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0 11:56:50    跟帖回复:
61
    第1988章  逞威风(2)
    康书弘也不记得昨晚康琴心的好,只是更觉得别人对他不公平。凭什么自己作为叶家的亲外甥,还比不过康琴心有权?低声下气的是他,担惊受怕的还是他,连在司雀舫面前,都没一个女人有面子?“长幼有序,我房里的事情,你瞎管什么?”他转身,怒言相向,但等瞧见康画柔,还是很敬重的唤了声“大姐”。
    康画柔微微点头,走到沙发边陪姜玉兰坐着,话却是对康书弘说的:“夜深了,爸不在家,妈本来睡眠就不好,难道要把她吵醒吗?”
    姜玉兰侧过身擦了擦眼泪,连忙自责:“对不起大姐,是我们疏忽了。”再看了眼地上的茶水和玻璃,欲起身道:“是我不小心打碎了茶杯,让你和二妹见笑了,我马上去收拾。”
    “待会我让阿岚上来打扫就成。弟妹,你是康家的少奶奶,无论姜家现在如何了,你的身份都不会变。爸当初伸以援手,念得不只是和姜家的姻亲关系,更有和姜伯父多年来情同兄弟的交情,你不要把那件事放在心上。至于书弘,他的脾气你知道的,别往心里去,若受了委屈,大可和妈讲,妈对你的疼爱不比我和心儿少。”康画柔按住她,柔声安慰。
    姜玉兰连忙点头:“我知道,爸妈都疼我。但我没能为康家开枝散叶,确实是没尽到儿媳的责任。”
    “嫂子你就是总这么好说话,才让有的人变本加厉欺负你!我们都听见了,就是康书弘不对。明儿你就跟妈禀明实情,让妈给你做主。”康琴心看不惯康书弘的嚣张,外面受挫了就在家里拿妻子出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0 19:17:04    跟帖回复:
62
    第1988章  逞威风(3)
    “我怎么不对了,我说错了吗?成婚都五六年了,也没给我们康家添个一儿半女出来。”康书弘理所当然的语气,又反驳康琴心道:“你是女儿家早晚要嫁出去,所以不明白这延续香火的重要性。爸妈就我这一个儿子,只盼着抱孙子呢!”
    “没有儿女就是你在外面荒唐的理由了吗?”康琴心闻言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夜深了真恨不得揍他一顿,又怕姜玉兰知道他在外面养女人的事情从而伤心,改口道:“先前嫂子有孕了孩子是怎么没的你心里不清楚吗?这件事你不内疚,还有脸拿这个说别人了?现如今你自己外面捅出了篓子不敢出门去,嫂嫂关心你几句,你凭什么冲她发火?”
    “我是你兄长,你不要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教训我,还懂不懂规矩了?”康书弘被戳了旧事,依旧没有悔悟。又想到昨晚被这个素来看不上眼的妹妹见到了自己软弱的一面,气恼不已,便拿兄长的身份出来压他。
    康琴心过去留洋在英国,哪里受他这套规矩的压迫:“人的尊严和威信是靠自己形象竖起来的,不是拿过去那套大男子主义的思想说出来的。你这些道理,也就欺负欺负老实的嫂嫂,在我面前也好意思?”
    康书弘怒不可遏,瞪着她张口又要教训。
    “好了,你们兄妹怎么总是吵个不停?再闹下去,真的就要惊动妈了。”康画柔适时插话,起身看着康书弘道:“你是家里的独子,姐姐知道你在意什么,但急功求近利总不是好出路。心儿的有些意见是有道理的,你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她若不是把你当哥哥,也不会对你诸多指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0:23:00    跟帖回复:
63
    第1988章  逞威风(4)
    她转身又看了眼姜玉兰,缓了语速又说:“玉兰这些年孝顺爸妈,服侍你也尽心,你该好好珍惜,别伤了她的心。”姜家破产大落之后,康画柔很心疼这位弟妹,康家二老对她也颇多照顾,只康书弘不懂得疼人,更不能理解妻子。但这毕竟是两夫妻间的事情,作为姑子的她们,并不适合过分插手。
    康书弘点头,“大姐的话,我知道了。”到底是怕惊动楼下,他没有再发脾气。
    康画柔就拽着康琴心下楼。
    康琴心还很不忿,边走边转身警告:“你不准再欺负嫂子,她对你够好的了!”
    康书弘冷哼一声,转身同妻子道:“还愣着干什么,回房去!”
    姜玉兰小声的应是。
    才回到二楼的康琴心当然听见了这话,与身边人不满道:“阿姐,你看他的德行,不就欺负姜家不敢替嫂子出面吗,以前他哪里敢这样做?”
    康画柔推着她进了房间,又摇铃唤来了菲佣,让她去三楼收拾。这才与康琴心叹道:“姜家是不好意思替玉兰做主,姜伯父自从姜家那场大变之后就生了病,也不好意思对书弘这位女婿要求什么,他自然就神气了。说到底,书弘是觉得姜家帮不上他什么了。”
    “帮不上他那也还是他的岳父,至于这样人情淡薄吗?以前嫂子刚进门的时候,他对姜家别提有多亲近了。”康琴心编排。
    康画柔苦笑:“书弘就是凡事都要出头一截的性子,他这还不是与你置气?你没听见他刚刚对玉兰说的话,若不是没有儿子,也不至于在外那么拼搏。唉,姐就不明白,他同你争个什么劲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20:46:07    跟帖回复:
64
   第1989章  旧旗袍(1)
    康书弘夫妻的这场吵架扰得康琴心心烦意乱,再加上阿姐后来的那几句话,让她觉得是否真的是自己太要强了,所以康书弘总觉得她是个威胁。也不知是从何时起,过去对她关怀有加的兄长变得处处针对她,老喜欢在爸妈面前压自己一头。
    其实她并没有做什么,既没有说他坏话,也没有抢他功劳。
    康琴心大学修的是金融系,对生意经济有兴趣是正常,但她为了避嫌,连爸安排的银行岗位都没有去,而是在家过着悠闲大小姐的生活。
    她也就是觉得无趣,才跟着小舅舅到处跑的,但并没有干涉家族的利益,康书弘何苦如此忌惮她?
    她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有些烦躁。
    阿姐说的话或许有道理,也可能是她平时对康书弘的语气过于直白,伤害了他的尊严?康琴心如此想着便觉得以后该收敛些,省得在家里总是舌枪唇战,让爸妈担心,也连累嫂子受他的闲气。于是次日起,康琴心对康书弘果真克制了自己的脾气,见他还称病在家也没厉色催他去上班,只是不做声。
    叶妩问起叶岫情况,“你昨晚去你小舅舅那边,他还好吧?”
    “都好着呢,妈不用担心。”
    “之前他来庄园,还说这次出远门的时间有些久,大概需要半个月,没想到才几天就回来,不会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吧?”
    “没有的,您不是前几日还和外公通电话了吗,外公身体也都健朗。小舅舅提前回来,大概就是生意上的事情提前处理好了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9:02:58    跟帖回复:
65
    第1989章  旧旗袍(2)
    叶妩于是安心,“这就好,你外公行动不便,先前还生了场病,我心里总惦记着。”
    康琴心笑:“妈惦记外公就提前回去看看就是了,反正现在交通方便得很。”
    叶妩想了想,说道:“还是下个星期再去吧。”
    想起康画柔相亲的事情,又望向长女,见她仍是穿着旧旗袍,不由道:“阿柔你怎么翻来覆去总这几身行头,之前妈和你去百货公司,敢情儿买的衣裳你都不穿的?”
    康画柔温柔道:“妈,我觉得那些裙子更适合心儿多些。”
    “偏你知道疼你妹妹,我也没见她穿过几回。”说着又看向康琴心,“心儿,你说说你又是什么装扮,昨日的打扮不是挺好看的吗?”
    康琴心倍觉无辜,“妈,昨日我出门的时候你都散步去了,什么时候看见我的打扮了?”
    “我是没看见,但早上阿岚去你房间收拾脏衣服的时候我可见着了。你阿姐给你置办的那些,你不能总放在柜子里摆着。年轻女孩子还是应该穿得俏皮淑女一些,改明儿我带你们姐妹多去参加参加宴会,感受一下那些新潮名媛的派头。”
    姐妹俩对视一眼,眸中均是无奈。
    但康琴心机灵,懂得祸水东引,不愿继续被数落的她急忙转开了话题:“对了妈,这回外婆介绍给阿姐的又是谁家的公子?”
    说起这个话题,叶妩果然来劲了,满脸认真的看向康画柔解释道:“阿柔,这次可是个好人家,本市交通局局长赵家的公子,叫行之,和咱们一样,祖上也是山西的。”
    “还是老乡啊?”康琴心闻言提神,“那想必搬来新加坡也不会有多少年,这就做到交通局局长的职位了?那还挺有能耐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1:39:15    跟帖回复:
66
   第1989章  旧旗袍(3)
    “是啊,这赵家过去在山西只是个小生意人家,没什么名气的,但来了新加坡之后短短十数年就发展成了今日这样,是个有前景的人家。
    他家的三公子赵行之今年二十有五,你外婆说生的相貌堂堂,为人也很斯文有礼。”
    康琴心顿时就道:“那怎么还比阿姐小了几岁?”
    旁边姜玉兰笑着接话:“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我倒觉得这位赵公子挺好。”
    康画柔没有作声。
    康琴心私心里觉得这话没什么依据,但毕竟不好泼冷水。年龄还是其次,关键是为人是否有担当。她虽然知道阿姐还惦记着亡故的前姐夫,但要论守节三年也过去了,也希望阿姐能有个好归宿。“还是先看看人吧,我阿姐这般好,若是没点本事可不配做我姐夫。”她扬声这般说,心想着若到时候阿姐仍是无心,便由她如往常那样把人刁难退场即可。
    叶妩似是知道她想做什么,警告道:“心儿,你不准捣乱。”
    “我哪能啊,外婆和妈都说好的人选,就算我考验一下,也不能为难他吧。”
    叶妩再三警告:“回头耽误了你姐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康琴心闷声“哦”。
    康画柔起身,“都听妈的安排,我先上楼了。”
    叶妩颔首,又同她关切道:“阿柔,你要是穿不惯洋装,妈让裁缝上门替你重做几身旗袍可好?你都很久没添新衣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23:43:29    跟帖回复:
67
    第1989章  旧旗袍(4)
    康画柔脚步微顿,转身应话:“女儿还是觉得旧的衣裳穿得舒心。”
    叶妩心有理解,“那就先这样吧,过阵子再说。”
    “谢谢妈。”
    康琴心有心缓解气氛,故意攀着母亲的胳膊摇晃,撒娇道:“妈,什么裁缝?阿姐不要的话,您让人帮我和嫂子做几身呗。”
    “给玉兰倒是还好,你?”叶妩上下打量了下女儿,“妈可想象不出你穿旗袍的模样。”
    康琴心略有失落,“您这也太偏心了。”
    旁边姜玉兰笑道:“其实二妹个子高,人又瘦,穿旗袍极为合适。”
    叶妩就点头:“行,妈喊人上门来。你们啊,有时间多劝劝阿柔,别总念着旧的物事,人都要向前看,她还年轻,不能总活在过去的阴影里。”
    “阿姐那么聪慧的人,道理都明白的,妈也不要催得太紧了。”康琴心替亲姐说话。
    叶妩就看着她道:“成,你们姐妹但凡有一个成了家,妈这颗着急的心就先放一放。对了心儿,之前妈跟你提过的沈家公子,你觉得怎么样?”
    “妈!”康琴心连忙起身,“我才没阿姐那么好说话呢,要我和素未谋面的人相亲是不可能的,您还是把功夫花在阿姐身上吧,我出门去了。”
    叶妩急急问:“你这又要去哪啊?”
    她随口应道:“找小舅舅去。”P3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4 17:45:12    跟帖回复:
68
    第1990章  花花公子献殷勤(1)
    说是出门找叶岫,但康琴心并没有打算这么快再去新泉山庄。站在环形的喷泉前,面对司机询问,她一时还说不出去处,正寻思的时候就看见一辆熟悉的白色轿车驶入山庄,立马就起了精神,同司机道:“王叔你先下去吧,今日不用麻烦了。”
    话落三两步走过去,眼看着轿车停下却故意不等人下车就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含着笑同身旁人道:“表哥你好久没来找我了!走,我正愁着无事消遣,我们去马场赛马。”
    魏新荣是她亲姑姑康暖的独子,比康琴心年长三岁,两人感情素来交好。
    魏新荣笑如春风,搭着方向盘望着她调侃:“表妹与我是越发心有灵犀了,这都能感知得到我今日要来,早早的在门口候着呢?来,让我瞧瞧眼珠子瞪大了没有,是不是天天都眼巴巴盼着?”
    “得了吧,你可别不正经了,赶紧开车。”康琴心知道他素来好玩笑,挥开其伸来的手又问:“你最近不忙吗,怎么有空过来?”
    魏家与政府感情要好,做枪支生意,说起来和她小舅舅叶岫还经常合作。魏新荣子承父业,日渐忙碌。
    “你表哥我天资聪颖,哪能被那些个琐事烦身,你何时见我是成日待在办公室里的?真正有本事的人,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掌控时局,这形容的就是本公子!”
    魏新荣语气傲骄,说完又径自言语:“唉,可怜我一片孝心来看舅母,现在被你这疯丫头拉出去,也没能和长辈问个好,回头妈又要说我不懂规矩了。”
    “别装了,你是来找我还是找我妈的,我能不清楚?”康琴心直言戳穿。
    魏新荣则故作严肃了咳了咳,不搭话。P3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5 15:00:05    跟帖回复:
69
    第1990章  花花公子献殷勤(2)
    轿车出了庄园,他也没有提速,边慢悠悠的开着边问:“准备去哪啊,真想去马场?我给你说,最近的马场没什么意思,不是那些千金名媛为了提高外交档次在战战兢兢的学骑马,就是世家公子们约会小姐故意展示自己本事,你想要畅快淋漓的赛马是不可能了。”
    康琴心深知他的话只能听五分,不可思议的反问:“有这么夸张吗?”
    “不是哥忽悠你,有些家族好排场,哪怕是到了今时今日客居异乡,依旧养了大批保镖和菲佣,出门还是前呼后拥的。你想尽兴赛马,怕是还没跑几步就会被人拦住,唯恐惊吓了他们那些娇滴滴的主子。”
    康琴心面露失落,“那就没什么意思了,罢了,不去了。”
    魏新荣侧首看了她一眼,提建议道:“不然我带你去看电影?西亚圣影院昨天刚出了部电影,英国的。”
    康琴心兴致缺缺,无所谓的应了声:“都行。”
    “你如果没兴趣,不如我们去听戏?”
    康琴心更提不起劲,兴致阑珊:“倒不是我不喜欢这些,就是觉得在这儿听不到正宗的戏曲,还是幼年在太原时听得最有味道。”
    “市北新开了家锦乐茶园,听说是过去满清皇室的御用班子,经常进宫唱给娘娘贵人们听的,倒不知怎么也到了新加坡。这园子刚开业没多久,生意不比影院差,去不去?”魏新荣两眼放光,满脸怂恿。P3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6 12:48:49    跟帖回复:
70
    第1990章  花花公子献殷勤(3)
    新加坡里九成以上都是华人,生活日常早已越来越似国内,许多人哪怕出了国仍旧抛不开旧时的喜好习惯,戏曲热潮早不是一日两日了。康琴心本就清闲,见他夸成这样定是真心想去,便点头同意了。
    魏新荣喜不自胜,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戏票丢过去,“来看看,昆曲牡丹亭。”
    康琴心握着戏票惊叹:“你连票都买好了还问我去不去,敢情是早有预谋。”
    “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能让我魏大公子亲自驱车邀请的就表妹你一人了!我这不是听说你被舅母逼着安排相亲,唯恐你在家郁郁寡欢,特地在百忙之中抽空带你出来散心的吗?”
    康琴心微讶:“你怎么连这事情都知道?”
    “那可不!”魏新荣挑了挑眉,“听说还是船舶家族沈家的公子。”
    康琴心随口道:“好像是姓沈吧。”
    “什么叫好像?难道你连你相亲对象的信息都没弄清楚?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康琴心言语不耐,“我又不打算去,弄清楚这些做什么?”
    魏新荣转首看了她眼,又说:“沈家不是普通人家,从前在国内就从事河海运输生意,到了新加坡后,更是迅速取代了原船舶领域之首的以马斯家族而成为第一家族。那沈君兰是沈家唯一的继承人,你要是嫁过去,以后可就是海上第一夫人了,在水上横着走都行。”
    “我可谢谢表哥你替我操心了,但是我晕船你不记得了?还海上第一夫人呢!”康琴心没好语气的赏了他个白眼。P3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7 0:21:37    跟帖回复:
71
    第1990章  花花公子献殷勤(4)
    魏新荣顿时嬉皮笑脸起来,语气极度讨好:“是我不好,果真是哥哥忘记了,这玩笑戳中表妹软肋。那待会看完戏曲我陪你去百货公司逛逛,看中什么你随便挑,只当做给表妹的赔罪。”
    康琴心忽然歪头看过去。
    魏新荣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目视着前方很认真的开车,抿了抿唇才问:“怎么了?你要是不想去百货公司,想如何我都陪你。”
    “表哥?”康琴心眯眼。
    魏新荣略有忐忑:“嗯?”
    “这套豪气的做派,不会就是你平时哄你女朋友的法子吧?”
    魏新荣闻言随即松了口气,又仰头傲娇道:“胡说,你表哥我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向女人低三下气?没有的事!”
    康琴心笑得合不拢嘴:“你继续,看以后谁受得了你这死要面子的脾气。怪不得姑姑说你老换女朋友。”
    “这你就不懂了,男人越是潇洒女人才越喜欢!本公子如果轻易被个女人拿捏住了,那还混什么?并不是她们受不了我,而是我见她们个个得寸进尺,以为和我吃了顿饭就能做魏家少奶奶了,还妄想和我结婚,本公子大好的青春年华怎可能被一人束缚?”
    听他这话,康琴心懒得搭理,毕竟花花公子的名声不是浪得虚名的。P36
51267 次点击,70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新加坡侠胆琴心(顾轻舟著)(每日更新)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