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2:14:00    跟帖回复:
61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3:29:51    跟帖回复:
617



每天恭读大作,感受历史沧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6:57:04    跟帖回复:
618

  

   单说曹参引本部军马一万,追残兵到蓝田南郊。蓝田守将段安拥兵二万,正把大营扎在火烧寨。不想楚军如此快捷,已杀到寨前。仓促中,披挂上马,挺枪冲出寨来迎敌。这里曹参手舞大刀,催马来战。两马相交,战了二十多个回合,段安力怯,抵敌不住,望阵内败走。曹参纵马来追,看看赶上。阵里一将,却是颖川城逃走的“公孙五虎”第二位,茂陵人白彪,弓马娴熟,投在此地,见了楚将,要报前仇;暗中张弓搭箭,觑得亲切,一箭射去。曹参追得急,未曾提防,那箭正中左肩,差些掉落马下。白彪飞奔出阵,挺手中刀来捉曹参。早有柴武、靳歙两匹马左右杀出,一口刀、一条枪来救曹参。曹参回转马,拔出剑,将箭齐杆削去,怒吼一声,纵马杀回阵来。白彪正被柴、靳二将缠住,脱身不得,见曹参如疯了一般杀将回来,吃了一惊,抽刀要走。曹参拍马赶到,挺刀刺透白彪后背铠甲,当即栽落马下,死于非命。楚军将卒,无不激奋,争先恐后,望前掩杀。秦军皆已胆怯,不战自乱。曹参驱兵趁势攻击,段安弹压不住,弃寨而走。曹参一时性起,哪管手臂疼痛,只顾向前冲杀。秦国兵将已无斗志,望后败走。柴武、靳歙二人不肯落后,引兵掩杀。秦兵大败亏输,奔霸上而去。曹参见红日西坠,天色渐暗,方教收了军马。
  正在安营,灌婴、傅宽引军赶到,过来拜见了,道:“主公恐建成君有失,教末将两个先率骑军五千赶来接应,不想已获大胜。”未有多时,刘邦领大军也到,五个人接出寨来。说起战事经过,刘邦扶曹参坐地,道:“敬伯何故如此?若有不测,某心不安。”曹参道:“弟为沛人,既随兄长,当身先士卒,不敢惜命。”刘邦赞道:“有君如此,咸阳安得不破?”重赏曹参,又赏了樊哙、周勃诸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8:46:10    引用回复:
619
转至第617楼第 617 楼 山人水人山水人 2019/11/9 13:29:51  的原帖:


每天恭读大作,感受历史沧桑。

感谢你的支持   ……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20:05:53    跟帖回复:
620

  

   次日,刘邦会聚众文武,述说攻击方略:“诸君随刘季千辛万苦,转战东西,只图早日攻取咸阳,成就大业。如今怀王夙愿就在眼前,诸君尚须重抖精神,待捣破暴秦巢穴,再聚会饮。”张良道:“欲入咸阳,须先取霸上。霸上一破,秦无险可守。”刘邦道:“当年刘季到咸阳办差时,曾游过此地。虽不是十分险要,却也是用武的场所。将令在此,谁愿讨令前去?”众将队里闪出一人,道:“末将愿往。”话语刚落,又有一人高声道:“老樊愿领兵马前去。”众人看时,前一个是灌婴,后一个却是樊哙。灌婴道:“我先讨的将令,你如何来抢?”樊哙道:“那霸城设在高坡之上,正须用步军去夺。若是广野平地,便让与你。”灌婴怒道:“休说是高坡,便是险关峻岭,又奈我何?”刘邦见两个争执,笑对樊哙道:“你二人不必相争,明日一早,可分作两拨前去。灌婴领马军先行,你引步卒随后跟进。望见后山火起,一齐攻打。”二人听了,各领命去了。又唤周勃过来,教他如此这般。周勃接了令,欢欢喜喜,前去点兵。
  次日一早,灌婴、樊哙各自点起军马,一前一后,奔霸上来。早有探马报上霸城,守将徐朗闻楚军势大,便把城中军马悉数调来前营,准备决一死战。却见身后闪出一人,上前来道:“后山虽地势险要,也须分兵布守,以防贼军前来偷袭。”徐朗见此人,乃是从武关投奔来的败将甄不智,便有些不屑,冷笑道:“后山没路走的,便是插翅也上不来,怕他怎的?”哪里肯听,随即披挂上马,领了三千军兵,杀出城关来,正遇灌婴先引兵赶到。未列阵势,灌婴挺枪出马,指徐朗道:“秦亡只在眼前,尔等为何还执迷不悟,不思归降?”徐朗怒道:“我乃秦人,岂能降你楚狗!”灌婴大怒,纵马提枪,直奔徐朗。二马相交,战在一处。只十余合,徐朗料敌不过,拨马望城关上便走。灌婴见了,心中道:“何不趁势杀上山去,也显我马军能耐。”把枪一举,众军齐声呐喊,来抢城关。及到半山腰,城关上早已安排了弓弩手,把箭只管往下乱射。前面的军兵躲闪不及,已被射倒三五十个,只得退下山来。灌婴所率多为马军,少有攻城器具,眼望秦军在上面逞凶,没奈何,气得火不打一处来。此时樊哙也引步军赶到,见灌婴遇挫,少不得劝了几句。樊哙道:“不可与他死拼。既有策应,你我也不可闲着。”唤了一千步卒,口里呐喊着,舞旗摇幡,持械往山上跑,佯装来攻打。徐朗急教兵士将箭来射,他那里却唿哨一声,尽都退回山脚下。歇了一阵,鼓噪着又来;见城上射箭,便都退去。樊哙却命兵卒,间隔着鸣锣敲鼓,把那守城兵将弄得晕头转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0:11:34    跟帖回复:
621

  
【刘邦手下,人人可用,人人得用,能帅众先入咸阳,实非一时之幸运。】




    这里正闹腾,却听军中有人道:“后山火起。”樊哙举目眺望,果然见霸城后面,滚起一股股浓烟来。一时间,弥漫了半个天空。灌婴道:“趁他慌乱,正好杀上城去。”领军马从东南角往上冲。樊哙怕他抢了功劳,也驱动人马奔西南角上来。城上已是火光冲天,喊杀声、哭叫声乱成一片。步军早已在城墙下竖起梯来,樊哙左手执着盾牌,右手持了短戟,三步两脚,攀爬上去。身后士卒各都叫喊着,迎矢而上。城上的军士见来势凶猛,扭身便走。樊哙率先登上城头,将剩下的秦兵杀散;却去开了城门,放灌婴军马进来。两路人马并力向前,直杀到军司衙门口。秦兵满街乱窜,火焰里,一彪人马迎面而来。樊哙眼尖,见对面跨马提刀之人,乃是周勃;马脖颈上系着血淋淋一颗人头。三个下马,来厅堂里坐定,周勃道:“昨日多亏有当地向导引路,方能趁了夜色潜到后山。适才听前面好生热闹,摸着山路上来,却未遇甚么阻拦。一边放火过来,正撞见这厮领了人马来救火,被我一刀砍了;捉来小军问,恰是守将徐朗,让我捡了个便宜。”三人都喜。此时外面已是收了刀枪,扑灭大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2:40:03    跟帖回复:
622
顶一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7:25:48    跟帖回复:
623

  
    这里早使人飞报主帅。刘邦见攻下霸城,领军马过来,教三军都扎兵霸上,却与众文武齐来城中衙堂上坐地。刘邦先赏了樊哙三个,望众将道:“谁去攻打咸阳?”却见萧何站起道:“秦失霸上,已无险可守。今如发兵去攻,势必摧枯拉朽。然萧何以为,当初怀王用主公为将,西向伐秦,无非是念及主公心地敦厚,能够怀柔处事。此番西征,本该是诛其君而吊其民,如以暴易暴,恐失人心。不如屯军霸上,使人招降秦王。秦王初立,不成势力,必举城来降。如此,未动武而三秦已下,咸阳百姓也不致遭难;秦人当感激涕零,思念主公恩德。”刘邦大喜,道:“此金玉良言,怎好不听。”叫过陆贾,道:“此事须劳烦先生。”陆贾依令,就厅堂上讨了劝降信,前去招降。

    此日一早,陆贾头戴逍遥巾,身穿绛紫色衲服,脚着藕丝步云履,腰佩七星剑,同了两个家童,离了霸上,打马径奔咸阳而来。于路只见许多百姓,肩挑车载,扶老携幼,行色匆忙。却闻人道:“国将破,大难临头,且去躲避一时。”陆贾记起临济往事,心中发酸。

    城门未闭,陆贾三人入得城来,见咸阳城内,亭台楼阁、离宫别院比比皆是,没一处景色不依着秀丽二字,尽显巍峨。街道上,却是人心惶惶,面多惧色。陆贾叹了口气,直到咸阳宫前下马。卫令报入宫中,子婴正聚了百官议事,听说楚使已到,忙将陆贾宣进宫来。当下以王礼参拜过,陆贾说了来由,道:“众将皆欲攻打,却是沛公仁德,不忍伤及户口,故遣在下前来,陈说天下之势。大王如识时务,当举城出降,可保咸阳不受涂炭,黎民不致遭殃。”子婴道:“先帝艰难创下的基业,岂可到孤这里便轻易放弃?” 陆贾道:“大王以为如何?”子婴道:“孤尚欲一战。”陆贾笑道:“沛公西行万里,未有阻挡。今兵屯霸上,距此不过三四十里。咸阳城内,兵不逾万,将不逾百,怎挡楚国二十万众?关中军马,久疏未战,城中百姓,积忿已久,何堪来战?即便咸阳固若金汤,铁骑到时,终踏为齑粉。再者,章邯、王离之辈,且降且死,纵观时势,胜负早已判定。大王以一人之力,欲挽狂澜,岂不徒劳!事到如今,唯有受降一条出路,尚可不失王侯之位。若执迷不悟,待城破之日,玉石俱焚,悔之晚矣。”子婴听罢,惊得茫然无措。只见上大夫毕革,上来奏道:“大王父子,于户牖之间,得诛奸佞,为国讨贼,此义尽也。今宾婚未得尽相劳,餐未及下咽,酒未及濡唇,楚兵已陈兵霸上,虽有雄心,不得天时也。岂不闻,‘河决不可复壅,鱼烂不可复全’。天将灭秦,如之奈何?大秦国已然土崩瓦解,虽有周、旦之才,亦无力回天。陛下如欲救一城生灵,只好屈尊请降,以免夷族之祸。”子婴沉思良久,问陆贾道:“孤若降,沛公能容否?”陆贾道:“沛公乃仁厚明理之人,怀王又是通达贤德之君,大王如降,断不会伤及性命。”子婴见众臣皆无斗志,长叹一声,道:“秦今失天下,非孤之罪也。”便令毕革作降书,遣御史中丞随何同了陆贾到霸上请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8:35:53    引用回复:
624
转至第622楼第 622 楼 求索者 2019/11/10 12:40:03  的原帖:顶一下。
谢啦  ……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20:27:16    跟帖回复:
625

  
    此时刘邦屯军霸上,正与诸将饮酒,早有哨探来报,咸阳城头竖起降旗。刘邦龙颜大喜,道:“自去年九月将兵西征以来,至今已过了一岁又一月。历经千难万阻,终见功到垂成。”众将皆贺。未有多时,陆贾与随何都到,刘邦教人迎入府堂。陆贾具告经过,随何跪拜于阶下,献上降书。刘邦看了,问随何道:“子婴既有除奸之智,怎无守国之谋?”随何道:“秦王之智,当如鱼;阁下之智,当如龙。鱼,逡巡湖泽,谨小慎微;龙,腾跃江海,随心所欲。今龙驾临,鱼智不存。”刘邦大笑,道:“君纵有大才,遇着昏君,也是枉然。”当即厚待随何。又请萧何作了回书,交于随何赍回咸阳,安抚人心。

    随何拜辞,回到咸阳,来宫中面见子婴。子婴拆封看过,问道:“沛公何如人也?”随何道:“慈眉善目,厚道之人。举手投足,却是龙行虎步,真当世英雄。”子婴听了,方安下心,唤来上大夫毕革,着他打点投降事宜。择定日期,选在十月初九,出城受降。

    次日,秦王子婴率诸公子,及群臣三十余人,白马素车,脖颈系带,亲奉天子玉玺、符节,出东门十里来降。等不多时,已远远听得金鼓声,抬头看,楚国军马正缓缓行来。只见彩旗飘摆,戈矛炫日,马军在前,步车在后,行行列列,耀武扬威。前面逍遥马上,端坐一人,却是天庭饱满,神采飞扬;不是沛公是谁?身后各将,如众星捧月一般,簇拥在左右。子婴忙下了车辇,与群臣一起,跪拜在轵道边上,俯首请降。

    刘邦与众将已到面前,秦王子婴跪在地下,口称:“亡国之君,叩拜王师。”一面将玉玺并符节献上。刘邦下马,接过了传国玉玺,道:“秦王请起。”便要扶他起来。只见背后一人,拔剑在手,瞪着一双怪眼,喊道:“不如就这里杀了此人,绝了后患,更待何时?”上前便要动手。正是:

    得胜狸猫强似豹,落魄凤凰不如鸡。

    到底子婴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22:10:44    android
626
你和大宇茶馆合作一下,出音像有利于推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1 10:40:52    跟帖回复:
627

  
  【  刘邦不杀子婴,是刘邦会做人。

    补叙萧何旧事,是为写萧何与众不同。

    借游宫,写出刘邦、卢绾关系,比刘邦、樊哙关系更深。】



    第四十一回   沛公霸上约新法   长史荥阳斗旧人

    却说当时子婴与群臣跪在轵道旁,迎接招降。刘邦受了玉玺,上前来扶子婴。只听身侧樊哙说道:“丧国之主,留之不利,不如杀了,免生后患。”拔剑要杀子婴。刘邦忙制止道:“古贤者不杀亡国之君,今我愿仿效。”将子婴扶起,并亲解其带,同了一齐入城。

    众人随刘邦齐到咸阳宫坐定,子婴又率群臣过来叩拜。刘邦见子婴在下面一直战战兢兢,也甚觉可怜。正要发话,却听周勃道:“咸阳虽下,却是秦国地域广阔,不服者甚众。若是秦人托辞反叛,恐又要生起是非。主公何不依老樊所言,将子婴杀了,不省却许多担忧?”灌婴、柴武跟着也劝。刘邦听了,摆手道:“这个使不得!当初怀王所以遣某西向伐秦,正是虑及本帅有宽容之心。今子婴已降,如再杀他,也是不祥。诸君切勿再言,请各安本分。”就殿上废去子婴秦王位,黜为黔首,暂留住别宫,待日后由怀王亲来发落。

    到此,秦朝灭亡。总计秦自嬴政称始皇算起,历一十六年而亡。可怜子婴做这秦王,拢共才四十六天。后太史公曾言:“向使婴有庸主之才,仅得中佐,山东虽乱,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庙之祀未当绝也。”说书的不敢妄评,说到秦亡的根源,皆起自始皇、二世两个。俗传,始皇无道在先,恶也由他而起,到二世时更是变本加厉,于是惹天下人反。到子婴,已是积重难返,如何怪得他?后人有诗叹道:

    始皇继周称皇帝,传子胡亥为二世。子婴霸上降汉王,四十余年非久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1 16:36:50    引用回复:
628
转至第626楼第 626 楼 流氓也深沉 2019/11/10 22:10:44  的原帖: 你和大宇茶馆合作一下,出音像有利于推广  

   先感谢一下你的好心  。

   你的想法不错 , 不过 ,貌似实施不了 。

   一 、 人家没这个兴趣 , 我这边就是十万个原意 ,也没啥用 。

   二 、 我这楚汉全传是小说 , 不是评书稿 , 拿到电台上播讲  ,估计没多少人会喜欢听 。

    
   我最希望的 , 是能被某家影视机构看中 ,制成动画连续剧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1 19:28:07    跟帖回复:
629

  
  却说刘邦得了咸阳,秦国故吏,不论高低,皆将户口、粮册、官符、印绶送来交割。刘邦得意,便将随来官员散去,自同了樊哙、卢绾,走马宫中四处观望。众将少有约束,岂不胡来,都奔到各府库内,将金银锦缎、珍珠玉石尽数搬出,坐地分配。
  偏有一人,独独视而不见,只顾往丞相府里来。是谁?此人姓萧,单名一个何字,乃是沛县丰邑人,与刘邦同乡。先前在沛县做吏掾,谁比得他律法纯熟,刀笔精通;做事又向来谨慎,极能把握分寸,凡经他手的诉讼案情,不论大小,从来就不会出啥差错;满县人没个不服! 朝廷监御史曾来泗水郡考量官员政绩,行到沛县。县令设宴款待,让萧何在一旁作陪。及至谈到国家法度,正合萧何心意,见他在座上论起律令来,却是头头是道,滔滔不绝,如板上滚球一般。监御史大惊,不想小小沛县,竟有如此精熟秦法之人,深以为奇,赞不绝口,便有心征他入御史府。那萧何是何等聪明之人,知秦朝难以久远,便弄些托辞,婉言谢绝。监御史见他不肯,也就作罢。从此萧何名声鹊起,不久便升迁做了主簿。那是前话。
  且说当时萧何领着身边随从,奔到丞相府时,见府中已有不少人在那里争抢财物。急到内堂看时,却笑将起来。只见室内藏书架阁子上,齐整整按类堆放着各种律令、图书及许多典籍、奏报。顺手翻了几册,不是别样稀罕物,尽是天下无双的奇货。就这些个图册,却已将大秦疆域、四海风情,都描画其中:无论哪个关隘,何处险要,还是各郡各县,户口多寡,要从中查阅,竟然是一目了然。当时把个萧何乐得眉飞色舞,有些忘乎所以。随从见他望着满屋的图书册子喜笑颜开,手舞足蹈,不解其中缘由,都道:“别人都去各府争抢金银财宝,爷却带我等到这里,取这些不值钱的书籍,要来何用?”萧何笑道:“他们所拿,都是公物,即便取去,过几天便将归还原处。唯有这些律令、图书,实是难得。他人不识其妙,我却知日后必当大用。”众人谁信?都在一旁窃笑。萧何装作不见,只管道:“小心搬运,休要损坏。”分一半人手,教先将物品搬到住所去,却带了其他人,又奔御史府来。依旧是照样画葫芦,把府中此类物件尽数搬取了。这便是萧何的精明过人之处,自与他人不同。后来朱秉成曾有诗赞道:
  赤帝西走入咸阳,威加海内诸侯王。匄匄数岁苦未定。萧何制作开天阊。前殿武库连云起,东阙北阙遥相望。胡桃油湿鸳鸯瓦,郁金香薰玳瑁梁。瓦文曰汉并天下, 不存戒慎徒矜张。帝赫斯怒謓过度,大臣奏对词牵彊。天子重威示壮丽,土阶在昔闻陶唐。亡令后世复加此,子孙藉口称高皇。遂使济南公玉带,编蒲割黍图明堂。 君不见秦并六国营阿房,二世亲降枳道旁。可怜丞相收图籍,但效昆吾作未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1 21:47:39    跟帖回复:
630

  
  却说刘邦散去众文武,胸中快意之极,正当欢喜,听得身边一人道:“人皆言咸阳宫万般壮观,可否带了兄弟,去看它一看?”刘邦看时,乃是发小卢绾。原来这卢绾本与刘邦同年同月同日生,两家世交,且又是打小一块读书的,好得如亲兄弟一般。刘邦于沛县起事,卢绾便跟随在身边。当下见是卢绾央求游宫,正合心意,笑道:“最好!当年曾目睹过始皇帝出宫巡游,真个教人羡煞。如今却能与卢兄弟身临其境,乃是一桩大快事也。”便叫上樊哙,各骑了马,三人就在宫中行将来。
  走过一处,又来一处。眼见这咸阳宫,端的是巍峨壮观,华丽无比。且不说琉璃瓦堆就的一座座殿堂,金碧辉煌,气象万千。便是那些个玉砌的栏杆,鎏金的窗檐,砖铺的廊阶,无不富丽堂皇,看得人眼花缭乱。却怎描绘:
  翘飞飞朝天宫阙,齐臻臻碧瓦朱甍。绕几多廊撞几多景:雕梁画栋綉一片,玻璃屏障成一色。马背上徒叹得惊诧,秦皇何在?乾坤翻转!




408346 次点击,639 个回复  上一页 1 ... 39 40 41 42 43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长篇历史小说【楚汉全传】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