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6 19:51:17    跟帖回复:
16
第1978章  妹妹的靠山(2)
    “我听说,他从小跟着司师座那个功夫了得的小舅子,练了一身本事,又早早从军,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身上那把配枪不知绝了多少人的性命。 二妹你说,他如果不讲道理,不听解释怎么办?又或者,他不信我该如何?”康书弘是真的犯怂了,连最早努力维持的风度都丢了。他余光瞥见那座电话亭,抱着希冀再问:“你刚是在打电话给爸吗?”
    “谁说我打电话给爸了?这么晚你好意思打搅老爷子休息?”
    康书弘一拍方向盘,顷刻刺耳的鸣笛声响彻在寂静的巷中。若非是身在车内,他简直要跳脚,“你不打电话求救,那给谁打电话呢?”
    “我找康叔啊,问问英茂哥回庄园了没有。”康琴心道。答完,见早前进内巷的小兵回来了,她给康书弘打了个眼神示意,“走吧。”
    康书弘边下车边吐槽:“这时候还关心康英茂回没回去,我还是不是你哥了?”
    康琴心停步,侧首看着他警告:“你再问这话我就真不管你,让你自己过去了。”
    康书弘连忙抓住她,“行行行,哥不说了,你不要回去。”
    司雀舫在叶氏赌馆的办公室里,与白日身着军装的冷峻不同。此刻的他穿了件白色衬衫,很休闲地坐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借着灯光正打量着手腕上的金表,衬得整只手都发了光一般。听见动静,他未曾抬头,只淡淡说了声:“康小姐,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7 9:26:34    跟帖回复:
17
第1978章  妹妹的靠山(3)
      康琴心见他不急不缓的架势,从善如流的接道:“是啊。我觉得,巷口那家咖啡店里的咖啡滋味甚好,本想着再喝一杯,却没想到这边的店夜里不营业。”
    “能让康小姐去而复返的咖啡,想必味道是真不错了。”司雀舫似笑非笑的抬眸,眼底带了几分戏谑。
    二人对视了片刻,他再望向亲信,“和真,去陪康小姐喝杯咖啡。”
    “二少?”宋和真一脸懵逼。
    旁边的康书弘也是满脸疑惑,瞪大了眼看看康琴心,再望向司雀舫。
    康琴心直言拒绝:“不麻烦二少了,我们还是先说说正事吧。”
    “哦?我怎么不记得和康小姐之间有正事了?”
    康琴心扯了把旁边的康书弘,毫不怯懦的开口:“我小舅舅不在市里,叶氏赌馆里的那点事,也不必惊动我外祖父。二少,你有什么疑惑,尽可来问我。你抓了郭南没什么用,他不过就是个听人办事、看场子的人。”
    “是吗?那郭南是听谁办事?康小姐你吗?”司雀舫审视着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7 17:41:18    跟帖回复:
18
第1978章  妹妹的靠山(4)
      康琴心弯唇笑了笑:“你不用试探我,我如果和你调查的事有关,难道此刻还会来自投罗网吗?”
    “好像有这么几分道理。”司雀舫应声,将目光改看向康书弘,招呼道,“康少爷,本市第一银行的公子,久违了。”
    康书弘面色紧张,又故作镇定的回话:“久闻二少威名,今日有幸相见,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每次去司家做客,他母亲都只带他姐姐和妹妹,很少带他。他没怎么见过司家的孩子。
    康琴心挪开眼。想她哥哥接管家族生意已有许久,平时在金融界也算是个独当一面的人物,现在见了司雀舫竟这样卑微。
    “康公子来此,是陪康小姐喝咖啡吗?”司雀舫挑着眉发问。
康琴心实在看不惯这种温吞的交流方式,直白道:“二少不必兜圈子,你派人守在康家庄园和香海馆外,不就是找他吗?现在人来了,你有什么想问的,直问便是。我知道叶家赌馆牵扯进了些不干净的东西,司家既然代政府行事了,你调查需要,抓人封馆都在情理。但这件事,与我们康家和叶家并没有关系,只是被有心人利用,做了交易场所,你若不信,大可盘问赌馆里的每一个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9:25:55    跟帖回复:
19
第1978章  妹妹的靠山(5)
     司雀舫不动声色的反问:“康小姐既然坦坦荡荡的问心无愧,那又何必急着解释?”
    “二少贵人事忙,我是不想耽搁您宝贵时间。”
    “是么,原来康小姐是为我着想,倒是我多心了。”
    司雀舫不再执拗喝不喝咖啡的事情,朝身边人使了个眼色,又改看向康书弘,睃着双眸思忖着。
    他的手下捧了个箱子过来,走到康书弘三两步外打开,侧着角度供他们看。整箱排列整齐的金条,双指粗厚,金澄澄的,刻上了广源银行的标记。广源银行由从前遍布国内的广源钱庄演变而来,是康家的根基产业,康昱如今不怎么主事,连带一些附属小银行基本都是康书弘在管理。乍见这些金条,康书弘面露慌色。
    康琴心便知,这批就是康书弘替严索明在银行中洗钱的金条。既落在了司雀舫手中,她则不再遮掩,坦言道:“金条确实是由我们康氏银行失误发行出去的,我也是才知这些金条来历不明,已经准备重金收回来了。”
    司雀舫冷笑:“你知道我问的不是钱的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15:02:00    跟帖回复:
20
第1979章  康小姐是否太贪心?(1
    司雀舫什么都不主动问,就想着看她们自乱阵脚后能交代多少。偏偏康琴心也在掂量对方知情多少。毕竟严索明利用康书弘在叶家的赌馆里交易吗啡是事实,这件事她们理亏分辨不了,真的闹大,康书弘轻则身败名裂,重则下半辈子都可能得在监狱里过。
    终究是兄妹,康琴心不愿如此,却也因为不了解司雀舫的性格而不敢轻易交代。她原先想的是只要司雀舫发问,自己避重就轻帮康书弘含糊过去,再配合他将这件事了了算将功折罪,或许看在两家过去的情分上,司雀舫能放康书弘一马。可司雀舫这般高深莫测的神态,她心中没谱。
    于是,康琴心只好装糊涂反问:“不是钱的事吗,我以为二少是来整合金融秩序的。若不是这件事,我就不明白了。哥,你晓得不?”
    康书弘连忙摇头,“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二少。”
    司雀舫见她从最早的急于澄清到此刻的故作糊涂,耐心十足的笑道:“这批金条从南洋偷渡而来,没有经过政府审批,同样和这些金条一同运来的还有大量吗啡。吗啡是什么东西,康公子应当最清楚不过吧?”
    终于绕到了正点上,康书弘闻言连忙解释:“二少,您误会了,我不知道他带吗啡进赌馆,否则我再糊涂也不会在我小舅舅的场子里交易这种东西,这不是害我小舅舅吗?”
    “但是,我的人确实在赌馆里搜到了吗啡,就在你康公子专用的那间包厢里。”司雀舫话落又打了个手势。
    立刻有人呈上来一箱吗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23:30:34    跟帖回复:
21
第1979章  康小姐是否太贪心?(2)
     康书弘只觉得腿软,但还是坚定了说辞:“是严索明,严索明带进来的,我不知情!他只说金条是他做贸易赚的,托我走银行里过账,我是真的被蒙骗的。”
     他说完见其不信,又拉扯了康琴心让她帮自己说话,小声嘀咕道:“都是你要来的,现在怎么办?”
     康琴心往旁边站了站,慢条斯理的开口:“二少今日大动干戈的搜馆抓人,当时既然已经搜到了东西,却又肯轻易撤退,改而等过了半日再次抓人封馆,可见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是吗?赌馆里若真有猫腻,下午你的人一走,郭南就该有所行动了,而不是干等着被你再抓去。”
     “康小姐倒是信心十足,就这么肯定我没有找到与叶家赌馆有关的证据?”司雀舫好整以暇。
     康琴心浅笑,“不是我有信心,而是清者自清,叶家赌馆没有做过,何必惊慌?再说二少你的态度已经表明,如果真有证据和叶家康家有关,你早不该如此客气了。你让人监视我哥,不过是想要打草惊蛇引蛇出洞,借着这个事让他的同伙浮出水面。可是你算错了,我哥他根本毫不知情,也就没有所谓的同伙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1:25:03    跟帖回复:
22
第1979章  康小姐是否太贪心?(3)
     司雀舫忽而目露赏识,定睛仔细的看了看她:“你倒是有些见解。”
    “不过这件事毕竟牵扯了我们康家,二少想要怎么做我们都可以配合。”康琴心心中稍宽,庆幸这人不是随便逮个人就交差的想法,于是再道:“二少不用怀疑,我们康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想必你也听说过,断不会以身试法,做些自毁家业之事。我哥受骗中计,银行里失误带来的影响我们康家会尽数负责。”
    “康小姐且先说说准备如何配合?”
    康琴心不答反问:“郭南呢?”
    司雀舫后仰了身子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笑道:“康小姐是否有些贪心了,既想护着你哥哥,又要我放了赌馆的人?”
    “郭南落于你手,想必已经审问过了,没问出来什么吧?”
    司雀舫严肃,“我的人可以再审。”
    康琴心向前走上两步,语气果断:“二少心中明白,再审几回都是如今的结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平白无故抓叶家的人,回头要如何与我小舅舅交代?他是什么样的人,二少必然听说过。”
    司雀舫装不明白:“我不常在市中走动,还请康小姐不吝解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0:16:08    跟帖回复:
23
第1979章  康小姐是否太贪心?(4)
    “我小舅舅脾气不好,生平最是护短,你这样对他的人,叶家不会善罢甘休。你现在让我把郭南带走,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否则叶家的场子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砸的。”
    康琴心话刚说完,司家的副官进来报告,“二少,永华巷外来了一队私兵。”
    旁边康书弘闻言表情稍安。
    “让人进来。”司雀舫挥退手下,面不改色的问:“康小姐这是打算和在下抢人了?看来我之前和康小姐说过的话,你并没有记住。”
    “哪能呀?亏得二少赐教,我回去后特地找来了政令书好好看过,更是明白了司家在这里的地位和分量。我当然是不敢和你动手,只是叶家的私兵忠于叶家,当然见不得叶家的人身陷囹圄。”
    司雀舫冷笑,“康小姐不必妄自菲薄,谁不知道你这位表小姐能做叶家一半的主?叶岫人不在市里,若非你还有谁能调来叶家的私兵?”余光不屑的瞥了眼康书弘,似玩笑的添道:“难道还能是他不成?”
康书弘脸色极差,垂下了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4:52:26    跟帖回复:
24
第1979章  康小姐是否太贪心?(5)  
    康琴心不置可否,“我说了我只是来澄清我哥哥在赌馆里的事,他受骗于人,这事该怎么办康家负责,二少不必迁怒叶家人。”
    “说的容易,你说无关,这叶家就真的干净了吗?”
    康琴心闭了闭眼,径自道:“你要查叶家我拦不住。不过一事归一事,我今日把江永旺交给你,你撤了我哥身边的人,以后有事我自会与你配合。”
    “江永旺?”司雀舫嘀咕了声,看向宋和真。
    宋和真道:“江泰酒楼的老板。”
    康书弘也问:“二妹,这和江老板有什么关系?”
    康琴心没有理会康书弘,继续道:“我哥交友不慎,受了江永旺和严索明的蒙蔽被他们利用,你留下我哥倒不如好好审问江永旺,想必他知道的信息对二少更有用。”
    司雀舫收起漫不经心的表情:“江永旺人呢?”
    康琴心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答道:“快到了。”
她相信康英茂的本事,抓个人的能耐还是有的,只是对上进屋冲自己打招呼的叶家副官陆遇,司雀舫凝视的目光如芒在背。他若打定主意不肯放郭南,真的要动武硬抢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1 8:19:28    跟帖回复:
25
第1980章  应对(1)
     康琴心的外公叶老爷子是曾经的山西督军,本就显赫一方,后来带兵参加抗战,为民族抛洒热血,颇为世人称颂尊敬。纵然如今移居海外,但在华人界仍有很高的威名和人心,他府中的私兵,在南洋也很有分量。而司家虽说和政府关系极好,但叶家这些年也逐渐发展成了吉隆坡的工业巨头,再以叶家从前在山西煤铁生意的门道,又拓展了军事,为政府提供武器设备。
    因此,二府私兵对峙,气氛于微妙之余更是带了几分紧张,谁都不想真起冲突,却也不愿就此示弱。陆遇受康琴心的调度带人而来,进屋唤了声“表小姐”就站在旁边。
     司雀舫望向康琴心的眸角微凝,透着几分危险,更像是警告。
     康琴心明白他是在等先前问题的答话,“抢人”之说是存在的,她不可能任郭南落在司家手中受尽拷问不顾,这对叶家是极大的侮辱。她在等康英茂带江永旺过来,现在人未至,并不适合开口。于是,就着叶家兵搬来的椅子,她不慌不忙的坐下了。
     瓷杯里的茶水味道太浓,她刚抬起就放了回去,微微蹙起轻眉。
     陆遇斥了声端茶的小兵,改向康琴心赔罪:“馆子里的人都被扣起来了,我手下的都是粗人,不清楚表小姐口味,您别计较,我这就让人去泡杯咖啡来。”
     “算了,我也不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1 13:40:16    跟帖回复:
26
第1980章  应对(2)
     陆遇却很重视,又嫌大老爷们不精细,非要喊人去巷子口买,十分的认真:“爷说了,见您如见他,是万万不可怠慢的。”
     康琴心瞄了眼鸠占鹊巢的司雀舫,他手边还茶水点心俱全,便没有再阻止。
     康书弘忍不住眼红,嘀咕道:“小舅舅就是偏爱二妹,什么时候见你们这般待我这位表少爷了?”
     司雀舫的目光在几人之间扫视,像是觉得颇有意思,弯了弯唇角。以前叶家少东家如何宠溺小外甥女的事迹也听说过一些,原以为被捧着长大的女孩子不是弱质纤纤便是嚣张任性,没想到会是个能顶事的。
     咖啡送来的很快,特有的香味让康琴心提了个神,回望了眼对面的司雀舫,吩咐人再去买一杯:“二少这么晚还奔波在外,不辞辛劳的替我小舅舅整顿赌馆,总是要好好招待的。”
     司雀舫含笑道:“那就多谢康小姐了。”
     康琴心见他心情尚可,似乎并没有被气势冲冲而来的叶家私兵激怒,心中虽有几分颓败感,但趁机言道:“二少,赌馆里的事情我已与您交代清楚,日后若有疑问,大可传馆内人员前去问话。无论是康家还是叶家都将极力配合,不知现在可否先放郭南出来?您瞧,馆内事务冗杂繁重,换做我一人可顾不周全。”她身后站着陆遇,外面又有叶家的私兵,相较之前的问话更有了几分底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2 10:16:37    引用回复:
27
转至第2楼第 2 楼 承包 2019/10/18 12:46:13  的原帖:看完楼主的这个帖子以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震撼啊!为什么会有如此好的帖子!~感谢朋友光临支持!祝君快乐万事如意!
    原上海金梦园养老中心看上了我的这一所火地沟住房,于2019年8月7日与我儿子签订租房协议,租期20年。该中心将投资20多万元改造装修这所旧房,使之适合城市老人居住,让他们前来圆其田园生活之梦想。目前正在施工中。这是该中心发给我的装修草图。1966年至1967年只建了两间正房,后来又陆续添加了右侧的两小间和左侧的敞房柴棚。
    

    金梦圆生活养老中心简介:
    本公司是一家集旅游、休闲、观光、入住、健康养老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服务性公司。我们一直专业致力于健康养老产业工程,以服务老年退休人员为主体,休闲、娱乐、开放是我们的中心思想,并形成一套完整的考察、体验、入住、休闲、医疗、保障一站式服务体系。  公司在全国范围内选择自然环境优雅、地 理环境优越的地方创建了许多各式各样的农家小院,并配有田地,入住宾客可以种花养草,自己选择心仪的环境入住,工作人员提供后勤保障,届时本公司全体工作人员恭迎四方宾客,欢迎您的光临。
    

    下图是烈华旧居前后左右鸟瞰(网友“窗外的海风”发给我的2009年的卫星图)。我家房顶是黑色的青瓦铺顶,靠近小溪。烈华1966年开始建修此房时,这里是光秃秃的麻古石斜坡,后来有几户人家认为这里风水好,于是陆续建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些新房子都是砖木结构,房顶铺的黄色机制波纹瓦,当然比我家房屋高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3 0:19:56    跟帖回复:
28
第1980章  应对(3)
     “本少倒不觉得康小姐会顾不过来。叶先生既然能把叶家的生意交给你,那康小姐身上必有过人之处。康公子,你说对吗?”司雀舫浅笑的看向康书弘。
     康书弘本来就介意康琴心得宠,闻言嫉妒心又起,但想到还得靠着康琴心护自己周全离开,闷着声不想说话。
     康琴心即道:“二少误会了,小舅舅把馆子交给我并非是信我有能力打理好。我一个姑娘家能有多大能耐,想来无论我怎么胡闹折腾,他都觉得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就比如哪日我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谁,难道别人还要真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她笑吟吟的看着司雀舫,半真半假的再道:“好似二少这样大名鼎鼎响当当的人物,无论是政界军界还是商界都地位斐然,自然也不会为难我一个姑娘,不是吗?”
     许是她的目光太认真炙热,又或是这高抬的话听着太舒心了,司雀舫招招手,吩咐道:“和真,去把人放了。”
     宋和真应声去了。
     康琴心紧绷的心弦终是松了,喊陆遇去吩咐人照顾。
    
17421 次点击,27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新加坡侠胆琴心(顾轻舟著)(每日更新)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