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英汉双语阅读训练:高干家庭传奇
11323 次点击
21 个回复
烈华文集 于 2014-06-05 16:52:3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英汉双语阅读训练:高干家庭传奇

    英语原著 Jung Chang  改编翻译 烈华

    这是一部震撼人心的传奇史诗,也是一批追求平等自由和人生幸福者的奋斗历程,她如实记录了一个高干家庭上下四代女儿的悲欢离合,她们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反映了20世纪前78年中国社会的动荡、变迁与进步。

    第一代女儿出生于1888年,姓吴,父母双亡,由叔父养大;那时候女人地位低下,不配拥有自己的名字,因为排行第二,她就被叫作“二丫头”。吴氏“二丫头”20岁时嫁给14岁的杨儒善,次年,即1909年,生下第二代女儿杨玉芳。

    1924年,杨玉芳15岁时嫁给当时的中华民国警察总监薛志恒将军为妾,在金丝笼中生活了近10年,而两次跟薛将军同居的生活加起来总共只有10来天,其余时间在仆人们的监控下守着活寡,战战兢兢。

    杨玉芳于1931年生下第三代女儿薛宝琴。薛宝琴后来改名夏德鸿,在学生时代积极参加反满抗日活动,并加入中共地下党为夺取国民党重兵把守的锦州立下汗马功劳,成为忠诚干练的党员领导干部。

    第四代女儿Jung Chang出生于1952年,因为出身高干家庭,故一直享受着种种特权,1973年经推荐保送进入四川大学外文系读英语,1978年又被公费派遣留学英国并获得英语语言文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在伦敦大学任教。她根据姥姥和母亲的回忆,以及自己的亲身经历,用英文写出这一本名为Wild Swans的自传性著作,1991年由英国 Flamingo Collins 图书公司首次出版,1992年获得“非小说类最佳图书奖”和“英国年度最佳纪实文学奖”,此后多次印刷,被译成30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1300万册。

    作者的丈夫乔-哈利戴教授是国际闻名的作家、语言学家、历史学家,除了他的母语英语以外,他还精通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等多种语言,著书立说,作品丰富。因此,Wild Swans一书在他的指导和修改润色下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该书语言地道,语法严谨,用词浅显,故事曲折,特别适合训练学生的英语阅读能力,故编成填空练习,英汉对照增加趣味,以收速成之功。

    迄今为止,通过网上搜索,得知这本书的中译版有三个本子,分别是:台湾中华书局1992年版、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和香港天地图书公司2001年版。但是这三个本子,都不太好找,也不知道译成汉语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自己反复阅读的,还是英国 Flamingo Collins 1991年所出厚达676页的英文首版(加上书后索引共696页)。这本书是一位朋友出差英国时买回来送给我的,书后定价为7.99英镑。该书的正标题是《Wild Swans(几只野天鹅)》,副标题是《Three Daughters of China(中国的三个女儿)》。但是根据书中内容,我认为译成《高干家庭的悲欢离合》或《高干家庭传奇》比较靠谱。

    书中有十几幅照片令人印象深刻,照片上过去人们的衣着服饰反映了过去的时代特点,而且他们的神态个个充满了忧虑。作者的外祖父身着1924年中华民国北京政府警察总监的上将戎装,虽然威风凛凛却忧虑重重。作者的父母1949年进入南京后身着解放军军装,却依然难掩他们眉宇之间的重重忧虑。1953年,政府开始给所有官员定级,13级以上为高干,当时四川省7000多万人口中属于13级及以上者不到200人。作者的父亲被定为10级,而10级以上的高干在整个四川省只有10多人。50年代,我大舅也是10级干部,我和母亲在南昌江西省委大院他家里住过一段时间,其住房和享受的待遇远非一般家庭可比。所以,作者对她自己家庭的描述,跟我在大舅家里的亲历恰好是一致的。还有一幅照片,是1975年4月21日作者父亲的追悼会现场,按照规定,参加10级干部追悼会的人数为500人,超过的人数不得进入,还有治丧委员会的人数、花圈的数量和尺寸,都有详尽的规定。

    This real-life saga of a Chinese family over three generations contains more domestic drama than Dynasty, more violence than any film noir, more heart-rending tragedy than Little Dorrit and more ironic twists and turns and villains on the make than any Balzacian fresco. Almost casually, Jung Chang introduces us to a world where personal insecurity, sudden ruin and the possibility of torture and violent death are as perfunctorily taken for granted as tomorrow’s thunderstorm. There has never been a book like this.

    —— Edward Behr, Los Angeles Times

    这是一部中国家庭三代人的真实生活传奇,它的戏剧性场面超过了著名电视连续剧《豪门恩怨》,暴虐的情景超过任何黑社会电影,令人心碎的悲剧超过了狄更斯的《小多雷特》,峰回路转的冷嘲热讽以及对追名逐利的反派角色的生动描绘,甚至超过了巴尔扎克笔下的芸芸众生。几乎是漫不经心地,作者带领我们走进了一个可怕的世界:那里的任何人都没有安全感,到处都是人性的丧失,今天还是丽月皓天,明天却是霹雷闪电,人们被随心所欲地凌辱、折磨、施暴,直至秘密处死。还从来没有一部书能如此令人身临其境地感到震撼。

    ——爱德华.贝尔,美国《洛杉矶时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