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2 13:42:22    跟帖回复:
16
    第十三章

    一辆VAN急速地驶进市中心一处不起眼的三层室内停车场。从车上下来三个黑衣人,领头的一个摘下面罩,露出一脸络腮胡子,快步走向早已停在那里的一辆黑色福特SUV。SUV后座的车窗慢慢降了下来,露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白人老者的上半身,他那花白的头发在停车场里暗淡的光线中显得特别扎眼。

    络腮胡子气冲冲地对白人老者说道:“I lost eight of my guys. What the hell is that Chinese guy? Is there anything that you did not tell me?” (我损失了八个手下。那个中国人是他妈的什么人?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吗?)白人老者转脸看着他,皱着眉说道:“I already supplied you all the information about him. I am not paying you for that Chinese guy. Stop wasting your time, Boss. Just finish your work. Bring me the rest people on the list that I gave you.”(我已经提供给你所有关于他的信息。我不是为了那个中国人付你钱的。别再浪费你的时间了,鲍斯。把你的活干完。把我给你的名单上剩余的人带给我。)Boss说道:“I want more money.”(我要更多的钱。)白人老者说道:“You already got more money from eight guys that you lost.”(你已经从你失去的八个手下那里得到更多的钱了。)随后,SUV的车窗升了起来,车子慢慢驶出了停车场。Boss恶狠狠地看着SUV离去,对身边的一个黑衣人说道:“Call all of them back.”(把他们都叫回来。)

    在Costco的药房里,Judy给刘风重新包扎着左臂的伤口,刘风强忍着剧烈的疼痛,不断地大口喘息着。Judy关切地看着他说道:“很快就好,你忍住啊。”刘风喘着粗气调侃道:“你是不是跟兽医学的first aid(急救)啊?”随后,他转头对身边的Danny说道:“这儿不能待了,他们一定还会回来找我的,咱们要赶紧离开。”Danny点着一根烟递给他,说道:“去哪儿?”刘风接过烟深吸一口,想了想说道:“往北走,进土著保留地,尽量多带吃的。”Danny冲药房外一歪头,问道:“这些人怎么办?”刘风说道:“都带走。”Danny冷笑着说道:“你带得走吗?”

    刘风没有回答,看着Judy把他的左臂包扎好,起身走出药房,来到Costco的中央。散布在Costco里的人群自顾自地大声聊着天,没人注意到他的出现,直到刘风扯着嗓子喊了几遍“大家注意了”,嘈杂的声音才渐渐静了下来。刘风环顾着人群,说道:“这儿已经不安全了,刚刚跟踪我过来的那些黑衣人不是普通的恐怖分子,他们还会回来,以我们的力量是不足以抵挡他们的。所以,我打算带大家离开这里,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请大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咱们尽快出发。”

    然而,刘风并没有看到他所预期的反应,没有人挪动地方,他从众人的眼睛里只看到了狐疑。John和身边的几个人一番耳语之后,从讲粤语的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刘风说道:“请问先生你怎莫称呼?”刘风回答道:“刘风。”John微笑着说道:“刘先僧,我们并不印为这里不够安全。辣些黑衣印是来找刘先僧你的,于果你离开介里,我想我们大家都会比较方便。”他身旁的人们七嘴八舌地跟着说:

    “是啊,要我们离开这里,有没有搞错?”

    “谁知道把我们赶走是安的什么心!”

    “这里有吃有喝的,是不是想独吞呀?”

    “黑衣人是来找你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跟在刘风身后的Judy大声喊道:“What’s wrong with you guys?(你们这帮家伙有病吗?)他是要帮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人群爆出一阵嘲讽的笑声,聚集在另外一边的大陆移民们一直保持着沉默,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刘风把头转向了他们,问道:“你们呢?”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说道:“我想知道你有什么计划?我们离开这里后要去哪里?”刘风低声说道:“北边离一号公路最近的印第安人保留地。”中年男子问道:“为什么去那里?”刘风说道:“那儿面积大,猎物多,山里有小河可以提供足够的饮用水。而且我非常熟悉那儿的环境和地形,比这儿要安全得多。中年男子说道:“这里有什么不安全的?”刘风一皱眉,说道:“我刚才说的你没有听到吗?黑衣人回来的话,我们根本守不住这儿。”中年男子说道:“既然他们是来找你的,我也认为,你离开这里才是比较好的办法。我想,其他人也不会反对。”刘风感到胸口一阵发闷,说不出话来旁边的Judy扯了一下他的胳膊,轻声说道:“风哥,咱们走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Danny一直抱着双肩,冷笑着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2 19:06:08    跟帖回复:
17
    第十四章

    枪会的三个成员和Danny、 Judy一起,跟着刘风先把两个枪会成员的尸体安置好在刘风的皮卡后车厢里,然后又往另外两辆皮卡上搬运枪支弹药、药品、瓶装水和食物。John等人站在一旁叽叽喳喳地用粤语议论着什么,从说话的语气里能听出他们是在表达着不满。

    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拦住了刘风,说道:“你们不能拿这些东西,你们都拿走了,我们怎么办?”刘风的眉头扬了起来,说道:“Costco有这么多库存,我们只是拿走很少一部分,对你们会有多大的影响?”

    Danny在一旁插话道:“这儿是我们用命抢下来的,我们想拿啥就拿啥,你他妈的管得着吗?”中年男子的脸涨得通红,半晌才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讲话,还讲不讲道理?”Danny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滚犊子!”随后,他自顾自搬起东西来。

    中年男子转身走回人群,一边走一边嘟囔着:“什么素质,人品太差!”Danny听到了他的话,冲他吼道:“小子,你说啥?有种到我跟前再说一遍。”中年男子加快了步伐,头也不回地说道:“Nothing, nothing.”(没什么。)Judy拉住Danny的胳膊,说道:“算了Danny, let him alone.”(由他去吧。)

    东西很快就搬完了,Danny冲关着黑衣人Thomas的房间一歪头,对刘风说道:“那货怎么处理?”刘风想了想,说道:“留给他们吧,也许会对他们有好处。”Danny“哼”了一声没说话,刘风补充道:“都是中国人……”不等他说完,Danny转身走出了Costco。

    刘风最后一个走出了Costco,他站在大门外,又回头看了看里面的人群,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归还是没有说出来,叹了口气低头走向自己的皮卡,大门在他身后重重地关了起来。

    刘风一行人离开不久,十辆VAN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包围了Costco。从车上下来的黑衣人各自小心翼翼地持枪占据了隐蔽物,其中一个举起RPG对着大门发射了一枚火箭弹。爆炸声中,Costco的大门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洞,里面受惊吓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女人的尖叫和孩子的哭声。随后,十几个黑衣人端枪冲进了Costco,把里面的人们围在了中央。

    黑衣人首领Boss大踏步地走了进来,在惊慌的人群前,他扫视着每一张脸,仔细地搜寻着,继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刘风的照片,举起来对着人群沉声说道:“I am looking for this man. Anybody of you has ever seen him?”(我在找这个人。你们谁见过他?)John战战兢兢地举起手,说道:“Me, Sir.”(我,先生。)Boss冲他一点手指,John继续说道:“He just left here about half hour ago.”(我大约半个小时前刚刚离开这里。)Boss问道:“Where is he going?”(他去哪里了?)John回答道:“Sorry Sir, I do not know.”(对不起,先生。我不知道。)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也举起手,说道:“I know where he is going, Sir.”(我知道他去哪里了,先生。)Boss转向他,又冲他一点手指,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说道:“If I tell you where he is going ,can you promise you won’t hurt us?”(如果我告诉你他去了哪里,你能保证不会伤害我们吗?)Boss干笑了两声点点头,说道:“Well,well. I promise you I won’t hurt you.”(好、好,我保证我不会伤害你。)中年男子咽了口唾沫,说道:“He is going to the north reserved zone. It is just nearby the highway No. One. They have three trucks and six people altogether.”(他要去北边的保留地。就在一号高速公路旁边。他们一共有六个人,三辆皮卡。)Boss说道:“Good! Thank you. But how can I know you did not lie to me?”(很好!谢谢你。但是我怎么知道你没有对我撒谎呢?)

    一个黑衣人领着Thomas走到Boss身边,说道:“Boss,we found Tom.”(鲍斯,我们找到了汤姆。)Boss看着Thomas用欢快的语调说道:“Hey Tom. I have thought you are dead. What happened? They did not kill you?”(嘿,汤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发生什么了?他们没有杀你吗?)Thomas说道:“No but almost. I don’t know. Feng saved me.”(没有,不过差一点。我也不知道,风救了我。)Boss冷笑了一声,说道:“Oh !Feng saved you. So are you going to save him in the future?”(哦!风救了你。那么你将来也会救他吗?)Thomas的眼睛里露出恐惧的神色,连忙说道:“No, no. Not at all!(不,不,绝不会!)”Boss从肩上取下AR步枪递给Thomas,说道:Then show me.”(那么证明给我看。)说完,他转头向Costco外走去其他的黑衣人纷纷拉动了枪栓,举枪对准了人群。见此情景,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冲Boss大喊道:“You promised me, you promised me……”(你向我保证过的,你向我保证过的……)Boss一边走一边高声喊道:“Yes I promised I won’t hurt you but not them.”(是的我保证了我不会伤害你但没有保证他们不会.)话音未落,他已经走出了Costco的门外,在他的身后响起了一片枪声和人们的惨叫声。

    Boss钻进一辆VAN,坐到了副驾驶座上。这部VAN的后车厢内部明显经过了特殊的改造。座椅已经全部拆除,车厢的两侧各悬挂了八台小型液晶显示器。每台显示器的画面分成了十二格,每一格分别显示着这个城市不同地区的主要交通路线实景。车厢中央,一个黑衣人坐在一把旋转椅上,在椅子的右扶手上树立着一个装有小型笔记本电脑的支架。Boss对黑衣人说道:“Our friends are heading north. Find them.”(我们的朋友在往北面走,找到他们。)黑衣人立即敲打了键盘上的几个按键,同时观看着面前的显示器,其中一个显示器里的十二个小画面分别开始变换。很快,在其中一个小画面里出现了三辆皮卡。画面在捕捉到领头的皮卡车尾的车牌后定格了,随后又进一步放大,把车牌号清楚地显示出来。Boss死死盯着那个车牌号,喃喃自语地说道:“Here we go,my little friend.”(找到你了,我的小朋友。)

    这时,Thomas来到副驾驶座的车门外,轻声说道:“Boss,all done.”(鲍斯,都搞定了。)Boss看了他一眼,说道:“Did you leave someone alive?”(你有没有留下活口?)Thomas说道:“Yes,the same as usual.”(留了,像以往那样。)Boss点头说道:“Good boy!”(很好。)随后,Boss拿起一部步话机发出指令:“Follow me.”(跟我来。)VAN的司机发动了汽车,挂在他面前的一部导航仪上自动显示出了一条路径。十辆VAN鱼贯离开Costco,朝着刘风等人离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3 12:20:51    跟帖回复:
18
    第十五章

    刘风坐在皮卡的副驾驶座上,看着车外的街景,一边抽着烟一边沉思着。突然,他拿起步话机,按住对话按钮,说道:“大家不要跟在我的车后,分头走,到我家汇合。尽量走小路,找机会把车牌换掉。”开车的Danny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刘风说道:“我一直在想,黑衣人是怎么找到我的。我曾经在市中心碰到过他们,我打死了三个,但是第四个逃掉了,应该是逃掉的那个记住了我的车牌号。”Danny说道:“记住车牌号有啥用?他们又没长天眼,怎么会在这么大的城市里找到你的车?”刘风若有所思地说道:“天眼……难道加拿大也有天眼工程?”Danny笑着说道:“真有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天眼工程是国内搞的,从来没听说过加拿大有这玩意儿。再说了,就算加拿大有又怎么会被这些雇佣兵利用?那一定是控制在政府手里……”

    说到这里,Danny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禁转过头来看着刘风,而刘风也在看着他,两人的眼神对到了一起。刘风说道:“你想到了什么?”Danny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怎么会呢?”刘风说道:“对政客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为了权力和利益,他们可以牺牲一切。”坐在后座上的Judy插嘴道:“你的意思是说雇佣兵是加拿大政府找来的?”刘风说道:“确切地说,是某些政客。而且,不是一般的政客,是在政府里身居要职的人。”Judy问道:“为了什么呢?”刘风说道:“为了制造混乱。咱们在开始的时候,都以为这些黑衣人是恐怖分子,说白了都以为是木木,这就是他们要达到的目的,看来他们也达到了。我想,现在除了我们以外,其他所有的人都还是这么认为。”Judy说道:“Alright,他们这样做又得到了什么好处呢?”刘风说道:“我不知道,我还没想明白。但是我相信,一个犯罪行为的受益人和这个犯罪行为没有直接的也会有间接的关系。”

    这时,另外两辆皮卡已经分头开进了岔路,刘风的皮卡也开到了一座立交桥下,桥下停着一辆被烧毁的汽车。刘风又拿起了步话机,按住对话按钮,说道:大家注意了,现在不要到我家去,车牌也不要换了,尽快找机会先把车换掉,然后等天黑后再到我家集合。注意,换车的时候不要在大路上,一定要找小路上的车。”

    入夜,一轮惨白的月亮升到空中,在月光下的街道上,两条郊狼在撕咬啃食着一具尸体。坐在车里的Judy不禁捂住了眼睛,不敢看下去,刘风指挥着Danny把在路上换乘的VAN停到了Cathy家斜对面一幢独立屋前。

    刘风对Danny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让其他兄弟在小区口守着,听我的信号。”说完,他把一个步话机挂在腰间,拎起VZ58步枪,下车向Cathy家走去。Judy不解地问道:“Where is he going?”(他去哪里?)Danny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去找他的相好的。”Judy惊讶地问道:“What?(什么?)什么是相好的?”Danny看了她一眼,说道:“嗯……那个就是,就是好朋友的意思,很好的朋友。”

    刘风很快就来到Cathy家门口,房内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灯光。他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站在门前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突然,刘风发现原先被他摆在门槛上的那具尸体的后背上有几个脚印,他马上退后几步,把手里的枪拉栓上膛,然后蹑手蹑脚地绕进Cathy家的后院,来到了步出式地下室的门前。门是锁着的,刘风在门旁一个大花盆的土里摸索了一会儿,找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他脱下脚上的战术靴,举起枪,轻轻走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的所有物品依旧如初,包括Cathy储备的食品和水都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刘风没有停留,继续向楼上搜索。当他来到楼上客厅时,脚底被一个硬东西硌了一下,他蹲下身去,伸手从脚底把那硬东西捡了起来,举到眼前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颗九毫米口径的子弹弹壳。刘风的心跳马上加速起来,连忙低头在地板上扫了一眼,他隐隐约约地看到了散布在地板上的几个黄铜色弹壳。一股冷汗从刘风的鬓角流了下来,他不再顾忌什么,大踏步冲上了三楼,找遍了所有的房间,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人。站在主卧室里,看着那张空空的双人床,刘风一时愣住了。

    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声打破了寂静,挂在刘风腰间的步话机里传出了Judy急促的声音:“风哥,当心!”刘风连忙闪身到阳台的门旁,向外面望去。只见Danny靠在VAN的车头,向街道对面的一颗大树后的三个黑衣人射击着,街道中央躺着一个黑衣人。与此同时,楼下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刘风迅速举枪,居高临下,用两个短点射从侧面打倒了一个躲在大树后的黑衣人,另外两个黑衣人马上收枪转到大树的另外一侧。刘风从双人床上拎起被子,几步来到卧室门口,正看到两个黑衣人举着枪顺着旋转式楼梯冲了上来。刘风把手里的被子对着两个黑衣人像撒网一样扔了下去,黑衣人的枪响了,但是他们被迎面罩过来的被子影响了视线,射击失去了准头,没有打中刘风,反而被蒙在了被子下面。趁着黑衣人正在撕扯罩在头顶的被子的时机,刘风对着他们一口气打光了弹匣里的所有子弹,两个黑衣人倒在楼梯上,停止了挣扎。

    刘风换上一个新弹匣冲下楼梯,来到大门口,和Danny对射的两个黑衣人已经消失在夜色中,他迅速跑到VAN旁,拉开门跳进车里,Danny也回到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刘风拿起对讲机,按住对话按钮,说道:“大家马上离开这儿,往北走,到一号公路的六十三号出口汇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4 3:50:22    跟帖回复:
19
    第十六章

    Danny开着车冲了出了小区,在一个拐弯处,巨大的惯性把Judy甩到了刘风身上,刘风连忙扶住了她,却感觉到她的身体软绵绵的,有些异样。刘风抱住了Judy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她的脸色煞白,双目紧闭,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指缝间隐约有鲜红的血在渗出。刘风急切地叫道:“Judy,你怎么了?”Judy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刘风,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中枪了……”听到他俩的声音,Danny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Judy,猛地一脚踩下了刹车,把车停住,在座位上转过身来喊道:“Judy,伤到哪儿了?”刘风对他喊道:“不要停,继续开,到汇合点去!”

    车子又重新开动起来,Danny把油门踩到了底,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来到了约定的汇合点。没过多久,另外两辆车也相继赶到。刘风从其中一辆车上翻出了急救包,和Danny一起手忙脚乱地给Judy做了简单的包扎,但是鲜血很快又渗透了纱布。Danny有点不知所措地说道:“这咋办?这咋办?”突然,他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了刘风的衣领,骂道:“你大爷的!他妈的不是因为你要找你相好的,Judy怎么会受伤?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老子要你命!”刘风掰开他的手,说道:别废话了!赶紧去老酋长那儿。”

    三辆车冲下了公路,驶上了树林中的土路,车后扬起的尘土像一条长龙一样翻滚升腾起来,继而又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在密林深处,一幢老旧的平房矗立在一片开阔地上,房子周围散布着牛棚和马厩。围住房子的栅栏上钉满了带角的鹿头骨,经过长期风化的鹿头骨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惨白。三辆车相继停在了栅栏外,寂静的夜里响起了狗叫声。刘风跳下VAN,冲过栅栏门来到房门前,抡起拳头砸起门来,Danny抱着Judy也跑了过来。

    过了半响,平房里的灯开了,房门吱吱呀呀地敞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年印第安人揉着睡眼出现在门里,他看到眼前的刘风后一愣,不满地说道:“Hey! Feng, what is going on? You know what time it is now?”(嘿!风,怎么了?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刘风急切地说道:“Sorry, Jerry. It is emergent. My friend got shot. I need your help. Please!”(对不起,杰瑞。紧急事件。我朋友中枪了,我需要你的帮助,求你了!)杰瑞略微侧头,看到了站在刘风身后抱着Judy的Danny,打了个哈欠,说道:“Alright, come on in.”(好吧,进来吧。)说着,他站到了一边,把三人让进了屋里。

    杰瑞把老婆和女儿都叫了起来,让Danny把Judy放到了他大女儿的床上,然后把刘风和Danny都赶到了房外。Danny还想留在Judy身边,杰瑞对他摇头说道:“No, No. You guys stay here and wait.”(不,不。你们待在这里等着。)刘风拉住Danny,说道:“他们会用自己的办法来救治Judy,是不允许外族人在跟前的。”

    房门关上后,刘风和Danny颓然地坐到了门前的台阶上,都没有说话。刘风掏出烟来分给了Danny一支,他自己点上火后深吸了一口,仰头吐出一道烟柱。望着天上的月亮,刘风陷入了回忆中。

    那也是一个同样的夜晚,天上的月亮皎洁明亮,失眠的刘风坐在家里后阳台上抽着烟。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手指划过屏幕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Danny的声音隐隐约约夹杂其中:“哥,你能来接我们一下不?”刘风问道:“你在哪儿?怎么了?”Danny傻笑着说道:“我们喝……喝得有点多,不能开车啦,嘿嘿……”刘风无奈地说道:“好吧,地址发给我。”

    这是整座城市里最大的一家夜店,一到周末就人满为患。夜店大厅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舞台,舞台上树立着三根钢管。每隔十分钟就会有一个脱衣舞娘伴随着震人心魄的音乐在舞台上扭动着身躯,慢慢脱下身上原本就不多的衣物,把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暴露给围坐在舞台周边的看客们。而看客们在酒精和性感女人的双重刺激下,时不时地爆出一阵大呼小叫和口哨声。

    看门的魁梧大汉验过刘风的身份证后,把他放进了夜店。刘风经过走廊来到大厅,在闪动着玄幻灯光的黑暗中,他很快就在大厅角落的一个开放式包间里找到了Danny和Judy。包间里还有另外一男一女,四个人已经喝得有点东倒西歪,还在高声谈笑着。刘风走了过去,拍了一下Danny的肩膀,Danny回头看了一眼,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转头对同座的男女说道:“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这是我大哥,刘风,咱们枪会的会长老大,嘿嘿!”

    男子握了握刘风的手,向他点头示意,女子同样微笑着握了握刘风的手,说道:“刘会长,久闻大名,幸会!我叫Sherry。”说话间,她的眼眸里流出一丝媚光。 刘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您好,很高兴认识您!”这时,坐着的Judy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把拉开两人握着的手,拽着刘风的胳膊,说道:“风哥,送我们回家吧!”随后,她又拽起了Danny,说道:“走啦!”

    刘风扶住俩人,向Sherry和男子道别后离开了夜店。他先开车把住得比较近的Danny送回了家,又载着Judy开到了她住的公寓楼下。刘风下车,拉开后座的车门,发现Judy居然躺在后座上睡着了。他推醒了Judy,说道:“到家了,下车吧!”Judy迷迷糊糊地睁开睡眼看了看,又闭上了眼睛,说道:“我不!这儿躺着挺舒服的。”说着,她缩了缩腿,在后座上蜷成一团。刘风摇了摇头,又轻轻拍了拍她,说道:“你躺这儿哪行啊!赶紧起来到床上睡去。”Judy依旧闭着眼睛撒娇道:“我喝多了,没法走路了,我要你背我上去。”

    刘风无奈地背起Judy,进了公寓楼的电梯。趴在他后背上的Judy,像是把他当作抱枕一样,紧紧地搂住了他,把脸颊贴在他的脖颈旁。Judy只穿了一条热裤,被刘风抓住的大腿上裸露的皮肤细腻而又光滑,刘风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有了一些反应,他连忙深深吸了口气,又轻轻咬住了舌尖,想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反应。

    下了电梯后,刘风快步走到Judy的房门前,腾出一只手接过Judy从背后递过来的钥匙,费劲地打开了房门。他连走几步跑进了卧室,转身把Judy甩到了床上,然后靠着床坐到地毯上,喘着粗气说道:“我说,你是不是该减减肥啦?”Judy没有理他,趴在床上蹬了一下腿,呢喃道:“我渴了,我要喝水。”“成,我给你倒水去。”刘风一边说着,一边爬起身走到厨房找了个杯子接了一杯自来水,又回到了卧室。他惊讶地发现Judy已经钻到了被子里,床前地毯上散落着她脱下的衣物。刘风嘟囔了一句:“动作可真够快的。”说着,他把水杯轻轻放到了床头柜上,转身正要离去,从背后传来Judy幽幽的声音:“风哥,别走好吗?我一个人怕黑。”刘风站住脚,转回身去,正看到Judy在望着他,一双大眼睛里露出央求的眼神。他犹豫了一下,又转回了头,沉声说道:“太晚了,我不能待在这里。你怕黑的话就开着灯睡吧。”

    Judy嗔怒道:“Are you a man?” (你是个男人吗?)

    Judy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了刘风和房门中间,拦住了刘风的去路。刘风被她的举动惊呆了,眼前的Judy竟然一丝不挂,坚挺的双乳随着她的呼吸轻微地抖动着,年轻的身体结实而又匀称,在灯光下泛出健康的光泽。那光泽让刘风感到一阵阵的眩晕,他不禁闭上了眼睛不敢直视,甚至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

    刘风低下头,喘着气说道:“你别闹了,行吗?”Judy说道:“If you dare to go, I will walk out like this.”(你要是敢离开,我就这样子走出去。)说着,她一步步逼近了刘风。刘风一边后退,一边手足无措地说道:“OK,OK。我不走了,你先穿好衣服行吗?”没等刘风说完,他的嘴就被Judy滚烫的双唇堵住了,Judy整个身体扑到了刘风身上,两个人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床上。

    清晨,远处的地平线上冒出了半个红色的太阳,阳光照到趴在阳台栏杆上抽烟的刘风身上。穿着刘风的大T恤的Judy从身后抱住了他,把脸贴到了他的后背上。刘风眺望着远方的朝阳,没有说话。Judy轻声说道:“我知道,我留不住你。但是,我不后悔,我只要一晚就够了。”说完,她把刘风抱得更紧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4 10:45:56    跟帖回复:
20
    第十七章

    老酋长家的门开了,刘风和Danny连忙站起身来,杰瑞站在门里用低沉的声音对他俩说道:“Sorry, I have tried my best. But I can do nothing better now.”(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我现在没什么可以做得更好的了。)说着,他指了指刘风:“She wants you come in.”(她要你进去。)刘风快步走进了房门,Danny正要跟进去,被拦住了,杰瑞对他摇了摇头,说道:“She does not have too much time left. Let her get what she wants first.”(她的时间不多了。让她先得到她想要的吧。)

    在昏暗的灯光下,Judy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她的呼吸微弱,只有长长的睫毛偶尔抖动一下。刘风来到床前,慢慢跪到地上,上身趴在床头看着她。似乎是感觉到了刘风的出现,Judy睁开了眼睛,看到刘风后,她微微一笑,说道:“我渴了,我要喝水。”

    刘风慌忙站起身,在屋子里乱找了一气,终于端着一杯水重新回到Judy身边,把她扶了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把水杯送到她的嘴边。Judy费劲地低头喝了一小口,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今晚的星星好亮,我想看。”刘风把她连人带毯子一起抱了起来,脚步踉跄地走出房门,穿过围在门前的Danny等人,来到后院一处高坡上坐了下来。

    天上的月亮很大,柔和的月光洒在了两人的身上,满天的星斗似乎比平时显得更加明亮。Judy靠在刘风怀里缩了一下身体,说道:“我有点冷,抱紧我好吗?”刘风紧紧地抱住了她,把脸贴到她的头发上,眼睛变得湿润起来,他胸口的起伏开始慢慢变大。Judy看着天上的繁星,眼神变得迷离,用微弱的声音轻轻地哼起了歌:“

    别哭 我最爱的人

    今夜我如昙花绽放

    在最美的一霎那凋落

    你的泪也挽不回地枯萎

    别哭 我最爱的人

    可知我将不会再醒

    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

    我的眸是最闪亮的星光

    是否记得我骄傲地说

    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

    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

    别哭 我最爱的人

    今夜我如昙花绽放

    在最美的一霎那凋落

    你的泪也挽不回地枯萎

    别哭 我最爱的人

    可知我将不会再醒

    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

    我的眸是最闪亮的星光

    是否记得我骄傲地说

    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不要告诉我成熟是什么

    我在刚开始的瞬间结束

    别哭 我最爱的人

    今夜我如昙花绽放

    在最美的一霎那凋落

    你的泪也挽不回地枯萎

    ……”(转)

    渐渐地,Judy的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终于,一切归于了一片宁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5 9:46:38    跟帖回复:
21
    第十八章

    太阳从地平线冉冉升起,一望无际的森林在阳光照射下逐渐轮廓分明起来。在森林深处的一小片空地上,刘风和Danny等人正在挖着土,从树缝间漏下的光线在他们身上形成一块块斑驳的光影。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远处不知名的鸟儿的啼叫和铁锹与泥土碰撞的声音。

    刘风把铁锹插进土里,站直了身体,喘着气点着了一根烟,还没等他吸上一口,叼在嘴上的烟被旁边的Danny一巴掌打掉了,眼睛里充满血丝的Danny冲他吼道:“你不知道Judy最怕烟熏吗?你丫的滚一边去!”刘风看了一眼Danny,没有说话,拔出铁锹要继续挖土,Danny又从他手里抢过来了铁锹,指着他的鼻子吼道:“叫你滚听着没?不懂人话是怎么着?”刘风咽下一口唾沫,瞪着Danny说道:“Danny,够了昂!你他妈的别蹬鼻子上脸!”

    Danny抡起铁锹,向刘风的头上砍了过去,旁边的一个枪会成员一把抱住了他,另外一个枪会成员抓住他手里的铁锹劝说道:“Danny,算了,不要这样。”Danny一边用力挣扎着,一边指着刘风吼道:“是你害死了Judy,也是你害死了枪会的兄弟。就为了你的相好,就为了你的SB理想,你他妈的永远活在你自己的世界里!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吗?You are just a fucking loser.(你就是一个他妈的失败者。)你滚,滚!”

    刘风惊愕地看着Danny,继而颓然地低下头,后退了几步,又抬起头来,看到对他怒目而视的Danny和其他三个冷冷地看着他的枪会成员,他不再说什么,转身快步离去。

    刘风坐在林中的一条小溪旁,一动不动地看着潺潺流动的溪水。随着水波的流动,水面反射的光线在他脸上不停地变幻着不同的图案。这时,刘风身后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他转过头来,正看到杰瑞站在他身旁面带微笑看着他。刘风又转回头去,继续看着溪水,杰瑞拍了拍他的肩头,费力地盘腿坐到了他的旁边。

    刘风说道:“It is too hard for me, Jerry. I lost too much. My family, my friends, the one who loves me and the one I love. I tried my best to help my relations but I failed. What I am after is to make those people happy but now I lost all of them.”(这太难了,杰瑞。我失去的太多了。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我尽了我的全力帮助我的人们但是我还是失败了。我所追寻的就是让他们幸福,但是我现在把他们都失去了。)杰瑞指着眼前的溪水,用低沉的声音慢慢地说道:“Life is like this water. It is always changing from time to time. All of your happiness and sadness will flow away and what you have left is your memory. Death is a part of life, it is just a new start. Do you still remember the song: EI Condor Pasa? It is your favorite. Never give up, my friend. Never give up.”(生命就像这水一样。它总是随着时间变化着。你所有的快乐和悲伤都会随着时光流走,你所剩下的只有你的记忆。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那只是一个新的开始。你还记得那首老鹰之歌吗?你最喜欢的。永远不要放弃,我的朋友。永不放弃。)

    看着杰瑞满是皱纹的脸,刘风的耳边又回荡起了那首山鹰之歌。他抬头向森林上空望去,越过树梢可以看到遥远的落基山那一抹白色的山峰,一个黑点在山峰间缓慢地移动,上下翻飞翱翔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6 4:55:51    跟帖回复:
22
    第十九章

    这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虽然墙壁四周没有任何窗户,但是依旧被灯光照得雪亮。在正对门的一面墙壁前,摆着一张巨大的橡木办公桌,桌后的黑皮椅上坐着那位曾经和黑衣人首领Boss在室内停车场碰面的白发老者,他正仰靠在椅子上抽着一根粗大的雪茄。

    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Boss和一个黑衣人架着一个头上套着黑布袋、双手反铐在背后的女士走了进来。Boss拉过一把椅子放到办公桌前,把女士按坐在椅子上,另外一个黑衣人扯下了她头上的黑布袋,Cathy那因为恐惧而略显苍白的脸露了出来。

    看到Cathy的样子,白发老者皱了皱眉,他在烟灰缸里按灭了雪茄,对Boss说道:“I told you guys to invite my guest here but not in this way.(我告诉你们请我的客人到这里来,但是不是这样的。)Boss从腰后拔出那把刘风留给Cathy的CZ75 SP01手枪扔到了办公桌上,瓮声瓮气地说道:“Your lovely guest almost killed one of my guys with this piece of shit.”(你可爱的客人差点用这个垃圾杀了我的一个手下。)白发老者用手指了指Cathy被铐在身后的双手,说道:“ Could you please?”(你能否?)

    Boss给Cathy打开了手铐,领着另外一个黑衣人走出了办公室。 白发老者微笑着对Cathy说道:“I am sorry ,Cathy.I did not expect we will meet in this way.What do you want for drink?”(对不起,凯斯。我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你想喝点什么吗?)Cathy揉着被手铐硌疼的手腕,恼怒地说道:“Who are you? Where are my husband and my son?”(你是谁?我丈夫和儿子在哪里?)白发老者依旧微笑着说道:“My name is Stanley,I am the special advisor to the Prime Minister.Your family are being taken a very good care of somewhere in this building now.What can I get for you to drink? Coffee or tea?”(我叫斯坦利,我是总理的特别顾问。你的家人在这处大楼的某个地方,被很好的照看着。你需要喝什么?咖啡还是茶?)Cathy依旧警惕地看着他,说道:“How did you know my name? What do you want to do with me and my family?”(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你想从我和我的家人这里得到什么?)Stanley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自言自语地说道:“I believe Chinese people like tea more than coffee ,right?”(我相信中国人喜欢茶多过咖啡,对吧?)

    Stanley走到放在办公室角落里的小桌旁,用一个精致的茶杯泡了一杯茶水,又慢慢走回Cathy身旁,把茶杯递给了她,说道:“I hope this can help you relax a little bit.”(我希望这能帮你放松一点。)Cathy接过杯子捧在手里,并没有喝,然而也不再说话,只是看着Stanley。Stanley靠着办公桌弯腰站在Cathy面前,像一位老父亲一样慈祥地看着她,说道:“You are the same age as my daughter.Do not be afraid.We won’t hurt you and your family at all.Your husband needs a surgery and he is in the medical department now.Your son is playing with some other little kids.I just need to have a talk with you.We need your help.Actully,can I ask you to do me a favor?”(你和我的女儿一样大。别害怕。我们绝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家人。你的丈夫需要做手术,他现在在医疗部。你的儿子在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我只需要和你聊一聊。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事实上,我能请你帮我个小忙吗?)Cathy疑惑地看着他,说道:“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You want me to help you terrorists?”(你在说些什么?你想让我帮助你们这些恐怖分子?)Stanley呵呵一笑,说道:“No,no ,Honey.We are not terrorists.We are working for our government.”(不,不,亲爱的。我们不是恐怖分子。我们是在为我们的政府工作。)Cathy冷笑着说道:“I am young but I am not stupid.Thoses guys in black are killing people on the street and they caused this biggest unrest of Canada.How dare you say you are working for our government?”(我年轻,但是我并不傻。那些穿黑衣服的人正在大街上杀害人们,是他们导致了这场加拿大最大的动乱。你怎么敢说你是在为我们的政府工作?)Stanley说道:“The politics is not so simple as you thought ,Honey.You will understand it in the future.And you will accept what we have said and what we have done.But now ,I need your cooperation.”(政治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的,亲爱的。你在将来会理解的。你也会接受我们所说的和所做的一切。但是现在,我需要你的配合。)Cathy“哼”了一声,说道:“I am not interested in politics at all.I am afraid I can do nothing for you.Sorry.”(我对政治一点都不感兴趣。恐怕我不能为你做什么,抱歉。)Stanley说道:“No ,you are not.But it looks your husband is interested in politics very much.He is one of the biggest sponsers of the opposition party.”(是,你做不了。但是你的丈夫似乎对政治非常感兴趣。他是反对党的最大的一位赞助人。)Cathy耸了一下肩,说道:“This is a democratic country.He has his right to choose the party he likes.”(这是一个民主国家。他有他的权利来选择他喜欢的政党。)Stanley轻轻一点手指,说道:“That is why we ask for your help. We need you to help him change his mind.”(这就是为什我们寻求你的帮助。我们需要你帮他改一下主意。)Cathy断然地说道:No, I can not! I respect his choice and I will follow him.(不,我不能!我尊重他的选择,而且我也会跟从他。)Stanley站直了身体,抱着双臂说道:“Well, that is not a good way to cooperate, my darling. You should think about it carefully before you make a decision. I know you love your husband and your son very much. You do not want to lose them, do you?”(好吧,这可不是一个合作的好方式,亲爱的。你应该在做决定之前慎重的思考一下。我知道你非常爱你的丈夫和儿子。你并不想失去他们,对吧?)Cathy瞪圆了眼睛看着Stanley,说道:“Are you threatening me? ”(你在威胁我吗?)Stanley依旧微笑着说道:“No, no. I am just helping you to make a correct decision. Let me show you something first.”(不,不。我正在帮你做一个正确的决定。让我先给你看样东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6 11:49:24    跟帖回复:
23
    第二十章

    Stanley绕回到办公桌后,拉开一个抽屉,在里面按下了一个按钮,办公室的一面墙体从中间缓缓地裂开,一个巨大的液晶屏出现在墙内。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下了播放键,液晶屏上开始出现画面。画面里显示的正是Cathy家的客厅,客厅里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是Cathy,而男的竟是刘风,两人坐在沙发上说着话,逐渐地,刘风慢慢靠近Cathy,两个人吻到了一起。Stanley又按了一下遥控器,画面停止了,他转头看着Cathy,微笑着说道:“I think this can remind you of something.”(我想,这会让你想起什么。)Cathy的脸色变得绯红,半晌说不出话来,继而她愤怒地说道:“How dare you……”(你怎么敢……)Stanley说道:“Personally, I totally understand you and what you have done. But for your husband, I do not think so. I believe you do not want him to know about this, do you?”(从我个人角度而言,我非常理解你和你所做的一切。但是,我觉得你的丈夫不会。我相信你并不想让他知道这一切,对吧?)Cathy把头扭向别处,握紧了手里的茶杯一言不发。Stanley继续说道:“Well, let’s help each other. We can make a deal. You persuade your husband to change his political opinion and I will destroy all of the record. I can even let this guy disappear entirely from the earth.”(好吧,让我们彼此帮个忙。咱们可以达成一个协议。你说服你的丈夫转换他的政治观点,而我会把录像全部销毁。我甚至可以让这个家伙从地球上永远消失。)说着,他用遥控器指了指显示器上的刘风。听到这话,Cathy转过头来看着Stanley,惊慌地说道:“No, don’t hurt him please.”(不,请不要伤害他。)Stanley说道:“Alright. It is up to you, honey. Now we got a deal, right?”(好啊。这都由你决定。现在我们达成协议了,对吧?)Cathy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Stanley走到Cathy身旁,轻抚着她的肩头说道:“I hope you understand what we have done is for Canada.”(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加拿大。)Cathy仰头看着他,嘴角露出嘲讽的微笑,说道:“Oh, yeah? By peeping people in their home and killing people on the street?” (哦,是吗?通过偷窥人们的隐私和在大街上杀害人们。)Stanley丝毫没有生气,说道:“Honey, you are still too young. Sometimes, sacrifice is necessary to achieve a great aim.”(亲爱的,你还是太年轻。有些时候,为了实现一个伟大的目标,牺牲是必须的。)Cathy问道:“What is your great aim then?”(那么你的伟大的目标是什么?)Stanley说道:“You believe in God, right? You must have read the bible and that is why you prepared so many food and water in your basement. The end of the world is coming. Look at this country. It is full of heathens, homosexuality and addicts. You should not give a driver license to a teenager but how come you give the democracy to those guys who even cannot plan their own lives to let them decide the destination of the whole country? Ridiculous, isn’t it? Now what we are doing is to change this. We are going to set up a new order in Canada. It is my hometown and your kid’s hometown. You do not want to see it is destroyed, do you?”(你信仰上帝,对吧。你一定读过圣经,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在你家的地下室里准备这么多的食品和水。世界末日正在来临。看看这个国家。她充满了异教徒、同性恋和瘾君子。你不能给一个孩子发驾照,但是你怎么能够赋予权利给那些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规划好的人们,让他们来决定整个国家的命运。很荒谬,不是吗?现在我们在做的一切就是要改变这些。我们要在加拿大建立新的秩序。这里是我的家乡,是你的孩子的家乡。你不想看到她被毁掉,对吧?)

    Cathy不再说什么,只是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Stanley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说道:“I think you are tired. You should have a good rest. Don’t worry, honey. Your husband will recover soon and you can go to see your kid now.”(我想,你有点累了。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别担心,亲爱的。你的丈夫很快就会复原。你现在可以去看你的孩子了。)说着,他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电话按钮,一位女秘书走进办公室。Stanley指了指Cathy,对女秘书说道:“Please take my friend to her room and bring her son to her.”(请把我的朋友带到她的房间里,把她的儿子领给她。)

    Cathy木然地站起来,跟着女秘书离开了办公室。Stanley目送她们离去后,转身回到办公桌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手帕,包起桌上的手枪,放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6 16:30:54    跟帖回复:
24
    第二十一章

    刘风和杰瑞回到平房时,Danny已经和另外三个枪会成员离开了,只给刘风留下了一辆VAN和他自己的枪支弹药,另外还有一封让老酋长大女儿转交给他的信。

    刘风靠在老酋长家门外的栅栏上打开信读了起来。

    “风哥,

    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一直以来我敬你如兄长,跟随你天涯海角,像Judy一样,但是你太令我失望了。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就是你所谓的理想,让我无法接受。而事实也是如此,你想为华人发光发热,搭上了两个兄弟的性命却换来了他们的猜疑和驱逐,这是个不配拥有民族英雄的民族。为了你的情人,你又一次把兄弟们置于危险之地,我所深爱的Judy也永远离开了我。我知道她并不爱我,她真正爱的人是你,但是这更加重了你的罪孽。而你的情人呢?却是别人的妻子。还有你的家人,那天如果你不是自己出城去玩,也许她们不会遭遇不幸。请原谅我的直言,你是一个太自我的人,永远活在你自己的世界里,而你周围所有的人都成了你手里的棋子,没有人会有一个好的结局。我和兄弟们不想再做你的棋子了,所以我们选择了离开。请你多保重。希望不要再见。

    Danny”

    读完信后,刘风低头沉默着,久久地凝视着手里的信。他用颤抖的手点着一根烟,又用打火机点着了手里的信,看着慢慢燃起的火焰,一扬手把信扔到了空中,在空中燃尽的纸灰随风飘散开来化为乌有。

    刘风的车慢慢消失在森林中,看着一路远去的尘土,老酋长的大女儿问道:“Where is he going? (他去哪里了?)杰瑞回答道:“He is going to find what he lost.”(他要求找回他所失去的。)大女儿不解地问道:“What did he lose then? ”(那么他失去了什么?)杰瑞回答道:“His heart.”(他的心。)

    刘风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路上行驶着,几天来的奔波和手臂上的伤口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能量。而最痛苦的却是没有方向的盲目,他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似乎生命的目标在瞬间消失,而生活的意义也随之而去。巨大的空虚感笼罩着他,让他觉得自己像一具行尸走肉。过去的一切美好回忆都会在结局处走向现实的残酷,令他再也不敢回味。刘风只能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试图通过这个他一直用来缓解压力和烦恼的动作来麻痹大脑,不去思考。

    烟很快就抽完了,从早晨到现在粒米未进造成的饥饿感把刘风从精神的麻木里唤醒。这时,车里的油箱低油量警示灯也亮了,他不得不考虑如何解决现实的问题了。刘风在公路上停下了车,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印第安人保留地,开到了可以直接进城的高速公路上。顺着这条高速公路再往西走大约一百公里就可以进入市中心,在他的记忆中,从他停车的地方往东走大约三十分钟的路程会有一个小加油站,那个加油站的附近有一个德国公社。刘风曾经和朋友去过那里,那是散布在加拿大各地的数百个共产主义农庄中的一个。一百多年前,欧洲的共产主义信徒们先后来到加拿大,在各地按照共产主义模式建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集体农庄。这些农庄自给自足,过着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生活方式,和现代社会处于一种半隔绝的状态,像一个个世外桃源一样存在于北美的大地上。刘风去过的那个农庄,因为成员都是从德国移民到加拿大的,所以被称为德国公社。刘风坐在车里沉思了一会,抱着一线希望,把车向东开去。

    那个小加油站很快就出现在路边,大门半开着,看不出一点正常运营的迹象。刘风的心一沉,他继续开出了五百米的距离后才在路边停下车,拎着上了膛的VZ58步枪下了车。刘风走下公路,进入路旁的灌木丛,向加油站的后面绕了过去,就在他将要接近加油站的时候,耳边传来几下轻微的踩断枯枝的声音,还没等他回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到了他的后背,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说道:“Freeze!”(别动!)

    刘风呆住了,那个声音继续说道:“Put your gun on the ground and put your hands on the back of your head slowly.”(把你的枪放到地上,然后慢慢的把双手放到脑后。)刘风慢慢弯下腰,用左手把枪放到地上,同时右手偷偷顺势摸向了绑在小腿上的军刺,一个女孩儿清脆的声音响起:“Don’t even think about it, asshole.”(想都不要想,混蛋。)随之而来的是刘风熟悉的泵式霰弹枪上膛的声音。刘风苦笑了一下,放弃了所有的反抗念头,乖乖地举起双手抱在自己的后脑上站了起来。顶在他后背的枪口捅了他一下,苍老的声音说道:“Step forward and turn around slowly after ten steps.”(向前走十步,然后慢慢转过身来。)

    刘风照着做了,向前走了十步后转回身来,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背带裤和长袖白衬衣的白发白胡子老人,手里正端着一把老式双筒猎枪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老人眼里露出的锐利目光,像是能看穿一切一样令刘风不敢对视,在他身旁还有一个俏丽的金发女孩,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也对刘风怒目而视。

    老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刘风,说道:“Who are you?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刘风回答道:“My name is Feng. I am looking for the gas for my vehicle.”(我叫风。我在给我的车找汽油。)老人用枪指了指地上的VZ58步枪,说道:“You wanna pay for the gas with this?”(你是想用这个付油费吗?)

    刘风忙道:I do not want to hurt anybody. I just need it to protect myself.(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人。我只是需要用它来保护我自己。)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In this situation.(在这种形势下。)

    老人冷冷地审视着刘风,一言不发,他身旁的女孩轻轻碰了一下他,然后目光落到了刘风的脚上,嘴角撇了一下,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刘风注意到了女孩的动作,随着她的目光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脚,这才注意到自从前一天晚上把作战靴留在Cathy家后院之后,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穿鞋,而脚上的袜子早已被磨破了几个大洞,露出了大脚趾。

    刘风抬头看了看对方,尴尬地一笑,说道:“I am also looking for a pair of boots.”(我也在寻找一双靴子。)老人脸上严峻的神色稍有缓和,他又用枪指了指绑在刘风小腿上的军刺,说道:“Disarm that.”(放下那个。)刘风忙抽出军刺放到了地上。在老人的示意下,女孩捡起了地上的枪和军刺,当她经过刘风身边的时候,注意到了他受伤的手臂上包扎的纱布和渗出纱布的血迹。女孩转头对老人说道:He got hurt in his arm.(他的手臂受伤了。)老人凝神看了看刘风的手臂,问道:“What happened? ”(发生了什么?)刘风笑了笑,说道:“Well, it is a long story. I can tell you later after. Can I also get some water and food please?”(哦,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可以过后告诉你。我能得到一些食物和水吗?)老人说道:“No gas, no shoes, no food and no water, only the gun and a hurt arm. You do not look like a good guy to me, body.”(没有汽油,没有鞋,没有食物,没有水,只有枪和一条受伤的胳膊。伙计,对我来说,你看上去不像一个好人。)

    老人举枪对准了刘风,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刘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继而是一种大限将至的感觉涌上心头。“这么快?”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刘风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微微仰头看了看天空,一种如释重负般的疲惫感向他袭来,令他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刘风放下了抱在脑后的双手,看着枪口后的老人,惨然一笑,说道:“Alright, do it then. Thank you.”(好吧,开枪吧,谢谢你。)

    老人眯起了眼睛,刘风异于常人的反应让他有些困惑,金发女孩也歪着头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刘风。老人用锐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刘风的眼睛看了半晌,那目光像是会看透他的心灵,而此时的刘风却毫无畏惧地看着老人的目光。见对方许久没有扣下扳机,他反而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Come on, Man. Just do it. Do me the favor.”(来啊,哥们。开枪吧。帮我一个忙。)老人嘟囔着:“What the hell is wrong with you? ”(你他妈的有毛病吗?)说着,他放下了手里的双筒猎枪,再一次仔细端详着刘风。随后,老人把枪背到了肩上,冲刘风一歪头,说道:“Follow me.”(跟我来。)

    这次轮到刘风愣住了,生死之间的转换如此之快,让他一时没能回过神来,直到金发女孩推了他一把,说道:“Move on.” (走啊。)他才反应过来,脚步踉跄地跟上了老人,金发女孩端着霰弹枪跟在了他的身后,三人一行穿过灌木丛,向不远处的一个村庄走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2:52:02    跟帖回复:
25
第二十二章
  
  那个村庄就是刘风记忆中的德国公社。公社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所有的住房都围绕着一座小教堂聚集在村庄的中心位置,外围则分布着蔬菜大棚、牛棚、养鸡场、屠宰场、工棚、仓库等公用设施,村庄之外的更远处就是大片一望无际的耕地。
  此时的村庄里寂静无声,老人带着刘风和女孩一起走进了靠近教堂的公共食堂。三人在长桌旁坐好,老人把双筒猎枪斜靠在自己身旁的一张长桌上,和女孩一起坐到了刘风的对面,一位胖胖的大婶在老人的示意下给他们分别端上了餐盘和牛奶。刘风冲大婶点点头轻声道谢,又看了看老人和女孩,说道:“Thank you.”(谢谢。)随后便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他很快就吃完了餐盘里的所有东西,又看了看老人,说道:“May I have another one?”(我能再来一份吗?)老人碰了碰身边的女孩,女孩起身到厨房给刘风端来了另外一份食物。刘风有点不好意思地道谢后继续吃了起来,而老人则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一边用心观察着刘风。
  等到刘风吃完了所有的食物后,老人喝了口牛奶,对刘风说道:“Well, I think you can tell me your long story now.”(那么,我想你现在可以给我讲一下你的长故事了吧。)刘风用餐巾纸擦了擦嘴,长出了一口气,开始给老人和女孩讲述起他的经历来。
  老人一直面无表情地静静听着,金发女孩在听到Judy的死去时,眼圈湿润起来,她在刘风讲述完后问道:“What’s your plan now?” (你现在的计划是什么?)刘风呆呆地看着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Yeah, what is my plan? I need to think about it.”(是啊,我的计划是什么?我需要好好想想。)老人“哼”了一声,说道:“You need a good rest more than a good plan now. There is an empty room in our house. Julia will show you the way there. By the way, she can shoot a bird from one mile away. Do not try to do anything stupid.”(你现在更需要好好的休息而不是一个好的计划。我们家有一个空房间。朱丽叶会领你过去。顺便说一下,她可以在一英里外打下一只小鸟。别想干傻事。)说完,老人起身拿起双筒猎枪离开了食堂,Julia冲刘风笑了笑,悄声道:“Peter is a case of cold hands, warm heart.”(彼得就是这样,面冷心热。)刘风尴尬地一笑,站起身跟着Julia走出了食堂。
  Peter和Julia的家离食堂不远,是公社里十几幢房子中距离教堂最近的一幢。房子里的装饰简单朴素,客厅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画里有四个人,居中而坐的是老人Peter。在Peter膝下,坐在地上的是一个金发男孩。老人身后站着一男一女,女士的怀里抱着一个金发小女孩。刘风指了指油画中的金发小女孩,对Julia说道:“Is that you?”(那是你吗?)Julia微笑着点点头,说道:“Yeah. And that boy is my brother. He left our village two years ago. You are gonna live in his room.”(是的。那个男孩儿是我哥哥。他在两年前离开了我们的村庄。你就会住到他的房间。)刘风问道:“Where are your parents then? ”(那么你的父母在哪里呢?)听了这话,Julia低下了头,说道:“They passed away in a car accident two years ago.”(他们在两年前的一场车祸里去世了。)刘风连忙道歉:“I am sorry……”(对不起……)Julia抬起了头,笑了笑,说道:“It is ok. It was destined to happen by God.”(没关系。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刘风一边重复着Julia的话“It was destined to happen by God…… ”(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一边跟着Julia来到了她哥哥的房间。
  房间里的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套摆在窗下的桌椅。唯一醒目的是挂在床头的一幅油画,油画里是两个身着中世纪服饰的人,一个高高瘦瘦留着山羊胡的老头穿着一身铠甲,骑在一匹和他一样瘦骨嶙峋的马上,手里举着一根长矛,老头的身旁是一个骑在一头黑驴上矮矮胖胖的农夫。
  看到油画,刘风愣住了,想起了若干年前曾经读过的一部名著,他指了指油画对Julia说道:“Is that Don Quixote?”(那是堂吉坷德吗?)Julia点了点头,说道:“Yes. Did you ever read that book? My brother painted this.”(是的。你也读过那本书?我哥哥画的这幅画。)刘风的脑海里闪过一幅幅画面:唐吉坷德骑在他的瘦马上,举着长矛,英勇地向巨大的风车冲去,桑丘紧紧催着他的黑驴跟在后面,大呼小叫地喊他的主人停下来,最后唐吉坷德被撞得头破血流,从马上重重地摔到地上,手里犹自抓着断成两截的长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0 14:41:58    跟帖回复:
26
    第二十三章

    刘风躺在床上,不停地变换着姿势,但是却始终无法入睡,他又一次失眠了。手臂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而且有种火烫的感觉,莫名的烦躁感令他无法保持任何一个姿势超过十分钟。到了午夜时分,他终于迷迷糊糊地睡去。

    在睡梦中,刘风似乎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远处呼喊着他的名字,仔细听去,像是Cathy的声音,但那声音又很快变成了Judy的,两人的脸庞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交替出现着。

    继而,刘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风车,在空中慢慢地转动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女人背对着他站在风车下,正眺望着远方田野边际的那一轮即将落下的红日。刘风脚步踉跄地向风车下的女人走去,一阵微风吹过,女人的长发和裙子被风撩起,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女人转回头来,竟然是Judy。

    Judy看到了刘风,对着他甜甜地一笑,说道:“风哥,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说完,Judy迈着轻盈的步伐向落日走去。刘风急切地喊道:“Judy,你去哪里?”Judy转过身来,一边背着手倒退着一边说道:“还记得吗?你教给我的‘羲和之未扬,若华何光?何所冬暖?何所夏寒?’我要去西方日落的地方,看看若木的花究竟有多美。”刘风说道:“你等我啊!我陪你一起去。”Judy微笑着看了看他,不再说什么,转回身去,把手伸到空中挥了挥,说道:“See you later.”(再见.)

    情急之中,刘风拔腿就跑,想要追上Judy,然而他的腿上像是绑了千斤重的东西,坠得他迈出的每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根本无法正常地行走。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Judy的背影渐渐远去,慢慢地在落日中变成一个小点,最终消失。

    刘风撕心裂肺地大喊了一声“Judy!”随后睁开了眼睛,在他的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和寂静。刘风大口地喘着气,胸口像是被压着重物一样呼吸困难,他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服,想要透一口气,然而心里却感到一阵阵的绞痛和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失落。

    这时,房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和Julia的声音:“Are you ok, Feng? ”(你还好吗,风?)刘风从床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对站在门口的Julia说道:“Sorry, I just got a nightmare. I lost Judy in my dream.”(不好意思,我刚刚做了个噩梦。我在梦里失去了朱迪。)Julia轻轻抚摸着他的胳膊,说道:“Take it easy, Feng. She just went to a new place that is full of sunshine and flower. She must be very happy now. It is destined by God.”(放松些,风。她只是去了一个充满阳光和鲜花的新地方。她现在一定很幸福。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的。)刘风叹了口气,说道:“You do not understand, Julia. Only after I lost her, I can realize how important she is to me.”(你不明白,朱丽叶。只有当我失去了她之后,我才意识到她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Julia轻声说道:“Yes I understand you. I lost my parents. My brother cannot accept it so he left. But I believe everything is destined by God so I can accept it.”(是的,我明白。我也失去了我的父母。我哥哥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所以他离开了。但是我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的,所以我能坦然接受现实。)刘风说道:“Sorry but I do not believe in God.”(不好意思,我并不相信上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1 6:04:32    跟帖回复:
27
    第二十四章

    一夜无眠的刘风昏昏沉沉地跟着Julia走进公共食堂吃早饭。早已坐在长桌旁的Peter注意到了他无精打采的样子,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他说道:“How is your last night, young man?”(年轻人,你昨晚过的怎么样?)刘风一口气喝光了一杯牛奶,说道:“I am fine, Peter. Thank you for your hosting.”(我很好,彼得。谢谢你的招待。)Peter说道:“Do not thank me. It is human’s duty to help each other.”(不用谢我。人类应该互相帮助。)刘风摇头说道:“Unfortunately ,not everybody has the same opinion. Humans are selfish. Otherwise ,there won’t be fighting between people and people ,country and country.”(不幸的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想的。人类是自私的。否则,人和人之间,国家和国家之间,就不会有那么多争斗和战争了。)Peter说道:“Some people lost their brain and are used by shameless politicians. Some people lost their heart and do not know w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in their lives.”(一些人没有脑子,被无耻的政客所利用。一些人没有灵魂,不知道在他们的生命力什么是最重要的。)刘风问道:“W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in people’s lives then? ”(那么在人们的生命里什么是最重要的。)Peter捋了捋白胡子眯起了眼睛,说道:“Love and peace.”(爱与和平。)刘风说道:“I think freedom is the most important.”(我觉得自由才是最重要的。)Peter看着他,说道:“Freedom is not free, young man. Are you willing to pay for it? And will you be really happy when you get the freedom you want? ”(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年轻人。你会为了自由而付出吗?而当你得到你想要的自由后,你会真的开心吗?)

    刘风陷入了沉思,一时无语。Peter继续说道:“You do not need to answer me right now. I just hope you keep that question in your mind. Now tell me, what your plan is if you got any.”(你不需要现在就回答我。我只是希望你在心里记住这个问题。现在,告诉我,你是否有了一个计划。)听了这话,刘风的眼神变得严峻起来,说道:“I need to finish something that I must do. I could need some help from you.”(我需要完成我必须要做的事。我需要你的一些帮助。)

    Peter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漫不经心地问道:“Yeah, what is that?”(嗯,那是什么?)刘风看了看Peter,小心翼翼地问道:“I am wondering if you have any detonator?”(不知道你是否有一些雷管吗?)未等Peter答话,旁边的Julia插嘴道:“Yeah we have. My brother used to use it to explore somewhere in the mountain. He always dreamed of finding a gold mine.”(是的,我们有。我哥哥经常用它在山里探索,他总是幻想能找到一个金矿。)说着,Julia笑了起来。Peter不满地瞪了Julia一眼,继而盯着刘风,说道:“What do you want it for?”(你要雷管做什么?)刘风笑了笑,说道:“Do not worry. I won’t use it for finding a gold mine.”(别担心。我不会用它去找一个金矿。)Peter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刘风的眼睛。过了一会,他叹了口气,对Julia说道:“Get it for him.”(给他吧。)说完,他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起身离去。

    刘风在Julia的陪同下,拎着一桶汽油,背着一个沉重的登山包回到了停在公路边的VAN旁。他拉开车门,把登山包小心翼翼地放到后座上,接过Julia递过来的枪和军刺,全部放到了副驾驶座上。又在Julia的帮助下,用油桶给汽车加满了油。

    Julia看着刘风,说道:“Are you sure you are ok? ”(你确定没问题吗?)刘风说道:“Yeah I am ok. Thank you for your help, Julia. Please say goodbye to Peter for me.”(是的我没问题。谢谢你的帮助,朱丽叶。请替我向彼得道别。)Julia说道:“Why don’t you stay with us until this turmoil passes? You will be safe here.”(你为什么不和我们在一起直到这场动乱过去?你在这里会很安全。)刘风苦笑着说道:“Your village won’t be safe if I stay here. Furthermore, there is still one thing I must do for my friend.”(如果我待在这里,你们的村庄就不会安全。而且,我必须为我的朋友做一件事。)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眼睛里射出一道寒光。Julia耸了耸肩,说道:“Alright. You guys always say so. Good luck, Feng.”(好吧。你们男人总是这么说。祝你好运,风。)刘风笑了笑,钻进VAN,发动了引擎,摇下车窗冲Julia挥了挥手后开车离去。

    Julia目送刘风的车消失后,转身走下公路,穿过灌木丛爬上了一块小高地,正遇到了抱着双臂站在那里眺望着公路的Peter。Peter瞪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说道:“That is my best boots.”(那是我最好的靴子。)Julia一吐舌头,嘿嘿笑着说道:“Only your size is the same as his.”(只有你的尺寸和他的一样。)说着,Julia站到Peter身旁,和他一起看着刘风的车离去的方向,问道:“Do you think he will come back? ”(你觉得他会回来吗?)Peter摇了摇头,沉声说道:“I am afraid you won’t see him anymore.”(恐怕你不会再见到他了。)Julia瞪大了眼睛,说道:“But he promised me he will return your boots back.”(但是他保证他会把你的靴子还回来的。)Peter又“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拉起Julia的手,两人一起向村庄走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1 15:35:46    跟帖回复:
28
    第二十五章

    刘风凭着记忆,在一个小区的后巷里找到了他自己的皮卡。他坐在VAN里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定安全后,快速地把VAN里的东西全部挪到了他的皮卡里,然后开着皮卡返回了大路。这次,他一反常态,特意挑选交通干线行驶,并且把车窗摇了下来,在每一个有红绿灯的路口都会放慢速度,有时甚至会在早已不再工作的红绿灯前刻意地停一下。在空空荡荡的道路上,刘风的黑色皮卡显得是那样的扎眼。

    在夜色快要降临时,刘风回到了自己家的门口。他把车停在了车库前的路旁,从登山包里掏出三根和无线信号接收器捆扎在一起的电雷管塞进了车座下面,然后跳下车,用最快的速度拎着枪和登山包跑过已经破碎掉落在一旁的大门,进到房内。刘风的家里已被翻得一片狼藉,地上散布着衣物和书籍。刘风在破碎的大门后藏好了第二组电雷管,从车库里找到一把十字镐,径直来到了地下室。在地下室的楼梯后,他又留下了一组电雷管。

    刘风把树立在地下室东墙前的一个铁架子挪开,抡起十字镐凿起墙壁来,墙壁表面薄薄的石灰层很快脱落下来,露出了一扇铁门。他掀起罩在门中央的一个金属盖板,在一个嵌入铁门内部的数字键盘上输入了一组密码,铁门里传来了“咔哒”声。随后,他抓住铁门边缘的一个凹槽一用力,铁门向一侧滑动,慢慢地敞开了。

    门里是一个黑洞洞的通道,似乎一直延伸向远方,通道两侧是粗糙的没有装修过的墙壁,露着土层。门内侧的墙壁上有一个嵌进去的没有门的铁皮柜子,柜子里竖放着一只装有大倍数光学瞄准镜的巴雷特98B狙击步枪和一个带提把的弹药箱。在靠近顶部的地方有一层隔板,隔板上放着一个塑料手提箱。

    刘风走进通道,从隔板上把手提箱端下来放到地上,打开了它。在铺满泡沫垫的箱子里,摆着两把乌黑锃亮的五四式手枪和十个装满子弹的弹匣。他把弹匣插进两把手枪,分别拉栓上膛,又用拇指扳住击锤,扣动扳机把击锤慢慢复位,然后把两把手枪插到了后腰上,把剩余的八个弹匣塞进了裤兜里。

    这时,刘风的耳边隐约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他回到地下室里,拿起VZ58步枪快步跑到楼上大门口,正看到六辆VAN分别从左右两侧向他家慢慢驶近。刘风毫不犹豫地打开VZ58步枪的保险,举枪向他右侧的第一辆VAN连开两枪。所有的VAN都停了下来,十几个黑衣人端着枪纷纷从车里跳出。刘风连忙缩身回到房内,跑到了二楼卧室的临街窗户前,俯身蹲在窗台下探头向外观望着。

    下车的黑衣人们并没有贸然行动,只是各自找到隐蔽物后趁着越来越浓的夜色躲了起来。刘风隐约看到其中一个领头的黑衣人对着手里的步话机说着话,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几步跑到楼下客厅的后阳台窗户前,向后院望去,正看到两个黑衣人翻过后院围墙跳到了草坪上。刘风拉开落地式窗,举枪就打,两个黑衣人应声倒地。这时,房子正面的街道上也响起了枪声,所有的黑衣人一边向房子射击着一边冲了过来。

    刘风对着躺在草坪上的两个黑衣人又补了几枪后,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遥控器,按下了键盘上的一个按钮。他的皮卡在爆炸声中变成了一团火球,两个冲到皮卡旁的黑衣人被瞬间爆出的火球舔了一下,马上变成两个火人,惨嚎着倒在地上打起滚来。听到爆炸声的刘风并不停留,跑进了地下室,在地下室的楼梯上又按了一下遥控器的按钮,他藏在房门后的那组电雷管被引爆了,一个刚踏进门内半步的黑衣人被炸飞出门外。这时,刘风家后院的围墙被RPG发射的一枚火箭弹炸了个大洞,三个黑衣人一边射击着一边穿过大洞冲进了后院。房子前后的黑衣人几乎同时把手雷扔进了房内,在接连的几下爆炸声后,黑衣人们冲进了刘风家里。

    地下室里的刘风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后,迅速背着登山包和VZ58步枪跑进了铁门内的通道,又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按钮。在爆炸声中,他回身关上铁门,在铁门旁放下了一组电雷管。

    通道里漆黑一片,刘风掏出一只战术手电扭亮后叼在嘴里,一只手拎起巴雷特狙击步枪,另一只手拎起弹药箱,在战术手电的强光照射下,向通道深处跑去。经过大约两百米的距离,通道到了尽头,在尽头处立着一根木方,顶着一块一米见方的厚木板。刘风抬腿用力踹倒了木方,随着厚木板的跌落,一大堆土块也掉落下来。他踩到土块堆上,拔出军刺沿着头顶出现的方洞四周划去,很快就扯下来一大块草皮,露出了一个出口。夜色中的月光射进了通道里,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刘风把巴雷特狙击步枪和弹药箱举过头顶,轻轻放到了出口外的地面上,然后用脚蹬着通道墙壁上早已掏好的浅坑爬出通道,来到了他家房子东侧的足球场上。足球场草地的边缘是一大片白桦树林,一直延伸到几个街区以外。

    这时,通道的另一头铁门外传来手雷的爆炸声,铁门被炸开了。随后又有几枚手雷被扔进了通道,相继爆炸。刘风在爆炸声停息后按下了遥控器的按钮,在新的爆炸声中把另外一组电雷管扔进了通道。他从登山包里掏出最后两组电雷管插进了战术背心的两侧后,拎起巴雷特狙击步枪和弹药箱钻进了树林。

    刘风并没有往深处走,只是在树林边缘找了一处平坦的空地趴下,把巴雷特狙击步枪架好后,打开了枪上光瞄的前后盖子。他调整好枪口的方向,拉动枪栓推弹上膛,从瞄准镜里观察着两百米外的房子。在瞄准镜里,几个黑衣人清晰的身影从他家后院围墙的大洞鱼贯而出。刘风深吸了一口气,用瞄准镜里的十字对准了其中一个黑衣人后,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被打中的黑衣人惨叫着倒下,其余的黑衣人全部趴到了地上,没有目标地开起枪来。但是在没有任何遮掩的草地上,他们依旧暴露在巴雷特狙击步枪的枪口下。刘风冷笑着,转动着枪口继续射击趴在草地上的黑衣人,轻松地将他们一一击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5:47:07    跟帖回复:
29
    第二十六章

    在停在刘风家正面的一辆VAN里,黑衣人首领Boss叼着雪茄坐在副驾驶座上,静静地听着从车外传来的枪声和爆炸声。当他听到巴雷特狙击步枪的射击声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紧咬的牙齿几乎要把嘴里的雪茄咬断。

    这时,坐在Boss身后的一个黑衣人递给他一部卫星电话,说道:“Boss, Stanley is looking for you.”(鲍斯,斯坦利在找你。)Boss从嘴里取出雪茄,接过电话,冷冷地说道:“Yeah?”(怎么?)电话里传出Stanley的声音:“Where are you?”(你在哪里?)Boss粗鲁地说道:“I am doing my fucking business. What do you want?”(我正他妈的干活呢。你要什么。)Stanley说道:“I was told that you are still fighting with Feng? Did you finish him yet?”(我得知你还在和风战斗着?你还没搞定他?)Boss说道:“Not yet but pretty soon.”(还没有,但是快了。)Stanley说道:“Good. Listen, I want him alive and bring him to me once you got him.”(很好。听着,我要他活着,抓到他后把他带到我这里。)Boss暴怒道:“What? Are you kidding me? He killed more than ten of my guys. No way. I want his head. It is my own fucking business. You’d better leave me alone.”(什么?你在开玩笑吧。他杀了超过十个我的手下。不行,我要让他死。这是我他妈的自己的事,你最好少管。)Stanley仍旧不紧不慢地说道:“That is ok, Boss. I need him more than you. I will pay you extra half million for him, ok?”(没关系的,鲍斯。我比你更需要他。我会为他多付你50万,怎么样?)Boss拒绝道:“No. It is nothing to do with money!”(不,这和钱无关。)Stanley说道:Come on man. Don’t be so childish. One million. That is my last price. Take it or not?(少来啦,伙计。别幼稚了。一百万。这是我的底价。要不要?)Boss把雪茄放到嘴里狠狠地吸了几口,说道:“Alright. Deal!”(好吧。成交!)

    Boss把电话扔回给黑衣人,抓起了一台步话机,发出指令:“Hey guys. I want the fucking chink alive.”(嘿,伙计们。我要那个他妈的中国佬活着。)坐在Boss身后的黑衣人抱怨道:“Boss, we are trained to kill but not to be babysitters.”(鲍斯,我们是被训练来杀人的,而不是做保姆。)

    Boss吸着雪茄沉思了一会,拿过卫星电话按下了一组号码。电话通了,Stanley的声音又传了出来:“What is going on?”(怎么样了?)Boss说道:“I need some Dobes.”(我需要一些杜宾。)Stanley说道:“Sure. How many?”(可以,多少?)Boss说道:“At least four.”(至少四条。)Stanley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I will send you six. But do not screw it up this time, ok?”(我会给你送6条过去。但是这次别再搞砸了,好吗?)

    Boss一言不发地关上了电话,又拿起了对讲机,发出指令:“Hey guys. Stay in your position and wait for my order.”(嘿,伙计们。待在你们的位置,等我的命令。)

    枪声停息了,所有的黑衣人像是从空气中蒸发了一样消失在夜色中。刘风趴在地上,努力睁大眼睛从瞄准镜里搜寻着,却再也看不到任何人活动的迹象,周围的一切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直觉告诉他,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刘风能感觉到,在黑暗中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但是,饥饿和疲劳让他不愿再挪动一步,只想闭上眼睛好好地睡一觉。而且在做这一切之前,刘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给自己安排好退路,他的计划仅仅是到这片白桦林的边缘,甚至没有想过躲到白桦林里去。无论结果如何,刘风希望就在这里结束。

    在枯燥无聊的等待中,月亮慢慢地在白桦林的边缘撒下了一圈斑驳陆离的浅影,而那浅影又随着阵阵微风的吹过不断变化着,把刘风带入了回忆中。

    同样的一个月夜,刘风和Cathy并排慢步走在白桦林边缘的草地上。Cathy仰头看着天上的圆月,说道:“很久没看到这么美的月亮了。”刘风抬头看了看夜空,说道:“你喜欢这月亮吗?我可以陪你一直看下去。”Cathy停下脚步侧头看着他,说道:“然后呢?”刘风一时语塞,看着Cathy不知该怎么回答,Cathy也看着他。

    过了半响,刘风果断地说:“我可以离婚。”Cathy继续说道:“然后呢?”刘风笑了笑,说道:“然后我带你私奔呗!我们可以去天涯海角。”Cathy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继续移动脚步走了下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0/12 18:05:05    跟帖回复:
30
    第二十七章

    在一间宽敞的单人病房里,Cathy的先生躺在病床上,依旧处于昏迷状态,床头的心率监测器里显示着清晰稳定的心跳脉动。Cathy坐在床头的椅子上,右手握着她先生的手,左手托腮靠在床边,静静地凝视着她先生苍白的脸庞,回想着和Stanley的对话。

    渐渐地,在Cathy眼里,她先生的脸庞变成了刘风的样子,两人正坐在一家越南米粉店里,刘风在狼吞虎咽地吃着碗里的米粉,Cathy微笑着坐在刘风对面看着他。

    刘风在快吃完的时候抬头看了看Cathy,问道:“你怎么不吃了?”Cathy用筷子扒拉了一下面前的米粉,撇了撇嘴,说道:“这家的味道一般,我也不是特别饿。”刘风笑了笑,说道:“这种档次不高的小饭店应该不适合你吧?”Cathy说道:“也不是呀,我经常和朋友吃越南餐的”刘风问道:“你老公也吃吗?”Cathy说道:“他?从来不会。他只在家里,吃我亲手做的饭菜。”刘风说道:“那你做的一定比饭店还好吃了,什么时候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手艺?”Cathy说道:“好呀!有机会的。”刘风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希望不要让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Cathy笑了笑没有说话,刘风又说道:“对了,你老公是做什么的?”Cathy想了想,狡黠地一笑,说道:“他?什么也不做,又什么都做。平常主要参加一些社会活动,经常在北美和香港两地飞来飞去,要么就待在家里看书。”刘风坏笑着说道:“空中飞人啊?”Cathy白了他一眼,说道:“少胡说!他可以算是个社会活动家吧,经常做一些慈善事业。”刘风说道:“不会是政客吧?”Cathy说道:“不是,不过他倒是比较关心这边的政治,经常说华人要积极参政议政,这样华人的声音才会被主流社会听到和关注。”刘风冷冷哼了一声,说道:“扯淡!在洋人眼里,华人就是床底下的夜壶。用到华人的选票的时候,就捧到手上,用不到的时候就一脚踢到床底下。华人再怎么参政也是在洋人画好的圈子里打转,做跟屁虫,给洋鬼子舔菊。”Cathy皱着眉说道:“你怎么这样讲话?你也太偏激了!” 刘风看出了Cathy的不悦,不再说话,继续低头吃他的米粉。

    在回忆中的Cathy似乎又闻到了那股米粉的香味,但是那味道并不好闻,反而刺激得她一阵阵地反胃,一股酸水涌上她的喉间,她连忙捂住嘴跑进病房的卫生间,趴在洗手盆上干呕着,却没有吐出任何东西。Cathy拧开水龙头,用双手捧着水冲了冲脸,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不禁脸色一变,皱起了眉头。

    Cathy回到病床旁时,她先生的手微微一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14719 次点击,39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连载小说:《孤独如风》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