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14:29:57    跟帖回复:
136
                    第12章教师培训班(1)
     教师培训班开学了。
    当耿科长向我们介绍我们的老师时,我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我们的老师叫邓月华,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体态丰满,乳房略显高大,端庄稳重中显露出温柔与典雅……看上去,给人一种古代仕女图般高雅文静,而她清澈如水的大眼睛似乎笼罩着薄薄云翳,这又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耿科长介绍说,邓老师原是第三中学老师,是市里优秀教师,矿务局领导特委派她来培训班教我们,几门课程都由她一个人负责。
    我不禁为她担心,这么个大杂烩班,好几门课程,她如何能教得了呢?
    全班同学共有五十名,三十七名男同学,十三名女同学。学生中,有外省的,有本省的,有本市的,也有附近农村和农场的……确切地说,这是一群没有工作而又不被社会欢迎的人,其中一大部份走出来的目地是为了找口饭吃,也可以叫找工作,因为找到了工作,才能有饭吃。当然,也可能有像我这样被打成三反分子遭到追捕的中学生,但是我并不知道具体哪些学生跟我的情况一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0:58:25    跟帖回复:
137
                     第12章教师培训班(2)
     这些同学年龄段从十七岁到三十七岁不等,正如耿科长说的,年龄在十七岁的就我和谢玲两人,其他同学我都是可以叫大哥哥大姐姐的。开学第一天,我就感到邓老师对我和谢玲非常好,排座位时,她特意把我们俩排在前排一张书桌上。邓老师第一天并没有讲课,首先在全班来了个摸底大调查,查清所有同学的学历。为了快速完成调查任务,邓老师临时指派我和谢玲,还有一个叫倪春萍的女同学,协助她一起调查。邓老师把我们三个叫到办公室说:“你们的任务是对所有同学进行一次全面摸底,掌握他们的实际文化水平,也就是他们目前能接受得了的教学方案,以便按实际情况做教学方案,使我们能尽快开课。这次调查主要侧重语文数学,其他学科还是次要的,最好顺便了解一下同学们来培训班以前的身份。”
    我们高兴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9:45:18    跟帖回复:
138
                     第12章教师培训班(3)
     有了邓老师的尚方宝剑,我们的摸底调查工作进展很顺利。白天在教室,晚间在寝室进行。同学们对我们很信任,主动和我们谈心,谈他们的过去,谈真正的文化程度,也谈出了他们目前能接受得了的课程。但也有碰钉子和闹笑话的时候,如本市同学陈山月,她长得很像我在老家上学时的同学钟玉花,小巧玲珑、小头小脸、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都很均匀细致地搭配在粉白色小脸上,和钟玉花不同的是,钟玉花给人一种娴静、温柔、善良的感觉,而陈山月则处处显露出矫揉造作,过份的娇气和傲气。她自己说初中毕业两年了,无论老师开什么课都可以,根本没必要问她。我让谢玲出两道数学题给她,是初一的解方程,她解了半天也没解出来,反而脸上不红不白地质问我们:“我忘啦,你们凭什么考我?”
    我说:“忘了没关系,可以再想想。这不是考你,是摸底。”
    她却骄横地说:“摸底?我还没摸你们的底呢!”
    我们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钉子,刚离开陈山月,谢玲就气呼呼发牢骚:“这人太自以为是,蛮横无知,是个不学无术的娇小姐。说不定是昨晚被男朋友给踹了,一肚子怨气发到我们身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9:17:10    跟帖回复:
139
                     第12章教师培训班(4)
     对陈山月的摸底只好如此了,我想把更为有趣的两位同学介绍一下。
我的这两位同学,一个是老夫子陈嘉良,另一个,是糊涂美人胡玉珍,他俩的绰号是我给起的。我这个人最坏的毛病是喜欢给人起绰号,尤其是碰到那些很有特色的人,我起绰号的瘾就上来了。陈嘉良三十五岁,长得有点老气,说话喜欢摇头晃脑并夹带着手势,他会随时装出文质彬彬,装出一副很有学问的滑稽样。一看到他摇头晃脑的酸腐劲,我们就会忍俊不禁,就会捧腹大笑。
    我给他起了个老夫子的绰号,谢玲说恰如其份。
    陈嘉良是宝泉岭的农工,可能是怀才不遇才跑出来的吧。当我们向他摸底时,他却出人意料的坦诚,他边比划边晃着脑袋对我们说:“我没读过初中,连小学也没毕业,但文化程度是不能用学历来衡量的,我不能说我文化有多高,但在农场我还敢说自己算得上个读书人,《三国》、《水浒》、《三言两拍》我都看过,可这有什么用呢?唉……”
    老夫子以一副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凉叹息着,叹息过后,竟摇头晃脑地朗诵起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成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14:06:45    跟帖回复:
140
                     第12章教师培训班(5)
     我们被老夫子感动得无可奈何,像躲避流感般地离开了。
    倪春萍却说:“想不到这老夫子还真有才呢!”
    谢玲笑着奚落倪春萍:“这可真是慧眼识英雄呀!”
    我没有理会两个小女人的心态,写到这里,现在只是想尽快把糊涂美人介绍给朋友们。
糊涂美人叫胡玉珍,二十二岁,她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椭圆形下巴上配了一个花骨朵般小嘴,确实是个标准美人儿。不过,美人儿也有不敢恭维的地方,她知道自己美,还想锦上添花,就在漂亮的脸蛋上胡抹乱画,那些姻脂粉儿,涂抹得该厚的不厚,该薄的不薄,该红的不红,该白的不白……感觉中,就如同一个撇脚的画家,在涂色时,糟蹋了原先精心勾画出的美人轮廓。更令人费解的是,她涂抹到脖子时便戛然而止,好像从来没有想过用粉霜遮盖遮盖黑黑的脖子……我敢打赌,她一年也不会洗一回脖子,黑黑的脖子,红红的嘴唇,白白的脸蛋上又是两块圆圆的红……这真叫轮廓清晰,泾渭分明。
    我叫她糊涂美人,谢玲和倪春萍骂我说你小子太损了!损就损吧,谁让我碰上这么臭美的糊涂美人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 23:45:01    跟帖回复:
141
                    第12章教师培训班(6)
     胡涂美人很诚实,她像对待老朋友一样,把她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我们。
    糊涂美人儿的家是河北的,她说她小学毕业后在生产队干过几年,后来,全家实在难以生活,父亲便带着他们全家逃荒来到鹤林,为了落户,他父亲认识了当时管理户籍的派出所长老赵,听说老赵没结婚,便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老赵是转业军人,比胡玉珍年岁大一倍还多,不过,为了落户口,胡玉珍也就只能答应了。
    糊涂美人道:“老赵年龄是比我大,但这男人大了知道疼媳妇。我家老赵对我可好了,他在家啥都不让我干。我想,我也不能总在家呆着啊,听说要招教师我就报名了。老赵不让我念,我就闹,我这一闹,老赵就没办法了,最后亲自把我送到教师培训班我这才罢休。”
    听完糊涂美人的述说,如同她把一瓶五味粉倒进我嘴里,让我一时无法品尝是什么滋味儿……最后,糊涂美人诚恳的要我们以后多帮帮她,不然她会跟不上课,跟不上课,她家老赵就不会让她继续在培训班呆下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9:44:46    跟帖回复:
142
                    第12章教师培训班(7)
     我们默默无语去完成最后一个摸底对象,他是山东人,叫鲁余粮。
    在对所有同学的摸底中,唯有这个山东鲁余粮让我们吃惊和佩服,他高中没有毕业,但也算全班最高学历了。老鲁平时不苟言笑,显得有点呆滞,他上下一色的穿着家织布衣服,穿得脏兮兮的,给人一种土头土脑的感觉。可一旦和他谈起话来,就看出他的底蕴和内涵,他才是同学中最有文化的,也算得上班上真正的秀才。
    我就叫他山东秀才。
    这个教师培训班确实就是一个杂烩班儿,同学们五花八门,良莠不齐。
    我们把摸底情况向邓老师做了全面汇报,邓老师听后很高兴。对我们道:“有了你们的摸底,我也就好做教学计划了。”
    第二天上课后,邓老师就宣布了她的教学计划,针对我们这些学生的特点,告诉我们先开两门课程,主要讲语文数学,从初中一年级开始,三年时间讲完初高中全部课程,其中还要包括观摩教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7:58:16    跟帖回复:
143
                    第12章教师培训班(8)
     我们的第一堂课就这样开始了。
    刚上课时,可以看出邓老师略显紧张,但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她的课讲得非常好,语言和声音都具有很强的诱惑力,再加上她端庄高雅的气质,漂亮的长相,同学们自觉不自觉的就被她吸引过去了……尤其那几个年龄比邓老师大的同学,我看他们听得更加专注,至于听懂没听懂,那就因人而异了。
    我原先担心邓老师怎么教这个大杂烩班,现在已经不用担心了。我心里暗暗为邓老师高兴,也为我遇到了这样的好老师而高兴。不过,有一件事情还是让我心里有些不平衡,三天后,邓老师宣布任命班干部,她没有通过推选,就直接宣布了任命。出人意料的是,班长竟是老夫子陈嘉良,副班长是倪春萍,我和谢玲、陈山月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我心里当时有些不服气,但也只是心里失落而已。
    还有一件事让我弄不明白,我发现邓老师对我们几个年龄小的同学非常友好,也很和蔼,我感到她很愿意亲近我们,尤其是对我和谢玲,就像关心自己孩子一样关心我们俩。可对那些年龄大的同学,却不愿搭理,显得非常严肃,甚至是冷冰冰的。有一次老夫子问她一道数学题,她生气地说:“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还来培训班干什么?还当班长呢!去问谢玲和张守义。”邓老师似乎觉得自己的话太生硬,看了看老夫子接着说:“当班长一定要努力学习,要给同学们做个榜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3:09:42    跟帖回复:
144
                     第12章教师培训班(9)
     老夫子面红过耳,尴尬的说:“我不是不会么?”
    “不会不是理由,我们这是培训班,不能从一年级教起。”邓老师更加生气,大声说完这句话就回办公室了。
    我赶紧走到老夫子桌前,帮他做好那道简单的数学题。我对他说:“不要急,只要努力,慢慢就会赶上的。”倪春萍也过来安慰他,老夫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像刚吞下黄连般苦涩着说:“我就不信这几道数学题我就整不明白,那我还是陈嘉良么?”
    我对邓老师的态度百思不得其解,她对大同学为何会有这种心态呢?
    一天晚上放学后,邓老师叫住我和谢玲,让我们俩上她家去。我们没好意思问什么,就随同邓老师到了她家。邓老师家住在老城区一栋楼房,楼很破旧,灰突突的就像一个大火柴盒。但一进入室内,却让人耳目一新,感觉很舒服。客厅宽敞明亮,一个落地花架上摆着一盆青翠欲滴的冬青树,写字台上面放着个规整的小书架和一个笔筒,一幅俄罗斯山水油画悬挂在正中的墙壁上,两张沙发,一个茶几,简单的家私,简单的布置,却可以感受到主人高雅的品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22:40:36    跟帖回复:
145
                     第12章教师培训班(10)
     我们一进屋,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领着一个有三四岁漂亮女孩从卧室里走出来。邓老师向我们介绍说,这是她母亲,这是她的女儿丹丹。我和谢玲恭敬地向老太太行了个礼,我伸手抱起丹丹。
    邓老师吩咐丹丹:“快叫叔叔。”
    丹丹仔细地看了我一会,稚气地问:“你是妈妈的学生么?”
    我说:“是呀!”
    “妈妈的学生我都叫哥哥姐姐,为什么要管你们叫叔叔姨姨?”
    听了丹丹的话,大家都笑了。
    邓老师说:“丹丹,妈妈以前的学生小,现在的学生大,你就应该叫叔叔姨姨了。”
    丹丹调皮的对我一笑,故意拉长声喊着:“叔叔——姨姨——”
    邓老师把丹丹抱过去,对老太太说:“妈,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两个学生,张守义和谢玲,是我最好的学生。今晚在这吃饭,把我大舅捎来那条鱼做上,学校的伙食太苦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6 8:36:00    跟帖回复:
146
                     第12章教师培训班(11)
     “不,邓老师,我们不能在这吃饭。我们还没有给老师买过一分钱东西,怎么能在老师家吃饭呢!”我赶紧拒绝,和谢玲站起来就要走。
    邓老师装做生气的道:“走什么走?老师留你们吃顿饭还不可以么?”
我们只好留了下来。谢玲去厨房帮伯母打下手,我在屋里哄着丹丹。看着这么温馨的一家,我不由想到了妈妈,想起了我离家那天夜里,妈妈流淌着的那些眼泪……一时间,我的眼角有些湿润。
    邓老师看出了我的情绪变化,关心地问我:“守义,想家啦?”我点点头。她亲切地看着我说:“守义,慢慢就会好的,想妈妈就上老师家来,老师这里就是你的家。”
    邓老师的语调就像妈妈一样温柔,我的眼泪真的流了下来。
    很快伯母和谢玲把菜做好了。一条香喷喷的红烧鲤鱼,又配了几样小菜,邓老师启开了一瓶红葡萄酒。鲤鱼虽然是腌制过的,却让伯母做得有滋有味,小菜也非常可口。老师频频为我们夹菜倒酒,使我有回到家里的感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7 16:29:20    跟帖回复:
147
                     第12章教师培训班(12)
     饭桌上,我们随意谈论着,谢玲谈到老夫子陈嘉良刻苦学习情况,并说他很快就会跟上来的;我说,糊涂美人可能要跟不上进度的。
    “什么糊涂美人?”邓老师疑惑不解。
    谢玲笑着回答:“糊涂美人就是胡玉珍,因为她不会化妆,在脸上胡乱涂抹,张守义就给她起了个‘糊涂美人’的绰号。”
    邓老师听后哈哈大笑,道:“张守义,你真是个天才。”
    这顿饭吃得温馨愉快,充满了欢乐,可谢玲却不合时宜地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谢玲看着天已经黑了,就问邓老师的母亲,道:“伯母,天黑了,邓老师爱人怎么还没回来吃饭?”
    听到谢玲的问话,邓老师母亲的脸沉了下来,哆嗦着说:“不提那狼心狗肺的东西,他让狐狸精给迷住了,两个月没回家啦! 我女儿嫁给他算倒了八辈子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7 20:14:14    跟帖回复:
148
                     第12章教师培训班(13)
     “妈,说这干啥?”邓老师红着脸阻挡母亲,我发现,眼泪在邓老师眼圈打着转转。
    我不知怎样劝解,语无伦次地说:“伯母,你不要生气,老师你也不要伤心,事情总会好起来的。”
    邓老师擦了擦眼泪,勉强笑了一下,那笑苦涩得让人难以下咽。
    自从谢玲说了这句话,饭桌上的气氛一时间沉闷了下来,我和谢玲赶紧急匆匆吃完饭,向邓老师和伯母告别,邓老师也没强留我们,把我们送到门口。
离开了老师的家,我和谢玲在空旷的街道上走着,一时间,谁都没有多说话,心里都在翻腾着邓老师家里的一幕,我在想,邓老师给人的印象是多么善良,又多么漂亮,却成了被人抛弃的怨妇,世上的事儿,真是难以琢磨。
时光过得真快,学校操场上的几棵老杨树,由一片翠绿,几天就变成了一片金黄,转眼间,在秋风的撕扯中,一片片叶子金币一样叹息着飘落下来,飘得满操场都是,它在告诉人们,收获的季节到了,而冬天也马上就要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3:03:48    跟帖回复:
149
                     第13章 荒野上捡秋(1)
     在这个由夏天转入冬天的进程中,我们的教师培训班发生了一些变化。一是邓老师和她当工业局长的丈夫离了婚;再一个是,我们班上陆续有十几名同学退了学,退学的原因主要是饥饿。我们的粮票由原来的三十二斤,厉行节约掉四斤,每月只发二十八斤,在缺少肉食副食的年代,这些粮食实在填不满大家圆滚滚的肚子……退学的同学为了肚子,有的不顾生死下井去当挖煤工了,有的则跑到农场和农村去寻找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了……
    而更大变化的还是这座城市,好像就在一夜之间,大批盲流把这座小城占领了,这些操着南腔北调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人们,充塞了每一条大街小巷,乞讨声把整个城市都喊得震颤了。
    大批盲流的涌入,使小城的治安也遭受了严峻的挑战,各家各户的衣服被子经常被偷,而更多被偷被抢还是那些能下口的东西,有些人家在城边种了些小地,一夜之间,被人给收个溜光。很多副食店也都遭受到了抢劫,就连表姐夫的粉条厂,不仅粉条被人一夜间全扛走了,就连那些漏粉的土豆,也一袋袋的全被搬光了……表姐夫气得在家大骂:妈的,这粉还咋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 0:33:13    跟帖回复:
150
                     第13章 荒野上捡秋(2)
     大批盲流的涌入,也使这个矿山小城不仅人满为患,同时导致物价飞涨,土豆、萝卜、大白菜等蔬菜,每市斤卖到三、四元钱,难得一见的粮食每市斤从国营粮店的1毛3分钱卖到黑市上的六七元钱……当时,自以为财大气粗的工人老大哥也蔫了,他们之间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七级工八级工,不如回家种垅葱。
    我每月三十六元五角的工资只能买十几斤蔬菜,或五六斤玉米,一碗漂浮着几个黄菜叶的汤竟然卖到一元钱。同学们见面的问候语,过去很洋气的还说“你好”,现在则变成了 “你饿么?”或者是“你还饿么?”
    我们的教师培训班是教育科的耿科长主抓,耿科长很负责任,隔三岔五的总到我们培训班看看,当她看到我们的伙食一天不如一天,一时间也没了办法,最后和同学们商量怎么办?有家在农场的同学出主意说,现在正是粮食收割的季节,农场大,收割时会落下很多东西,不如我们自己去捡。耿科长一听当即决定,给我们放一周假,让我们去附近农场搞小秋收,自行解决粮食和疏菜。
    拣地小秋收由老夫子陈嘉良和倪春萍带队,工具自备,到地点再自由分散。住在本市的同学采取自愿形式,愿意去的去,不愿意去的可以自便。去掉不去的我们还有三十人,邓老师没有和我们同去,她一再叮嘱我们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不要出什么意外。

72713 次点击,171 个回复  1 ...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第三遍阅读《皇天后土六十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