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小白杨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工程院院士否认南水北调通水即失败:外行瞎咋呼
112832 次点击
645 个回复
小白杨 于 2014-12-22 22:26:3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工程院院士否认南水北调通水即失败:外行瞎咋呼    

    2014-12-22 15:52:07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澎湃新闻网

         1

    2014年12月16日,北京,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展览首博开展,“饮水思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展览”吸引了观众的目光。 CFP 图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一期已正式通水一个多星期,观测运行效果尚需时日。而一篇名为《南水北调通水即失败》的文章,宣称工程没有办法达到预期效果。

    12月19日,自称是“物理学博士,电脑工程师,业余投资家、财经评论家”的网友 “马可安”,在腾讯微博发表网络文章文章称,南水北调中线干渠中水流速过慢,会使工程达不到预期的年调水量。同时,大量泥沙沉淀,会“毁了中线工程”。该文一发表,即引起网友热议,虽然原文很快被删除,但不少阅读过文章的网友,仍据此对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效果产生了怀疑。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水资源专家王浩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都是外行,在那瞎咋呼,不予置评”。他同时表示,结冰期输水问题早已解决。

    年调水量无法完成?

    马可安文章称,根据正式通水时中央电视台视频中大黄鸭的漂流速度,“算出平均水流速度为每秒十厘米,输水量是每秒22.4立方米。”

    马可安认为,这仅仅是工程设计流量350立方米每秒的1/10不到,据此宣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设计的年调水量95亿立方米无法完成。

    对此,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蒋云钟表示,在中线工程京石段先期进行的调水过程中,就已经发现表层水流速度很慢的现象。但渠道输水其实是一个复杂的水力学系统,表层流速慢,并不等于中下层的流速也很慢。“实际上不同深度、不同位置的渠水流速是不一样的,京石段供水时就发现,下层流速很快”。所以,判定中线工程输水的流速,不能简单的靠看表层大黄鸭移动的距离,就认定整个断面的流速都很慢。

    也有网友评论称,黄鸭的体积较大,水面的风对其漂流速度影响明显,不能用来表征水的流速。

    而据央视新闻联播报道,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引来的丹江水19日到达河北保定的西黑山分水口,“目前水的流速是1米每秒。”从这里,丹江水将分为两路,一路流往北京,一路流往天津。

    泥沙沉积会毁了中线工程?

    马可安文章还称,因为流速慢,可能会导致中线工程干渠渠道大面积的泥沙沉积,最终毁了中线工程。

    “汛期之后,丹江口的水浑浊,携带大量泥沙,充水试验时的2亿立方米用水58万吨泥沙,平均每米干渠沉淀了450公斤的泥沙。因大量泥沙沉淀,所以开闸放水后水流缓慢,导致更多泥沙沉淀,最终彻底毁掉输水工程”,马可安认为流速慢的原因,是因为充水试验导致的泥沙沉积。

    对此,12月21日,原长江委长江科学院教授级高工郭继明告诉澎湃新闻,丹江口水库的水非常清澈,含沙量很小,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取水口陶岔渠首枢纽位于丹江口大坝下游,水流更清澈,不存在马可安文章中所述的泥沙沉积问题。

    此外,马可安文章称,“98%的泥沙沉淀在丹江口水库,很快水库将完全淤塞”。

    长江委长江科学院河流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万建蓉等人2002年发表的文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水库泥沙冲淤计算》显示,运行100年后至2103年后,丹江库区淤积量也只占其库容的9.6%,泥沙淤积量很少。

    郭继明告诉澎湃新闻,丹江口水库是“高坝大库”,是通过建水坝蓄起来的水,泥沙沉积影响的只是死库容,不影响蓄水,“几百年都没事”,而且现在丹江口大坝坝顶高程已由原来的162米提高到176.6米,库容进一步增加。

    冰期没法输水?

    马可安的文章还称,“会让整个渠道的水基本停止流动,冰冻成一块,彻底破坏工程。”

    对此,中国工程院士王浩说,“结冰问题都研究了有10年了,结冰期怎么输水,冰封期怎么输水,化冰期怎么输水,别听他们瞎咋呼。”

    检索相关文献,确实发现冰期输水是南水北调建设要解决的重要水力学问题之一。据国务院南水北调办总工程师沈凤生此前介绍,中线冰期输水调度基本方法是:科学预测河流的结冰期,通过控制水位、流速,让水面形成稳定的冰盖,然后在冰盖下输水;在输水期间,保证输水稳定,防止冰盖破坏;当气温回升时,控制好水位、流速,确保冰盖就地消融,不产生流冰,避免产生冰塞、冰坝。

    先期运行过数次的京石段引水工程,此前其实已经进行过两次相关气象观测,以及根据气象观测的调控试验。

    中线输水如何保障?

    虽然马可安的数个观点都引起争议,但其关注的问题,确实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输水需要关注的大问题。

    今年10月份的《长江科学院院报》即发表了一篇题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主要水力学问题研究》的文章,作者黄国兵等人,近年来一直都有进行与南水北调输水相关的研究。

    在这篇文章中,几位作者也认为,对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而言,“尽可能减少渠道及建筑物的水头损失,确保工程输水能力,是工程设计时需考虑的关键问题之一。”其中,马可安文章中提到的渠道糙率、冰期输水等,正是这些年长江科学院等参与南水北调的科研机构,重点攻关的课题之一。

    黄国兵等在文章末尾也提出,“随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全线通水,需在满足全线调水需求的同时开展相关水力学特性监测工作,如全线各渠段渠道及过水建筑物糙率率定、各节制闸过闸流量复核、冬季输水渠段冰凌原型观测等”。

    他们认为,要“保证中线工程安全、适时、高效地输水运行,仍需结合工程实际对正常调度和应急调度方面的水力学问题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

    作者曾提“核雾污染致雾霾”被辟谣

    事实上,这并非马可安的文章第一次引发争议。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13年11月22日,马可安在社交网站发表了博文《中国煤炭工业的崩溃和核雾染灾难》,按其说法,华北雾霾经久不散,是因为空气中漂浮的粉尘颗粒是带电的,而带电原因,是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大营地区煤矿的放射性铀。在马可安看来,华北雾霾与核辐射有关,他把导致雾霾的核辐射称为“核雾染”。

    在长达数个月的时间里,“核雾染说”广为传播,并在网上引发热议。不过该观点随后遭到众多煤炭、原子能、大气等领域的专家学者驳斥,指出马可安的推断缺乏直接证据支撑,一些关键问题还存在科学、逻辑错误。

    面对各方质疑,马可安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将华北雾霾与核辐射直接关联,“完全是我自己的理论推断”,“铀含量高到多少,是否足够引起严重雾霾,这是我的猜测,需要实验数据证实”。

    与此同时,马可安自称的教育背景、研究领域等也遭到媒体质疑。此前面对记者采访,马可安不愿透露详情,他称,除了现在美国西海岸从事电脑行业工作、业余时间做许多学术上的探讨之外,其他情况都不重要。

    http://business.sohu.com/20141222/n407182592.shtml business.sohu.com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澎湃新闻网 http://business.sohu.com/20141222/n407182592.shtml report 3272 2014年12月16日,北京,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展览首博开展,“饮水思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展览”吸引了观众的目光。CFP图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一期已正式通水一个多星期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2:39:24    跟帖回复:
   沙发
支持一下,嘎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2:49:08    跟帖回复:
3
地下水超采 华北平原成世界最大“漏斗区”(图) (2014-05-08 23:16:54)


整个华北被掏空,成全世界最大的“漏斗区”。(网络图片)



由于多年的地下水超采,华北平原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漏斗区”。其中最大的一个漏斗面积达8800多平方公里,而这个面积,大约是北京市市区面积的12倍。专家将一些地方靠超采地下水度日的情况形容为。“爷爷喝孙子的水”。对此状态,有网民认为,贪婪、无度,资源的严重浪费和过度使用迟早会有报应的 。用环境去换取经济发展,最终还是得不偿失啊 !

    5月7日,《中国广播网》的报导称,河北省地下水超采30年或很快用尽,地裂现象将不断出现。专家将一些地方靠超采地下水度日的情况形容为“爷爷喝孙子的水”。长期透支地下水,导致地下水水位下降,甚至形成了区域地下水位的降落漏斗。

   资料显示,由于多年的地下水超采,华北平原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漏斗区”。其中最大的一个漏斗面积达8800多平方公里,而这个面积,大约是北京市市区面积的12倍。

    长年跟踪观测地质灾害的河北省地矿局第三水文工程地质大队副总工程师、地质环境监测站站长寇秋焕介绍,从2006至2010年,河北省衡水市共发生10起比较大的地裂缝,最长的是武邑至阜城县的一条地裂缝,长8公里。

    寇秋焕介绍,这些地裂缝形成的主要因素是衡水市超量开采深层地下水,导致地面沉降,地下水过量超采,深层地下水位下降,没有有效补给,就会形成地下漏斗,也就是说地下水位在海平面以下。70年代初期漏斗仅限于冀州、枣强、桃城区一带,俗称冀枣衡漏斗。现在冀枣衡漏斗面积已经连片扩大,形成华北平原一个大的漏斗区,8800多平方公里。现在漏斗已经不是封闭的漏斗了,已经是和德州、沧州、邢台的漏斗连成一块儿了,形成一个大的复合型的漏斗了。

   资料显示,目前河北省共有地下水漏斗区25个,其中漏斗面积超过1000平方千米的7个,地下漏斗改变的不仅仅是地形地貌,更改变着地下漏斗区人们的生活。

   在冀东水稻主产区昌黎县,村民孙立军告诉记者,因为没有水,家里已经不种水稻了。

    孙立军:我叔过去都是种水稻,那时候地下水位比较浅,打个眼就有井。但是水位越来越低了。每年种庄稼,买的水泵功率就得越来越大了,水流一年比一年小,有时候甚至没水。而且有的地方光用水泵还打不出水来,还得找,水肯定是越来越少了。

   河北省衡水水文水资源勘测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尹俊岭告诉记者,作为资源型缺水省份,河北省境内还没有大的江河。为了满足工农业以及居民生活用水,从上世纪80年代起,河北开始超采地下水,年均超采50多亿方,已累计超采1500亿方,面积达6.7万平方公里,超采量和超采区面积均为全国的1/3。

   尹俊岭:反正现在这个形势很不乐观,生活用水井差不多打四百多米,故城部分井得打六七百米。再往下打基本都到地热层了,那水就不能吃了。

   与河北相比,北京的情况也并不乐观。按照北京市资料显示,北京十年来的人均水资源量仅仅只有107立方米,刚刚够极度缺水线的五分之一。在去年8月,北京曾经在一月之内四次刷新用水最高纪录,峰值用水量接近一个半昆明湖的全部水量。

  因为用水量的持续攀升,北京早在2003年就先后启动四个应急水源地。2003年正式启用的怀柔应急水源地是北京第一个被启用的应急水源地。京密引水管理处备用水源管理所所长任宇介绍,最初启用时,应急水源地下水位埋深在16米左右,但现在每供水一天,地下水位就下降5至10公分。

   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认为:那不是各地经常会有报道说会有陷坑出现,这就是地下漏斗已经出现,整个华北地区是有5万多平方的漏斗,当然更主要的是水量越来越少,大兴那边我们调查都有打到300米的了都打不上水。

   对此状态,有网民认为,贪婪,无度,资源的严重浪费和过度使用迟早会有报应的 。用环境去换取经济发展,最终还是得不偿失啊 !

   到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都是抽地下水,没有人管,中国就是这样,腐败啊。先把高尔夫球场变成森林,看看北京市周围多少高尔夫球场,北京可是严重缺水城市。老百姓都快喝不上水了。

   世界最严重的雾霾像一个大黑帽扣在那里,世界上最大漏斗接着那里,那还是人活的地方吗?简直是人间地狱还差不多。

   严重恶劣的现实还不能敲响警钟,那只有等待大自然的惩罚了!大地震不远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2:58:59    跟帖回复:
4
《南水北调通水即失败》的文章里面对中线工程调水的流速、调水量、南水到北方后的污染情况、水渠泥沙情况,没有一个是对的,基本上都是胡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3:08:15    跟帖回复:
5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官方的专家一出来辟谣或否定,那就坐实了,杯具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3:09:54    跟帖回复:
6
其实, 懂点地理知识的人从他一张嘴,丹江口水库发源于黄土高原,泥沙很大,

就应该知道此人是大嘴, 至少不是学术严谨之辈(业余也要严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3:11:31    跟帖回复:
7
转至第4楼第 4 楼 小白杨 2014/12/22 22:59:00 的原帖:《南水北调通水即失败》的文章里面对中线工程调水的流速、调水量、南水到北方后的污染情况、水渠泥沙情况,没有一个是对的,基本上都是胡说。都是胡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3:30:49    跟帖回复:
8
搞工程拿回扣才是真的。。五千亿开始就是一个打水漂的工程。三年后,谁也不吱声了。。等着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3:39:52    跟帖回复:
9
    而据央视新闻联播报道,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引来的丹江水19日到达河北保定的西黑山分水口,“目前水的流速是1米每秒。”从这里,丹江水将分为两路,一路流往北京,一路流往天津。
*-*-*-*-*-*-
有圖有真相,請pose 19日影片解除各界疑慮。



    南水北调中线行:“分水”西黑山 清泉润津城 夏天衣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2 23:59:42    跟帖回复:
10
共和国总是胜利。。。不要碧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3 00:07:15    跟帖回复:
11

中国哪些地区最容易地震?你决定住到哪个城市?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058242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3 00:15:23    跟帖回复:
12
我不懂不胡说,但我不希望这个世纪工程如此脆弱,必竞它耗费了中国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让历史作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3 00:24:35    跟帖回复:
13
其实, 懂点地理知识的人从他一张嘴,丹江口水库发源于黄土高原,泥沙很大,

就应该知道此人是大嘴, 至少不是学术严谨之辈(业余也要严谨)


不过, 象这种人的存在也是好的.

一方面, 要不是他大嘴, 那些个砖家怎么肯放下脸来详细谈些工程的细节问题

另一方面, 大嘴们嚷嚷的次数多了, 基本证实是不正确的, 这样的结果多了,民众对大嘴们的狂文以后就会多长个心眼, 这才是成熟社会的媒体形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3 00:49:20    跟帖回复:
14
等着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2-23 09:11:05    跟帖回复:
15
分享到: 南水北调:不渴北京人,不亏南方人 2014-12-22 08:55:14
      
罗天昊  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 著有《大国诸城》

一河飞架南北。
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这个横跨上千公里,历时11年的宏伟工程,终告完成。而整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亦借助电影《天河》的公映,而获得了“天河”的美誉。

“天河”贯通,未来每年将向北方输送95亿立方米,其中分配河南37.69亿立方米、河北34.73亿立方米、北京12.35亿立方米、天津10.15亿立方米。二期工程计划调水量增加到每年130亿立方米。 直接受惠人数达到6000万人,间接受惠人数过亿。北方每年增加的产值,至少达500亿,河南的粮食将大增产,严重缺水的北京,将解决最大的资源问题。

吃水不忘水源人,伴随天河通水的兴奋的,应该是长久的思考,为了实现南水北调,南方数省尤其是湖北做出了巨大牺牲,未来如何实现对于这些地方的补偿?


    难以估量的“两大成本”

为保天河清水到北方,中线水源地的湖北,河南,陕西等地付出了巨大牺牲。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十堰市市长张维国曾提出水源地的“两大成本”的说法,颇为流行。所谓直接成本,包括水污染防治投入、水土保持投入、生态移民搬迁费用以及其他损失费用等,机会成本应该包括为了保护生态环境所放弃的经济发展收益以及牺牲掉的发展机会。机会成本难以估量,但是直接成本,是完全可以计算的。

  在直接成本方面,损失最重的是湖北十堰、襄樊和河南南方淅川。为保一江清水北上,这些地方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近年累计关停的企业,就达到1000多家。

湖北省十堰市是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在保护水源,十堰出台了《环境保护“一票否决”制度实施办法》, 为此,十堰关停了1000多人的郧县造纸厂,十年间,一共关停了企业329家,迁建125家,6万职工下岗。同时,十堰拒批160个可能有污染的项目。受到丹江口水库水位抬升的影响,十堰市共计淹没淹没55.2万亩土地,占库区总淹没面积的57.7%。关闭106家黄姜加工企业,姜农72万人减收、绝收。同时,大批渔民歇业,水电发电产业也锐减。每年支出的生态保护和水污染防治费用,达到15亿之巨。

据十堰方面估算,十堰生态损失总计达到了145亿元之巨,超过上年度十堰市全部财政收入。
而临近的襄樊,生态环境综合损失,估算也达到了116亿。
在河南,丹江口水库库区河南境内的3市6县水源地累计关停并转污染企业801家,每年财政减收增支7亿多元。同时,河南先后否定了16个大型建设项目选址方案,终止了23个中型建设项目进驻水源保护区。在总干渠两侧划定了3054.43平方公里的水源保护区。

中线工程实施后,汉江中下游径流量将减少约16%,算上引江济渭和南水北调二期调水的增加,水环境容量将减少26%到30%。未来将导致下游河流断流或者河道萎缩,通航能力降低、河流生态功能衰减等问题。今年湖北汉江下游大旱,以及河南遭遇63年来最大旱灾,或者都与汉江水量剧减有关。

当下湖北正谋划引江补汉等四大水利工程,以部分弥补汉江水量下降的影响。未来这些工程,也将耗资近100亿。

水源地的另外一个重大牺牲,是移民问题。这其中既有移民的牺牲,也有移民地的地方政府的牺牲。
为实现南水北调的目标,丹江口水库大坝从之前的160米加高到176.6米, 新增淹没面积305平方公里。需搬迁人口34.5万人,涉及湖北18.3万人,河南16.2万人。
在移民安置上,国家的补贴被质疑过少,拆迁补贴远低于当地市场价。同时,落户的地方,并非特别富裕,有的甚至也是贫困地区,形成了贫穷的循环,能够安置进北京的更是凤毛麟角。为平息其中的落差,当地政府不得不进行额外补贴。如河南淅川县,每外迁一个移民,县政府还得再补贴6000元,另外再加 2.5万土地治理费,总支出超过20亿,远超淅川县去年财政总收入。

除经济损失外,移民背井离乡,也是一种文化的割裂与乡情的牺牲。很多人在迁徙中跪在祖坟前告别,哭的撕心裂肺,更有淅川老人何兆胜这样的移民,几十年来多次移民,从血气方刚到白发苍苍,最后客死他乡。

千千万万的南方人的牺牲,为了什么? 91岁的淅川盛湾镇姚营村的老人说, “不能渴了北京人”。
     同样,南水北调成功之后,另外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是:不能亏了南方人。


      经济补偿需到位

    
水源地的两大领域损失,如何落实补偿,却是一个难题。
当下,国家对水源地的补偿,只是进行部分 “项目补偿”,对汉江中下游的补偿,主要为兴修水利枢纽等工程。湖北向南水北调办争取到的补偿仅为引江济汉等四大工程补偿。这远远不够。

在补偿形式上,需要更多样化;在补偿主体上,除中央之外,受惠地区不能缺位,尤其是京津。

在国家层面,十八届三种全会的决议中,提出要实现“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湖北方面,则提议国家建立南水北调生态补偿基金。
在2014年两会上,湖北政协副主席陈天会的提案之一,即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调水后对汉江中下游的影响及生态补偿机制》,呼吁将汉江中下游纳入国家级生态补偿范围,实施国家级生态补偿财政转移支付;设立国家级生态文明示范区;实施引江补汉工程,保障中线调水,保证汉江中下游生态环境等。

当下,十堰、襄樊、淅川等地的补偿额度,都与当地的估算差距甚远。十堰和襄樊,损失估算都超过100亿。而中央的转移支付,2008年13亿,今年40亿,再加上十三五的预定投入120亿,也不到地方预期的一半,很多款项,比如移民费等,都是地方亏本垫付,而有一些损失,则是当地居民自行承担,如渔业,农业补偿远远不够。未来还需中央加大转移支付力度。

生态补偿是最重要的补偿,还有部分人提出了智力补偿,政策补偿等方式,可作为补充。

而在补偿主体方面,尤其是强调的,是奉行“谁受益,谁补偿”的模式。在中央转移支付之外,推行横向的跨区域补偿。

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不渴北京人”,意味着相对应的北京等地应“不亏南方人”。
而受益区补偿水源地的方式,综合国家相关专家,大致有财政转移,税收分成,市场补偿,以及对口支援等模式。
财政转移支付,说白了就是直接给钱。在南水北调前,北京就一直缺水,此前北京水多来自河北,但是在北京和河北之间,财政转移支付并不成功,北京给河北的钱太少,河北方面意见很大。,湖北两个市的生态损失估值,就接近300个亿。河北都难以得到彻底补偿,南水的水源地,恐怕更难如愿。

市场化补偿,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将南水北调的生态成本和移民成本等,计算到水价中,变相收取“资源使用费”,然后将受益用作生态补偿和移民费用,但是,如此水价太高,北方人不一定愿意全部承担这个成本,所以,这种模式,只能作为补充。
对口支援,更多着眼长远,并非直接的经济补偿。税收分成,难以操作。亦将成为备选模式。

南水北调的补偿问题,存在这个和京津冀一体化的类似问题。就是横向协调困难。京津政治地位居高不下,地方难以有对等的谈判地位。未来南水北调,恐怕要借鉴京津冀一体化的协调模式,需国家领导人亲自出面,组建相关协调机构。

产业扶持,将汉江中游城市打造成福地

环保限制这么严,谁还会来投资?
地淹厂关,库区以后靠什么发展?
京津富裕了,我们给看护水缸,值得吗?
这三个问题,是水源地关心的核心问题。
南水北调,水源地的损失,不仅在于生态方面,更在于产业方面,由于严格的环境保护要求,很多产业不能再搞了,而没有产业,才是一个地方发展经济的致命伤。

汉江中游城市以汽车、电力、机械、电子、化工等为主导产业,下游地区以石油化工、盐化工、建材工业、棉纺织工业以及汽车零配件等为主导产业,南水北调后,将导致大批企业停工或者搬迁。 产业的更替,是延续未来发展的生命线。

而在短期内,汉江中游城市难以实现产业更替,需要借助外力。
湖北省已经将汉江生态经济带纳入省级战略层面。2013年10月,丹江口、老河口、谷城正式签订《加快构建红河谷城市组群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简称红河谷战略, 图谋建成一个面积200万平方公里,人口140万以上的大型城市群。
 
北京与水源地的合作,其实有很大的空间。先输血,再自我造血,未来将成为水源地发展的模式。

此前,北京的各个区县,已经对口与十堰市部分县市区进行了合作,北京的环保企业参与了河流治理,高校进行了智力输出等。而更大规模的对口合作,应该体现在产业扶持,通过转移部分北京的高新产业,生态产业,旅游产业,实现水源地城市的产业再造。

此前,北京在一些严格保护生态的区域城市进行产业转移,已有先例。2013年,北京与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城市贵阳进行合作,将中关村的部分产业迁移到了贵阳。

中关村拥有2万家高新产业企业,200多家上市公司,产业齐备丰富,总有合适十堰、襄阳、淅川的产业。未来,北京也可与汉江中游城市合作,“红河谷”城市群亦可成为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区,新型工业基地,新兴产业基地,生物医药基地,中部物流基地等。而红河谷本土的旅游产业和生态产业,农业等,亦可借助京津的资本做大,并以京津为市场。在内外合力之下,汉江中游城市将实现产业转型,附带实现产业部分升级。彻底完成产业再造,实现自我造血。



罗天昊  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  著有《大国诸城》 原文发于《南方都市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工程院院士否认南水北调通水即失败:外行瞎咋呼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