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4:35:13    android
16
啥也不能。












收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5:02:50    android
17
税收是目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5:07:20    跟帖回复:
18
    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一般原理,投入到使用这块土地的生产部门的个别资本,同那些没有可能利用这块土地的投资相比,相对来说能获得较高的经济效益。例如,尽管煤炭有价值,水力没有价值,但如果利用蒸汽能提供利用水力时所没有的巨大利益,而这种利益已足以补偿费用而有余,那末,水力就不会有人使用,有水力的这块土地就不会产生任何超额利润,因而也不会产生任何地租。土地所有权本身,对于剩余价值(利润)部分的创造,从而对于借助这块土地生产的商品的价格的创造,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没有土地所有权,例如,即使这块土地是作为无主的土地由企业来利用,这种超额利润也会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凡是能以土地所有权的形式被垄断并保证使用它的产业家得到超额利润的地方(不论是瀑布,是富饶的矿山,是盛产鱼类的水域,还是位置有利的建筑地段),这块土地所有者就会以地租形式,从执行职能的资本那里把这种超额利润夺走。

    既然地租只是凭借对土地的占有,从而从别人手里拿走的一部分收入。那么,当人们把这种收入当作利息时,自然会算出与这种利息相对应的借贷资本。于是,因对土地的占有而获得的地租,会被认做是因投入一定的借贷资本而获得的相应的利息。于是,原本属于非商品的土地,就会被人们当作具有一定价值的资本。这个过程就叫做地租的资本化。于是,土地的价格就是这样产生了。因此,从市场经济的角度,地价在本质上与商品的价格有着本质的区别,它不是凝聚在的商品中的劳动力,而仅仅是土地所有者凭借对土地的垄断而从生产者手中夺走的贡税。

    在我们国家,由于土地归国家所有,并且实行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对分离的体制,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凭借所有权对使用者收取的费用,本质上与地价没有什么区别。恩格斯说过:“……住宅、工厂等等,至少是在过渡时期未必会毫无代价地交给个人或协作社使用。同样,消灭土地私有制并不要求消灭地租,而是要求把地租—虽然是用改变过的形式—转交给社会。”。因此,在我们国家,任何购房者为购房而支出的地价,本质上就是国家凭借土地所有权即垄断权而从购房者手中夺走的贡税。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企图通过房产税的形式从购房者手中征收直接税,实际上就等于是重复征税了!

    人们总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市场经济的配置方式。但事实上根本不是!!纵观这些年来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发展,美其名日是市场放开。但事实上,作为房地产市场的最根本的资源,土地的配置方式完全不是市场经济的配置方式。土地的供应权不在市场,而在政府。不管在哪个城市,应当增加或减少多少土地,并不是由市场说了算,而完全是由政府说了算。真正对土地供应进行调节的不是市场这只无形之手,而是政府的行政命令这只有形之手。而政府对土地供应的有形之手的调控根本只是为了满足政府的需要,甚至是满足某些个人利益、个人政绩、个人升迁的需要,而不是为了市场和消费者的需要。因此,土地的供应权,也就成了政府获取自身利益的最大抓手。城市建设只存在有形之手的作用,土地开发必须在有形之手的支持下才能进行。结果,为了土地,地方政府、企业都可以利用一切造假手段、欺骗手段去争取土地资源、土地指标。掌控土地的政府部门也就成了权力最大的部门之一。具有项目审批权的部门,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土地的数量。这就是为什么在项目审批、土地供应中出现那么多恶性腐败的原因。这样的经济体制,根本不是市场经济体制。甚至连计划经济体制都算不上。因为计划经济体制的经济计划的制定,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而现今的中国的土地供应,纯粹是为了政府的利益,甚至是政府主管领导的个人利益。而随心所欲地供应土地,连个真正的计划也不存在。既然土地供应不是市场经济,那么根本不存在房地产市场,那政府历来所谓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实际上就等于是以空对空,纯粹是游戏而已!因此,房价恶涨的根本原因,不是开发商有多可恶,也不是炒房者有多能耐。而是地价有多疯狂!在完全由政府直接控制下,人为导致的完全失控的上涨。这与市场毫无任何关系。面对房价的恶涨,政府不是没有措施。从2003年到今天,调控政策已经出现过多轮。“史上最严”这话不知道出现过多次。但是,房价照样涨个不停。原因在于,政府只会对恶涨的房价干嚎!而根本不去探索和改革土地供应体制的奶酪!因为,那是与政府的利益密切相关的。房价则是与百姓的利益密切相关的。

    然而遗憾的是,面对房地产市场的严重供需失衡,有些人不是通过宏观经济格局的综合措施从根本上消除供求关系失衡,而是打着解决房地产涨价的借口,向民众从无止境地榨取乱收费。主张向一切拥有房产的民众征收房产持有税就是其中最恶劣最无耻的一类。按照经济学的常规,向房产所有人开征房产税,确实会加大其持有成本。这种持有成本多大,是完全可以计算出来的。如果一套房产的市场评估价达200万,并按1%的平均税率征收房产税,那么,一年的房产税就是2万元,平均每月是1667元。这样的假设,对于诸如北广上深这样的热点城市,应该是最低标准。从近年来市场的成交看,一套房的平均面积约为100平方米,而均价2万/平方米只能算是起步价。如果开征房产税,持有人的实际税负会远比上述假设的要大。如果月均房产税超过2000元,乃至达到2500元、3000元,这样的税负对房地产市场会产生什么影响?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4年全国城镇私有企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6390元,月均工资3032元。非私有企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6339元,月均工资4694元。而这一数字是将最高收入者与最低收入者平均所得,并且包含单位扣除的各种保险和福利基金在内。如果除掉这些费用,并且只考虑生产岗位和服务岗位,除掉管理层和办事员。那么这些工资数字更低。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作为高收入者的管理层属于少数,多数人一般都是中等偏下收入者,主要是生产岗位和服务岗位,他们是今天构成内需的中坚力量。房地产持有税首先给予这些人以最严厉的打击,房产税将夺走他们月工资的三分之二以上。如果再考虑到,生产岗位和服务岗位的职工,绝大多数使用住房按揭贷款;这样他们的收入将是负数。于是,全国所有的生产岗位和服务岗位的职工将都交不起房产税,而被剥夺房产。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高收入人群才有足够的财力支付得起房地产持有税;因此房地产持有税最终将剥夺广大非高收入人群的财富,将他们全部变成无房者。而且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房。结果他们将只能靠租房来维持其生存。于是,租赁市场将呈现出求大于供的状况,租金会持续上涨,房产持有人可以轻松通过提高租金来转移房产税。这与我们的初始预期恰恰相反,不仅没能逼迫持有人出售房子,增加房地产市场供给,相反,会鼓励富人更多地投资房地产,以便通过租赁来增值投资,赚取财富。人们对投资房地产的预期收益会上升,房产税根本没有起到遏制市场对投资性房产需求的作用。于是,房产税的实施将贫富两极分化作为一个基本的制度完全确立下来;在社会上形成了不可愈越的贫富差距的鸿沟,一部分人依靠对房产和土地的占有从而无偿地榨取另一部分人的劳动成果。这显然是严重背离了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的目标。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天政府官员及公务员占有的社会资源和国民财富的比重远远高于民间。这些年来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通过各式各样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苛重的税收,聚敛了数量巨大的财富和资源。而面向一切民众的房产持有税必然只能进一步使财富更彻底地向政府官员及公务员集中。最终导致中产阶层完全消失。显然,面对着正处于转型期的社会,没有什么东西比这种现状更可怕的了,因为它导致爆炸性的社会矛盾和政治危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房地产税持有税及其它形式的直接税就是中国社会的掘墓人。

    针对国内目前空前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现实,有些人总是求诸于民主社会主义那种用高税收手段建立社会福利体系;这显然是一种粗暴而遇蠢的政策,它首先打击的是经济的繁荣,最终结果只能是使经济滑坡并陷入恶性经济萧条,从而使解决两级分化的一切努力丧失一切先决条件。

    然而对于那些在房地产持有税政策中能获得利益的利益集团及其代理人来说,一切都不是从实际出发,而是从他们自己个人的利益出发。为了保障他们个人利益需要,不惜谎话连篇。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那些房地产持有税的代言人们的翻云覆雨式表演,简直就是在重演十八世纪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时期“一法郎税款增加45生丁附加税”那套把戏。首先是征收房地产持有税的理由;他们向公众说,房子涨价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有人炒房地产。换句话说炒买炒卖是万能的;但是他们绝不可能解释清楚,那么万能的炒作能把房地产炒成天价,却始终不能让中国的股市摆脱无止境下跌和缩水的局面。于是,他们向公众说,房地产持有税仅仅是对持有多套房产的人征收的,用来抑止炒房地产的经济行为。为此,他们用尽一切花招向公众宣传他们那谎谬的理论,即炒作是万能的。房地产涨价只能是炒房地产的人的功劳。而任何反对房地产持有税者一律是炒房者。我们仿佛看到了文革时期那种棍子和帽子的味道。然后他们就宣布房产税实行免税面积,凡是持有单套房产面积超过他们规定的标准的一律要征房地产持有税。这是典型的桂羊头卖狗肉:持有多套房产,与持有一套大面积房产,这是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只有持有多套房子产的人才能炒买炒卖房子,只持有一套房子的人他们怎么去炒他们自己居住的房子呢?于是,我们看到,在这个过程中抑止炒房地产被偷换成抑止拥有大套住房。然后我们看到了,他们马上就把免税面积一遍一遍地缩小,从九十平米降到六十平米再降到四十平米,最后降到十五平米,最后直到降到零。最终就要向一切房子征房产税。换句话说, 他们限制的是人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最终结果是,本来意义上的抑止高房价的宏观调控在不知不觉中被偷换成不惜一切代价努力增加政府收入。最终结果是,人民永远被剥夺了拥有自己的住房的可能性,并且随着面临着丧失自己的家园的悲惨下场;因为当他们一旦因各种原因收入减少时,因为交不起苛重的房产持有税,则必然面临着被地方政府强行没收住房的可能性。而此后,他们将永远也买不起任何房产。

    在这种谎言的背后,则是政府机构无限制澎涨和雍肿导致的完全恶化的财政赤字。

    以往人们常用“吃饭财政”来形容恶化的财政赤字。发改委的报告说,全国平均每个县的赤字约1亿元。全国赤字县占全国县域的比重达3/4;县级财政基本上是“吃饭财政”。县乡政府的债务风险仍未得到根本性控制。或者是指中西部特别是基层的财政,比如2010年全国两会来自少数民族地区的人大代表说,少数民族地区的财政仍是“吃饭财政”,还是国家加大了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的情况下,运转才基本保证正常。到今天,虽然政府改革进行过多次,但“吃饭财政”已经是无论发达还是不发达地区的一个普遍性问题:预算内收入的分成只是用来维持政府运行。

    “吃饭财政”的继续和成型,说明中国政府机构改革一直没有解决人员日益臃肿的问题。相反,随着公务员金饭碗的持续走俏,吃饭财政日益固化。比如党政机关自身开支占公共财政开支的比例,官方说法是19%;智囊机构给中央政府回报的数字是25%,而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对外披露的是37%。

    “吃饭财政”衍生了大量的社会政治问题,比如行政事业性收费、医疖暴利、教育产业化暴利等等。对于很多地方来说,吃饭靠财政、建设靠国土,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吃饭财政已经固化,其它收放渠道日益澎涨。而与此同时,另一种刚性的财政模式也已经成型,那就是维稳财政。维稳,常常是一票否决的事项甚多,官员不敢怠慢。仅就部分地区而言,维稳支出每年以两位数增长,维稳经费相当于甚至超过政府的民生支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据公开的信息,某副省级市2007年社会维稳支出44亿元,比社会保障就业资金35.2亿元还要多出许多。并且很多给出维稳经费完全是可以避免的。比如拦截上访群众的花费。而这些财政支出并不由官员个人承担,而是由纳税人承担。而这一切都将更加加重中国社会的矛盾和危机。比如钩鱼执法、拆迁自焚、圈占耕地导致农民上访等。

    多少年来,我们国家一直推行人均GDP政绩考核制度。当我们推行这一制度的时候,却没有建立起与市场经济体制相符的基础设施建设体制特别是投资体制;我们国家长期沿用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由政府直接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体制,结果导致老百性俗称的“政绩工程”的政府行为;其具体表现为各级政府特别是各级地方政府在从事基础设施建设时完全不考虑效益、市场需求和成本,结果不仅导致空前严重的低效率、巨大的浪费和亏损,并且导致形成空前严重的腐败行为。而由此导致的巨大成本,全部表现为政府财政赤字,由纳税人承担了。而如果按利益集团及其代理人的要求,把房产持有税作为地方政府主要财源,那么这就等于让老百性用自己血汗钱供各级官吏挥霍。这种体制要怎么不合理它就是怎么不合理!!

    很明显,在今天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十字路口,要么大规模裁减政府机构,从根本上消灭吃饭财政。要么为了维持高度雍肿的官僚机构,为此不惜用房地产持有税等手段使政府财政抽水机直接对准老百性的钱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0:07:04    iPhone客户端
1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9:13:07    android
20
都不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9:32:02    跟帖回复:
21
养官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0:04:44    引用回复:
22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杨虎星空 2019/8/14 15:07:20  的原帖:    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一般原理,投入到使用这块土地的生产部门的个别资本,同那些没有可能利用这块土地的投资相比,相对来说能获得较高的经济效益。例如,尽管煤炭有价值,水力没有价值,但如果利用蒸汽能提供利用水力时所没有的巨大利益,而这种利益已足以补偿费用而有余,那末,水力就不会有人使用,有水力的这块土地就不会产生任何超额利润,因而也不会产生任何地租。土地所有权本身,对于剩余价值(利润)部分的创造,从而对于借助这块土地生产的商品的价格的创造,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没有土地所有权,例如,即使这块土地是作为无主的土地由企业来利用,这种超额利润也会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凡是能以土地所有权的形式被垄断并保证使用它的产业家得到超额利润的地方(不论是瀑布,是富饶的矿山,是盛产鱼类的水域,还是位置有利的建筑地段),这块土地所有者就会以地租形式,从执行职能的资本那里把这种超额利润夺走。

    既然地租只是凭借对土地的占有,从而从别人手里拿走的一部分收入。那么,当人们把这种收入当作利息时,自然会算出与这种利息相对应的借贷资本。于是,因对土地的占有而获得的地租,会被认做是因投入一定的借贷资本而获得的相应的利息。于是,原本属于非商品的土地,就会被人们当作具有一定价值的资本。这个过程就叫做地租的资本化。于是,土地的价格就是这样产生了。因此,从市场经济的角度,地价在本质上与商品的价格有着本质的区别,它不是凝聚在的商品中的劳动力,而仅仅是土地所有者凭借对土地的垄断而从生产者手中夺走的贡税。

    在我们国家,由于土地归国家所有,并且实行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对分离的体制,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凭借所有权对使用者收取的费用,本质上与地价没有什么区别。恩格斯说过:“……住宅、工厂等等,至少是在过渡时期未必会毫无代价地交给个人或协作社使用。同样,消灭土地私有制并不要求消灭地租,而是要求把地租—虽然是用改变过的形式—转交给社会。”。因此,在我们国家,任何购房者为购房而支出的地价,本质上就是国家凭借土地所有权即垄断权而从购房者手中夺走的贡税。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企图通过房产税的形式从购房者手中征收直接税,实际上就等于是重复征税了!

    人们总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市场经济的配置方式。但事实上根本不是!!纵观这些年来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发展,美其名日是市场放开。但事实上,作为房地产市场的最根本的资源,土地的配置方式完全不是市场经济的配置方式。土地的供应权不在市场,而在政府。不管在哪个城市,应当增加或减少多少土地,并不是由市场说了算,而完全是由政府说了算。真正对土地供应进行调节的不是市场这只无形之手,而是政府的行政命令这只有形之手。而政府对土地供应的有形之手的调控根本只是为了满足政府的需要,甚至是满足某些个人利益、个人政绩、个人升迁的需要,而不是为了市场和消费者的需要。因此,土地的供应权,也就成了政府获取自身利益的最大抓手。城市建设只存在有形之手的作用,土地开发必须在有形之手的支持下才能进行。结果,为了土地,地方政府、企业都可以利用一切造假手段、欺骗手段去争取土地资源、土地指标。掌控土地的政府部门也就成了权力最大的部门之一。具有项目审批权的部门,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土地的数量。这就是为什么在项目审批、土地供应中出现那么多恶性腐败的原因。这样的经济体制,根本不是市场经济体制。甚至连计划经济体制都算不上。因为计划经济体制的经济计划的制定,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而现今的中国的土地供应,纯粹是为了政府的利益,甚至是政府主管领导的个人利益。而随心所欲地供应土地,连个真正的计划也不存在。既然土地供应不是市场经济,那么根本不存在房地产市场,那政府历来所谓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实际上就等于是以空对空,纯粹是游戏而已!因此,房价恶涨的根本原因,不是开发商有多可恶,也不是炒房者有多能耐。而是地价有多疯狂!在完全由政府直接控制下,人为导致的完全失控的上涨。这与市场毫无任何关系。面对房价的恶涨,政府不是没有措施。从2003年到今天,调控政策已经出现过多轮。“史上最严”这话不知道出现过多次。但是,房价照样涨个不停。原因在于,政府只会对恶涨的房价干嚎!而根本不去探索和改革土地供应体制的奶酪!因为,那是与政府的利益密切相关的。房价则是与百姓的利益密切相关的。

    然而遗憾的是,面对房地产市场的严重供需失衡,有些人不是通过宏观经济格局的综合措施从根本上消除供求关系失衡,而是打着解决房地产涨价的借口,向民众从无止境地榨取乱收费。主张向一切拥有房产的民众征收房产持有税就是其中最恶劣最无耻的一类。按照经济学的常规,向房产所有人开征房产税,确实会加大其持有成本。这种持有成本多大,是完全可以计算出来的。如果一套房产的市场评估价达200万,并按1%的平均税率征收房产税,那么,一年的房产税就是2万元,平均每月是1667元。这样的假设,对于诸如北广上深这样的热点城市,应该是最低标准。从近年来市场的成交看,一套房的平均面积约为100平方米,而均价2万/平方米只能算是起步价。如果开征房产税,持有人的实际税负会远比上述假设的要大。如果月均房产税超过2000元,乃至达到2500元、3000元,这样的税负对房地产市场会产生什么影响?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4年全国城镇私有企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6390元,月均工资3032元。非私有企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6339元,月均工资4694元。而这一数字是将最高收入者与最低收入者平均所得,并且包含单位扣除的各种保险和福利基金在内。如果除掉这些费用,并且只考虑生产岗位和服务岗位,除掉管理层和办事员。那么这些工资数字更低。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作为高收入者的管理层属于少数,多数人一般都是中等偏下收入者,主要是生产岗位和服务岗位,他们是今天构成内需的中坚力量。房地产持有税首先给予这些人以最严厉的打击,房产税将夺走他们月工资的三分之二以上。如果再考虑到,生产岗位和服务岗位的职工,绝大多数使用住房按揭贷款;这样他们的收入将是负数。于是,全国所有的生产岗位和服务岗位的职工将都交不起房产税,而被剥夺房产。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高收入人群才有足够的财力支付得起房地产持有税;因此房地产持有税最终将剥夺广大非高收入人群的财富,将他们全部变成无房者。而且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房。结果他们将只能靠租房来维持其生存。于是,租赁市场将呈现出求大于供的状况,租金会持续上涨,房产持有人可以轻松通过提高租金来转移房产税。这与我们的初始预期恰恰相反,不仅没能逼迫持有人出售房子,增加房地产市场供给,相反,会鼓励富人更多地投资房地产,以便通过租赁来增值投资,赚取财富。人们对投资房地产的预期收益会上升,房产税根本没有起到遏制市场对投资性房产需求的作用。于是,房产税的实施将贫富两极分化作为一个基本的制度完全确立下来;在社会上形成了不可愈越的贫富差距的鸿沟,一部分人依靠对房产和土地的占有从而无偿地榨取另一部分人的劳动成果。这显然是严重背离了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的目标。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天政府官员及公务员占有的社会资源和国民财富的比重远远高于民间。这些年来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通过各式各样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苛重的税收,聚敛了数量巨大的财富和资源。而面向一切民众的房产持有税必然只能进一步使财富更彻底地向政府官员及公务员集中。最终导致中产阶层完全消失。显然,面对着正处于转型期的社会,没有什么东西比这种现状更可怕的了,因为它导致爆炸性的社会矛盾和政治危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房地产税持有税及其它形式的直接税就是中国社会的掘墓人。

    针对国内目前空前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现实,有些人总是求诸于民主社会主义那种用高税收手段建立社会福利体系;这显然是一种粗暴而遇蠢的政策,它首先打击的是经济的繁荣,最终结果只能是使经济滑坡并陷入恶性经济萧条,从而使解决两级分化的一切努力丧失一切先决条件。

    然而对于那些在房地产持有税政策中能获得利益的利益集团及其代理人来说,一切都不是从实际出发,而是从他们自己个人的利益出发。为了保障他们个人利益需要,不惜谎话连篇。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那些房地产持有税的代言人们的翻云覆雨式表演,简直就是在重演十八世纪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时期“一法郎税款增加45生丁附加税”那套把戏。首先是征收房地产持有税的理由;他们向公众说,房子涨价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有人炒房地产。换句话说炒买炒卖是万能的;但是他们绝不可能解释清楚,那么万能的炒作能把房地产炒成天价,却始终不能让中国的股市摆脱无止境下跌和缩水的局面。于是,他们向公众说,房地产持有税仅仅是对持有多套房产的人征收的,用来抑止炒房地产的经济行为。为此,他们用尽一切花招向公众宣传他们那谎谬的理论,即炒作是万能的。房地产涨价只能是炒房地产的人的功劳。而任何反对房地产持有税者一律是炒房者。我们仿佛看到了文革时期那种棍子和帽子的味道。然后他们就宣布房产税实行免税面积,凡是持有单套房产面积超过他们规定的标准的一律要征房地产持有税。这是典型的桂羊头卖狗肉:持有多套房产,与持有一套大面积房产,这是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只有持有多套房子产的人才能炒买炒卖房子,只持有一套房子的人他们怎么去炒他们自己居住的房子呢?于是,我们看到,在这个过程中抑止炒房地产被偷换成抑止拥有大套住房。然后我们看到了,他们马上就把免税面积一遍一遍地缩小,从九十平米降到六十平米再降到四十平米,最后降到十五平米,最后直到降到零。最终就要向一切房子征房产税。换句话说, 他们限制的是人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最终结果是,本来意义上的抑止高房价的宏观调控在不知不觉中被偷换成不惜一切代价努力增加政府收入。最终结果是,人民永远被剥夺了拥有自己的住房的可能性,并且随着面临着丧失自己的家园的悲惨下场;因为当他们一旦因各种原因收入减少时,因为交不起苛重的房产持有税,则必然面临着被地方政府强行没收住房的可能性。而此后,他们将永远也买不起任何房产。

    在这种谎言的背后,则是政府机构无限制澎涨和雍肿导致的完全恶化的财政赤字。

    以往人们常用“吃饭财政”来形容恶化的财政赤字。发改委的报告说,全国平均每个县的赤字约1亿元。全国赤字县占全国县域的比重达3/4;县级财政基本上是“吃饭财政”。县乡政府的债务风险仍未得到根本性控制。或者是指中西部特别是基层的财政,比如2010年全国两会来自少数民族地区的人大代表说,少数民族地区的财政仍是“吃饭财政”,还是国家加大了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的情况下,运转才基本保证正常。到今天,虽然政府改革进行过多次,但“吃饭财政”已经是无论发达还是不发达地区的一个普遍性问题:预算内收入的分成只是用来维持政府运行。

    “吃饭财政”的继续和成型,说明中国政府机构改革一直没有解决人员日益臃肿的问题。相反,随着公务员金饭碗的持续走俏,吃饭财政日益固化。比如党政机关自身开支占公共财政开支的比例,官方说法是19%;智囊机构给中央政府回报的数字是25%,而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对外披露的是37%。

    “吃饭财政”衍生了大量的社会政治问题,比如行政事业性收费、医疖暴利、教育产业化暴利等等。对于很多地方来说,吃饭靠财政、建设靠国土,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吃饭财政已经固化,其它收放渠道日益澎涨。而与此同时,另一种刚性的财政模式也已经成型,那就是维稳财政。维稳,常常是一票否决的事项甚多,官员不敢怠慢。仅就部分地区而言,维稳支出每年以两位数增长,维稳经费相当于甚至超过政府的民生支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据公开的信息,某副省级市2007年社会维稳支出44亿元,比社会保障就业资金35.2亿元还要多出许多。并且很多给出维稳经费完全是可以避免的。比如拦截上访群众的花费。而这些财政支出并不由官员个人承担,而是由纳税人承担。而这一切都将更加加重中国社会的矛盾和危机。比如钩鱼执法、拆迁自焚、圈占耕地导致农民上访等。

    多少年来,我们国家一直推行人均GDP政绩考核制度。当我们推行这一制度的时候,却没有建立起与市场经济体制相符的基础设施建设体制特别是投资体制;我们国家长期沿用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由政府直接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体制,结果导致老百性俗称的“政绩工程”的政府行为;其具体表现为各级政府特别是各级地方政府在从事基础设施建设时完全不考虑效益、市场需求和成本,结果不仅导致空前严重的低效率、巨大的浪费和亏损,并且导致形成空前严重的腐败行为。而由此导致的巨大成本,全部表现为政府财政赤字,由纳税人承担了。而如果按利益集团及其代理人的要求,把房产持有税作为地方政府主要财源,那么这就等于让老百性用自己血汗钱供各级官吏挥霍。这种体制要怎么不合理它就是怎么不合理!!

    很明显,在今天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十字路口,要么大规模裁减政府机构,从根本上消灭吃饭财政。要么为了维持高度雍肿的官僚机构,为此不惜用房地产持有税等手段使政府财政抽水机直接对准老百性的钱袋。

房产税就是作为房东的国家对缴纳了七十年房租的所谓屋主再追加实施七十年的长期抢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0:26:37    android
23
智商才是硬通货
回帖人:
dibolo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0:36:42    引用回复:
24
转至第4楼第 4 楼 bigfrog 2019/8/14 13:03:36  的原帖:    是为了开新财源救急,已经顾不了太多。大家都明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0:55:45    android
25
房产税征收目的主要为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来源,现在是否开征涉国民经济产值增减重头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3:33:18    android
26
地也卖的差不多了,该收网了。
9407 次点击,25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房产税征收目的是为了打击炒房客还是降房价?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