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9:56:53    跟帖回复:
556
   果然不一会儿砖厂的人就把他们围了起来,只听胖子在发脾气训那个叫他去办公室喝水的人,训完话来到麦田面前,恶狠狠的说:“兄弟,你这就有点过了,好心让你去喝水,你他妈的抢我女人算怎么回事?”
    
   蓝羽大声叫道:“你这个畜生,我不是你的女人。”

  胖子阴恻恻的笑着说:“你这个臭女人给我闭嘴,等会儿再收拾你。”然后看麦田的模样也不是个善茬子,就说:“兄弟,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放了她我让你走,别他妈的的多管闲事,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麦田不想和他们废话,蓝羽一直是他牵肠挂肚的女人,怎么可能再把让她身陷魔窟,于是从地上抓起一块砖头,顿时脸上青筋毕现,毫无惧色冲老板说:“有种就过来试试,你们这帮渣子。”

  胖子顿时勃然大怒:“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找的。”于是不耐烦的冲周围的人说道:“都愣着干什么,把那个臭女人抢过来,打死这个不识好歹的王八蛋,不看看在谁的地盘上?”

  胖子刚说完一帮人围上来就打,麦田一手护着蓝羽,一脚踹倒了一个围攻他的人,终究寡不敌众被打趴在地,在蓝羽的哭叫声中被打得伤痕累累,只能眼睁睁看着蓝羽被抢了回去。他此时懊悔不已,要是当初听蓝羽的话也不至于如此,自己的冲动鲁莽不仅自己受伤,更是让蓝羽再次身陷魔窟,

  胖子看麦田倒在地上爬不动,就过来踹了他一脚,骂道:“狗日的,让你多管闲事,看老子弄不死你。”等发泄的差不多了,就吩咐手下的人把他关起来,有人过来直接拖着他的一条腿把麦田拉到隔壁的工棚里。

  拉到里面以后,有个被他打伤胳膊的人这时找到了报复发泄的机会,照着他的下身狠狠地的踢了一脚,咬牙切齿的骂道:“草泥马的,老子让你这辈子都下不了蛋。”

  麦田顿时痛得弓着腰翻滚着,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滑落下来,看他痛苦的样子,另外一个人坏笑说:“你他妈真够损的,这样还不如死了的好,不是让他绝种了吗,哈哈哈。”

   那个人觉得还不解恨,看麦田像个待宰羔羊痛苦的挣扎反倒激起他的兽性,又是一番疯狂的攻击,脚脚踢在致命的要害,直到把他踢得昏死过去方才罢手。

   警察调查以后才知道这是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砖厂里还有一些被骗来的童工,于是就一举端掉了这个贼窝,到了医院检查以后,医生很遗憾的告诉他们,由于麦田伤在重要的部位,以后很有可能失去了生育能力,这个残忍的消息对麦田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也彻底把这个硬汉的精神摧垮了。

   各位看官看到这里可能会问,蓝羽远在千里之外的山西,怎么会出现在黑砖厂呢,容我细细道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10:03:07    跟帖回复:
557
    自从和麦田分手后,蓝羽变得郁郁寡欢,麦田的背叛让她难以接受,自己才貌俱佳竟然被他抛弃了,实在是有些荒唐可笑。

  后来她索性什么都不想了,一天到晚把自己埋在书堆里,希望以此忘掉这个让她伤心的人,可是她发现一切徒劳的,一段时间后她像得了抑郁症,生活彻底变得的灰暗起来,因为对感情感到绝望,这些年拒绝了很多仰慕的追求者。

  直到后来的一天,她去饭店吃饭,遇到了那个服务员,‘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想着可能会在这里遇到麦田,扭头就走,那个服务员看蓝羽对自己这么敌视就知道她还蒙在鼓里,当年的那件事也一直让她受到良心谴责,就追上来向她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蓝羽听了她的解释才明白错怪了麦田,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让麦田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于是回家问她妈妈是不是在背后捣鬼,她妈妈想着事情都过去几年了,再瞒着她也没有必要了,很爽快的承认是自己逼麦田这么做的,然后给蓝羽讲了一堆柴米油盐的道理。

   得知真相后,蓝羽喜极而泣,这个从小没有和妈妈顶撞过的孩子,和妈妈大吵一架,负气离家一直苦苦打听着麦田的下落,不管怎么样也要找到他。

   可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她又能去哪里找他呢, 她在太原的角角落落都寻找不到麦田的踪迹,绝望的在街头哭泣,突然想到煤矿上可能还有他们村的人,于是就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煤矿打听消息,皇天不负有心人,当打听到麦田家的地址以后,就一路风尘仆仆的追到了他的家里。

   等她找到麦田家得知他到了泉州,麦田叔叔得知情况马上给麦田打电话,结果麦田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蓝羽看联系不到麦田,就要了他的电话和地址就直奔泉州而来,说什么也要找到他,顾不上休息又急匆匆的赶到了车站。坐上汽车后一路心潮澎湃,想起这么多年被折磨的快要疯掉了,找到他是先骂他一通解解气,还是抱着他大哭一场发泄一下自己的委屈,脑子里一直想着见面时的激动场景。

   等麦田下班以后才看到叔叔打来的未接电话,打电话回家得知蓝羽去家里找他,更是让他震惊不已,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或许她早已嫁人了,又何必见面自寻烦恼呢,想着当时答应她妈妈不再见她,于是就狠下心来不再过问这件事,想着到时候她找不到自己自然就会回去。(再版润笔)
  
    麦田和蓝羽有没有在一起呢  敬请关注第78章  祸从天降无路逃  怨愤交织自堕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20:31:09    跟帖回复:
558
                   第78章  祸从天降无路逃  怨愤交织自堕落

   当时正值客运淡季,车上稀稀拉拉的坐了一多半人,蓝羽旁边坐了一个中年妇女,一路无聊两个人开始聊天解闷,后来那女人给了她一瓶饮料,由于车里闷热确实感到口渴,她没有细想就喝了下去。

   喝完后,开始昏昏沉沉感觉眼皮重若千斤,她也没有多想,也许是这几天一路颠簸,舟车劳顿太累了,那就睡会吧。

   当她在一个破旧的小屋里清醒过来,行李和身上的钱都不见了,这才惊慌失措起来。

   隔着窗户往外一看,外面漫天尘土,是一个破败不堪的砖厂,她一时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拉开门出去,才知道被反锁在这个破屋里,这下更让让她大惊失色,一时方寸大乱,不管不顾的‘哐哐哐’敲门,听到敲门声,进来一个满脸横肉带刀疤的胖子,后来才知道他是这里的老板。
    
   “哟,你醒了,”尽管胖子长相难看,但看到她像个老熟人一样,嘴上叼着烟笑着和她打着招呼。

   “我怎么会在这里?”蓝羽脑子一团乱麻,怎么就莫名其妙到了这个鬼地方。

   胖子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看着她,色眯眯的眼神带着几分邪气,更是让她感到害怕,此时心里只是想先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抬脚就准备往外走。

   “你往哪里走呀,我让你走了吗?”胖子斜着眼睛看着她,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蓝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反正她知道不能留在这里,又继续往外面跑,胖子也没有去拦她,只是淡淡的说:“你觉得你走得了吗?”

   果不其然,她刚走几步就被外面的人拦住了,又把她推回到屋子里,这个时候她才感受到真正的恐惧,一股凉意从脚底往上冒,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我被那个女人拐卖到这里了,她想到这里马上声嘶力竭的喊叫着:“你们放我走,我不要留在这儿,求你们了……”

   可任凭她如何挣扎叫喊也没有人同情她,反而围了一堆人过来指手画脚嬉笑看热闹,胖子看她没完没了的折腾,上来就了她一巴掌,瞪着眼睛吼道:“你他妈是老子花钱买来的,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呆着,再跑就打断你的腿,我看你往哪里跑?”

   胖子的话印证了她可怕的猜测,还真是被那个可恶的女人给卖了,做梦也想不到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顿时感觉像跌进万丈深渊,心里的绝望和恐惧在身体里蔓延开来,哭得梨花带雨的祈求着说:“我爸爸有钱,只要你放了我,他会给你很多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20:33:49    跟帖回复:
559
   可并没有人同情他,反而有个人谄媚的对胖子说:“老板,这可是难得的美人呀,你舍得就这么放走了?”

  “这娘们长得跟明星一样,这钱花的值。”胖子禁不住满脸得意说着,然后走过来用有力的大手捏着蓝羽的下巴,像欣赏一件战利品看着她,嘿嘿一笑说:“为什么要放了你,老子不缺钱,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要怪也只能怪你长得太漂亮,老子舍不得你。”

  蓝羽看着他眼角狰狞的刀疤,心里不寒而栗,用力使劲挣脱他,胖子没有再为难她,只是哈哈一笑说:“还挺倔,老子就喜欢你这辣劲儿。”

   到了此时,蓝羽算是彻底的绝望了,暗自埋怨自己太大意了,可后悔也来不及了,这里肯定有很多人看着她,想逃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再说逃出去身无分文可怎么办,真是应了那句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但她又不甘心跟着这个令她作呕的胖子,不管不顾像疯了一样往外跑,又一次次被人推回来,直到把她折腾累了,这才表情木然的坐在地上,胖子把她推回里间就准备动手,情急之下她张嘴就咬了胖子一口。

   胖子恼羞成怒,甩手就是给了她一巴掌,骂道:“你生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这地方前不见村后不着店我看你往哪里跑,你就死了这条心好好的给老子呆着,老子心情好还能对你好点,要是不知好歹,看我怎么收拾你?”

   蓝羽最终还是逃过这个恶魔的凌辱,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眼看着逃出去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她也越来越麻木了,于是也不再梳洗打扮把自己弄得像个乡下农妇一样,就这样听天由命吧。

  当她听到麦田声音的那一刻如在梦中,自己千里迢迢来找他,沦落至此,本以为再也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没想到机缘巧合在这里又遇到他,她知道自己有救了。
  
   苏浩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蓝羽,这才明白麦田为什么一直对她念念不忘,虽然在砖厂被受尽折磨,出来收拾打扮了一番依然美丽动人,连苏睿这个不缺女人的痞子看到他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了。

   麦田住院的这段日子,蓝羽寸步不离的照顾着他,但当他得知自己的情况后,这个曾经洒脱豪气的硬汉在现实面前锐气不在,忍不住嚎啕大哭,难道这辈子要绝后了?此时他已是万念俱灰,对未来生活彻底失去了信心。

   蓝羽眼见着他日渐憔悴消瘦,心如刀绞,就深情的说:“不管你这辈子是什么样子,我都不会离开你……”对于蓝羽来说,麦田出这样的事她心里是自责的,要不是因为自己他又何至于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20:36:29    跟帖回复:
560
   麦田又何尝不希望和她一起呢,本以为分手后,会忘记彼此开始新的生活,可这些年依然没有走出感情的沼泽,正当他内心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没想到蓝羽竟然又追了过来,在砖厂见到她的那一刻,他就发誓不管遇到多大阻力,再也不辜负她的一片痴情。

  可天不遂人愿,眼下自己俨然成了一个废人,就算蓝羽不顾父母的反对愿意和他厮守一生,他也不能那么自私了,尽管他做梦都希望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可一切都晚了。

   于是他无视蓝羽深情的告白,心灰意冷的说:“我们这辈子注定有缘无份,你跟我这个废人是不会幸福的,去找一个真正对你好的人过日子吧。”

   其实他们才是同一类人,互相牵挂着对方,蓝羽看他如此颓废,流着泪安慰他说:“麦田,你不是这样怂人,不能因为这么一点事说放弃就放弃了,现在医学科技这么发达,你的病一定会治好的,就算治不好,我也愿意和你在一起,不要孩子也没有关系。”

   任凭蓝羽再怎么安抚劝慰,麦田感觉无力回天心如死灰,在住院的这段日子,他早已心意已决,给蓝羽一条生路吧,她以后会明白的。

  面对蓝羽的苦苦哀求他始终无动于衷,硬着心肠说:“你走吧,就算我这些年对不起你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这是一辈子的事,你又何必跟着我受罪呢?”说完心情烦躁直接把蓝羽赶出门外。

   正在这个时候,苏浩他们过来了,看麦田这么对蓝羽感觉有些过分了,虽然在门外叫了半天,可麦田在里面就是一声不吭,苏睿看蓝羽哭得梨花带雨,顿时有些愤愤不平,大着嗓门说道:“麦田,人家千里迢迢来找你,你就这样对人家,枉我敬你是条汉子。”

   蓝羽看麦田无动于衷毫无反应,更是委屈的泣不成声,冲他说:“麦田,你就是个混蛋,你丢下我走了这么多年,你就没有觉得对不起我吗,你真以为我这辈子除了你,就嫁不出去了?”

  “你嫁给谁都比嫁给我强,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能走多远走多远。”麦田终于哽咽着回了一句。

   苏睿看麦田如此铁石心肠,这个时候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口不择言的冲他说:“麦田,你不要后悔,这么好的女人你不要,我要了。”

   苏浩看这个痞子说话老说不到点上,怎么当着麦田说这样的话,这不是火上浇油嘛,就瞪了他一眼,责怪他说:“你说啥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20:39:14    跟帖回复:
561
   没想到麦田依然执拗,不耐烦的说:“你们爱谁谁,最好离我远点。”

  这段日子以来,尽管蓝羽早知道了苏睿的底细,但麦田绝情的话彻底把她刺伤了,她看了看苏睿,然后赌气的冲麦田说:“麦田你这个混蛋,你不要后悔,我就跟着他了。”

  蓝羽的话出乎他们三个的意外,可麦田在屋里依旧一声不吭,苏睿没想到自己一句激将的话搞出这样的效果,顿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一阵尴尬后,马上又敲着门冲屋子喊着:“麦哥,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呀,你打开门有什么话咱们好好商量嘛。”

   看麦田不开门,蓝羽算是彻底失望了,继续赌气的说:“谁给你说玩笑话了,要是他不要我,我就跟你好了。”

   麦田听了蓝羽的话,心里一阵刺骨的痛,但他这个时候不能心软,否则就会害她一辈子,他知道蓝羽心高气傲,是不可能看上苏睿那样的人,想着她只是吓唬自己,就硬下心肠说:“你愿意跟谁好是你的事,我管不着。”

   这下可真是把蓝羽惹毛了,倔脾气也上来了,说道:“麦田你个混蛋,这可是你逼我的。”然后看了看苏睿这个黄毛奇葩,问道:“苏睿,你愿意让我做你女朋友吗?”

   其实苏睿早就对她垂涎三尺,只是因为她是麦田的女人,以前真没有往这方面想,再说他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这样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看上自己呢。

   苏睿感觉如同做梦,还有这样的好事,找到这样一个漂亮的大学生,以后和兄弟们说起来也有面子嘛,不过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可蓝羽并没有看他,只是冲着屋子大声说:“当然是真的,”可麦田又一次让她失望了,还是无动于衷的没有任何动静。

  苏浩看苏睿在这里添乱,就责备他说:“苏睿,你咋回事,你别搅合这事。”

  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说动麦田,他们哪里知道,这个硬汉躲在屋子里偷偷哭泣,后来蓝羽又来了两次,看麦田始终不见她,算是彻底死心了,后来就自甘堕落和苏睿这个臭流氓混在一起了。

  在感情的世界里,有爱就有恨,蓝羽之所以选择这个麦田最瞧不上的人,就是让他心疼从而接受自己。蓝羽是不可能和苏睿这样的痞子产生感情的,可想而知,他们在一起并不快乐,苏睿也知道自己是蓝羽用来折磨麦田的替代品,但可悲的是他偏偏爱上了蓝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1:43:04    跟帖回复:
562
   蓝羽对麦田的执着让苏睿嫉妒的发疯,最后对蓝羽大打出手,甚至和别的女人厮混在一起,他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样可以刺激蓝羽让她难受,可蓝羽对他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

   苏睿本想激怒她,可蓝羽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倒把他激怒了,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可怜虫,只有用拳头在蓝羽身上找存在感。

   蓝羽对他态度永远是冷漠的,甚至也明确的告诉他自己不喜欢他,就算苏睿不想和她争吵闹事的时候,蓝羽也会想方设法激怒他闹得鸡飞狗跳,目的就是让麦田知道。

   麦田本以为蓝羽当初只是拿苏睿这个流氓让自己妥协,哪想到她真的和这个痞子混在一起,更是让他放心不下,所以他必须留下来防止自己心爱的女人有个什么闪失。就算不能和她生活在一起,能离她近一点也少了一点思念之苦。

    麦田对于他们的争吵是心知肚明的,尽管他很心疼蓝羽,但自己出面干涉又感觉名不正言不顺,所以一直听之任之。
  
   直到一次他们打架被苏浩撞到了,看苏睿红着眼像个疯子一样把蓝羽打得披头散发,苏浩想拉都拉不住,怕这样下去把蓝羽打出个意外,想到只有麦田能制止这个痞子,给他敲敲边鼓也好,于是就打电话向麦田求助。

   麦田接到苏浩的电话顿时怒火万丈,心里的火蹭蹭的往外冒,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痴爱的女人被苏睿这个痞子欺负,是该给这个臭流氓一点教训了。

   打完电话以后,麦田就迫不及待的带着一股杀气直奔而来,到了出租屋一看, 蓝羽脸上和胳膊都是伤痕,泪痕满面,顿时拳头握得嘎嘣作响。可蓝羽看他怒不可歇的冲进来,并没有表现出一丝难过,心里只有报复的快意。

   麦田看蓝羽一身伤,冲进去把躺着床上的苏睿提溜起来,恨得咬牙切齿,先赏了一个巴掌,瞪着血红的眼睛,怒喝道:“苏睿,你这个混蛋,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然后手上用力一下把他扔到了院子里。

   苏睿被麦田突然袭击,打得眼冒金星,此时他也是被折磨的心力交瘁,以前见到麦田还畏惧三分,此时看到情敌更是分外眼红,知道自己早晚会和他干一仗。

   蓝羽之所以对自己冷漠就是因为他,他发现自己快要疯了,有时候和蓝羽亲热的时候,她想条死鱼一样应付着,他恼羞成怒的问她和自己亲热的时候脑子里是不是想着麦田,蓝羽居然毫无掩饰的承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1:51:22    跟帖回复:
563
   尽管苏睿气急败坏抓着蓝羽头发就是两个耳光,然而蓝羽却以冷漠的态度表示对他的蔑视,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更让他暴跳如雷,歇斯底里的叫道:“老子得不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人。”说完狠狠地在蓝羽身上发泄一通,然后又有一种无力的挫败感。
  
   后来苏睿又开始为他的粗暴感到后悔,一把抱着蓝羽,哭着说:“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改,你相信我,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我去找个正经工作养活你,可以吗?”

   蓝羽差点被他的话感动了,但她心里除了麦田谁都装不下,她知道这样对苏睿不公平,当初只是想借他和麦田赌气,没想到他动真格的了。看到苏睿这样竟有些可怜他,她觉得他们不能再这样胡闹下去了,就对他说:“苏睿,我怎么也爱不上你,算我对不起你,这样你难过我也不难过,咱们不玩了,好吗?”

   苏睿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很恳切的说:“我知道我以前是个混蛋,我改还不行吗,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我?”
  
   蓝羽看他这样心生内疚,却无奈的说:“你改不了,因为你不是麦田。”

  她的这句话又把苏睿激怒了,再次失去理智又打了蓝羽一巴掌,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吼叫着:“麦田,又是他妈的麦田,老子早晚弄死他断了你的念想,你想开始就开始,你不想玩了就不玩了,你把老子当什么了,只要老子活着,你休想离开老子,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此时苏睿看到麦田更是怒火中烧,眼里快喷出火来,狼狈地地上爬起来,迅速冲上去和麦田厮打起来,他不能在蓝羽面前表现懦弱,生死成败已不再重要。蓝羽一声不吭看着两个男人打架,既不劝架也不阻止,好像一切与她无关。

   可苏睿终究不是麦田的对手,三拳两脚就把他打趴在地,一脚把他踩在脚下,警告他说:“说,你以后还打不打她了?”

   苏睿在他的脚底挣扎依然不服输,嘴硬的说:“我打我女朋友关你屁事,老子不服你也不怕你,有本事你把我打死。”

   没想到这个时候,蓝羽却上来一把推开了麦田,把苏睿扶了起来,冲麦田说:“我的事不需要你来管,你凭什么来打我男朋友,你记住我今天这样都是你害的。”

   麦田被她气得张口结舌,一脚把她端给苏睿洗脸的脸盆踢翻,恼火的说:“你非要这样作贱自己吗,你找什么样的人不好,非要跟他一起,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你管我找什么人,以后我的事你少管,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的,”蓝羽声音里透着怨恨的冰冷。

    麦田一脸尴尬的呆立着无言以对,造成今天的局面确实有他的责任,只是希望她明白过来会离开苏睿这个混蛋。


       苏睿这个流氓最终为他的行为付出剁手指的代价,敬请关注第79章  起伏不定求突破  玩火自焚食恶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20:57:25    跟帖回复:
564
            第79章  起伏不定求突破  玩火自焚食恶果
    
   时间如白驹过隙来到了2007年6月份,此时苏浩变得圆滑起来,由于经常得到老胡的关照,他也知恩图报给老胡意思一下,有个风吹草动总能提前规避风险,一年多下来还是赚到不少钱。于是他又鸟枪换炮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因为没有书的优势他只能在碟片上加大投资。

   本指望更换设备能大赚一把,没想到生意却越来越差了,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烧饼哥告诉他有人在搞手机下载的生意,可以直接把视频下载在手机上看。

   他以前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信息,感到不可思议,于是让烧饼哥帮看着摊位,带着好奇赶紧跑到手机下载的摊位去了解情况,看到人家的摊位上摆满了花花绿绿的资料本,他随意翻看了一下,有电影、歌曲、电视剧和电子书……,甚至连手机的铃声都能下载,简直应有尽有,真是让他大开眼界,一堆人把摊位围得满满的,生意非常火爆。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落伍了,难怪自己的生意越来越差,原来都跑到这里来了,观察了一番之后,他打心眼佩服这个老板有做生意的眼光和头脑,因为下载便宜又方便观看,这样一来就把碟片和书的生意挤垮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现在想起失去书的货源也不是什么坏事,按照这个趋势,也许过不了几年,书就成了一堆废品,现在摊位上剩余的几本旧书基本上可有可无,也没有什么大的压力了。

   看来搞老本行是死路一条了,想要赚钱就必须有所改变,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被淘汰是必然的,但去哪里搞这些下载资料呢,本想买盒烟去向老板打听一下,后来就放弃了这个愚蠢的念头,人家怎么可能让他来嘴里抢肉吃呢。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放弃,有空的时候就跑去假装下载点东西看老板怎么操作,一段时间下来居然自学成才,虽然现在熟悉了下载的方法,但弄不到这些资料让他很着急,正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突然发现资料本上有加盟电话,顿时大喜过望,于是趁老板不注意偷偷把电话记了下来。

   抄好电话以后,他像个偷东西的贼带着窃喜的心情离开现场,然后迫不及待的给加盟商打电话,电话打通以后,对方告诉他一套资料要三千多,由于加盟店远在广东,所以必须先打款才能发货,尽管对方一再保证只要打款就一定发货,但这么大一笔钱可不是个小数目,这时他又犹豫了。

   正当他犯愁的时候,突然想起苏睿经常在广东和泉州流窜,干脆让他去广东一手交钱一手发货,这样就不用担心钱款的安全问题了,最后在苏睿的帮助下,一批崭新的资料就邮寄过来了。然后又买了一台电脑,这么折腾一下五千多钱不见了,着实让他肉疼,接下来就指望这些东西赚钱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21:01:57    跟帖回复:
565
   选在一个星期天晚上就算正式开张了,没想到生意好的让他意外,既要卖碟片又要下载,忙得一头汗,收摊时可把他高兴坏了,一晚上的收入就有两百多块。

   由于下载生意火爆,无暇顾及碟片的生意,后来才发现被偷了不少,最后只好把碟片和剩余的旧书低价转给别人,开始清清爽爽的做下载生意。

   一连几个月下来让他赚得盆满钵满,更是让他信心十足,甚至有些得意忘形,走路都有些轻飘飘了,以前从来没想过赚钱这么容易,正志得意满的时候,他发现又有陆续冒出几家同行,对于这些已是见怪不怪了,别人看着好做自然就跟风竞争,就这样一下生意又淡了下来。

   偏偏这时得知一个雪上加霜的消息——老胡被开除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打听才得知在一次清理整顿中,老胡打伤了一个摊贩引起舆论反弹,领导为了平息压力只好拿他开刀。

   因为以前得到过老胡的不少关照,苏浩提着礼物去看望他,让老胡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能看自己,还没等苏浩开口就开始向他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大着个嗓门说自己遇事冲锋在前,出事了却把自己当替罪羊,骂着领导不是个东西,说到最后竟有些气急败坏。

  苏浩看他心情不好,安慰了几句隔靴挠痒的话就离开了,老胡是外地人,老婆没有稳定工作,孩子还在上学,虽说他的工作不起眼,但多少能捞点油水,勉强能应付一家人的开销。

   老胡被开除后风光不在,丢掉工作后家里的生活难以为继,于是夫妻俩就摆起了烧烤摊维持生计,没想到不久后就遇到了大检查,当所有人知道风声紧不敢出来摆的时候,他却想着以前的同事多少能给自己几分薄面,就不顾老婆的劝阻,一意孤行的摆出来,结果和以前称兄道弟的同事发生冲突,把他打伤住院。

   当苏浩再次去家里看他的时候,老胡说了一堆感激的话,说到这次发生的冲突,他感叹了一番人走茶后,竟然有些怀念当年把摊贩连车带货一起扣的痛快淋漓,哪像现在被人赶得不如狗,他说着以前的风光又对比当下的落魄,又大骂了一通世态炎凉,再后来老胡就带着老婆孩子去别的地方另谋生路了。

  老胡在的时候,苏浩敢明目张胆的把小电影的资料本放在桌子上任由顾客挑选,因为不管是碟片还是下载的生意,几乎一半的生意都靠那个支撑,没有了老胡这棵大树,他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后来在新闻上看到有人因此被抓的消息,他就偷偷把资料全部撤掉了,何必冒着卖白粉的风险去挣面粉的钱呢。
  
   面对生意上的困境,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六神无主,毕竟经过这么久的历练,他已经不是那个初做生意的生瓜蛋子了,现在他脑筋灵活懂得与时俱进,随着环境变化改变自己的思路,他知道不能墨守成规等死,于是不忙的时候就去溜达一圈,观察市场,遇到合适的就马上跟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9:23:37    跟帖回复:
566
   烧饼哥看他又开始抓耳挠腮的发愁,就给他出主意说手机包膜利润很高,可以进一批手机配件搭着下载的生意,搞多样化就不愁没有生意。

   其实苏浩早就注意到这个信息了,他甚至还专门去偷看过,但包膜是一个技术活,不是看几眼就会的,又不知道进货渠道,再说根本没有学的地方,老话说得好,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夜市的人谁愿意教他这些,不是砸自己的饭碗嘛。

   烧饼哥就像他生命的贵人,关键时刻又发挥了作用,由于他经常骑着三轮车到处跑着卖,在另外一个夜市认识了一个包膜师傅,在他的牵线搭桥帮助下,苏浩再次华丽转身步入阳光大道。就在苏浩志得意满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苏睿却出事了。

   苏睿在蓝羽这里找不到存在感,又开始自暴自弃了,尽管蓝羽心里没有他的位置,但他偏偏犯贱的爱上了她,两个人经常争吵也把他折腾的烦不胜烦。

   后来他一些狐朋狗友得知他不开心,就邀请他去广东那边散心,去了免不得被兄弟们请到酒店里花天酒地一番,酒足饭饱后正准备往回走,一个马仔进来说:“睿哥,隔壁包房有人赌牌,咱们要不要去碰碰运气?”

   这时旁边有人拍马屁说:“睿哥的牌技还要什么运气?”

   苏睿被拍得满脸得色,对于这句马屁话他受之无愧,大家都知道他的牌技相当厉害,出老千的手法更是娴熟,扑克牌到了他的手里能玩出各种花样,赌桌上很少见他输过,几乎是无往不胜,了解他的兄弟是不敢和他对赌的。

   苏睿本来就是个赌鬼,一说到这个就心痒难耐,为了在兄弟们面前炫耀一番,就大手一挥,自信满满的说:“那就去看看吧,赢了我请你们吃饭。”

   在那个马仔的带路下来到那个包房,推门一看里面烟熏缭绕,几台赌桌都围满了人,有打麻将的,有推牌九的,还有玩诈金花的,有的人眉开眼笑,有的人面红耳赤,他们对这样的场合也是见怪不怪了。
  
   “让让,给我们睿哥让个道。”小马仔叫嚷着,大家以为来了大人物纷纷让出道,一看是个大半个毛孩子在摆谱,又是一脸不屑。

   他们挤到诈金花的赌桌上,几个人正杀得红眼,桌面上的钱堆起老高,一把就是就近万块,看得他们直咂舌,这是遇到大玩家了,这些人要么是西装革履,要么肥头大耳,都是有钱的主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9:27:40    跟帖回复:
567
   苏睿看得心花怒放,看来这次又要大捞一把了,等一轮结束后他马上加上战局,赢了几把后,他想着见好就收,要是一直这么赢下去,迟早会被对方看出猫腻,于是假装输了一把之后就准备离开。

   “怎么,赢了就想走,不行,再接着来,”一个输钱的赌徒看他要走,脸红脖子粗的一把拉着他。

   “放开,你还能管老子走不走了?”苏睿一甩胳膊对他怒目而视。

   “他妈的出老千,”突然那个人大叫着了一声。
    
    听他这么一叫,苏睿做贼心虚低头一看,原来是刚才甩胳膊的时候用力过猛把藏在袖口的牌给甩出来了,心想这下完犊子了,被人抓住可够小爷喝一壶的了,此时来不及多想,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对同伴大叫一声:“快走!”

   “拦住他,别让他们跑了,”有人气急败坏的叫着。包房里顿时混乱起来,人群里推推搡搡,桌子也被撞的东倒西歪。

   包房本就窄小,这么多人跌跌撞撞的混杂在一起,苏睿一时晕头转向找不到出口,慌乱中有人抓住他的胳膊,低声说:“睿哥,跟我往门口冲。”
  
   苏睿灵机一动,随手从口袋里抓了一把钞票一扔,五颜六色的钞票在房间里飞舞着,混乱中人们蹦着跳着抓钱,还有的人趴在地上和别人抢钱,他们趁着混乱不堪的机会,打开门迅速的向外面冲去。

  “看你们他妈的往哪里跑?”刚冲到楼梯口就杀出一个程咬金,只见这家伙身材魁梧,眼神凶狠,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子,前堵后追无路可退,就这样他们挨了一顿揍又被扔回到包房。

   事已至此,他们知道这次完蛋了,只能沮丧的抱着头等着挨揍。一些输钱的赌徒这时找到了发泄的机会,围着他们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怎么回事呀?”在混乱中,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马上有人说:“龙哥,抓到一个出老千的。”包房里的人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道,苏睿抬头瞥了一眼心里不寒而栗,只见进来的这个人是个光头纹身的彪形大汉,脖子上挂着一条金灿灿的金链子,更可怕的是他脸上那一道醒目的刀疤,像一个无底深渊好像随时能把人吞噬进去。

    “敢在老子的场子出老千,谁胆子这么大呀?”龙哥叼着烟气场强大,漫不经心的走了进来,说话的时候根本无视苏睿他们的存在,看都没有看一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5:10:44    跟帖回复:
56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9:38:40    跟帖回复:
569
     苏睿这个小流氓遇到大流氓,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看来不死也要脱层皮了,只能暗自感叹倒霉到家了。

   “就是这个王八蛋,”有个赌徒又踹了苏睿一脚,大声的说着。

    等龙哥走到中间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下来,这才瞥了苏睿他们一眼,又看看包房里的其他人,赌场最忌讳的就是耍诈出老千,这样的事必须严惩,既能给大家一个交代,又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龙哥见大家都瞪着眼睛看着他,不慌不忙的点起烟抽了几口,然后面无表情问身后站着的一个小弟,问道:“老五,你看这事怎么办?”

   “龙哥,老规矩,”那个叫老五的小弟,表情木然,冷冷的说道。虽然他没有说老规矩是什么,但从他阴森森的脸上看得出来有多么可怕。

   龙哥没有说话,‘嗯’了一声算是默许,然后老五转身就走到里间拿出一把斧子,看了一眼吓得哆哆嗦嗦的苏睿,脸上居然带着几分冷森森笑意,对大家说:“剁了他一只手喂狗,他妈的,不给他点颜色这个小瘪三不知道天高地厚。”

   看这架势就知道他们以前惩罚过不少出老千的人,苏睿知道他们这些人不是吓唬他的,而是说到就能做到,看到老五手里的斧子,顿时双腿一软瘫在地上。跟苏睿同来的几个小流氓看到这样的场面,个个面如土色如筛糠一般哆嗦着。

   苏睿想到要是真被他们把手剁掉,以后还不得是个废人了,但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再也顾不得面子,一步窜出来‘扑腾’一声抱住龙哥的腿,跪下地上就砰砰磕头,哭求着:“龙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加倍把钱赔给你们好吗?”

   龙哥看他像条癞皮狗一样,一脸的鄙夷,照着他脸就是一口痰,骂道:“不给你点厉害,你他妈的不知道我龙哥是什么人,撞到我手里算你倒霉,”然后一脚把他踹开,冲老五说:“动手。”整个房间的赌徒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苏睿,一个个惊得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

   老五像个刽子手一样拿着斧子二话不说,一把拉起瘫痪在地的苏睿就把他的手往赌桌上架,苏睿蹬着两条腿拼命的挣扎着,像一只被待宰的猪一般发出凄惨的叫声。

   “龙哥,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嘛?”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女人款款而入。

   “兰子婶,救救我,我是苏睿呀,”苏睿一看进来的女人是王瘸子的婆娘兰子,来不及想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她和龙哥说话的样子,知道他们的关系不一般,于是就像抓住救命稻草拼命的用家乡话呼叫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9:42:27    跟帖回复:
570
   “苏睿?”兰子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吓得一跳,以为看花眼了,仔细一看还真是他,在家里的时候就知道他在外面瞎混,怎么落在龙哥手上了,马上问道:“你咋在这儿?”

   苏睿眼看着手要被老五剁了,来不及和她细说,带着哭腔哭喊着:“婶儿,你快帮我求求情,他们要剁我手。”

   兰子看老五拿着斧子的可怕架势,也感觉脊背发凉,犯在龙哥手里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的,他是这一带的黑社会,兰子再一次来广东的时候就被他包养了,虽然龙哥心狠手黑,但是在她面前还是很温柔的,也许自己能帮上忙。

   看苏睿吓得尿了一裤腿,她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就撒着娇对龙哥说:“龙哥,你何必跟一个毛孩子一般见识呢,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好不?”

   龙哥依然怒气未消,冷着脸没有吭声,兰子继续拉着他的胳膊发嗲说:“好不好嘛,他是我们村的孩子,我能看着不管吗,龙哥,放了他好不好?”

   龙哥被她嗲声嗲气弄得有些心软,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下来,看了看她有些不大相信,问道:“这瘪三真是你老乡?”说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又说:“不会是你在外面养的小白脸吧?”
  
   兰子继续撒娇媚笑着说:“龙哥,你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嘛,谁不知道我是你龙哥的女人?”
    
   龙哥这才嘿嘿一笑,说道:“谅你也没这个胆,好了,看你的面子上不剁他的手了。”

   苏睿一听如释重负,头捣如蒜砰砰的给他磕头道谢,兰子也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龙哥脸色突变,沉声道:“但要小惩大诫剁他一根手指,让他长点记性,就这么放了他,我怎么向其他人交代?”

   看兰子又要继续求情就摆手制止,对她说:“你什么也不要说了,这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说着冲老五使了个眼色说:“老五,剁他一根手指。”

   苏睿一听又瘫坐在地,老五没有理会他的哀嚎,把他的手垫在赌桌上,然后手起刀落,伴随着苏睿的一声惨叫,半截带血的手指滚落下来,蹦了几蹦,血迹撒了一地,惨不忍睹。

   尽管苏睿捂着流血的手指痛得满地打滚哇哇大叫,但龙哥好像见惯了这样血淋淋的场面,没有对他产生一丝同情,反而制止了上前扶他的兰子,冲苏睿他们吼道:“还不快滚!”苏睿在其他兄弟的搀扶下,连窜带爬的离开了这个让他终身难忘的地方。


             敬请关注第80章  改邪归正走正道  历经磨难成眷属
48353 次点击,573 个回复  上一页 1 ... 35 36 37 38 39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长篇连载《漂泊》 打工的心酸血泪逆袭史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