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16:44:24    跟帖回复:
16
    我的集体户(14)

    王淑芬从乡下回城后,在德惠五金厂工作。

    老赵从乡下回来,最初也是分到这个厂,做翻砂工。

    我去找老赵,曾在厂里见过王淑芬一次。

    五金厂生产的锉刀物美价廉,是当时德惠县城里几个较大的工厂之一。

    我的同班同学宋亚权曾经当过五金厂的厂长。那时工厂还很红火,产品远销国外。曾在长春街头偶遇宋亚权,他诉苦说,为推销产品,不得不陪客户喝酒。宋亚权早逝,与过量饮酒有关。

    上世纪末,东北大批国企倒闭。德惠县城那时有人调侃:除了火葬场,所有工厂都不冒烟了。集体所有制的德惠五金厂亦遭此劫。

    工厂倒闭。工人下岗。

    不知道王淑芬在那之后如何谋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16:49:55    跟帖回复:
17
    我的集体户(15)

    刘玉芝是66届毕业生。

    下乡35周年集体户聚会时,曾找过她。

    老赵夫人提供信息:曾见刘玉芝在德惠大市场卖鸡。

    我在长春打电话给郭崇学和赵淑珍,请她俩到市场去找。

    告诉两个人,让她们分别去找,保险系数更大一些。

    此后的几天里,屡次打赵淑珍家的电话,她都不在。

    郭崇学去了市场,没找到刘玉芝,但见到了刘玉芝的侄女。她问刘玉芝家的电话,刘的侄女却未提供。

    侄女不知道姑姑家电话号码?似乎不太可能。

    知道,不想给?也不太可能。

    很有可能的是,在那个家庭电话已经普及的年代,刘玉芝家没有电话。

    无奈,郭崇学把自己家的电话号码给了刘玉芝侄女。刘的侄女当时把这电话号码用圆珠笔写在了自己手腕上。

    直到聚会,刘玉芝都没有打电话。

    她侄女把郭崇学的电话号码忘了?洗手洗丢了?没给刘玉芝?还是给了,刘玉芝不想来?

    无从得知。

    聚会结束后,次日,我和老赵去了德惠大市场,找到了刘玉芝卖鸡的地方。

    我原以为她是在市场里摆一个摊,卖工厂流水线下来的白条肉食鸡。到那儿才发现与我想象大相径庭。

    那里与农村农贸市场一样,卖的是活鸡。

    看到过以此谋生的贩鸡人,他们骑摩托车走屯串户,收购散养的土鸡,运到城里出售。这是一条商业链,骑摩托车收购者是上线,刘玉芝做的是下线。商业环节增加,利润必然减少。

    几个站在墙角下卖鸡的妇女为抵御风吹日晒,个个都扎一个农村妇女常用的头巾,那面色和神态,看上去也同农村妇女没什么区别。

    问她们刘玉芝是不是在这里,她们说老刘太太这几天病了,没有来。

    她们问我是不是老刘太太的同学。这显然是郭崇学来找刘玉芝时透露给她们的。我说是。她们说老刘太太好像病得很重。她女儿结婚,女婿家在离德惠只有两站地的布海,她都没去。

    离开市场的时候,我的心头感到悲凉。

    以这种方式谋生的刘玉芝,经济状况肯定不会好。如果再生病,贫病交加,日子会更难过。

    裴秀兰与刘玉芝一个班,她说她们班聚会刘玉芝也没参加。

    她不参加是正常的。如此重压下生活的她,怎么会有心思参加于她生活毫无意义的聚会呢?

    再没见到过刘玉芝,也没听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或许,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如果那样,只能祝愿她一路走好,祝愿她来生再也没有上山下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9 10:50:52    跟帖回复:
18
    我的集体户(16)

    刚下乡时的赵淑珍留短发,高高胖胖,脸上有些雀斑。

    她是66届毕业生,是68届潘喜山的梦中情人。

    男生住生产队里屋,闲得无聊,在扑克牌上给户里的男女生配对,把潘喜山和赵淑珍配在一起。潘喜山不但不生气,还很高兴。冯守志配了姜玲。男户长张守贵配了女户长裴秀兰。每个男生都有份,因为男少女多。

    我记不清配我的是谁。

    失忆,是郭崇学那时已经走了,集体户女生里再无我心仪的人。所以,对配我的那人,一笑置之,爱谁谁。

    虽然潘喜山一片痴情,但赵淑珍全无感觉。她后来转户离开贺发屯。

    集体户下乡35周年筹划聚会时,获悉赵淑珍在德惠党校工作。

    去赵淑珍家问电话号码的郭崇学说,赵淑珍父亲听说要回访集体户,连说有意义。

    我和赵淑珍通电话时,赵淑珍对聚会没有异议,对回贺发屯大不以为然。她说如果是大款了还可以,回去能捐款扶贫。她在党校期间常到菜园子去,但从未想过再去贺发屯。

    她还提到了聚会租车吃饭花钱,有的人家庭生活困难,可以不拿,谁有谁拿一点。她愿意拿一百元。

    她还说如果回贺发屯应该给老乡买点东西。

    想得很周到,像是党校的人。

    那天我们从贺发屯回到德惠县城,给赵淑珍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孩子,说赵淑珍下乡了。

    那是35年后,唯一一次集体户人相聚,她没有参加。

    之后,再无她任何信息。

    党校的人,好像真与平民不一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9 10:58:17    跟帖回复:
19
    我的集体户(17)

    潘喜山和老赵、李野是68届三班同学。在学校时和刚下乡那段时间,潘喜山的回头率——无论对男生还是对女生——都远远高于其他人,不仅高于老赵和李野,甚至高于张守贵和冯守志。

    在学校时,潘喜山骑一辆崭新的名牌自行车。

    那时自行车与手表、收音机、缝纫机并列为四大件,谁家有一件两件,就和现在有别墅和高档汽车差不多。

    上班的人骑自行车的也不多,潘喜山只是初中一年级学生,骑一辆漂亮的名牌自行车,当然引人嘱目。

    他的自行车又与别人不同,在车把前有三面小红旗作为装饰,看过的人,都会留下深刻印象。

    下乡以后,集体户的16个人中,他是惟一一个有手表的。不仅如此,他还是新立一队的全体社员中惟一一个有手表的。

    下地干活,队长想休息或者收工又把握不准时间时,就会问:小潘,几点了?

    一个叫王凤友的社员几次相亲,都借潘喜山的手表。

    其他社员只有羡慕的份,他们不是不想借,是和潘喜山关系没那么铁,如此贵重的东西,怕张了口人家不借。

    刚下乡那些日子,男女生相互来往,没有避讳。几个去过潘喜山家的女生回到集体户,把他家柜子上有一台很大的收音机,墙上有挂钟当成新闻讲给其他人。

    1970年,潘喜山出民工去了三线。

    三线,是那个年代的一个专有名词。毛泽东认为可能会和苏联发生战争,一线二线是重要城市和地区,可能被苏联军队占领或轰炸。三线为偏僻山区,相对比较安全,所以要提前把一些军事设施转移到那里。在偏僻山区建厂,工人不足,就用民工。因为是建军工厂,我这样家庭出身不好的当民工也没资格。我们队里给两个名额,潘喜山和宋彦江入选。

    因为去之前就说,这次民工时间会很长,有些人认为可能建完工厂,会把民工留下来当工人,不会再回农村。他们走之前统一配发了类似部队那种用线缝出很多杠杠的黄棉袄。潘喜山穿了,很神气地在村里走来走去。

    那时有人说屯里胡金成老汉的女儿胡兰要嫁潘喜山,这颇使我和老赵、冯守志有些嫉妒。

    潘喜山意气风发地走了。

    其间回来过一两次,但与我和老赵两个户里仅存的男生皆无接触。

    遗憾的是,在三线干了三四年,在我离开集体户以后,他又回到贺发屯。

    潘喜山后来与万家的小女儿淑珍谈过一段恋爱,两人差不多已经确定了关系。有一天,潘喜山从邮递员手中拿到一封写有万淑珍收的信,发现自己是个备胎,断然与她分手。

    潘喜山从三线回来,老户员就是他和姜玲两人,后来又来了几个新户员。

    下乡五年多后,潘喜山回到县城,在国企生产资料公司上班。

    生产资料公司后来破产,职工下岗。年过不惑的潘喜山去四平谋生,十多年后病逝于四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10 16:33:52    跟帖回复:
20
    我的集体户(18)

    集体户下乡35周年聚会上,鲍玉贤大哭一场。

    她不掩饰自己的泪水,在这种场合,也无须掩饰。

    她当时离开贺发屯,去了农安县的另一个集体户。

    大哭之后的叙述,才让我们知道,她所以离开,是屯里某些人要把她和半拉子撮合在一起。

    半拉子名叫孙玉久,没有母亲,和父亲还有弟弟孙玉贵生活在一起。

    孙玉久的年龄和我们差不多,我们到贺发屯,他也开始在队里干活。

    他虽然姓孙,和村里的大姓孙家是本家,但他家在孙氏家族中明显处于弱势地位,加上他身材矮小,因此,虽和大家一样干活,却只能挣半拉子工分。

    和他同龄的本村人都是全劳动力工分,而他却仍是半拉子,导致大家几乎忘记了他的本名,都喊他半拉子。

    论智商,半拉子不差,他对农活不大用心,有时出去做些小买卖。对于农民来说,那个年代不务农活而去做小买卖,是不务正业,因而会被循规蹈矩的农民瞧不起,再加上他的矮,他的穷,因此婚事成为难题。

    集体户的10个女生在两年中大半离去,只剩下了姜玲、祖淑媛、鲍玉贤三人,那些急着要为半拉子解决婚事的热心人就把眼睛盯上了鲍玉贤。他们请她吃饭,当然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去饭店吃饭,只是请到农民家里吃稍好点的饭菜。

    那个年代,能被农民请到家里吃饭,是难得的礼遇。鲍玉贤当然不会看上连普通农家姑娘都看不上的半拉子,而在农民围攻式劝嫁之下,她能做的惟一选择就是——逃走。

    她从一个集体户逃到了另一个集体户,那另一个集体户在邻县农安。

    后来,她与一个军人结婚,那军人是农安人,他们自然就在农安定居了。她有两个孩子,那时都已工作。

    身为人妻人母的鲍玉贤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她搞过养殖业,开过发廊,饭店。

    转瞬间,距离那次聚会又过去十多年,久无音讯,不知道她现在生活怎样。

    那时候她信心十足,相信自己会成功——即改变家庭的经济状况。

    年过半百的她,并不认为此生的路已快到尽头,仍在继续拼搏。

    我的集体户(19)

    男户长张守贵是67届毕业生。女户长裴秀兰是66届毕业生。

    刚到乡下时,裴秀兰和另外四个女生住在宋老三家里屋,我和张守贵以及宋老三夫妇还有他们的儿子宋彦士住外屋。

    裴秀兰一天从德惠回来,晚上躺在炕上和另几个人说起,妈妈给她带回几张烙饼。

    外间和里间只隔一堵泥墙,这墙一米多高,房山部分没有封死,是相通的。

    我和张守贵躺在外间,听得清清楚楚。我馋得想吃,就说张守贵想吃饼。裴秀兰就从炕上起来,把用纸包着的烙饼从上面扔过来。

    这饼被我吃了。后来才知道,她是带给张守贵的。

    宋老三家这幢房子是裴秀兰和张守贵爱情开始的地方。

    下乡第二年,他们结婚,离开集体户,在农民家借一间屋子居住——那个年代,商品经济意识尚未出现,所以只有借住,并无租住之说。

    婚后不久,张守贵因为盗窃公社广播站器材被抓,关押一两年时间,最后因为涉案金额不多,没有判刑。

    张守贵和冯守志都是无线电爱好者,喜欢装个收音机什么的。

    爱好,却没钱买器材,张守贵于是选择偷。

    张守贵被关押,裴秀兰不得不带着孩子回德惠父母家。她的粮食关系仍在贺发屯,她妹妹来屯里为姐姐取粮。那袋粮食不到100斤,从贺发屯到姚家火车站6华里,且全是平路,我和老赵帮助送粮,全程不仅换肩,还几次换人,同是知青,相比扛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同龄人,我们不仅智力相差天壤,体力也望尘莫及。

    直到1979年,张守贵夫妻才回到县城,那是下乡11年以后。

    可以说,他们人生中最好的11年,是在那个村子里度过的。

    两个人没有技术,没有特长,没有门路,回城后就业困难,收入微薄,日子过得依然窘迫。

    下乡35周年,集体户聚会,见到他们夫妇。

    印象中,裴秀兰是个身材娇小,面色红润,笑口常开,讨人喜欢的女孩子,而35年之后,我看到的是一个典型的小老太婆,牙齿掉了,嘴瘪了,头发稀了,连脸上的笑容也全无昔日的灿烂,那是经历了许多惨痛之后,只为了表明暂时的开心而强挤出来不很自然的笑。我相信那笑的后面有很多很多心酸。

    那天,我拥抱了所有女生,和裴秀兰拥抱,把她抱起来转了一个圈子。那是那天最热烈的一次拥抱。

    张守贵也老态龙钟。牙齿掉了好几颗,一张嘴有很大的豁口,那大概是他显得更老的一个原因。

    夫妻两人都牙齿脱落而没有修补,一定是经济原因。补一颗牙,大概要一个月工资。两个人的几颗牙补下来,大半年生活费没了。

    下乡35周年回访贺发屯结束,返程时,中巴车上多了一袋大米,那是村民孙玉贵送给张守贵的。

    张守贵已经是城里工人,却还在接受农民的接济,其经济状况如何,可想而知。

    鲍玉贤不但认不出张守贵,甚至压根把这个人忘掉了。

    她怎么会忘掉户长?

    户长会被忘掉,那么这户长在集体户里起过什么作用,也就可想而知。

    那次聚会之后,再没看到他们。

    去年得知张守贵去世,享年60多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11 7:35:31    跟帖回复:
21
    我的集体户(18)

    集体户下乡35周年聚会上,鲍玉贤大哭一场。

    她不掩饰自己的泪水,在这种场合,也无须掩饰。

    她当时离开贺发屯,去了农安县的另一个集体户。

    大哭之后的叙述,才让我们知道,她所以离开,是屯里某些人要把她和半拉子撮合在一起。

    半拉子名叫孙玉久,没有母亲,和父亲还有弟弟孙玉贵生活在一起。

    孙玉久的年龄和我们差不多,我们到贺发屯,他也开始在队里干活。

    他虽然姓孙,和村里的大姓孙家是本家,但他家在孙氏家族中明显处于弱势地位,加上他身材矮小,因此,虽和大家一样干活,却只能挣半拉子工分。

    和他同龄的本村人都是全劳动力工分,而他却仍是半拉子,导致大家几乎忘记了他的本名,都喊他半拉子。

    论智商,半拉子不差,他对农活不大用心,有时出去做些小买卖。对于农民来说,那个年代不务农活而去做小买卖,是不务正业,因而会被循规蹈矩的农民瞧不起,再加上他的矮,他的穷,因此婚事成为难题。

    集体户的10个女生在两年中大半离去,只剩下了姜玲、祖淑媛、鲍玉贤三人,那些急着要为半拉子解决婚事的热心人就把眼睛盯上了鲍玉贤。他们请她吃饭,当然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去饭店吃饭,只是请到农民家里吃稍好点的饭菜。

    那个年代,能被农民请到家里吃饭,是难得的礼遇。鲍玉贤当然不会看上连普通农家姑娘都看不上的半拉子,而在农民围攻式劝嫁之下,她能做的惟一选择就是——逃走。

    她从一个集体户逃到了另一个集体户,那另一个集体户在邻县农安。

    后来,她与一个军人结婚,那军人是农安人,他们自然就在农安定居了。她有两个孩子,那时都已工作。

    身为人妻人母的鲍玉贤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她搞过养殖业,开过发廊,饭店。

    转瞬间,距离那次聚会又过去十多年,久无音讯,不知道她现在生活怎样。

    那时候她信心十足,相信自己会成功——即改变家庭的经济状况。

    年过半百的她,并不认为此生的路已快到尽头,仍在继续奋斗拼搏。

    我的集体户(19)

    男户长张守贵是67届毕业生。女户长裴秀兰是66届毕业生。

    刚到乡下时,裴秀兰和另外四个女生住在宋老三家里屋,我和张守贵以及宋老三夫妇还有他们的儿子宋彦士住外屋。

    裴秀兰一天从德惠回来,晚上躺在炕上和另几个人说起,妈妈给她带回几张烙饼。

    外间和里间只隔一堵泥墙,这墙一米多高,房山部分没有封死,是相通的。

    我和张守贵躺在外间,听得清清楚楚。我馋得想吃,就说张守贵想吃饼。裴秀兰就从炕上起来,把用纸包着的烙饼从上面扔过来。

    这饼被我吃了。后来才知道,她是带给张守贵的。

    宋老三家这幢房子是裴秀兰和张守贵爱情开始的地方。

    下乡第二年,他们结婚,离开集体户,在农民家借一间屋子居住——那个年代,商品经济意识尚未出现,所以只有借住,并无租住之说。

    婚后不久,张守贵因为盗窃公社广播站器材被抓,关押一两年时间,最后因为涉案金额不多,没有判刑。

    张守贵和冯守志都是无线电爱好者,喜欢装个收音机什么的。

    爱好,却没钱买器材,张守贵于是选择偷。

    张守贵被关押,裴秀兰不得不带着孩子回德惠父母家。她的粮食关系仍在贺发屯,她妹妹来屯里为姐姐取粮。那袋粮食不到100斤,从贺发屯到姚家火车站6华里,且全是平路,我和那袋粮食不到100斤,从贺发屯到姚家火车站6华里,且全是平路,我和老赵帮助送粮,全程不仅换肩,还几次换人,同是知青,相比扛两个百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同龄人,我们不仅智力相差天壤,体力也望尘莫及。

    直到1979年,张守贵夫妻才回到县城,那是下乡11年以后。

    可以说,他们人生中最好的11年,是在那个村子里度过的。

    两个人没有技术,没有特长,没有门路,回城后就业困难,收入微薄,日子过得依然窘迫。

    下乡35周年,集体户聚会,见到他们夫妇。

    印象中,裴秀兰是个身材娇小,面色红润,笑口常开,讨人喜欢的女孩子,而35年之后,我看到的是一个典型的小老太婆,牙齿掉了,嘴瘪了,头发稀了,连脸上的笑容也全无昔日的灿烂,那是经历了许多惨痛之后,只为了表明暂时的开心而强挤出来不很自然的笑。我相信那笑的后面有很多很多心酸。

    那天,我拥抱了所有女生,和裴秀兰拥抱,把她抱起来转了一个圈子。那是那天最热烈的一次拥抱。

    张守贵也老态龙钟。牙齿掉了好几颗,一张嘴有很大的豁口,那大概是他显得更老的一个原因。

    夫妻两人都牙齿脱落而没有修补,一定是经济原因。补一颗牙,大概要一个月工资。两个人的几颗牙补下来,大半年生活费没了。

    下乡35周年回访贺发屯结束,返程时,中巴车上多了一袋大米,那是村民孙玉贵送给张守贵的。

    张守贵已经是城里工人,却还在接受农民的接济,其经济状况如何,可想而知。

    鲍玉贤不但认不出张守贵,甚至压根把这个人忘掉了。

    她怎么会忘掉户长?

    户长会被忘掉,那么这户长在集体户里起过什么作用,也就可想而知。

    那次聚会之后,再没看到他们。

    去年得知张守贵去世,享年60多岁。

1510 次点击,20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的集体户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