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2 11:37:16    跟帖回复:
16
    第六章  丹巴叙事

    到日隆的第三天,或者说从海子沟回来的当晚,雷雨降临。这雨持续下到第二天,也没有停歇的迹象。如此看来,那天我报病翻越巴朗山的决定有多么英明!一早,英国小哥一人冒雨去了长坪沟,我猫在客栈休养生息。下午三点英国小哥回来,说就埋头在云雾中走了个来回,基本上什么也没看见。接着,他跟几个国际游客一起,包车奔成都去了。我的国际房间,又成了我的包间了。次日早晨,天空虽仍然飘着细雨,但我决定要走了,双桥沟就留待下次来再造访吧。走前,我和送行的肖老板在日月山庄门前合影,然后独自一人向丹巴方向骑行。

    日隆比丹巴(海拔1800米)的海拔高出1400多米,所以110多公里的路程多是下坡,骑行相对轻松一些。然而,沿途景色欠佳,至小金县城这一途可说是穷山恶水,山体光秃,小金河一路相随,汹涌而浑浊。只是途经一个名叫沃日的小镇,倒是很有特色。骑行多时,见一小城颇显繁华,以为到了小金县城。一问才知是达维镇。到这镇子有一个很长的上坡道,所以只顾埋头蹬车,没发现那座红军会师的纪念碑。此时如果返回去找,又得再爬一次这个大上坡。我想错过就错过吧,反正我对这类景点也没什么兴趣。快到小金县城时,车子前调速器出现问题,链条落在最小齿轮上,怎么也调不上来了。我到小金县城里转了一圈,找不到修车店,便吃了碗面,索性离开,直奔丹巴而去。我对眼前这个夹在大山之间小金县城印象欠佳,给人的感觉很压抑不说,也有些脏乱。好在后飞轮的调节器还好使,只是速度慢点罢了。约下午六点钟,终于骑到了丹巴县城。

























    与中午时经过的小金县城比,丹巴县城显得灵秀多了,只是找住宿费了些周折。先是按攻略中“我们的故事”青旅舍的地址,骑了好久才到了步行街。电话联系,回答竟然是已经不营业了。我又返回向来时的丹巴大桥方向寻找,在离大桥出口右侧约一百米处,发现了一家名叫“扎西卓康国际青年旅舍”的客栈, 40元可住一个带卫生间的三人间,真是太实惠了。住下后,发现同房间还有一个骑行的小伙子,姓赵,居然也是想去色达五明佛学院。这真太巧了,如无变故,我岂不是又拣了个同行小哥了。更巧的是,客栈女老板罗女士竟然跟日月山庄的肖老板是好朋友。呵呵,世界是不是太小啊。

    我和赵小哥一起吃过晚饭后,听他说大桥口的文化广场上可以跳藏舞,便一起去逛逛。但去得晚了,只剩下丹巴县城的汉族大妈们在跳广场舞。我随便拍了几张夜景照,便回客栈了。













    丹巴,一直以来是我心驰神往的地方。几乎在三姐妹客栈刚在网上走红时,我就开始关注甲居藏寨了。这里以所谓东女谷美人儿和碉楼闻名于世,后来又有以原始风貌著称的党岭和莫斯卡村。如今,我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可以抚慰多年的思念之苦了。我同屋的赵小哥,已经先我在丹巴待了快一个星期了。之前,他于苏州辞职后,一人骑车去了云南,再入四川,至今已经两个多月了。余下他还要去西藏,内蒙等地。这小哥到丹巴后,居然一人骑行两天去莫斯卡村,在村子里住了两天,又跑进山下森林里露宿了三天,直到补给断绝。直把客栈老板罗女士吓倒要报警时,这小哥回来了,且摔掉了三颗门牙,下嘴唇缝了针。我到时,小哥刚从莫斯卡村回来,一脸沮丧的表情,情绪极为低落。我请他吃饭,喝酒,一番宽慰开导后,小哥的情绪才有所好转。他决定我在丹巴游玩时,他就在客栈养伤,然后一同前往色达。这小子,也不知受了什么剌激,真够能吃苦呵。

    到丹巴的第二天,我请罗老板代为联系拼车去莫斯卡村,等到快中午了,也没回音。等待时有车停下问我去不去中路藏寨,当时我没多想就谢绝了。待车走后,当地一位老哥介绍说中路藏寨比甲居藏寨更漂亮。我这才猛然想起曾在网上看到过介绍中路的文章,于是赶紧给罗老板电话请她联系车去中路。约中午十一点,来了辆面包车。我上车后,司机又去车站拉客,等了半天,也没人。我想再等下去也悬,便跟司机谈好单车接送的价钱后,向中路藏寨出发了。司机取了个很搞笑的职业名,叫百岁。我昨天骑车来时,就见过中路拐道口。从这里过桥后,因为河对面正在建一所高级中学,走了一段很烂的工地路,才上到盘山油路。约下午一点多钟,百岁师傅把我送到中路一号观景台后,又咛嘱我进寨子的路怎么走,在哪儿吃饭,并约好下午四点半上来接我,这才回去了。我先上到观景台,拍了寨子的全景照,然后徒步走了好几公里,才进了寨子。我觉得寨子很有意思的地方,是有好几个铁栅栏门,但不上锁,只是用绳子系住。你进门后一定要重新系好。起初我不太明白,细想便知道这样做的目的,一定是为了管住牲畜,避免它们走失。进寨后,我先去看了最大的碉楼,叫尚墨,很有气势。这名也取得令人费解,这原本是用于战争和防御的工事,难道还有崇文的意思?













    中路藏寨规模很大,从山腰处绵延至山脚下。房舍间有田地和村道连接,我仔细观察,田间作物似乎主要是土豆和玉米,也居然发现有类似葡萄的作物。一处插满白色经鄱的地方,不知用途何在,祭神还是祭祖。










    这寨子我走了约一半,觉得有些饿了,便给百岁师傅介绍的朗古藏家山庄打电话,又下行约半里路到达。经观察比较,这朗古山庄还真算是中路最漂亮的客栈。我到后发现只有女主人格玛和她的老母亲在家,见我没吃饭,格玛马上下厨房给我做了芹菜炒肉丝,一盘刚从菜地采来的豆角青菜和一碗蛋炒饭。格玛做饭时,我参观了整个山庄,发现三层楼的客栈房间整洁,设施齐全,相当于三星级酒店的水平。一人一百元的标间还含早晚餐,性价比不错吧。客栈位于中路寨子的中部,正好上下风光一览无遗。山庄门对面,还有一座中路排名第二大的碉楼。













    吃饭时,我边吃边跟格玛聊天,了解到她53岁,老母亲82岁,老公是上门女婿。这样结构的家庭在藏区非常普遍,似乎至今仍保留着母系社会的痕迹。格玛有三个女儿,个个是美女,分别在甘孜州的三个县城里工作。大女儿在部队当过兵,转业后在丹巴县公安局工作,二女儿在道浮县城中学当教师,三女儿在德格县当医生。我晕啊,如果只从理论上说,除暴安良,传业解惑,救死扶伤,这三个神圣的职业,都被格玛家的女儿们占全了,这在藏区家庭中简直是太荣耀了。吃完饭,我要结账,但格玛说什么都不肯收钱,还一再说招待不周,让我十分为难。随后,格玛还让我看了她的家庭相册,只是没找到她家的合影照,只好给咱大侄女翻拍了一张照片。约下午四点,百岁师傅的车来接我时,竟随车带来一个金发美女,原来也是他从国青旅拉来看藏寨的游客。百岁师傅见到我如释重负,赶紧请我当临时翻译,说他根本无法跟这美女交流。所幸我在日隆跟国际友人们相处的几天里,总算找回点儿外语资源,便带着洋美人儿参观朗古山庄,领她上到楼顶平台上拍摄中路藏寨风光。交谈中了解到她是法国人,大学生,名叫欧,雷丽。今天下午刚到丹巴,明天就要去塔公和新都桥,再转道G318去拉萨。随后,我们与格玛合影留念,告别后,我们乘车在寨子里看了几处碉楼,回程中又拍摄了小金河的几处河谷风光,最后,我和雷丽一起回到了国青旅舍。




























    这一天,虽说化了租车的大价钱,但中路藏寨风光旖旎,民风古朴敦厚,还真是值得一游。再说,我还有幸结识了格玛和雷丽这一藏一法两个妹妹,也算是奇缘吧。

    下午,我和赵小哥一起吃过晚饭后,便早早来到了桥头广场,果然看到了很纯正的藏族锅庄舞。小哥今天的情绪好转很多,立即兴奋地加入圈子跳了起来,我看那水平也就是胡乱一通蹦跳,呵呵,开心就好。我在一边录了几段视频后,天色已晚,广场上灯火璀璨,锅庄舞的圈子也变得越来越大,我也加入其中跳起来。在单位的文艺活动中,我曾经编导过几个藏族舞蹈,也是领舞之一。所以,这简单的锅庄舞在我眼里算是小菜一碟了。一圈未完,我就跟这些大叔大妈和弟妹们跳得和谐一致,应该说还更有韵味。跳完几段舞曲后,下起雨来,舞圈随着人群的离去也变得越来越小。我和二十来个年轻人还坚持跳了几个舞曲,直到雨下大了才不舍离去。这一天,从游藏寨到跳藏舞,感觉自己仿佛脱胎换骨,真变成了一个快乐又单纯的藏族人。呵呵。




    明天,我想一定要成行我的莫斯卡村之旅了。听了客栈老板罗女士介绍拼车方法后,第二天一早,我准备好行装,搭的士去了嘉绒大桥边的一个停车场,等待有同样目标的游客一起拼车。我在早晨的寒冷中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一个游客前来。一个司机见状过来对我说,现在因为封道修路,早上拼车已经没有可能了,除非你化600元包车。我闻言,正犹豫不决时,又过来一个胖胖的司机,说如果我可以等,他明天下午可带我拼车去莫斯卡村,因为他明天有一个十人的成都团队要去。我立刻跟这司机达成协议,并互留了联系电话。我回返客栈,走出不远,这司机赶来问我住哪儿,竟免费送我回到客栈。交谈中得知司机名叫肖长兵,还是网上游客评出的丹巴最好的明星司机。不过,后来交往中感觉这肖师傅确实为人不错,诚实守信,处处为客人着想。因此,也向大家推荐一下,肖师傅联系电话:18808361887。到丹巴需要用车的朋友,找肖师傅,准没错的。如果肖师傅太忙的话,也可以找快乐的百岁师傅,联系电话:13541478385。呵呵,感觉我都成车站调度员了。

    回到客栈,赶紧补觉,直睡到上午十点多钟才起床。忽然觉得这一天也不能白过啊,想到甲居藏寨还没去,便跟寨子里一客栈老板电话联系,谈好房价后,老板说你最好下午一点半钟之前来,因为寨子要举办赛马歌舞节。天呐,这可是个难得的考察民风民俗的好机会。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我赶紧给肖师傅打电话,肖说正吃午饭,吃完马上到。我也在客栈门前的饭馆匆匆吃了碗面条,买了一瓶水,回客栈不一会儿,肖师傅的车来了,还真是守信守时。肖师傅把我送到甲居三号观景台时,正好是下午一点正,收费50元,等同于甲居寨子的门票费。现在刚听说寨子的门票取消了,也是醒悟得太晚,这甲居藏寨贪小利而自毁名声,早被中路藏寨占去了上风。

    赛马在三号观景台上的半山上进行,我上到半山时,发现还有一似乎是停车场的平台边,很多女子在化妆打扮,显然正为歌舞会做准备。细看时,还真有不少惊为天人般美艳的女子,这东女谷出美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呵。这小广场之上的山坡上,聚着一团团人群,多是身穿华丽民族服饰的当地女性,远看如一簇簇怒放的格桑花。参赛的马匹,也被赛手们打扮得花枝招展,让人忍俊不禁。我本就疑惑,这么大的山怎么赛马?待比赛开始后,才发现赛道就是一条长约150米的上坡土路,比赛时一匹匹马依次跑,计时算成绩。










    这样的赛马,真是大煞风景。我看到大约第5轮,便觉太无趣,决定先下山落实住宿后,再来看歌舞表演。用手机导航,离客栈居然有约3公里路程,待走到后见客栈似乎已经废置了,且位置太过偏僻。给老板打电话又没人接听,我便决定回返,到刚路过的三姐妹客栈住宿。虽然房费肯定很贵,但毕竟是向往很久的地方。谁知到达后主人爱理不理的态度,让人很不舒服,细察又发现这客栈的风景线,已经被对面南卡酒店完全遮挡了。我便跟南卡酒店的老板谈好房价,一百元住一三人间,相当三星酒店的设施水平,还含早晚餐。也是巧了,竟然跟我格玛妹妹家的标间一样,呵呵。入住后,我又赶回三号观景台,歌舞表演正准备开始(看下图,第一张最上面的房屋前面,就是歌舞表演的场地。然后依次是老的三姐妹客栈,南卡民俗酒店,新建的三姐妹民俗酒店)。













    比较新旧两个三姐妹客栈,真让人有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的感慨。当年的三姐妹客栈,可说是甲居藏寨和整个丹巴旅游业的金字招牌。如今虽然鸟枪换炮,但魅力尽失,皆人情冷暖所至矣!

    歌舞表演开始后,我看了两个村的锅庄舞,感觉舞蹈虽然规模很大,有气势,但风格基本一样,舞蹈简单,节奏缓慢而沉闷。与其说是跳舞,不如说是在表现一种古老的仪式而已。










    继而,又听了几位男女歌手的歌唱,很具藏族原生态的风味。此时阳光强烈,我感觉又热又渴,便想回客栈休息了。回返时,发现一群等待上台的孩子们,简直太可爱了。便给她们拍了几张照片,感觉这算是最大的收获了。










    看这些小美女们,是不是东女谷未来的希望啊。总体看,甲居藏寨确实很秀丽,但与中路藏寨相比,却少了些古朴和淳厚的蕴含。也许是成名太早,不可避免让商业化染上了一些脂粉气。但无可争辩的是,甲居藏寨曾经也美丽纯朴过,至今仍然是丹巴美人儿发髻上最闪亮的一粒珍珠。







    第二天早晨,天空又下起雨来。我便乘昨天入住客栈的一个青岛自驾团队的便车,返回了丹巴县城。回到青旅,听老板说去莫斯卡村的道路埸方了,不知到下午能否修好。这天就休息睡觉,静等肖师傅的消息好了。下午一觉睡到5点才起床,跟赵小哥吃完晚饭后,又去桥头的文化广场跳舞。我和小哥从第一曲就加入,直跳到晚上九点多钟结束,实实在在过足了舞瘾。我跳了一会儿,就发现身边一位大姐举止不凡,手足间每一律动,都透露出一种仿佛渗入骨髓的原始藏舞的韵味。这让我顿感之前的自信多么轻浮,如藏舞这种与民族生活血肉相连的艺术,还真不是那种学院派教学可以精微表现的。我边跳边观察,发现所有舞者中,也是那些大爷大妈们跳得地道。他们动作不大,但对音乐的节奏和舞蹈的律动把控得精准到位,跳得随心所欲,潇洒自如。从头到尾,我都跟着身边的大姐细细观摩,努力学习她的表现风格,感觉获益匪浅。很快地,我也发现原来身边这位大姐是全场的舞魂。每一舞曲开始,全场人都看着她,然后跟随她起舞。这一晚,让我对藏族舞蹈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




    晚上回客栈后,接到肖师傅的电话,说成都客人今天下午已经到达,明天早晨可以出发去莫斯卡村了。这消息让激动不已,眼前立刻就浮现出那个小可爱土拨鼠的形象来。这个小萌宠有很多称呼,旱獭,雪猪等等,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它,就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想亲近它的冲动。来丹巴的四天时间里,我两次拼车都失败了。终于,去莫斯卡村,看小萌宠,这两个愿望都在肖师傅帮助下如愿以偿了。

    次日清晨,约5点半钟,肖师傅的助手小陈师傅开车来客栈接到我后,与肖师傅在路上会合,然后一起到甲居藏寨接成都游客。六点多再从甲居向莫斯卡村进发,大约上午九点多就到达了这个小藏村。去莫斯卡村的路,先是非常漂亮的县级旅游油路,中间是约5公里因为修水电站形成的超级烂路,最后是水泥的乡村公路。从丹巴县城到莫斯卡村,一百多公里,海拔直升2100多米,坡度之陡,令人胆寒。想到赵小哥前些天竟然骑车来回,不禁油然起敬。到达村子后,成都游客们先住下,然后徒步去与四姑娘山同名的海子沟,往返也就四五公里。我谢绝了他们的邀请,因为我一时拿不定主意,能在这小村里待多久。我一人先是在村边找到两只胖乎乎的旱獭,跟它俩充分亲近互动后,又爬上村子对面的山坡上,拍了几张莫斯村的全景照。见山坡上有好多的旱獭洞,我便试着用饼干诱小东西出来,几次努力,也没如愿。山上的旱獭不如村边的胆大,也在情理之中。

    甲居藏寨山下的风景:







    通往莫斯卡的乡村公路:




    莫斯卡村到了:




    我和朝思暮想的小萌宠们:






















    坐在山坡上,我望着山下这个遗世独立的小藏村,内心感慨万端。不知道路完全修好后,小藏村会迎来何种命运。我们可以预测的是,如甲居藏寨那样的商业化必不可免,寨子里的电讯、电视等现代化设施会日趋完备,村民们的淳朴也必然会退化。然而,那些可爱的小萌宠命运如何,还真是很难预测。它们或许会逃离莫斯卡村,逃向更大更高的山里。听肖师傅说,五一小长假期间,大批游客涌进莫斯卡村,直吓得旱獭们躲在洞里,任游客怎么诱惑,也不出来。这情形,就如我刚在山坡的遭遇一样。果真如此,莫斯卡村还真不如保持今天的原生态。因为,如果没有这些憨态可掬的小萌宠们,莫斯卡村将魅力尽失,不会再有人光顾。末了,我下山时在村边又遇到两只小可爱,可惜饼干只剩两块了。我跟它们亲近一会儿,又去村子里转了一圈。约两小时不到,我便感觉有些寂然了,心想在这里住一晚,真不知能做什么。况且这里很冷,又不通电讯。看来还真应了肖师傅的话,他说我一人在这里最多呆不过两钟头。呵呵,我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找到两师傅,跟他们随车回到丹巴县城。对莫斯卡村的造访,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回到客栈后,我和赵小哥把爱车认真调整一番,我想了个土办法,把车的前调速器修好了。明天,我们就要告别美丽的丹巴小城,向色达五明佛学院进发了。愿上帝垂怜,一路保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4 11:02:15    跟帖回复:
17
先顶再续,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4 11:02:30    跟帖回复:
18
先顶再续,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7/18 19:54:20    跟帖回复:
19
    第七章 转道八美镇

    八美镇,按我原来的计划,是等到了 理塘 后反骑G318时再去的地方。然而,在 丹巴 的几天里,总听人说去 色达 走八美线,路况好,风景美,线路成熟。而我原本是计划走 金川 、观音桥镇、翁达,再到五明佛学院。6月1日,我和赵小哥临出发前吃早饭时,还在讨论怎么走的问题。昨天从 莫斯卡 村回来时,听肖师傅说到八美的83公里路程,到少有70多公里是上坡路,让人闻之胆寒 。待我问小哥去 金川怎么走时,小哥说要穿过甲居藏寨。我晕,这不也要翻大山吗?既然两头都要向上爬坡,何不走风景美的路呢?于是我决定改变线路,去八美镇!

    即将告别住了近五天时间的扎西卓康国际青年旅舍,还真有些不舍,就简略介绍一下吧。这个客栈地处丹巴 县城入口的主街右侧,过 丹巴 大桥后右转约一百米就到了。客栈高约七层,有标间,也有供骑行者选择的床位间,30至40元即可入住。每个床位间都有卫生间,有冷热水供应。客栈老板罗女士待人和蔼,对客人有求必应。客栈还为客人免费提供洗衣服务,有楼顶平台可晾晒衣服。所以,来 丹巴 旅游的朋友,请记住,扎西卓康国际青年旅舍是你的首选。几天来我也发现,这个国青旅也是外国游客们的首选。呵呵。

    告别罗老板后,我和小哥开始了新的旅程。穿过 丹巴 县城,骑了约七八公里缓上坡后,感觉也没什么难度,于是想肖师傅的话有些夸张吧。没想到很快,大坡度的路从过一个小桥后开始 盘山 而上了。我想,这山就是传说中的疙瘩梁子吧,其实不然,这只是70多公里上坡路的开始。这之后,我和小哥几乎是不停地蹬上坡,真不知这山到底有多大,那个疙瘩梁子究竟在何处。曾经推车爬上一个约几公里的陡上坡后,见路边护拦上有骑行者留下的豪言壮语,内心狂喜,心想那什么梁子总算走完了。于是拍了照片,只差也胡诌几句了。然而,继续上行,终不见山的垭口,这该死的上坡路仍然是无穷无尽。约下午4点多钟,到达雅拉雪山第一个观景口时,一个修路工人对我说,只有七公里上坡路了,加油!我一听几乎晕倒,因为到目前为止,那疙瘩梁子长什么样儿我都没见到,但听说翻这个梁子还有十多公里的陡上坡。

    

    

    

    所以,当我看到云遮雾障的雅拉雪山时,便有一种在这雪山下露营的冲动。这时是下午5点多钟,天空多云,雪山大部可见。我想如果天气转晴,黄昏或明晨都有可能看到 日照 金顶,晚上还可以拍摄雪山的夜景星空。我隐约看见雪山入口大门边有一排红色的房子,估计是原景区管理部门废弃的。说服赵小哥后,我们拐下公路,骑过去一看,果然如此。这一排房子共4间,门窗全无,肯定被附近的村民拆走了。我们选了一间漏雨好点的房间,打扫干净,支起小哥的帐篷,这样一来,住宿完全没有问题了。

    

    

    然而,可恼的是,我们刚安顿下来,天空下起雨来,且越下越大,似乎没有很快转晴的可能了。不过也好,如果我们此时在路上的话,情况就更加不堪了。现在的问题,主要是解决补给。所幸我还备有一小袋蛋糕,三条士力架,可以勉强充饥。但饮水不多了,我们决定去溪河边取水,因为这里的水都是雪山上流下来的,应该可以放心饮用。取水时小哥还拣了些干树枝回来,在隔壁房间生起一堆篝火。这样我俩边烤火边吃了点东西,待想起要发报道时,才发现手机没信号。这下我俩都懵了,再看窗外,天空阴云密布,雨越下越大,什么星空夜景 日照 金顶,全成了泡影。我俩只好围着火堆聊天到天黑,然后钻进帐篷睡觉了。

    

    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睡帐篷哦,而我带的是一只绒布薄睡袋,只得穿上抓绒冲锋衣睡。好在小哥的帐篷很专业,防风好,也没觉得冷。只是下面是水泥地,搁得有些难受。这一天又累又饿,反而睡得很沉。

    第二天早上6点,我便醒了,钻出帐篷一看,雨仍然下着。从我进 川西 半月来的经验,知道这雨会在十点左右停,再上路少说也是十一点钟了。我们昨晚就是半饥状态,如果再不吃早饭,根本没体力翻过疙瘩梁子,再走二十多公里到八美镇。我见公路拐弯处有一红砖房冒着炊烟,想必是附近一处工地的伙房。我冒雨来到工地一问,才知道工人们的饭是从八美镇送来的。那么,可以肯定那远处的房子一定当地人家。我徒步走了约两三公里,待到达时发现这是一个小院落,外墙上书有旅游招待所和小卖部的字样。我大喜过望,赶紧上前呼唤老板,出来一个约30岁左右的藏族女子。我问接待游客吗?人家说早就没有营业了。我问有饭吃吗?人家说我们已经吃过了。我一时不知说什么,但看这女子,面目清秀和善,便用近乎央求的口吻说能不能再做点饭,我们付钱。女子稍稍犹豫一会儿,竟答应了,开门让我进入院子,并在她的主屋请我坐下。我问她名字,其实几乎不用问就知道她叫卓玛。但接下来交流就有些困难了,因为她不太懂汉语。关于吃什么,她说得含糊不清,我听好像是面饼,便连连点头同意,也见她拿来一个平底锅放在柴灶上。卓玛做饭时,我听隔壁房间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便避嫌来到院子里,一边抽烟一边观察。这个院子三面都是平房,约有十来间,大门旁还有公厕,显然曾经是一个客栈。一会儿,见一僧人装束的男人从隔壁房间出来,拎一便壶去了公厕,回来后在卓玛房间的铁炉边坐下烤火。这时卓玛叫我进屋坐,一个小男孩也进来了,围着我好奇地打量。我见这孩子跟那僧人关系很亲热,便问僧人道,就你们一家三口人住这儿吗?僧人连连摇头,说卓玛和她丈夫兄弟俩是一家,他是孩子的舅舅。这话大家能听懂吗?藏族很多家庭是兄弟俩同娶一个妻子的。卓玛揭开锅时,我才发现不是烙饼,而是煮面条。这让我犯难了,我怎么把面条带给还在睡觉的赵小哥啊?我于是跟卓玛解释,连说带比划的,终于让她明白了借盛具的意思。面条做好了,我先吃了两碗,实在太饿了呵。剩下的足有一盆,估计三人也吃不完。卓玛丈夫也来了,说让我全带走,免得浪费,估计他们平时也不爱吃。这样我借了一盆一碗,把面条带回。赵小哥吃了两碗,剩下小半盆面条,只好倒在外面的草地上喂牛马了。这一盆面条收费40元,在物质稀缺的高原,也不算贵吧。但这盆面条,对我俩可是有救命之恩哩。

    上午约十点多钟,雨果然如我估计的时间停了,我们收拾好行装出发。路过卓 玛家 时还了盛具,开始了翻越疙瘩梁子的最后拼搏。我们在几处能看见雅拉雪山的路口,都停留了不少时间,希望能有云开雾散的好运,让我们目睹雪山的全貌。然而,直到最后也没能如愿。看来人不可能总有好运,呵呵。

    

    

    接下来,我们骑了约几公里的上坡后,便发现昨天的劳累严重影响了今天的体能。为保持体力,防止膝盖受伤,余下约十来公里的 盘山 路,我们几乎是推车走完的。最后是每推行五六十米,都得停下来喘一会气,海拔从我们露营地的3500米直升到4300多米。到下午2点多钟,我们终于走完了上坡路,来到了垭口。

    

    最可气的是,直到我们翻过了那么多山后,我也没见到这疙瘩梁子究竟长什么样儿,为什么取了这名儿。到达垭口时,我看见赵小哥坐在路边的高坡上,望着山下的风景发呆。我忽然意识到昨天露宿决定的英明,不然,不说体力意志会崩溃,肌体受伤和冒雨夜色行也必不可免。过了垭口,就是十多公里的下坡路了。壮阔而秀美的八美草原,忽如春风拂面般展现在眼前,美如人间仙境。此刻,才真正明白人家说走八美的道理。虽然历经几乎让人心力崩溃的艰辛,但换得的体验 和美 景,也算是人生的财富吧。

    

    

    

    

    

    

    

    

    

    

    

    离八美镇8公里处,有一拐道口通往惠远寺,而惠远寺正好处在八美草原的中心,有一漂亮的自行车道与油路并行,笔直通向寺庙。这样的美景,我们没理由不光顾吧。然而,到惠远寺后,这赵小哥几乎把我吓死,直接失踪近两小时,怎么都联系不上,原来这小子跟一群藏民在庙里听法会!网转 川西 有喇嘛害死汉族游客的事情,这小子再过半小时不出现,我就要电话报警了。这件事让我认识到这小哥性格中任性和不负责任的一面,让我很是不爽。本来打算在惠远寺住宿的,但刚刚产生的不祥联想,让我决定还是到八美镇,食宿让人更为放心。关于佛教信仰,我有自己的认识。藏族人普遍信教,一是因为历史与家族的长期影响,二是环境恶劣与精神贫乏双重因素致人产生的心理依赖。总之,他们基本上是盲从而非自觉的选择,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佛教的基本教义与内涵。而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如果也信仰这种消极遁世的宗教,我认为只有一种解释,就是逃避人生和社会的责任。你见过这世上有一个和尚为抗暴政与社会不公发声的吗?——呵呵,纯属个人己见,不求共鸣。

    八美镇属 道孚 县管辖,因自古就是茶马古道的重镇,又是旅游名镇,所以其规模跟 川西 的一般县城不相上下。镇里有个规模很大的寺庙,叫 塔林 寺。到了八美镇,再走只有两个方向,北上经道浮、 炉霍和 色达 上G317道进 西藏 ,南下经塔公、 新都桥 上G318道也可进 西藏 。我在走八美镇结识的第二个骑行者“骑行的江医生”,跟我们在镇上同住一晚后,就是走南下线去了 西藏 。而我们的赵小哥,则是走北线进 西藏 。

    

    

    

    

    

    

    

    

2081 次点击,18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云中漫步—— 骑行川西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