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8:11:52    跟帖回复:
166
    “怎么又和牛书记定亲了?山大,我都搞糊涂了。”刘水秀不解地望着他。“那你叔呢?”

    “我叔不是出事了吗?婶就和牛书记......”

    刘水秀怔住了,半晌,她在人群搜索了一下,问山大:“牛书记他人呢?”

    山大说:“牛书记上午有个重要的会,要中午才能过来。”

    刘水秀愣了一下,又问:“小菜花呢?”

    月月说:“她在屋里,我叫她去。”

    月月向屋里跑去。一会,小菜花火急火燎地跑出来,一见刘水秀,近乎急迫颤栗地喊了声“刘同志”,一边就朝刘水秀身上扑过去。

    “刘同志,你可来了!”小菜花说着,就犹如决堤似的伤心地哭了起来。

    刘水秀越发地愕然了。她扶着小菜花的肩头安慰说:“小菜花,别哭,有什么事慢慢说。”

    小菜花却哭得更加伤心了。这时牛家的人和村里的人都围着议论起来。山大见状,便招呼牛家和帮忙的人去大队部食堂,说那里已准备了饭菜。等人都散去了之后,山大便让刘副市长去屋里坐。

    进了屋之后,刘水秀便问小菜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菜花哭着说:“的宝哥他出事了!刘同志。”

    “这事我已经听说了。”刘水秀说。“可你怎么又和牛书记定亲了?”

    “刘同志,我、我是......”小菜花又哭得泣不成声了。

    月月拿来毛巾给她擦拭眼泪:“婶,你别哭了,慢慢说。”

    “是啊,小菜花,你说,你都等了你的宝哥这么多年了,怎么又会去和牛书记定亲?”

    小菜花止住了哭声,刚要说,山大又抢着:“刘副市长,叔不是出事了吗?婶不能再跟着他了,就和牛书记定亲了。”

    刘水秀说:“你不要说了,我要听小菜花说。”

    山大不作声了,两眼却紧盯着小菜花。小菜花望着刘水秀,又望了望山大,犹豫着。

    “小菜花,你说呀!”刘水秀催着。

    “婶,你有什么难处就都跟刘副市长说了吧。”月月也劝。

    小菜花突然像是鼓起了勇气,对着刘水秀哭着说:“是牛书记他......”

    “他怎么了?你快说呀!”

    “牛书记他、他占了我的身子!”

    大家都一起惊讶地震住了。好半晌,谁都没有说话。

    “这怎么可能呢?小菜花,这话可不能乱说!”刘水秀一脸严肃地说。

    “是啊,婶,这怎么可能呢?牛书记怎么是那种人?”山大也板起面孔说。

    月月也睁大着疑惑的眼睛。

    小菜花急了:“刘同志,这是真的,他真的占了我的身子!”

    “小菜花,我还是不相信,牛书记不会是那种人!”刘水秀还在疑惑地摇头。

    “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说着,小菜花又哭了起来。

    刘水秀沉吟了一会,对山大说:“你去,把牛书记找来,现在已经中午了,他也该来了。”

    山大望了望小菜花,又望着刘水秀,迟疑起来。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呀!”刘水秀催着他。

    山大只得起身,走到门口,又回头不放心地望了小菜花一眼。山大一走,刘水秀就对小菜花说:“现在这里没有男人了,你跟我说具体的,越详细越好。”

    小菜花哭诉着说:“那天,在牛书记的家里,我被他弄到他床上去了,我昏昏迷迷的,我醒来时,我发现我的衣服乱了,裤子也往下脱落了,身上也被他咬了好几个牙印......”

    刘水秀默然地听着,沉思起来。一会,她问小菜花:“你去他家干什么?”

    小菜花低着头不语。月月说:“婶是为了叔的事,和山大一起去找牛书记,牛书记正在开会,就让婶去他家等着。”

    “那山大当时在干什么?”

    “他说他送婶到牛书记家,他就回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7:23:44    跟帖回复:
167
    “月月,你是听山大说的?”

    月月点头:“后来我也问了大队部的人,都说山大是很早就回来了。”

    刘水秀又问小菜花:“你发现你被人占了身子的时候,牛书记他在干什么?”

    小菜花说:“他当时在堂前。”

    月月说:“听牛书记说,他是散了会才回家的,一回家就看见婶从他房间里出来。”

    刘水秀问小菜花:“这么说,你也是猜疑是牛书记占了你的身子?”

    “不,刘同志,就是他,他知道我为了的宝哥愿意做任何事,我以前也求过他,他......”

    刘水秀似乎没听明白小菜花说的话,月月便把最近小的宝出事以后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后来跳河并答应嫁给牛书记等许多事情都告诉了刘水秀。

    “这么说,牛书记也是出于无奈才同意定亲的?”

    月月点了点头。刘水秀陷入了沉思之中。忽然,她站了起来,对小菜花说:“你跟我来。”

    小菜花愣着。刘水秀走过去,把她往房间里拉。月月也愣了,不觉跟在后面。刘水秀转身对月月说:“把房门关上。”

    月月关上了房门,不知道刘水秀要干什么。刘水秀要小菜花到床上去,又要她把裤子脱掉。小菜花脸一红,霎时怔住了。

    “小菜花,你听刘同志说。”刘水秀望着她,又望了望疑惑不解的月月,说。“你是一直都没有结过婚的女人,真要是被牛书记占了你的身子,也就是说,他强奸了你,你就让刘同志给你看看,相信刘同志比你懂。”

    月月明白过来,说:“婶,刘副市长说得对,你让她给你看看。”

    小菜花还犹豫着。刘水秀又催了她一遍。小菜花只得上了床,把裤腰带松了......

    一会,刘水秀说好了,让小菜花把裤子穿上。小菜花下了床,穿好了裤子,不安地跟着刘水秀来到了堂前。刘水秀在椅子上坐下,脸上依然在沉思着。

    “刘同志,你说话呀!”小菜花急着问她。

    “婶,你别问了。”月月高兴地说。“婶,你没事,你还是个没开怀的黄花大闺女。”

    小菜花一愣,又去看刘水秀。刘水秀冲她点了点头。小菜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可没一会又烟消云散了,脸又阴沉起来。

    “婶,你又怎么了?”月月不解地望着她。

    “可我还是被他看了我的身子,我身上还有他咬过的牙印。”小菜花说。

    “这事等我问过了牛书记再说吧。”刘水秀说。

    “婶,你总算是没有失去身子,你应该高兴才是。”月月说。

    “不,月月,我对不起你叔啊,我没有守住我的身子。”小菜花说着,又哭了起来。

    刘水秀忽然问月月:“小的宝呢?怎么不见他?”

    月月说:“我知道他在哪,我去叫他。”说着她朝门外跑去。


    第五十章  退亲

    月月跑到河边,见小的宝还坐在石头上发呆。她喊了一声“叔”。小的宝并没有回头。月月直跑到他跟前,说:“叔,刘副市长来了!”

    小的宝望着月月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叔,你没听见吗?是刘副市长来了!”月月又重复说了一遍。

    小的宝依然没有起身,也不动声色。

    “叔,你这是怎么了?刘副市长她要见你,你快去吧。”

    小的宝这才缓缓地抬起头来:“月月,你回去吧,我不想见她。”

    月月大惑不解:“叔,你怎么连刘副市长也不想见了?”

    小的宝不语,又低下头去。

    “叔,你还是去吧,刘副市长可以帮你。”

    “她帮不了我。”

    “不,刘副市长一定能够帮上你,她也一定会帮你。”

    “月月,你不知道,我是真犯事了,谁也帮不了我。”

    “不会的,叔。”

    “我现在谁也不想连累,更不能去连累刘同志。”

    月月愕然而又不解地望着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7:22:03    跟帖回复:
168
    “小菜花,你真傻,你以为你这样做,就能救得了你的的宝哥?”月月去找小的宝了,刘水秀则趁机在开导着小菜花。两人坐在桌子前,小菜花的情绪好了许多,她给刘水秀泡了杯茶。

    “刘同志,我也是没有办法,再也想不到好的方法能救的宝哥。”小菜花说。“的宝哥出事后,我就找过山大,可山大说,这事也只有牛书记能救得了的宝哥,所以我才......”

    “山大怎么能这样说呢?”刘水秀很是不满。“这个山大,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样跟你说?”

    小菜花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所以你就信了山大的话?愿意嫁给牛书记了?”

    小菜花点头。

    “你也不想想,小菜花。”刘水秀叹了一声,说,“牛书记虽然很喜欢你,可问题还是归问题,他也是个党的干部,也不敢胡来的,”

    小菜花说:“可人家毕竟是公社的领导,山大说,的宝哥的事就归他管。”

    “归他管他就能胡来?”刘水秀笑了。“他要是胡来,他不同样要犯错误?”

    小菜花也笑了笑,说:“刘同志,你要是早来了就好了。”

    “早来了不也是一样?你就想看着你刘同志也犯错误?”

    小菜花不作声,但刘水秀的话她听着舒坦。过了一会,她告诉刘水秀,她和月月曾一起去市里找过她。刘水秀一愣,问她什么时候的事。

    “是你在省里学习的时候,你不在,我们就去找了你爱人姚局长。”小菜花说。

    “哦?”刘水秀不觉拧起了眉头。“他跟你们说什么了?”

    “他说......”小菜花犹豫了一下,说。“以后让我们不要再找你了,要相信组织,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这个老姚!”刘水秀低头自语了一句。

    “姚局长他没跟你说?”

    “他这个人,可能是忘了。”

    这时,月月回来了。小菜花见她一人回来,便急着问她。“你叔怎么没来?”

    月月望着刘水秀迟疑着:“叔他说,他说不想见刘副市长。”

    刘水秀一愣。小菜花却愤然不满了:“的宝哥他这是怎么了?刘同志来了他也不想见?!”

    刘水秀皱着眉头说:“看来这个小的宝,我是越来越不了解他了。”

    “刘同志,我去找他!”

    “不用了,一会我会去找他的。”刘水秀望着小菜花说。“这个小的宝,他就眼看着你就这么嫁给了牛书记?”

    小菜花没有作声。

    “叔说,他不想连累刘副市长。”

    小菜花愕然。刘水秀却突然笑了起来,说:“小菜花,看来,你们可真是天生的一对,一对大傻人!”

    听说牛运来从公社开完会到大队部了,刘水秀赶到大队部。见了牛运来,就直接把他叫进了一个小房间,并关上房门。牛运来还没来得及跟她寒暄,刘水秀就直接切入正题。

    “我今天可要先批评你,牛书记。”刘水秀一开始就很严肃地板起了脸孔。

    牛运来上午就接到了山大打给他的电话,告诉他,刘副市长来了。他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果然,刘水秀一开口就说要批评他。他还是很平静地望着她,没有作声。

    “你今天的这门亲事不该定。”刘水秀沉着脸说。“你不是不知道,小菜花和小的宝同志的关系,小菜花为了等小的宝同志,这么多年都没有动过要嫁人的念头,现在她答应要嫁给你,是因为小的宝他出事了,而你在这个时候娶她,是不是有不纯洁的动机?是不是有利用自己的权力来换取这门亲事?”

    “我没有,我没有你说的那种意思。”牛运来预料到她会这样说他,所以他说得很平静。“刘副市长,你刚来,你还不了解情况,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完全出于无奈。”

    “我虽然是刚来,但情况我还是了解一点。”刘水秀说。“当然,我也想听听你的想法。”

    “是这样,刘副市长。”牛运来于是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小菜花去找他、后来跳河、月月又去找他、他才答应这门亲事的事说了一遍。

    刘水秀一直静静地听着,牛运来说完之后,她沉思了一会说:“这么说,你这样做是出于无奈,是担心小菜花会继续做傻事?”

    牛运来点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7:30:28    跟帖回复:
169
    “可是,你这么做,还是不对的。”

    牛运来不解。

    “你就没想过,你这样一来,对小菜花,对小的宝,也对你自己,都会造成伤害的。”

    “我不这样认为。”牛运来开始有点情绪了。“我当时也没想得太多,只是担心小菜花会出问题。”

    “你想,你要是和小菜花结婚了,你会因此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小的宝同志开脱吗?”

    “不会。”牛运来肯定地说。

    “我相信你不会。”

    牛运来默然。

    “可是,小菜花会怎么想?”刘水秀接着说。“依她的性格,恐怕还会闹出更大的事来!”

    牛运来望着刘水秀,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不能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

    “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喜欢她,你虽然是出于同情,你答应了她,可别人会这么想吗?甚至群众也会猜测你是出于私心。”

    牛运来有点激愤了:“刘副市长,在这件事情上,我绝对没有出于私心!我可以用我的党性担保!”

    “我可以相信你,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刘水秀说。一会,她又严肃地问起他。“你刚才说的小菜花跳河的事情,你说,你那天一进门,就看见小菜花从你房间里出来?”

    牛运来点头。

    “你敢保证你没有对她做出出格的事情?”

    “我保证,我同样以党性保证!”牛运来斩钉截铁地说。

    刘水秀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我也同样相信你,你不是那种人!”

    牛运来感激地说:“谢谢刘副市长对我的信任!”

    “可是,这件事情一定要调查。”刘水秀依然很严肃地说。“这事情太恶劣了,还差一点弄出人命来。”

    “可我听山大说,这也可能是小菜花怕我一时不会答应,才自己......”

    “那她身上的牙印是怎么回事?难道也是她自己咬的?”

    牛运来哑然无语了。

    “这事跟山大有没有关系?”忽然,刘水秀警惕地问他。

    牛运来摇了摇头,说:“我打电话问他,他已经回到大队了,而且事后我还了解了一些情况。我家的一个邻居在上午十点钟左右的时间还看见小菜花一个人坐在我家的堂前;而山大是上午十点半左右的时间就回大队了,他是走路回去的,因为那天他和小菜花来找我时是不方便骑自行车,从公社到陈山大队有二十里地,就算走得快也要一个多小时。”

    刘水秀想了想,说:“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还是要调查一下。”

    牛运来点头同意。

    “另外,你和小菜花的亲事先退了吧。”

    牛运来一时无语,低下头去,既显着不情愿,也隐含一种怏然不满。

    “你不同意?”刘水秀两眼直盯着他,这多少让她有点意外。

    “我没说我不同意。”

    “那是你不愿意?”

    牛运来脸上露出一片难色:“刘副市长,现在聘礼都已经下了,全公社的人都知道了,现在你一来,就退亲了,群众知道了会怎么想?而且,我的家人他们又会怎么想?”

    刘水秀沉吟起来,一会说:“这事,你可以先缓一缓,但必须要退,虽说是小菜花同意了要嫁给你,但毕竟有内情,这事等过一阵子,小菜花想通了再说,你说呢?”

    牛运来望着她,不悦地低下头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7:46:50    跟帖回复:
170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菜花去小河边找小的宝。问他为什么不愿去见刘同志。小的宝告诉她,他不想连累刘同志。小菜花急了,说:“的宝哥,不会的,刘同志是好人,她一定能帮你的。”

    小的宝冲她一瞪眼:“就因为刘同志是好人,我才不想去连累她。”

    “的宝哥,你千万不要这样想,你也是个好人,刘同志会帮你的。”

    “你傻呀!”小的宝生气了。“我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个好人!”

    “可我相信你,的宝哥。”小菜花急得眼泪又快出来了。“还有刘同志也会相信你。”

    “你去告诉刘同志,让她别管我的事,免得受到牵连,反正我现在是谁也救不了我!”

    “不会的,的宝哥,不会的!”小菜花急得连连说。

    小的宝低下头去,沉默了半晌,忽然抬起头缓缓地对她说:“小菜花,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忘了我,你去过你的日子,牛书记这个人不错,他也喜欢你,他会疼你的。”

    “不,不!”小菜花忽地站了起来,急急地说。“我错了,我不应该答应牛书记,我以为这样能够救你,刘同志已经批评我了,的宝哥,我是太急了,我是为你好,我差一点就......的宝哥,刘同志她、她给我看了,我身子没有被......我还是,还是你的人!的宝哥!”

    小的宝瞪着眼睛愣愣地望着她,好半天似乎才明白过来。

    刘水秀还在房间里和牛运来交谈着。刘水秀问起小的宝的事。牛运来告诉她前一段时间对小的宝调查和审查的情况。刘水秀认真地听着,心情也逐渐地变得沉重起来。等牛运来介绍完情况,她沉思了片刻,问牛运来:“目前还没有定性和做结论?”

    牛运来点头,说:“目前还是暂时挂着。”

    “为什么?”

    牛运来望着她,眼神有些闪烁。

    “是因为事实还不够清楚?”

    “不是,事实已经很清楚,他自己也供认不讳。”

    “那是为什么?”

    “我们是想等你从省里学习回来。”

    “等我?!”

    “对。”

    “这是你们公社党委的意思?”

    “我向市里领导汇报的时候,成副书记也有同样的意思。”

    “是因为我和小的宝同志有一种特殊的关系?”

    牛运来没有否认。

    “大概还因为我是市里的领导?”

    牛运来又不得不承认。刘水秀静静地望着牛运来,好半晌没有说话。

    “牛书记,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刘水秀露出了一丝苦笑,声调缓缓地说。“我承认,我和小的宝同志是有点特殊关系,这一点大家也许都知道,但不是说,小的宝同志出了什么问题,犯了什么错误,我就可以去包庇他,我是一个党员,党是有组织纪律的,你们基层的党组织应该按党的政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刘副市长,我们也不是那个意思。”牛运来解释说。“主要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毕竟小的宝同志......”

    “听听意见是可以的,毕竟我对他多少有些了解。”刘水秀说。“可我还是刚才说的那个意见。”

    牛运来点头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意见是什么。”

    “那就好。”刘水秀高兴了,忽然,她又问起山大。“他是什么意见?”

    “他?”牛运来突然不满起来。“他说要打成坏份子!”

    刘水秀惊讶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6 7:40:47    跟帖回复:
171
    “我说,他是你叔,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同情之心?”

    “是啊,毕竟是亲叔。”

    “不过,话说回来。”牛运来想了想,又话锋一转。“也许正因为是他亲叔,他就想表现得比别人积极一点,好撇清关系。”

    刘水秀皱起了眉头。

    “我一开始并不主张查小的宝同志的。”牛运来说。“是他来反映他叔在流浪期间跟一个瞎眼女人非法同居。”

    “他怎么知道小的宝同志跟那个瞎眼女人的事?”刘水秀打断他,问。“是小的宝同志跟他说的?”

    “不是,他说他是听到小的宝同志和你的谈话。”

    “这个山大还真有心机的。”刘水秀沉吟着自语。

    “后来,经不住他的鼓动,我一想,把事情弄个清楚也没有什么不好,可谁知后来竟查出了偷种子粮、烧山头的事,这问题加在一起就大了。”

    刘水秀不作声了。一会,她又问他:“那你和小菜花的事也是他跟你鼓动的?”

    牛运来默默地点头。


    第五十一章  要相信组织


    刘水秀从大队部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小菜花已经做好了饭,她给刘水秀盛好了饭。刘水秀问她小的宝呢。

    “听月月说,的宝哥又去河边了。”小菜花说。

    刘水秀又问:“他还是不想见我?”

    小菜花点头说:“他说,他是不想连累你。”

    刘水秀笑了笑,说:“那只好我去找他了。”

    小菜花说:“刘同志可千万不要怪他。”

    “你说刘同志会是那样的人吗?”刘水秀又笑了。

    小菜花也不觉笑了。一会,她又阴沉下来,说:“的宝哥他说,他的事......”

    “他的事怎么了?”

    “他说,他的事谁也救不了。”

    刘水秀双眉一蹙:“他真是这么说的?”

    小菜花点头,又两眼直盯着刘水秀,担忧地问:“刘同志,你说,的宝哥说的可是真的?”

    “你叫我怎么说呢?等我见过了你的宝哥再说吧。”刘水秀站了起来,对小菜花说。“你把饭先放到锅里去吧,等我回来再吃。”说着,她就朝外走去。

    “刘同志,你还是先吃了饭去吧。”

    “不了,我还是先去找他。”

    刘水秀来到小河边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小的宝一个人坐在一块石头上,两眼望着小河不知在想些什么。刘水秀没有叫他,慢慢地走过去,直到她站在他面前,他也没有反应。

    此时暮色已经开始降临,远山和田野已笼罩在暮色中,只有西边的天上,云层已变薄了,被夕辉折透出光亮来。小的宝的脸是朝着西边的,刘水秀能清楚地看到他脸上满布着愁容,以及那脸上的那双依然闪着光亮而又透着忧思的眼睛。刘水秀明显地感觉到,他比她上次看到他,瘦多了,也黑多了,头发也近乎全白了,他人虽是坐着的,但她也能感觉得到他的整个背脊是佝偻的。她心下不觉悄悄寒了起来。

    “小的宝。”她轻轻叫了他一声。

    小的宝慢慢地抬起头,看见站在他面前的刘水秀,惊讶地一下,可并没有站起来,只是说了句:“刘同志,你来了?”

    “怎么,你现在连我也不想见了?”刘水秀问他。

31789 次点击,170 个回复  上一页 1 ... 8 9 10 11 1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在纪念碑上刻有名字的人 (长篇小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