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松竹散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好人寇汉良
3775 次点击
3 个回复
松竹散人 于 2018/8/8 12:50:2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和寇汉良相识于1977年的冬季,相识之前非亲非故,亦无任何工作方面的联系。他在县医院任副院长,我在岷县辖区内的兵团农场子弟学校任教。农场的具体地点,在岷县东山区的蒲麻公社行政辖区内,距公社所在地有五公里山路。

    我在这个农场已经工作了五个年头,这里地处偏僻,山大沟深,山顶上终年积雪。每天白天上班,晚上坐在点着煤油灯的炕上,政治学习,政治学习就是一个人读人民日报,读一段讨论,没有人发言就散会。

    没有电,没有电话,和外界基本隔绝,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单位的农工构成于两个部分,一是天津、青岛知青;另一部分是定西孤儿院的孤儿和部队转业人员及其家属。业余时间男性青年就聚在一起喝酒、吹牛,传播小道消息。

    我不甘于青春岁月在这里消耗,数度求助于父亲帮我联系外地的工作单位调动,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努力均告失败。

    一天早上在睡意朦胧中听到室外广播《洪湖水浪打浪》,这是首禁歌,当时是王昆在唱,我意识到政治风向变了。

    晚上开会,指导员宣读文件,国家恢复大中专招生,当时由复出的邓公主抓这件事。我拿不定主意是否报名,当时一个曾为右派的前小学校长,现为羊倌告诉我,你去报名,考上就改变命运,考不上也没损失什么。

    报了名,单位给予一个多月的脱产复习时间,我就住在县城内的朋友家,朋友的母亲悉心照料我的饮食起居,我集中精力心无旁骛的复习备考。

    当时岷县属于武都地区行署管辖,负责大中专招生的是县文教局招生办,一个主任一个科员,办公室就在县政府进去左手门卫边,之所以没有放在里面的文教局内,是考虑到诸多人员进入方便。负责人叫屈志修,面色黝黑冷峻,不苟言笑,脾气很大。

    我工作单位距县城六十八公里,那时两地的班车一周一次,班车是解放牌货车,人就站在上边车厢里,冬季下雪路滑,汽车无法通行,有时十天半月都不通车,遇到急事只好步行,我报名就是步行两天去的,报名去晚了,是他的同情和帮助才使得我报上了名。

    原因是当时我们单位没有电话,电话只能通知到公社所在地的邮局,邮局给我们农场送信件,要每周一次。有临时急事就让农场的来赶集买东西的人带话,但这个时间不固定,不是必须,经常忘记或者延时都很正常。我去报名离截止还有两天,但没有照片,照片需要一周,是屈主任的通融才使得我能进入高考的大门。

    因为这件事,屈主任告诉我说下次再来体检不要晚了,再晚就没有办法了。

    大约在考后一个多月,邮寄带话给农场的人说让我去体检,这意味着我被初选上了,那时高考有个初选程序,初选人数大于录取人数,因为有个政审环节,有些政审不合格的还要淘汰一部分,初选的人数必须大于录取人数,也是留有余地的意思。

    当时的季节是冬季,因大雪封路十几天没有通车,我还是步行两天到招生办,一进门屈主任就劈头盖脸一顿骂,说今天星期六,那时是单休,每周周日休息,明天休息,后天周一就要把考生参加初选的档案送武都地区招办录取,你看着办吧,除非周一早上送来,否则你就白考了。

    我急火攻心一夜没眠。当时我从国家文件知道,大学生的含金量很高且诱人,大学毕业即获得国家干部身份,国家干部身份和工人身份区别之一是,工资级别不同,同等工作年限,工资要高于工人,另一个区别是从事管理工作,那时叫坐办公室。还有一个优势是可以从学校直接分入国家任何机关,不需考试。

    那时候人们说工人是铁饭碗,干部更是金饭碗。

    第二天医院刚上班我就第一时间赶到医院,依据惯例星期天只看急诊。当时值班医生是一个皮肤白皙,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体态偏胖的一位中年医生,可惜没有留意他的姓名。听完我的叙述,他说招生体检是由医院统一安排,已经几天前就结束了。现在剩下你个人,医院不可能再给你单独安排体检,况且今天还是休息日。

    我求他给我想个办法,他说像你这种情况,你就只能去找寇院长,看他有没有办法,他的家就从这医院后门出去,过去再问。

    医院的家属院都是平房,很容易就问到了寇院长的家。门上挂着门帘不用敲门,掀开门帘直接进去,外间一个煤炉上烧着开水,看似女主人坐在炉边上。我说找寇院长,并把前因后果都给她说了。

    女主人面色微红,气质高雅,面带微笑,听完即起身进入内室,说的话我听得很清楚:你起来帮这个娃去医院瞭(本地方言,看的意思),不是就可惜了。寇院长回答,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这就去。

    我心狂跳,知道这下可能有救了。

    从此前的谈话,我得知女主人姓王,小学老师。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能够称为先生的读书人基本就是两类:一是老师,一是医生。一是救人的心,一是救人的命,从事此两类职业的人,均需具备一个共同点,需具悲天悯人之情怀与仁善慈悲之心肠。

    故古人认为有抱负的读书人的毕生追求应是:不为良相,则为良医。

    寇院长拿着我从招生办拿来的体检表,带着我逐个找对应的科室医生,有些医生不上班,寇院长就去叫,因为家属院和医院一墙之隔。

    轮到胸透这一项被卡住了,值班医生回去休息,家在本县十里乡,虽有别的医生能代替操作机器,也检查完了,但办公桌的钥匙他带回家了,胸透那一栏除了签字还要盖个长方形的章,章子被锁在办公桌里了。

    我又开始绝望了,寇院长说这个没有办法,你只有先回去吧,明天早上我给你盖上章接着就送给屈主任。我觉得半信半疑,心肯定悬着,万一寇院长一早忙于别的事,没有送去那就完了,或者送去晚了,招生办送档案的车走了也就一切全完了。

    以我当时的认知能力,认为寇院长帮我这个非亲非故的人,跑接近一上午检查身体就是仁至义尽了,怎么可能还会把体检表亲自帮我送去。

    以今天的现实来看,对素未谋面的人一般不会帮忙,有时想帮也不敢帮,人们均处在老人倒地不敢扶的氛围。

    如果是熟人,即使要帮忙也须有个前提,具备利益交换的条件,但利益交换往往也不万能。当时寇院长带我跑了一上午体检,我给他敬烟他说我不会抽烟,他没有抽烟的习惯。

    听了寇院长的话,我带着一个悬着的心回到单位农场等候消息,我基本不抱太大的希望。

    大约一个月后农场的的一个连长去蒲麻办事,到邮局取报纸顺便带来了我的录学通知书,证明寇院长没有食言,一定是一大早就把我的体检表送到了县招生办,否则不会有后来的结果。

    这一纸通知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和人生航向,促成和落实这个改变的重要的一环,是寇院长关键时刻的无私帮助。

    我天性不安分,毕业后辗转了几个单位,最后定居于蜀地。

    几十年弹指一挥间,去年岷县的一个好友来成都旅游,我提起了此事,他说帮我问问。县城本地土著较多,很容易打听到,结果寇院长的儿媳就和我这位朋友在一个单位。

    当时他儿子儿媳和其他家人一直不知道这件事,从现在的角度看,也很难想象会发生这样的事,当时其后辈可能还不太相信这是真的,当他儿媳问他这件事的时候,他说真有这件事。

    当时我加了他儿子的微信,从他儿子处知道寇院长早已退休,现身体很健康,只是老伴王老师于几年前故去。同时从他儿子处了解到当年招生办的屈志修也已去世。

    屈志修不善逢迎,能力强讲原则,古道热肠,有次王姓县长找他办个事情,因不合原则被他拒绝,他终生职位止步于文教局副局长,性格决定命运,逆淘汰的环境决定的。

    屈志修四川泸州人,两个儿子已成家,老伴尚健在,在泸州生活。

    寇院长此生近十年的军旅生活都是在四川度过的,当年和他一起工作、战斗过的诸多战友已经作古。灵魂深处对四川有种挥之不去的思念 。

    “飞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乃人情之常,虽思念心切但碍于蜀道之难,加之年逾古稀,独自难以成行。
                                            
    


    兰渝铁路通车后,蜀道不再难。子女孙儿一行伴他乘火车,重回洒下青春和汗水的故地,再次入川先到成都、重庆寻访故旧,最后到德阳和老战友相见,这是最亲密的一位战友,见面时两战友紧紧拥抱,无语泪千行。坐谈往事,六十年后重相逢,真有今夕何夕之感。此次四川之行终于算了却了此生的一大心愿。

                                            



    得知寇院长的下落已是2017年的下半年,我计划尽早要去面见寇院长,时间对于八十多岁高龄的人是异乎寻常地珍贵。

    兰渝线通了火车,车程由原来的二十几个小时缩短为不足十个小时。我于2018年8月1日在朋友的陪同下去拜访了好人寇院长。

    八十多岁的寇院长面色红润,耳不聋眼不花,精神饱满,说话思维敏捷,中气很足,足以印证了古人所说的:仁者多寿。

    和我谈话间,他的两个儿子听说我来,陆续从外面回来。从谈话和交流中我感到他们家庭氛围温馨、儿子对他的尊重和孝顺。

    我以前并不了解寇院长的经历,这次从聊天中得知了部分。

    寇院长,名汉良,甘肃岷县本地人。生于1934年元月12日,弟兄四人,父亲早逝,其母独力艰难支撑,抚养四兄弟长大。

    1949年寇汉良15岁参军,编入62军后勤部卫生队。入伍离开岷县时步行入川,部队驻地于雅安(当时称西康省),本人所在单位名称为:西康共卫校。具体地址在:安草坝天竺堂。
                                              
            


    后又在公安二十一团卫生队、和西昌驻地前后有三四年时间,但均在62军后勤部所辖单位内。

    1958年复原回岷县老家,安排在县医院药剂科。七六年被任命为县医院副院长。

    八一年岷县筹办制药厂,任命为制药厂副厂长。九零年退休。

    老伴王老师于2014年去世,享年八十岁,也算高寿。

    我七七年去他家时见到一子一女两个上小学的孩子,寇院长这次告诉我,他共四个孩子,三子一女,都已成家有的已经退休,四个子女家庭均健康和睦,四兄妹之间和谐相处,无任何利益纷争。子女的处事做人当缘于父母的言传身教,善良无私的家风传承。
                                                      
        


    四个子女中一个在外地,寇院长在长子处生活,其余子女每一两日均要上门看望照顾,照顾的无微不至,物质精神均无缺憾。

    和寇院长交流中,他有两个观点对我有触动,一是他对子女的教育,极少批评,没有压力顺其自然成长,子女将来干什么自己决定,能自食其力即可。

    其次是,他说做人做事遵从天道,天道是什么,天道无言,滋润万物,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具体到人就是修己为人。

    自己在工作中多年,先是药剂科,后来是副院长,都是肥缺。但从未贪占非分之财,从未无故伤害他人,对身边人能举手之劳帮助的一定会全力而为。他切身体会“为善最乐”,心底无私坦荡,无不可告人之事,吃饭香睡得好,身体自然健康,日积月累良好的家风自然形成。

    他说到当下有些官员,贪占几个亿,自己进去把一家人也带进去了,天天提心吊胆,不被查处也无幸福感,忧郁失眠是普遍现象。因其本人的行为就违背天道,不是你的东西你占为己有,天道尚公平,最终要受到惩罚,惩罚不仅仅来自于法律,还有道义或人心的力量。善恶有报是必然,只是时间问题,远在儿孙近在身。就像那个一苗时间,即使法律不惩罚,走在大街上也会被人殴毙,这就是天道人心的力量,代表着一种无人可挡的趋势,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改变。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8/9 9:52:12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13:02:17    跟帖回复:
       沙发
    好ding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13:06:43    跟帖回复:
       第 3
    人治没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8 23:56:36    跟帖回复:
       第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好人寇汉良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