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1:41:12    跟帖回复:
12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9:26:56    跟帖回复:
122
    第28章 惺惺相惜相见晚 凄风苦雨不堪言

  这么多天在异乡他土经历林林总总的心酸,苏浩早已见识了人心的险恶,麦田的豪气让他倍受感动,顿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两人像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边吃边聊,麦田扒拉了几口菜灌了几口,问道:“兄弟,你这不抽烟喝酒的除了看书就没有点别的爱好?”

  麦田说着掏出烟给他递了一根:“来一根,吸烟才有男人味嘛。”

  苏浩挡着他递过来的烟,说道:“给我抽就浪费了,我只会看书写字,除了斗地主我连牌都不会打,我爹老说我一脚踹不出几个屁来,从小就这德行。”

  麦田听他这么说也不再推辞,自顾自地点起烟抽了一口,笑着说:“我也喜欢看书写字弹吉他,在这鸟地方总要乐子消遣一下,没点爱好能把人闷死。”

  苏浩指着他床铺上贴的字,问道:“哥,那是你写的吗,你是怎么能写出这么漂亮的字的,以后多指点指点我。”

  麦田表现的很是谦虚:说道“什么漂亮不漂亮的,纯粹没事写着玩,你别见笑就好,有空咱们多交流交流取长补短嘛。”

  苏浩心想这个看似粗糙的汉子能写出如此漂亮的字,不用说肚子肯定是有墨水的,让他佩服不已,一时忍不住好奇,问道:“哥,你这么有水平,怎么还来这里干这个,埋没在这里不是屈才了吗?”

  麦田淡淡的说:“就这三脚猫的水平,还说什么屈才,你可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还正想问你呢,你这么小怎么来这儿受这个罪来了,干得了吗?”

  想起来这里找工作的心酸经历,不由得各种酸楚涌上心头,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一农村出来的哪有那么娇贵,以前还跟着我干爹在工地干过呢,本想来这大城市看看,没想到找工作四处碰壁,有个地方落脚就不错了,哪里敢想那么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9:27:18    跟帖回复:
123
    麦田听得蛮是感触,安慰他说:“出来混不容易呀,说出来都是一把辛酸泪,”说着满脸苦涩拿起酒瓶和他的酒瓶碰了一下,豪爽的说道:“四海之内皆兄弟。”

    苏浩喝了半瓶酒后有点晕晕乎乎,有了豪气如云的错觉,顺着他的话来了句:“酒逢知己千杯少。”

    麦田哈哈大笑说:“痛快,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总算遇到知音了,你可能不知道这儿全都是些上了岁数的大老粗,就我一个舞文弄墨的,跟他们玩不来,你来了就好了。”

    和麦田聊了这么一会儿,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惺惺相惜,连忙客气的说道:“我年龄小点,以后就叫你麦哥吧,刚从家里出来什么都不懂,以后拜托你多多照顾了。”

    麦田笑着说:“那可要委屈你了,什么照顾不照顾的,大家互相帮衬着,兄弟多了路好走嘛,你说是不是?”

    两人越聊越投机,麦田看他斯文内向就问:“你怎么没有读完初中呢,看你的样子也不像调皮捣蛋的人,怎么中途退学了,现在没有文凭还真是吃不开。”

    苏浩无奈的说道:“家里穷呀,一大堆烂事,再说我学习成绩不好,想着再读下去也没什么出息,还不如早点出来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9:27:38    跟帖回复:
12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20:53:27    跟帖回复:
125
   麦田想起自己的事竟有些伤感,感慨的说:“兄弟,咱俩同病相怜都是天涯沦落人,我也和你一样爹妈去世的早,跟我叔叔一起过,叔叔还有两个上学的侄子,后来我看叔叔负担重也是中途退学的。”

  苏浩看越聊越沉重,就说:“好了不说这个了,只要有梦想,一切都会好的起来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麦田被激起了豪气,对他说:“好兄弟,只要我们坚持,就有属于我们的诗和远方,”不一会儿就把一大碗菜和啤酒干完了。

  正说着话,治国哥从外面回来了,看到他们这样倒也不觉得意外,说道:“这么快就喝上了哟?”

  然后对苏浩说:“我说的没错吧,麦子这人是不是很好相处,别看这家伙长得跟个黑杀神一样,但人缘不错,和谁都能玩得来。”

  麦田听得哈哈一笑说:“我有那么难看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这又去外面逛窑子找姑娘去了吧?”

  “我倒是想去找姑娘,人老了干不动了,有色胆也不中用了,和你们年轻人没得比喽,”治国哥黝黑的脸上透出憨憨的笑自嘲的说着,然后掏出烟点起又开始吐云吐雾起来。

  麦田听得嘿嘿一笑说:“哥,你说的是哪里话,你现在正当年老当益壮嘛,吃饭了吗,我再去整几瓶咱们再喝几杯,现在这小兄弟来了,也热闹多了。”

  治国哥抽着烟忙摆摆手说:“麦子,你跟我客气个啥子,不整了,刚刚在外面吃过了。”

  麦田一脸坏笑道:“吃过几个馒头了?”

  治国哥听到他又在绕着弯的调侃自己,就骂道:“麦子,你狗日的一天到晚就这个球德行,开我老人家的玩笑干啥子?”

  苏浩看他们处得不错,开起玩笑也是肆无忌惮听得禁不住跟着嘿嘿一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20:53:58    跟帖回复:
126
  麦田听这么说也就不再和他客气了,大聊了一会儿天,苏浩想起吃饭的东西还没有准备好,出去把东西买回来后又到老板那里预支了一部分饭票。

  第二天上班,老板安排苏浩做拉砖坯的活,这个活儿倒是简单,只要肯出力气谁敢可以干,就是工资要低那么一点,像麦田干的活儿是码砖坯的,用劲儿全部在胳膊上,要是没有一把子力气,一天码下来整个胳膊痛,而且这个活儿需要一点技术含量,要是码歪了能倒一大片,那就损失大了。

  在苏浩没有来之前是4个人拉砖坯,根本忙不过来,他来了以后拉砖坯的人就轻松多了,由于没有在砖厂干过,有些地方还不太懂,好在治国哥也是和他干同样的活儿,可以给他说一声。

  另外三个也是来自农村的粗鲁汉子,来自江西的老张50多岁了,歇息的空当烟不离嘴,年龄大了头发也掉的严重,头顶中心部位空出明晃晃的一片,大伙都叫地中海,他倒也不恼,可能叫时间久了也听习惯了。

  30多岁的李又廷是砖厂除了麦田外第二个稍微年轻点的人,就是长得难看,听人说也是找工作四处碰壁沦落到这里卖苦力的,而且脾气有点冲,30大几的人还是光棍一条,看到女人两眼冒光。

  湖南的老李也快50多岁了,一家人全部来广东打工了,老婆在食堂煮饭,儿子在一家电子厂上班,偶尔来看看他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20:54:31    跟帖回复:
127
  麦田听这么说也就不再和他客气了,大聊了一会儿天,苏浩想起吃饭的东西还没有准备好,出去把东西买回来后又到老板那里预支了一部分饭票。

  第二天上班,老板安排苏浩做拉砖坯的活,这个活儿倒是简单,只要肯出力气谁敢可以干,就是工资要低那么一点,像麦田干的活儿是码砖坯的,用劲儿全部在胳膊上,要是没有一把子力气,一天码下来整个胳膊痛,而且这个活儿需要一点技术含量,要是码歪了能倒一大片,那就损失大了。

  在苏浩没有来之前是4个人拉砖坯,根本忙不过来,他来了以后拉砖坯的人就轻松多了,由于没有在砖厂干过,有些地方还不太懂,好在治国哥也是和他干同样的活儿,可以给他说一声。

  另外三个也是来自农村的粗鲁汉子,来自江西的老张50多岁了,歇息的空当烟不离嘴,年龄大了头发也掉的严重,头顶中心部位空出明晃晃的一片,大伙都叫地中海,他倒也不恼,可能叫时间久了也听习惯了。

  30多岁的李又廷是砖厂除了麦田外第二个稍微年轻点的人,就是长得难看,听人说也是找工作四处碰壁沦落到这里卖苦力的,而且脾气有点冲,30大几的人还是光棍一条,看到女人两眼冒光。

  湖南的老李也快50多岁了,一家人全部来广东打工了,老婆在食堂煮饭,儿子在一家电子厂上班,偶尔来看看他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20:54:59    跟帖回复:
128
  虽说以前他跟着干爹老徐干过工地,但是突然干起这个来,还是让他的小身板有些吃不消,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衣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非常难受 。

  治国哥看他这样,对他说:“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在这里你害臊什么,脱了不就凉快多了嘛,这粘在身上还怎么干活?”

  他只好留条短裤赤膊上阵,层层密汗从毛细血管里往外冒,浑身上下臭汗淋漓,无奈之下跑到宿舍把毛巾用凉水冲了挂在脖子上随时擦汗。

  几个小时干下来几乎快要累虚脱了,顿觉头晕目眩,看人的时候都是重影的,他知道再怎么累也要坚持下来,要是这点苦都受不了,可能只有拎包回家了。

  好在其他几个人看他还小,都劝他要是拉不动的时候少拉一趟多歇歇,有时候拉到上坡的时候,有人看到了还帮他推一把,终于咬牙坚持到下班冲凉的时候身上,一看腿上胳膊上有几团血丝,不知道什么时候碰到了。

  回到宿舍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麦田看他这样,关心的问:“兄弟,干得了吧?”

  苏浩无精打采的,但是还是故作坚强,对他说:“干得了,可能第一天吧,时间长了就好了。”

  麦田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嘴硬,主动帮他到食堂打饭,他倒也不客气,一边吃着一边诉说着在这里的辛酸。

  吃完饭连和麦田说话的心情也没有了,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点点了拉砖坯的小票,在小本上记下来广东打工第一天的收入,一时心酸又感觉兴奋,能靠自己的劳动付出挣到工资了,再怎么辛苦也是值得的。

  莫名的感叹一番,拿起书准备看一会儿,结果眼皮困得直打架,努力的睁开眼睛把书丢在一边,睡吧,实在太累了。

  十多天下来,已累得几近虚脱,瘦削的脸色菜黄,紫外线耀武扬威在身上留下灼伤的黝黑痕迹。

  南方的太阳本就毒辣,每当接近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是最难煎熬的,肚子饿的咕咕叫,上坡的时候两腿无力他咬着牙拼命坚持着,心里告诉自己马上就可以下班休息踹口气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20:55:23    跟帖回复:
129
  突然一个把握不住天旋地转连人带车翻了过去,‘扑腾’一下把他摔了个狗吃屎,顿觉两眼金星乱冒、漫天黑影,腿膝盖磕在一块小石子上,膝盖的血迹顺着大腿流下来。

  一阵锥心刺骨的疼,他双手抱着膝盖恨不得跳起来,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满脸冒汗呲牙咧嘴的坐在地上。

  这时老张看他摔倒了赶紧过来把他扶起来,不一会儿治国哥和麦田闻讯而来,眼看到下班时间,麦田赶紧把他把搀扶到村里的诊所包扎了一下。

  回来后也没心情吃饭,直接瘫在床上真想放声大哭一场,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可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想起家里的亲人们殷殷期盼,老爹那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似乎在耳边萦绕,在这里眼泪是没有人同情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天道酬勤总是不会错的,也许风雨过后会见到彩虹。

  再上工的时候他不再和别人攀比逞强了,不忙的时候尽量多歇一会少赚点吧,等以后完全适应过来再和别人比吧。

  晚上收工以后,琢磨着出来这么久也算是稳定下来了,是不是该老爹打个电话了,想到现状又未免心酸,要是老爹问起来该怎么说呢?

  脑子胡思乱想着就到了村里的杂货铺,拨通了村小队长侯学胜家的电话(小队里只有他们家有电话,在外打工的有事都往他们家打电话然后再通知家里人),侯学胜老婆一听是他,就问:“是浩娃子呀,在外面咋样了,前几天鹏飞打电话回来你爹还念叨你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3 20:55:46    跟帖回复:
13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4 14:11:53    跟帖回复:
131
  苏浩想起来到这里的点点滴滴不由一阵酸楚,但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的说:“婶儿,我在外面好着哩,麻烦你叫我爹来听下电话好吗?”

  孟秀娥说了一声:“这就让建军去叫,你等一会就好。”

  只听得电话里孟秀娥叽叽喳喳的叫儿子建军去叫了,挂了电话以后想起出门时老爹送别的眼神,再想想来到这里各种不易,鼻子一酸,混成这个德行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算着时间老爹也差不多应该来了,又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过来老爹的关切的声音:“在外面咋样?”

  他不敢说实话怕老爹担心,只是说:“好着哩,现在干的好着哩。”在外面的人好像大多如此,报喜不报忧,一方面怕家里人担忧,其次是感觉混不好怕别人知道了笑话。

  “听鹏飞说你去了砖厂,干活儿的时候注意点,不要累着,该吃的时候要舍得吃,不要操心家里,”在家里的时候老爹话少,听着电话老爹唠唠叨叨的吩咐让他眼泪差点掉下来了。

  苏浩说:“知道了,你也多注意身体,等发工资了我就给你寄回去了,不要操心我了。”

  电话里一阵沉默过后,老爹说:“就这吧,电话费蛮贵吧,有空了多往家里打几个电话,要是干不了就回来在家里找个活儿。”

  和老爹通完电话一路心情沉重的往回走,昏黄路灯把他的身影拉得老长,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凄凉感涌上心头,恍恍惚惚中老爹那张饱经风霜面孔浮现在眼前,不由心中一阵愧疚。

  回到宿舍,麦田正气得骂娘,治国哥坐在床上吐云吐雾,一问才知道卸煤的时候和李又廷发生争执,原本约定俗成卸一车煤渣子40块钱,通常两个人卸一个小时就可以干完,这样一个人就可以挣到20块钱,每次拉煤的车到了大家都抢着赚这个外快。

  这次麦田和治国哥两个先抢到,正准备卸煤的时候,李又廷这家伙也去了,跳到煤车上对拉煤的师傅说给我30我就把煤卸了。

  麦田一听这不是扯淡嘛,上去就是一脚把他从煤车上踹下去,李又廷梗着头不服大骂,捡起地上的石头往麦田身上扔,麦田的火爆脾气上来了跳下车就和李又廷扭打在一起,把李又廷打的鼻青脸肿,最后砖厂的人把他们拉开,有的人就埋怨李又廷有些瞎搞,这样不是让大家都赚不到钱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4 14:12:13    跟帖回复:
132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闹腾一阵后卸煤的活儿被别人抢走,让麦田一肚子火,苏浩忙安慰他说:“算了,李又廷就那样,就是个混不吝,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治国哥也劝着他说:“麦子,算逑了,那货真是二百五,上次去食堂打饭的时候摸人家老李婆娘的屁股,被他婆娘泼了一碗面汤,泼得他狗日的嗷嗷叫,你说你那样的人较个啥劲?”

  治国哥说到这个事把麦田逗笑了,老李的老婆罗秋珍50多岁了,屁股老大,走路一扭一扭的,让李又廷这个光棍把持不住了。

  说起来罗秋珍对苏浩还是不错的,看他小每次打菜的时候给他打的份量多一点,虽然听不懂她的湖南口音,但是心里还是蛮感激这个大婶的。

  “治国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有听说,李又廷这缺德货还干过这事?”苏浩禁不住好奇的问道。

  治国哥嘿嘿一笑说:“这是你来之前的事,这么丢人的事你觉得他会满世界嚷嚷去吗,以后上工的时候你少搭理那货,”说完拉了一把麦田说:“走,今天我请客,咱们出去喝酒去。”

  三个人像难兄难弟一样到外面找了家餐馆,炒了几个菜,又要了几瓶啤酒,喝的昏天黑天的才回去,这么久压抑的砖厂生活,把大家都憋坏了,难得这么开心一次。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敬请关注第29章 走投无路掉陷阱 怒发冲冠揍恶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4 14:13:02    跟帖回复:
133
  第29章 走投无路掉陷阱 怒发冲冠揍恶徒

  眨眼就在这里干了一个多月,相仿的年纪和爱好让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兄弟,麦田的豪气多才更是让苏浩佩服不已。

  这天下午,机器出现故障停工休息,麦田抱着吉他和他一起来到砖厂边的山坡上,山坡上绿树葱郁,鸟鸣悠萦,长满了一地软软的野草,坐在地上看着远处耸立的高楼和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偶有微风吹过,树摇叶摆,心旷神怡。

  此时山坡下面一个工友看到他们又在一起,冲他们喊:“麦子,你俩又在搞基呢?”

  麦田没有说话,忽然嘿嘿一笑恶作剧起来,对他说:“兄弟,咱们来浇他一头怎么样?”

  苏浩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见麦田拉开裤链冲着那人开始撒尿,想起小时候经常和熊孩子们一起在路边掏出小鸡鸡淋路边的花花草草,觉得好玩童心即起,哈哈笑道:“咱哥俩比比谁尿的远,哈哈哈。”

  一看他们在胡闹,那工友边跑边骂:“麦子,你狗日的就损吧,把苏浩这么老实的孩子都带坏了。”

  看他狼狈逃跑的样子,两个人相视一下哈哈大笑,从来也没有如此开心过,仿佛一下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

  笑过之后,麦田感慨的说着唐伯虎的《桃花庵》:“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苏浩听得满是感触说:“可惜这破山包上,没有桃花没有田。”

  麦田笑道:“是他娘的煞风景,不过有你这么一位好兄弟,没有桃花没有田又如何,有酒有肉有兄弟就足矣。”

  苏浩风趣的说:“要是再来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就圆满了,有酒有肉有女人才是江湖嘛。”

  麦田看着远方,叹息道:“那是小说里的江湖,真正的江湖一言难尽,个中心酸又有谁知道呢?”

  一句话让他听得蛮沉重,麦田突然说:“你没来之前我就喜欢来这儿鬼哭狼嚎,要不哥给你来一嗓子怎么样?”

  苏浩笑着说:“我听治国哥说过你喜欢来这儿唱歌,还没有听你唱过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4 14:13:20    跟帖回复:
134
  “好,那我就献丑了,”麦田说着就弹着吉他唱起了歌手含笑的经典歌曲——《飞天》,这首悲凉沧桑的歌曲配以他独特粗狂的嗓音感觉好悲呛幽怨,闭着眼睛脑海顿时浮现出一片沙漠诡异莫测的萧条苍凉,唱着唱着麦田的眼睛竟有些湿润了。

  苏浩以前只知道他能写,没想到唱功还如此了得,一下就被他歌声折服了,看他唱得如此陶醉,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扰了他。

  一曲唱完,可能太投入,突然发现苏浩还在旁边,忙说:“不好意思,有点激动,见笑了。”

  苏浩还沉浸在歌曲中没有回过味来,等反应过来问道:“哥,你唱的太好听了,你怎么喜欢这么伤感的歌,听得让人好想流泪。”

  麦田‘啪’的一声点起嘴里叼着的烟,顺便也给他递了一根,苏浩忙挡着说:“哥,你知道我不会抽的。”

  麦田没有推让自顾自地深吸一口,然后烟雾从鼻孔里慢慢溢出一圈圈的烟晕遮在他黝黑棱角分明的脸,看着远处繁华的都市景色,语带悲呛:“兄弟,我们永远都是这个城市的边缘过客,就像水面上的浮萍,随波逐浪,不知道何处是我们的根,你说能不沉重吗?”

  苏浩听得深有感触,随后就说出了自己来到这个城市经历的种种奇葩遭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4 14:13:37    跟帖回复:
135



31956 次点击,445 个回复  1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30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长篇连载《漂泊》 打工的心酸血泪逆袭史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