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14:38:41    引用回复:
16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tieganmaozuo 2019/11/8 13:44:58  的原帖:立法:种、收、制、运、卖、买,吸,抓住就砍头!不信戒不了烟!
航母大灰鸡不整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15:07:01    引用回复:
17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随风飘荡1 2019/11/8 13:51:09  的原帖:两天一盒的路过,没打算戒烟,也不会多抽。两天一包的同路过。因工作生活场所禁烟越来越严,实际经常三天抽一包。虽然量少但不抽不行,目前尚无戒烟的打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17:26:31    跟帖回复:
18
   抽烟喝酒是一种精神享受,但影响身体健康,抽了几十年烟,戒了半年又抽回来有数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19:20:01    跟帖回复:
19
  人的寿命长短取决于七分天命(基因)三分人命(环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21:35:31    跟帖回复:
20
    一天就戒了烟。
    1976年,就在太祖晏驾,贵妃入笼的当儿,我去西安探望老妈。
    老妈是辛亥年生的人,毕业于北京的一所教会办的职业学校,这在当年,我外公家算是够“开放”的了。据说外公年轻时候曾经是驻俄公使馆的信差,新思想还是有些些儿的。
    自打我妈嫁给我爸,就一改原先在娘家的“二毛子”脾气,成了一个贤妻良母,生养了我们男男女女四个兄弟姐妹,我老小。
    我老爸,是GMD,他早已经找了一个另外的女人,搭了一个新窝,这在当年也不兴 离婚 什么的,于是就“井水不犯河水”,分开过了。
    进入新中国以后,他笃定是历史反革命。我妈为了养活四个子女,在卷烟厂,毛纺厂当过临时工。后来因为她有点文化,考进了中国人民银行,成了银行职员,她是一个谨小慎微的女人,处处小心,也没能躲过历史的铁拳。 1957年,拜我老爸所赐,一顶右派帽子,落到了她的头上。
    当年,我正在上初中。她哄我和二姐说她不是“右派”只不过有一点“右派言论”,当年她被送到“夹边沟农场”,一年以后又改送到“边湾农场”,1960年底又被送到“丁家坝农场”。她才向我和二姐承认,她确确实实是右派。又说是后来“补划的”反正右派就是右派,对于我们两个右派崽子来说已经习惯了“贱民”的身份,是不是右派也无所谓了。
    在西安,大姐和姐夫都张罗把我从新疆调回内地的事情,大姐说:“妈没说错,你就是个闯祸精,妈她最不放心的就是你。看看你这些年学了一身坏毛病,既抽烟又喝酒,满嘴脏字眼,把你调回来还不得把妈气死。”
    “我是跟谁都能聊得来,你不相信,楼下的捡破烂的老头我能说得来,你们周围的高级干部,高级知识分子,我也能聊得来,就这水平。喝酒吗,我逢场作戏喝个三两五两,我有度,保证不喝醉。至于抽烟,我说话算话,从现在起我就不抽了。”
    “我不信,你这次回来,搜寻那么多烟,你能戒了?这几天,你能忍着不抽,回到新疆谁还能管得着你,还不是接着抽。”
    “这世界上有三件事,最容易的是被人管,犯人和军人,不听话,鞭子上,枪托子上。第二种是管别人也容易。最难的是管自己,我认为只要是个人就应该能管住自己,你可别小看了你这个弟弟。”
      回到新疆,我把所有的烟都送给同学和领导,自己一根不留。有的同学拿烟逗我:“你傻呀,这么好的烟,自己个儿不抽,看我们抽,你馋不馋啊。”就那天晚上,我忍不住又抽上了,而且是一根接一根,没完没了地抽,一地烟头。抽完就后悔了:“我算不算个人,算不算是个男子汉,自己说出去的话都不算数?”后悔啊,总算是从梦里挣扎醒来,“原来是个梦!”梦里都中规中矩。
    就从那一天,1977年,大年初二,我再也没有抽过烟,到现在快四十三年了。
    后来,我从2001年开始喝咖啡,儿子劝我:“你高血压,还喝咖啡,作死啊!”当天,2014年四月的某一天,我再也没有喝咖啡,到现在还留着两小包速溶咖啡。
    人啊,没本事管别人,还没本事管住自己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8 21:58:02    跟帖回复:
21
我也想戒烟,这几年体检都是双肺肺大泡。一天两盒细支薄荷南京。前二十年“三五”没换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56:19    跟帖回复:
22
我也想戒烟,并且都戒了不下十次了……哈哈哈,全都失败。

不过,烟量是真的减了。一是确实抽多了不爽;二是,价格也TM太邪乎了,现在我爱抽的烟,都价格翻了几倍了……总不能天天烧钱玩。

于是,把烟钱减半,用来吃喝玩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8:28:19    跟帖回复:
23
我也戒了几次,最长时间一年。现在每天3支。想彻底戒烟真不容易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8:31:45    跟帖回复:
24
    下辈子来世再抽烟我都不是人养的,

要有这种决心。否则总是为自己找理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9:24:33    跟帖回复:
25
今年2月8日,瑞士日内瓦琉森湖畔 ,把最后一根国产烟的烟屁股掐灭扔进垃圾桶,至今再没碰过烟。1984年18岁开始抽,烟龄35年。听说两三年后会有一个坎,能迈过去就再不会复吸。现在静待那个坎的到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1:39:51    跟帖回复:
26
烟龄比楼主长,四十年;烟量与楼主同,每日三包,{三五牌,混合型};戒烟原因与楼主略同,查出慢阻肺。
吸烟有害健康,吸烟是你自己的选择。各位烟友,戒烟吧,别和自己过不去。
年轻吸烟潇洒,晚年健康尴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9:54:38    引用回复:
27
转至第20楼第 20 楼 jgj0920 2019/11/8 21:35:31  的原帖:    一天就戒了烟。
    1976年,就在太祖晏驾,贵妃入笼的当儿,我去西安探望老妈。
    老妈是辛亥年生的人,毕业于北京的一所教会办的职业学校,这在当年,我外公家算是够“开放”的了。据说外公年轻时候曾经是驻俄公使馆的信差,新思想还是有些些儿的。
    自打我妈嫁给我爸,就一改原先在娘家的“二毛子”脾气,成了一个贤妻良母,生养了我们男男女女四个兄弟姐妹,我老小。
    我老爸,是GMD,他早已经找了一个另外的女人,搭了一个新窝,这在当年也不兴 离婚 什么的,于是就“井水不犯河水”,分开过了。
    进入新中国以后,他笃定是历史反革命。我妈为了养活四个子女,在卷烟厂,毛纺厂当过临时工。后来因为她有点文化,考进了中国人民银行,成了银行职员,她是一个谨小慎微的女人,处处小心,也没能躲过历史的铁拳。 1957年,拜我老爸所赐,一顶右派帽子,落到了她的头上。
    当年,我正在上初中。她哄我和二姐说她不是“右派”只不过有一点“右派言论”,当年她被送到“夹边沟农场”,一年以后又改送到“边湾农场”,1960年底又被送到“丁家坝农场”。她才向我和二姐承认,她确确实实是右派。又说是后来“补划的”反正右派就是右派,对于我们两个右派崽子来说已经习惯了“贱民”的身份,是不是右派也无所谓了。
    在西安,大姐和姐夫都张罗把我从新疆调回内地的事情,大姐说:“妈没说错,你就是个闯祸精,妈她最不放心的就是你。看看你这些年学了一身坏毛病,既抽烟又喝酒,满嘴脏字眼,把你调回来还不得把妈气死。”
    “我是跟谁都能聊得来,你不相信,楼下的捡破烂的老头我能说得来,你们周围的高级干部,高级知识分子,我也能聊得来,就这水平。喝酒吗,我逢场作戏喝个三两五两,我有度,保证不喝醉。至于抽烟,我说话算话,从现在起我就不抽了。”
    “我不信,你这次回来,搜寻那么多烟,你能戒了?这几天,你能忍着不抽,回到新疆谁还能管得着你,还不是接着抽。”
    “这世界上有三件事,最容易的是被人管,犯人和军人,不听话,鞭子上,枪托子上。第二种是管别人也容易。最难的是管自己,我认为只要是个人就应该能管住自己,你可别小看了你这个弟弟。”
      回到新疆,我把所有的烟都送给同学和领导,自己一根不留。有的同学拿烟逗我:“你傻呀,这么好的烟,自己个儿不抽,看我们抽,你馋不馋啊。”就那天晚上,我忍不住又抽上了,而且是一根接一根,没完没了地抽,一地烟头。抽完就后悔了:“我算不算个人,算不算是个男子汉,自己说出去的话都不算数?”后悔啊,总算是从梦里挣扎醒来,“原来是个梦!”梦里都中规中矩。
    就从那一天,1977年,大年初二,我再也没有抽过烟,到现在快四十三年了。
    后来,我从2001年开始喝咖啡,儿子劝我:“你高血压,还喝咖啡,作死啊!”当天,2014年四月的某一天,我再也没有喝咖啡,到现在还留着两小包速溶咖啡。
    人啊,没本事管别人,还没本事管住自己吗?
    
您这个发跟帖里可惜了,应该发主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0:07:37    android
28
转至第20楼第 20 楼 jgj0920 2019/11/8 21:35:31  的原帖:    一天就戒了烟。
    1976年,就在太祖晏驾,贵妃入笼的当儿,我去西安探望老妈。
    老妈是辛亥年生的人,毕业于北京的一所教会办的职业学校,这在当年,我外公家算是够“开放”的了。据说外公年轻时候曾经是驻俄公使馆的信差,新思想还是有些些儿的。
    自打我妈嫁给我爸,就一改原先在娘家的“二毛子”脾气,成了一个贤妻良母,生养了我们男男女女四个兄弟姐妹,我老小。
    我老爸,是GMD,他早已经找了一个另外的女人,搭了一个新窝,这在当年也不兴 离婚 什么的,于是就“井水不犯河水”,分开过了。
    进入新中国以后,他笃定是历史反革命。我妈为了养活四个子女,在卷烟厂,毛纺厂当过临时工。后来因为她有点文化,考进了中国人民银行,成了银行职员,她是一个谨小慎微的女人,处处小心,也没能躲过历史的铁拳。 1957年,拜我老爸所赐,一顶右派帽子,落到了她的头上。
    当年,我正在上初中。她哄我和二姐说她不是“右派”只不过有一点“右派言论”,当年她被送到“夹边沟农场”,一年以后又改送到“边湾农场”,1960年底又被送到“丁家坝农场”。她才向我和二姐承认,她确确实实是右派。又说是后来“补划的”反正右派就是右派,对于我们两个右派崽子来说已经习惯了“贱民”的身份,是不是右派也无所谓了。
    在西安,大姐和姐夫都张罗把我从新疆调回内地的事情,大姐说:“妈没说错,你就是个闯祸精,妈她最不放心的就是你。看看你这些年学了一身坏毛病,既抽烟又喝酒,满嘴脏字眼,把你调回来还不得把妈气死。”
    “我是跟谁都能聊得来,你不相信,楼下的捡破烂的老头我能说得来,你们周围的高级干部,高级知识分子,我也能聊得来,就这水平。喝酒吗,我逢场作戏喝个三两五两,我有度,保证不喝醉。至于抽烟,我说话算话,从现在起我就不抽了。”
    “我不信,你这次回来,搜寻那么多烟,你能戒了?这几天,你能忍着不抽,回到新疆谁还能管得着你,还不是接着抽。”
    “这世界上有三件事,最容易的是被人管,犯人和军人,不听话,鞭子上,枪托子上。第二种是管别人也容易。最难的是管自己,我认为只要是个人就应该能管住自己,你可别小看了你这个弟弟。”
      回到新疆,我把所有的烟都送给同学和领导,自己一根不留。有的同学拿烟逗我:“你傻呀,这么好的烟,自己个儿不抽,看我们抽,你馋不馋啊。”就那天晚上,我忍不住又抽上了,而且是一根接一根,没完没了地抽,一地烟头。抽完就后悔了:“我算不算个人,算不算是个男子汉,自己说出去的话都不算数?”后悔啊,总算是从梦里挣扎醒来,“原来是个梦!”梦里都中规中矩。
    就从那一天,1977年,大年初二,我再也没有抽过烟,到现在快四十三年了。
    后来,我从2001年开始喝咖啡,儿子劝我:“你高血压,还喝咖啡,作死啊!”当天,2014年四月的某一天,我再也没有喝咖啡,到现在还留着两小包速溶咖啡。
    人啊,没本事管别人,还没本事管住自己吗?
    
赞一个!

我自己也是从某一天起戒烟,到现在一口没再抽。因为一个女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1:37:24   
29
你要是真想戒烟,香烟还是能戒的掉的。本人亲历,至于其他的,我不敢保证。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11/10 11:38:25 编辑过

16609 次点击,28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是怎样戒烟的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