馒头是什么,这个可恶的老家伙,就对着赵大福说:“福叔,我告诉我干娘,以后打饭的时候往你碗里吐口水,一大把年纪了还不正经,”赵大福吧哒吧哒的抽着旱烟袋看苏浩终于回过味来,笑的被烟呛了几口眼泪快出来了。

    苏浩不再搭理赵大福,免得又中了这老家伙的套,转头问王天来:“王叔,我干爹住在啥地方,离这远不?”

    没有想到赵大福还是没有放过他,调侃他说:“咋了,这么晚你还想去蹲墙根偷听吗?”

    王天来插话道:“老赵,你越老越不正经了,苏浩还是个半大的娃娃,你不要把他教坏了,老不正经的,”赵大福哈哈大笑道:”管你个球事哩,看把你正经的,和他开个玩笑能咋滴了,”苏浩向王天来打听清楚老徐的住处后,赶快退出来,免得被赵大福调侃个没完。

    林仙儿他是认识的,这个强势泼辣的婆娘在工地上干煮饭的活,半老徐娘还是有几分风韵犹存的姿色,走起路来胸脯子一波三颤让工地上的光棍只流口水,她在工地也干了好一阵子了,以前她男人也在这里,两口子天天干架,这野蛮婆娘把她瘦弱男人经常打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大家看笑话一样把他们干架当作一种乐趣,后来男人受不了她就回家了,没有想到老徐和这个女人勾搭在一起,看来真是饥不择食了。

    第二天苏浩把从家里带来的粉条和柿饼给老徐带过去,看他来了老徐还是不改那副死样子说:“小崽子啥时候来的,家里的事都弄好了吗?你爹咋样了?”

    苏浩手里提着东西说:“家里都好着呢,我爹让我给你稍带东西给你改善改善伙食,东西放哪儿干爹,”老徐只顾抽着烟吞云吐雾也不说句谢谢的话淡淡的说:“你把东西放到里屋灶台上。”

    提着东西到了里屋,发现林仙儿还窝在床上,衣衫不整的露着半个白花花的胸脯子让他有点尴尬,林仙儿倒是没有不好意思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热情的说:“浩娃来了哦,还蛮孝敬你干爹的嘛。”

    他对着这个不知道应该叫干娘还是叫啥的女人有点不知道说啥了,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只好敷衍道:“孝敬干爹是应该的嘛,”放下东西赶紧退出屋去,林仙儿倒是对他蛮客气:“浩娃子,你晚上下工了,过来婶给做点好吃的。”

    还没有等她说完,老徐哈哈一笑说:“你小崽子最好懂事点,晚上我和你师娘有活要忙,你没屁事给老子滚远点,吃啥吃,要想吃好的以后老子请你,别来打扰老子,”林仙儿在里屋听了笑骂道:“老徐你就是个老抠,你说的这叫啥话,人家孩子大老远给你送吃的过来,你连句客气话都不会说就赶人家走。”

    老徐这个活阎王在林仙儿面前也变得温柔多了,和她打趣说:“老子是他干爹又是他师傅,吃他点东西还说个啥球客气话,那不是见外了嘛,”苏浩也懒得听他们骚情的打情骂俏,知趣的说:“婶子那我先走了,你们有啥事接着忙,”老徐说:“滚滚滚,没点眼力劲儿。”

    上工的时候苏浩看到老徐比以前和蔼多了,虽说脾气依然很冲满嘴脏话,但是态度大不一样了,有了女人的滋润还真是不一样,脸上笑容也多了起来,看他心情不错苏浩和他开着玩笑:“干爹,你是怎么把林婶拿下的,你这么大岁数泡妞倒是有一套嘛,”老徐被他拍的美滋滋的很是受用,抽着烟瞪了他一眼说:“你个生瓜蛋子问球那么多干啥,咋了,你也想女人,看老子这样,你狗日的眼红了。”

    虽说老徐说的凶巴巴,苏浩知道他很享受这种被捧的感觉继续拍着马屁:“活到老学到老,技不压身嘛,你是师傅应该多教教我,以后早晚用得上。”

    老乡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连脸上的褶子都笑得挤出来了,猛吸了一口烟,呸 的一声把烟头吐到墙角里笑道:“狗日的,没有看出来你倒还有点幽默感,”然后开始自吹自擂的说:“女人,还不是那么回事,只要我想要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苏浩听他吹牛故意瞎掰说:“我咋听福叔说你勾搭林婶天天下班就跑去帮人家添柴烧饭献殷勤。”老徐不知他在瞎蒙骂道:“你听赵大福这狗日的瞎白话,那老家伙是嫉妒呢,添柴火咋了,你撒泡尿还要解裤腰带呢,何况弄一个女人,他狗日的想去添柴火人家还看不上他呢。”

    苏浩知道自己蒙对了,没有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老徐知道上当了,照着他屁股就是一脚佯怒道:“你狗日的也敢来蒙老子,活腻了。”

    旁边的一个工友听他们说了半天忍不住插话对苏浩说:“浩娃子,老话说的好,要想会,跟着师傅睡,睡时间长了就啥都会了,不过千万别睡到你师傅的相好了,小心你师傅一脚把你踹下床,”老徐听到哈哈大笑:“你狗日的把老子说的多小气似的,不就是个女人嘛,要是我那床够大,你晚上也可以过去挤挤,人多干活热闹。”

    那工友说:“就你那破屋,人多干活怕引起地震,把你那破屋震倒了,你连个窝都没有了那就太对不起你了,”老徐心情特好嘴巴不闲着说:“那算个啥球事,倒了再盖,咱别的不会,从小就是玩泥巴长大的,垒个窝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又不是他娘的造原子弹。”

     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3 11:55:06    跟帖回复:
101
  下一步会发生什么,老徐的会一直春风得意吗 敬请关注下一章  断指惊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3 22:07:06    跟帖回复:
102
    32章   断指惊魂

    和老徐处时间久了,感觉真像老爹说的那样,老徐喜怒无常平时对人一副不死不活的样子,但是他对人还算实在,上工的时候爷俩聊天的时候老徐就经常劝他不要在工地上瞎耽误功夫,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孩子,我手上的这点东西你也学的差不多了,你是个能吃苦的孩子,应该到南方大城市闯闯见见世面,你说你跟我这个老头子一样玩一辈子砖头能有个啥子出息,就我这臭脾气,你跟着我一天到晚也是受气。”

    他的话让苏浩有点感动知道干爹确实是为自己好说道:“干爹,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就是脾气有点怪,刚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恨你,”他本来以为老徐又要骂他狗日的,没有想到老徐听到这里少有不带脏话温和的说:“孩子,我知道我的脾气不好,一辈子都这德行,改不了,让你跟着我受了不少委屈。”

    沉默了一会老徐接着说:“我真怕你跟我这种浑人学坏了,对不起老苏,我们村的好多娃娃都去广东那边打工了,听说还不错,人们都说东西南北中发财去广东,有机会你应该去看看,找个工厂干个轻松的活,你说你这个半大的娃娃在工地里和我们这些老头混个啥呢。”

    看他点头答应了老徐对他说:“等会下工了去我那儿,咱爷俩整几杯,来这么久老让你小子掏钱请我,你小子对我不错,我也该请你几顿了。”

    苏浩突然发现有点喜欢老徐这个怪老头,就说道:“你是长辈,跟我爹一样,骂几句也是为我们好,”老徐嘿嘿一笑:“你倒是会想。”

    到了老徐的住处林仙儿整了一桌子菜,嗜酒如命的老徐却一滴白酒没有喝,苏浩把自己带的白酒拆开给他倒上老徐说:今天不喝了,你也知道我每次喝完都是啥德行,”平时骂骂咧咧满口脏话的老徐晚上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脏话,让旁边的林仙儿很是诧异。

    酒足饭饱放下碗筷老徐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对他说:“孩子,你出去了好好干,你能忍我这怪脾气,还有啥干不了的,以后别在背后骂我是混蛋王八蛋就好,你在我这里也没有学下个啥,我却要赶你走。”

    苏浩听的有点心酸,这个让他由恨到敬的老头让他说出自己的肺腑之言:“我走到哪里你都是我师傅,以后有啥事你尽管说,我能帮的尽量帮,”说的好像马上要天各一方了一样,让老徐也有点动情了一拍他的肩膀口不择言的说了一声:“好……,”差点把好兄弟三个字说出来了,后面突然感觉不对劲硬生生把后面的两个字咽下去。

    林仙儿在旁边看得笑出来了,老徐看了看苏浩,心想他妈的的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和这个小崽子称兄道弟了,这不是吃亏了嘛,于是又恢复了平时那个德行说道:“好了,有你这句话老子就知足了,好了别整的跟娘们一样,吃饱了没有,吃饱了就滚,我和你林婶还要办事。”

    老徐瞅准机会和工头说给苏浩结算工钱的事,没有想到工钱不太好拿工头说:“你们也知道按照惯例咱工地的工钱都是年底或者等整个工期完工才能结算,你又不是不知道,中途突然走了怎么结算,要是别人都这样,工地还干不干了。”

    在工地干活确实是那样,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老徐顾不得那么多了就对工头说:“这个孩子是个特殊情况,他的钱又不是很多,几千块,你拖着有啥意思,没有点难处谁会为了千把块钱在你这求爷爷告奶奶的。”

    工头怕开了先例以后其他的人也这样,坚持说按照惯例等这期工程完工了再结算工钱,把老徐惹恼了说:“他那么远,难道为了这么点钱再跑过来,如果你还是不给他结算,那我们就没法干了,这孩子在你这什么样你也知道,哪天不是卖命的干活,如果不是家里困难您见过谁家大人愿意让这么小的孩子来吃这苦,你欠他那么一点有什么意思。”这时旁边很多工友也一起帮腔附和,最后在老徐和工友们的帮助下,工头好歹给他结算了工钱。

    拿到工钱以后他跑到镇子给老徐买了一些礼物感谢他,刚刚返回工地的时候,整个工地乱哄哄的,赵大福老爷子着急忙慌的找到他说:“浩娃子,你干爹受伤了刚刚送到医院了,你赶快去看看吧。”

    “咋回事嘛?”苏浩一听老徐受伤着急的问。

    赵大福一脸惋惜叹息了一声说:“哎,手指被搅拌机切断了,你快去看看吧。”

    他听的心惊肉跳问清地址放下手里的东西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老徐一脸痛苦的躺着病床上,左手中指缠着渗着血迹的白纱布,苏浩看到老徐这样,心里难过问道:“干爹,咋伤成这个样子,咋弄的嘛。”

    受了伤的老徐更是愤怒异常说话还是带着脏字骂道:“操他妈的,咱工地的二期工程不是刚刚开始搞嘛,狗日的,那个吊塔老子都躲过去了,没有想到搅拌机差点把双手废了,还好老子手快躲过去了,要不现在见阎王了。”

    老徐的事故把老板给惊动了,第二天他来工地上解了一下情况,把老徐凉在医院里不闻不问。反而把工地上的人全部召集起来借着老徐的事故给大家上了一堂安全生产的教育课,冷冰冰的对大家说老徐不算是工伤,是他私自去碰搅拌机。

    老板冷血的话让苏浩逐渐看清楚这些人的本质,冷酷,贪婪,唯利是图,工人们在他们眼里就是连狗不如的赚钱工具,当榨不出他们的劳动价值的时候,他们嗜血的本性就赤裸裸的暴露出来了,毫无犹豫的一脚把你踢的远远的,还怕脏了他的脚,这无疑也让苏浩看清楚这个残酷社会的现实。

    老徐得知老板的对他处理结果气得暴跳如雷,发泄一通后也没有了主意问道:“你说现在该咋办,老子大字不识一个,你读过书你说该咋处理要不要告老板个狗日的。”

    苏浩也是一筹莫展想了想还是六神无主说:“干爹,这里面牵扯到法律问题,我只是上了个初中,还真不太了解法律知识,不过像这个的民事纠纷又不是杀人放火很难让人坐牢。”

    老徐听的有点泄气说道:“难道就这样被他欺负了,还半个屁不放?他说不赔就不赔了,老子就偏不服这个理,操他妈的,老子知道他有后台,那有怎么样,他们不给老子一个说法,老子就他们一个说法,把老子逼急了啥事都干的出来,一刀捅了狗日的。”

    老徐暴怒的话让他担心起来,他知道老徐的脾气,这个暴脾气说不好真的会干出极端的事忙劝道:“干爹,要不咱们去劳动局反映一下情况,别做出啥过火的事,你要是出了啥事,干娘和娃娃咋办,”老徐听了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劳动局的工作人员表情麻木的听着老徐愤怒的控诉,像老徐这样的工地纠纷太多了,对他们来说不算个啥大事,爱理不理的敷衍他说:“你们签了劳动合同没有?有没有去做一个鉴定是不是工伤?要是都没有你们先内部协商嘛。”

    老徐一听有点忍不住了,差点要破口大骂但是毕竟在劳动局,他还是保持了克制,激动的对着劳动局的工作人员说:“要是能协商还跑到你们这干啥,”说着就拆开缠在手指上的纱布,露出已经干了血迹的半截手晃着手指暴跳如雷的说:“这不是工伤是什么,还用去搞啥子鉴定,难不成是我自己把手剁了来讹诈他们吗?”

    劳动局的工作人员看他歇斯底里的样子更不搭理他,老徐看在这里也得不到效果,把火撒在苏浩身上了冲他说道:“你出的这叫啥主意,”苏浩知道他心情压抑,也不和他计较,被冷落轻视的老徐忿忿不平嘴巴骂骂咧咧的走了。

     未完待续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3 22:08:10    跟帖回复:
103
    老徐暴脾气会不会做出极端的事呢,敬请关注下一章  跳塔讨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4 15:05:39    跟帖回复:
104
    第33章  跳塔讨薪

    回来的路上老徐情绪很不稳定,苏浩怕他出事就一直在工地陪他,第二天早上苏浩去医院给他拿药,回去的时候工地的吊塔下面聚拢了一大批围观的人,他往上一看,心里咯噔一声叫了一声,我的个妈呀,老徐爬上了十几米高的塔吊上面,在上面直呼老板的名字喊道:“赵正君,要是你不给老子赔偿,老子就从上面跳下去,不要把老子逼急了。”

    “干爹,你赶紧下来,不要命了,想想家里人,你要是有个意外,他们咋办?”苏浩彻底吓坏了,塔吊那么高一个不小心摔下来非死即伤,他站在下来带着哭腔冲上面喊话。

    老徐看了他一眼说:“浩娃子你别管老子的事,要是老子今天死了这里,你去家里给你干娘捎个信让她带好娃娃就好,老子既然敢上来,就没啥好怕的,”苏浩还想劝他,老徐有点不耐烦了冲他骂道:“你给老子滚远点,省得老子摔下去顺带把你也砸死。”

    下面聚拢的人窃窃私议乱哄哄的,在工友的议论中苏浩才知道原来这天刚好有县级领导来工地视察,老徐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风声,趁机爬上塔吊以这样的方式要赔偿。

    老板这个时候知道害怕了,一边答应了条件先稳住他又偷偷报了警,老徐这才慢慢从吊塔上面滑下来,刚刚落地没有几分钟,警车就呜呜呜的到了,直接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留了他。

    老徐被带上警车的那一刻对苏浩说:“孩子,咱是农民命贱球的很,啥都要拿命换,你看看老子这法子有效果吧,咱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的花花肠子,辛辛苦苦的血汗钱不给你咋办,都是被这帮王八羔子逼的,孩子,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跟着我干这个了吗?”

    苏浩听的很心酸,不由得眼眶湿润,老徐反倒安慰他说:“没事死不了就好,哭个啥?”在工友们的围观中老徐被拉上警车绝尘而去。

    关了几天老徐就被放了出来,经过这番不要命的折腾,总算是拿到了五万块的赔偿金,出来后老乡请苏浩和平时玩的不错的几个工友吃饭,老徐难得的说了一堆客气话,大伙都说应该的,出门在外互相帮衬嘛,谁还没有个马瘦毛长的时候了。

    赵大福一边吃着菜一边对老徐说:“老徐,你应该谢谢你这个干儿子,你出事这几天,他都快急死了,可没少出力。”

    老徐说道:“是呀,我平时没少让他受委屈,可这孩子品性好,人到难的时候就知道谁亲谁近了,”苏浩端起酒杯说:“干爹,都是大伙在帮忙的,我要工钱也得亏大伙了,我敬各位长辈一杯。”

    王天来说:“老徐,你看这孩子多懂事,你有闺女没有,让他给你当女婿得了,”老徐嘿嘿一笑说:“老子倒是想,我家那两个都是带把的,”然后看着赵大福说:“你呢,老家伙,”赵大福哈哈一笑:“老子的外孙都快有他这么大了,没有这么好的福气喽。”

    苏浩被他们说的不好意思了忙转移话题说:“干爹,你手这样了,以后怕是也不好干这个,以后打算咋个办?”

    “就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干啥,看看能不能开个石材店,”老乡淡淡的说了一句。

    说着说着大家开始说老徐这次太冲动了,要是出个啥意外怎么办,老徐抽着烟不急不缓的对大伙说:“咱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老粗,知道去哪里请律师,去了劳动局人家搭理咱吗?”

    老徐的话让大伙心情很沉重。赵大福说 :“是呀,咱又不懂那个,能有多少精力和他们耗这个,咱一天不干活,家里的娃娃可能就要饿肚子,为了一点钱请律师取证啥的,耗不起,你干爹的事还算是好的了,你看看新闻太多了。”

    老徐说:“我也不想这么干,我也怕死呀,被逼到这个份上能咋办?”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点有点难受。

    老徐对着其他的人说:“老子要走了,你们打算还在这里给这个王八蛋干吗,一起走了算逑,”赵大福说:“现在走拿不到工钱呀,我们可没有你那股不要命的劲,反正马上年底了,干完了就不来了。”

    老徐给大家倒满酒表示理解说:“喝,啥也不说了,高兴点,”一个工友说:“徐哥,你走了,林仙儿那个婆娘怎么办,咋这好几天没有看到她,”自从老徐受伤以后她也没有露面,老徐开玩笑说:“咋了,你想接手,不就是个女人嘛。”

    赵大福说:“这个绝情的女人,哎——,”老徐看他欲言又止的问:“你叹气个啥,女人不就那样嘛,人家看到我倒霉了,还不离我远点。”

    “你还不知道吧,”赵大福说的吞吞吐吐。

    “啥?”老徐问。

    赵大福接着说:“我这几天看到这娘们和熊三在勾勾搭搭呢,狗日的,看到你这样马上翻脸了,真不是个好东西,一日夫妻百日恩嘛,你前脚出事后脚就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了。”

    老徐倒有点无所谓了说:“这样也好,也不感觉亏欠她什么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难道还真把带回家嘛,狗日的她咋会看上熊三这个怂货,长得的比我老子还拧巴,”听老徐说完,有人开玩笑说:“那肯定是熊三这货活儿比你好呗,”老徐哈哈一笑自嘲道:“他妈的,老了不中用了,不想那么多了,爱咋咋滴。”

    第二天早上苏浩正准备收拾行李回家,老徐急匆匆找到他说:“走,跟我走一趟,”不明就里的他看着老徐火急火燎的样子就问:“干爹,咋了,又出啥事了?”

    一边走老徐一边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原来老徐受伤的时候一直和熊三勾勾搭搭没有去照顾他的林仙儿知道他得了几万块赔偿金马上要回家了,这个女人就跑来闹了,要老徐分2万块给她,不给就告老徐重婚罪,老徐这个不懂法律大字不识几个的老粗吓坏了,想到苏浩好歹上过初中,就把他拉过来问问咋办。

    这个林仙儿真是想钱想疯了,怎么能想起重婚罪呢,她和老徐勾搭成奸最多算是非法同居,想到这里就有点幸灾乐祸的说:“干爹,这下玩出火了吧,你打算咋办?”老徐瞪了他一眼说:“少给老子打哈哈,事都出了你说这个有球用,看你这个样子,心里是不是有主意了。”

    “先去看看再说。”苏浩心里没底。

    到了老徐的住处,进了屋子里林仙儿脸色阴沉的坐在床上,看到他们进来说道:“咋还请个帮手过来咋滴,不管谁来,少一分都不行,你看着办吧,不要以为老娘是好欺负的,”老徐这个暴脾气算上遇到硬茬子了,阴着脸抽着烟一声不吭。

    苏浩看气氛紧绷,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就叫了一声:“婶儿……,”林仙儿打断他的话冲着说道:“你个小娃咋还管起我们大人的事了,你懂个啥?”

    苏浩软声细语的说道:“林婶,那些钱是干爹拿手指换来的钱,以后他就不能靠这个手艺挣钱了,你一下子要这么多不是要了他的命嘛,”没有想到林仙儿不卖他的帐冲他凶道:“你个小娃娃知道个啥,毛都没有长齐就想替人出头呢,他今天不给钱,我就告他,咋了玩女人不给钱呀,就算出去找个小姐也要给个三五十块吧,老娘陪他这么久,就想一走了之,有那么便宜的事?”

    林仙儿的抢白让苏浩有点尴尬,一直不吭声的老徐发火了骂道:“林仙儿你个臭婆娘,老子哪里对不起你了,这时想讹诈老子,老子受伤的时候你死哪里了,你和熊三勾勾搭搭以为老子不知道,不要把老子惹火了,是不是熊三那货你们商量好来算计老子的,看老子不弄死他,好说歹说不听,以为老子是好欺的讹到老子头上了。”

    苏浩抓住机会劝道说:“婶子,你和干爹又没有结婚,你咋个能告他重婚罪,你们最多是同居,要是这样的事闹大了,传开了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听吧,你也是有家庭的,想想是不是这理儿。”

    这个没有文化的糊涂村妇倒没有想到这点,羞恼成怒的一把掀翻了桌子,然后一屁股蹲在地上大哭起来:“你们男的都不是他妈的好东西,”哭的梨花带雨的,老徐还算有点良心,赶紧过来把她扶起来说:“仙儿,老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好歹跟我一场,我不会亏待你,我给你5000块给你买点东西,咋样,以后你跟谁好是你事的,”林仙儿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老徐把苏浩送出来对他说:“这次多亏你了,吓死老子了,好不容易拿命换来的钱难道就这样给这个女人了,这熊三也太不是东西了,居然出这样的骚主意,出了事又不露头,真想打狗日的一顿出出气,”苏浩一听感觉他的脾气又上来了,怕又闹出什么事忙说:“算了,咱马上就要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这样说一闹,婶子可能更恨我了,”老徐抽完烟呸的一声吐掉烟头说:“算球了,便宜他狗日的了。 ”

  未完待续  ,,,,,下一章 野花有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4 22:35:42    跟帖回复:
105
7181 次点击,261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长篇纪实小说《苍天无声》——底层小人物的悲苦人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