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5:18:04    跟帖回复:
106
                                  诗灭虫
                                 1964•7•14
                      每羡昌黎逐鳄鱼,移文灭蚤竟何如。
                      发髻养盗难追捕,手眼兴师误读书。
                      昨夜分明虫灭种,今朝陆续虮生虱。
                      菊花看我三篇咏,吸血蟊贼一扫除。
      昌黎:韩愈祖居河北昌黎,故称,有《祭鳄鱼文》传世。
      移文:古代文体,与檄文相似。
      蚤:跳蚤也。
      蟊贼:两种吃禾苗的害虫。《诗经》:“我有蟊贼,岑君遏之。”
      当时农村都是草房土炕,春秋时节跳蚤极多,夜里往往使人无法入眠。据说韩愈发布《祭鳄鱼文》之后,鳄鱼纷纷离去。至于父亲此诗究竟妙用如何,我早已经忘记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7:14:50    跟帖回复:
107
                                 蠓二首
                                1964•7•8
                                   一
                     屋舍鸣雷聚老饕,山村长夏闹喧嚣。
                     蛛官法网频疏漏,鸟吏勘衙易逋逃。
                     忙里难防吸血鬼,梦中唯恐食人妖。
                     一扫飞贼滋生处,缉拿尔等入天牢。
                                   二
                     苍天梦里肃乾坤,灭尽蚊蠓吸血军。
                     原野从今消黑雾,农家自此静黄昏。
                     往年艾叶徒薰鬼,昨日荷花已返魂。
                     袒褐田畴耕种者,如鱼得水乐山村。
     老饕:饕餮也,古代传说中的怪兽,食人而贪,此处借指蚊蠓。
     蛛官鸟吏:因蛛鸟皆可捕食飞虫,故以官吏喻之。勘衙:坐衙断案也。逋:逃也。
     艾叶:以艾蒿编成草绳点燃薰蚊子。
     荷花:古人名。
     袒褐:脱衣露体也。言蚊蠓尽灭,农人可脱衣劳作矣。
     江苏高邮县有个露筋镇, 露筋镇有个露筋祠。 据南宋王象之的《舆地纪胜》载:“露筋祠去高邮三十里。旧传有女子夜过此,天阴蚊盛,有耕夫田舍在焉。其嫂止宿,姑曰:‘吾宁死不失节。”遂以蚊死,其筋见焉。”土人感其贞洁,故建祠以纪念,名曰露筋祠。
     据说,以前露筋祠里还存有一块大书法家米芾的碑文,记其女姓肖,名荷花。欧阳修瞻仰露筋祠后写过一首《憎蚊诗》,有“伤哉露筋女,万劫仇不复。”之句。乾隆南巡,曾两次路过露筋祠,但对此事提出了质疑:“蚊嘬安能致命亡,露筋事半属荒唐。”——古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姑娘家为了避嫌不愿借宿这有可能。但说一个好模好样的大活人,在一夜之间血被蚊子吸干,连青筋都露在外边,实在是不合情理。
老作家汪曾祺是高邮人,不但指斥此事荒谬,而且以为简直就是对他家乡的污蔑。他骂:“这是哪个全无心肝的卫道士编造出来的残酷惨厉的故事!”“这比‘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还要灭绝人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5:06:02    跟帖回复:
108
                                    清  明
                                   1964•4•10
                       清明不可不题诗,且是心头盼望期。
                       山色迷离分外好,春风冷暖最相知。
                       已然绕屋探花信,尚待沿堤觅柳丝。
                       切勿南行过乱墓,恐闻悲泣惹愁思。
     我不敢吹捧自己的父亲,但一直以为他是个真正的诗人。这不仅表现在文学修养方面,更主要的是,他把写诗作为一种高尚的精神追求。当时的日子那么艰苦,可他依然念念不忘,孜孜以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6:15:21   
109
                                   秋  思
                                  1964•9•1
                      仲秋渐近日相催,白露苍苍蒹葭飞。
                      不觉半年鸡长大,难留八月燕南归。
                      狸头已晚蒂初落,牛棘将残花尚开。
                      除却吟诗何所欲,得钱聊饮两三杯。
          蒹葭:芦花也。《诗经•秦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狸:野猫也,俗称山狸,此处借喻秋瓜小如狸头。
          牛棘:蔷薇也。在我们这里叫“刺玫”或“刺玫果”。
          前文说过,父亲是很好酒的,可当时连肚子都填不饱,又哪有酒喝?况且据说连m都不吃肉了,一个平民百姓又怎么敢喝酒呢?所以,也就只能靠吟诗解馋了。《诗经》中说:“泌之洋洋,可以乐饥”,诗之洋洋,大概也有同样的功效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1 5:23:08    跟帖回复:
110
                                   诗才免役
                                   1964•9•20
                       不官不第乐逍遥,谁可无端郡役逃。
                       未向深山深处避,何须半日半时劳。
                       轻挥毛颖便为臿,漫刈蒿莱岂用刀。
                       李隲江西廉访使,诗工清婉学任涛。
       不官不第:既不做官亦不参加科举。
       郡役:郡中之徭役也。
       深山深处:杜荀鹤诗“虽在深山最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
       毛颖:毛笔也。
       刈:音义,割也。
       任涛:《四库全书》载:“任涛,筠州人也。乾符中,应数举,每败垂成。李常侍骘廉察江西,素闻涛名,取其诗阅之,见云:‘露抟沙鹤起,人卧钓船流。’大加赏叹曰:‘任涛奇才也,何故不成名?会当荐之。’特与放乡里杂役仍令本惯优礼。时盲俗互有论列,骘判曰:‘江西境内,凡为诗得及涛者也,即与放役,岂止一任涛而已。”
       这个李骘很有意思,就因为任涛写了那么两句,不但免除了他的徭役,还要举荐他做了官。其他的读书人瞅着眼红,要求循例跟任涛一样待遇,李骘说:“整个江西境内,凡有写诗能赶上任涛的,我一律对待,岂止一个任涛呢!”
       可惜这个任涛短命,没等李骘推荐就去世了,所以在《全唐诗》里也就留下了那么两句。不过,我觉得任涛的那两句实在是一般,甚至不能跟我父相比,这就难免怪父亲要想往那个时代了。也许,他还不知道,此时的流沙河、张贤亮等人,却因为写了一首小诗而正在坐牢。他能自由自在地呆在家里,已经是十二分地运气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1 6:35:34    跟帖回复:
111
                                   秋   声
                                  1964•9•25
                       非金非铁各争鸣,惊扰幽人渡五更。
                       鸟宿茅檐惊落叶,风穿空谷弄梭声。
                       山泉巧奏催眠曲,檐雨乱弹破梦筝。
                       可叹生灵难解语,茫茫天籁岂无情?
      比之欧阳修的《秋声赋》如何?
      我以为天籁之音肯定是有意义的,只是寻常人听不懂罢了。记得有位西方哲人说过:“诗人,是倾听来自彼岸声音的人”。但丁之所以能够写出伟大的《神曲》,就是因为他深刻地感悟了另一个世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2 5:23:36    跟帖回复:
112
                               煤  叹 
                             1964•10•2
                   海啸山崩降巨灾,栋梁几度毁深埋。
                   参天有志修云阁,入地无声葬夜台。
                   郁郁难求为世用,冥冥只等垦荒来。
                   如今我燃龙香剂,常叹当年坎壈材。
      夜台:坟墓也。
      龙香剂:借指煤炭。龙香是一种常绿乔木,有芳香,可提炼芳香剂。梅尧臣诗:“花非龙香叶非柏,独窃二美夸芳蕤。”
      坎壈:音砍懒,困顿不顺也。
      那时乡下的职工户,每年冬天可以凭票买到半吨烤火煤,所以家里生了个小炉子,而普通社员就只能上山砍树取暖了。
      我真佩服老父的学问,竟能把自己的怀才不遇跟煤炭联系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3 5:32:18    跟帖回复:
113
                                        春 眠
                                      1965•5•6
                           飞廉吹冷窗前月,直把睡魂欲冻僵。
                           梦里龙儿犹未醒,春来跳蚤又猖狂。
        龙儿:出典不详,想必是神话中捉拿跳蚤的神物吧?
        寒冬难挨,春天跳蚤咬人也很难过,可见“诗灭虫”的效果不佳。
        跳蚤是土草房的产物,因为缝隙多,可以随处繁殖,像现在的好砖房,你就是想养都养不活。当时农村的各类吸血虫,最叫人无奈的就是跳蚤。跳蚤的弹跳力极强,能跳跃自身350倍的距离,而且外壳也非常坚韧,据说,如果人能具备那样的身体,即使从一千米的高空摔在地上也会安然无恙。那时,我们灭蚤的唯一办法是:炕前放只板凳,板凳上搁个水盆,一旦逮住立刻扔进水里。 跳蚤能跳不会游泳,一会儿就被淹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3 7:31:51    跟帖回复:
114
                                       立夏前夕雷鸣
                                        1965•5•11
                            时当立夏两三日,春色初从草底生。
                            浅黛妆山青染地,轻烟煦野雾笼城。
                            连宵月晕微风讯,此夜雷声报雨情。
                            麦卜蛇年歧两穗,一犁黑浪趁天晴。
         黛:黑色颜料也,古代女子用以画眉。此处借指山峦刚刚放绿,如女子浅色青黑之眉也。煦:温暖也。
         月晕:俗谓“风圈”也。每当月亮出现五彩光环,则必有风雨。微:藏也,言风雨之兆隐于月晕。
         卜:占卜也。歧:分支也。朱翁善卜,言在蛇年之春为小麦占卜收成,得一株两穗之兆。
         犁:犁杖也。言农人宜趁雨后天晴及时播种五谷以获丰年也。
         我家种了二年的“小开荒”终于停止了,因为上边发下了“红头文件”,说要“发展壮大集体经济”。母亲本想再种一年,可是父亲坚决反对。他相信社会主义的美好明天,相信挨饿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4 5:57:44    跟帖回复:
115
                                   穿  井
                                  1965•6•7
                          村小多亲故,桃源古道存。
                          我家穿新井,劳烦众乡邻。
                          淤泥不堪饮,往来久无禽。
                          凿取寒泉水,甘甜浴后人。
       穿井:打井也。
       无禽:易经《井卦•初六》:“井泥不食。旧井无禽。”意思是旧井浑浊已不堪食,连来往找水的鸟儿都不见了。
      寒泉:易经《井卦•九五》:“井冽,寒泉食。”意思是井水洁净清凉,可以食用。
      我们村里有两口大井,一口在村西,一口在村东。我家住在村子的西南角,到西井挑水要穿过两条街,来回足有一里路;如果西井出了毛病而去东井,就更远了。
      那时的农家都备有一根扁担两只水桶,挑水是农村最普通的日常劳动。我家用的是两只大木桶,八岁的我要想晃动一下都很困难,但是父亲每天就是用它们挑回一家人一天的用水。特别是到了雨季,街道泥泞不堪,有时穿着靴子依然无法通行。可是水缸已经见底,一家人只好焦急地等着天晴,然而天却老也不晴,于是就全家出动,打着赤脚,顶着风雨,一桶一桶地往回抬。
      吃水是这样的困难,以至于影响了一家人的生活。所以父亲便决定在自家的屋里打一眼小井,并且向我们摆出了三条理由:
      其一,挑水的活太苦太累。我家共有五口人,一头猪,一条狗,再加上十只鸡,五只鸭,两只鹅,平均每天至少要用三挑水。对于一个农民来说,这也许算不了什么负担,可是当时的我家还没有像样的劳力。姐姐虽然已经年满十八,但一个女孩子怎么能承担这样繁重的劳动?所以当温饱问题解决之后,解放劳力也就成了头等大事。
      其二,挑水这活不仅苦累,而且很不安全,稍微不慎就有伤痛之虞——说起农村的大井,现在回忆起来还觉得恐怖。我们这里是山区,水井凿得又大又深,深得就像传说中的地穴,张着黑洞洞的大口,仿佛要把世间的一切都吞食进去!
      井口架着木制的辘轳,密密麻麻地缠满了井绳,又粗又硬,足有二十米长;盛水的家什叫柳罐,用柳条和麻绳勒制而成,就像一只深底铁锅,又笨又沉;木制的辘轳一摇起来吱吱嘎嘎的乱响,一里之外都能听见。这种远古洪荒留下的玩意,即使成年男子使用时也要小心谨慎,否则不是被辘轳把打伤,就是被柳罐带进井里。
      其三,大井水太不卫生,有害身体健康。冬天的井沿儿,滴水成冰,冻得跟冰山似的,一到春天就成了鹅鸭猪狗的乐园。井沿儿旁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土坑,每当这时就注满了泥水,又因为人们打水的时候,难免有水从桶里溢出,所以,无论多么干旱的季节,这水坑都是黑油油水汪汪的。
      那时农村的畜禽都是散养,每天一早,鸡鸭鹅狗便争先恐后地聚集到这里玩耍嬉戏;夏天一热,老母猪也领着崽子成群结队地到这里洗澡乘凉。鸡鸭有时被猪狗惊起,一不小心就掉到了井里,如果没人发现,它就老老实实地呆在里边,直到死去,直到腐烂。我就亲眼看见红眼石大爷打上来的水里飘着鸭毛。他把水倒掉再打,可是依然如此,所以,村里人有好些日子就喝着这样的“鸭汤”,直到姨夫张罗着把井淘了,这“鸭汤”才算喝完,可是没过多久又出事了。
      那天小百岁往井里撒尿,被石大爷看见。石大爷气得去找他父母,他父母也没个长短,就像他家不吃水似的——这个故事有点玄,也许会有人骂我污蔑同袍吧?
      百岁妈外号周大胯子,是南北二屯有名的泼辣货。有一次只为开个玩笑,竟然纠集几个妇女,把一个人摁在地上要往嘴里撒尿,多亏她男人回来才叫那人逃走。老年人常说:根不正,苗不正,结个葫芦歪歪腚。像这样的人家,生出这样的孩子,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据说,这口井已经很老了,老得就像这个村子。又据说这井里还淹死过两个人:一个是打水时掉进去的,另一个是“土改”时畏罪自杀的地主,但我们小孩子最感兴趣的还是井里的蛤蟆。
      井里为什么会有蛤蟆呢?它们究竟是从外边掉进去的,还是自然生出来的?听老辈说没有蛤蟆的井水是不能吃的,因为有毒。如此说来,它们应该是井里原来就有的了?可它们为什么不趁着人们打水的时候逃出来呢?——呵,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4 18:29:38    跟帖回复:
116
                                      咏  井
                                     1965•6•8
                             家中穿一井,生趣愈盎然。
                             岂止供炊饮,尤需溉田园。
                             经营少费力,省事不花钱。
                             但愿甘甜水,流通万户泉。
      父亲实在是太英明了,打井的理由不用三条,有一条就足够了。于是,第二天他就打发姐姐去城里请来了一位井匠。这老汉姓粱,是姐姐同学的父亲,手艺好,人也厚道。他说他一定要为我家打出一眼好井来。
     乡亲们都来帮忙了,一下子来好几十。在农村这叫人缘。否则你就是挨家挨户地去请也请不来的。
我家打的是“高丽井”,顾名思义,大概是鲜族人的发明吧?打这样的井,首先得在屋地钻一个小盆口大的地洞,然后把木制的井筒插入洞中,再安上木制的小辘轳和带底叶的小铁桶,这样小井就算打成了。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时打井的工具很原始:一根粗大的钻头,就像小火轮尾部的螺旋桨,插在土里要四五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像推磨似地转来转去,直到实在转不动的时候才把钻头拔出来,刮掉夹在叶片间的泥巴,然后再插进去……就这样反反复复,一连气干了三天,小井终于打成了。
     往常吃的大井水浑浊不堪,还带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味儿,而且缸底儿总是沉淀着一层淤泥,隔三差五就要清理一回。可小井的水就不同了,倒在缸里清澈见底,喝在嘴里凉爽甘甜。黄娘见了点头称赞,说她家也要打一眼,叫母亲跟梁大爷说个情。
     母亲说:“你家离大井多近,何苦花那个钱?”
     黄娘说:“我这人心赃,一想起小百岁往井里撒尿就恶心。都说人以水为净,你说这吃的水要是不干净,那人还能活吗?”
     母亲说:“咋不能活?人家还说童子尿治病哩!”
     黄娘骂:“去他妈了腿儿。童子尿治病,咋不往他自个家的饭锅尿啊!”
     母亲不由大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5 6:16:00    跟帖回复:
117
                                      稼 穑 难
                                      1965•6•27
                          傍水连山绿纵横,田畴雨后待耘耕。
                          桑麻播种偏迟长,蓼稗薅锄反速生。
                          天意蒿莱同化育,人思稻麦独收成。
                          恶根结籽难绝灭,长教农家费经营。
        蓼稗:音料拜,泛指野草。
        薅:音蒿,除草也。此联言:桑麻虽由人力种植,偏偏长势极慢;杂草虽经不断薅除,反而迅速滋生。
        莱:萝卜也,泛指蔬菜。 此联言:蒿草与蔬菜虽为老天同时化育,而农民却只希望自己种的粮食独获丰收。
        经营:侍弄也。
        在乡下时,我们队二百多口人,一百来垧地,但是每当夏锄一到,男女老少就忙得不可开交,每日天刚亮就下地,太阳落山才收工。那时没有农药,全靠一把锄头。稗草撒籽,苣荬菜串根,铲掉一茬,几天就疯长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5 6:30:21    跟帖回复:
118
没收农民土地,让农民饿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5 7:28:19    引用回复:
119
转至第118楼第 118 楼 1128112q 2019/11/15 6:30:21  的原帖:没收农民土地,让农民饿死!感谢您的回复!!
49349 次点击,11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父亲在60—80年代的古典诗歌(连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