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司马百忌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榆林产妇坠亡案,消失的五十分钟
56078 次点击
288 个回复
司马百忌 于 2017/9/11 0:54: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榆林产妇坠亡案,由于榆林一院的通报,引起的舆论喧嚣,闹腾了几天的剖宫产决定权的话题,今天开始消停了不少。随着卫计委和榆林有关部门的通报,榆林产妇坠亡案话题,终于回归到了探究客观事实真相的正途。

    教训深刻。

    由榆林市政府分管领导任组长,绥德县政府、市卫计局、公安局负责人为副组长,相关部门单位负责人为成员的榆林市绥德“8.31”产妇坠楼事件调查处置领导小组,昨日宣布:

    经警方勘查取证、调查走访,初步认定:死者马某某系跳楼自杀身亡,排除他杀。

    在部分社会公众看来,榆林官方的这个初步调查结论,显然是草率的,并且缺乏证据支持。

    首先,对于公安机关而言,认定“自杀”和“排除他杀”,是二个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做出上述结论的事实依据也不同。

    所谓认定“自杀”,即在公安机关通过侦查和法医检验,对于死亡时间,目击者证言,家属反映等等书证物证,能够明确证实死者具有自杀的心理动机,并且能够排除所有外力影响的可能性;

    而“排除他杀”,则是公安机关经过充分及完整的勘察和调查,没有发现死者的死因具有外力影响的事实和证据。排除他杀并不等同于自杀,也许存在其他的可能性,但根据现有的技术水平和侦查手段,无法找到其他外力因素,只能做出“排除他杀”的调查结论。如果在未来有新的证据或者线索出现,“排除他杀”随时可以转变为其他死因,比如他杀,或者意外死亡。

    “自杀”结论是以事实和证据肯定一个客观事实;“排除他杀”是无法明确肯定任何外力影响的事实;上述二种调查结论是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

    让我们回到榆林产妇坠亡案,随着媒体陆续公布的视频采访资料,反映出大量的事件过程细节,均显示出榆林官方做出的初步调查结论的草率和证据不足。

    该案前期关于剖宫产的话题,无论是医方拒绝,还是家属拒绝,均不是产妇死亡的直接因素,充其量只是可能引起产妇疼痛难忍的原因之一。但是,疼痛不可能是产妇自杀的单一心理动机,否则,全世界的医学规程和心理学,就要推翻并且重新修订了。

    其实,在我看来,榆林产妇坠亡案的关键,就在于该产妇坠楼前的最后五十分钟。

    家属,包括该产妇的丈夫、公婆、生母,最后见到该产妇是在当晚19:20,医院监控视频显示,产妇坠楼的时间是20:13,时间间隔约53分钟。21分钟后,医护人员在一楼的地面,找到了产妇的尸体。

    至今为止,无论是官方的通报,还是媒体的采访报道,都没有涉及到该产妇进入产科直至坠楼的这53分钟期间,在产妇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很是令人奇怪,产妇生命的最后五十分钟活动轨迹,居然消失了,没有人提及,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调查……

    事实上,产妇在这五十分钟的活动轨迹,至少有以下人员能够了解:医院的医护人员、待产室内的其他五位待产的产妇,或许还应该有手术区通道上的监控视频探头。

    榆林警方对此的解释是:由于当地的风俗,警方暂时不方便走访其他五位产妇。

    警方的这个理由太牵强了,案涉二条人命,即使目击证人受限于风俗习惯,不方便接受调查询问,书面提问录音记录的方式,难道就不能采用了?

    关于产妇在坠楼前情况,仅有部分口头陈述:

    1、警方和医方分别对产妇丈夫说:该产妇跳窗时,助产士刘丽看到马茸茸时,她的身体已经趴在窗台上,她跑过去拉了一把,没拉住。

    2、产妇丈夫在产科手术室门口向护士打听产妇的情况时,护士说产妇不见了(具体时间不详)。

    上述二个细节,由于具有多方互相印证,可信度很高。

    可以作为分析资料的,还有一段新京报公布的监控视频,显示了医护人员寻找产妇,及后续处理的录像。

    现在,让我们对上述资料进行交叉论证,以期能够在逻辑上和第三人的反应上,找出一些事实依据。

    首先,让我们看看该产妇如果具有自杀的心理动机,需要克服哪些实际困难,达成自杀的目的:

    这是榆林一院产科手术区的平面示意图:

    产科手术区平面示意图

    正常情况下,产妇马茸茸应该在待产室的某个床位,和其他五位产妇一起待产,如果在待产期间,马茸茸因为疼痛难忍,或者其他足以促使她自杀的心理活动,其个人情绪必然会引起他人的注意。马茸茸在起身离开待产床位的时候,也必然会被其他待产产妇观察到。

    上述分析存在一个前提,就是医方的助产士或者护士,因为忙碌或者接产,完全没有注意到马茸茸的情况。但事实上,这是一种不可能的假设,因为医方的护士需要随时观察记录每一位待产产妇的待产情况,至少也应该经常性的进入待产室逐个检查产妇的待产情况。

    我们可以姑且做一个最坏的假设:其他五位产妇以及医方的助产士,都没有在这五十分钟内注意到马茸茸的待产情况以及心理异常的表现,并且也没有注意到马茸茸突然起身离开了待产室。

    马茸茸在宫口开到十指,疼痛难忍的情况下,独自离开待产床位,必然已经具有自杀的决心,那么,即使马茸茸不愿意求助于手术区门外的丈夫或者生母,而坚定的一心求死,那么,实现这个目的,仍有很大的困难。

    请注意看手术区的平面图。

    马茸茸最后坠楼的位置,是待产室对面的备用手术室。

    1、根据医疗技术规范,医用手术室的门,应该是脚踏式或者感应式的自动常闭门,换句话说,平时是关闭的。如果这间备用手术室尚未投入使用,门必然是锁闭的。

    简单地说,马茸茸在进入这间备用手术室之前,是不可能看到,或者了解这间手术室内的陈设和是否有窗户。

    因此,马茸茸在剧烈疼痛的情况下,究竟是如何进入这间备用手术室的?这是首先需要证实的问题。

    由于手术室的门是常闭自动门,马茸茸如果进入了这间手术室,必然会在门页上留下指纹。

    2、马茸茸在进入这间备用手术室后,应该直接走向右侧的窗户,这是最便捷的移动路线。但是,实际上马茸茸的坠楼窗口,却是左侧的窗户。对于求死心切的马茸茸而言,这是最远的移动路线,很不科学。

    3、对于身高1.62米的马茸茸而言,窗台高度1.13米,其实已经达到了她胸部乳下的高度,何况窗台纵深还有70厘米,无法轻易翻越。有媒体做了实际模拟,难度极大。

    事发现场窗台

    根据现场的窗台照片,窗台上遗留有公安机关现场勘察时喷洒的银粉,窗台上显示遗留有刮擦痕迹。

    问题在于,地面和铝合金窗框上,没有任何痕迹显示。

    马茸茸自杀前,已宫口全开,羊水流出,并且在一个多小时前,就已经在裙子和脚踝流有血迹,如果马茸茸试图攀爬窗台,必然会在地面上留下羊水或者血迹,并且,任何人攀爬这个窗台,也必然会在窗框上,留下攀扶的痕迹和指纹。

    换言之,如果警方未能在窗框上以及地面上勘察到上述痕迹,马茸茸主动攀爬窗台坠楼的结论,就无法成立。

    http://www.miaopai.com/show/tE0GYzW-ZkU5FuLmtyaVwrRPkQYIhQEdkigFsw__.htm

    这段视频,是新京报公布的马茸茸坠楼时刻,以及事发后医护人员寻找马茸茸的过程,其中多处细节,均显示出不同寻常的表现。

    1、榆林一院住院部后院,至少有二个监控探头,视频显示的分别是“住院楼东后门”和“住院楼后院”。记录马茸茸坠楼瞬间的探头,是“住院楼东后门”的视频,但是无法看清细节。奇怪的是,第二个探头的画面清晰度和照明亮度,远高于第一个,也很清晰,但是视频提供者没有采用清晰画面的视频,而是截取了照明亮度都不清晰的“住院楼东后门”记录的画面,为什么?大概只能解释为,视频提供者不愿意让公众看到马茸茸坠楼时刻的细节。这个细节就是,马茸茸坠楼时,究竟是否衣着完整。

    联想到马茸茸丈夫陈述的,马茸茸坠楼时的“一丝不挂”,可信度由此得到印证。

    2、马茸茸坠楼后21分钟,画面中出现二位护士,在寻找马茸茸,令人奇怪的是,护士们并没有直接赶赴大楼边缘寻找,而是漫无目的的四处查看,绕行了绿化带。因此可以判断,这二位护士完全不知道马茸茸是坠楼者,而是以为马茸茸在主动躲藏。

    其次,这二位护士应该完全不了解马茸茸失踪的原因,派遣她们寻找的医生,也未告知具体情况,否则,如果医护人员有人知道,或者目击了马茸茸的坠楼,不可能时隔21分钟之后,才派人下楼寻找。

    3、20:34,画面中出现了一个黑衣男子,带领着医护人员,边走边招呼,目的性很明确的带领医护人员走向马茸茸的坠落地。由于马茸茸的坠落地很隐蔽,处于三轮车和高出地面采光台的夹缝中间,因此很显然,这个黑衣男子,事先已经明确的知道了马茸茸的坠落地。这个黑衣男子必然是个知情者。根据衣着以及其后的表现,该黑衣男子应该不是医院的医生,而是清洁工或者杂工。

    问题是,他是如何知道这个地方有人坠楼的?而下楼寻找的五位产科医护人员,全部不知道马茸茸的坠楼地点,或者有个别人装作不知道。

    这位黑衣男子,必然是一个重要的知情者。

    4、寻找到马茸茸产科医护人员共有五位,一个医生四个护士。寻找到马茸茸后,更加令人难以理解的现象出现了:医护人员看到坠落在地的马茸茸,竟然没有人附身查看或者检查马茸茸的生命迹象,以及马茸茸怀有胎儿的生命迹象,而是无所事事的等待二分钟后的救护车的到来。救护车到达现场后,也同样匆忙的用担架将马茸茸抬上救护车,驶去300米外的急救室。

    对于负有医疗监护责任的医生而言,这种表现和反应,只有一种原因可以解释,他不需要检查其实就本能的表现出,他明确知道马茸茸和胎儿已经死亡。

    问题在于:这位医生是如何提前知道马茸茸以及胎儿已经死亡的?

    至于躲闪在远处观看的其他四名护士,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

    5、马茸茸丈夫在产科手术区门外向护士打探马茸茸的生产情况时,护士的回答尤其令人生疑。护士此刻对马茸茸丈夫称:“产妇不见了”。

    正常情况下,手术区的医护人员如果发现待产的马茸茸不见了,首先应该想到的是,马茸茸又跑出去见家属了,此刻护士应该责怪家属,或者向家属询问马茸茸的情况,而不是直接告知家属,产妇不见了。

    换言之,这位护士的潜意识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一小时前已经自己走出来二次的马茸茸,这次又是自己跑出来见家属了,而是肯定的知道,马茸茸没有走出手术区。

    这位护士,必然知道一些具体情况。

    上述所有细节,足以说明作为目击者的医护人员存在撒谎和为证的可能性,以此足以动摇榆林官方“认定自杀”的初步调查结论,换言之,如果上述客观痕迹和证人证言的可疑之处,以及马茸茸在待产室最后的五十分钟的活动轨迹,未能获得澄清和查实,榆林官方认定马茸茸“自杀”及“排除他杀”的初步调查结论,显然是无法成立的。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1:12:11    跟帖回复:
       沙发
    ddddddddddddd。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1:21:28    跟帖回复:
       第 3
    就像之前某地校内那个被认定跳楼的学生一样,即使你找出再多的破绽也没用,即使你知道他有监控他只要说坏了你就没办法,其实刑警肯定知道内情,那么多热点网络事件哪个不是一大堆破绽,刑警就是傻子也能找出几处不寻常的地方,但是问题就在于,社会发现了,刑警也发现了,为什么不能调查?媒体也报道了,群众也很关心后续,可是后续再也没有媒体报道了,控制刑警和媒体的幕后黑手,就是这些所有网络热点无疾而终的根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1:30:30    跟帖回复:
       第 4
    是刑事案件吗?不是,警方没有立案,而且自杀没有异议!那么,就不要多话了,家属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莫名其妙的看客着什么急呢?仿佛自己在事发现场一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1:30:50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司马百忌 2017/9/11 0:54:49  的原帖:    榆林产妇坠亡案,由于榆林一院的通报,引起的舆论喧嚣,闹腾了几天的剖宫产决定权的话题,今天开始消停了不少。随着卫计委和榆林有关部门的通报,榆林产妇坠亡案话题,终于回归到了探究客观事实真相的正途。

        教训深刻。

        由榆林市政府分管领导任组长,绥德县政府、市卫计局、公安局负责人为副组长,相关部门单位负责人为成员的榆林市绥德“8.31”产妇坠楼事件调查处置领导小组,昨日宣布:

        经警方勘查取证、调查走访,初步认定:死者马某某系跳楼自杀身亡,排除他杀。

        在部分社会公众看来,榆林官方的这个初步调查结论,显然是草率的,并且缺乏证据支持。

        首先,对于公安机关而言,认定“自杀”和“排除他杀”,是二个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做出上述结论的事实依据也不同。

        所谓认定“自杀”,即在公安机关通过侦查和法医检验,对于死亡时间,目击者证言,家属反映等等书证物证,能够明确证实死者具有自杀的心理动机,并且能够排除所有外力影响的可能性;

        而“排除他杀”,则是公安机关经过充分及完整的勘察和调查,没有发现死者的死因具有外力影响的事实和证据。排除他杀并不等同于自杀,也许存在其他的可能性,但根据现有的技术水平和侦查手段,无法找到其他外力因素,只能做出“排除他杀”的调查结论。如果在未来有新的证据或者线索出现,“排除他杀”随时可以转变为其他死因,比如他杀,或者意外死亡。

        “自杀”结论是以事实和证据肯定一个客观事实;“排除他杀”是无法明确肯定任何外力影响的事实;上述二种调查结论是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

        让我们回到榆林产妇坠亡案,随着媒体陆续公布的视频采访资料,反映出大量的事件过程细节,均显示出榆林官方做出的初步调查结论的草率和证据不足。

        该案前期关于剖宫产的话题,无论是医方拒绝,还是家属拒绝,均不是产妇死亡的直接因素,充其量只是可能引起产妇疼痛难忍的原因之一。但是,疼痛不可能是产妇自杀的单一心理动机,否则,全世界的医学规程和心理学,就要推翻并且重新修订了。

        其实,在我看来,榆林产妇坠亡案的关键,就在于该产妇坠楼前的最后五十分钟。

        家属,包括该产妇的丈夫、公婆、生母,最后见到该产妇是在当晚17:20,医院监控视频显示,产妇坠楼的时间是20:13,时间间隔约53分钟。21分钟后,医护人员在一楼的地面,找到了产妇的尸体。

        至今为止,无论是官方的通报,还是媒体的采访报道,都没有涉及到该产妇进入产科直至坠楼的这53分钟期间,在产妇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很是令人奇怪,产妇生命的最后五十分钟活动轨迹,居然消失了,没有人提及,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调查……

        事实上,产妇在这五十分钟的活动轨迹,至少有以下人员能够了解:医院的医护人员、待产室内的其他五位待产的产妇,或许还应该有手术区通道上的监控视频探头。

        榆林警方对此的解释是:由于当地的风俗,警方暂时不方便走访其他五位产妇。

        警方的这个理由太牵强了,案涉二条人命,即使目击证人受限于风俗习惯,不方便接受调查询问,书面提问录音记录的方式,难道就不能采用了?

        关于产妇在坠楼前情况,仅有部分口头陈述:

        1、警方和医方分别对产妇丈夫说:该产妇跳窗时,助产士刘丽看到马茸茸时,她的身体已经趴在窗台上,她跑过去拉了一把,没拉住。

        2、产妇丈夫在产科手术室门口向护士打听产妇的情况时,护士说产妇不见了(具体时间不详)。

        上述二个细节,由于具有多方互相印证,可信度很高。

        可以作为分析资料的,还有一段新京报公布的监控视频,显示了医护人员寻找产妇,及后续处理的录像。

        现在,让我们对上述资料进行交叉论证,以期能够在逻辑上和第三人的反应上,找出一些事实依据。

        首先,让我们看看该产妇如果具有自杀的心理动机,需要克服哪些实际困难,达成自杀的目的:

        这是榆林一院产科手术区的平面示意图:

        产科手术区平面示意图

        正常情况下,产妇马茸茸应该在待产室的某个床位,和其他五位产妇一起待产,如果在待产期间,马茸茸因为疼痛难忍,或者其他足以促使她自杀的心理活动,其个人情绪必然会引起他人的注意。马茸茸在起身离开待产床位的时候,也必然会被其他待产产妇观察到。

        上述分析存在一个前提,就是医方的助产士或者护士,因为忙碌或者接产,完全没有注意到马茸茸的情况。但事实上,这是一种不可能的假设,因为医方的护士需要随时观察记录每一位待产产妇的待产情况,至少也应该经常性的进入待产室逐个检查产妇的待产情况。

        我们可以姑且做一个最坏的假设:其他五位产妇以及医方的助产士,都没有在这五十分钟内注意到马茸茸的待产情况以及心理异常的表现,并且也没有注意到马茸茸突然起身离开了待产室。

        马茸茸在宫口开到十指,疼痛难忍的情况下,独自离开待产床位,必然已经具有自杀的决心,那么,即使马茸茸不愿意求助于手术区门外的丈夫或者生母,而坚定的一心求死,那么,实现这个目的,仍有很大的困难。

        请注意看手术区的平面图。

        马茸茸最后坠楼的位置,是待产室对面的备用手术室。

        1、根据医疗技术规范,医用手术室的门,应该是脚踏式或者感应式的自动常闭门,换句话说,平时是关闭的。如果这间备用手术室尚未投入使用,门必然是锁闭的。

        简单地说,马茸茸在进入这间备用手术室之前,是不可能看到,或者了解这间手术室内的陈设和是否有窗户。

        因此,马茸茸在剧烈疼痛的情况下,究竟是如何进入这间备用手术室的?这是首先需要证实的问题。

        由于手术室的门是常闭自动门,马茸茸如果进入了这间手术室,必然会在门页上留下指纹。

        2、马茸茸在进入这间备用手术室后,应该直接走向右侧的窗户,这是最便捷的移动路线。但是,实际上马茸茸的坠楼窗口,却是左侧的窗户。对于求死心切的马茸茸而言,这是最远的移动路线,很不科学。

        3、对于身高1.62米的马茸茸而言,窗台高度1.13米,其实已经达到了她胸部乳下的高度,何况窗台纵深还有70厘米,无法轻易翻越。有媒体做了实际模拟,难度极大。

        事发现场窗台

        根据现场的窗台照片,窗台上遗留有公安机关现场勘察时喷洒的银粉,窗台上显示遗留有刮擦痕迹。

        问题在于,地面和铝合金窗框上,没有任何痕迹显示。

        马茸茸自杀前,已宫口全开,羊水流出,并且在一个多小时前,就已经在裙子和脚踝流有血迹,如果马茸茸试图攀爬窗台,必然会在地面上留下羊水或者血迹,并且,任何人攀爬这个窗台,也必然会在窗框上,留下攀扶的痕迹和指纹。

        换言之,如果警方未能在窗框上以及地面上勘察到上述痕迹,马茸茸主动攀爬窗台坠楼的结论,就无法成立。

        http://www.miaopai.com/show/tE0GYzW-ZkU5FuLmtyaVwrRPkQYIhQEdkigFsw__.htm

        这段视频,是新京报公布的马茸茸坠楼时刻,以及事发后医护人员寻找马茸茸的过程,其中多处细节,均显示出不同寻常的表现。

        1、榆林一院住院部后院,至少有二个监控探头,视频显示的分别是“住院楼东后门”和“住院楼后院”。记录马茸茸坠楼瞬间的探头,是“住院楼东后门”的视频,但是无法看清细节。奇怪的是,第二个探头的画面清晰度和照明亮度,远高于第一个,也很清晰,但是视频提供者没有采用清晰画面的视频,而是截取了照明亮度都不清晰的“住院楼东后门”记录的画面,为什么?大概只能解释为,视频提供者不愿意让公众看到马茸茸坠楼时刻的细节。这个细节就是,马茸茸坠楼时,究竟是否衣着完整。

        联想到马茸茸丈夫陈述的,马茸茸坠楼时的“一丝不挂”,可信度由此得到印证。

        2、马茸茸坠楼后21分钟,画面中出现二位护士,在寻找马茸茸,令人奇怪的是,护士们并没有直接赶赴大楼边缘寻找,而是漫无目的的四处查看,绕行了绿化带。因此可以判断,这二位护士完全不知道马茸茸是坠楼者,而是以为马茸茸在主动躲藏。

        其次,这二位护士应该完全不了解马茸茸失踪的原因,派遣她们寻找的医生,也未告知具体情况,否则,如果医护人员有人知道,或者目击了马茸茸的坠楼,不可能时隔21分钟之后,才派人下楼寻找。

        3、20:34,画面中出现了一个黑衣男子,带领着医护人员,边走边招呼,目的性很明确的带领医护人员走向马茸茸的坠落地。由于马茸茸的坠落地很隐蔽,处于三轮车和高出地面采光台的夹缝中间,因此很显然,这个黑衣男子,事先已经明确的知道了马茸茸的坠落地。这个黑衣男子必然是个知情者。根据衣着以及其后的表现,该黑衣男子应该不是医院的医生,而是清洁工或者杂工。

        问题是,他是如何知道这个地方有人坠楼的?而下楼寻找的五位产科医护人员,全部不知道马茸茸的坠楼地点,或者有个别人装作不知道。

        这位黑衣男子,必然是一个重要的知情者。

        4、寻找到马茸茸产科医护人员共有五位,一个医生四个护士。寻找到马茸茸后,更加令人难以理解的现象出现了:医护人员看到坠落在地的马茸茸,竟然没有人附身查看或者检查马茸茸的生命迹象,以及马茸茸怀有胎儿的生命迹象,而是无所事事的等待二分钟后的救护车的到来。救护车到达现场后,也同样匆忙的用担架将马茸茸抬上救护车,驶去300米外的急救室。

        对于负有医疗监护责任的医生而言,这种表现和反应,只有一种原因可以解释,他不需要检查其实就本能的表现出,他明确知道马茸茸和胎儿已经死亡。

        问题在于:这位医生是如何提前知道马茸茸以及胎儿已经死亡的?

        至于躲闪在远处观看的其他四名护士,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

        5、马茸茸丈夫在产科手术区门外向护士打探马茸茸的生产情况时,护士的回答尤其令人生疑。护士此刻对马茸茸丈夫称:“产妇不见了”。

        正常情况下,手术区的医护人员如果发现待产的马茸茸不见了,首先应该想到的是,马茸茸又跑出去见家属了,此刻护士应该责怪家属,或者向家属询问马茸茸的情况,而不是直接告知家属,产妇不见了。

        换言之,这位护士的潜意识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一小时前已经自己走出来二次的马茸茸,这次又是自己跑出来见家属了,而是肯定的知道,马茸茸没有走出手术区。

        这位护士,必然知道一些具体情况。

        上述所有细节,足以说明作为目击者的医护人员存在撒谎和为证的可能性,以此足以动摇榆林官方“认定自杀”的初步调查结论,换言之,如果上述客观痕迹和证人证言的可疑之处,以及马茸茸在待产室最后的五十分钟的活动轨迹,未能获得澄清和查实,榆林官方认定马茸茸“自杀”及“排除他杀”的初步调查结论,显然是无法成立的。



    @司马百忌 你什么专业背景呀,刑侦学吗?如果不是你最好就闭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2:41:11    跟帖回复:
    6
    自杀也好,他杀也好,家属都没有责任。理由:

        “孕妇进入不许家属进入的产房,且家属也没有进入产房”这是一个家属责任与医院责任的转折点,“进入产房”则表示医院不让家属看顾孕妇,看顾孕妇责任归医院承接,无论进产房之前孕妇与家属发生什么事--包括同意与否剖腹产。
    回帖人:
    espan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03:01    跟帖回复:
    7
    还有疑点是:医院推脱说产妇跳楼时产房其他医务人员都在忙另一个产妇,没空顾及马茸茸。但又说马茸茸跳楼时护士抓了一把没抓住。那么疑问来了,该护士是一路跟踪马茸茸来到空无一人的手术室,还是对空无一人的手术室例行巡视来到手术室,还是无意中溜达到空无一人的手术室?无论是哪一种理由,都无法解释前面说的医务人员都忙于另一个产妇的说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14:19    跟帖回复:
    8
    大案通天了,天已吓跑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24:31    android
    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26:47    跟帖回复:
    10

    回帖人:
    geyin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29:40    跟帖回复:
    11
    疑问有力.... “榆林警方对此的解释是:由于当地的风俗,警方暂时不方便走访其他五位产妇。”.....五位产妇以后也不会说什么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38:16    android
    12
    赞同楼主的分析!
    只是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地分,医院是当地的地头蛇(否则怎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栽赃产妇家属?),所谓的“调查”也只不过是走走过场,应付那么蜂涌而至的媒体罢了……
    我估计家属做梦也没想到正义的媒体人及网友们的执着参与能洗去他们被泼的脏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40:04    android
    13
    转至第4楼第 4 楼 2017/9/11 1:30:30  的原帖:是刑事案件吗?不是,警方没有立案,而且自杀没有异议!那么,就不要多话了,家属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莫名其妙的看客着什么急呢?仿佛自己在事发现场一样。 对公共事件评头论足,是每个公民的权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40:13    android
    14
    哎!不看还好,看了以后又一肚子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1 6:42:31    跟帖回复:
    15
    人已死了,抛尸嫁祸家属,罪大恶极。
    56078 次点击,28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20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榆林产妇坠亡案,消失的五十分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