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刘松萝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俗士 刘松萝:我们对房租暴涨的看法(第二稿)
17758 次点击
172 个回复
刘松萝 于 2018-11-03 22:35: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俗士 刘松萝:极其严重的事态——我们对房租暴涨的看法

最近,很多城市的房租暴涨。暴涨,除了供求关系的原因,更多的是很多中介垄断房源,推波助澜。

我们认为,这是极其严重的事态。资本正在控制民生,制造灾难。面对挑战,必须拿出办法来。为此,提出我们的看法。

1.自网上写作以来,我们一直支持市场经济。即使是现在,我们也不反对。

2.我们一直反对唯GDP,反对土地财政,反对炒房。

3.我们认为,炒房是一条通往灾难的不归的道路。

4.市场经济的目的是社会公益。在亚当•斯密那里,不论是《道德情操论》还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即著名的《国富论》的前提都是社会公益。

5.在《国富论》中,亚当•斯密说:“每个人都试图用应用他的资本,来使其生产品得到最大的价值。一般来说,他并不企图增进公共福利,也不清楚增进的公共福利有多少,他所追求的仅仅是他个人的安乐,个人的利益,但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就会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引导他去达到另一个目标,而这个目标绝不是他所追求的东西。由于追逐他个人的利益,他经常促进了社会利益,其效果比他真正想促进社会效益时所得到的效果为大。”以后,人们据此提出了理性经济人假设。

6. 亚当•斯密假设有效,也有偏颇。人们的自利,并不一定有利于社会。

7. 亚当•斯密假设是一个去道德化的假设。在中国,自私合理论的传播,哈耶克主义在经济学界独大,使得社会达尔文主义大行其道。

8.事实证明,人的自利行为中有些是危害社会的,需要禁止。有些行为没有被禁止,但不被提倡,很有可能被抑制。

9.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当资本的自利与社会公益矛盾的时候,熟为先,熟为后?

10.有人主张在宪法中写入“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然而,纵观各国宪法并没有这样的条文。不仅如此,各国的宪法和法律还对私有财产进行了限制。

11. 1919年德国《魏玛宪法》规定:“所有权负有义务,于其行使应同时有益于社会公益。”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继承了《魏玛宪法》的规定:“财产权负有义务。财产权之行使应同时有益于公共福利。”1947年日本修改民法典时,第一条即规定:“私权必须符合公共福祉。权利行使及义务履行必须遵守信义,以诚实为之。”

12. 金钱不是万能的,不是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按照现行法律,金钱不可以用来杀人,不可以用来买卖人口,不可以用来奴役。随着社会对炒房危害性的认识逐渐深化,总有一天有钱也不可以炒房。

13.炒房,一开始就是危害社会的行为。除东亚以外的文明国家,无不通过各种手段抑制炒房。

14.眼下,高房价推高社会成本,打击实业。为了维持高房价,买房和买房者全都负债累累。

15.高房价是改革的败笔。它吞噬了大众的劳动成果,剥夺了大众的幸福感。

16. 正如亚当•斯密所说,“供给社会全体以衣食住的人,在自身劳动生产物中,分享一部分,使自己得到过得去的衣食住条件,才算是公正。”

17.让大众耗尽几代人的积蓄,穷一生之经历去供一套房子,这是人世间最大的不义。甚而言之,这是没有汤姆叔叔小屋和阿Q土谷祠的现代奴役。

18.高房价分裂了社会。苦于高房价的人一旦买了房子,立场就会逆转。高房价,让社会从互利走向互害。

19.高房价是失误和腐败的结果,更是进一步腐败的原因。具有一定社会地位和影响力,掌握社会资源的人,比如司局级以上官员,比如教授,如果凭借合法收入买不起房,很可能会通过腐败来实现这一目标。

20.贪官污吏不必说了。曾经激烈抨击高房价的知识分子,境遇一旦改变,就变成了高房价的拥护者,变成了任志强们的盟友。

21.房价节节上升,而经济学正在缺席。改革初期鼓舌如簧的经济学家们,对高房价束手无策。还有一些专家丢了西瓜捡芝麻,回避高房价,告诉大众节省小钱的方法。

22.一部分专家把经济学变成了维稳经济学:高房价不合理,但房价下降会导致灾难。这是赤裸裸的恐吓。

23.就是这样,高房价让中国从改革走向抱残守缺。

24.我们认为:现行的经济学已经需要补充,以有效解释房价问题。

25. 我们认为:房地产市场存在特殊的供求关系。

26.大家知道,在诸如汽车和计算机市场,资源是充裕的,价格于是受到供求关系的影响。在黄金珠宝市场,资源相对贫乏,有些玉石资源已经枯竭。此时,供求关系仍然在起作用,高企的价格让低收入者退出购买者的行列,造成了需求的减少。反观房地产市场,其资源类似于黄金珠宝市场,需求却类似于汽车和计算机市场。也就是说,尽管资源稀缺,需求却是旺盛的,无法抑制。假如因为稀缺,就可以无限制地涨价或者把很多人排斥在住房需求之外,或者让他们以难以置信的代价获得住房,表面上符合经济学,实际上违背了研究经济学的初衷。这样的经济学,无异于强盗学。

27.我们无法回避这样的问题:当严重的稀缺发生的时候,政府和财阀是努力减少稀缺,还是利用甚至制造稀缺来获利?

28.我们认为:在诸如传销和炒房之类的投机活动中,存在着逆供求关系。价格的不断上升不但不会降低而且会提高投机需求。

29.我们认为,应该重视行为经济学了。很多炒房者存有赌徒心态,他们不但不顾国家和社会,甚至连自己的长远利益都不考虑了。为了在赌博中胜出,他们盼望和推动物价飞涨。个别人,实际上是通过制造灾难来获利。

30.炒房之恶,让我们不能不提到马克思-邓宁格假设。

31.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在《资本论》的注释中,有评论家托•约•邓宁格的话:“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